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挑衅家法(FZ 五)—信幽

挑衅家法(FZ 五)—信幽

时间: 2012-02-28 01:11:11

 第一百九十七章:受伤

上完药,寒睿就把药膏递还给郝漓。“你们先出去吧,我有什么命令你们也能从门口的屏幕上看到。”寒睿现在真的想单独跟寒誉楠待着,单独陪着他。
听到寒睿这么说,几个人也立刻就离开了房间,站在门口,看着屏幕,观察着里面发生的事情。
门关上后,寒睿就抱着寒誉楠,脸也紧紧贴着寒誉楠的衣服。其实寒睿也怕别人看到他哭,但是他实在忍不住,只能以这个样子来掩饰自己。寒誉楠的衣服瞬间吸收了寒睿的眼泪,只是很短的时间,寒睿控制住情绪,把头从寒誉楠的衣服上移开。
“我会让父亲把你放出去,这件事情父亲现在已经知道了,就代表着,如果他想让事情闹大,那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你明白事情的严重后果吗?”寒睿快速恢复冷静,非常理性的分析给寒誉楠听。
寒誉楠点点头,表示自己清楚后果是什么。
“你知道就好。所以。我想让你,不要再做这些事情了,跟你爷爷表决心,并且保证,再也不杀人了,我就会让他放你出去,哪怕是囚禁,在房间里总比在这舒服多了是吧?你认为呢?”寒睿正在慢慢引导寒誉楠,不要再随便杀人了,他真的很担心会出什么事情。
寒誉楠又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寒睿松了口气,看来还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至少寒誉楠愿意听自己的话,至少寒誉楠还是能听到别人的声音的。
“你相信我吗?”从寒睿进来到现在,寒誉楠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寒睿看着寒誉楠,过了几分钟,才叹了口气:“我当然相信你。”其实寒睿能判断出,可以从寒誉楠的眼神里或者是话语中判断,现在到底是哪一个寒誉楠。寒睿能感觉出,寒誉楠想不给自己添麻烦。
“放人。”两人就这么僵着,过了一会儿,寒睿才开口说道。
外面的人听到命令,立刻进来了。但是地方明显的很犹豫,不敢过去给寒誉楠打开,毕竟是寒祁秉的命令,把他关在这里的,如今寒祁秉没有下命令,虽然家主是寒睿,他们理应听从寒睿的命令,但是寒祁秉毕竟是寒睿的父亲,他们惹不起也得罪不起。连寒睿都不可能把他怎么样,都得听他的命令,更何况是他们。
“没事,有什么事情我担着,把人放了。”寒睿能看出他们担心什么,毕竟也确实难为他们了。
“不用了。”寒誉楠一听到“有什么事情我担着”瞳孔就立刻放大了。寒誉楠现在非常敏感,他怕再给寒睿添任何麻烦。哪怕只是可能,他都不想。真的给寒睿弄来太多麻烦了,寒睿的每一次妥协,看在别人眼里认为寒誉楠的心情可能是得意,或者是高兴。但是寒誉楠心中,只有难受。他不想,那个叱咤风云的人,那个一直高高在上的人,因为他,要忍着,要勉强自己,要抛下工作,要放下家族的责任和担子,寒誉楠承受不起。
刚听到寒誉楠说的那三个字,寒睿就看到寒誉楠用尽全力,立刻,链子断了,寒誉楠的一只手还被吊着,另一只手已经挣脱了。但是寒誉楠的手腕处也很可怕,之前挣扎的伤,再加上他这种自残式的挣脱方法,整个手腕都是血。
