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我很想爱他—桃心

我很想爱他—桃心

时间: 2012-02-28 01:21:29

 文案:

根据林俊杰的歌《我很想爱他》来灵感写的小故事。
“我很想爱他
但是眼睛在说谎
隐瞒比较容易吧
免得感情变的复杂
……”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情有独钟
主角:苏锐,顾淮,苏玫

“苏锐,妹妹下课的时候记得去接她,她要做家教,那家小孩子不听话,你要帮她多说说好话,不要让她受气,知道吗?”
妈妈对苏锐叮嘱完,就因为工作的繁忙要挂掉电话。
苏锐不得不答应下来。虽然最近几天的超负荷的工作已经身心俱疲,但是因为妈妈吩咐,还是不得不照做。
“我知道了,妈妈,你早点回家。”
“哎,不说了,工作忙,你们两个在家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苏锐和苏玫是苏妈妈同母异父的孩子,因为苏女士离异过一次,离开前夫后,又嫁了另外一位先生生下苏玫。
但是无奈婚姻也没有维持到一年,仍然离异。
苏锐小小年纪跟着妈妈从继父家里大包小包地把行李搬出来,带着还是奶娃娃的妹妹搬进了只有一间卧室大小的临租房里。
那种下雨天流落街头打不到车的辛酸感,苏锐一辈子都记得。
分明下雨的城市也那么美丽,迷离,但是就是没有热心人愿意走上来帮助他们孤儿寡母一下,或则问候一句,是不是需要帮助。
年纪小小的苏锐站在城市中心广场最繁华的地方,望着skyline的通红铁塔,心里装满了对世界的困惑。
当他长到了上班的年纪,得到的第一笔工资就迫不及待立刻买了一部小小代步车。
算不上名贵的车,但是也算是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了。不至于再流落街头那么狼狈,那么让人心酸。
苏玫比苏锐小了五岁,算是全家人的小苹果。
不仅仅是妈妈,就连他这个同母异父的哥哥,也把苏玫当做是世界上最珍贵最可爱的宝物来对待。
小时候帮苏玫打架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初中帮她追心爱的男生,也有过很多次。
但其实苏玫长得乖巧美丽,根本不缺乏追求者。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苏玫的欣赏水平,一般都喜欢冷冷酷酷的男生,这种男生苏锐看着都觉得头大,奈何还要不得不答应妹妹帮她去追求。
于是也只有硬着头皮上。
这样被当做是同志的时候也不是少的。
但是没办法,为了妹妹,苏锐是什么原则都没有了。
被误认为同性恋,或者被误认为变态跟踪者,都不在乎,只要妹妹幸福,开心,那就是做哥哥的职责了。
不过时间这样久了,苏锐忽略了自己青春期的恋爱,都忙在学业和帮妹妹追求男生和拒绝男生了,自己也被误会传成了同性恋,直到一天妈妈和妹妹问起来,苏锐才脑袋一当机,然后说,“可能不是吧,我也喜欢日本AV女星啊。”
就是如此,得到了妈妈和妹妹的“切”一声,才算是被放过了。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但是到底是不是同志呢?是不是也有喜欢过的女生呢?
这些问题对于苏锐来说,自己也说不明白。
青春期那么短暂和匆忙,自己还没有好好喜欢过谁,和接受过谁的爱意,就那么像浮光掠影一般过去了。
过去了,也就只是过去。
像空留在水面上的飞鸟影子。
徒劳无力。
下班的时间要到了。
苏锐站起来,准备收拾好东西离开。
抽出了车钥匙到停车间去开车,本来顺顺当当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闻到一阵飘过来的烟味。
出于敏感,苏锐还是朝停车场外的草坪看了一眼。
看到那个穿着西装黑裤的人又站在那边违规抽烟了,苏锐不得不停下脚步来,走过去,道,“你又在这里抽烟了,没看到这里不准抽烟吗。”
抽烟的人叫做顾淮,是苏锐从小到大的同学,两个人毕业了之后进了同一所设计院工作,但是无奈人生就是有同生不同命这件事。
顾淮是S设计总院董事长的儿子,而苏锐,只是一个单身离异单独抚养两个小孩长大的母亲的儿子。
两人身份自然是不可比。
但是也没有影响两个人之间的友谊。
顾淮看到苏锐下班走来,掐灭了手里的烟蒂,笑笑地问他,“每次看见都教训我?你不嫌你自己很烦吗?”
