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这绝对是意外—倾落九霄

这绝对是意外—倾落九霄

 文案:

高考结束的暑假,苏蕴和应表姐要求,去了“犹记青年旅舍”做义工,开始了鸡飞狗跳的义工生活。
苏蕴和还有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他是CV大神“凌汛”的脑残粉,作为脑残粉就该无时无刻想着自家大神,比如在旅舍的大堂里播放大神翻唱的歌。
凌时冀作为“犹记”的老板,随时巡查产业,刚踏进“犹记青年旅舍”,就听到大堂里正在播放自己翻唱的歌。
【设定1】凌时冀(凌汛、CV大神攻)、苏蕴和(粉丝受)
【备注1】谢谢亲们的支持!谢绝扒榜,谢绝改编转载,请口下留情,手下留情!
【备注2】谢谢睚眦麻麻和美工大神的封面。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网配 甜文
主角:凌时冀,苏蕴和 ┃ 配角:凌语萱,杜蓓蓓,李昱,王泽,一大帮逗比 ┃ 其它:倾落九霄,这绝对是意外
第01章:犹记青年旅舍
从计程车上下来,苏蕴和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握着手机,沿着街道往前走,还不时地往岔口上的路牌瞄上几眼,接着继续往前走,这里是旅游景区,沿路全都是青年旅舍。
而他要找的“犹记青年旅社”就在这条街道上,坐着计程车不好找,他只能在入口处就下车,沿路慢慢找过去,公路的对面也有几家旅舍,他下车后去看过,没有他要找的旅舍,再前面是野生动物园。
这样倒是方便他寻找了,只要沿着街道一边寻找,总能找到犹记青年旅舍,街道的两边都是山坡,并不是很高,山坡上树木成荫郁郁苍苍,环境优雅,空气清新,旅舍全都建立在山坡上。
苏蕴和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一边找寻着路牌,心道若是在这里住上两个月,倒是能修身养性,这里又是属于旅游风景区范围内,如今又是暑假,街道上显得十分拥挤,一路过来总是在堵车。
继续往前走了几百米,总算找到了犹记青年旅舍,苏蕴和站在路牌边,微微抬头望着小山坡上的餐馆、小超市、旅舍,再望向高处就是被树木掩盖,树影斑驳间显露出来的建筑物一角。
“这座山还挺大的嘛。”苏蕴和呐呐自语,随即兴致勃勃地拉着行李箱走上小陡坡,这个岔口进来有两家青年旅舍,根据路牌上的箭头指示,他要找的犹记青年旅舍在右手边,位于小陡坡的南面。
苏蕴和走上岔口,迎面是一家小超市,往右手边走又是一排建筑物,走过了小超市,抬头望去是一条长长的陡坡,这个陡坡真的有点抖了,陡坡上边是一座环境优雅,极富田园风格的餐厅。
“小运河!”
正当苏蕴和一边看门牌一边寻找犹记青年旅舍时,冷不防地一道气势汹汹的女声自不远处传来,一听到“小运河”三个字,他的脸立马黑着垮下了。
苏蕴和无可奈何地循声望去,十几米外站着一个双手叉腰的女生,女生脸上带着稍许怒气,眼中却是浓浓的关切,顿时对于“小运河”这个绰号的不满烟消云散。
“蓓蓓姐。”苏蕴和惊喜地拖着行李箱快步走上前去,还不忘抱怨几句,“这里一整座山上全都是青年旅舍,找都找不到,从计程车上下来,我走了一公里路都不止了,幸好对面山上是野生动物园,只要找一边就行了。”
“蠢货,不认识路不知道打电话吗?”杜蓓蓓又心急又哭笑不得,扑上来揪住苏蕴和的耳朵,“你这跟猪有得拼的破脑子,老娘在这里担心了一整天,你就不知道打个电话吗?”
