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深海—端砚

深海—端砚

时间: 2012-02-28 01:12:34

 文案:

岁月是一片深海,爱是丈量深海深度的尺。海的深度,岁月中的爱,究竟要怎么去丈量?
关键字:深海 王海 何志刚 庄康 陈光辉
第一章
04年3月,小胖终于要面对他不得不面对的窘事,家里人终于逼他找工作了。说找工作是窘事并不过分,对于那些过于内向的人说来,面试似乎就总是要出丑。小胖就是这样内向的一个人,读书时,他就爱一个人低着头独立穿梭在人群中,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上课的时候上课,很少看到他旁边有着谁;小胖找工作的时候,往往都是害怕面对一脸严肃的面试官,还没有轮到他面试时,脸就先急得红了,待到他面试的时候总是吞吞吐吐的。他在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听从家里人给他安排的工作,弄得现在如此折腾。
4月中旬,找到工作,也许算是件幸事。去第六间公司复试,因为时间尚早,小胖去了趟厕所,洗手的时候,旁边来了个中年胖子,小胖抬头往镜子看了一下,发现对方也在借着镜子看自己,于是不自觉地侧头向中年胖子点了一下头,口中一个“好”字硬是没有说出口,对方没等小胖说什么,点了一下头,关掉水龙头掉头就走了。小胖看到那厚实的背影,想到刚刚镜子中的中年胖子,不错啊,于是又不自觉地看了那背影几眼。
快到小胖面试的时候,一道身影映入他眼帘,是那个中年胖子,只见他慢慢踱来,看了在座的人一眼,然后就走进了面试室。小胖本来是看着中年胖子,看到他看自己,赶紧转移视线,待再想看中年胖子的时候,中年胖子已经走进了面试室了。
忽然间,小胖觉得有些不安,他不知道为什么,动了动身体,对自己说,加油,这次你一定能行!转移想到中年胖子向自己点头,似乎还有点笑容?又想到刚才中年胖子走进面试室的行为动作,难不行那个就是领导?领导对我笑了?那我这工作不就是有戏了?!(相信每位同胞都有过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吧?)
待到小胖进面试室的时候,发现正中间坐着不是中年胖子,中年胖子只是坐在次座,小胖不禁有些失望了。可是这时候,中年胖子站起来了,走到主座说我来面试他们一下。
嘿!小胖心里一阵惊喜,竟然喜形于色。
这是我们的……一面试官介绍中年胖子,中年胖子压了压手,那面试官就没再说什么了。小胖自然把这看到眼里,然后看到中年胖子一边做请的手势一边说请坐。小胖坐下后,看着中年胖子,中年胖子没看小胖,只说:“我先看看你的资料。”小胖看着中年胖子的脸孔,觉得有些不自然,就转望其他面试官,发现其他面试官都盯着自己,于是对着他们勉强的笑了笑,觉得还是看着中年胖子好了。
一小会,中年胖子看完了资料,抬头望了一眼小胖,发现这胖小子正看着自己,还傻笑了一下,于是也稍微笑了一下,说:那开始吧。
小胖看到中胖子看完资料,就对他笑了一下,发现对方向自己报以微笑,心里面开始开花了。
和中年胖子的对话,小胖觉得就像和朋友交谈一样轻松自然,面试问答竟然是出奇的好,从前几次面试得来的经验竟然马上就用上了!中年胖子问为什么选择我们公司,小胖就用中年胖子一样的语速,根据公司企业文化结合自身性格去回答了中年胖子的第一个问题;中年胖子又问为什么要选择人力资源专员这个职位,小胖就举了自己逻辑思维谨慎又平易近人的生活习性,阐述自己内方外圆的性格特点适合做人事工作;中年胖子笑着点点头,又问你证书不多,又才CET4,跟竞争对手对比,你完全处于劣势,你怎么看这个问题?问题问得很刁钻,小胖有点措手不及,心想:这个还是向他笑的中年胖子吗?但他还是向中年胖子报以微笑,并保持大方自信的姿势,以“最好不一定最合适”为中心阐述了观点;中年胖子自然把小胖的神情扑捉到眼里,似乎是故意要刁难小胖,又说,你没有人事方面经验啊,我们可能录取不了你。面试到这个程度,似乎这已经变做一场战争。小胖听到后,脸上已经渗出了汗,这种紧张感在前面面试的时候完全没有出现过,甚至面对一些直接拒绝小胖的语句,他也没有出现过这个情况。
“放松点,”中年胖子看到了胖子这个模样,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建议胖子“想想再说。”。稍微思考,小胖觉得应该巧妙回答这个问题,他说,难道你认为一个正在成长的小鹰因为还没有飞翔的本领就该把它拒绝于蓝天之外吗?顿了一下,又说学校实训和假期兼职都给人事工作打下基础,又强调,有经验也不一定好,往往有思维定势,最后强调自己是个具有高度学习能力的人,愿意主动向前辈请教。
中年胖子旁边的面试官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因为中年胖子完全没有按照公司设置的题目去问还是问题问得绝?抑或因为小胖回答得好?
