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躺着也中枪番外 假手他人

躺着也中枪番外 假手他人

时间: 2013-03-16 23:07:55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xd/2012-05-13/6825.html


    
66、番外一 ...
  
  啪啪啪!
  此“啪啪啪”非彼“啪啪啪”,乃是乔晓和司马的小教鞭打在讲台上的声音。
  
  乔晓:“这太不公平了!我们属性这么萌的两个人,居然只能在这个文里面当配角,作者绝对是哪里坏掉了!”
  司马抱臂点头:“是的!”
  乔晓:“所以经过我的强烈要求,这篇番外必须由我们两个,确切的说,是由我来当主角!啊哈哈哈哈!”【叉腰笑!
  司马:“不,作者明明说我的主角的= =。”
  乔晓嫌弃地摆手:“屁大点的小孩你懂什么!”
  司马依旧是很淡定的语气:“我跟一、二、三、四……十一、十二、十三……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个男人交往过,其中有对我穷追猛打死心塌地者,请问乔小姐……”
  乔晓的后脑勺后一滴冷汗,一次都没有交往过,至今恋爱经历是零,最坑爹的是唯一一次相亲,对象居然还是自己的小GAY室友——简苏!
  只见乔晓头顶上不断出现“减血5点”“减血5点”,血槽很快就要空了!
  危急时刻,乔晓强撑着丹田处的一口气,瞪眼:“那不是重点!”
  司马微笑:“那必须是重点。”
  乔晓:“穷追猛打死心塌地者只有那个穿越来的黎熙吧!”
  司马:“他不是重点!”【黎熙委屈地满地打滚:“马儿,你焉能说出这种话来,真是叫我伤透肺腑!”
  “说人话!”
  “啊?”
  “你应该这么爷们儿地说,你说出这样的话真太他妈让我伤心了!”
  “马儿,你好粗鲁……”
  “够了……”】
  
  争论不出一个结果,乔晓“咻”地一下拿着菜刀指向作者的鼻尖:“小假,你来说!谁是主角!”
  可怜的作者正穿着邋里邋遢的睡衣,一头乱发的刷牙,忽然就看见鼻子尖前的一道锋利的锐光,看得他都对眼了。
  司马的眼睛里幽幽一抹暗沉的冷光,看得作者打了一个寒噤:“小假~谁是主角~”
  
  作者深吸一口气,忽然一个马步,拿着牙刷四十五度直指天空:“看!灰机!”
  被揪回来。
  “这招没用……”司马说。
  乔晓十分不屑:“当我们三岁小孩啊!”
  作者含着满嘴的牙膏泡沫,眼珠绕了一圈,再次牙刷朝天一指:“看!飞天的可达鸭!”
  “哪里?”
  “哪里哪里?”
  
  作者趿拉着拖鞋逃跑成功!
  
  “居然被他给跑了!”乔晓磨牙。
  司马从眼睛的斜下方俯视着比他矮一些的乔晓:“那就拳脚下见真章吧!”
  两个人各站在讲台一边,恶狠狠地对视着,双眼之间不断发射出“噼里啪啦”的强烈的电流。背后是阴云密布,大风起兮那个云飞扬啊!
  “喀嚓!”
  乔晓原地四脚朝天摔了一跤。
  她从地上爬起来,怒目圆睁:“是谁——”
  顾盼看着他们两个在台上吵架,默默地拿出“旺旺小小酥”来吃,一边在嘴里嚼得喀嚓喀嚓的,一边冷冷说:“你们两个是在说相声?”
  
  一束光打在教室的中央,那里坐着他们两个唯一的学生,顾盼。
  
  “很好,那就让我们的学生来评判,今天究竟谁教的比较好,谁比较有资格来当主角!”乔晓大掌拍在讲台上。
  司马随即也是一掌:“就这么说定了!”
  说完,两个人犀利的目光一齐扫过来,逼视着顾盼,两道电流“噼里啪啦”地对准着一个地方。
  顾盼茫然地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把手里面的“旺旺小小酥”伸到他们面前:“额……你们也要?”
  
