首页 > 同人番外 > 佞幸的重生番外 鸡鸭鱼肉8.9更新

佞幸的重生番外 鸡鸭鱼肉8.9更新

时间: 2013-03-11 19:12:02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gd/2012-08-01/10652.html

番外之嫁母

过三四天,马不停蹄的顾长华在京师和老家之间,就走了一个来回,成功的给自己换了一个爹,同时让“过时的爹”在老家安了家,不出什么意外的话,顶天一年一次在祭祖的时候,能打了照面,并称呼一声他为一二三四五,七叔。

而且看着一双眼睛没有焦距,短短时间精气神跑了大半的杨氏,真是大快人心。

丫的,以后,真是井水不犯河水了。

病假,事假,顾长华终于可以兢兢业业风雨无阻的在内阁办公了。

西北大捷,也提前而至。

顾长华第二次观赏了,得胜而来,意气奋发的安远侯李世渊,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他,武人和文人的差距,光在外面上就体现的淋漓尽致,尽管李世渊是勋贵,也是一个儒将,但是常年的习武,多年的战场生涯,让他的整个人有着深埋的锐气,就像刚刚出土的古剑,铁与血都掩埋在铁锈了,有着像狼一样逼人的锋芒。

这么一个人,怎么会个顾益慧扯到一块呢?

老实说,娶这种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人,还不如娶一个虽愚笨却温良的妻子,任何人都一样,她可以不聪明,可以没有智慧,可以没有远见,但是她必须通透,有自知之名,那种明明不聪明又偏偏觉得自己高明的人,才是最要不得。

顾长华对前世被顾益慧连累的李世渊叹惜,又觉得顾益慧真是个祸害,就那不安分心大的性子,谁娶了谁倒霉。

妻贤夫祸少,顾长华自觉自己做了一件大大的好事,从顾益慧的手里把李世渊解救出来,不过他没有指望李世渊感激他。

“顾大人,在下想请顾大人去茶馆喝杯茶,如何?”李世渊拦住了顾长华。

顾长华早有心理准备了,希望他们只是有情义,而不是李世渊脑子被驴踢了,到了生死相许的地步,如果这样的话,李世渊就只能自己抹脖子去找顾益慧了,估计应该顾益慧人还没有过奈何桥吧。

他已经打好了草稿,准备把大众版的“顾益慧失踪之谜”说给李世渊听,其余的一问三不知,只待李世渊开口问了。

无奈,顾长华等着,李世渊却迟迟不开口,两个人只能东拉西扯的从诗词歌舞说到了饮食文化,现在已经到了西北边陲风光。

李世渊很健谈,顾长华听得倒不无聊,只是李世渊迟迟不开口,打听顾益慧的事,他也不可能先开口,而且,估计两个人没有到达他想象中的情谊,不一会儿,他也就放下了这个茬子。

两个人交个朋友也不错的。

说完了边陲风光,李世渊就接着说去了边陲的风俗,“京城的人总是认为,西北边陲,生活清苦,那里的人不管是男女都粗俗无礼,不通礼教,都把去西北视为畏途。”


其实也差不多,要不然怎么一说流放,都是西北呢,那块地方,不仅比不上京师的花花世界,吃穿住行,光极寒的天气,和漫天的沙子,就能要了人命了。——顾长华。

“不过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们当兵的倒是挺喜欢那里的人,脾气爽朗,性子也直,不用和人说话都小心翼翼的。”

这有些交浅言深了吧,顾长华:“彼之蜜糖,吾之砒霜。”

倒是。”李世渊赞同的点点头,“不过那里和京城最不同的一点就是,那里的婚嫁习惯,虽说大齐并不反对寡妇再嫁,可是寡妇再嫁并不是多数,但是西北可不一样,那里要找出几个没有再嫁的寡妇,可不容易,我在漠北待过两三年,甚至还知道几桩丈夫临死之前,为自己妻子挑选下任丈夫的稀罕事,那里就是自己的孩子,都不反对寡母再嫁。”

我没有去过漠北,不过也知道哪里有不少胡血百姓,而且生活艰难,再嫁也是情理之中的。”没有了男人,女人活不下去,再嫁不难理解,生活都过不下去,还管什么别的。

啰啰嗦嗦了半个时辰,顾长华告辞而去。

之后,旁边的屋里又出现了一个人,李世渊站起身来,“铁兄在隔壁可是听清楚了?”

