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僵尸农家乐 打僵尸(下)

僵尸农家乐 打僵尸(下)

☆、第069章

在姜大公主拉着暗夜女汉子和自己的婢女回王墓告诉自家人“最近不要外出、闲的蛋疼了就在家修炼”这件重要的事情的时候,另一边,林玄已经回到了林家。并且用最快的速度召开了林家家族会议。
“玄玄啊,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姑姑我最近觉得身体不太好,一点儿也不想在快死的时候还没法看到天下太平。”一个从外表上看大约四十岁左右的时髦老太太在听了林玄的话之后一脸的嫌弃:“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先是那个什么灵髓玄玉出来了个假的,这事还没弄完呢,又出现诡异的魔人了?三大门派和散修派都是吃干饭的吗?”
听到这话林家的人齐齐呵呵了一声,小一辈儿的还特别有序的一致翻了个白眼儿。如果有其他外人在这里的话,见到这个场面一定会各种在心里纠结。
“姑奶,您又不是不知道,三大门派从来都是吃软饭和吃干饭的,还不如咱们三大家族呢~”林天同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换来了所有林家小辈的点头赞同。
不过林玄可没那么多的时间和这群闲的没事儿干的人玩,先是皱着眉对着自家姑姑来了一句:“不要叫我玄玄。还有,我只是把这件事情来告诉你们一声。好让你们有所防备,别遇上了那种魔人还不管不顾的往上冲。到时候魔气入侵丧失理智了,就不要怪我一剑砍死你们了。”
林家刚刚还在笑的众人瞬间卡了壳,齐齐抽了抽嘴角,翻了个白眼。
为什么再好意的话到了你的嘴里,最后愣是能够变成一种诅咒和嘲讽?你天生语言系统不完善是吗?!
“好了,阿玄是一片好意,既然如此。想来修真界和普通人界的地方最近这一两个月可能会出点问题,其他的不说,修为在金丹以下的林家人和林家弟子,全都回祖宅修炼吧。免得出什么问题。”林玄天在关键时刻恰到好处地开口,反正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施展一下这个#如何巧妙的转移林家人对三弟的仇恨#这个技能。他已经完全习惯了,真的,他一点也不觉得烦,还能锻炼口才和急智呢不是吗?
果然技能生效了,林家小辈和修为不够的都忍不住在底下嘀嘀咕咕怨声载道,而修为超过金丹的,除了林家老二林玄地和他老婆花钰每天会为了儿子和兴趣打妖魔鬼怪,其他的林家人几乎全都是传说中的“死宅”。
呵呵。谁要出去啊,俺们全体要修炼呢。
“另外,把这件事通知给蓝家和王家吧。虽然我们三大家族之间有一些利益的倾轧,但是好歹也有消息共享的协议。况且这件事情挺大的,之后考虑一下要不要和三大门派以及散修派说吧。”林玄天温和的开口,转头看向自家三弟:“三弟,你此次下山有什么收获?需要我们帮忙么?”
林道长瞬间想到了在自己乾坤袋里的那个心形抱枕,嘴角几不可见地扬了扬,然后坚定地摇头:“不需要。我先走了。”
林家众人:“……”噫,似乎不太对呀!平常也喜欢在家里窝着死宅的人忽然变得喜欢往外跑了,这怎么看都是有□□的样子。
小辈们发现这一点在心里好奇得要死却不敢说,而长辈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林小叔的姑妈乐呵呵地开口道:“哎呦,玄玄你是不是找到道侣啦?要是真的找到了,千万别瞒着啊,咱们全家都可以给你出谋划策呢!”
林小叔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姑妈,然后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要走。同时在心里疯狂吐槽,不知道你们反对不反对老子找一个千年飞僵当道侣?未来的亲家还是一窝子的僵尸什么的,只怕他爸和闭关的爷爷听到这话能直接气的飞升,或者直接提着剑去灭一窝子僵尸。
“哎呀哎呀!玄玄害羞了呢!啧啧。加紧时间办呐,姑姑等着喝喜酒。”
林道长呵呵了两声。那样子刚好被林天同和林天梁看了个正着。
林天同林天梁:我去,刚刚的那个表情好诡异,有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发生了吗?!