看到这一幕,真的吓着寒睿了。说实话,他从小到大,接受的训练也好,亲手杀的人也好,解剖也好,人对于他来说,跟其他动物没什么区别,只是在于有用和没用的区别。更别说跟他一样的红色的液体了。但是此时,从寒誉楠手腕处流出来的血,在寒睿眼里那么刺眼,直接躺到寒睿心里,跟针扎的一样。
“放人,马上放人。”寒睿怕寒誉楠再这么做,立刻过去抱住寒誉楠,当寒睿过去,当寒誉楠接触到寒睿的身体的时候,整个人竟然莫名其妙的放松下来。嗅着熟悉的味道,之前的恐惧和孤独的感觉全都没有了,这就是这个人的最大的能力,时时刻刻,任何时候都能让寒誉楠感觉到安全感,不知不觉,寒誉楠感觉脸上有些湿,眼睛也看不见前面了,整个是模糊的。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吓住了,因为谁都清楚这种地方是用来关什么人的。这种链子是他们绝对自信没人能挣脱开的。虽然挣脱后寒誉楠的下场是整个手腕都受了伤,但是这已经超出所有人了,目前为止,这里不管关押任何人,还没有这种记录,寒誉楠绝对是打破了。看到寒睿着急的样子,他们也不敢耽搁,立刻跑过去把寒誉楠的另一只手臂上的链子给打开。
打开后的寒誉楠自由了,寒睿抱起他来就往外面走。
“疼吗?你不是最怕疼?怎么能干这种事?不怕留疤了?”寒睿边走着,边看着寒誉楠的手腕,边心疼着。本来寒誉楠的皮肤就过于白皙,现在倒好,简直跟这红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寒誉楠摇摇头,但是眼睛是一直看着寒睿的。
寒睿把寒誉楠抱回去,给他上了药,绑了纱布,怕他出什么事情,又找来一帮保镖比之前还要严格的监视。寒誉楠躺在床上,看着寒睿,眼睛始终是不离开寒睿的。寒睿则是非常耐心的处理寒誉楠的其他伤口,毕竟跟那么多保镖接触,也伤了那么多人,自然也会有伤。
“我记得我认识的寒誉楠没有那么鲁莽,刚才挣脱的人,是另一个你吗?”寒睿边上着药边问道。
寒誉楠看着寒睿,“从他答应你的时候,就一直是我了。”
寒誉楠的声音很轻,寒誉楠只会在受伤的时候才会这样。寒睿确实能感觉出来,毕竟绝望的时候,人是不会有什么太过于强烈的情绪的。有些人可以直接,非常淡定,不喊不叫,也不会招来一帮警察或者一帮群众来,他们会静悄悄的,就这样跳下去,很安静的很平静的死去。但是寒睿没有想到这些,他现在只想解决好这件事情,他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目前父亲和儿子的冲突,他到底要怎么办。明显的,一任放纵,受伤的终归是寒誉楠。
“楠楠,我出去一趟。我让舒奕来陪你,很快回来。”寒睿吻了吻寒誉楠的嘴唇,然后打电话叫来了舒奕。
舒奕也在最快的时间里赶到了,看到舒奕过来,寒睿嘱咐了几句,就立刻匆匆忙忙出去了。
第一百九十八章:洁白
闭上眼睛的寒誉楠,看到了他现在每天都会看到的另一个自己。
“怎么了?这几天不是玩的很开心吗?怎么闷闷不乐的?”对于寒誉楠来说,就算他跟寒睿各做各的事情,只要寒睿能在身边,只要抬眼就能看到寒睿,只要这个空间存在着寒睿,寒誉楠就非常高兴。
“我能跟你商量一件事情吗?”寒誉楠并没有回答,而是非常严肃的看着另一个自己。
看到寒誉楠的严肃,对方也倒是好奇:“什么事情啊?”
