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重生之爱新觉罗番外 花过谢桥(穿越为胤禩)

重生之爱新觉罗番外 花过谢桥(穿越为胤禩)

时间: 2013-03-19 09:12:05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gd/2012-02-29/2582.html


70、番:雍正年间两三事(一) ...
  
  胤祯依照康熙的遗嘱,密立弘历为皇太子。但是朝臣都是精明的人,即便不对外宣称,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们皆是心知肚明。
  
  三年来,雍正勤政爱民,事事亲力亲为,颇得好评。
  
  年华盛世,寂静安好。
  
  晨曦,一缕微光撒入寝宫。高进悄声推门进来,闻声,斜靠在床头的男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高进了然,沉默额首悄然退下,顺手带上门。
  
  三年前,主子随着心中所属,走的毫不犹豫。这江山在他眼里,居然真的比不上曾经深深伤害过他的那个人。
  
  情爱,真的容易让人失去理智。
  
  高进又回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离开。他现在需要做的,是通知朝臣,皇上病重,今日不早朝。
  
  偌大的寝宫内,胤祥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神色隐隐不忍。连续熬夜,又不注意休息,最后终于逃不过体力不支,发起烧来。
  
  这人,怎么越来越不会照顾自己了呢?
  
  胤祯脸色有些苍白,浓眉微皱,似是很难受。胤祥凑近,低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胤祯的睫毛颤了一下,随后眼帘睁开,他茫然了一会才对上胤祥隐含担忧的眸子,张口,音色沙哑:“渴了。”
  
  “你等会,我这就去倒水。”
  
  胤祥下床走到桌边,摸了摸桌上的茶壶,是凉的。他蹙眉,对门外叫了一声,随即一个小太监推门进来。
  
  对不该出现在皇帝寝宫的和硕怡亲王,他仿佛一点也不在意,他只是垂着脑袋,听从吩咐。
  
  “换壶热茶过来。”
  
  话语简单明了,小太监退下,没一会,一壶新茶就端了上来。
  
  胤祥扶着虚弱的胤祯喝完一杯热茶,然后命宫女送进来洗漱用具,亲自服侍高高在上的皇帝。
  
  挥退宫女奴才,胤祯笑的虚弱:“只是小风寒,不用太担心。”
  
  身边的男人脸色突然沉了下去,他面无表情把胤祯扶好躺下,道了句‘好好休息’,就转身出了寝宫。
  
  他不仅是和硕怡亲王,还是议政大臣,皇上病重,朝中的要事和琐事自然需要他去打理解决。胤祯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微微失神。
  
  毕竟胤祯年轻,风寒再严重,经过太医们的细心他调理,不出三天,精神已好了大半。今日早朝,群臣微微看了几眼沉默的和硕怡亲王,才下定决定向皇帝提出选秀的提议。胤祯只沉默了顷刻,就回避了话题。
  
  群臣心照不宣,闭口不再多言。
  
  退朝后,胤祥陪着胤祯漫步在御花园中。春风吹在脸上,带着温热,极为舒服。御花园内,百花开的鲜艳,连空气中都隐隐飘散着淡淡的花香。
  
  “弘历最近的功课学的怎么样了 ?是不是又偷懒了?”漫步的胤祯随意问了一句,身边的胤祥回道。
  
  “弘历聪明伶俐,一点即通。”
  
  胤祯摇头,有些无奈:“连你也要糊弄我吗?弘历什么性子我又不是不了解,他会乖乖的坐下看书就奇怪了,只盼他别又捅出篓子就好!”
  
  在胤祥的面前,胤祯从不自称‘朕’,在他心里,眼前的人并不是自己的臣子,而是他的十三哥,也是他想厮守一生的人!
  
  在胤祥的面前,他也不过只是他的十四弟!仅此而已!
  
  “既然十四弟都知道,又何必多问。”胤祥的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他看着脸色恢复正常的胤祯,终于放下悬着已久的心。“呵呵,如果十四弟不放心,不如去巡查一番,也好知道弘历是不是在认真读书。”
  
  同时,在胤祯的面前,只要身边没有大臣,胤祥也只会称呼胤祯为‘十四弟’。带在身边的近侍都是自己的心腹,他并不担心会有什么传言。
  
  “好提议,这就去。”
  
  于是两人兴致勃勃的朝弘历的住所去了。
  
  毓庆宫,胤礽曾住的地方。把弘历安置在毓庆宫,其心路人皆知,宫里的人看在眼里,自然不敢懈怠这位未来的继承人。
  
  而此时此刻,弘历的确待在毓庆宫里,但并非看书,而是拉着一众太监,练习射飞镖。他前天从一个小太监的口中得悉民间有一种游戏叫‘闭眼飞镖’,是说闭着眼睛,也能将原定的目标分毫不差的射中。
  
  弘历看书看得烦闷了,突然想到这个,当即就拉着内侍练习。那一群小太监吓得手脚冰冷,小祖宗一时兴起,倒霉的可是他们啊!
  