就在林玄双脚将要踏出大门的时候,天空中飘飘洒洒的下起了初雪,算一算时间,也快到十二月了。
林玄天忽然有感而发:“啊,阿玄,大约四个月之后,也就是四月一日吧,小幽可能要出事,你去那附近看看,能帮到什么就去帮一把,好歹那是你小侄子。”
林玄顿住了脚,然后翻着白眼想了一下,这有什么啊,四个月以后估计世界都和平了吧。
结果林小叔错了个离谱。
关于魔人的事情林家在当天就通知了蓝家和王家,两家对于这件事情都表现的很慎重,在他们传书要专门过来看一看魔人是什么样的时候,昆仑、太白、九华三派就发出了邀令。
邀散修派和三大家族以及其他修真界不容小觑的势力去昆仑雪顶商谈要事,林家人略微一想,就能猜到这是为了那魔人的事情。不然除了这件事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事情足以如此声势浩大了。
所以林家人尽管已经知道事情和结果,考虑到严重性,还是去参加了。林小叔虽然坚定地表示他没有时间去开会,但还是被蛮不讲理的土匪一样的二哥给拽了过去。美其名曰培养感情。
林小叔对此只想呵呵,不就是为了你家那个宝贝儿子吗?至于你这样每天缠着老子不放吗?!
在昆仑雪顶,林小叔看到了一个和之前被黑花给转移走的、有相同气息的“魔人”。这人的神智是清醒的,用一副你们死定了、你们都是邪教、你们都是恶灵的表情在柱子上狂吼:“你们都是要死的!老祖的计划已经开始了!用不了多久老祖就能够统治整个世界!不管是暗界还是明界,只要是有人的地方,我们就是神!”
“呵~这是标准的神经病吧?”林玄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带着些魅惑而有磁性的声音,这声音特别具有他所知的一个人的特色,所以林小叔连扭头都没有,一点也不给蓝江树面子。
“啧啧,你可真不给面子。我可是专门过来找你的,你看都不看我一眼?”蓝江树的话说到那叫一个**。
然后林道长冷笑一声:“你专门来找我问黑花在哪?”
蓝江树的眼神一亮,还没等他开口,林玄就嘲讽掐架模式全开:“就算我知道也不告诉你。有本事你打我啊?你还打不过我。”
蓝江树:“……”卧槽你想打架是吧?!
“哎呀三弟,别这样,蓝少主好歹是蓝家的下任家主,好好相处嘛。不过说起来,昆仑是想干什么呢?张其鼓地把魔人给弄了出来,也不怕有危险?”林玄地林爹在旁边开口,而他说完之后,林妈就轻笑了一声:“只怕昆仑太白九华各有心思呢。或许,真有人不小心被传染了,才是他们的目的?”
瞬间周围的人都惊悚的看向林妈,花钰笑的特别爽朗,“哈,我开玩笑的。今天心情不好。”
“……”尼玛你心情不好就可以让我们也心情不好吗?!
不过事实证明,三大门派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还是比较靠谱的,他们派人专门说了一下魔人的魔气会直接传染的事情,以此让修真界的众人有所防范。之后,他们就用一种比较忧虑的语气,说出了一件让整个修真界都不好的话。
开口的是太白的内门三弟子白壶,这人一张娃娃脸,穿着云锦花纹的道士长袍,端得是仙风道骨,再加上他脸带笑容,很容易给人好感,不过,他说出的话,却很愁人。
“我们此次因为事发突然,虽然在初见到此人的时候觉得他满身混乱的魔气有些可疑。但因为他说发现了妖怪、引走了我们的注意力,以至于最后我们发现不对的时候,此次下山的十三名弟子,除了我和一位临时回来有事的九华弟子,其他的人都沾染了那诡异的魔气。”白壶的声音说到这里变得低沉了起来,“等我发现的时候,他们已经多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虽然我用最快的速度通知了三派长老,但遗憾的是,即便是掌门亲自出马,都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方法来祛除掉这些诡异的魔气。”
“你说什么?”
“你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只要沾上了这魔气,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有修真者立马激动地喊了出来,白壶眯了眯眼,然后娃娃脸歉意地笑了笑:“虽说不是死路一条,但是沾染了魔气之后只能用全身的灵力压制魔气的增长和侵袭,所以,虽然不死。却相当于修为全废了。”
!!!
这话听得蓝江树都眯起了双眼,貌似问题有点大?
“这怎么行?!干脆杀了这人!以绝后患!!”
“是啊是啊,然后派人去查,查到一个杀一个!”
这种声音越来越响,却让不少人听了不怎么赞同。白壶用十分天真可爱的语气道:“啊,这样的话,万一哪天你们的朋友、道侣、家人也被传染了,怎么办?”
