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美男都在搅基(穿越)+番外—DMK413

美男都在搅基(穿越)+番外—DMK413

时间: 2013-02-09 06:46:54

 文案:

女主重生第三世在到处都是搅基的世界混日子的故事。
主角:陌笑
配角:凌澈、陌炎、陌泣、夙沙鸣
其他:多CP,穿越架空,HE
01、大龄丫鬟青竹
使劲儿把眼睛睁开条缝,瞥了眼不远处那个不知道被我瞄过多少眼的卧榻。那是青竹睡觉的地方。她又没在。
闭上眼,我决定找个稍微舒服点姿势继续睡觉。
我由大字型猛地翻成还是大字型,像鱼翻白肚似的,不过方向相反,速度很快。再所以,当脸部整个砸在枕头上的时候,眼泪唰地滴了下来——这枕头真硬,我的鼻子……好酸!
“吱——”
左侧脸贴在枕头上,泪眼朦胧地看着进来的那抹青翠的身影。
“怎么哭了?”见到我的样子,青竹有些不耐烦地过来抱起我。
我知道,她其实挺心疼我的。
“这是怎么了,磕到鼻子了?”
我坐在青竹怀里,抽抽鼻子,有些委屈地看着她。
“真是够笨的!”
青竹掏出丝绢,小心地揉着我的鼻子。鼻头热热的,估计红了。
“你说说你啊,都这么大了什么也不懂,还老是跟我添麻烦……”
“我很乖的,我一直在睡觉!”有些不甘地打断青竹,然后继续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青竹很显然对我打断她的行为很不满,怒气冲冲地说:“还好意思说,睡个觉你都能整出点事儿来!”说着看了看我的枕头,继续说道,“得,赶明给你换个软点的枕头。我看这屋里的所有东西都得换成软的……”
青竹就是这样,有些小唠叨,嗯,真的只是小唠叨而已。而且真的对我很好,再而且青竹长得很好看。
青竹从刚进我们陌府的十岁的小丫鬟长成了现在十八岁的……大丫鬟。我也从当年的八岁长到了现在该出嫁了的十六岁。说是该出嫁了,不过这种没啥可能的事儿,还真没谁给我操心。
因为……
话说当年,我刚出生的时候,没哭,反而笑得挺轰动。
其实我当时虽然不想哭,却也没想笑的。可是当我看到晚我几分钟出来的那个小家伙在我娘怀里哭地撕心裂肺、五官皱在一起的样子时,我就突然笑了个天翻地覆,把眼泪都笑出来了。
于是,我那亲亲娘亲就华丽丽地晕了。
还好我的亲亲老爹定力够强,没把怀里的我扔了。
不过,我被在场的人(除了我爹还有那个刚出生的小家伙)当成了怪物。所以从我出生起,我的亲亲娘亲,直到死前都不肯多看我一眼。在她死前,我也没能接近比我晚出生的那个小家伙。亲亲老爹很是怕我娘的,所以一切听她的。不过我看的出,老爹还是很爱我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在我三岁那年,娘刚刚生病死掉就立刻把我从那个小破屋解救出来,让我当上了堂堂正正的陌家大小姐!
有了我出生时的那么一出,我那亲亲老爹给我和我那同胞的弟弟分别起名为陌笑和陌泣。虽然觉得这名字起得有省事儿的嫌疑,我却暗自替陌泣欣慰——还好老爹没给他起陌哭这么难听的名字。
接下来的几年,我心满意足地看着陌府上下后悔当初不长眼对我下错了定论——我才不是怪物,我只是个傻子而已。
而当年那个被我笑的小家伙,却成了我们陌家的宝贝。
所以说,虽然我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不过显然老爹没打算让我嫁人(咳咳,虽然我貌似也嫁不出去)。二娘也就没提过这方面的事儿。
在我八岁那年,伺候我的那个已经20岁的大龄丫鬟小翠嫁人后,他只能重新给我招个丫鬟。
青竹就是在那个时候进了我们陌家的。
当时管家老刘带了十个小丫鬟到我的小院里。正在吃糕点的我急忙吞下手里的糕点,然后站到院子里看着那十个比我大几岁的女孩。
秉承着“我是傻子”的原则,做贼似的在众人面前悄悄问老刘:“这是要干嘛?”
老刘告诉我:“小姐,老爷说让您自己挑。”
“挑什么?”
“您的丫鬟啊。”
脑袋一歪,我瞪着纯洁的大眼睛看着老刘:“我不是有小翠了吗?”
老刘擦擦汗,回道:“小姐,您忘了啊,小翠嫁人了。”
“嫁人了?”我把脑袋歪向另一边,认真地回想着,“嫁人是什么?”