分明是调侃的语气,却还递给了苏锐了一杯黑咖啡,缓解他的疲倦和压力。
苏锐接过来说了句谢,单手拉开罐装咖啡,和顾淮坐在一起道,“那还不是因为你不遵守规矩,这里虽然是你老爸的天下,你是太子爷,没有人敢说你,但是我不一样,我就要管管你这种凡是不遵守规则办事的态度。如果人人都学你这样,那公司不是乱套了。”
苏锐说得很正气,丝毫也不介意顾淮是董事长的儿子,他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和顾淮十几年的同学了,向来如此的,就算是做了上下级,现在仍然是对他有同学情谊。
顾淮手长脚长地伸长了出去,像是一颗英挺好看的树一样伸展。但是英俊立体的容颜上,却是带着邪气的笑容。
他只有在下班这时候才能够溜出来偷偷抽一根烟,脱下S设计院董事长儿子的头衔,轻轻松松做一刻自己。
但是不料每每这时都被苏锐逮到,真不得不说是扫兴至极。
顾淮淘气地用脚去踢坐得端端正正的苏锐,苏锐正在喝咖啡,被他这么一闹,差点被呛死 。
一口咖啡喷了出来,立刻惹得顾淮哈哈大笑。
觉得自己的恶作剧成功了。
倒是被害者气得眼睛都瞪直了。简直弄不懂这个和自己一般年纪大的人怎么会这样幼稚,都分明26岁了还做这么幼稚的事。
这样的他,跟在公司那个挥斥方遒的他又是同一个人吗?
让人很难说。
顾淮哈哈大笑之后,好歹还是出于良心把自己随身带的手帕拿出来了给苏锐擦擦嘴。
苏锐躲避了几下,最后也就不动了,仍由他在自己的脸上胡乱擦一通,然后把手帕丢在他怀里,道,“好了,你把我东西弄脏了,回去洗干净还给我。”
“有没有搞错!”
苏锐立刻大叫出来。
明明就是因为这个人无聊才会让自己呛到,不然怎么会做出喷出咖啡那么没有品的事情来。
现在却反而还反过来怪自己弄脏了他的手帕。
真是见过不要脸的,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了!
苏锐愤愤不平。
但是顾淮却已经笑嘻嘻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站了起来,态度特别大爷又装慷慨地说,“好啦好啦,十几年的同学就不要这么计较了嘛,我这条是巴宝莉的手帕哦,限量版,你洗干净了,如果想占为己有我也不会介意啦,反正我有钱嘛。就当是和你开玩笑给你的补偿了嘛。”
苏锐正想说,“谁想要你的补偿啊……”
就被顾淮打断了,“好了好了,你是不是要去接你下课的妹妹,正好我没事,和你一起去吧,我也好久没有看见小苹果了。不知道她最近又变漂亮没有。”
涉及到妹妹的话题,苏锐立刻就犯了兄病。回嘴说,“妹妹怎么可能不漂亮,她比你身边的那些女生好几百倍好不好,你也不看看你都交往些什么人。高中时候还好一些,到了大学,简直不堪入目。”
顾淮被苏锐这番话挑起了兴趣,问,“哦?我的品味怎么不堪入目了?”