  首先迎来的,是乔晓的教学时间。
  乔晓把一头黑发利落地朝后挽了一个髻,一身职业女性的套装,加上鼻梁上一副教导主任必备的红色框架眼镜,就这么昂首阔步地走上讲台。
  “上课!”
  顾盼朝四周一看,只好一个人无奈地应了声:“起立。”
  “同学们(?)好。”
  “老师好。”
  乔晓面带微笑:“请坐。”
  顾盼一头黑线。
  “今天是乔老师来给同学们(?)讲解,如何才能俘获一个男人的心。”乔晓回头,教鞭指着黑板上那个大大的爱心,“首先,我认为,拴住一个男人的心,必须先拴住他的胃!这位同学,请不要玩手机!”
  顾盼扬着手机:“是简苏,他说……”
  “没收!”说完,乔晓就走下讲台,一把把他的手机夺过来,收在讲台上。
  顾盼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眼睛眨了眨之后,只好耸了下肩,作罢。
  
  “老师刚才讲到哪儿了?都怪你,打断我的思路……”乔晓说。
  “拴住胃……”顾盼懒洋洋的提醒。
  “哦,对!拴住胃!”乔晓这才想起来,“所以啊,顾盼同学,我强烈建议你跟我学习厨艺之道!这个厨房啊,它是个很神奇的地方,生的东西可以变成熟的,没有味道的东西可以变成有味道的……你想想看,你平时最多只能穿着女仆装恶意卖萌一下,可是如果你有一天,既穿着女仆装,又做了满满一桌美味,在苏苏到家的时候娇俏地说:‘今天的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哟,主人是先吃我,还是先吃饭呢?’我觉得苏苏绝对会喷出鼻血,向后跌倒的!”
  “我家有厨师。”顾盼面无表情地说。
  这五个字配上这个表情一出,乔晓瞬间捂住心口,她觉得自己受到了重击。
  “不……不……”她朝着顾盼伸出爪子,强力想要挽留,“可是心意比较重要啊!”
  顾盼的大拇指擦过下嘴唇,微微一笑:“而且我觉得,在他眼里,我应该比食物美味吧……”
  
  “咚!”
  乔晓向后栽倒。
  音乐起。
  屏幕上出现两排大字:
  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侠请重新来过。
  
  司马嘴里“啧啧”两声,摇头遗憾地跨过乔晓躺平的躯体,站在了讲台后。
  “真失败。”他说。
  
  乔晓任务失败,司马继续挑战。
  
  “我认为,”司马的五指插入发间,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pose,“顾盼同学,你应该多看看韩剧,看看韩剧里的高帅富是怎么勾搭妹子的。”
  “哦?”顾盼似乎有了点兴趣。
  司马竖起一根手指,换了一个pose:“首先,你要无时无刻不在耍帅,就像是我一样,虽然很油腻,但是妹子们很吃这一套,当然简苏也一样。我相信,只要你在他面前摆出一个迷人的pose,他的眼睛一定会变成桃色爱心的。”
  顾盼用手稍稍掩住一点嘴,表情很怪,不住点头:“说得很好,继续。”
  “第二点,”司马挑眉,“同情心是个像催化剂一般的存在哟!作为男人,偶尔的小软弱能够直击对方的小心灵。当然了,如果你不愿意刻意的表现软弱的话,‘一不小心’像个男人一样受个小伤啊,强忍着眼中的泪水的样子,哦呵呵呵,绝对戳苏苏的萌点啊!”
  顾盼扶着额头:“苏苏的萌点……真别致……”
  司马语重心长地说:“当然了,还有第三点,就是你的男人气概!顾盼同学啊,我觉得你也太宠着苏苏了,这样就跟养孩子一样,很容易就把他捧上天了。顾盼同学,我强烈地建议你,发挥出一点抖S的体质,好好教训一下苏苏。你不用担心,任何人的心中都会有抖M的一面,我相信被你的男人气概征服之后,苏苏只会更加依赖你,甚至不知道会不会小心翼翼地求S/M呢~~~”
  