中年胖子笑了,他对两边的考官说,你们问吧。
于是考官们又问了一些关于诚信与道德之类的问题。总的来说,小胖还能应付过来。
最后,那中年胖子笑着要小胖回家等消息,还用力地握了小胖的手。那用力一握,小胖心神竟然就荡漾了,这像握到小胖心里去,在他心里荡开涟漪。刚才面试那绷紧的神经,一下子全舒服地着伸着懒腰。小胖看着那笑脸,感受到他手上传来的力度,不禁痴迷了。
回家路上,小胖回忆着刚才一幕幕,忽然顿悟了什么,他好像知道自己一直所在的迷惑了。
回到家,他马上坐到电脑前,google了一个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与自己有关的词:同性恋。为什么google?他觉得“同性恋”这个词比较专业,专业词汇的还是google好,但他却进入了百度百科里面的“同性恋”。他看得很仔细认真,细细看着每个字眼。对于性,他从没有想深过,甚至还没有试过手氵壬,可就是对那些比自己大的、显得亲近的胖子,总有一种冲动,一种想要上去抱着的冲动,那种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发变得清晰。从情感上,这种想法对于已经24岁的小胖来说,明显是同性恋的表现了,这表现在对同性的依赖上。
人总是好奇,对于这个未知的领域,尽管小胖不太能接受自己,但是他还是选择往下看了下去。他知道了同性恋并不是别人口中那么恶心,也不是什么流氓罪什么违背道德伦理,他知道同性恋已经合法化,甚至有些国家已经出台同性婚姻法。渐渐的,他用了几天去接受自己是个同性恋的事实,当然也了解更多有关同性恋的事情。其中,同性恋也叫同志,他觉得很逗,同志这词在日常生活中可是出现得不少啊,看来身边的“同志”还真不少了!小胖搜索了“同志”,结果出来了很多同志论坛、同志交友的网页。
他进入了一个同志论坛,首页张贴了很多性感的阳光帅哥,但是他觉得不好看。他一个一个版块的进入,发现都是与帅哥有关的,他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毛病?怎么只会对胖男人有兴趣?就在他要关闭网页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叫“猴熊交友”的版块,猴熊?什么词汇?在他大脑里是暂时搜索不出任何与这个词汇有关的信息,于是他便进入了这个版块。
他看到了胖子,找到了自己的同类,他知道胖的叫熊,瘦的叫猴,他还哈哈地笑着说:猴熊这词真是太生动了!当然他也知道什么是猴熊恋,什么是熊熊恋了。他嘻嘻地笑着,嗯,俺是属于熊熊恋。然后又有些纳闷,现实中明明有些人身上很有肉,明明是个胖子,却为啥不叫胖子叫狒狒?看着每个帖子,他终于明白到日常中所说的胖子与猴熊界里的胖子似乎有些区别,在猴熊界里,只有拥有鼓鼓的肚子,大咪咪的才能称为熊。哈,日常中常被人列入取笑对象的大胖子竟然在猴熊界里是那么受欢迎!呵,唐朝以胖为美,现今竟也有一个以胖为美的群体呢!小胖心里头美滋滋的。