老刘继续擦汗。
我知道,他一定是在想,果然是个傻子。
“小姐,您还是赶紧选个丫鬟吧,其他的咱有空再说。”
当时我在心里拍了拍老刘的肩膀:你变聪明了,没那么容易被我忽悠到别的话题上了。
“好吧。”
老刘舒了一口气,看着我的眼神有点不屑。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一批丫鬟都是要留下的,是替换上一批。不过他没想到我的亲亲老爹对我这么好,竟然让我先挑。为什么别人家的老管家都是忠心耿耿,而我们家这个……
不过,随他怎么想好啦。我有个好老爹他羡慕嫉妒恨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嘛。
“那谁!”
我认真地把那十个垂着头的女孩瞄了一眼,伸手胡乱指了一个,让她上前。
一个小丫鬟上前一步,仍是垂着头,恭谨地站着。
在她面前站定,我仰头摆出很白痴的笑容问道:“你叫什么?”
那个比我高一头的小丫鬟好像挺紧张,看起来腿也在发软:“奴婢叫青竹。”
我仰头冲她眨了眨无辜的双眼,看着她问道:“你害怕我?”
“啪”地一声,我仰视的目标消失了……
“奴婢不敢。”这声音是从我下面传来的,嗯,没错,她是跪下了。
好吧,这位大哥,下次跪下前记得先告诉我一声,你这样突然消失在我的视线中会让我很纠结的。
调整了下脖子的角度,看着趴在地上不断说着“奴婢不敢”的青竹——你到底是不敢怕我还是不敢不怕我?额,我好像被自己绕进去了。
我突然觉得这个跪着的孩子真的好可爱——青竹是吧,我刚刚指的是你旁边那个好不好。你真以为我没看见刚才你旁边那位很纠结地很不情愿地就要迈出一步来时你自己却主动先站了出来?话说你们不认识吧?这该不会是在上演一幕妹妹被“恶主”选中,姐姐挺身而出代妹妹前去的剧情吧?
嗯,不是。
所以说,青竹这个害怕的样子真的是……好可爱!
我还在瞎想,青竹抱住了我的腿,哭道:“小姐请收下奴婢吧!奴婢一定尽心照顾小姐。”
这一幕,把其他人看的一愣一愣的——这人有毛病吧,竟然乐意照顾一个傻子?
我看着她哭的梨花带雨,觉得她更可爱了,就……就选了她了。
要是我知道在未来的几年这个青竹有多欺负我,我是绝对绝对不会选她的!可惜我不知道。所以从八岁到现在,我还是忍受着青竹的欺压。
青竹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我在她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这回是真的舒服多了,一种很熟悉的回归感,还是青竹的怀里舒服!
青竹的唠叨果然是天下间最好的催眠术。
就在我满心欢喜继续去找周公爷爷的时候,PP上面重重地挨了一下。一瞬间,睡意消散地无影无踪。
一股泪雾立刻蒙上了我的双眼——我不是想要哭的,眼泪这个东西,只是疼痛下的正常生理反应而已。
咬着嘴唇,透过泪雾瞅着眼前的这个绿绿的竹子,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提醒着我青竹这次火气不小。还好她虽然发火却还很有理智,只是打了我PP而不是让我可怜的鼻子再次遭罪。
“刚刚跟你说的话一句都没听到是吧!”
我看着一枝青脆的竹子顶端冒出鲜红的火苗……
垂头,缩脖,点手指。这一套动作早就被我做的娴熟无比了,这是应对青竹生气最有效的方式。
果然,看我那么可怜,青竹的脸色缓了几分。
02、同胞弟弟陌泣
“我再说一遍。”
我抬头很认真地看着她,眨眨眼表示我真的很认真在听。
“笑笑,我要离开陌家了。”
青竹摩挲着我的头发,说了这么一句。
我再次眨眨眼。
青竹对我的反应很不满意,皱着眉问:“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
我使劲儿点了点头,一脸肯定地说道:“青竹你要嫁人了!”
下一刻,我很满意地看到青竹的面部表情变得纠结再纠结……当然了,我的满意是一点都不敢表现在脸上的。
装作很诧异地看着青竹纠结的表情,我一脸疑惑地问:“青竹,你怎么了?”
青竹额角的青筋似乎一突一突的:“谁跟你说我要嫁人了。”这句话说得有点咬牙切齿,我有点怀疑她会不会咬我一口。
我再次搬出我的无辜表情:“小翠不就是嫁人才离开的吗?”