蓝江树妖孽的笑了一下,接过话头道:“哈,那就拜托你们直接杀了他们哦。千万别犹豫。”
人群顿时冷了下来。
“杀也不行不杀也不行,到底要怎么样才行?”
此时昆仑的掌门站了出来道:“此次召集大家前来,就是想要集各位的智慧和术法,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够快速干脆又安全地散掉传染过来的魔气?不然的话,如果这种魔人再多一些,只怕天下,都要大乱了。”
所有人都忍不住色变,而后小声的嘀咕了起来。
在林家的一群人当中,只有林小叔一个绷着一张面瘫脸,在心里默默道:去姜氏农家乐找个人洗脚就行了。不过,你们敢去么?就算是你们愿意去,他们收不收道士还是个问题呢。呵呵。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作者有话要说:小叔表示,道士真是一个悲剧的职业。尤其是面对僵尸的时候。
这么一想
嘿嘿嘿嘿- -晚安。么么哒。

☆、第070章

林小叔的状态在一群眉头紧皱的人当中,倒是显得比较突兀了。只不过因为林道长几乎每天都是那种“全世界都欠我一百万”“老子天下第一”“我不想说话赶紧滚”的表情,所以这种突兀又被人刻意的给忽视了过去。
不过和林道长相熟的人却没有那么好打发。
尤其是某个想要刷一刷好感的土匪头子。林玄地看到自家兄弟的表情之后,用自以为小心谨慎、实际上却相当吸引目光的动作拍了拍林玄的肩膀。
“老三,看你这样子,莫非是有解决的方法?”
林道长原本还算美妙的心情顿时就不美妙了起来,就算林玄地用再怎么自以为低的声音说话,在场的大都是修真界的老狐狸了,修为自然也不低,别说林玄地只是压低了声音,就算是他趴在林玄到耳朵边上开口说话,都会被别人不费吹灰之力的听到。
所以,这一句话之后,在场有一半的人都把目光转向了不爽的放着冷气的林大奇葩的身上。这些人当中还包括昆仑、太白和九华三派的掌门和长老,他们看向林玄的眼神,让林道长感到一阵不愉。那是一种把自己当冤大头替死鬼的眼神。
林小叔当场冷笑了出来:“没有。只是我之前也见过这样的魔人而已。”
听到这话,除了三大家族的人之外,其他的人都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他们之前还在担心这种魔人会因为数量众多而给修真界和普通人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现在就听到了第二个魔人的消息了吗?
“哦,不知林道友是怎么处置那个魔人的?”太白的南宫长老眯起了双眼,老神仙一样的开口:“林道友看起来身形并无那种混乱的魔气沾染,莫非是找到了化解掉魔气的方法?如果是这样的话,还请道友不吝赐教。”
在这一刻,林家所有人都感到周围的空气一凝。
而林玄的表情没有变化,那张英挺的有些邪气的脸上此时带着原来的群嘲模式,开口的声音也一场的冰冷无情。“没那个心情去救人,看见有魔气就直接砍了。有问题么?”
等着答案的众人:“……”。卧槽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才好。但是偏偏又觉得很有道理怎么破?!
太白的南宫长老被噎了一下,然后哈哈轻笑了一声摸了摸胡子道:“老夫倒是忘了,林家老三是最嫉恶如仇之人,遇到魔族自然要屠戮个干净了。不过……这样看来,这五十年的修身养性成果倒是……嘛,总归林道友还是要小心一些,万一日后林家人也沾染上了魔气,你可不能像之前那般。”
这话说的颇有深意。不少人因为这一段话,在看向林道长的眼神当中都多了几分的戒备。林玄地见状非常不高兴,就算林玄是个标标准准彻彻底底的天煞孤星命、还很少有那些感情,但任何人都不准欺负他才是。
所以林土匪头子把自己的金丝大环刀特别霸气的扛到了肩上,然后扫了一圈那些眼神不善的人,用更不善的目光把那些人给顶了回去之后,才霸气的呵呵了两声:“这话说的,好像你们遇到魔人就会把他们供起来一样。到最后还不是该杀的杀,该用的用?这里都是明白人,难道还不知道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
其他修真者们被顶的不行,最后只能在心里不爽的吐槽了一下林家果然都是奇葩,以后不跟他们玩。除此之外,再没别的方法了。
而林小叔的眼神因为自家二哥的话也从刚刚的冰冷至极变得暖了一些,但远远看过去,依然是一副生人勿近、不然一剑捅死你的表情。
花钰看着林玄的样子轻啧了两声,然后一把抓住自家儿子的小叔道:“哎呀,你不是还有事儿吗?要不是玄地非要拉你过来你不是早就走了?现在这个会不知道要扯皮到什么时候呢,他们既然都那么没礼貌,你就不用在这里呆了,快去办你的事情吧。”
林玄的眼神因为二嫂的话又温和了一些,不过其他人确实不那么愿意就这样轻易地放走这个“可能知道化解魔气方法”的人的,刚有人要开口阻止,花钰就娇笑了一声:“我那个儿子的劫数快到了,你最近帮我看着他罢。还有,既然魔人之事是修真界的大事,你此去还是要有为暗界着想的热心,也查一查那魔人的动向和相关,若是真的发现了魔人,先别弄死,定着通知三大门派就好了。”
被堵的无话可说的众人:“……”。
“哎呀,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走?”花钰看了一眼那些又想开口的人,转过身霸气侧漏地笑了:“我家三弟性子冷了些,但这是天生的治不得。不过只要他还有心为暗界操心,就是好的了不是么?说到底我家三弟的自律自控性可是极好的,那些稍差一些的人,此时不是傻了,就是疯了,还有一个躺在床上呢不是么?”