“你能别再出来了吗?”从寒誉楠的嘴里,对方的确听到的是这一句话。
听到那句话,对方立刻站了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从小就陪着你,各种你不喜欢的事情和东西就往我身上推,你现在让我消失,你可以跟睿每天都在一起,你未免也太自私了吧?不是说好和平共处,你现在要毁约。”很快,寒誉楠看到了太多让自己不想看到的东西,小时候的阴影,包括各种不想做的事情,还有不高兴的事情,在这一时刻,对方全都发泄出来,寒誉楠没有逃避,只是站在原地流泪。
“我也想跟你和平共处……但是……我不能耽误父亲……我也不可以再浪费他的时间……”只要想到刚才的对话,和寒睿的无奈,寒誉楠就心疼,就觉得自己真的非常过分。如果没有这件事情,寒睿就会在公司,做他应该做的事情。也会是寒祁秉的好儿子,家里的好家主。但是如今,因为这件事,因为自己,全都完了,全都要毁了。寒睿不可能永远陪着自己,就算他愿意,家族的人也不愿意,寒祁秉更不愿意,寒誉楠觉得自己不能这么自私,更不能所有的事情都让寒睿去解决,就算他是父亲,他也不该是这么累的。
“我不管,我不会答应的,既然现在我可以出去,我为什么要再被你锁起来。”对方明显不同意,而且尽显本性。
两人安静了一会儿,许久,寒誉楠说道:“要不然这样,你答应我,你出去的时候不可以随便杀人,不让父亲担心,他就可以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了。”寒誉楠可以感觉到寒睿为什么担心,的确,在另一个人格占据自己身体的时候,寒誉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做出什么来。如果寒睿不在身边,家里的人就算是想要阻拦,都是拦不住的。
“不行!我本来就是你的阴暗面。我是你的一部分,我们两个有共同的权利享用这个身体。凭什么你能命令我?之前已经让你在这个身体里待了太长时间了,我甚至都没有讨回这些时间,你现在倒好,以为自己是主人?凭什么?我是你的另一半,我们两个是平等的!”
听到对方的话,寒誉楠擦了擦眼泪,然后好像下了一个非常大的决定一样,“那好,既然你不合作,我也有自己的方法。”寒誉楠知道谈判是不会有结果的,只是还是想尝试一下。毕竟谈判的对方是自己,不管怎么样,寒誉楠还是挺了解自己的,让自己放弃,根本不可能。
“你想干什么?喂,你回来!”对方眼睁睁看着寒誉楠再度回去。
清醒过来的寒誉楠,慢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舒奕见寒誉楠醒来,立刻把刚才拿过来的蛋糕给寒誉楠送过去。寒誉楠笑了笑,然后拿着小勺子挖了一小勺,吃了一口。“我有事,想要出去一下,你跟着我出去一趟吧。”寒誉楠把蛋糕放在床旁边的柜子上,然后下床穿鞋子。舒奕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却说不出哪不对劲。但是寒睿出去的时候,特地交代过自己,不能离开寒誉楠,就算是离开也不能超过三分钟,更不能让他出去,不能离开房间半步。
想到这些吩咐,舒奕韩式不敢自己做主,立刻拦住了寒誉楠:“二少爷,家主说您不能出门,要不然这样,我陪您看电影?还是你还想吃什么零食,我让人去准备?”既然寒睿说了这件事情,舒奕绝对不能让寒誉楠出去,不管是因为什么,不管自己到底知不知道原因。
舒奕刚说完,就感觉脖子一疼,接着,人就晕了过去没了知觉。寒誉楠看着躺在地上的舒奕,手里攥着一瓶什么东西。接着,寒誉楠把舒奕的衣服给换了下来,自己给穿上了。简单的易容了一下,虽然易容还没到真正能够变成另一个人,但是遮遮掩掩的,还是看不出来的。寒誉楠从房间门口假装舒奕出门,毫不费劲。而且本身舒奕的地位就是挺高的,这几个保镖就算心里不服或者嫌他年纪小,但是地位什么的,在寒家是非常重要的,很少有人能够敢直接直视舒奕。