  这要是被扎进哪里,还不疼上一阵子,要是一个不幸,这条微不足道的小命恐怕就要交代了!
  
  因为是秘密探访,胤祯并没有让奴才通派派 酷 乐 购买报,和胤祥并肩进了毓庆宫,谁知刚踏进院子,一道寒光就朝胤祯的门面飞来。
  
  四周惊呼声响起。
  
  千钧一发之际,身子忽然往旁边一带,胤祯安然无恙的被胤祥护在怀里,也成功躲过横空飞来的一记飞镖。随行的太监们惊慌失措,忙叫‘有刺客,有刺客’,不一会御林军就奔了过来。
  
  胤祯微微皱眉,挥散了御林军,捡起地上的银白的飞镖,脸色深沉的走向院子中央的弘历。弘历此刻有些懵了,他没想到,自己一时贪玩差点酿成大祸,看到走近自己的皇阿玛,他缩了缩脖子,闭上眼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待胤祯走近看到他的表情,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四哥这儿子,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呢!殊不知,自己小时候,也是个混世魔王,折磨了一大群可怜的宫女太监。
  
  “弘历好雅兴,竟玩起飞镖 来了?”话语中的严厉又让对方缩了缩脖子,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化解叔叔的怒气。
  
  没错,是叔叔。弘历心里清楚,眼前的皇阿玛并非是自己的阿玛,但他也知道,他现在是皇子,而皇阿玛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不管这个胤祯是不是那个胤禛,如今坐在金銮殿上的是眼前的人,也是他的皇阿玛。
  
  他是大清的皇子,未来的皇帝!
  派派 酷 乐 购买
  
  弘历聪明的立马下跪,可怜兮兮的说道:“皇阿玛恕罪,孩儿知错了!”
  
  十三岁的少年,跪在自己的面前,吓得瑟瑟发抖。胤祯看着,内心不忍。他把弘历扶起来,才发现对方的脸一直带着笑意。胤祯忍不住在心底排腹,和他老子一样,都爱装模作样!而站在一边的胤祥,笑着腻宠而无奈!
  
  小小风波,有惊无险。
  
  胤祯督促弘历看了一个时辰的书,又亲自试问了一番。不得不承认,这孩子和四哥一样,不仅聪明,还胸有谋略,的确是明君之选!
  
  胤祯回道寝宫时,已经过了用午膳的时间,他坐在御案上,自行批阅起奏折来。高进欲言又止,然后看向胤祥。胤祥对他微微点头,得到示意的高进立马退下,准备膳食去了。
  
  胤祥走到御案前,右手按下胤祯正看得仔细的折子。胤祯抬眸,满眼不解。胤祥无奈叹息。“刚刚才好的身子,你又想把他搞垮?”
  
  胤祯笑:“我哪有那么虚弱,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怎么说我曾经也是武将,你这样小心翼翼的,弄得我跟女人似的。”
  
  “你不是女人,你是皇帝,稍有差池,朝堂就会混乱,而且你只是肉体,并不是铁打的,国事固然重要,但若是身体垮了,你还怎么守护这片江山?”
  
  胤祯低着头,沉默不语。
  派派酷乐购买
  
  胤祥伸出手,温柔地抚上对方略微苍白的脸:“你这样昼夜拼命,可知道我有多心疼?四哥把江山赠给你,并不希望你把自己累死!”
  
  半响,胤祯抬起头,手里的折子已经被他握出一道褶皱,他眸中含着痛苦:“我害怕,只要我稍微停下,那些大臣就开始逼我选秀,我不想,把那些女人招进宫里无非只是摆设,我不可能去临幸她们,与其浪费别人的生命,不如……”
  
  “不如浪费你的?”
  
