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大牌男友—洛下帷幕

大牌男友—洛下帷幕

时间: 2012-02-28 01:10:27

 文案:

莫悠然不相信自己的付出得到的竟然无情的背叛与欺骗。
重生后,他回到了四年前,让他终于有挽回一切的机会!
只是我们明明是合作关系好吗,有必要‘合作’到这种地步吗!
“当然有必要了,宝贝儿,快来,我已经帮你把床暖好了,我们一定要‘合作无间’!”
第001章:重生
睁开眼,入眼的是一片惨白的颜色,以及呛人的消毒水的味道。莫悠然头疼欲裂,大脑里就像有一跟铁定砸入其中,一阵一阵的剧烈疼痛,神经就像要炸开似得。
他只记得那迎面而来的刺眼大灯,以及身体被重重撞击的感觉,之后的事情便一概不知了。
这时,耳边有轻柔的询问声:“莫先生,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莫悠然脖子轻轻转动了一下,便看到白衣的护士,才将现在的一切融合到大脑里,分析出自己现在的状况,问道:“我是在医院?”
一出声,莫悠然便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即嘶哑又隐隐作痛,音量还极其的底,几乎不可闻。
“是的,莫先生,您一个星期前出了交通事故,一直昏迷到现在,总算是清醒了。我现在就去通知医生以及您的家人来,请稍等”,护士柔声说道,然后转身走出了病房。
莫悠然刚想叫住护士,告诉他自己没有家人,可当看到之前被护士挡住放在桌上日历时,顿时大脑一片空白,被惊的发不出声音。
2008年10月8日
是日历放错了吗?莫悠然虽然有这样的怀疑,但却知道医院不可能发生这种错误,那么难道是自己真的回到了4年前?
他死死盯住那个日期,过了良久等病房的门重新被打开他才回过神来。
进来的是医生,数位医生一起给莫悠然进行会诊,确认莫悠然现在已经没有大碍后才集体离开,之后只需要莫悠然好好休养便可以康复。
而护士所说的家人直到莫悠然醒来后一个星期都没有来看望过他,不过莫悠然心里并没有怨恨,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他自己所造成的。
他实在伤透了家人的心。
而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内,他也终于确认自己真的回到了四年前。他记得自己确实在四年前曾出过一场小车祸,不过那场车祸只是让他腿轻微骨折而已,并没有这么严重。
难道因为这一次的车祸而改变了四年前车祸的结果吗?才让他能够在四年前重生?具体的原因莫悠然已经不想再去思考,他只知道老天爷给他重活一次的机会,这一次他不会让自己再次跌入那犹如地狱般的深渊!
这时,护士敲门进来,她是莫悠然的专职护士,莫悠然住院期间的一切事物都由她来负责,这是只有特等病房才有的待遇。
“莫先生,华先生今天又来看您了,您还是不见他吗?”朱佳疑惑的询问道。莫悠然住院的这段期间,他的家人只有第一天来过后,之后便没有再出现过,反而这位华先生却天天来看望,只不过自从莫悠然醒来后,便拒绝见他,这让朱佳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见,让他以后不要再来了”,莫悠然听到这个名字,声音寒冷的如同2月的冰雪,里面充满了浓厚的化不开的恨意。
虽然心中疑惑,但朱佳还是依言点头,走出了病房。
“怎么样,悠然肯见我了吗?”华易安焦急的问道。
朱佳无奈的摇头,并且将莫悠然的话再次转告他。
听到如同前几日相同的话,华易安身受打击,不信的喃喃自语道:“不可能,悠然怎么会不愿意见我?即便我失约约会晚到了害得他受伤出车祸,也不至于这么生气吧……”
他一把抓住朱佳的手,恳求道:“护士小姐,求求你让我进去看看他吧,他肯定只是在气头上,等见到了我就会消气了,拜托你了”。
“华先生实在不好意思,这个我不能帮你,您还是赶紧离开吧,我还有事要去忙”,朱佳摇头拒绝道。
身为莫悠然的专职护士,她可不敢违背莫悠然的意思私自放华易安进去,要不然她的饭碗可就不保了。
见护士不肯松口,华易安心一横,突然对着房门大声叫道:“悠然,是我易安,我来看你了,你放我进去吧!我知道你还在气头上,我道歉好不好?你别生气了,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保证以后约会再也不迟到了,悠然,悠然!”