“二少爷又有什么事情吗?可以直接吩咐我们去做,不需要您亲自去的。”外面的几个人见“舒奕”才进去几分钟而已,竟然又出来了,以为寒誉楠又有什么要求。
“没事……二少爷吩咐我去做……我怎能转交给其他人……你们看着点,我马上回来……”寒誉楠模仿舒奕的声音说道。
“是……是……我们会好好看着二少爷的。”几个人立刻让路,保镖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跟当时的舒奕一样,说不出什么感觉来,既然想不到,只能让“舒奕”过去。
寒誉楠就走了,离开了房间。最后,寒誉楠回头看了看,然后头也没回的就离开了。不知不觉,寒誉楠越走越觉得眼睛有些湿润,毕竟再也见不到自己在乎的人了,其实真的很不舍,很不想离开,但是,唯一能做的事情,只能是这样。
寒誉楠走着走着,感觉得到避开了重要的摄像头以后,寒誉楠就把掩饰的全都拿走了。慢慢的朝着自己想的地方走去,那是一颗很大的树,这棵树在寒家见证了一代代的寒家人成长,但是这一片因为其他地方的开发,只剩这一颗了,反倒是凄凄凉凉的,地上全都是它掉落的叶子。其实这棵树,跟寒誉楠脑子里的那课树很像,只是那棵树,只能待在寒冷之中,因为本身自己的心,就没有出现在夏日里过。
寒誉楠慢慢走过去,在树下坐着,抚摸了一下树的纹路,似乎虽然在寒家,但是却没有多少伤痕,确实让人羡慕。其实,寒家本身就有自己的关心点,不关心的,不需要关心的,没什么好处的,谁会来搭理?既然无人搭理,自然过得很好。
擦了擦泪,寒誉楠拿出自己手掌里藏着的瓶子,其实是医生给寒誉楠开得药,只是想让他晚上能睡得好一点。寒睿从未注意过这个问题,所以药也是放在寒誉楠能拿到的地方。里面是一片片的白色药片,寒誉楠用自己纤细白皙的手,把瓶子里的白色药片倒在另一只手里,一颗一颗的,真的很洁白很干净。但是为什么这种东西,却能轻易控制人的睡眠。
第一百九十九章:睡眠
寒誉楠看着手里的药片,然后毫不犹豫的全都放到了嘴里,水也没有拿,只能干咽下去,寒誉楠边费力的咽着,眼角边流着泪。再也不用见面了,也不用再给任何人添麻烦了,这里有足够难找,寒誉楠其实也是不经意间发现这里的。闭上了眼睛,寒誉楠一点一点毫不着急,紧接着,感觉眼睛越来越沉,寒誉楠毫不抵抗,慢慢闭上了眼睛。本来任何这种药对寒誉楠来说,都是没用的。但是毕竟是想要效果的,所以也是特地找了寒誉楠能用的特殊药品。反而这种特殊药品更危险,但是不管是寒桦还是寒睿都不认为寒誉楠甚至都不会想到他能去自杀,所以也没有管,寒桦甚至也没有提醒。
过了一会儿,寒誉楠感觉自己的大脑真的已经被麻痹了,但是寒誉楠能感觉得出,已经快了,自己已经快要跟这个世界告别了。接着,就是胃部传来剧烈的疼痛,这倒是让寒誉楠能清醒了一些,脑袋里面的另一个自己不断的在喊:“不要,不要,你不能这么做,你说什么我都听,不要这样好吗?不要吓我!我不要离开这个世界,我会听你的,你不让我杀人我就不会杀人,你不让我出去我就不出去……寒誉楠……你真的是疯了……”
寒誉楠笑了笑,接着就是反胃,可能这种药没有真正的安眠药那么强烈,只是疼了一会儿,寒誉楠又陷入睡眠。
另一边,寒睿并没有找到寒祁秉,又找了几个地方,实在没找到,就回了寒誉楠的房间。但是刚进去,就看到床上的人已经躺着了,但是舒奕却不知在何处。
寒睿叹了口气,看了看衣柜旁的蛋糕,竟然不吃甜品就睡了,可能又换了吧。这么想着,寒睿就朝着床走过去,舒奕竟然离开房间,回来非得罚他不可。走到床边,寒睿注视着床上的人,只是一秒,寒睿觉得不太对劲,立刻把被子给掀开了。没想到,里面躺着的竟然是穿着寒誉楠衣服的舒奕。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寒睿赶紧把舒奕给弄醒,接着,寒睿就着急的问道:“楠楠人呢?”