苏锐也不忌讳,自言道,“你这种大公子,生怕勾搭不到小妹妹,上高中还懂得低调,上了大学就换着花样换跑车,换女朋友,你说你换女朋友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一个比一个夜店妹……实在是对你无语了,你这种豪门大少,怎么会喜欢那种品味的女人啊。”
苏锐虽然自己没有恋爱经历,但是在他的脑海中,像顾淮这样的公子哥,肯定是要娶上得了台面的女孩子,门当户对的才好的。
那些酒吧女都像什么话,也亏得他顾淮能一天换一个不带重样的。
真是够了!
见了好友对自己以前的女友意见那么大,顾淮想要笑,又不得不忍住,开始安慰苏锐,“好啦,好啦,以前是我一时着迷大胸女,所以才会喜欢酒吧站街女嘛,但是现在你不觉得我的口味都变得清淡了很多了吗?我现在觉得小苹果就挺好的,怎么样,我给你当妹夫,你你不吃亏吧?”
用痞痞的口吻说出这种要追求自己视为珍宝的妹妹,在苏锐看来简直就是罪不可赦。
立刻骂道,“顾淮你找死啊,你要是敢动我妹一根汗毛,我首先打的你不能人道。”
表情又是横眉瞪眼的,但是顾淮看在眼里,却觉的每次苏锐因为什么事情发怒起来的这幅样子实在是太可爱,太好看了。
让他不得不好心情的笑了起来。
笑得整个人都抽搐了,丝毫看不出来畏惧苏锐的恐吓,虽然嘴里还是说着,“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你厉害,我跆拳道黑段,怎么敢跟你打。我嘴贱行了吧,我以后不打小苹果的注意了,谁打他的主意,我帮你打的他不能人道,够义气了吧。”
苏锐听到顾淮的这番保证,这才顺了心,道,“这还差不多。”
小苹果可是妈妈和自己的珍宝啊,怎么能够拿给顾淮这种禽兽折磨。
想都不要想!
顾淮这时说道,“好了好了,不说了,我们去接小苹果吧,不是听你说她要去做家教吗?”
这番话让苏锐想起了正事,才没有继续跟顾淮纠缠了。
两个人坐上了他那辆小小的本田,一路向着依山傍水的H大开去。

接到妹妹的时候正当她下课。
一路小跑着出校门,很多男生的眼睛简直变成了拍都拍不死的苍蝇,一直黏在她飞扬起来的裙角和发梢上。
苏锐这个时候的爱妹如命病就又要犯了,简直恨不得把那一个个男生猥琐的眼睛都抠出来拍死才算心安。
苏玫坐进后座车里,这才发现了顾淮也在车上。
顺手接过来哥哥递来的爱心糖水,一边好奇地说,“咦?顾哥哥也在哦,好难得,顾哥哥会坐哥哥开的车,不会嫌弃吗?”
苏玫爱美,每天喜欢换着花样喝糖水,这种婆婆妈妈的事情连苏女士都不愿意做,偏偏苏锐这个大哥不厌其烦地每天抽出不多的时间来为妹妹熬制各种花样的糖水。
今天是雪梨的 ,明天就是苹果的,后天是菊花的,再后天是玫瑰花的。
总之换着花样,一个星期不带重样的。
苏锐看到妹妹坐上车就眼睛注意到顾淮身上,心里难免又想起他刚才打苏玫主意的事,不免脸色凶起来,严肃道,“哼,他坐我的车是委屈他了吗,我还嫌弃他肺里呼出的一氧化碳弄脏了我这车里的空气呢。”
分明在外面是人人都捧着供奉着的太子爷,但是到了苏锐面前,顾淮简直就变得成为了一文不值的花花公子,纨绔子弟,只会在祖辈的庇护下混日子。
也不知道苏锐是怎么看顾淮的,才会把他看成如此之糟糕。
分明两个人一路同学过来,他也知道顾淮成绩体育样样在行,脸蛋唬人不说,考大学的时候还是以第三名的成绩考进建筑系的。
和苏锐就仅仅差了三分而已。
但是就是如此优秀优异在外人眼里都闪闪发光的雄性动物,在苏锐的眼里,却像是根本看不到他身上的光环,自动就过滤了他身上那些优点,只看到他身上的缺点。
花心,滥情,不专一,不遵守规矩,开会爱开小差。
乱花钱,装阔(诶?这个好像不用装,是真阔……),炫耀,乱把妹……
等等,等等。
要让苏锐数落,那他真的能好好数落一番顾淮的。
这样的两个人能一路做同学做朋友直到工作也没翻脸,也真是奇了怪了。
不过苏玫却因此捡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宜,到底是雌性生物,可看不到苏锐眼里顾淮身上的那些缺点。
在她的眼里,顾淮就跟所有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一样完美英俊。
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要钱有钱,要人有人。
能嫁给他,无异于嫁给豪门。但是关键还是嫁给一个这么帅气英俊的豪门贵公子,能是哪个女孩子不想的吗?
