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重生之等你来虐我番外肖寻篇 大花小花

重生之等你来虐我番外肖寻篇 大花小花

时间: 2013-03-18 19:13:09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xd/2012-02-23/2096.html


90、Chapter 90 ...


  番外·肖寻篇(一)
  
  二十七岁那年,我喜欢上了一个女人。
  
  说不出她有多好,也许是她低低的惊呼后没有把全身是血的我弃之不顾,也许是她惊而不乱镇定下来后先想到的是如何救人而不是问我是什么人,又也许是她不眠不休细心照料我后眼底那浓浓的黑眼圈,总之,我对这个温柔大方娴静又善良的女人动了心。
  
  即使她是我最讨厌的那种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男人喜欢女人,其实不需要理由。
  
  我看上了她,想要她做我的妻子,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
  
  可她拒绝了我的告白。
  
  “为什么?因为我是个不务正业的混混吗?”我很冷静的问。
  
  我对她隐瞒了真实身份,在她眼里,我不过是个意外卷进大帮派之间火并的街头混混。
  
  “不是的,你别误会,和那没有关系。只是,我有喜欢的人,”她说起那个男人时,脸上带着无法掩饰的喜悦和坦然:“我已经订过婚了,等我未婚夫从国外留学回来,我们就会举行婚礼。”
  
  我看着她左手中指上的那枚订婚戒指,心情糟糕到了谷底。
  
  很小的时候,尚莲就告诉我,想要什么就要自己争取,喜欢的就要得到,即使不择手段。
  
  他说,连想要的东西都得不到,只能证明你的无能,小少爷,只要有心,心够狠,手段够硬,这天底下就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
  
  不要轻易说放弃,放弃就等于输。
  
  黑道肖家的人字典里面没有输这个字。
  
  尚莲于我亦师亦父,他说的话不会错。
  
  “孙雅媛,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追求你。你会知道,我才是最适合你的男人。”
  
  说完那句话后,不等孙雅媛表态,我转身离开了孙家。
  
  我从没追求过女人,也没为女人费过心思。
  
  在老城,女人是不需要追的,无论是我的身份,还是肖家人天生出色的外表,都是女人心甘情愿倒贴的资本,我连手指都不需要勾,多的是女人排队来爬我的床。
  
  为了追我第一个看上眼的女人,我下了无数的心思,做了很多以前让我不屑一顾的事情,我买花送她,买礼物给她,请她吃饭,天天到她教书的学校去接送她上下班,免费当她的护花使者……
  
  但她对我做的一切都视而不见,只是善意的笑笑,一一婉拒。
  
  大半年的时间过去,我的心情越来越差,我想,我的耐心大概快要用尽了。
  
  我已经开始考虑用强制的手段……
  
  因为喜欢,所以我一直不想在她身上用任何手段。
  
  我想让她尽量自然的喜欢上我。
  
  不过这只是我的妄想,我内心再清楚不过,只要她那让人听了就倒胃口的未婚夫存在一天,她就不会喜欢我。
  
  我心中对那个从没见过的男人充满了厌恶。
  
  “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你!真的非常谢谢你!我——我——那个,啊!你流血了!我、我送你去医院!”
  
  那个即使用肖家人的眼光来看也称得上漂亮的女生有些手脚慌乱语无伦次的的大惊小怪着。
  
  看她的穿着打扮,应该是新城大学的学生,家境看来也不错的样子,所以那几个歹徒才会打她的主意,想人财两得。
  
  我没什么特别情绪的寻思着,反正怎样都和我无关。
  
  我没想过要救这个女生,只不过又一次被孙雅媛拒绝后心情很差,刚才挑掉了两伙人马还有些意犹未尽,再顺便拿这几个人练下拳脚,缓冲一下心中的郁结。
  
  “不用了,一点小擦伤,没事的。”
  
  脸上好像在刚才动手的时候被刀擦过两下,连血滴都没浸出来,这种程度的擦伤就要去医院,医院早就变成我家了。
  
  “怎么会没事?你伤在脸上啊!还有手,你的手上都擦破皮了!”那漂亮的女生惊呼着,双手一起抓住了我的小臂。
  
  我眼神冷了下来,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她。
  
  “你要是不愿意去医院也行,”她仰着白里泛红的脸蛋,鼓足了勇气般说:“至少先去我家把伤口包扎一下!很、很快的,我家就在这附近!”
  
