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追逐游戏(情人游戏)下—语笑阑珊

追逐游戏(情人游戏)下—语笑阑珊

 第70章:一个陌生的小马甲——一定是话都说不清楚的脑残粉

窗外暴雨倾盆,而在会议室里,气压也和天边的黑色云层一样低沉。
“不如今天就到此为止?”在年迈的股东即将心脏病发作之前,菲利普及时提议,笑容非常灿烂。
奥古斯丁面瘫合上电脑,从鼻子里往外“嗯”了一声。
其余人忙不迭站起来,几乎只是一瞬间的时间,房间里就变得空空荡荡。
“拜托,笑一个。”菲利普耐心用手划出一个弧度,“格林先生已经快八十岁了,我们要照顾他的情绪。”
“今天的会议很糟糕。”奥古斯丁靠在椅背上。
“所以要订前往中国的机票吗?”菲利普机智无比。
奥古斯丁微微皱眉:“我是在和你谈论工作。”
“确定不是因为大嫂?”菲利普小心翼翼又问了一次。
“我更想看到关于卡鲁盆地的新进展。”奥古斯丁站起来往外走,“除非我们有需要,否则这个项目永远也不用出现在任何媒体上。”
“好的,我会处理好。”菲利普识趣跟在他身后。严格说起来,卡鲁盆地的页岩气开采计划在奥古斯丁的诸多投资里,应该算是唯一一个耗费巨款而且又前景渺茫的项目,起码到目前为止,看上去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失败品——其实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毕竟当初在做出决定时,目的就只是为了能控制卡莱罗,对项目本身并没有太多了解。现在虽然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当地政府的不作为加上环保组织阻挠,以及层出不穷的各种状况,使得整个开采计划几乎是举步维艰。
“要不要考虑……”撤资?菲利普笑容和煦,也好早点止损。
“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奥古斯丁径直走回卧室,“给我三周时间来考虑。”
“好的。”菲利普点头,又关切问,“不吃晚餐?”
“没胃口。”奥古斯丁摇头,去浴室泡澡准备休息。
巧克力味的浴液,以及甜橙味的牙膏,幼稚又可爱。奥古斯丁靠在床上,觉得紧绷了一整天的神经也放松不少。拿过手机想打电话,却想起来两人有六个小时的时差,只好又把号码一格一格删除掉。
睡意全无,却不想再借助酒精催眠。于是点开手机APP,链接到了夜风舞的个人主页。
一票粉丝当然已经听说了他回国的消息,于是纷纷一边期盼新电影,一边问他什么时候才会出下一本写真集,还不忘提供无数奇思妙想的场景,从森林倒林地——重点是都不要穿衣服,我们也并不是很想看肉体,拜托一定不要遮掩。
奥古斯丁的中文口语虽然很流利,但阅读理解水平却很是初级,所以不得不借助翻译软件——偏偏这个软件又极其山寨,逮着什么都是词汇直译,于是“老公”“裸体”“我们要看屁股”之类的句子层出不穷,生生把欢乐无比的评论区翻译成了小黄文聚集地。
奥古斯丁:“……”
虽然是三更半夜,但评论区里依然有不少粉丝在聊天,原本气氛很是和谐,谁知半个小时之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ID,没有头像马甲乱码也就算了,留言风格也很是诡异,中英文夹杂,且完全看不懂。
僵尸粉?病毒粉?黑粉?神经病粉?就在大家纷纷进行合理猜测的时候,该ID又留言一条——他是我的。
隔了一分钟,又重复了一次——我一个人的,请你们停止讨论。
于是大家立刻就不乐意了,什么叫你一个人的,分明就是我们所有人的。
奥古斯丁拿着手机,维持面无表情的姿态,继续以一敌百和粉丝进行辩论。