“多谢侯爷帮忙。”来人身上穿着一件三品的武将官服,虎背熊腰,此时,有些颓废,“真的不行吗?”

李世渊拍了拍铁治的肩膀,“我早就告诉过你了,哪怕你喜欢的是宰相家的小姐,也一丝可能的希望,但是——”

他停顿一下,话里的未尽之言,两个人都心知肚明,他喜欢的不仅是尚书的儿媳妇,还是同朝为官的人的母亲,这能成吗?成了顾家脸面何在,顾长华脸面何在。

要这样的和离之妇再嫁,比娶公主还要难上几分。

也听见顾大人怎么说了吧,胡血百姓?生活艰难?白夫人可两者都不是。”打从一开始,李世渊就指望这件婚事能成,是架不住自己下属兼好友一再相求,也有感于铁治的情深,为了不知道有没有缘的人,二十年未娶的死脑筋,他才决定试一试,也许老天开眼,事情就成了也说不定。

不过话说回来,这件事摊在自己身上,自己也不能把自己的老娘嫁掉,显然顾长华的脑子没有缺一根筋,想法符合主流思想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还是赶紧娶个性子好的小姐,传宗接代吧。”李世渊一百零一次的劝说铁治。

他也以为事到如今,铁治不死心也不行了,而且铁治信誓旦旦跟自己保证过,如果顾长华没有把自己母亲嫁人的倾向,他就老老实实的断了这个念头。

他没有想到,如果铁治能断的话,早就断了,他从不是个君子,自然不用指望,他说话算数了,他的性子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就是到了黄河,他扑腾跳进去,在没有淹死之前,他也不会死心的。

在李世渊放心的第二天,一个闷雷就炸到了他的头顶,不仅李世渊被炸晕了,连顾长华都被他炸晕了,因为官媒登门,代铁治向顾长华的母亲白氏,提亲。

“你说你是向谁提亲?”顾长华冷冷的望着面前京城小有名气的官媒,丫的,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啊。

官媒尽管经过大阵仗,但是在顾长华的目光之中,还是打了一个哆嗦,她也知道自己太不受欢迎了,干的这事什么事啊。

她能来,不过是看在高昂的报酬上,好吧,万一把这桩不可能成的婚事,给做成了,五十年来,她在官媒界绝对的首屈一指,官媒界绝对留下重重的一笔。

——以小博大,赌/性坚强啊。

官媒硬着头皮,拿出来一张庚帖,长话短说的说:“铁大人想向白夫人提亲。”

她绕开了令慈这个令彼此都可能炸毛的称呼,不过,也是掩耳盗铃而已。

这次官媒没有像每每提亲都介绍一下男方的门第,滔滔不绝的夸赞男方的人品,一来是因为顾长华的眼睛快喷出火来了,二来是因为这门婚事确实比较诡异,三来是因为这门婚事的男方,已经,正襟危坐,杵在了他们的面前,只不过被顾长华视如空气。

铁治对提亲理直气壮,只是,莫明的对着顾长华有些气短,他向来直来直去,待官媒退出厅内,他直奔主题,“我想娶白夫人。”

顾长华的眼神若有实质,像刀子一样,射到了铁治的身上,“昨天的李世渊是为你来试探的?”

怪不得,明明不熟,就拉自己去和茶?

和他说什么漠北婚嫁?

搞得自己磨了半天都不知道,他李世渊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合着在这儿等他呢?

