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莫烦忧 上—咫尺青涯(19)

莫烦忧 上—咫尺青涯(19)


深吸了一口气,雪樾按下心中担忧,回答道:“我去查了缘由,为何玲珑门做如此出格之事,经我们查探,那将要比武招亲的女子,是玲珑门门主凌天年的长女凌霜儿,今年已芳龄十九了,早些年前去说媒的人不知多少,却都被凌门主给婉拒了,说是凌霜儿是他掌上明珠,她的夫婿自然是要她自己去挑的。”
“呵,十九岁,这都成老姑娘了,她哪里还有挑夫婿的本事,只能任人挑了吧!”雪樾话还没说完,玉谪羽便插嘴道,那嘴损的,可见是对玲珑门来送帖子极为不满。
“爅,让雪樾将话说完。”
玉谪羽还想继续讽刺,莫虑却适时制止,那双眼看向玉谪羽,后者立时噤声。玉谪羽耸耸肩,不置可否,不论如何,莫虑就是武功再好,也决计不会娶那什么凌霜儿的。
雪樾没了打扰,继续道:“闵先生前几日带来的那名女子,落雪殿无人看过她的容貌,殿主成亲之日逃婚,第二日那女子便离开了,我们查探玲珑门时,发现闵先生曾在几月前到访过玲珑门,那凌霜儿,便是闵先生带来的神秘女子。”
玉谪羽都懒得再去生气,这等没有脑子所干的事,哪里需要他去气的!她这行径,难道是想告诉莫虑,他逃了一次婚,若再想娶她,只能自己去玲珑门求亲,而且还要与一群江湖才俊争抢不成?
“我看呐,小淅你自是不必去了,我倒是可以去一趟!”玉谪羽懒懒说道,正在莫虑疑惑看他时,继续道:“那凌大小姐多半是脑子哪次发烧的时候烧糊涂了,人也不怎么聪明,说不定我去还能治治,顺便捞点诊金回来好养家!”
玉谪羽勾唇邪笑,他真是心善,一般人可请不动他去医治的,可无法,他如今已成亲,总要挣些钱养家的。
雪樾面色难看,养家,养什么家,又是谁的家,不必说出他也明白!他尽力忘却殿主与玉神医之间那不正当的关系,可玉神医偏偏无时不刻不在提醒!
玉谪羽看雪樾一脸菜色出了门,他可就高兴了,那日他与莫虑十指紧扣的进了落雪殿,后来又拿着雪玉印章四处招摇了一遍,硬是令落雪殿内的人都知晓了他和莫虑的关系。可这几日过去,除了落雨坦坦荡荡接受,其他人看他眼神都透着一股微妙,既因身份和玉谪羽掌管着莫虑生死不敢名言,却在背地里不愿承认此事,竭力如从前那般只当他是一名一直自家殿主的大夫。
呵!他玉谪羽岂是他们想忽视便能忽视得了的?
走至莫虑身边,伸手将他手中的账册抽走,引得莫虑抬头看他,那一张绝世面容就在他眼前,玉谪羽慵懒又凌厉的双目变得柔和,俯身吻了莫虑的唇瓣,温柔甜蜜气息萦绕在两人周围,直到玉谪羽肯放开莫虑,他那双总是沉静的双眼染上柔意,叫人赞叹之美!
玉谪羽忍了又忍,才长腿一抬,坐到了莫虑面前的桌案之上,弯腰与莫虑平视,说道:“玲珑门这事蹊跷,天下间又有谁不知道落雪殿从不过问江湖事,所参加的,也不过是比武大会而已,这比武招亲,江湖门派如此多,每年都要来那么几个,若是每个都要参加,那还不累死!玲珑门这么做,似乎有些有恃无恐,绝对不是凌霜儿是闵君傲带来这么简单,反正玲珑门也不算太远,比那雨月山庄近得多了,下月十八也不赶,你可以慢慢处理落雪殿的事,等你闲下来时,我们出去游玩,顺便到附近打探一番,可好?”
莫虑自然是说好的,那玲珑门,似乎还与落雪殿有其他的渊源。
不想再想这些事,又不想莫虑一直在这书房里待着,玉谪羽又说道:“昨日我那山谷的下人来报,说那落水的女子已经醒了,恢复得也极好,不过,她总是找刘管家说要见我,还总是说我是她命定之人。”
那女子穿着一身嫁衣落入水中,他还猜想是不是就是闵君傲所选的那名女子,那女子虽落水一身狼狈,容貌却是倾世绝颜的,配起莫虑来,至少容貌上是勉强够了的,那女子的倾世容貌,就以他行走江湖那么些年也是极少见到的。
不过,那猜测也就一刻,那样的女子,虽昏迷着,他却也能看得出一些,她并非心伤而跳入水中,她双手紧抱浮木,显然是有极强的求生意念,玉谪羽猜测她多半是被人逼婚逃走的。
都如此说了,莫虑脸上还是没有半分怒意或醋意,他这话算是白说了,“我让人查了她的来历,却发现按她的名字去查,根本没有这么一个人,不过,却让我想起了其他的一些事。”
莫虑问道:“何事?”
玉谪羽却卖起了关子,“你在书房里待了许久,不如陪我去山谷一趟,就当是散心了如何?”
玉谪羽都如此说了,莫虑自然是同意的,账册放好,便与玉谪羽一同脚踏轻风,飞身下了落雪山,直奔玉谪羽的山谷。
莫虑之所以如此努力,玉谪羽是完全懂的,这才毫无怨言在书房里陪着他,那枯燥的事情可不是他玉谪羽能做出的。但莫虑所做一切,皆是因为他,莫虑从前淡然,无欲无求,对看在眼中的事多半是不放在心里的,如今,莫虑有了念想,想与他在一起,自然就要做出努力去抓住这一切。莫虑淡然,看事自是冷静理智的,纵使为了他走了一条崎岖的路,他也能看清方向,一往无前。
如此莫虑,才是他越来越心动的缘由。
到了山谷中,玉谪羽找了刘管家,叫他领着两人就直接去了那女子住的地方,刘管家说道,那女子只是受了点轻伤,这几日除了手臂处还需换药之外,其他几处都差不多好了。她性子极开朗,不到一日便与山谷中许多婢女称姐称妹了。
“这倒是有趣!”玉谪羽笑道,说着,便和莫虑一起,迈进了院中。
正是下午日头正烈的时候,那女子穿着鹅黄色裙衫,坐在搭设的葡萄架下乘凉,端着一杯茶水,与一旁的婢女聊着什么。见玉谪羽和莫虑进来,立刻放下杯子,那乌黑珍珠般的眼珠流转,自是一派灵动倾世之色。玉谪羽顿住脚步,暗自欣赏,这女子睁开双眼过后,比起那时落水病弱的模样,不知令人喜爱多少倍。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