舒奕还在迷茫中,看了看寒睿,非常着急,跟快要疯了一样,舒奕赶紧回答:“二少爷……二少爷好像把我打晕了……然后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舒奕还没说完,寒睿就跑着离开了房间,问了外面的保镖,听到是舒奕出去了,寒睿就知道寒誉楠假装舒奕的样子。
“马上调监控,快点!”寒睿大声吩咐,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为舒奕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呢,赶紧听命去调监控。
但是监控只是到了一个地方之后,就再也没有人了。寒睿赶紧带人赶过去,那个地方果然有可以避开监控的地方:“马上,搜查,用最快的速度!”寒睿看到地上,寒誉楠扔的伪装,寒睿攥在手里,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听到命令的人,立刻用最快的速度去搜查,寒睿也不闲着,跟着到处找,连脚印都没有,寒睿一度觉得陷入绝望。他不敢想象,如果真的,寒誉楠离开了他,离开了这个世界,自己要怎么活下去?难道自己真的是为了权力或者是为了地位,为了金钱才活着的吗?不过就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能过最好的生活而已,寒睿只希望自己在乎的人,自己的家人能过得最好,特别是寒誉楠,该有的,寒誉楠都有了,自己也都给了,每次看到寒誉楠,寒睿都为感到骄傲,这是任何人,全天下的人,无论谁,都做不出来的最完美的东西,寒睿甚至为自己感动,但是如今,却只是个笑话。
“楠楠!”寒睿边叫着边找着,不知道为何,寒睿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再也见不到寒誉楠了。上次的离家出走,哪怕是那么久,寒睿都没有这种感觉,而且也从未放弃,但是现在,这种无力感,无能感,真的,让寒睿很挫败很不知所措,原来,自己也不过只是个人而已。
寒誉楠真的昏睡了过去,他觉得整个人都是飘起来的,自己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恐怕也不可能上天堂,下地狱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吧。寒誉楠惊讶,自己竟然还能大脑在思考这些,人都快要死了,管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到现在这个地步,不管去哪都是自己一个人,又有什么区别?
“楠楠,楠楠,醒醒,快点醒醒!”寒睿好不容易找到了依着树闭着眼睛的寒誉楠,他不得不说,那个场景真的很美。但是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欣赏,毕竟寒誉楠到底做了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把人抱起来,检查了一下,身上没有伤口,倒是有些寒誉楠因为反胃吐出的一些东西。
“赶紧让医生准备,洗胃!”寒睿大声命令道,郝漓甚至能看出,舒奕抱着寒誉楠跑的两只手都是发抖的。这么不淡定的寒睿,郝漓真的是很少见,几乎不见。
寒睿着急的抱着寒誉楠跑,看着寒誉楠虚弱的样子,寒睿真的是恨死自己了,就不该放下他,就不该让别人看着他,根本没有,任何人都没用,几个人都没用,几百个人也没用,他自己培养出来的人,他自己怎么可能不了解,这些人,有哪个,就算全部加起来,也比不了他。
“家主,二少爷不会有事的,您不要这么紧张,现在绝对不能自乱阵脚!”郝漓追了上去,立刻提醒。
寒睿听到了,他自己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很不好,状态非常差,甚至是自己状态最差的时候,但是寒睿控制不住,他控制不住手和身体的颤抖,控制不住眼睛湿润,控制不住害怕和担心,他真的很怕,很怕眼前的这个人,会永远离开自己。以后再也不能吵着吃甜的东西了,再也不能为了逃避训练想各种方法,更不能因为挑食不吃饭被自己责罚,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这个人,寒睿真的觉得自己的生命没任何意义,难道自己这么多年来,活着,只是为了教导他?