  “……”
  
  “顾盼同学,请问你有什么意见么?”司马问。
  
  “他没有意见,我有意见。”
  
  所有人都回头,盯着教室的后门,连躺在地上的乔晓都“诈尸”坐了起来,一脸惊愕地看着。
  简苏面带微笑,抱着手臂倚在后门处。
  “男人气概?好好教训一下我?抖M?求SM?”他一面说着,一面朝司马走过来。
  司马朝后退了一大步,后背整个贴在黑板上,惊恐万分地盯着朝他走过来的简苏,就像是看着高中时最怕的秃头班主任!
  “要不要我在你身上试验一下呢?”简苏笑着撑在讲台上,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司马,“放心,你一定会更依赖我的~”
  “不!不!”司马伸手,“我刚才什么也没说,诶?我好像走错班了,哦,其实我应该在隔壁,在隔壁……”
  说完,他就拖着坐在地上的乔晓,飞也似的逃出了教室。
  
  讲台上,顾盼的手机的屏幕在闪着光,显示着一刻钟之前,简苏发过来的一条短信。
  “我这就过来!!!”他发。
  
  “你怎么来得这么急?”顾盼站起来,把手机塞进裤子口袋里。
  “哼!”简苏哼唧一声,一甩头发,朝着镜头走过来,傲娇地一笑。
  “因为……谁都不能抢走我主角的位置!”
    

67、番外二 ...
  
  2013年1月1日周二天气:小太阳
  
  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转眼又是一年了,想想去年这个时候我在做什么呢?额……有点忘了……= ____=
  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每天的生活都过得差不多吧……
  作为一个死宅真心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羞愧一下。当别人在奋发图强的时候……我在宅;当别人在竞争上位的时候……我在宅;当别人在多多赚钱的时候……我在宅……
  于是等我死的那天,墓志铭上除了自己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应该就只有一个血淋淋的“宅”字了吧?
  ……啊呸!新年第一天就讲这么不吉利的话……我呸呸呸呸呸……
  昨天晚上和顾盼说好了一起跨年的,不过他之前有个电台访问,大概要十点钟左右才能到家。等他的那段时间真是无聊啊,只好一边吃零食一边把《黑子的篮球》翻出来看,真是燃啊!太好看了呀么巴扎嘿!
  说到这里,顾盼那个挨千刀的居然要我控制体重了!买了一大堆运动器械回来,把家里的一个房间都快改成健身房了,哼……哼哼……小心我练出了八块完美腹肌反攻了你!
  哦,对了,婚后……【这两个字我怎么写出来这么别扭>///<】我爸妈突发奇想,要请乔晓和司马吃饭,多谢他们合租的日子对我的“照顾”。结果我妈一下子就认出来乔晓了,我们俩那天尴尬地那叫一个汗如雨下啊!不过后来还好,乔晓和我爸聊得特开心,谁叫他们都喜欢厨房那个小破地儿,乔晓走之前居然拜我爸为师……我爸收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徒弟乐得心花儿都开了,我在考虑要不要把她以前的“劣迹”告诉我爸,让他悠着点儿。
  还有,最可恨的就是,乔晓后来就一直叫我“师弟”了!真是够了!她以为这是在玩基三么!你还是赶快跟我爸去练生活技能去吧!
  