铁治非常的帮亲不帮理的,利索的就把李世渊给卖了,“他说我直接上门来,太唐突了,试探一下你的态度比较好。”

“结果呢?”我可没记得,自己昨天透露出丁点愿意的意思。

“你不同意,可是我必须来,老天爷好不容易给我这个机会,我不想再等了。”铁治知道,要是不说服顾长华,他和白氏真的只能等下辈子了,天知道,在自己知道白氏和离之后,他有多么的高兴,他简直快发疯了,原本以为高不可攀,咫尺天涯,有缘无分,只能等下半辈子了,没想到老天始终长眼了,天随人愿,他又怎么不努力一把,破釜沉舟呢?

铁治抛弃了自己铁血硬汉的形象,开始像一个老头子絮絮叨叨起来,秉持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半点不打折扣的把自己的底细交代的底朝天,自己是是个孤儿,一直流浪。

在顾长华忍得脑充血的时候,铁治终于说到重点了。

下面完全像只能蒙骗闺阁少女的狗血传奇话本,铁治一直孤苦无依到了七岁的时候,终于时来运转,被白氏的父亲白大善人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中,一眼相中,收为义子。

男女朝夕相处,自然就有了感情,但是有兄妹之名,两人相差有比较悬殊,始终没有敢告诉白父。

白氏年龄渐大,渐渐的快要论及婚嫁,为了配得上白氏,铁治留书出走,毅然参军,让她等他三年。

可是不足一年,白氏就受到了铁治战死的消息,心灰意懒的为了保全白家的财产,嫁给了顾泰,蹉跎了二十年。

“那时我们刚和突厥打了一战,我的左腿上挨了一刀,军医说我的腿保不住了,我不愿在耽搁她了。”铁治苦笑,“没想到我居然挺了过来。”

他太天真了,在沙场上挣命,别说是一年,三年都不够,他好了以后,就听到了心爱的人即将嫁入官宦顾家的消息,一切都无法挽回,一个随时丧命的大头兵,怎么和一个翩翩贵公子的人相比。

一直以来,他以为白氏过得很好,在他心里没有人舍得对白氏不好。

“他对她不好。”想起京师对顾泰的议论,铁治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如果顾泰在他面前的话,他一定狠狠的揍他一顿,为白氏讨一些公道。

“这么说你是我舅舅了?”顾长华看了铁治一眼。

铁治立刻摇了摇头,他就是脑子被烧糊涂了,也知道不能真的把他和白氏的名分弄成兄妹,“我连姓氏都没改,不算是舅舅,只不过背个名儿。”

对于铁治,顾长华简直不知道是该骂他蠢呢,还是说他笨,在他看来,当时的铁治简直就是为白家量身定做的上门女婿,哪怕保不住白家全部的财产,保下来一部分,也比嫁给顾泰这种人要强上百倍。

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为的是人让人活的更好,而不是成为报复。

没有什么东西,能买白氏二十年受到的苦难。

顾长华憎恨那种上门占白氏便宜的人,白氏的嫁妆丰厚,搭上一个自己,和未来的一个郡主媳妇,铁治这种年纪的鳏夫,还真是高攀,不过要是为了情谊,自己的火气倒是稍微下降了一点。

不过在听到铁治不仅没有娶妻,没有纳妾,没有一个孩子,更不是喜欢男人的时候,顾长华瞬间就觉得自己的火气瞬间就没有了。

他完全可能是捡到宝了。

尽管这么想着,顾长华的态度丝毫不见软化,客客气气的就把铁治送出了门。

既然没有一口回绝,那就是有戏,铁治也很乐呵,准备和自己将来老婆的儿子,来个长期奋战。

顾长华送走了铁治,悄悄地就把白氏的奶妈于氏请了过来,了解情况,在于氏哭诉着铁治把她的小姐害惨了的话语中,证实了铁治说的完全属实,并且根据于氏的侧面了解,白氏对铁治依旧没有释怀。

两个人确实有情义,不过人总是善变的,顾长华不想让母亲受到任何的伤害,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和赵熙鬼混在一起的好处,他动用了赵熙的权力,几天的功夫,在铁治又串了一次门之后,他得到铁治离开白氏之后的经历。

估计如果顾泰对白氏和顾长华好一点的话,对于把自己母亲嫁出去,顾长华可能还会有一点的心理负担,但是现在,顾长华非常欢喜白氏能得到幸福,因为白氏已经受过了太多的苦难,为了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合该,她找到自己的幸福了。