吃过晚饭后,小胖泡在猴熊板块上,他看到很多交友信息,上面很多照片交友,另外还有少数聊天交友。他流连在那些照片交友上面,他一贴一贴地看,发现,原来胖子也有很多种类型,他找到一个显得成熟大气的中年胖子。他心情很是激动,他觉得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就好像要马上实现了似的。他手颤抖地输入帖子上显示断续的qq号,然后添加好友。他有些奇怪,为啥qq号得要断开来写?这个他后来才知道怎么回事,原来这是为了防止别人在搜索引擎中被搜索到。
对方明显在线,音箱上传来了咳嗽声音,添加好友成功后,小胖已经变得很是亢奋,他打开聊天窗口,激动地输入:叔叔你好,你在吗?然后回车键,把他的期盼他的希望传输了出去。他在等,“如坐针毡”。良久,对方回复:你好,你情况?小胖纳闷,情况?什么情况?问:什么情况?对方没有回答小胖又问:有视频吗?小胖摇头回复没有,他觉得他自己有点令对方失望,竟然两次令对方失望。对方又问:有照片吗?这下好了,小胖又兴奋起来了,他觉得这次终于可以满足对方要求了!于是他把他照片发了过去,心情激动,不知道对方对自己满意不?对方马上回复:是你本人吗?还有照片吗?小胖纳闷,当然是我本人啊?不是我本人我会给你吗?于是他回复:是我自己啊。然后又发了一张照片过去
第二章
小胖堕入情网了,他喜欢了一个胖男人,一个远在千里的胖男人。那个胖男人要小胖买个摄像头,小胖买了,和胖男人天天视频,小胖痴痴的,除了打字外就是望着胖男人,胖男人自然把小胖的神情捕捉到眼里,胖男人总是淡淡一笑。
他们开始了语音,胖男人的声音深沉有力,每声都像个响雷,特别笑的时候,哈哈哈的,在小胖心里荡起了回音。
胖男人有时候会离开一会,然后小胖就盯着那边的视频,不久视频那边就会先出现一个白色的半圆,紧跟着胖男人就会出现了。原来那半圆是胖男人的肚子,小胖很喜欢看胖男人的肚子,裹着白色汗衫的滚圆肚子显得很可爱,小胖很想出现在胖男人那边,用手摸摸那肚子,抑或抱抱,感受一下肚子到底是什么,不然怎么会那么可爱?
胖男人知道小胖喜欢看他的肚子,于是就经常用手摸着自己的肚子,摸啊摸,小胖就看啊看,眼睛跟着胖男人的手而转动,小胖心难耐了,很想很想亲手摸一下胖男人的肚子。每每看到小胖那渴望的神情,胖男人总会哈哈哈的笑。
胖男人会唱歌,《梅花三弄》唱得特别好,特别是那说唱部分,那宏厚的低音,声声悦耳,尽管小胖之前没有听过,但却听得痴迷,几乎都睡着了。胖男人有时候也会哼歌,哼的基本都是小胖没有听过抑或不熟悉的歌曲,胖男人哼哼唧唧的,那旋律经过胖男人哼出后,在小胖听来仿佛都成了天籁之音。小胖很奇怪,他对老歌明明不感冒,可就听胖男人的嘴巴哼出后,那旋律那音调,立马使小胖喜欢上,小胖还闹了个笑话:叔,你哼得很好吃……
这些日子小胖整天想着电脑那一端的那个胖男人,视频上那个胖男人没有照片那么庄严,大概是环境、衣着各方面的影响吧,视频上的胖男人总是穿着白汗衫,显得亲近平和,但却也看得小胖心潮澎湃。这个胖男人有点怪,很多时候都是在晚上8到9点出现,小胖就盼月亮盼星星地等胖男人出现。小胖耐不住胖男人出现的时间这么短促,就问,叔,为啥你怎么都是这个时间段上啊?胖男人说,老婆和孩子广场跳舞去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小胖觉得有些难受,每天只能交流那么短时间,他觉得很可惜。实际上,胖男人并不是每天都上网,他给小胖的理由是老婆孩子都在,不方便上网。在胖男人没有上来的晚上,小胖心里像掉了什么,总觉得缺了啥,但又说不清。