  哦哦哦,那什么,刚才有点走题。后来……后来晚上顾盼就回来了,小家伙之前为了上舞台弄了个发型,虽然真不想承认啊,不过真的好帅啊!【这话只能在日记里说说,我绝对不会这么对顾盼说的!】
  说好的一起熬夜跨年,结果我这货才过十二点就困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然后那家伙就凑过来,说什么“我们做点提神的事情吧”……
  提神……提你妹的神啊!
  老子现在困得闭上眼睛就是天黑,就是因为你昨天晚上那么有干劲啊!说到这里真是想摔日记!O( ̄ヘ ̄o#)
  嫁了明星的感觉真不好【咦?我为什么要用“嫁”字,在此更正,是“娶”】,晚上被邀请录制一个访谈节目,讲述我们的夫夫生活OJZ。我可以拒绝么?真的好想无语问苍天,我可以拒绝么?那个时间可以用来渣游戏啊亲!而且,难道我要对着镜头含笑羞射地说:“嗯,我们生活的很幸福,他耕田来他织布,他挑水来他浇园……”
  够了……
  今天的日记写得真长,难不成是因为昨天游戏上顾盼对我放了“真诚之心”的缘故?越来越语无伦次了我,这真不怪我语文没学好了,全是因为顾盼这个魂淡,洗完澡了不会把睡衣穿穿好么!这家伙绝对又偷偷练肌肉了,绝对是在我面前故意秀身材!
  闷骚的男人,腹肌有什么了不起,我也有!掀开衣服看一眼……
  ……
  算了,还是别丢人了……
  
  2023年1月1日周日天气:小太阳
  
  又是新的一年了,看着今天早晨的太阳,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关于二零一二的末日论,那时候还好好紧张了一下,问顾盼末日真的来了的话,我们该怎么办?
  结果顾盼那时候让我特感动,他说,牵住我的手,就无所畏惧了。
  我想说顾盼你真肉麻,真油腻,真受不了你。唉~可偏偏就是这么肉麻、油腻、让我受不了的话,竟然一记就记了十年。
  昨天带着顾小苏和简小盼回了妈家,我父母也一同去吃了饭,三位老人还是很聊得来,只是妈的腿似乎有些不好了,多走一会儿路就喊疼,明天一定要带她去医院看看。
  小苏和小盼这两个孩子太能闹腾,三个老人更是把他们宠得无法无天,我一定要抽时间杀杀他们的那股嚣张劲儿。但我最怕的倒不是他们两个到处捣蛋,我最怕的,是乔晓她小孩儿和司马的小孩儿一齐到家里来玩,如果“幸运”的话,再加上丁杭家的那位爱哭的小公主……
  我不想说什么了……我不想回忆那种日子……那是噩梦,那就是末日的前奏。
  还有!前几天,我居然在小苏的笔袋里发现了一张小纸条,纸条上写着:黎天,我请你吃冰qi灵,你让我亲一下,好吗?
  小苏他才八岁啊!一个八岁的孩子啊,连“冰淇淋”三个字都有两个写不出来的小朋友,居然现在已经开始写情书了!而且对象还是黎熙和司马他们家的那个倒霉孩子!现在的孩子是有多早熟!
  第二天,我把情书给顾盼看,顾盼看着纸条捂着嘴乐了半天,我就不明白了,有什么好笑的?结果却听见他说,嗯,黎天那孩子不错,一看就是个小帅哥胚子。
  可是这是早恋啊早恋!顾盼你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啊!
  后来我又找了司马和黎熙来谈谈这个事情,让我更想不到的是,他们两人对视一眼,立刻站起来握住我的手,一口一个“亲家公”叫得亲热无比。
  你们就这么默认了吗!早恋什么的都看不到吗?当然了,我必须要承认,我们家小苏还是长得很讨喜的,你们这么喜欢绝对是情有可原的!
  唉~这两个孩子的事,四个家长里面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在唱反调,搞得我觉得自己跟个坏人一样。算了算了,随他们去吧,其实我才不会说,我后来看黎天也觉得越来越顺眼了是怎么回事?
  哦,对了,还有一件喜事忘了说,其实这件事才是我想写这篇日记的原因,就是我的一本小说被著名导演朱晟改编成了电影,顾盼担任了男主角,这部影片让他在昨天晚上的银河电影节上一举拿下了影帝的桂冠。
  很不好意思地说,昨晚看他领奖的时候,我忍不住掉了两滴眼泪,希望没有被镜头拍到希望没有被镜头拍到,不然简苏的光辉形象就要毁了。
  啊啊啊!小苏和小盼又在鱼缸里玩钓鱼了,我……我要去盯着,不能让他们再一次把鱼缸打碎了……
  孩子啊,你们快点长大吧!爹爹的头都要给你们磨成两个大了。
  