夜风舞近两年很低调,所以粉丝也跟着和谐喜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奇特的风格,于是集体进行了围观,并且表示你们掐架的请轻一点,不要吓跑这个稀有物种。
翻译APP思维跳脱,把稀有物种翻译成了“印度野犀牛”。
奥古斯丁:“……”
三根半夜,菲利普牵着MOKA从花园往回走,顺便用非常担忧的目光注视着二楼卧室。
居然到现在还没休息。
可见的确是非常担忧卡鲁盆地。
由于要倒时差,所以夜风舞起得很晚很晚,直到吃中午饭的时候,才被程夏叫醒。
“你可以让我再睡三个小时。”夜风舞懒洋洋趴在床上。
程夏把被子丢在一边:“快起床,下午还要去见导演。”
夜风舞迷迷糊糊“嗯”了一声,伸手摸过手机。
程夏去浴室帮他调热水,夜风舞坐起来,随后划了一下屏幕。
……
“快来洗澡!”程夏从浴室里探出脑袋,显然很无语,为什么居然又开始玩手机,饭都要冷掉了。
夜风舞抬头看他,表情很是……一言难尽。
“哭还是笑?”程夏警惕。
夜风舞想了一下:“笑。”
“吓死我了。”程夏松了一口气,凑过来也想看热闹,夜风舞却已经关掉了屏幕,起身进了浴室。
程夏:“……”
小气。
两个小时后,手机铃声响起,不过不是奥古斯丁,而是菲利普。
“怎么了?”夜风舞问。
“因为工作上的事,奥古斯丁最近心情很不好,而且变得前所未有消极。”菲利普忧心忡忡,“马上就有一个会议,而他居然还没有起床。”
“必须要他参加吗?”夜风舞问。
“当然。”菲利普道。
“OK,我会打电话给他。”夜风舞点头。
“不仅需要电话,还需要爱的鼓励。”菲利普抓紧时间谆谆善诱,“以及关怀和开导。”
“因为什么生意?”夜风舞随口问。
“很多生意。”菲利普严肃回答。
挂完电话后,夜风舞就打给了奥古斯丁,响了三四声才被接通。
“看来你昨晚睡得很不好。”夜风舞道。
“头痛。”奥古斯丁抱怨。
“如果很累的话,就继续休息。”夜风舞道,“工作的事可以暂时放一放。”
“没关系。”奥古斯丁下床喝了一杯水,好让自己清醒一些,“你呢,在干什么?”
“准备出门去见导演,以及一个杂志主编。”夜风舞道,“我有一期杂志封面。”
“我为什么不知道?”奥古斯丁皱眉。
“临时加的,主编和我是好朋友,原定的明星突然跳票,临时救场。”夜风舞道,“而且不单单是我,还有另外一个人。”
“你的电影拍档?”奥古斯丁问。
“不是她,是另一个人,模特出身。”夜风舞回答,“叫邱子彦。”
作为国内最炙手可热的男模,邱子彦五官帅气深邃,身材更是好到令人发指,几乎从来没有和女艺人传过八卦绯闻,性向更是一直成迷。
奥古斯丁:“……”
但夜风舞却很期待这次合作,事实上除了奥古斯丁,应该所有人都很期待。两人都是男色时代的巅峰代表,一个是典型的肌肉硬汉,另一个是性感深邃的混血儿,这么两个帅哥只要站在一起,就已经足够养眼,更别说《MG》杂志的尺度一向就很惊人。
“脱衣服。”程夏命令。
夜风舞试了试他的额头温度。
“快点,裤子也脱掉。”程夏催促。
“要做什么?”夜风舞随手把T恤丢在一边。
“检查吻痕。”程夏围着他来回转圈,然后庆幸无比,“这次没多少。”
夜风舞:“……”
“这里,晚上擦擦活血化瘀膏。”程夏指指他的腰,“有牙印。”
夜风舞举手投降。
“这次回国,梁皓哥替你安排了不少工作,其中一半都不能穿衣服。”程夏解释。
夜风舞嘴角一抽:“听上去像是不良从业者。”
“没办法,谁让你定位就是这样。”程夏道,“虽然在电影圈转型很成功,但大多数粉丝还是想看你的肉体。”
“你说话真的很直白。”夜风舞拍住额头。
“可我觉得这样挺好的。”程夏抓过一个苹果啃,“反正你也不是工作狂,现在这样接接戏拍拍照代代言,其余大多数时间都在谈恋爱加度假,羡慕还来不及。”
“想回米兰吗?”夜风舞问。
“想,不过现在出来一次也不错。”程夏道,“城堡里有点压抑。”
“我以为你和菲利普相处很愉快。”夜风舞失笑,“也会抱怨压抑?”