“疼的啊!”苏蕴和一把挣脱杜蓓蓓的魔爪,皱着眉头揉耳朵,自知理亏,保持沉默。
“还不给我滚进来?站在门口挡着客人吗?”杜蓓蓓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行李箱,另一手抓住他的手腕,不顾苏蕴和的挣扎,将人拖进了大堂,“丢毛脸?知道丢脸就给我安分点。”
苏蕴和满脸黑线,他一个大男人还要个比他矮大半个头的小女生牵着手走,够丢脸的。
直到走进大堂,苏蕴和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他已经到了犹记青年旅舍,只不过还来不及欣赏眼前温馨典雅的大堂,就被杜蓓蓓野蛮地推倒在了沙发上。
苏蕴和咧了咧嘴想反驳几句,转脸就对上一张愤怒的脸,到口的话立马吞了回去,安安分分地坐在沙发上,拿眼角余光瞥着杜蓓蓓,这丫头不就年长他几岁么,动不动就用表姐的身份压制他。
“给我坐好,我去给你倒水,待会儿带你去房间放行李。”杜蓓蓓凶神恶煞地瞪着苏蕴和,尼麻蛋,这个破孩子一点都不省心,她坐立不安地等着他的电话,结果丫的自己就找来了。
等到杜蓓蓓离开,苏蕴和总算有缓口气的时间了,这才环顾四周打量大堂。
来犹记青年旅舍之前,他特地上网查过这家旅舍,比起普通的旅舍,犹记的规模显然要大得多,占地面积也比这座山上的其他青旅来得庞大,光看他现在坐着的大堂就一目了然。
大厅入口是前台,坐着一男一女两名员工,另一边是吧台,吧台里面一整排架子,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酒,还有饮料果汁,吧台前坐着三名年轻男子,一名调酒师坐在吧台内跟客人聊天,
大堂里放置着好几组沙发和桌子,每个沙发上都坐着闲聊的客人,也有独自一人抱着笔电戴着耳机上网的,还有安安静静看书的,另一边还摆放着一架纯白的钢琴,一个女孩子正坐着弹琴。
大堂里播放着歌曲,音量高低恰到好处,整个大堂的气氛显得温馨融洽。
大堂以台阶为界限,南北一分为二,苏蕴和现在坐着的是靠入口的北面一块,而步下三个台阶,那边的大堂以运动为主,摆放着桌球台和足球台,都有人在玩,另一边还有人在掷飞镖。
苏蕴和好奇地盯着运动区域那边的一扇门,不知道那边又是什么地方,而他此时坐着的这套沙发旁边也有一扇门,不过门上写着“阅览室”,供客人看书借阅打发时间。
“感觉怎样?”杜蓓蓓端着水杯走了过来,将杯子摆到他面前,又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现在正好放假,过来旅游度假的学生很多,要不是阿姨提前跟我打招呼,义工还轮不到你。”
苏蕴和抹了一把冷汗,端着水杯喝了一口,这里的环境很不错,像他们这样的学生过来做义工锻炼一下,是非常不错的选择,他早些就听杜蓓蓓说过,像他这样报名义工的学生不计其数。
苏蕴和刚刚结束了高考,而他刚巧考到了S市这座繁华的大都市,高考结束后整日无所事事,摸在网上醉生梦死,本想先到这座城市来熟悉一下地理环境,正好还可以放松心情,那时就想住到这里来。
结果杜蓓蓓和苏母通过电话后,他的度假之旅变成了义工体验,还轮不到苏蕴和吐槽几句,苏母就雷厉风行地给他打包了行李,塞了一把现金、一张银行卡和一张动车票后,将他轰出了家门。
“不是姐姐吹嘘,我们犹记青年旅舍在整座城市都数一数二,当然别的城市还有分旅舍,想来犹记当义工的学生都挤破头了,幸好阿姨有先见之明,我才能给你留一扇后门。”
杜蓓蓓去年大学毕业就到这边来工作,当初她和苏蕴和一样,来S市上大学,度假时曾在这家旅舍住过一阵,当时就喜欢上了这里的气氛和环境,大学一毕业就跑来应聘,如今已经在这里工作一年了。