虽然状态很差,虽然很慌张,但是寒睿的速度可一点不慢,几乎用尽全力,寒睿跑到了医生的地方。三个医生听到命令,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把寒誉楠放到床上,三人来来往往的开始忙活。
寒睿在旁边看着,此时的他真的全身无力,从未有过的无力感,寒睿眼睛连眼都不眨的看着眼前的人,就怕一个眨眼,人已经没命了。
医生没有过多的时间去安慰寒睿,一直忙着给寒誉楠洗胃,然后注射,各种事情。
第二百章:雨过天晴
寒睿一直盯着寒誉楠,甚至没有感觉到郝漓把他扶到了椅子上,医生一直在忙着,寒睿就一直盯着,郝漓能看到寒睿眼睛是红的,跟了寒睿这么久了,郝漓怎能没有任何感情,更何况本身郝漓在寒家就是个迷,他不是寒家的人,更不是寒家培养出来的人,但是当时寒睿竟然拒绝寒家教育出来的贴身保镖,不顾家族反对,一定要郝漓在自己身边,所以郝漓更是个迷。
其实大家不知道,表面上是寒睿需要郝漓,的确,郝漓也是非常厉害的帮手,但是,实际上,对于郝漓来说,寒睿才是他生命的全部,如果没有这个人,自己早就死掉了。所以他愿意为寒睿出生入死,愿意为他照顾家人,愿意一直只是当个保镖,也愿意在寒家这种残酷的地方,教着其他人如何生存。当然,对于郝漓来说,寒誉楠也是非常重要的,寒誉楠是郝漓看着长大的,寒睿没时间照顾他的时候也都是郝漓陪着他学习什么的,或者聊天。只不过郝漓当寒誉楠是家人,寒睿,把寒誉楠当成自己生命的唯一。
医生忙碌着,也慢慢结束了,三个医生把口罩脱下,然后走向寒睿:“家主,您放心吧,幸亏二少爷吃的不是非常多,而且时间也不长,已经没事了,醒来后应该就会康复。”其中一人说道,刚说完,寒睿悬在半空的心跟提着的气也算是放下了,郝漓也是跟经历了一遍自己的生死一样,毕竟很少有人能从郝漓的额头上看到大滴汗珠,更何况是在这种恒温下。
“行了,辛苦你们了……”寒睿的话有气无力的,身上仅存的力气也在刚才被抽干了。
“三位,非常感谢,二少爷能醒来,多亏三位。以后,三位如果有任何要求,只要不出格,郝漓绝对会立刻照办,绝不耽误。”郝漓也非常激动,平时他话非常少,一来自己确实没有资格在主人面前插话,第二,有些时候,越说多错的越多。
稳定下来,寒睿把寒誉楠带回了自己房间,这件事情过后,寒睿也算是清楚了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发生,所以以后,绝对不能让寒誉楠一个人。寒誉楠睡得还是挺好的,只是人比较憔悴,因为洗胃,人已经脱水了,医生给打着点滴,寒睿看着寒誉楠,就像看一个孩子。可能也是,自从寒誉楠长大后,变化就很少了,就算拉他去外面,除了比两年前长高了以外,没有任何区别。
冲了冲澡,寒睿一分钟都不多耽误,立刻从浴室出来,就怕晚一秒,床上的人又不见了。明知道现在的寒誉楠,没有可能再跑,但是寒睿在到床前,看到寒誉楠躺在床上,还是心里松了口气。
上了床,寒睿搂着寒誉楠,还特地找了根绳子把寒誉楠的手跟自己的手绑上,见点滴打的差不多了,帮他拔了针之后,寒睿就关了灯。
黑暗中,寒睿的手一直是攥着寒誉楠的手的,丝毫不敢放松,就这样,一晚上安然无恙,寒睿再次醒来的时候,寒誉楠还是躺在旁边,只是呼吸平稳了许多,更确定寒誉楠目前为止,已经真的脱离了危险。
“把重要的东西都给我送到房间里来,还有,从现在开始,我除了你,任何人不见。”寒睿给郝漓拨了过去,吩咐道。
“是!”郝漓自然听从寒睿的话,其实这个家,他也只听寒睿的话。
寒誉楠还在睡着,寒睿又回到了床上,看了看寒誉楠的脸。寒誉楠的脸,非常白皙干净,寒睿轻轻碰了碰,自嘲的笑了笑。寒誉楠好像有点要醒了,感觉有人碰他,很不满的拨了拨寒睿的手,然后翻了个身之后继续睡。
寒睿笑了笑,下了床决定不逗他了,毕竟人刚捡回一条命来,寒睿还是非常珍惜的。
寒睿吃完早餐,已经在看文件了,寒誉楠在床上还是睡着,根本就不起。寒爸爸一开始还是挺有耐心的,孩子刚回来,不容易,总比丢了命强。但是早餐不吃,中午还没起,寒睿忍耐力就越来越没有了,想也没想,立刻跑到床上,把被子掀了,裤子扒了,一巴掌就打下去。
挨打的人跟触电一样,疼痛刚袭击到大脑,寒誉楠就蹭的一下起来,然后就是各种迷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觉一疼。
等寒誉楠迷糊完毕后,看了看周围,又想了想自己昨天做的事情,又看了看眼前的寒睿,“你也跟我来了?”然后又看了看房间:“你房间?连房间都能拿来?不是地狱?”