“不是菲利普,而是奥古斯丁先生,他的气场一直就很低。”程夏道,“只有在面对你的时候,才会稍微软化下来一点。”
“是吗?”夜风舞挑眉。
“和奥古斯丁先生谈恋爱的感觉怎么样?”程夏八卦。
“很好。”夜风舞回答。
“不要这么敷衍啊!”表弟抗议。
“是真的很好。”夜风舞笑笑,“我爱他。”
“哇哦。”程夏掏出手机,“再说一遍,我录给奥古斯丁先生。”
“我爱他。”夜风舞站起来,“很爱很爱。”
“要哭了。”程夏拖着腮帮子,“那为什么还不结婚?”
“你真的很像姨妈。”夜风舞揉揉他的脑袋,“走吧,该去见导演了。”
第71章:偶尔可以吃个醋——但显然没有掌握好要领
就算是整个剧组再低调,到了电影上映前期,该有的宣传还是不会少。
“辛苦了。”开完简短的沟通会后,导演拍拍他的肩膀,“快点回去休息吧。”
“客气,原本就是我的工作。”夜风舞笑笑,“那明天见。”
导演点点头,目送他离开了咖啡厅——以及一直守在周围的四名男人,看样子应该都是保镖。
虽然在国内很有话题度,但毕竟不是天王巨星,出门带这么多随身人员显然有些过分夸张,再加上拍戏时影视城内几乎滴水不漏的安保措施,换成谁都会感到……好奇。
毕竟当年就算是方乐景,也没有被严凯这么铜墙铁壁的保护过。
“明天要是记者又问起你的性向和恋情,要怎么回答?”程夏一边停车一边问他。
“老样子。”夜风舞在一边翻杂志,心不在焉地道,“不过你不用担心,媒体应该不会有这个机会。”
“为什么?之前每次都会被逼问。”程夏扭头看了他一眼。
“因为这次有奥古斯丁在。”夜风舞解开安全带,“不管我的答案是什么,他大概都不会高兴,所以不如彻底不问。”
程夏停顿了一下:“我该恭喜你吗?”
“多吃点核桃。”夜风舞拉开车门走下去,“补脑。”
程夏:“……”
而在第二天的记者见面会上,也的确印证了夜风舞的推断——不仅他没有被追问恋情,甚至连女主也跟着一起逃过一劫,所有问题都围绕着电影愉快展开,就算是感情方面,也只问了剧中两个人的情路发展。
“连想不想谈恋爱都禁止问,也太夸张了吧?”结束之后,程夏拿着捡来的提纲翻。
“你真的很八卦。”夜风舞靠在休息室的椅子上,“明天几点出门?”
“七点,所以你六点就得起床。”程夏把杯子递给他,“心情怎么样?”