把调查而来的铁治的经历,拿给白氏,在顾长华的刻意安排之下,两个人见了几次面。

就在人们以为铁治和顾长华只是意气相投的时候,在人们的瞠目结舌,褒贬不一之中,顾长华把自己的母亲嫁了出去。


63.番外二
顾长华嫁母行为,吓掉了满京城的下巴,不得不说太惊悚了。
这是儿嫁母,怎么说顾家也是大齐的上层家族,体体面面,有头有脸,不要说像顾家这样的门第,就是有点余财,哪怕是乡间的婆子,像白氏这么大年纪,有顾长华这么大的儿子,也万万没有守寡之后,就另嫁的。

当然以铁治的条件,如果他想娶一个乡野的寡妇,估计无数个乡野寡妇和便宜儿子站起来。假如,白氏不是顾尚书曾经的儿媳妇,她没有一个有前程的儿子,大家的充其量就只能说——又是一对攀龙附凤的。
攀龙附凤的不可怕,占便宜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脑子秀逗的,现在的顾长华就被人普遍的以为,他发羊癫疯了。
因为这桩婚事对顾长华实在是没有半分好处,嫁了一个娘,他不仅赔上了自己母亲的十里红妆,而且饱受非议,在顾家也讨不着好处。

更何况顾长华他亲爹犹死,但是毕竟不是还没有死吗?
连顾渔都把他叫过去,唾沫星子横飞,一阵臭骂,他新出炉的父亲也不赞同的频频摇头。

不过木已成舟,等消息散出去的时候,顾长华庚帖换了,聘礼也已经收了。
顶着压力,顾长华楞把他已经和父亲和离,名义上已经不是她母亲的亲生母亲白氏,给嫁出去了。
绝对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也许在顾长华的表率作用之下,他开了先河,后任者将层出不穷,屡见不鲜也说不定?
但是,现在,顾长华的思想和行为无疑是太超前了。
不过,顾长华不在乎,哪怕在老家的顾泰被他气的吐血,大骂他不孝子,他也奈何不了他。
顾长华的作法从礼法上,并没有过错,男无妻,女无夫,为什么不能成亲?顾泰和她已经毫无关系,顾长华已经不再是他名正言顺的儿子,事情有些不对劲,但是真的挑不出什么错来,尽管所有的人都明白,没有顾长华的点头,白氏不可能答应这桩婚事。
白氏的婚礼过后,顾长亭那边也开始成亲了,然后轮到了顾长华,两辈子唯一的一次婚礼,把顾长华折腾的够呛,末了的时候,一对新人,自己入自己的洞房。

三场婚礼,好像开起来大齐朝臣喜庆的神经,大齐中最喜庆的事无疑就是,皇帝登基,大婚,立太子,太子大婚。
可是现在皇帝登基已经登基了十八个年头,要喜庆,那么就要让皇帝大婚或者立皇后了,只有立了皇后,才能立太子,以免大齐后继无人,动荡不安。
朝臣上书立后的奏折,在赵熙的案上摞的像一座小山,奏折写的都比较含蓄,但是无论怎么含蓄,涉及到利益的时候,站队的都战队了,不管是支持哪一方的,首先都要催促皇帝立后,之后,在争论该立谁为后。

没有什么好疑问的,立皇后就是立太子,立皇后的本质,就是立太子是立长还是立贤的问题,皇帝看中了人选,那个皇子自然就会占了一个“嫡”字。

不同于前几次皇帝雷霆大怒,以“卿对立皇后,立太子如此的积极,是觉得朕会英年早逝呢,还是想要从龙之功”的诛心言论,吓的上书朝臣面如土色。
这次皇帝从谏如流。

朝臣们多是察言观色小心揣摩之辈,而且,这么多年,中宫无主,太子位空悬,大家没有主心骨啊,这万一,皇帝突然啥啥啥了,皇子们如狼似虎,一定会波及朝政,还是先找个小主子,安民心,也安臣子的心,大家纷纷跟上,皇帝案头请求立后的折子,又高了一层。