华易安在病房外大吵大闹了好一阵,朱佳劝解无果后,只能叫来保安将他‘请’了出去,而在病房内的莫悠然一丝不漏的听到了华易安的话,不过丝毫没有为之动容,反而眼神更加冷了。
重生前,他就是被华易安的花言巧语骗的与家人决裂,也要和他在一起。作为顶级音乐人的他更是给华易安所在的华音娱乐送上了将近百首的金曲,捧红了一个又一个艺人,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自己的付出,苦涩,不甘,痛苦以及恨意就源源不断的从莫悠然心里涌出来,他又怎么可能会原谅华易安!
他甚至不知道华易安到底对自己有没有感情,还是从头到尾都是一场欺骗,直到发现再也无法骗下去后,便一下子‘了结’了他!
临死前,透过那刺眼的大灯,看到的那一串熟悉的车牌号码,他的心再一次剧烈的疼痛起来,脸色苍白无比。直到病房外华易安的吵闹声消失后,他才好转一些。
接下来的一个月,华易安又来了十几次,全部无果后,之后才慢慢来的次数减少,直到莫悠然即将出院的这六七天便一次都没有来了,看来似乎是真的放弃了。
换上一套让朱佳买了的衣物,莫悠然手中空无一物的走出医院,看着头顶灿烂的烈阳,莫悠然那恍然若梦的感觉才逐渐消失。
他已经通过网络的放入中介为自己租了一套小公寓,他记得四年前自己与华易安合租了一套房子住在一起,如今重生后,他不仅要与华易安断的干干净净,还要为自己报仇,要华音娱乐付出惨重的代价!
“莫先生,这栋公寓虽然不大,却是刚刚装修好的,之前没有人住过,而且向阳,小区治安也好,环境非常的清净,很符合你的要求。说实话若果不是屋子的主人突然有急事出国了,根本不可能以这么便宜的价格租下来”。
房屋中介的人源源不断的说道,之前莫悠然已经通过网络订好了房子,今天刚出院房,屋中介的负责人便带莫悠然来认房子,以及签订合同和收取房租。
莫悠然里里外外看了一下,虽然小但一切俱全,不需要过多的收拾便能住进来。他站在墙角的转弯处,顺着墙壁看向房顶问道:“房子的隔音效果如何?”
“这个您放心,绝对隔音效果,无论您在里面干什么,其他人都不会知道”,说着,中年男人一副你懂的笑了起来。
确实,像莫悠然这样年轻,俊帅,有气质,似乎又小有身家的男子突然租这个一栋房子,不让人误会都很难啊!
不过,即便中年男子误会了,莫悠然也不想多费口舌和他解释。
顺利的签订合同,然后交了押金以及一年的房租费用才将中年男子送出了房门。一关上大门,莫悠然忽然整个人泄了力似的倒在了沙发上。
刚刚出院的他身体还很虚弱,莫悠然本想闭眼稍微休息一会儿,可每当闭上眼睛将自己陷入黑暗,那大灯刺眼的光芒便从脑海里浮现而出,就如同深渊里怪物那如灯笼般的眼睛,无声无息,却将你置之死地。
而在医院的这一个多月,每晚莫悠然都不曾关过灯,若没有那微弱的光芒陪伴,他根本无法安心入睡,可即便是这样,莫悠然的神经也已经紧绷到了极致,稍有刺激,就有可能彻底崩断!
这时,茶桌上的一份一个多月的报纸吸引了莫悠然的注意,上面有一个很小的角落刊登了一条知名作曲人莫悠然出车祸住院的消息。
看到这,莫悠然嘴角自嘲似的勾了勾,然后将之扔进了垃圾桶。
想必现在华易安应该已经得到了自己出院的消息,不知道发现自己已经失踪并且寻找不到行踪时会是什么表情。
想到重生前自己为华易安,为华音娱乐所付出的的一切,莫悠然心中的恨意就源源不断的涌出,若不是理智控制着他,莫悠然甚至想现在就冲入华音娱乐,与之对峙清楚,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只是理智告诉他,以他现在能力根本不可能找华音娱乐报仇,但别忘了他有之后四年的记忆,这四年发生的许多大事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以这些相当于未卜先知的记忆足以够莫悠然做很多事情了!