  胤祯一怔,呆呆地看着面前的胤祥。胤祥俯□凑近他,一字一句道:“我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十四弟去哪了?不管你选不选秀,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别总想着折磨自己,你才是皇帝,才是大清最高的执权者!没人敢命令你,也没人能操纵你,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其他事,我来解决!”
  
  胤祯依旧有些恍惚,好在没过一会,高进就端上了膳食。
  
  胤祯坐 在桌边,看着琳琅满目的菜式,又看向正微笑着为自己布菜的十三。突然觉得自己太过多虑,没错,现在他是皇帝,放眼整个天下还有谁敢支配他?
  
  他有没有子嗣根本没关系,这江山未来的主人不是已经定下来了吗?那他还在犹豫什么?如果是因为自己的生母德妃,呵,那人现在不已经是整个后宫最高贵的女人了吗?还有什么可求的!
  
  想开了,真心的笑意便不由自主的浮上嘴角。
  
  对面的胤祥有片刻失神,他笑的无奈,身体突然横过桌面,在那人唇上印上一吻。蜻蜓点水般的吻,却用尽了心底所有的感情!
  
  就这样,陪在这个人的身边,每时每刻,直到生命最后的一瞬!
  
  
作者有话要说:我知道雍正登基后,阿哥们的名字都有改动,但为写的方便,这里的十三,就不改名字了。
希望亲们别介意!
谢谢支持,爱你们!(哎呀,忘了,这是原创,嘿嘿!)

71、番:雍正年间两三事(二) ...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胤祯和胤祥忙里偷闲,两人面对面坐着,神色认真。微风透过敞开的窗户,轻轻地吹在两人的脸上。
  
  初夏,连风里面,都隐约夹杂着青草的芬芳!
  
  胤祯只稍微一愣神,就被对方毫不留情的将军了。胤祯颇为不甘,但也无可奈何。胤祥嘴角含笑,不发一语。
  
  胤祯舒展一下略微僵硬的身体,静候一边的高进见状,立马迅速的收拾好棋盘。走至窗边的胤祯深呼吸,顿时感觉轻松,他转身,对上正专注盯着自己的胤祥:“难得的空闲,怎么样?去切磋一下?”
  
  胤祥含笑点头。
  派派酷乐购买
  
  两人选择了一处空旷的地方,随行的丫鬟和奴才各有四个,均自觉立于一边,微垂着头。
  
  两人赤手空拳,力道适中。胤祯也没想过要比出胜负,所以与其说是切磋,不如说是胤祥在帮胤祯活动筋骨。
  
  一番打斗下来,两人的额角都有了些细汗,丫鬟适当的送上干净的棉巾。片刻后,胤祯意犹未尽:“再不活动活动,有些东西就真的忘了。”
  
  自从做了皇帝,每日被满桌的奏章折磨的根本没有力气再去挥霍。所以难得一次,胤祯觉得特别的舒心。
  
  胤祥微笑摇头,他走过去,将胤祯稍显凌乱的衣领理了理,举止温柔。**的气流在无形的飘荡,丫鬟奴才们各自低着头,似乎完全不在意这已经超出君臣之间的礼节。
  
  “等会李大人要觐见,商讨关于上次大坝修葺的事宜。”胤祥音色微低,透着沉稳:“今夜我会迟些过来,刚府上小厮传话,说是王府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你别弄得太晚,晚膳要记得准时吃。”
  
  “知道了,真是越来越啰嗦了。”
  
  胤祯嘴上埋怨,但眼底的欢愉却是瞒不住的。两人又聊了会,便各自散开。胤祥出宫回府,胤祯回寝宫看奏章。
  
  夜色渐渐来临,胤祥处理好府中事宜正准备进宫,谁知刚走到大门就被心腹叫住。眼前憨厚的奴才是跟着自己三年的人,如果不是严重的事情,是不会贸然地拦下自己。
  
  “何事这般惊慌?”
  