  真是积极大胆的女生,一看就是脑细胞过于单纯的类型,虽然也很可爱,但可惜,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钢琴的声音……
  
  很好听。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那个女生去翻箱倒柜找药箱的时候,听着舒缓悠美的钢琴曲慢慢起了困意,侧身躺在柔软的沙发上随着音乐渐渐沉入睡眠。
  
  弹钢琴的人,应该是个很容易让人安心的人……
  
  属于女生的脚步声即使特意放轻下来,仍然扰醒了我的浅眠,不知道为什么,心头有些微的不快。
  
  她在我身边停下脚步,半天没有发出声音,似乎在犹豫是要叫醒我还是让我继续沉睡,空气中的情绪有些无措的感觉,那双视线最后落在我的脸上。
  
  一首钢琴曲终,钢琴声在下一刻停住,我蓦然睁开眼睛,对上她明亮的双眸。
  
  “啊啊,我不是在偷看你,我只是……”
  
  果然是个心思单纯的女生,一开口就漏了底,那张漂亮的脸蛋上霞飞满面,血色从脖颈一直涨红到脑门。
  
  旋转楼梯那边传来有人下楼的声音,脚步沉稳又不失明朗,轻快且轻松。
  
  女生转回头,惊喜的朝来人扑了过去。
  
  “哥!”她开心的扑到了从楼上下来的青年身上。
  
  “细雪。”青年的声音清亮而感性,听起来让人如沐春风。
  
  “爸和妈说你明天才会回来,我没想到你今天就到家了!”
  
  “你呀,”青年伸出一根手指在女生的鼻子上点了点,宠溺的表情一览无余,温柔的笑着说,“我有在楼上弹钢琴啊,还是特意弹给你的,你竟然没有听出来?太让我失望了。”
  
  原来,刚才那钢琴是他弹的。
  
  说不出来心底的失落是什么,那样柔和舒缓的钢琴曲,我原以为弹琴的应该是个女人,男人的话就……
  
  我突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没什么兴致继续待在这里,打算等下就告辞走人。
  
  “好了好了,我不笑就是了。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你应该早就下课了吧?这位是?”
  
  “啊!我光顾着和哥说话了,忘了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女生开心的拉着青年走过来,满心喜悦的介绍说:“哥,你不知道,我今天差点被人绑架,就是这位先生救了我!”
  
  “绑架?”青年的脸上立刻浮起惊慌之色,全心都在自己妹妹的身上:“有没有受伤?哪里有不舒服吗?”
  
  “哥,你太紧张了啦,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吗?多亏了这位先生,你妹妹我才能平安无恙,你还不好好谢谢人家?”
  
  还真是位好哥哥,刚才对他还不冷不热温温淡淡的样子,一听见我救了他妹妹立刻转了满眼感谢的神色,主动伸手过来说:“谢谢你救了我妹妹,很高兴见到你。我叫韩秋白。”
  
  韩、秋、白?
  
  呵呵,这还真是个如雷灌耳的名字,我不知道是该自嘲还是该笑,人在运气好的时候,挡也挡不住。
  
  韩秋白,原来是他。
  
  就在这一瞬间,先前打算立刻走人的我转了念头。
  
  走?
  
  不不,我为什么要走呢?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这么好的机会,可以近距离观察我的情敌,只有傻子才会转身就走。
  
  我用一眨眼的时间沉了沉心思,然后定定的看着那温润如玉的青年,伸出手去握住了他的手,波澜不惊的报上自己的名字:“肖寻。”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他感激我救了他唯一的妹妹,我则在想,该怎样才能让他主动放弃孙雅媛。
  
  “肖寻?”韩秋白的妹妹弯了眼睛笑着说:“我叫韩细雪,你可以和哥哥一样叫我细雪。啊,对了!你的伤!啊啊!我又光顾着说话,忘了要帮你上药!肖寻你快坐下,让我看看你的伤!”
  
  有韩秋白在,自然是不会让韩细雪做这些事情。
  
  “我来吧,你毛手毛脚的,等你帮肖先生上好药,一趟马拉松都跑完了。”
  
  “哥!你又取笑我!”
  
  我看着嘻嘻闹闹的兄妹两人,不动声色的盘算着下一步该走什么样的棋。
  
  孙雅媛,这就是你喜欢的男人?
  
  那么好吧,让我看看他有什么特别。
  

作者有话要说:分心是邪物,只要一分心,就什么事都来不及……
谢谢254989.jj亲的地雷,我会努力码番外的~~(づ ̄3 ̄)づ
新坑大概元旦开吧,仍然是重生先来~


91

91、Chapter 91 ...