苏玫喝过了哥哥的爱心汤,擦擦嘴满足地说,“咦?顾哥哥怎么坐我们家的车就变成一氧化碳污染了呢?明明顾哥哥也长得一表人才,看上去就跟海报上的大明星一样嘛。哥,你也嘴巴太不饶人了,别以为和别人是一路长大的同学,就可以如此毒舌别人哦,小心哪天顾哥哥不高兴了,一脚把你踢出公司,倒时候看你到哪里去哭。”
苏玫和苏锐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对活宝。
分明两兄妹都是毒舌,但是顾淮在他们身边看着两个人斗嘴,就觉得有趣的很。
怎么看都看不够。
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只想好好呆在这两个人身边就好了。
苏锐果不其然气不过自己的妹妹居然还帮顾淮那个大禽兽说话,重重地“哼”了一声之后,眼睛掉开了。
背对着顾淮暗戳戳地说道,“我怕他开除我,也不想想是谁天天努力工作,才让他有如此优越的生活优哉游哉。”
这分明是赌气的话,但是也说得顾淮喜笑颜开的。仿佛听到苏锐这般数落自己是件很开心的事情。
苏锐调了档,车身迅速地射了出去。
他继续表情臭臭地道,“还有,也不知道是谁不遵守规矩天天躲在停车场吸烟,仗着自己是太子爷的身份,没人敢说教。哼,这种家伙,吸烟吸成肺癌死掉算啦,可不要污染大家公共场合的空气啊!”
苏锐毒舌完了,又愤愤不平地瞪了一眼后视镜里面的顾淮。
刚好撞见他灿若星辰,深邃温柔的眼睛。苏锐心下暗跳,立刻调开了眼睛,装作专心开车。
苏玫此时却已经无可忍耐地尖叫了起来,道,“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这样讲顾哥哥!你们还是十几年的老同学哦!”
两兄妹在前面为了一个顾大少爷吵得火热,相反坐在后座的顾大少爷却像听到了这世间最好听的夸奖一样,哈哈大笑出声来。
苏锐开着车不慎被妹妹爆了一记栗子头,有些委屈不满地看了一眼妹妹,觉得妹妹也太偏心了吧,分明自己对她这么好,每天送爱心汤,都没有得到她的半句感谢,倒是现在说了几句顾淮的不是,她就跟自己翻脸了。
到底是谁家的啊!