  2033年1月1日周三天气:两片云
  
  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我现在都有些不敢回忆以前的事情了,记忆里的一切事物似乎都带上了一些灰蒙蒙的色彩。可是我明明知道,那时候的天空和今天的一样蓝,人、事、物其实,都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改变。
  顾盼息影已经五年了,前段时间还被邀请,出演翻拍版的《风语》里,林雪池的父亲。他答应了下来,后来那场电影公映,媒体称,竟有不少人是冲着顾盼才去看的,我惊讶,五十岁的人了,竟然还会有这样的魅力。
  后来便没有什么事了,正好小苏和小盼都上了大学,我们俩乐得清闲,便想着,要不出去旅游旅游,好好玩玩。
  唉,说到这里,总忍不住惆怅,当年喊着,希望孩子们快快长大,别让我这么操心。可如今,他们真的都大了,却总感觉离我越来越远了,我想操心的时候,却还被他们嫌烦嫌啰嗦……想想真是伤心,恨不得时间回到二十多年前,他们都还是小小的、软软的时候,他们总喜欢抱住我和顾盼的小腿,坐在我们的脚面上,走到哪儿被带到哪儿。
  顾盼那里已经订好了旅游计划,我看他的架势,是打算环游世界呢!出国什么的,他既会英语又会日语,我不担心,只是心里总是会有点不舒服,想想我这么多年下来了,除了中文说得挺溜,其他的……算了,不提也罢。
  我跟他说好了,等旅游回来了,就像我们很久之前曾经计划好的一样,在一个闹中取静的地方开一家提供饮品的漫画书店,我做店长,他打下手,寒暑假的时候也可以喊小苏和小盼来帮忙,就当是社会实践了。
  他笑笑,答应了。
  他笑的时候,我去摸他嘴角的笑纹,好像有些重了,再看看自己的脸,似乎也有了些变化。
  不得不承认,我们都老了。
  但是我们互相陪伴着走过这么多年,就算是老了,也心甘情愿,我们相信,一起老去的岁月里,迎接的必然是新的风景。
  
  2043年1月1日周四天气:小太


  
  又是一个晴天,真好。
  我当年觉得,最虐心的一句话,是归有光《项脊轩志》中所写:吾妻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一人生,一人已经归去,徒留一丝念想,用来唤起生者的伤悲。
  我并不愿看见这一幕。
  以我的年纪,大约是该考虑生死之事了,有时候想想,我终归是自私的,我更愿自己在顾盼之前先走,不然他在我面前离去的悲恸,我是万万承受不了的。
  当然,更美好一些的想法,是我们俩同往常一样,清晨先吃个热腾腾的早饭,然后一起去公园里散步,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还会不会有人认出顾盼和我来。接着我们在城市里的某个幽巷深处,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门面里吃一份正宗的特色小吃。下午去两个女婿那儿串串门,逗逗小孙子,最后回到家,并肩看着夕阳落下。
  我们就这么日复一日地活在自己的小幸福里,然后也许在某一天的早晨,两个人都没有睁开眼。我想,那样的我们仍未分开,只是一起去了二次元一般的世界里罢了。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他曾说过的那样,牵住彼此的手,就无所畏惧了。
  
  我不能再写下去了,顾盼他不喜欢我写这样的东西,他也觉得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下去。这几天我翻了一下几十年前的日记,页脚都泛黄了,看见当年写下的句子,我笑了很久。没想到匆匆的岁月里,除了容貌,竟真的没有磨去什么。在他的眼里,即使老了,我也还是个如当年一般二缺的小老头,而在我的眼里,就连他的白发都是那样的“高贵冷艳、英俊魅惑”,哈哈,是的,时光在我们俩这里,都定了格。
  好了,真的不能再写了,司马、乔晓和顾盼那里三缺一了,我得过去凑一桌,今天就到这里吧。
  PS:顾盼要是知道我在这里这么文艺,肯定又要说我了,得把日记藏好,就这么决定了!
  
  番外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