  番外·肖寻篇(二)
  
  新城的地下势力对老城的人来说是块肥肉。
  
  看腻了老城天空的几家家主都把主意打到了新城身上,盘算着把触角伸向新城,分食这块新鲜的蛋糕。
  
  那个男人把我扔到新城来的目的也正在于此,老城四家之首的肖家如果在这种事情上落于人后,只会惹人笑话。
  
  新城和老城隔着一条溯澜江成对角之势,道上的人默认划江而治,各自为政互不干涉,但彼此心照不宣,都清楚双方实力差距太大,老城的人迟早会吞掉新城,差别只在时间早晚。
  
  不过这并不代表新城这边会无条件归顺老城,长时间放任的结果就是任其坐大,羽翼渐硕的新城势力和百年之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想要轻松拿下已经形同痴人说梦。
  
  但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就如我初来新城遇见孙雅媛那次,虽然碰到了硬点子,搞的自己血痕斑斑一身狼狈,不过我放倒了一个新城数一数二的人物,他去见了阎王,而我还活着。
  
  只要有命在,只要有恒心,世上没有什么是做不成的事情。
  
  “老大,东区的点子有点扎手。”
  
  “惊涛和大志呢?”
  
  “去探消息了,还没回来。老大你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几个地方都是‘铁甲帮’的地盘,如果我们能把这一带也收入囊中,东区的这一块就可以尽数拿下了。”方才子以手指在桌上的手绘地图上圈出几个地方。
  
  “资料。”
  
  “铁甲帮是新城二十二年前成立起来的小帮派,初代帮主龙磊颇有才干,二十余年来领着手下开疆扩土,在新城占据一席之地,已经小有气候,倘若再有十年,必成一方霸主。”
  
  “你的意思是?”
  
  “龙磊上月已经病逝,铁甲帮前段时间才进行过内部新旧交替,二代帮主龙权虽然尚有其父七分风采,不过却是个好色之徒,男女通吃,”方才子抬手揉了揉鼻子,“要收拾这种有明显弱点的人简直易如反掌。老大,我的意思是,不如我们现在就拿下铁甲帮,东区这一块到手,再图其他,对我们更有利。”
  
  “你觉得可行,就跟惊涛和大志商量一下,这件事就交给你们。”
  
  “没问题,老大你放心吧。”
  
  “阿才。”
  
  “老大,什么事?”
  
  “吩咐下去,让所有的弟兄从今天起在新城见到我,一律不许打招呼不许行礼,不许暴露我的身份,在我命令之前,不许让任何人接近我身边一丈之内。”
  
  方才子先是愕然,然后问:“包括我们?”
  
  我点了下头。
  
  他眨眨眼,“老大,我能问为什么吗?”
  
  我淡淡的道:“今天起,我要住进韩秋白家。”
  
  “什么?”他目瞪口呆,嘴巴张的老大,叫道:“老大你不是吧,你脑子烧坏了,怎么突然想住他家?他可是你的情敌!”
  
  “我先走了。”
  
  “去哪儿?”
  
  “韩家。”
  
  住进韩家非我的本意,只是一个意外而来的决定。
  
  那天,知道那个女生的哥哥就是韩秋白,我在暗讶过后改变了转身就走的念头,想要看一看这个能让孙雅媛矢志不移的男人到底有哪里与众不同,所以答应了那对兄妹的热情挽留,同意留在韩家吃晚饭。
  
  中国人的眼中没有所谓的隐私,只要你接近人群,不管融入不融入,总会被人盘问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再有礼教的家庭也一样。
  
  留在韩家吃晚饭的代价就是不停的被问这问那,家住哪里,是哪儿人,有兄弟姐妹吗,家人都是做什么的……
  
  不想回答,也不习惯这种热情,我跟他们很熟吗,不熟吧?
  
  但我还是回答了,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耐下心捡了几句听上去很真实的话应付了事。
  
  意料之外,在听了我的回答后,韩家人皆信以为真,以为我真的和家里闹翻出来,一人独身在外,无业又无钱,租住在鱼龙混杂的贫民窟一带,韩细雪当即表示我可以考虑借住在韩家,韩家的其他三人也表示了附和。
  
  “是啊,那种地方虽然房租便宜,但是环境又差又乱,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就像细雪说的那样,肖寻你考虑一下,搬过来住在我家。”
  
  二十五岁的男人,只比我小两岁,本来就有些家族遗传性的脑细胞单纯症,从国外留学回来,似乎又被洋鬼子那单纯的脑细胞传染,脸上始终带着温煦如阳光般的笑容,除了还算入得了眼的长相,不过就是个怎么看怎么普通的一个人。
  到底他有哪点好?我完全看不出来。
  
  “让我考虑考虑。”
  
  住进韩家,靠近点观察他,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肖寻,你看看还缺什么东西,有什么需要的就跟我说一声,不要客气,也别太拘束,就当这里是自己家,随意些就好。”
  
  “肖寻,早。”
  
  “肖寻,你吃饭喜欢中式的还是西式?”
  