而眼下,正有一件关于华音娱乐死对头时代娱乐即将发生的一件重大事件!正是这件事情的发生才让华音娱乐在四年后座上了娱乐圈霸主的宝座,从而让他失去了利用的价值,最终被抛弃。
莫悠然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便出门前往最近的超市置够了一些必需品,以及因为车祸而损坏的手机,还有笔记本电脑等一些电子产品。
将这些送回家后,莫悠然又前往4S店买了一辆代步的车子方便自己出行。
第二天莫悠然开着车行驶了大约半个小时,进入了一座幽静的小区内,最后停在了一栋别墅前。看着眼前这栋熟悉的别墅,莫悠然眼中出现浓浓的愧疚。
他之前被华易安花言巧语骗的与家人决裂,气的父母旧病复发,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终于在他车祸前的半个月去世,可即便如此,他都没有怪过华易安,只是自己一人自责。
如今父母健在,莫悠然决定一定要好好孝顺父母,不再惹他们生气。
这时,车窗忽然被敲响:“喂,你哪来的,停在我家门口干嘛!”
莫哲航不爽的说道。
听到熟悉的声音,将莫悠然拉回现实,他急忙降下车窗,露出笑容道:“小哲,是我!”
见到是许久不见的大哥莫悠然,莫哲航吓了一跳,赶忙问道:“大哥,你怎么回来了,华易安那混蛋呢,你没带他来吧?”
莫哲航随即看了看车内,每看到华易安的身影他才松出一口气。
莫悠然摇头平静的说道:“我已经和华易安没关系了,爸妈在吗?”
莫悠然虽然说的平静,但停在莫哲航耳里却犹如晴天霹雳,他急忙问道:“大哥,你真的和华易安分手了?你不会骗我吧,你不是为了他不惜和爸妈决裂,怎么忽然就无声无息的分开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我忽然想通了,我想见爸妈向他们道歉”,莫悠然不想将自己的事情牵扯到家人,更不会将自己是四年后的莫悠然的事情说出来。
莫哲航还是难以置信,明明之前大哥还为了华易安与家人不相往来,怎么一个月没见突然就改变了?难道是那一场车祸让他突然醒悟了?
莫哲航于是说道:“爸妈一个月前出过度假了,就在你住院的第二天,依我看他们是怕自己忍不住去医院看你,才强迫自己出国的。好了大哥,你先跟我回家,之后再打电话给爸妈,他们如果知道了你和华易安分手的事情,一定会高兴的立刻赶回来的”。
“不了,先不要打扰爸妈了,让他们在国外好好度假,等他们回国后,我再来道歉求他们原谅。小哲,我先离开了,记得不要和任何人说你见到我的事情”,莫悠然吩咐道。
目送大哥的车子离去,莫哲航隐隐的觉得大哥似乎哪里变了,说不上来,只觉得怪怪的。回到屋里后,莫哲航琢磨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打电话给了位于新西兰的父母,跟他们说起莫悠然已经出院了并且让他们别担心,以及大哥‘好像’已经跟华易安分手的事情……
第002章:分手
莫哲航刚刚挂上电话,屋外便响起急促敲门的声音。莫哲航疑惑的去开门,恼火道:“谁啊……怎么是你!”
话到一半,看到来人,莫哲航的脸色顿时拉长,冷冷道:“华易安你来干什么!”
华易安看到门打开,急切的说道:“哲航,我得到消息说悠然回来了,你快告诉我他在哪里?”
敲华易安焦急的样子不像作假,莫哲航眼睛眨了眨,顿时露出笑容,看来大哥说的是真的了,他真的和华易安这混蛋分手了,真是太好了!
“哼,我凭什么告诉你,况且我大哥都已经和你分手了你还来干什么!而且竟然还敢派人在我家外面监视,不想活了吗!华易安,我警告你别再骚扰我大哥,否则莫家也不是好惹的!”
莫哲航毫不客气的说道,他还真的不怕华易安这个二世祖,他们莫家在房地产界也是龙头巨鳄的级别,金钱上更是华音娱乐的几倍!
华易安一愣,摸不着头脑道:“哲航,谁说我和悠然分手了他只是闹脾气罢了,我哄哄他就会消气了,你快将你大哥的地址给我,我这去找他”。
“呸,谁跟你闹脾气,大哥他亲口承认和你分手了,你竟然还在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快滚,否则我叫保镖了!”
莫哲航不由分手的‘碰’一声关上大门,不理会华易安在外面的吵闹,心情愉悦的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华易安在门外敲了很久,看到没有任何回应才不甘的离开。直到现在华易安也摸不着头脑,怎么悠然车祸醒来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不仅不见他的面,还悄悄的离开医院,并且和莫哲航说他们俩已经分手。
就算那晚自己没能准时赴约,害的悠然出车祸,但也没必要这么生气吧!难不成是有人在悠然面前嚼舌根,让他什么地方误会自己了?