她听说苏蕴和要来S市熟悉环境,想在旅舍住几天,又听苏母在电话里一直抱怨苏蕴和整天懒懒散散,就想着旅舍暑期刚好要招义工,提供住宿和伙食,于是跟苏母提了一下,没想到苏母立马举双手双脚赞成。
苏蕴和环顾热闹的大堂,赞同地点点头:“确实不错,先去把行李放了吧。”
他来旅舍之前已经向杜蓓蓓打听过义工需要做的事,大部分都是一些打扫卫生和接待旅客的工作,平时空闲时间就在大堂里坐着,给过来咨询的旅客解答问题,相对而言义工比长工稍微轻松一点。
苏蕴和再确定要来做义工时就提交了简历,这次过来只要登记一下身份证号码做进一步确认,领取了房卡就跟着杜蓓蓓去房间放置行李,刚站起身准备离开大堂,迎面就走来一位气质美女。
“凌姐。”杜蓓蓓立马打招呼,朝身边的苏蕴和介绍道,“蕴和,这是我们店长凌语萱,凌姐,他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表弟苏蕴和,刚刚考上大学,这次过来做义工锻炼锻炼。”
“凌姐。”苏蕴和赶紧礼貌地打招呼,对方回以亲切的笑容,让他稍稍放松了心情,这位店长看起来成熟稳重,典型的职业丽人,倒是没有想象中那般严肃得很难相处。
“凌姐,我先带蕴和去放行李。”杜蓓蓓朝凌语萱挥挥手中的房卡,先带着苏蕴和离开。
苏蕴和跟着杜蓓蓓走出大堂,大堂外是一座庞大的庭院,庭院里撑着一把把巨大的绿色阳伞,每把阳伞下一张木头桌子和四把木头椅子,不少旅客正坐着喝茶、闲聊、下棋、玩纸牌。
庭院四周围摆着各式盆栽,左边的角落是一个几十平米的鱼池,鱼池里荷花假山,游鱼戏水,右边的角落是假山和翠竹,再加上山上不少绿色植物延伸进庭院,以及巧夺天工的人工布置,让整个庭院充满了田园风,显得格外清静幽雅。
苏蕴和顿时有种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的错觉,这家犹记青年旅舍比想象中还要气派美观,沿着庭院的长廊一直往前走就是住宿的地方,员工都住在一楼,他住的房间是四人间。
犹记青年旅舍的房间分豪华套房、单人间、双人间、四人间和六人间,豪华套房、单人间和双人间就是酒店模式,而四人间和六人间就如学校的宿舍,采取上下铺模式,苏蕴和倒是挺喜欢这种模式。
苏蕴和居住的四人间就只剩下一个床铺,听杜蓓蓓介绍,住在这里的是旅舍的长工李昱,杜蓓蓓一群人经常开玩笑称呼他为“南唐后主”,李昱这名字和南唐后主李煜相似。
另一名是比他早来几天的义工郑飞跃,是S市某所大学的大二生,跟他一样放了暑假没事做,过来这里做义工打发时间,剩下的一名是犹记餐厅的厨师王泽,犹记餐厅就在旅舍旁边的山坡上。
苏蕴和拖着行李箱站在门口打量着房间,房间的布置很简单,上下铺四个床位,靠门边一排柜子,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卫生间,幸好整理得还算干净整洁,房间里没有奇怪的味道。
正在苏蕴和还在发呆愣神之际,忽然感受到小腿处一团毛茸茸的触感,低头一看,两只肥嘟嘟的小猫正亲昵地磨蹭着他的小腿,一黄一白“喵喵”叫着,毫不怕生地尽情向他卖萌。
“板蓝根,折耳根,怎么又跑进来了?”杜蓓蓓捧着脸惊呼。
苏蕴和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板蓝根?折耳根?这是给两只猫取的名字吗?得,他忽然觉得以后的义工生涯可能会很热闹,莫名就变得十分期待。
第02章:凌汛大神
苏蕴和的床位在上铺,杜蓓蓓已经提前帮他铺好了被子,稍稍有点洁癖的他倒是很喜欢住上铺,总觉得住在下铺,随便走个人进来就往床上一坐,有些不注意卫生的人还边吃边聊,一不小心残渣就磕到床上去了。