  “肖寻,我要出去一趟买点东西,要不要帮你带东西?或者,你要一起去吗?”
  
  “肖寻,你喜欢听音乐吗?流行的,还是古典的,你平时都听什么音乐?”
  
  “肖寻……”
  
  本来以为他是那种看上去温和其实冷淡的人,接近后才知道他跟我以为的有些出入,其实是个看上去冷淡其实温和的人……
  
  不过,也说不准,扮猪吃老虎的人多了,在老城,越是看上去温良无害的人越不能相信。
  
  现在对他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白天,韩父韩母都出去上班,韩细雪去上学,韩家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
  
  我每天夜里出去见惊涛他们,清晨回来,假装未醒赖在床上,听着钢琴室里传来的钢琴曲小憩一会儿,等快到中午时才醒来。
  
  “早。”下了楼,看见他正从厨房那边出来,他抬眼看见我,笑着打了招呼。
  
  “早。”他穿了一套新衣服,梳整的十分整齐,一看就是和人有约的样子,“你要出去?”
  
  “是啊,今天要去见女朋友,晚上带她回来给你认识认识。”
  

92

92、Chapter 92 ...


  番外·肖寻篇(三)
  
  我一个人走在新城的街道,半年多的时间足够让我熟知这里的大街小巷。
  
  那天,孙雅媛在韩家见到我时吃了一惊,我和她心照不宣,彼此装作初次相识,瞒了韩秋白我们早就认识的事情。
  
  饭桌之上,韩细雪笑语如花,把我和她如何相识的事情跟孙雅媛讲了一遍,我的无意之举在她嘴里俨然成了英雄救美。
  
  孙雅媛一直含着浅浅笑意听着,偶尔配合的答上一两句话,很少时候才会往我这里扫一眼,眸中始终带着一点淡淡的忧愁。
  
  用过晚饭后,她只在韩家坐了一会儿就找了托词告辞,道别时她趁韩家人的注意力不在我们身上时低了声道:“肖寻,我不知道秋白说的那个救了细雪的人就是你,你应该和我一样吃惊吧,再怎么说……我求你一件事……”
  
  “我不会告诉他的。”只要你不后悔……
  
  “谢谢你,肖寻。”她满眼感激,柔和的笑了笑。
  
  “作为交换条件,有空的时候请我吃顿饭吧。”
  
  “这……”
  
  “只是作为普通朋友,也不行吗?”
  
  “我……”她似乎仍要拒绝,看见韩秋白往我们这边过来,只得点头道:“那好吧,我定了时间地点后再告诉你。”
  
  这种趁人之危卑鄙吗?
  
  我不觉得。
  
  能换到一个和她单独相处的机会就好,只要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肖寻!”
  
  一个声音蓦地传来,我抬起眼朝声音来处望去,正看见韩秋白站在马路的对面笑着朝我招手。
  
  “真巧,在这儿碰到你。”绿灯后,他踩着斑马线走过来,满脸笑意,“你怎么会到这边来,也是来找工作的吗?”
  
  “找工作?”我抬头四下里扫了扫,这边是商业区,四周都是写字楼。
  
  “咦?你不是吗?这边今天好多公司都在招人,我还以为你也是过来……”
  
  “我只是随便走走,漫无目的。你在找工作?”
  
  “当然了。我既然回国,总不能一直呆在家里吃闲饭。不出来找,难道工作会自己送上门来吗?”
  
  “你找什么样的工作?”
  
  “也不算是找,正好有以前的老同学介绍了一份临时工作,叫我今天过来看看。”
  
  “什么样的工作?”我随口问了句。
  
  “在一个剧组里客串一个会弹钢琴的小角色。”他回答的有些赧然。
  
  “演戏?”我有些匪夷所思的看着他。
  
  两个大男人站在街边长聊有点奇怪,我们就转移了阵地,他问我想去哪里,喝咖啡还是去喝茶。
  
  我说喝茶,他说这附近有家环境很好的茶室,我们正好可以去那里坐一会儿。
  
  我来这边本来是约了惊涛他们,上次阿才说的那个铁甲帮的事出了点岔子,我叫他们出来问问具体情况,顺便聚一聚,喝个酒。
  
  没想到会在这边碰见韩秋白。
  
  我没反对他的提议。
  
  既然和他碰见了,花点时间了解一下和他有关的事也挺好。
  
  无巧不成书,正好这时惊涛他们也到了,我们往西,他们往东,五个人迎面而过,我淡淡投了个眼神,不让他们轻举妄动,他们一派平静的走过去后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我不用回头都知道,惊涛肯定又夸张的摔在其他两个人的身上。
  