  那奴才环顾四周,胤祥见状不再多言,领着心腹进了自己的书房。
  
  而另一边,皇帝的寝宫里,高进的眉头越皱越紧,他站在御案一边,思量着该怎么开口,才能让这位勤勉的皇帝稍微休息一下,顺便用掉晚膳。
  
  高进似乎都能想象的到,和硕怡亲王见到此场景后表情。他缩缩脖子,硬着头皮开口:“皇上,该用膳了。”
  
  “不急不急,等朕看完这本奏折。”
  
  面对不急不躁的胤祯,高进泪流,这句话他今晚已经听了不下五遍了,再继续问下去,保不准被皇帝定一 个啰嗦之罪。
  
  但不得不说,随着时间的推移,高进在胤祯身上竟渐渐看到主子的影子,特别的眉目,长的极像。但是,毕竟是独一无二,无可代替的。高进摇摇头,下去吩咐宫女重新添一壶新茶,想了又想,又差一名太监去给胤祥传了话。随后才继续站在胤祯身畔,添灯研磨。
  
  戌时刚过,胤祥就踏着步子进来。高进自觉的退下但被胤祥叫住:“高进,叫人送膳食过来。”这语气里竟有难以察觉的冷然和激动,两种极为矛盾的情绪。高进应了一声,悄声退下。
  
  胤祯知道胤祥来了,但是眼睛却没有从折子上移开:“我还以为你会子时才来,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
  
  没有回话声,胤祯正想抬头,手中的折子突然被撤走,随着折子的移开,胤祯看到了胤祥眸子里难得的怒意。他转了下眼珠,笑道。
  
  “其实我现在也不是很饿。”
  
  胤祥扶额,对眼前的人总有种无力感。他把桌上的奏章都收拾好,高进的膳食也刚好送上。胤祥拉着胤祯入座,叫住准备离开的高进。
  派派酷乐购买
  
  “高进你留下,其他人都撤了吧。”
  
  奴才宫女不敢逗留,恭敬的退下。高进心下思量,看来是王爷有事情要说。
  
  胤祥先让胤祯吃了点东西,才从衣袖中拿出两封书信,一封给胤祯,另一封递给高进:“你主子给你的。”
  
  简单的一句话,让高进睁大了双眼,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含笑的胤祥,颤抖着手接过信件。他感到惶恐,如此的殊荣,居然,居然……酸涩的感觉让他视线模糊,他强作镇定,奴才要有奴才的规矩,高进不会因为主子对自己的特殊而打破现有的平衡。
  
  他沉默地额首退下。
  
  胤祯也愣住了,他盯着手中的书信,一时间没了反应。胤祥叹息,他就知道会是这样,才让对方在看到信件之前先吃点,不然以对方的性子,肯定会空腹与自己大喝痛喝一顿。
  
  “发什么呆,不拆开看看?”
  
  胤祯看向胤祥,难得的露出紧张:“你事先看了吗?要不你先看,看完了你再告诉我内容!”
  
  胤祥将对方微颤的手握紧,笑的温柔:“别怕,这可是四哥和八哥写回来的信,你不想知道他们离开的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就因为太想知道,所以才害怕!”胤祯另一只手摩擦着信,眼睑微垂:“这五年里,四哥和八哥毫无音讯,我也不敢派人去打听,连梦也没有梦到过。有时候甚至会怀疑,和八哥在一起的日子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呵呵。”胤祯失笑:“我这是怎么了,还是快看看八哥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吧!”
  
  两人一起拆开信,两张薄纸,却说了很多东西,简洁明了。胤祯看着看着,竟掉下泪来。他用手臂遮住双眼,但颤抖的肩膀还是难掩他此刻的心情。
  
  胤祥将信收好,起身把痛哭的胤祯搂进怀里。
  
  他明白胤祯的心情,因为德妃而对八哥的愧疚,因为那段岁月里,他们几兄弟走到了如此的地步。说不遗憾,那是不可能的。派派酷乐购买
  
  信中渺渺数语,道尽两人这几年的快乐。他们相携游遍了整个山河,赏遍了美景。途中乐趣极多,只可惜书信能表达毕竟不全面,但哪怕只有这些,胤祯也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他们的潇洒自在,相濡以沫。
  
  八哥和四哥,应该要得到幸福的!
  
  信中还提到了九哥和十哥,想不到九哥竟成了商人,不仅在当地极有威望,甚至几年下来,财富已达到富可敌国的地步。
  
  胤祥打趣道:“如果哪一天,国库空虚了,咱们不妨向九哥借一点……”
  
  胤祯挣开胤祥的怀抱,眼睛通红,他瞪着胤祥:“怎么,你觉得我这个皇帝会做的如此窝囊?”
  
  “不敢不敢,微臣知罪。”
  
  “哼,谅你也不敢!”
  
  两人相视,忍俊不禁。
  
  史记相传,雍正年间,勤政爱民,建树不断,颇受百姓爱戴。而一直跟随在雍正身畔的和硕怡亲王,辅助帝王,一同开拓盛世。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