每天大家对于立那位为后,争论不休,你方唱罢我登场,早朝活像个菜市场。
顾长华看戏看的很欢乐。

自从给母亲找了一个打着灯笼也找不到郎君,真可谓是可与不求的好事,尽管顾渔顾科在确定他没有被下药之后,好长时间都对他冷若冰霜,但是顾长华越发觉得老天爷对自己不错了,哪怕老天爷搭给他一个赵熙,老天爷对自己也是不错的。

人要懂的惜福,才能幸福,反正顾长华要的从来不是爱情,一个赵熙而已,不过就是在他生活上一颗小小的石子,当你介意的时候,它就是一座高山,当你开看了的时候,他就是一粒沙尘。

——阿q精神?
反正顾长华开始享受生活了,特别是赵熙被烦的不行,建在在赵熙痛苦之上的生活。

“陛下,前朝为了立后之事,闹得沸沸扬扬,国不可一日无君,大齐也需要一位皇后来母仪天下,领导诰命妇,不管怎么说立谁为后,尽快定下来吧。”太后年事已高,不涉朝政,在后宫享福,对朝廷大事,轻易不会开口,但是立后不仅是国家大事,也是后宫之事,她不偏向哪位皇子与哪位妃嫔,她只是就事论事。

对于太后,赵熙非常的孝敬,不仅因为太后是他亲妈,而是因为太后从来不碰触属于皇帝的权力,也不干涉皇帝的决定,皇帝常年不进后宫不临幸妃嫔,太后也不过说一句“注意身体”,然后就出手帮他压制后宫,所以,赵熙和太后之间的感情,比一般天家母子要深厚得多。
此时,听见太后提起立后之事,赵熙:“朕只是想要谨慎一点,毕竟朕膝下的皇子不多。”

万一立了皇后,封了太子,之后再不满意,做过皇后太子的,没有更上一层,就只能下地狱,没有中间。

皇后太子能立自然就能废,虽然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当然要避免,让自己稀少的子嗣更加的稀少的几率。

不过皇帝可以是鳏夫,却不可以是一位至今未婚的男人,登基这么多年,都没有一位皇后,确实是说不过去。

他完全可以先立皇后,暂不立太子,毕竟皇子都年幼,看不出性情。

赵熙被朝臣烦,被太后烦,之后,他直接去烦顾长华了。


2012年8月9日感谢派派会员 纯天然 补齐番外62.番外之嫁母+63.番外二
“我想立李氏为后。“李氏就是李世渊的妹妹,生有三位皇子,同时也是“前顾长华”身死的凶手之一。
“你觉得怎么样?”赵熙问顾长华。
顾长华的兴致实在是不高,任谁在和自己儿子交流感情的时候,被中途打断,心情都不会太好。
是的,顾长华终于有儿子了,不过还在孩子他妈郡主的肚皮里,已经八个月大了,隔着肚皮已经能踢踢脚了,每天顾长华和孩子交流的时间,都是他最喜欢的,他的眼睛里就只剩下了,流着他血脉的儿子,其余都靠边站吧。
为了他的儿子,已经可能有的孩子,顾长华感激顾益慧,如果她现在还活着的话,他会对她说声谢谢,也会违心的祝愿她下辈子投个好胎儿。

有子万事足,顾长华觉得自己可以提前含“儿”弄怡了。

顾长华想尽快结束话题,把赵熙打发走,就不和他啰嗦了,“你想弄死她。”
不是顾长华自恋,现在明显的,赵熙绝对不是从心里想要立李氏为后,他提起李氏有不掩饰的杀意。
“留着她,我睡觉都睡不安稳。”会让他想起上辈子,他与他,因为她,阴阳两隔,他不管现在的李氏还没有做出上辈子的事,上个李氏和现在的李氏都是一个人,每次看见李氏,他都恨不得杀了她,在她死之前,能让她发挥点余热,也不枉费自己忍了这么久了。
“二皇子资质不错,好好教导的话,能成为一个好皇帝的。”顾长华不带个人恩怨的说道,二皇子就是李氏的长子。