  我额角青筋不动声色的跳了下,难道我跟韩秋白走在一起很奇怪吗……
  
  不就是情敌?又不是仇家。仇人还有化干戈为玉帛的时候,我现在是打入敌人内部,这种情况应该一点也不奇怪吧。
  
  大——惊——小——怪——
  
  韩秋白说的茶室虽然比不上老城的百年茶馆,倒也馨雅。
  
  “就是一个很小很小的配角,”我们点的茶水送来后,他开始解释说:“我同学是那个戏的主角,上周和他吃饭的时候他说那个戏还缺个人,要求会弹点钢琴,正好我一个现成的人放在那里,他就说让我去帮忙。”
  
  我挑了挑眉。
  
  “我知道他的意思,并不是真的让我去帮忙,那种大制作的剧组,怎么可能会缺少演员?不瞒你说,他以前上学的时候就叫我和他一起去拍戏,我没答应。他后来又叫了我几回,我都推掉了,因为我对演戏只是有一点点好奇而已,还没到想把它当职业的地步。我喜欢的是音乐,是钢琴。”
  
  他说话的声音很温和清朗,语速也正好,不急不缓,不得不承认,听他说话对耳朵来说是种享受。
  
  面对面的坐着,我和他之间隔着一张茶桌的距离,他的眉眼鼻唇,脸部的所有线条都尽收入我的眼底。
  
  淡墨般的眉,秋水明镜般的眼睛,鼻高唇润,是个温雅清和的男人,五官没有一处线条凌厉,却依然俊美好看,有股出尘的气质,让人看着就舒服,被他注视的时候,就像是被冬日的暖阳温柔照在身上的感觉,是个相当容易给人好感的男人。
  
  “你同学很有眼光。”但论外表的话,他做个艺人绰绰有余。
  
  “啊?”他愣了一下,然后笑笑,“他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人,他想让我进这个圈子是因为上学的时候他见过我演戏,不是我自吹,你别看我这样,我的演技还是不错的,他觉得我不做演员有些浪费,白糟蹋了我的好天份。”
  
  “……是吗?”演技?他?还真看不出来?
  
  “再说,若论长相,你比我更适合这个圈子,不是奉承你,你是我见过的人里头长相最好的。老实说,我第一次见到你时,还暗暗的惊艳了一把。”他笑着做了个表情,“‘天呐,天底下竟然还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跟他一比,世上所有的一切好像都相形失色。’这样子,有一刻,我甚至觉得你是下凡来的神仙。”
  
  我有点想笑,又觉得无语,只得说:“……我家人长得都差不多。”
  
  “那你家肯定都是俊男美女,一家子美人。”
  
  “……算是吧。”
  
  “你像令尊还是令堂?”他没有恶意的问。
  
  “……都不像。”我的心情却在瞬间跌了下来。
  
  “抱歉,我忘了,你和家里闹翻才出来的。”看上去一点儿也不精明的人,这种时候却意外的敏感。
  
  我看他一眼,敛了眉眼,沉默的喝起茶来。
  
  “有没有人说过,看你喝茶就像看一幅画。”他说,“如果你去当演员,肯定所有人都会为你疯狂。”
  
  “我没兴趣。”肖家的太子爷去当戏子耍猴给人看?这么大的脸肖家可丢不起。
  
  “我想也是,你要是想去当演员,早就去了,还用等到现在?”
  
  “你呢?”
  
  “我?我什么?”
  
  “你要去吗?你同学说的那个戏。”
  
  “已经决定了,刚才就是去见导演,导演说没问题,叫我下周进组。”他放下茶杯笑笑,“我想过了,我同学说的对,反正我还没找到工作,在我正式找到工作之前,先去试一试,也算积累人生经验。”
  
  “你想找什么工作?”
  
  “我想去应聘音乐学院的老师。不过公开招聘会要到下个月才有。”
  
  “你也想当老师?”
  
  “像我们学音乐的,出来后出路也就这么几种,要么成为钢琴家,到处跑,开音乐会;要么自己成立音乐室,做自由音乐人;要么就去当老师,音乐院校或者普通院校;其他还有一些别的出路,再就是做非本专业的工作。我的钢琴弹的虽然不错,但才华毕竟有限,做个老师好像更适合我。”
  
  我斜他一眼,替他补充:“再说你全家都是老师。”
  
  “是啊,”他笑了,“你也知道,我爸在中学教美术,我妈在私人工作室教钢琴,细雪也早就定下来了,一毕业就去私立中学当美术老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