苏蕴和光设想一下就接受不了,他平时住家里就从不在房间里吃东西,非常不喜欢房间里有食物的味道,这一点杜蓓蓓总是很嫌弃他计较,爱干净又不是坏习惯,而且他的洁癖也不是很严重。
将行李箱里的洗漱用品摆到卫生间,男生的洗漱用品很简单,住在这里的其余三人也一样,卫生间的洗漱台上就摆放着牙膏牙刷,几瓶沐浴露和洗发露,苏蕴和带来的东西也就这些。
“不用护肤品皮肤还那么好,嫉妒死老娘了。”杜蓓蓓一边帮他将毛巾和浴巾挂起来,一边瞄着洗漱台,回头凶神恶煞地一把掐住苏蕴和的脸,使劲拧了拧,“掐掐就红了,尼玛。”
苏蕴和一把挥开她的手,呲牙咧嘴地揉着被扯疼的脸,不客气地翻翻白眼:“化学用品用太多了,不被腐蚀才怪……停,还有好多衣服没整理,你可以回大堂了,我自己整理。”
“作死!”杜蓓蓓抬起穿着拖鞋的脚尖踢踢苏蕴和,作势又要掐他的脸。
苏蕴和见杜蓓蓓伸手,立马打叉叫停,蹿出卫生间去整理衣物,看着满满一行李箱的衣服,脑袋嗡嗡响,敢情苏母是真要把他轰出家门,瞧这一大堆衣服,连秋装都给他整理进去了。
苏蕴和蹲在地上翻着行李箱,那一黄一白两只肥猫咻地蹿上行李箱的盖子,喵喵叫着就想往他身上蹭,赶紧眼疾手快地逮住要往他衣服上踩的两只猫:“停停停,杜蓓蓓,快把你的板蓝根和折耳根抱走。”
“干嘛?”杜蓓蓓接过两只猫搂在怀里,“板蓝根和折耳根经常洗澡的好么,很干净。”
“那也不能踩我没穿的衣服上,还有贴身衣物在呢。”苏蕴和不再墨迹,将行李箱里的衣服捧出来,一股脑儿塞进了衣柜,关好衣柜的门,将行李箱锁好塞到床底下,转头看着放在床上的电脑包,“电脑放哪里?”
杜蓓蓓走过来重新打开衣柜,指指衣柜里的一个抽屉:“你把电脑取出来放抽屉里,这里不会有人进来,卫生需要你们自己打扫,电脑放着很安全,再说了你以后可以把电脑带到大堂去,白天也没什么事要做。”
苏蕴和点点头,将电脑取出来放进了抽屉,把空着的电脑包放到床底的行李箱里,带上钱包和手机就跟着杜蓓蓓离开了宿舍,经过庭院时,庭院里又多了几名游客,还有人正抱着吉他弹奏。
还真不是一般的热闹,苏蕴和感慨。
苏蕴和刚来旅舍,也没什么事情要忙,除了前台随时有游客过来登记询问外,现在这种时候,大家都比较空闲,吧台前又多了几名游客,调酒师也多了一名,正跟游客谈笑风生。
很多人选择青年旅舍都是为了轻松自在,结交一帮爱好旅游的朋友,跟陌生人住在同一个房间,很容易就能结识,一旦志同道合就能结伴出去游玩,大部分人都抱着同样的心态,所以以年轻人居多。
青年旅舍不乏一些长期居住的旅客,听杜蓓蓓说,这家旅舍里就有不下十位这样的旅客,已经住了好几个月,最长久的一个超过半年了,这些人多数是背包客,作家、摄影师、画家等等。
苏蕴和大致也猜到了,似乎也只有这些职业的人才会需要到处走走,除了放松心情,更重要的是寻找灵感,那些职业旅行作家,一边旅游,一边记录沿途的所见所闻,住在青年旅舍再合适不过了。
“吆,杜蓓蓓,你家宝贝弟弟到了?”
正当苏蕴和闲着无聊,坐在沙发上逗猫时,一道洪亮的声音由远及近,接着一个高大魁梧的人影遮了上来,一屁股坐到了他旁边,笑嘻嘻没脸没皮地望着他,嘴里还说着调侃的话。
“杜蓓蓓,你家弟弟长得比你嫩多了,瞧这小脸白白嫩嫩,有够漂亮,是我喜欢的类型。”
“卧槽,你找翔,走,我们去山坡谈谈人生!”杜蓓蓓腾地从沙发上蹦起来,扑上来一把揪住来人的耳朵,不顾那人“哇啦哇啦”直呼疼,使劲地扭,“李昱,信不信待会儿老娘让你从山坡上滚着下来。”
“放放放放手,嘶……这股野蛮劲,难怪嫁不出……卧槽,还拧,耳朵要掉了。”
“掉了活该!”