夜风舞伸手试了试他的额头温度。
“你平时被最讨厌被人约束。”程夏忧心忡忡,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但现在所有工作都要经过奥古斯丁。为了安全被24小时监控还可以理解,但仅仅是一场记者见面会的提问环节,居然都要被干预,会不会太严重了一点。
夜风舞笑笑,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休息。
“不行,你得回答我这个问题。”程夏把他的眼皮撑开,“要是不高兴,我们就不谈这场恋爱了。”
“那是你的男神。”夜风舞用一边的毯子裹住他,像小时候一样揉了揉。
“可我不想你这样。”程夏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一直都小心翼翼,和从前比起来根本就是两个人。”
“你要给他一点改变的时间。”夜风舞看着他的眼睛。
“要是一直都变不了呢?”程夏问。
“我有什么事没做到过?”夜风舞捏住他的腮帮子。
“但奥古斯丁先生是超级Hard模式。”程夏提醒。
“改变的不止是我,还有他。”夜风舞拉着他站起来,“只不过你没看到而已。”
“哪里?”程夏抱着两个人的行李,尾巴一样跟在后面。
“至少……有了性生活?”夜风舞回头看他,“而且很享受。”
“喂!”程夏囧脸,这是在外面,你能不能稍微注意点影响。
第二天的杂志拍摄地点选在一家酒店,邱子彦比约定时间早到了半个小时,等夜风舞和程夏进门的时候,他正在和自己的助理说说笑笑聊天。
“你好。”夜风舞和他握了一下手。
“你好。”两人之前在秀场上见过几次面,虽然算不上朋友,不过彼此间倒也不陌生。
“刚刚在聊什么?”夜风舞随口问。
“钟离枫白导演。”邱子彦笑着看了眼自己的助理,“上次问小语愿不愿意客串角色,吓得他三天没出门。”
唐小语:“……”
程夏顿感忧心忡忡,为什么连助理也不放过!
“非常好。”趁着两人聊天的时间,摄影师用手机抓拍了一张照片,“就是这个感觉,继续来,不要停!”
“什么感觉?”夜风舞问。
“当然是恋爱的感觉,你们今天是一对暧昧情侣,堪称史上最养眼。”摄影师看了眼唐小语和程夏,“二位可以出去等。”
……
几分钟后,程夏蹲在走廊里,和唐小语分吃一包软糖。
“哇哦……嗯……Yes……”摄影师在休息室里不断发出十八禁声音,两个小朋友对视一眼,默默离得更远了一些。
酒店浴室很大,夜风舞穿着衬衫躺在浴缸里,懒洋洋解开了一颗纽扣。
周围顿时一片低声尖叫,很想排队扑上去。
“怎么办,你的美貌受到了挑战。”邱子彦端着酒杯,微微侧身和旁边的小助理耳语,“老公要出墙了。”
唐小语继续吃糖:“嗯。”
“嗯是什么意思?”邱子彦很不满,捏捏他的屁股。
唐小语没有一丝犹豫,直接抬脚踩过去,赶苍蝇一样把人赶回了片场。
……
“更含情脉脉一点。”摄影师对效果很满意。
邱子彦挑起夜风舞的下巴,微微凑过去。
被水浸透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露出漂亮的肌肉线条,性感到让人发疯。夜风舞咬着下唇,眼神迷离又诱人,单手撑在他胸前,指尖缓缓滑过对方结实的胸肌。
周围鼻血一片。
程夏在一边很担心,要是被奥古斯丁先生看到,会不会烧了这家杂志社,然而大家都是无辜的,完全是因为表哥太妖孽。
浴室的场景结束后,程夏还在用浴巾帮他擦头发,已经有人把拍摄花絮传到了网上,引来一片疯狂转发,一个小时就蹿上了热门头条。
“下次我们不拍时尚杂志了。”程夏拍拍他,“拍《致富有道》。”到时候穿个军大衣开个拖拉机在麦田里仰望未来,一定非常稳妥安全。
“挺好看的啊。”夜风舞用手机划评论,一大半都是“啊啊啊”以及“求福利”,偶尔有几条痛心疾首感慨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以及一个狂刷屏的“我根本就不想要腹肌”,看上去很是疯魔。