苏锐不满兼嫌弃地皱起眉从后视镜看了看那个“罪魁祸首”,眉开眼笑的顾淮丝毫没有介意他刚才最贱说出的那些话。
相反,他笑起来阳光帅气,带着成熟男人和青年男人之间微妙的气息,竟然让苏锐也觉得,这家伙的笑容也太讨喜了吧。
面对着这样的脸,倒是怎么也讨厌不起来呢……
不知不觉被顾淮的大大笑容所迷惑,苏锐立刻惊醒起来。
不对不对,怎么能够觉得这种家伙身上有可取之处呢。
他的那张脸啊,可是天生就是生来偏小女生的啊。
祈求自己的妹妹千万不要被他迷惑到了。那就糟糕了。
苏锐心里有些不安地来回扫射了一番顾淮和妹妹,觉得自己这种猜想太可怕了,不敢往下细想,这才立刻打住,专心专意去开车了。
而顾淮坐在后面笑得腹痛,有些直不起腰来,不过心里却有一种满足得不能在满足的感觉。
被苏锐愤愤不平地瞪上一样,简直心里都美滋滋的像被柔荑揉抚过了,那么安逸。
苏玫还在生气自己老哥对客人的不客气,但是又颇为心里暗暗高兴居然今天能够见到顾哥哥。
要知道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因为自己的年级和哥哥的年级相差太多了,所以要每天见到顾哥哥根本是可能的事情。
再说了,顾淮那种家庭出身的孩子,怎么可能上学不配备保镖和司机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顾淮就是喜欢和自己哥哥一起骑自行车上下学。那个时候自己还小,不敢一个人回家,放了学就一个人乖乖地站在校门口等着哥哥来接。
看到街角两个身影熟悉的人了,才笑逐颜开地跑过去,跳上哥哥的后座,抱着他的腰让他接自己回家。
而顾淮,则要绕一段路才骑车回家。
苏锐就曾经怀疑顾淮的动机,“你烦不烦啊,还要专门多骑一段路,这样不安全,你老爸都不担心你途中被人绑票吗?”
顾淮果然很坦诚地道出了自己的心底话,“哈哈哈,算是被你看透了,我们南一中啊,都是男生,有什么意思啊,还是你妹妹的学校好啊,都是漂亮的小学妹,每天跟你一起来接小苹果,果然才能找得到我存在的意义啊,你没看见今天下午我又收到了几封情书吗?”
看着身边这个得意洋洋炫耀自己的人,苏锐就心里一阵恶寒。
立刻嫌弃道,“你赶紧滚啦,你这么猥琐,小心明天我去告诉她们女校的教导主任哦,把你列位色狼的范围,就再也不让你接近女一中了。”
顾淮又是哈哈大笑,不屑而过,还揶揄苏锐是吃醋他自己没有收到情书,才会嫉妒自己天生潇洒。
惹得苏锐又是一阵恶寒。
但是坐在后座的小妹苏玫这时候却大声叫出来,“不要告诉教导主任,顾哥哥人最好了,哥哥不要告诉老师,我要顾哥哥来接我放学!”
还是中一的小妹已经很可爱很可爱了,可爱到苏锐每天都想把她抱在怀里,教她算算术,写字,画画。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小妹居然大声说出要顾淮这个家伙来每天接她放学的话,这着实让苏锐够受打击的。
他道,“妹妹,我才是你哥哥喔……”
苏玫此时也不管不问,一头扎进顾淮的怀里,赖着说道,“不要不要,不要顾哥哥走,顾哥哥要每天来接我放学!”
面对妹妹的如此偏执,作为哥哥的苏锐当然是相当相当无奈。
看了一眼那个一脸女干计得逞的家伙,苏锐简直就觉得这家伙就是上帝给自己派来磨练自己心气的克星!

苏玫做完家教的时候,顾淮已经先行离开了。
苏锐代替着母亲向那家小孩的母亲低头鞠躬,再三道谢他们照顾苏玫,并领取了丰厚的课时费,苏锐这才松了一口气。
对着苏玫说,“走吧,回家。”
苏玫这次没有激动地抢过自己辛苦挣来的血汗钱,反而是眼睛有点失落地看着车里,发现没有了顾淮的影子,道,“顾哥哥不在了哦……”
苏锐从自己的钱包里面拿出一叠钱,然后又把苏玫的家教费一同交到她手里,不甚在意说,“他啊,晚上有饭局,就被叫走了。董事长的儿子嘛,忙也是很正常的。”
说着就撑开了雨伞。
刚才在等苏玫下课的时候天空就开始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现在虽然没有变大,但是苏锐就是一颗老妈子的心,要帮妹妹煲汤,还要帮妹妹打伞。
没想到这次苏玫拿到哥哥给的钱,居然没有雀跃起来,只是闲闲地说,“哦,这样啊,还以为今晚上可以和顾哥哥一起吃个饭呢。”
说着无意间看了一下手里的钱,发现多出来了一叠,才问道,“怎么,哥哥给我钱做什么?”