苏蕴和张了张嘴,原来这大块头就是绰号“南唐后主”的李昱,目测185公分以上的身高,虎背熊腰显得特别壮硕,这家伙长这么大块头,却是个没点正经的逗比。
苏蕴和满脸黑线地往旁边挪了挪,那两人一时半会儿消停不了,索性逃开战火区,坐到了杜蓓蓓的位置上,杜蓓蓓坐着的位置上放着她的笔电,桌面上正打开着一个熟悉的YY界面。
凌汛大神的YY小窝!
当看清楚麦上的马甲时,苏蕴和顿时心花怒放,赶紧拿起耳机戴上,只可惜耳机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泄气地摘下耳机,握着鼠标戳着麦上的马甲,他还以为终于见到“活”的凌汛大神了。
苏蕴和经常会去凌汛大神的小窝挂机,但是一次都没遇到过凌汛大神,小窝里挂机的粉丝非常多,大家都是抱着同样的心态,不管大神多久出现一次,他们都会守着小窝,等着大神回来。
凌汛这个马甲在二次元非常响亮,是属于老一辈的大神级CV,尽管已经处于半神隐状态,但是喜欢他的粉丝仍然不计其数,苏蕴和属于后知后觉的一类,当他听说凌汛时,大神早就挂上“不接新”的公告了。
为此苏蕴和懊恼了好一阵子,大神都不接新了,意味着他从此以后只能听过去的录音,他喜欢凌汛大神两年,一次都没见到过大神的真身,他记得很多CV都会参加歌会活动。
而凌汛大神明明唱功那么棒,既然不接新了,偶尔还可以跑跑歌会什么的嘛,结果大神总是以工作繁忙为由,极少参加歌会,尤其是这两年,大神唯一出现的那一场歌会,他还在为高考奋 斗。
歌会结束后,苏蕴和收到杜蓓蓓发来的录音,欲哭无泪地给杜蓓蓓发了一个“给跪”的暴走漫画表情,说起来,他会喜欢凌汛大神,这都拜杜蓓蓓所赐,还有身边一帮不靠谱的朋友。
当年他还只是一个默默渣游戏的宅男,虽然好像从初中开始,苏蕴和就隐隐觉得自己和其他男生不一样,当身边的男生一脸“猥琐”地探讨班上哪个女生漂亮时,他却一点兴趣都没有。
等到上了高中,那帮“猥琐”游戏渣宅男私底下偷偷共享资源时,苏蕴和脑袋轰的一声,知道自己完蛋了,他居然对那些资源毫无感觉,反而对班群里女生们开玩笑说的GV比较感兴趣。
苏蕴和当然不会一上来就那么劲爆地去看GV,他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那时就告诫自己要冷静,也许只是一时错觉,或者他本身对那方面比较冷淡,千万不要胡思乱想。
于是为了验证心头的疑惑,他找了一本耽美小说看,看完第一本耽美小说之后,苏蕴和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惊涛骇浪——他一点都不排斥,还想继续看!
苏蕴和整整抑郁了一个星期,逼迫自己不要去想小说里的情节,为此还厚着脸皮跟其中一个死宅要了一部AV,结果就是他完全看不进去,看到那光溜溜的一男一女,他脑中自动将那赤裸女优替换成了男优。
苏蕴和哭丧着脸奔到了杜蓓蓓面前,跟杜蓓蓓说了这件事,差点被杜蓓蓓摁着揍了,其实他当时心里真的很慌,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敢跟身边的任何人讲,害怕会遭到歧视。
可是憋在心里更加不好受,他希望有人能拍醒他,告诉他那都是他一时脑子不好使产生的幻象,身边唯一能说得上私密话的也只有杜蓓蓓了,两人虽然只是表姐弟,感情却如同亲姐弟。
苏蕴和知道杜蓓蓓平时爱看耽美小说,偶尔也会总攻总受地开开玩笑,却不会推荐给他看,跟杜蓓蓓讲了之后,杜蓓蓓跟他谈了很久,最终一无所获,只叫他别刻意去想着这件事。
苏蕴和唯一清楚的一件事:他就是不喜欢女人,目前也没喜欢过哪个男人。
好在身边有杜蓓蓓,苏蕴和很快就想通了,他当时年纪还小,也许再过一两年心境会发生变化,他依旧过着没心没肺的生活,性格开朗,长得又好看,跟班上的每个人都处得很好。
只是外在没什么变化,心里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苏蕴和总是藏不住心中的渴望,摸到小说网上去看耽美小说,还能跟杜蓓蓓讨论得不亦乐乎,又弄了个微博关注了一些宅腐微博,就是那个时候,杜蓓蓓给他安利了广播剧和凌汛大神。