“奥古斯丁先生晚上一定会打电话给你。”程夏把咖啡递给他,“说不定根本就等不到晚上。”
“那我就说是你强迫我。”夜风舞很坦然。
表弟顿时泪流满面,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而事实上,此时此刻奥古斯丁的确正在……吃醋。
“美好的一天,从咖啡开始。”菲利普笑容满面充当侍应生,把手机从他手里抽走,“你之前的早餐习惯是看报纸,而不是玩手机。”
“关于卡鲁盆地,我打算亲自去一趟南非。”奥古斯丁道。
“如果没有心情谈工作,可以不用勉强。”菲利普把面包递给他,语调充满同情,“关于这件事,我们昨晚已经讨论过了。”
奥古斯丁:“……”
“我马上就消失。”菲利普往外狂奔。
“回来!”奥古斯丁放下餐叉。
菲利普立刻抱住头。
“这是他的工作。”奥古斯丁继续面无表情吃早餐。
“但你明明就……奶油很不错。”菲利普踩着小碎步挪回来。
奥古斯丁往面包上涂了一大勺。
菲利普:“……”我只是随口说说。
“虽然是正常工作,但是偶尔也能不讲道理一下,这样有助于感情的升温。”由于餐桌上实在太安静,所以菲利普只好又自己找话题。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中国?”奥古斯丁问。
“……根据目前的状况,似乎,好像是,卡鲁盆地更加重要。”菲利普纠结组织语言,你会不会太迫不及待了一点,大嫂才刚刚离开没几天。
“我知道。”奥古斯丁继续维持面瘫。
“虽然不能立刻见面,但在电话里还是可以适当……调个情?”菲利普表现出了过来人的经验。
奥古斯丁从鼻子里往外“嗯”了一声。
“我可以进行指导。”菲利普兴致勃勃。
“你可以走了。”奥古斯丁用餐巾擦了擦嘴,“十五分钟后准备开会。”
弟弟只好狼吞虎咽,用辛巴的姿态解决完了一顿早餐。
卡鲁盆地的计划目前基本处于停滞状态,要关注的事情也有很多,等到会议总算结束时,就算是平时习惯高强度的奥古斯丁,也觉得有些头晕。
“你没有在工作?”夜风舞靠在床上,把手里的书丢在一边。
“刚刚开完会。”奥古斯丁回答。
“听上去没什么精神。”夜风舞道,“今晚早点休息。”
“你呢?”奥古斯丁问。
“我?刚刚洗完澡,打算睡觉。”夜风舞伸了个懒腰。
“我是指工作。”奥古斯丁想起了菲利普的叮嘱,于是问,“今天都做了些什么?”
“拍杂志照。”夜风舞扬扬嘴角,回答很简略。
“关于那一期杂志封面?”奥古斯丁又问。
夜风舞继续回答:“嗯。”
奥古斯丁沉默,因为这个话题似乎没起好头,导致现在自己就算是要借机吃醋,也找不到理由。总不能直接问你拍照时有没有穿衣服。
虽然的确没有穿。
“没有其他事的话,我要睡觉了。”夜风舞语调懒洋洋。
“嗯,晚安。”奥古斯丁隔着手机吻吻他,“好好睡。”
挂断电话后,夜风舞趴在枕头里笑。
“你中邪了?”程夏端着睡前奶从他门口路过。
夜风舞坐起来,冲他勾勾手指。
程夏穿着拖鞋乖乖进来。
夜风舞从他手里拿过牛奶,喝完之后把杯子还回去:“晚安。”
“这是我的。”表弟很哀怨。
“我心情好。”夜风舞把他的腮帮子扯变形,然后又把人整个塞到了被子里。
神经病啊这是……程夏泪流满面,拼命推开他。
你谈恋爱就好好谈,我是无辜的。
第72章:说好一起面对——这个项目和我有没有关系
“这是关于前往卡鲁盆地的日程安排。”半个小时后,菲利普递过来一叠文件,并且贴心提示,“如果现在你没有心情,完全可以等明天再决定。”
“为什么会没有心情?”奥古斯丁翻开文件夹。
“难道你没有给大嫂打电话?”菲利普充满疑惑地问。吃醋是情侣之间多么可爱的小桥段,不管是甜蜜的争吵还是温柔的安慰都非常令人无法自拔,为什么他居然还能淡定工作。
奥古斯丁手下一僵。
“我们还是来讨论一下卡鲁盆地吧。”菲利普识趣换话题。