华易安琢磨起来,可是再怎么想也不觉得有什么事能够改变的了他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
莫哲航站在二楼的窗户目送华易安垂头丧气的离开,立刻兴奋的拿出手机拨打大哥莫悠然的电话,当里面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语音提示时,莫哲航才后知后觉自己单方面竟然联系不到大哥了。
既然大哥和华易安已经分手,华易安还找到了这里,那断然不可能再回去,再加上手机也联系不上,莫哲航心里不禁有些担忧起来。
他从小就和大哥莫悠然关系很好,感情非常深厚,直到莫悠然遇到了华易安,并且为了他与父母决裂,才产生了变化,不过他们之间的感情仍旧还是在的。
所以当他得知大哥和华易安分手了,顿时心情愉快的整个人都像要飞起来了!
“怪不得华易安这混蛋要派人在外面派人监视,看来他是真的找不到大哥的行踪,不行,我要赶紧通知爸妈,让他们想办法,绝对不能让华易安先找到大哥!”
莫哲航喃喃自语道,他最清楚大哥莫悠然心软的性子,别人一求,什么都能原谅,特别是华易安的甜言蜜语最是歹毒,骗的大哥团团转!
另一边,莫悠然驶出小区没多远,就看到华易安的车子擦肩而过,飞驰向他离开的方向,莫悠然甚至能够透过车窗,看到华易安紧张焦急的脸。
若是以前的他,必定会心里不舍,不管华易安做错了什么,都会原谅。但现在的莫悠然却丝毫不为所动。
他不知道华易安是什么时候改变,放弃了他们之间的感情改为利用他。莫悠然不愿去想,因为那会让他心痛的难以忍受。
他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控制着方向盘稳速往前行驶,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后,他停在了一栋高昂的大楼前,这里就是时代娱乐的总公司!
刚走进大门,便有前台小姐拦住了他,问道:“先生,您找哪位?”
“我找凌总”,莫悠然说道。
“请问您有预约吗?”前台小姐问道,每天想要来求见凌总的人数不胜数,她们便要负责拦下这些人。
莫悠然迟疑了一下,说道:“没有,不过你可以告诉他是莫悠然求见,相信他会见我的”。
莫,莫悠然?
前台小姐眼中亮光一闪,圈外人或许对这个名字一无所知,但圈内人却对这个名字很是熟悉,新晋的知名作曲人,为还几个大牌明星写了主题曲,而且每首歌都大红,带动了唱片的销售量直线上涨!
最重要的是,莫悠然是华音娱乐的签约作曲人,怎么忽然来了这里?
前台小姐左思右想想不出原因,不过她已经麻利的将事情通报了上去,相信很快就会有回应。
陆伟放下电话,前台刚刚来电说华音娱乐的作曲人莫悠然求见,着实让他摸不着头脑,他来这里做什么?
而且还指明要见凌总,难道是想要跳槽到时代娱乐?
虽然是自己的想法,但陆伟立刻就否决了,圈内人都知道莫悠然与华音娱乐的二世祖华易安在一起,还十分的相爱,根本不可能跳槽过来。
那么莫悠然来究竟所为何事?
想不通关键,陆伟还是十分敬业的将电话内容以及自己调查的一些信息汇报给了总经理凌然。
透过监视器看着翩翩而立在大厅内的莫悠然,凌然嘴角勾了勾:“莫悠然?到是有点意思……陆伟,你让他上来,我想看他特地前来想说些什么”
站在最顶的十八层总裁办公室内,莫悠然神色尽量让自己平静的微笑说道:“凌总,冒昧打扰,还请您见谅”。
“莫先生无事不登三宝殿,想必一定是有要事吧?”凌然转动着手中的钢笔,深邃的带着的探寻意味的眼睛打量着莫悠然,说道。
“当然是有要事相商,不过凌总就是这么待客的?”莫悠然笑着说道。
既没有邀请他坐下,也没有奉茶问好。莫悠然此次来是为了送时代娱乐一个大人情的,可不是来求人办事,该有的尊重莫悠然还是很看重的。
凌然转动笔的手一停,然后笑道:“是我待客不周,莫先生请坐,我这就让人送茶来”。
说着,凌然亲自起身,将莫悠然请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就坐,一会儿后陆伟便送了两杯茶进来。
慢慢的喝了一口茶水,凌然问道:“现在莫先生可以说明来意了吧?”