这话暗指五十年前那些青年才俊因为灵髓玄玉和魔城之事,直接地图炮了几乎所有的青年俊杰,但让人恨得咬牙切齿的是,他们还偏偏没有反驳的话语。毕竟那场劫数,几乎毁了暗界三分之二最杰出的人才。包括昆仑的大弟子、九华的二弟子和太白的内门弟子五人以及王家这一代的长子。
人们一阵沉默。心里不由得变得有些沉重,五十年前的那场事情还历历在目,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插曲而已,但现在因为假灵髓玄玉的出现和魔人事件,总让人有种不好的感觉。
而在人们都开始在脑海里神展开一些不好的事情的时候,林小叔已经干脆利落地转身走人了。等众人在发现人已经走了时候,林玄已经看到了某个可爱的农家乐的华丽木门了。
此时已经是魔人事件的五天之后了,姜二皇子依然处在身体虚弱期。平日里只能闲得看书、淘宝、晒太阳。现在正是午后的一点,冬日的阳光正好,姜诗柏坐在亭子的竹椅里晒太阳。
某个死道士就那么毫不顾忌地从空中垂直砸了下来。
然后毫不客气的躺在了那张可以躺两人的竹椅上,竹椅因为忽然加了一个人的重量而开始大幅度的摇晃了起来。以至于原本正在假寐的姜二皇子直接不爽的睁开了双眼,那一头青丝随着他的动作滑落了下来。
“青天白日的,你是想让我们农家乐被冠上闹鬼的名头吗?”姜诗柏拧着俊眉:“还有,不要不打招呼地躺在我的躺椅上。你知道这躺椅是我用千年紫藤编制的吗?!很贵。”
林玄听到这百分之百嫌弃的话不怒反笑,原本眼中的冷意在看到这个人之后就急速地消散掉了。仿佛他在这人面前就像是多了一种名为“情”的东西一样,不管是人情、感情、各种情绪,慢慢的就都能体会到了。
林玄自在地在躺椅上又晃了晃,然后看了看那天空中的暖阳,嘴角上扬。一时间轮廓柔和的不像样子,他和黑花就像是这寒冬和暖阳一样,总相宜呢。
“我心情好。你开个价,我把这藤椅买了?”
姜诗柏半起着身子看着旁边那个在暖阳照射下显得柔和了很多的人忍不住挑了挑眉,最终还是没把这家伙赶走,而是自己又躺了下去道:“你晚了一步,我这藤椅已经被一个土豪用一千万的价格给预定了。”
林道长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忽然脑回路就接上了,忍不住无语地吐槽了一句:“你今天卖的是紫藤椅,明天卖什么?”
姜二皇子闻言略显狡猾地笑了一下,脸上却还是我很真诚的样子:“说什么呢,我这可是给自己准备的,要不是那土豪差点没跪下来求我,我才不会卖。不过明天我准备弄个百年紫檀木的躺椅晒太阳,你说那个值多少钱?”