奥古斯丁把文件夹丢回给他,神情非常冷酷。
“这次失败没什么,下次我们可以继续改进。”菲利普笑容满面。
“我不会允许自己有失败的投资。”奥古斯丁摇头。
“和投资没关系。”菲利普解释,“我的意思是下次可以亲自指导你,应该怎么吃醋,以及吃完醋后应该做些什么。”
奥古斯丁:“……”
半个小时后,菲利普靠在阳台上打电话——虽然衣衫不整满头包,但还是非常春风拂面。
“现在是凌晨。”程夏困得晕天晕地。
“我们需要来关心一下奥古斯丁的恋爱新进展。”菲利普很严肃。
“他们之间又出了什么事?”程夏坐起来打呵欠,“但表哥今晚看上去心情倒是很不错,还抢我的牛奶喝。”
“是吗?”菲利普闻言感慨万千,果然听上去就不是一个段位。
由于档期安排问题,这次夜风舞回国后有不少工作要完成,基本一大半时间都是在飞机上度过。而奥古斯丁也和菲利普一起动身前往南非,卡鲁盆地的现场状况比预期还要糟糕,许多事情都要亲自出面解决,当地环保组织受人煽动,几乎每天都在酒店门口示威抗议,虽然主流媒体并没有报道这件事,但想要彻底隐瞒现状显然也不现实。
“菲利普说你打算通宵工作。”夜风舞打来电话。
“他很夸张。”奥古斯丁把手里的文件丢到桌上,“起床了?”
“嗯,今天有一场记者会。”夜风舞看了眼时间,“你早点休息。”
“好。”奥古斯丁答应。
“不许敷衍。”夜风舞道,“否则我就飞来非洲。”
“这里很目前危险。”奥古斯丁摇头,“而且有很多记者。”
“那就好好照顾自己。”夜风舞顿了顿,“别让我担心。”
低哑的声音在夜色里,总是有着异样柔软。挂断电话后,奥古斯丁关掉电脑,起身回到了卧室。
菲利普很是欣慰,自己果然已经掌握了如何才能让奥古斯丁最快妥协的方法。
三周时间过得很快,结束了一整天的采访和拍照后,夜风舞裹着外套,在副驾驶上昏昏沉沉揉太阳穴。
程夏把车里的空调稍微调高了一些:“睡一阵吧,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到酒店。”
“你将来一定很会照顾女朋友。”夜风舞揉乱他的头发,随手接通正在震动的手机。
“希望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另一头传来小伯纳尔的声音。
“当然。”夜风舞坐直,“你很准时。”
“为了凸显我的诚意。”小伯纳尔道,“你考虑的怎么样?”
“如果我愿意合作,都需要做些什么?”夜风舞问。
程夏一边开车一边纳闷:“谁的电话?”
夜风舞向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所幸对方并没有听到,继续道:“我需要运送一批货物。”
“军火还是毐品?”夜风舞继续问。
程夏被震了一下,聊什么呢这是。
“是什么并不重要。”小伯纳尔道,“如果你答应合作,我会告诉你接下来要做什么。”
“你以为我可以左右奥古斯丁的想法?”夜风舞微微挑眉。
程夏把车停在了路边,带着满心不解继续听。
“奥古斯丁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件事。”小伯纳尔道,“除非是你主动告诉他,不过在做这件事之前,你最好先考虑清楚后果。”
“后果?”夜风舞轻笑,“与其用那一箱并不存在的珠宝做威胁,你不如告诉我如果合作,将来可以得到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小伯纳尔问。
“帮我解决一个麻烦。”夜风舞道,“我可以考虑和你配合。”
“什么麻烦?”小伯纳尔微微皱眉。
“电话里应该说不清楚这件事。”夜风舞道,“不考虑和我见个面?”
“可以。”小伯纳尔短暂思考了一下,“你什么时候回欧洲?”
“一周之后。”夜风舞回答。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