莫悠然没有动眼前的茶水,沉吟了一会说道:“我听说凌总想要投资明泉山的那片空地建造别墅区不知是否有此事?”
听闻,凌然本来带着笑容的脸顿时一变,冷冷说道:“没想到莫先生的消息这么灵通,那你此次来是代表莫氏来的?”
莫氏是房地产界的大鳄,凌然有此想法倒是很合理的。不过据他所知莫悠然并没有插手家族的企业,而且他没想到是的莫氏根本对那片地毫无兴趣。
只是他已经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了很大的心力和财力,这也是时代娱乐未来发展的重要转型,凌然早就有计划投资房产界,当然不可能轻易放弃。
莫悠然看到凌然霎那变化的脸色,无谓的笑了笑说道:“当然不是,我父亲已经放弃那片地,想必凌总应该早有耳闻才是。不过凌总应该不知道我父亲放弃那片地的真正理由吧?”
凌然皱了皱眉,据他所知莫氏之所以放弃那块地是因为标价太高,即便拿下后利润也是微乎其微,但看莫悠然的样子似乎并不只是那单纯的理由。
不过凌然并不想被牵着鼻子走,他语气冷淡的说道:“难道莫先生愿意告诉我理由?”
终于说到到了重点,莫悠然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也减淡一分,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相对的凌总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你说”,凌然点头。
不管莫悠然此次的来意究竟是什么,凌然都不介意继续听下去。
事实上,若不是莫悠然已经有了伴侣,说不定凌然也会对他产生兴趣,毕竟如此出色的男子可不多见。不管是在气度,内涵,才华,还是外貌上,莫悠然都是最顶尖的。
只可惜,这朵鲜花已经插在了牛粪上。
此时,莫悠然终于拿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水,以此来稳定内心的波动,然后说道:“我得到消息,省内会在一个月内将其回收,至于用途我就不知道了”。
凌然顿时冷冷一笑:“你以为我会相信?”
莫悠然放下茶杯,毫不畏势的平静说道:“是不是真的,凌总只需要等两个星期就好,那时候想必文件就会下达。只望到时候凌总别忘记还欠了我一个要求”。
莫悠然清楚的记得,就在五天后那块地的拍卖会就会举办,可是在第十天省里的文件就会下来,而且由于这块地的相关文件并不齐全,里面有很大的漏洞,但被人掩饰的太完美,所以当时凌然并没有发现。
而那时,不仅是先期的投资,还是买下那块地的费用都是一笔极为巨大的资金,所以当文件下来时凌然赔的几乎一点都没有剩余,由于资金链的断层,也害的时代娱乐从此一蹶不振,才让华音娱乐在短短时间内成为业界的龙头老大。
说完后,莫悠然便告辞离开,他并没有把握凌然会听他的,若是凌然最后还是买了那块地他也只能另想办法。
所幸娱乐圈内并不缺娱乐公司,只是符合他要求的最为合适的还是时代娱乐罢了。
莫悠然离开后,凌然一直坐在上沙发上沉思,考虑着莫悠然话中的真假。莫氏对那块地没兴趣是毋庸置疑的,以莫氏的财力是势力根本不需要放烟雾弹。但是莫悠然为什么会上门将这件事告诉他?
又想到莫悠然和华音娱乐的关系,凌然第一次有了想不通的事情。
“陆伟,你去仔细调查一下那块地的情况,看有没有蛛丝马迹”。
“凌总,您真的相信莫悠然的话?依我看他应该是故布疑阵来了,说不定华音娱乐也对那块地感兴趣,所以才会说一些让您动摇的话。而且公司已经为这块地花费了很大的资金,现在放弃损失太大了”,陆伟分析道。
“你先去调查”,凌然没有多说什么,不知为何,他隐隐的竟然愿意相信莫悠然所说的话,可能是莫悠然本身的气质使然,让凌然不相信他会撒谎吧!