胖男人两天没有上来了,小胖觉得吃饭也没有滋味了。他觉得他真的喜欢上了胖男人。
其实,小胖心里想着的不单电脑那端的胖男人,还有面试他的中年胖子,那个中年胖子给小胖的印象尤其深刻,面试那时候的一言一行都印在小胖心里。进公司工作都好些天了,可那个中年胖子自从面试后就一直没有出现,小胖多想看到他啊,多想知道他在哪个部门做的啊,更期待中年胖子再一次用力握他手啊!小胖很希望那种握到心里去的感觉会再次透过中年胖子的手传递而来。
可是中年胖子一直没有出现,而今晚电脑那端的胖男人也没有出现,小胖终于知道什么叫寂寞难耐了,不禁想起胖男人唱的《寂寞难耐》了。
白天工作盼中年胖子,晚上盼胖男人,可胖男人没有出现啊,于是小胖又在想明天中年胖子或许会突然出现……
第三章
小胖应聘的是人力资源专员,做的算是比较琐碎的事情,又第一次工作,尽管有人带,可有时候琐碎事多得会使人直发晕,做错了做漏了,骂是难免的了,那骂就骂吧,小胖都是低着头默默承受着,看小胖态度良好,主管也不好发多大脾气。可就小胖认错态度一流,却似乎没有要改过的打算。主管一次又一次地骂,骂小胖不懂用便纸贴记着?小胖就是不改进,这不,终于迎来主管的大发雷霆,主管大喊大骂的,小胖还是低着头默默听着。主管看着那个耷拉的圆圆的脑袋,忽然察觉什么,就来了个峰回路转,轻轻的问,你有听到我说了吗?小胖没有反应。半响,小胖像察觉什么就低呼啊了一声,他迅速抬头,看到主管在对着他笑,笑得阴阴的,小胖脸刹的红了!头抬得更低了。
沉默,再沉默。小胖耐不住了,他慢慢的抬头要看主管。主管看着小胖的举动,看着那胆怯而惊恐的眼神,他忽觉这像耍小猫一样,他像主人,拿着鞭子,而小胖就是他要惩罚的小猫,他笑得更阴了!可这笑随即转化为怒气,他大吼一声,口沫星子像暴雨般激洒向小胖,差点没把小胖圆脸淹没,他吼道:你tama的有没有听我说……
狂风暴雨随着一个中年胖子的到来而湮灭,中年胖子说,怒气能解决问题吗?这声音很平和,像春风。小胖沐浴在春风里面,滋润着,他有种冲动要萌发了,于是怯怯地抬头看向那个中年胖子,是他!
小胖心里怦怦乱跳,心跳立马加速,并带有强烈晕眩的感觉!这个就是当初使小胖心神荡漾的中年胖子,这个小胖一直期待的中年胖子就这么突然地出现,像天神一般,一出场一句话就把主管的狂风暴雨轻易化解!
小胖就因为这个中年胖子而认识到自己别样的喜好,对于这个中年胖子,小胖有着别样的情感,敬仰?感激?喜爱?渴望?抑或全都有吧,这个就只有小胖自己清楚了。尽管相处的时间只有面试那短短的一阵间,可中年胖子的形象足够刻在小胖心上了。
小胖就这么傻傻的看着中年胖子,痴痴的呆呆的。主管看着小胖的模样,觉得他不尊重中年胖子,竟然举手就想拍向小胖。小胖只顾看着眼前的中年胖子,不知道主管竟然这么阴险要打人。小胖没有看到并不代表中年胖子没有看到,中年胖子说,矣,怎么动不动就打人呢?主管气塞,急道,陈总,他!
陈总!小胖心里头炸开了一个雷,他终于知道中年胖子身份!尽管上班的第一天主管就带着小胖逛了公司一圈,可是那时候并没有见到中年胖子,不过想到复试那时候的情景,那么这一切都释然了。
中年胖子对小胖的主管说,小何你慢慢说吧。于是主管就诉说自己如何费心栽培小胖,苦口婆心的,不畏辛苦的指导小胖,可这小胖子却没有虚心受教,竟然还神游太虚!