第一次听到凌汛大神的声音,苏蕴和震惊了,在此之前,他从未听过广播剧,从没想到一个人的声音可以那么震撼人心、性感魅惑,他跟杜蓓蓓要了凌汛大神的所有录音,一听就是两年。
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这样的声音,后来杜蓓蓓跟他说,那叫“冷酷帝王攻音”,好吧,确实很冷很酷很强势,有帝王范儿,那个时候,苏蕴和做梦都梦到凌汛大神是张面瘫脸。
“嘶,你怎么跟杜蓓蓓一样,喜欢什么大神啊古风啊,真不愧是姐弟,连品位都一样独特。”李昱话音刚来又传来他的哀嚎声,“啊……杜蓓蓓,你给我放手……”
“卧槽,你自己没品位还敢嫌弃人家凌汛大神!”杜蓓蓓再次凶狠地揪住他的耳朵。
“是大神大神,你家的大神天下第一举世无双……轻点,疼死了!”李昱揉着耳朵坐在苏蕴和身边,小心翼翼地瞥着身边的杜蓓蓓,这么一副大块头配上小媳妇的表情,太滑稽了。
苏蕴和低头轻笑着,李昱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嘴巴还十分欠揍地喜欢调侃人,跟这种人相处很轻松,不用猜对方拐弯抹角的心思,就是不知道宿舍里剩下的两个人怎么样。
第03章:蛋黄南瓜
苏蕴和本就是个性格开朗的人,在犹记青年旅舍待了三天,就跟旅舍的员工和常驻旅客混得很熟了,再加上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光看那张脸就赏心悦目,因此深得众人的喜欢。
每次看到旅舍的保洁阿姨对苏蕴和笑容满面,宠得无法无天,李昱就极度抑郁地抬头望天:“我对这个看脸看钱的世界绝望了,尤其是看脸,尼玛,不就是眼睛鼻子嘴巴嘛!”
苏蕴和是义工,要做的事情其实不多,每天早上起来打扫卫生和烧水,大堂、庭院和阅览室的旅客一般都很注重卫生,公共场合不会弄得脏兮兮,除此之外就是有旅客退房时,他们换被套床单枕套。
苏蕴和在家里还真没做过这些活,第一天跟李昱去收拾房间,笨手笨脚被嘲笑了好久,好在他们只要换被套床单和枕套就行,不用他们洗,阿姨们会把用过的拿去洗。
一大清楚,苏蕴和打扫完庭院,捧着茶杯坐在庭院里休息,清晨的旅舍非常安静,空气清新,大部分旅客还在睡觉,几名早起的旅客出门跑步去了,庭院里只有三三两两几名旅客坐着聊天。
在家里时每天睡到大中午,起床了就窝在电脑前渣游戏蹲YY,晚上深更半夜不睡觉,整天有气无力很没精神,这几天在旅舍待着,虽说晚上也是过了12点才睡觉,第二天很早起来,三餐准时,人也变得精神抖擞。
旅舍里总有一部分旅客玩到很晚才回来,回来了也不会马上回房间睡觉,坐在大堂和庭院里闲聊,他们就不能先回房间睡觉,只能在大堂里等着,必须等到旅客都回房间了,他们才能睡觉。
这还不算什么,最让苏蕴和满脸黑线哭笑不得是旅舍那两只奇葩猫,稍有不注意就奔进了大堂,好在长得很萌,深得旅客喜爱,可是奇葩事情发生了,那两只猫晚上还会溜到一楼旅客的房间。
苏蕴和昨晚凌晨两点了还在抓猫,猫咪白天卖个萌很可爱,不少旅客还会给猫咪拍照留念,要是晚上溜到客房吵醒旅客睡觉,那就一点都不可爱了,不可能每位旅客都这么有爱心。
苏蕴和轻轻叹了口气,喝了口茶,转脸望着坐在他旁边木头椅子上的两只猫,这两只猫特别喜欢黏着他,只要别溜到床上和随地大小便,他也很喜欢小动物,所以他还是很喜欢这两只蠢猫的。
苏蕴和刚想起身回大堂去找人一起吃早餐,大堂里传来李昱和杜蓓蓓的欢呼声,赶忙端着茶杯快步奔回大堂,瞧见互相击掌的李昱和杜蓓蓓,好奇地问:“怎么了?一个个都这么兴奋。”
“小运河,你忘记了?奇葩女住到今天就退房了。”杜蓓蓓兴奋过度,冲上来就揉苏蕴和的脸,“尼玛,老娘终于不用再收拾那个房间了,终于不用再忍受那个邋遢的奇葩女人了。”
苏蕴和用力挣脱杜蓓蓓的蹂躏,这疯女人一抽疯就喜欢对他动手动脚:“淡定!”