苏锐撑着伞一脸不可置信地说,“不是你说这次赚到了家教费要买最新的普拉达包包吗,又跟我抱怨说钱不够,老妈不给,我就当是补贴你啦,免得天天被你念,耳朵都要长老茧了……”
话说完了,还有一些闷气,但是想到是给心爱的妹妹买的东西,心里也就没有那么多芥蒂了。
话说完,苏玫这才想起来上个月看到了橱窗里面展示的春季新款包包,嫩绿色,一看就很让人动心。
但是无奈价格实在是……
缠了老妈几次,也没有结果,最后不得不发功在老哥身上。
果然,跟他讲了几次,他就抵抗不住自己的撒娇,这下,领了自己的打工钱,又加上哥哥给的钱,可以买下心仪很久的包包了。
想到这里苏玫才有点开心。
化解了她刚才没有遇见顾淮的郁闷。
凑过去不经意地在哥哥脸颊上碰了一下,眼睛又大又黑白分明地道,“哥哥,谢谢你哦,我最喜欢你了。”
苏锐打着伞,到了开车门的地方,立刻打开车门让苏玫进去。
还装作嫌弃的样子,擦了擦脸,说,“哎,你嘴巴上是什么东西,黏糊糊的,弄得我的脸很不舒服啊。这么大的人了,也不怕被人看见,真是……”
虽然是嫌弃,但是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自己的妹妹,果然还是最喜欢自己的。
顾淮那个家伙,根本无法和自己比吧,在妹妹心底。
这样想着,苏锐就觉得每个月给妹妹再多的零花钱,给她买再多的衣服,鞋子,包包,也都不是什么困难了。
只要能让家里的这个小公主开心,那么就是自己最大的快乐了。
苏锐26年来一直这样认为的。
两兄妹在春雨缠绵的街道上,一点一点移动着回到家。
途中,车里有些闷热,苏玫打开了换气扇。
把钱放进自己的书包里,心里还是装着别的事情。
想起好久都没有看见过顾淮了,自从自己读大学开始,几乎就没有看见过他了。
他和哥哥一样,都是同年毕业,同年进同一家公司的吧。
两个人真的是,二十几年来抬头不见低头见啊。
装作不经意地问哥哥,“那个,顾哥哥现在上班很忙吗?”
苏锐正在等待红灯,也没上心妹妹的问题,只当是寻常的问候,说,“嗯,算是很忙吧,他是家里的老大,后面的两个弟弟,又是续弦的阿姨生的,应该就是他继承家业了吧。”
苏玫听了,微微翘起嘴角,若有所思的模样。
可惜专心开车的苏锐并未注意到她的这一些小动作。只是继续说道,“对了,从进了公司开始,我们的见面也很少了呢,如果不是他下班偷跑出去抽烟,我也不会常常逮住他,不过可能他最近的压力也很大吧,公司有一个特别大的项目,就是要承建迪士尼,知道吧,听说已经要拿下来了,所以不可小觑呢,顾淮他当初放弃去深造的机会,也是为了家业吧。”
苏锐当年成绩比顾淮优异不少,导师推荐他出国深造,但是懂事的苏锐还是觉得早日进入社会,赚钱减轻母亲的负担才是最对最好的。
于是婉拒了导师的推荐。
这个名额自然就落在系内第二名的头上和第三名的顾淮身上。
顾淮曾说过自己希望做一个设计师,而不是像父亲一样的权威者,但是出生阀门世家,哪里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事。
等到了苏锐跑去S建筑设计公司报道的时候,才又看见了顾淮也坐在主席台上。
两人身份自然不言而喻。
一个是老板,董事,一个是小员工,初入社会,什么都不懂。
“顾淮!你怎么没出国,会在这里?”