哈哈,谁知道小胖挨何主管批的时候想去哪呢,小胖现在可不是想这个。他在想,坏了糟糕了,自己的罪证都被这个胖子抓获了,自己地位肯定在对方心里一落千丈了。他羞愧啊,要是早知道他就肯定不敢在被批的时候去想中年胖子了。
何主管似乎说得很来劲,小胖越听头越是低。中年胖子看到小胖模样,伸出手轻轻摸了小胖后脑勺,一下,两下,三下,一下比一下轻缓。主管看得惊讶,竟然忘记了说话。
中年胖子转过头来说,小何,他犯的错误我也知道得差不多了,剩下的我来批批他吧,你没事干活吧。
第四章
一下,后脑勺被轻缓摸了一下,小胖脑袋轰一声像炸开了。男人的第六感,他知道这是中年胖子摸的!两下,后脑勺又被摸了一下,这下更轻缓,却像一股清流,慢慢流进小胖脑海里,一下子把混沌的想法冲开,梳理出空明。三下,轻轻的,缓缓的,小胖感受着后脑勺传来的关爱,他知道心中的胖子也就是眼前的中年胖子没有怪责他,相反,还很怜惜他。小胖的泪水一下子就涌出来了。
中年胖子有些吝惜的说,怎么哭了?不会是我摸痛你了吧?
小胖马上擦泪,急道,不是不是,不是的……
中年胖子问,那是?
小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有些难为情,总不能“是你摸哭我的”这样回答吧?他说:“沙子进眼了……”。呵呵,这个理由也太次了。
中年胖子听后就呵呵笑起来,道,那现在沙(傻)子走了吧?
小胖那个尴尬啊,为自己这么次的借口而尴尬,他没有听到中年胖子说的“沙”有些异音,就嗯嗯说,走了走了……
那你还不笑一个!中年胖子佯怒道。
小胖一阵愕然,看到中年胖子嘻嘻笑后,随即嘿嘿的跟着笑开来。
中年胖子说,我是陈光辉,你的副总,管运营的,你叫……叫王……王……王胖子!陈光辉先介绍自己,待说到小胖的时候,忘记了小胖的名字,双眼一转,说了个王胖子出来。其实这不能怪他,他面试小胖的时候看了一下小胖名字,都过了一个月了,现在能记起小胖王姓也不错了。
小胖说,陈,陈总好,我是王海。小胖觉得很感动,因为对方能记得他,尽管忘记了全名……
对,对!是王海!陈光辉一阵顿悟的样子,又说,王胖子呀,你得跟我说说何主管骂你的时候你到底想去哪里了?然后一副期待的表情看着小胖。
王海看着陈光辉那一脸期待,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很想把“想你啊”大声说出去,可是他不能呀,只能又编了个假话,说:“我想吃的去了……”嗯,这个理由还算可以。
哈哈!陈光辉笑了起来,笑得王海又一阵尴尬。陈光辉说,你够胖的了,别老想着吃了。然后又说,王胖子啊,你可是我面试的啊,你要是试用期也过不了那也太下我面子了吧?你当初面试不是很能说的吗?原来都是打肿脸充胖子啊?啊,不,你本来就是胖子,哈哈。陈光辉自顾地哈哈笑,完全没有理会一旁脸红得像猴腚的王海。忽然,他一顿,正经起来,说,你啊,还是给点心思去工作,算是帮我争争气,嗯?
就这样,王海决定以后工作必须认认真真,他得为心中的陈光辉争光。
开心的时候,时间过得快,认真的时候时间过得同样快。这不,下班了。
王海这是高高兴兴回家去了。哼着歌,在阳台淋花,一棵一棵的,王海这是怎么了?这时候的王海给他母亲的是一个大问号,她问王海,小胖今天遇什么事了?是不是认识了女朋友了啊?王海愕然,回答,哪有什么女朋友啦,没有啦!老母亲自然知道小胖害羞没有胆子说出来,她笑着,欣慰地走开了。
晚饭的时候,小胖吃饭算得上狼吞虎咽。
王母跟王父对了个眼色,王父干咳了一声,说,小胖,是不是看上谁家姑娘了?他边说边夹了棵菜放到碗里,看着很是淡定。
小胖差点气绝,咽到喉咙里的饭差点就要喷出来,他说,爸!你别听她乱说!