“什么?”寒睿被寒誉楠弄的搞不懂再说什么,听到“地狱”的时候,才知道对方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还真有本事,人的世界,鬼的世界,你都能管着。”寒誉楠一副神奇的表情。
寒睿现在气的想笑。
“怎么了?是我在做梦?”寒誉楠看到寒睿笑的那么诡异,自己明明记得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为什么再醒过来的时候,又变成了在父亲的房间里。
“做梦?”寒睿说着就把寒誉楠给按住,寒誉楠还不知道什么事呢,就被按在床上不能动弹:“还想用做梦逃避责任,自己干了什么还找理由了。”说着,寒睿的巴掌就下去了。
寒誉楠挨了打,听了寒睿的话才算是明白自己的确不是做梦,但是现在也的确没有在地狱,自己竟然活过来了……
打了寒誉楠几下,寒睿打不下去了,他真的心里非常不舒服,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寒誉楠明明都已经活着回来了,但是那种担心,那种伤心,那么害怕,如今寒睿想起来都觉得就算是自己多坚强都扛不住。看过太多人死去了,寒睿的心早就麻痹了,的确,死个人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地球少了个人而已,少个人多个人又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以前的想法,给现在的自己狠狠抽了一耳光,根本就是有区别的,区别在于,是否是自己在乎的人。
世界人的确很多,但是里面又有几个是自己在乎的人?在乎的人死亡,谁还会管其他人活着没有?人都是这样,可以冷漠看待别人的事情,也可以用无法体会的心去安慰别人,但是又怎么可以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就真的能毫不在乎?恐怕全天下的人,没人做得到吧?就算真正能做得到的人,恐怕也只是死扛,或者,那个人本身就不是他所在乎的人。
第二百零一章:寒睿的决心(一)
两人一天过得非常平淡,寒睿在那忙着,寒誉楠则是在床上,时不时的看看电视,或者玩玩游戏,又或者会很贴心的去给寒睿倒杯茶,两人也会时不时的甜蜜一下。寒睿早就把自己房间的监控给撤了,自然也是害怕两人的关系会泄露出去。别人也只当做是寒誉楠本来就不喜欢被监视,就算住进寒睿的房间,寒睿本身宠着他,所以也就随着他把房间的监控给撤了。
一天的时间,两人都没有出过房间,寒誉楠倒是很平静,寒睿能观察出来,从醒来到现在,寒誉楠没有再变过性格。光看着他看了一天的动画片就能看出来,玩得游戏也大多益智为主,没有那么血腥暴力了。这点倒是让寒睿挺惊奇的,可能有寒睿陪着的寒誉楠,真的很高兴,中午吃的挺多的。而且寒睿让他吃的东西,也是没有反抗,没有撒娇,都吃了。
晚上,寒睿特地允许寒誉楠吃点甜食,但是唯一一点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寒睿会让人过来给寒誉楠清洁牙齿。虽然寒誉楠真的很讨厌这样,但是能吃甜的,而且寒睿寒睿允许的,而且自己不用偷偷摸摸的吃了,洗个牙而已,没什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