新人大会散会之后的看到老同学自然是不可能不惊讶的。
但是顾淮只是嘻嘻哈哈地更一干老同学打过招呼,过来揽住苏锐的肩说,“我要继承家业的懂不懂,我多一个少一个文凭,还不都是顾家的大少爷,和你们靠本事吃饭的家伙是不一样的。”
说完还很痞子地揉乱了苏锐的头发,嘻嘻哈哈,没个正经样。
苏锐气得嘟了嘴,这是他从小无意之间的习惯,看得让人觉得他不是在生气,反而是在撒娇。
但是他内心确实是生气的。
妈的,好不容易自己放弃了机会,以为顾淮可以好好珍惜,结果这家伙居然这么厚颜无耻,说什么自己有得是背景,不在乎文凭学历这种浮云的东西。
苏锐气得无语了,直接话都无法跟顾淮好好谈下去。
转身要走,最后还是顾淮拉着他的手讨饶了好一阵子,说,“好啦好啦,我是看你不去,我才不去的,我们一起从小到大都在一起读书,没有了你,我怕我出去读不出来怎么办啊。平日都是你帮我突击复习的啊。”
说完顾大少爷哭丧着一张脸,十足是卖萌卖帅的模样。
但是苏锐却狠心地往他脸上“啪”一掌,骂道,“你去死好了,你这种不学无术的家伙,我怎么会浪费那么好的一个机会给你啊!”
说完,自己有些感动,又混合着气愤,这个家伙,居然不提前告诉自己,害自己一直担心他出了国会不习惯等等。
顾淮看他发红起来的眼眶,就知道他是刀子嘴豆腐心又来了,轻轻拉过苏锐的身体,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他,“好啦好啦,是我的不对啦,应该早点告诉你,但是你也知道,我老爸希望我继承家业嘛,我虽然很想一心一意做设计,但是公司也需要人管理,没办法,我就只有留下来了啊。”
口气无奈,又心酸。
也不知道是到底为了什么。
因为看到苏锐这幅气红眼睛的模样吗?
当时的他还不能确定。
但是苏锐立刻就想到了对不起导师,伤感又歉意地揉着发红的眼睛,道,“导师一定恨死我们两个了,我们都让他失望了。明明他原来那么看好我们一定会坚持学术路线的……结果现却……”
说着说着就有些泣不成声。
也不仅仅是因为辜负了导师。还有就是梦想啊!
明明当初和顾淮两个人考入建筑系的时候都想要做出像世界一流大师贝聿铭那样的东西来的,但是最后呢?到底是月亮照进了镜花水月,太美好了,现实就显得那么残酷。
本来以为自己没有实现的理想,会有自己最好的朋友继承下去,把自己的分量一起好好努力,但是没想到他也没有坚持下来,就这样被现实挡在了理想的大门外。
那一刻,在现实和梦想之间,在曾经的眉眼飞扬和现在的沉重生活之间,磨碎掉的不仅仅是稚气,而是志气啊!
想到这些苏锐胸口就酸酸涨涨的。
理想终归是理想,人要进入了社会,长大了,才明白这句话的深意。
而顾淮似乎早就做好了面对这一切的准备,抱着身体颤抖不已的苏锐,只是用最简单的话语安慰说,“苏锐,我都懂的,我懂你,我们没有让任何人失望,工作以后,也会有大展宏图的一天啊,苏锐,你那么优秀,一定要相信我啊。这才是给老师不丢脸啊。”
苏锐,苏锐,苏锐。
苏锐最后已经记不得顾淮到底说了些什么安慰自己的话了。
只是一直深深地记得他反复叫自己名字的声音。
苏锐苏锐苏锐。
那个声音仿佛就像有魔力一样,最后让苏锐哭过了,也没有那么伤心难过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