王海父亲疑惑地望向那“散布谣言”的母亲,王母双眼一瞪,王父立马一正,说,吃饭吃饭!
第五章
速度吃过晚饭,王海回到房间,开了电脑,挂上qq,又哼上歌曲。
哼着,电脑传来哔哔的响亮声,王海一看,嘿!是胖男人。
这晚上王海的喜悦自然传到胖男人那里,胖男人并没有问小胖为啥那么开心,胖男人也咪咪笑,看着小胖,他说,要是我们在附近就好了。王海愣了一下,说是啊,可是不可能,你那么远……
胖男人笑开了,说,要不是我工作忙,我就会去看看你,看看我们的小胖是多么的可爱!
王海听后感动得一塌糊涂。
这是新的一天,王海早早来到公司,他想找点东西做,又不知道能干些什么,他走着,看到陈光辉在对清洁工阿姨笑,陈光辉看上去很精神,晨曦的阳光洒进来,衬得他的笑容十分好看。原来陈光辉也这么早来公司了,王海在考虑是不是该上去打个招呼,可是还是没有足够勇气走上前去。于是回到座位上发呆。待到同事们都到了,王海的积极性就降得七七八八了,他想跟同事们打招呼可还没有这个勇气。不过不紧要,这是个好的开端,有这个意识就是个好开始了。
何主管找到王海,让王海统计一下员工上个月的考勤情况。王海就收集各类数据,做起表来,做完后稍微美化,再核对。乖乖,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人是铁,饭是钢,王海的肚子叫了,看来得喂饱它了。看着大伙都散了,王海不知道是出去吃还是在饭堂吃。饭堂的饭菜似乎永远都那么难吃,无论你是什么饭堂,就是改变不了饭堂饭菜难吃的铁律,为什么这样说?人胃口都很贱,同一个“味”吃多了就觉得难吃了。王海来这公司不久,可对饭堂饭菜却腻了,尽管公司饭堂采取自助式吃饭,但似乎也没有能长久吸引住王海。王海想吃外面的大排档,但是他没有去,他选择了饭堂,他想看看陈光辉在不在饭堂。
王海跟着几个同事走向饭堂,他瞄着饭堂每一处,没有期盼的那个身影,于是打过饭后,就和同事吃一起。吃着吃着,听到什么陈总好陈总好的,王海赶紧抬头,看到陈光辉在一片招呼声中走来,他一边回应着大伙一边和蔼地笑着,王海觉得陈光辉很风光,可又不喜欢他对每个人都笑着。
“装!真会装!使劲装!”王海旁边的李同事在低声说着,王海听后,不高兴了,就纳闷问:装?那个同事就说,还不是?你想想,高层的那些有哪个不是在外面大鱼大肉的,有哪个会闷在饭堂吃这些的?他指着饭盒里面的那些肉菜,愤然道,真难吃!然后又说,他是借着吃饭机会拉关系的!王海更纳闷了,又问:拉关系?那人看到王海不明白,就有些神气了,说,你胖子真笨,这与民同乐啊,多好,那样大伙都喜欢他了!我可不喜欢他呢,虚假的老家伙!王海噢一声,发闷了,饭也不想吃了。
问好声又响起,王海同桌的郭同事说,哎,他不是来我们这桌子吃吧!众人抬头,王海还真看到陈光辉向着这走来,貌似目光还看他了。王海心情变得激动起来,刚才的不闷也不知道去哪了。
哎!咱们待会儿都不理他啊?看他怎么下场!李同事叽叽的对着周围的人说,然后又拍了一下王海,说,胖子,记得哟!王海没有理他。