“皇子除了蠢得无药可救的,哪个好好教导,都能成为一个好皇帝。”从娘胎里出来,在脑子方面,皇子的起跑线差不了多少,但是能当皇帝的,不是要比脑子聪不聪明,就要看成长的环境,以及自身的悟性。

性情,能力,母族出身,父宠,妻族,运气,狠辣……,不到最后时刻,谁也不知道谁能笑的最后,不到盖棺定论,谁也不能断定,坐上皇位的皇子,是不是最好的选择。

强者为王,而不是看皇子的母亲是不是皇后。
也只有打败所有兄弟上来的皇帝,才能坐稳太子之位,要不然就是坐上了太子宝座,也不过是一座明明晃晃的箭靶子。

“那上辈子你干嘛立二皇子为太子?”顾长华说道。
赵熙淡淡的解释了一句,“那是因为我愿意教而已。”
教不会就舍,没有什么好可惜的,现在他连教的意愿的都没有了。
皇子们,就看谁强了,不过李氏万万不能留。


2012年8月9日感谢派派会员 纯天然 补齐番外62.番外之嫁母+63.番外二
顾长华沉默片刻,问出了一个压在他心底很长时间的问题,“李氏为什么要让我死?”
他活着,对李氏只有好处,而他死了,事实证明,同归于尽。
“因为她蠢。”说完这四个字,赵熙用自己的嘴巴堵住顾长华的嘴。

性事过后,顾长华直接的就睡着了,而赵熙却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之中。
他说李氏蠢,其实他自己更蠢。
“你说我为什么杀他,那是因为我恨他,一个以下魅上迷惑君主的佞幸,身为您的妻子,身为管理后宫的皇后,他抢走了我的丈夫,玷污了陛下的名声,难道我不应该恨他,不该杀他吗?”尽管知道死期将至,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娘家覆灭,李氏狼狈,却尽量支撑起自己最后的体面。
“没有想到,在陛下的心目之中,连多年夫妻之情,儿时的相伴情谊,自己的三个骨肉,都比不上一个男宠。要知道陛下如此的在乎他,臣妾已经早早就下手了,不会养虎为患。”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为了一个处置自己妻子,和儿子的,恐怕古往今来,就只有陛下一人吧?”
“陛下,百年之后,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赵熙直接扔给李氏一条白绫,讽刺而疯狂绝望的笑,“这个就不劳你你费心了,你还是赶紧上路吧。”

李氏冷漠一笑,不管所有的人认为自己错了,她始终不认为自己除掉丈夫的男宠是个错误,她唯一错的就是低估了顾长华在赵熙心中的分量,她应该多点耐心,等他的丈夫的死掉,他的儿子成为天下之主,然后他可以随心随意的处置顾长华了。
也许赵熙从来没有明白,身为一国之母后宫之主,她为什么要与一个男人争风吃醋,不仅因为他像一个女人一样的爱着他,更是因为顾长华的存在让她时刻感受到屈辱。

她的后位,她的孩子的太子之位,不是依靠她自己本身,而是因为一个卑贱男宠而得来的施舍,每被人称呼一声皇后娘娘,她的心都在疼痛。
“凤之”,他怎么敢叫凤之。

赵熙在李氏身上得来的唯一的教训,就是自己后宫对于顾长华的怨恨。

也许到不了李氏的程度,没有像李氏那样的疯狂,但是没有一个女人对自己的丈夫的男宠有好感,她们不会付出代价去对付他,但是当她们抬抬手就能干掉顾长华的时候,她们绝对不会吝啬。

一旦自己死了,哪个女人登上后位,弹弹手指就可以修理顾长华,而且顾长华还有子嗣。

这是赵熙不能容忍。
天底下有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能从根源上解决这个后患,那就是下任皇帝,必须丧母。

在决定下任皇帝之前,先要解决李氏。

光武十八年,李氏被立为皇后,时隔四个月,皇后病逝于坤宁宫。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