不过奇葩女退房了,他也很高兴,来这家旅舍才短短没几天,涨了不少见识,形形色色奇奇怪怪的旅客见过不少,但基本都不用怎么接触,有些旅客即使住上几天,也不喜欢和人交流。
苏蕴和从未见过一个女人可以邋遢到这种程度,导致旅舍都不敢安排旅客进她的房间,又不好轰那个女人出去,听杜蓓蓓说,那个女人在这里已经住了一个多星期,幸好暑假不是旅游旺季,还有不少空床位。
换成他也忍受不了跟这样邋遢的人住一间房,哪怕一晚上都受不了,第一天早上被李昱和杜蓓蓓拖着去整理房间时,房间门一打开就呆滞了,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香水味、烟味、酒味等等,总之他一进门就反胃了,地上全是乱扔的纸巾、酒瓶、食物包装袋、用过的化妆棉,更可怕的还有卫生棉也随地乱扔,床单和被套上还沾着一些食物残渣。
苏蕴和无法想象,这样的房间她能睡得着吗?他见过这个女人,明明外表看上去很时髦,虽然浓妆艳抹,至少很干净,整天面无表情,见了人也不说话,一早出门,深夜回来。
“次奥,老娘无法淡定,老娘想出去放烟花爆竹庆贺。”杜蓓蓓转身去蹂躏郑飞跃。
郑飞跃立马抱头逃窜:“饶命!”
杜蓓蓓今天心情好,不跟他们计较,手一挥豪迈地说道:“小运河,今天中午姐姐请你吃蛋黄南瓜,你要点两盘就两盘,点三盘就三盘,让王泽做给你吃,吃到你满意为止!”
以为他是猪啊?吃三盘蛋黄南瓜!
苏蕴和词穷,抬头望天花板,这件事还真是说来话长,他第一天来旅舍,晚上一群人请他去山坡上头的犹记餐厅吃饭,李昱竭力给他推荐蛋黄南瓜,说是住同一间宿舍的厨师王泽的拿手好菜。
他吃第一口就上瘾了,几乎一个人吃完了一整盘蛋黄南瓜,平时吃的是员工餐,员工餐里如果没有蛋黄南瓜,他会跑去餐厅单独点一份,目前吃了三天还没吃腻,这帮家伙就以此调侃他。
王泽的厨艺真心不错,说起来王泽年纪还不大,跟李昱差不多年龄,苏蕴和每次想起这两人的专业就笑得停不下来,王泽大学学的是旅游管理,现在成了厨师,在犹记工作两年了。
李昱更夸张,中药专业毕业,杜蓓蓓动不动都笑话他,中药毕业来旅舍扫院子,人家王泽好歹是旅游管理,在旅舍上班至少搭上了一点边,那个中药专业跟旅舍简直牛头不搭马嘴了好么。
苏蕴和感叹:一群逗比聚在一起,旅舍整天鸡飞狗跳,不过显得很热闹,旅客喜欢这种活泼的气氛,他们这群人经常能跟不同的旅客相处愉快,那群常驻旅客,熟得就跟回家似的。
“早饭还没吃就想着吃午饭了,走走走,吃早饭去。”苏蕴和不想在蛋黄南瓜这个问题上纠缠,拖着郑飞跃奔出大堂,再说下去,蛋黄南瓜要成为他在犹记旅舍的噩梦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