果真,陈光辉是来王海桌子吃饭的。他一坐下,大伙就开口问好了。李同事憋着,也想问好,鉴于刚才自己那番话总没好意思说出口,他气,气这群没有义气的家伙!当然王海除外,因为王海也没有问好,只是表情有些奇怪的向着陈光辉笑了笑。说是表情奇怪,其实也不奇怪,就是害羞这词用在男人身上有些别扭!王海不是因为李同事刚才那番话才不跟陈光辉问好的,他是脑袋短路了,不知道该对陈光辉做出啥反应。
哈哈,敬告大家,越会短路的时候就越要镇定,因为这是该表现的时候。当然,在这,陈光辉或许会觉得王海短路很有意思?哈哈,这就只有陈光辉自己知道了。
第六章
“你们好!”陈光辉坐下就对大伙嘻嘻笑,大伙也跟着笑开。陈光辉并没有介意有些员工没有向他问好。在他看来,向他问好的员工大概可以“忽略”,只有那些没有向他问好的“问题”员工才是他需要注意的,既然需要注意了,那么就不能介意了。他需要把“问题”员工转为自己心目中的好员工,看,他出嘴了。
“你身体不舒服吗?看上去不开心啊?”陈光辉对着李同事关怀地说。哪有这样问人的,还关怀呢,有点“不怀好意”了。
那李同事也晓得自己没有那么大牌,不敢不理陈光辉,就扯道:饭堂饭难吃,吃这饭,我都没心情去工作了!
李同事要表达的意思是饭堂饭菜不好吃。但他不知道这话在领导听来,这话表达的意思却是另外一个意思:我工作(被)不努力。
一般领导或许会发火,但是陈光辉没有,他知道发火难办事。另外,他也理解李要表达的意思,他说,是难吃,却胜在不用掏钱。
你会在乎那个小钱?!使劲装!李想着。然后又听到陈光辉对自己说,你不知道这生活有太多人惹人讨厌了,就像吃这饭一样难受,你看谁不顺眼就把他当做是这饭,使劲嚼它!
啊,这主意实在太好了!李心里大喊,我要把你使劲嚼,我嚼我嚼。李边嚼边看着陈光辉,眼光发亮,嘴里咂咂作响,貌似很兴奋。
陈光辉把王海的囧样看到眼里,但是并没有搭理王海。他在跟其他人说着啥,大家都哈哈笑着。
李嚼着“陈光辉”,看着大伙和他都笑得灿烂,觉得嚼“陈光辉”都没有意思了,其实陈光辉不坏啊,干嘛要嚼他呢?对了,为什么会觉得他坏呢?这只是他做领导的方式而已啊,于是他不嚼陈光辉了,还跟着大伙一起笑了。
王海听到他们笑得那么开心,忽然有些难过,原来陈光辉对谁都那么好的,他抬头看着陈光辉的笑脸,真的很好看,只是这笑脸谁都可以拥有,就连清洁工阿姨都不例外。他想到早上陈光辉对正在清洁的阿姨笑了,那个笑印在他心里,只是这笑并不是属于他的,而是属于清洁阿姨的。
王海忽然觉得饭变得难咽,咽下几口,实在再难以咽下,特别是还有他们的笑声充斥在耳边,他觉得他不应该这样受罪,所以他站起来勉强说了句“你们慢吃,我吃饱了。”就走开了。
王海一个人走到街上,太阳比较强烈,他有些受不了,就走进了个公园。他坐一个板凳上,树荫,微凉,却没有把王海的心冷静下来。他思维有些乱,陈光辉对自己好,他能感觉出来,他以为这是他独有的,可是为什么连清洁阿姨也能拥有?为什么吃饭的时候,陈光辉会向李问候,而不理自己?看来他对陈光辉真的是自作多情了,陈光辉对谁都好,并不是只对他好。
好巨大的落差感噢!
王海靠着椅背,仰头,闭眼。他在后悔认识自己是个同志,他宁愿自己永远活在以前无忧无虑的生活里。他宁愿永远对那未知的爱好带有一种朦胧的憧憬,而不去揭开自己的真相!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