林玄抽了抽嘴角,就这样你还在说你不是在卖东西呢?!几天换个宝贝,也怕到时候遭贼。而且,这黑花果然是个从肚子里就黑的,那小洞天里几乎可以每天量产百年紫檀木了,这货还说的一副多难得多不舍的样子。
不过,道长支起手臂看着旁边眯着眼的黑花,心情更加的愉悦了一点。不管黑花怎么样,他就是越看越顺眼,林道长觉得,就这样一直看着,也不会觉得腻。
“……你什么时候去我家看看?我家人很有意思的。”林玄忽然开口。“反正我也看过你家人了。”
姜二皇子听到这话嘴角一抽,怎么听起来好像是相亲?而且都已经进行到见家长的一幕了?!
这死道士今天很不正常的样子,吃错药了?
姜二皇子正想着呢,然后门口忽然就响起了一阵骚动。他不用起身看,就能够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
“这家店的老板在哪?快点出来!有人举报你们饭店做饭用了一些违禁品,现在我们要来检查!吃饭的都出去不吃了,今天明天后天三天都不许开业!”
听到这几句话,原本心情还不错的姜二皇子瞬间沉下了脸色,这才开业一周呢,这么快就有人来找茬了?姜氏农家乐的位置在海边距离左右都有一段距离,这要多大仇才这么几天就来找茬?
而此时林道长的心情也相当不好。除了因为“只要黑花心情不好,我心情也不好”的状态效果之外,还有自己的话被打断的愤怒。他好不容易才那么自然地提出让黑花去见家长,尼玛这群找死的货就来了!
他还没等到黑花的回答!
“你坐着,我去处理。”小叔冷笑了一声,站起来的时候那一身道袍就变成了黑色的风衣里面配黑色的毛衣和黑皮裤、皮靴。一股子霸气侧漏的黑帮老大气息扑面而来。他打算用眼神和那些人好好交流一下,如果这个交流不好的话,那就直接用小鬼来交流就可以了。
刚好之前他收了一只恶鬼没地方放。
呵呵。
作者有话要说:呵呵~- -卧觉得这一章很甜0-0,有木有!
以及- -我周末会更新小爷番外两章- -忽然发现不能再拖了orz。番外拖延症什么的别打脸orz。争取十一月完结小爷番外- -然后是人参番外……0-0.别打脸。羞涩滚。

☆、第071章

正当打着检查的幌子实际上是来找事儿的人觉得周围冷的有些不正常的时候,他们在大门口就看到了从院子里走出来的、某个一身黑的道士大哥。
领头的张大壮看到林小叔的瞬间,就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想他张大壮能够在肇事而这一行业上走得如此之远、如此之先进,和他那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的一双利眼是绝对分不开的。
这双眼睛能够帮他看出谁是真正的不好惹要赶紧讨好或者规避,也能让他看出谁是色厉内荏、看起来很牛叉,但实际上就差一根稻草就能压趴下的。
所以,此时张大壮看到对面的那个一脸寒气、看似很随意实际上却是笔直的往这边走的男人的瞬间,就觉得这次事情要糟。好不好他完不成雇主交给他的任务不说,可能连让这件事情和平的落幕都难。
“大哥?你怎么了?怎么忽然脸色变得这么难看?”张大壮身后的小弟看着自家老大的脸色觉得有些奇怪。
张大壮黑着脸不说话,只是有些恼怒的开口询问:“这次的事情是谁接的谁查的!?这个姜氏农家乐的背景查了没有?!”
旁边有个小弟很快的走上前,开口道:“老大,我都查过了。这个农家乐的老板就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暴发户而已,注册人的资料我都看过了,A市有名的人物和家族里边并没有和他们有关的人。你就放心好了!!”
听了这话,张大壮的脸色才好看了一点。如果没有靠山只有那单独的一个人的话,就算这个人比较难搞定,但独木难支他总能找到弱点的。
很快,林道长就走到了这一群人的面前。张大壮等人看着这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刚刚才落下去的心又悬了起来。这人看起来很……不好惹的样子啊!这个这个,这家伙腰上竟然还带着一把剑!!我去这是cosplay还是兴趣爱好啊?!
“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速度离开这里。我不和你们计较。”小叔的表情和语气都特别的高冷,看向张大壮他们的眼神和看一块石头没什么区别。
饶是张大壮有再深的城府,听到这一句话之后也忍不住火大。区区一个农家乐而已,还真当自己是盘菜了?!