接下来的几天过的很平静,莫悠然也没有出门,只等着拍卖会来临,看凌然的最终选择。这关系到他接下来的部署。
时间一晃而过,到了第六日的早晨,莫悠然登上本市的新闻网站,看到了有关那块地最新新闻,他急忙找到文章中提到的最终赢家的名字,心里顿时暗暗松了一口气。
如此一来他就不需要另选目标了。
相比较于莫悠然的舒心,凌然顶着的压力顿时大增,本来十拿九稳的项目被他突然放弃,前期的几亿资金全部打了水漂,这件事在董事会议上引起了很大的波动,最后还是他一力镇压才将此事暂时压了下去,不过也因此得罪了公司内一些老人。
当然,凌然会做这个决定并不仅仅是因为莫悠然的话,事实上他确实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因为这一次的土地招标真正的地产界大鳄都没有出手,就像是约定好了的似的。
再结合莫悠然的话,才让他最后放弃。
第003章:言中
接下来的五天看似平静,其实是风摇雨动,华易安得到消息莫悠然前几天去了时代娱乐不知道和凌然谈了些什么,之后又消失不见,他急的都快疯了!
“二弟,你冷静点,我会派人帮你找莫悠然的,这几天你就在家好好呆着”,华程雷看不得自己兄弟为了一个男人魂不守舍的,每天都在外面漫天的找人,这一次要不是他拦着,华易安真的会冲上时代娱乐去找凌然。
华易安颓然坐在沙发上,双手摩擦着脸,满脸的倦容怎么掩饰都遮盖不住。
抱怨道:“还不都是你的错,那晚要不是你拉我去看什么小明星,我会耽误和悠然的约会吗!”
华程雷皱眉道:“现在还谈这个能有什么用,公司的下一季度推出的单曲他还没交上来,等我派人赶紧找到他,你跟他和好后,记得催一催这件事”。
又是单曲!华易安都快烦躁死了。这两年跟悠然在一起后,大哥每次都让他催歌,害的他和悠然相处的时间都减少,有时候计划出去旅游,屡次都因为这件事搁浅!
所以华易安觉得这次莫悠然闹别扭肯定也有这件事的一部分原因!
华易安顿时不满道:“公司那么多签约作曲人,你让他们写几首不就好了,这次我和悠然和好后,我要带他出去旅游,散散心”。
“写完再出去也不迟,你别忘了是什么原因才让爸妈对你的事不闻不问的……”,华程雷提醒道,话语里隐隐有威胁之意。
然后不再和华易安废话,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特别是时代娱乐这一次放弃明泉山那块地的事情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必须派人好好好调查一番才行。
这个套他可是埋了整整两年之久,没想到最后竟然功亏一篑,这让华程雷这几天很是窝火。
莫悠然泡了一杯咖啡放在桌边,看着电脑屏幕内一条条曲线的走向,凝神思考着,前几日他查了一下自己的账户,发现账户内的余额已经不多了,房子的租金,车费,以及这几日买的一些其他零散的东西,不知不觉就花了七七八八。
想到这莫悠然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笑容,他为华音娱乐写歌前前后后也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也是小有名气。而拿到的报酬却是全业界最低的,甚至有时候都是在做白工,想想自己真是傻。
这几日他一直在研究股票的走向,想要通过这些研究让自己记起一些股票之后的涨跌,重生前他也有在买股票,只是小打小闹,数额不大罢了。
目前看来效果还算不错,倒是小赚了一些。
这时,放在桌边的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眼来电显示,皱了一下眉才接起:“喂?”
“您好,恭喜您获得了由XXX提供的一等奖,奖品是……”
听到电子女音,莫悠然顿时脸黑了下来,诈骗电话竟然打到他这里来了,顿时恼火的挂了电话。
这张电话卡是他买的一张黑卡,也难怪会有这么骚扰电话,莫悠然虽然清楚,可真的接到了,还是觉得郁蹙的很。
这时,还抓在手里的手机又响起,莫悠然看也不看直接按了关机将之扔在了一边。
听到那边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凌然冷着脸挂上电话。
“凌总,联系不上莫先生?”陆伟面色复杂的问道。
凌然将手机仍在桌子上,手指敲着桌子说道:“关机了”。
这个号码是那天莫悠然离开时留下的,这几日时间过去,才被凌然找出来,只不过没想到竟然没打通。
在三个小时前,省里的公文竟然真的下达了,正是为的那块地!一切都被莫悠然说中,紧接着公司紧急召开了董事会,这一次再也没有董事反对凌然的意见,甚至还出言感谢凌总的英明。
“凌总,我这几日调查了一下莫先生的近况,似乎华音的人也在找他,而且据说他和华二少已经分手了,不过目前还没证明”,陆伟报告道。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