这样一想,原本的顾虑也就被他给压了下去。张大壮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道:“呵呵,现在可不是兄弟你不想跟我们计较就不计较了,而是我们需要和你们好好计较一下。限你在三十分钟之内把所有客人都疏散走,免得到时候我们误伤到你们的客人。”
林小叔的话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回答,小叔表示不高兴。
不过小叔只是七情缺了几个而已,又不是智商欠费。所以在小叔听到这句话之后,眯起了眼:“你们收了别人多少钱来找麻烦?方便把那个人的联系方式或者姓名告诉我吗?”
张大壮等人一顿,心里疯狂的吐槽:尼玛这当然不可以啊!如果告诉了你我们还要不要继续混饭吃啊!
很显然,张大壮等人露出了一脸的“你当我们是傻瓜吗?”的表情。就在张大壮准备继续威胁的时候,忽然他一个得力的小弟诚惶诚恐地走上前,直接把雇主的姓名、职业、地位给倒了个底朝天。
面对着张大壮等人那不可置信的眼神,小叔仁慈的给了他们第二次机会:“现在走的话我不揍你们。”
一直被人供着的张大壮等人:尼玛!老子TMD还就不走了!看你能怎么样!!
“大力你胡说八道什么?别没事儿就说你叔叔的家底,就算他家条件再好也不会给你钱的。行了,这位兄弟让让,我们要检查你们厨房和餐厅卫生了。你赶紧清场吧!”
林小叔对此的反应是没有表情的在心里呵呵了两声。
与此同时,刚才在晒太阳的姜黑花也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相对于林道长的凶残和直白,二皇子就要委婉温和得多了。
“诸位想要检查是吗?我们乐意之至,而且我会让人把这检查的全过程拍下来,到时候不管检查结果如何,好歹都能够给我们农家乐留一个纪念。而且我听说卫生检查一般都是在上午没有开始经营的时候,既然诸位选择中午过来检查,那就不用要求我们一定要把顾客带离了对吧?毕竟,按照规定,还真没有这种规定。我们可是合法的农家乐。”
张大壮听完这句话心里啧了一声,这还是个硬茬子!
“行啊,反正我没有意见。大不了到时候你们因为卫生问题而损失一大堆顾客嘛。而且要是真查出来你们用了什么违禁品来做菜,到时候你们可要好好给那些顾客解释解释了。”
故意把话说的危言耸听一点,张大壮在心里期盼着某些人能知难而退,无奈不管是黑花还是道士都不是那种知难而退的人。于是张大壮等人就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农家乐了。
此时,文元在乾字厅,也就是中间最大的那个竹屋餐厅等候多时了。
当张大壮他们几人进来的时候,文元恰到好处地用扩音器可以看到这些人而产生疑惑的顾客们解释:“各位顾客请继续安心用餐,现在进入的是市里卫生检查部门的人,这是一次临时检查。虽然检查者要求我们清场。但是我们姜氏农家乐从来不做亏心事,我们承诺我们所用的一切材料、工具、等等都是良心产品。所以请各位安心用餐,不用担心检查。”
“当然如果有顾客想要看一看检查的结果,可以跟在那几位工作人员的后面。我们也会用摄像机记录全程,相信此次检查一定会让我们姜氏农家乐更加的被人信赖。”
这话说的那叫一个好。却听得张大壮等人一个个在心里咬牙切齿,他们是来砸场子的不是来捧场的好吗?!你说的老子们好像是你们的拖来给你们争光什么的真是太糟心了!!
不过此时张大壮他们却没法说什么,不光是因为后面已经有人开始拿着摄像机在摄他们的一举一动,还因为在场有很多a市的人,搞不好就有他们的上司或者同僚什么的,如果不能秉公办理的话,后果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啧,实在不行就用点阴招算了。张大壮在心里狠狠地呸了一声,既然你们把事情做得那么绝,那老子也不用给你们留余地了!张大壮用自以为隐蔽的眼神给旁边一个瘦瘦高高贼眉鼠眼的人做了个眼色。后者嘿嘿一笑,表示收到。
而后他们就开始故意往客人多的地方走去。
张大壮打算用最严格的卫生标准来卡这个地方。
但是连找了几个地方,他们都铩羽而归。
地板被拖的锃光瓦亮不说,明明刚才刚拖过,他们这么多人走上去竟然一点都踩不脏的!那些竹帘和纱幔是最积灰的,他们过去狠狠搓了搓摸了摸抖了抖,结果手上愣是一点儿灰尘都摸不到!!最让张大壮觉得不可想象的是这地方的服务员手上的抹布,那玩艺儿从来都是最容易脏的东西,结果他接连找了好几个人,看他们手里的和放在桌子里的抹布竟然是干干净净的纯白色!!!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