这句话让青竹的火气一下子消散了,她把我抱得紧了些,下巴抵在我的脑袋上说道:“我不是要嫁人,不过,我要离开陌府了。我不在,你要乖乖的,不要光睡觉,记得吃饭……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回来看你的。”
我的脑袋窝在青竹怀里,认真听着她心脏的跳动。那种声音挺好听的。
沉默……
接着沉默……
还是沉默……
最后,我很不给面子地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青竹已经不在了,不在陌府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儿。也没有人在意——反正她的卖身契已经到期了。所以,我的亲亲老爹,他在头疼要给我找个新丫鬟了。而我的枕头,也已经被换成了软软的。我看了看那个卧榻,恐怕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那上面都不会再有青竹的身影了。
八年前,“青竹”这个人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出现在陌府。现在,她该消失了。
其实我知道,我真的知道,青竹她……不,应该说他。他是去完成自己的人生了。
青竹,你听到我睡着前对你说的那句话了吧?
我说,好啊,我等你来看我啊。
青竹走后,我继续发扬我的大睡特睡精神,愣是在床上赖了三天,都没吃饭。不过亲亲老爹他们也都奉行不着急、不担心、不打扰的“三不原则”,大家都习惯了。
三天后的早上,阳光明媚啊。
伸了个懒腰,突然觉得心情不错,我很难得地决定出去走走。
刚打开门,一个白色的身影就朝我扑了过来,一个熊抱把我圈在怀里。
“你怎么又睡了那么久啊!害我担心!”
翻个白眼,我有些艰难地掰着他的胳膊:“……放开……空气……”
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白衣少年立刻放开我,看着我大喘气。
这小子就是当年让我变成众人眼中的怪物的罪魁祸首,我的同胞弟弟陌泣。
现在的他,比我高了整整一头,在我面前却总像个孩子似的。尽管其他人一次又一次地用眼神警告他“陌笑是个傻子”!,我也一次又一次地警告他“我才是弱者”!可是我这个弟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缺少母爱,总是很黏我,很不把我当傻子……他把我当妈!
一个比你高一头的大男孩总是冲你撒娇,而且他还知道你是个傻子,换你你受得了吗?
我受不鸟~
不过受不了我也得受。
谁让我是个傻子呢?谁让他是我胞弟呢?谁让他从小就缺乏母爱呢?谁让当初他还是一小点的时候,我的亲亲娘亲不让我靠近他他却还是哭闹着冲我伸手呢?反正我是忘不了那年的那个小黑屋里,那个白白嫩嫩的小包子拿着还烫手的馒头来给我吃,那年的那棵树下小包子冲着被吊在树上看起来快要挂掉的我哭的撕心裂肺,忘不了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叫我姐姐。
虽然他接近我的这个愿望在亲亲娘亲去世之前一直没怎么能实现。
我娘对陌泣那叫一个好啊,标准的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不过,就算陌泣哭地再厉害,她也死活不让陌泣靠近我。错了,是不让我靠近陌泣。
亲亲娘亲挂掉以后,陌泣就彻底黏上了我。跟屁虫,绝对的跟屁虫。跟了我五年。直到八岁那年,青竹跟在我身边,他这才在青竹的阻挡下收敛了不少。
现在青竹走了……他……该不会……
陌泣的眼中写着两个大大的字:我会!
我仰头看着他,冲他露出一个白痴的笑容。
陌泣掏出帕子,给我擦擦流出的口水。
一般这个时候,我都觉得他比较像我妈。
陌泣真的长得很好看很好看(原谅我匮乏的词汇量)!跟青竹比嘛……嗯,怎么说呢,我没有看过青竹素颜的样子。我见过的青竹,太女性化了。所以说,没法比。反正两个人都是很好看的。
陌泣有些幽怨地开口:“姐姐,你不要丫鬟了好不?我给你当丫鬟啊!”
嗯?给我当丫鬟?我不要!!!开什么星际玩笑!虽然老弟你很养眼没错了,不过现在青竹不在我身边帮我挡着,你就已经够嚣张了。让你给我当丫鬟我不得被你烦死啊!
这几句话我只能在心里吼吼。
继续用我的花痴表情看着他:“好看……”
陌泣立刻摆出一副自认为更迷人的表情,继续劝我:“姐姐,她们那帮丫鬟能干的事儿我全都能干!我保证比她们伺候得更好!我已经跟大师傅学习厨艺了,你等着,我给你做点吃的去!”
下一秒,一阵白风刮过,陌泣消失在我面前。
我眨眨眼,确定眼前没有障碍物了,就继续往前走——我可没忘记我是要出来溜达的。
至于陌泣,他要给我做吃的?表示,怀疑他做出来的东西能不能吃。
陌府的下人们见到我的反应是——跟没见到一样。
他们的表现是我多年来慢慢培养训练出来的。我就是要让他们无视我。
我家真的很大,真的,还很漂亮。什么假山假水……额,我的意思是人工湖。这些东西应有尽有。跟皇宫当然没法比,因为我爹是比较低调的人,所以并不像皇宫那样用那么多的金子玉石来装饰。你问我怎么知道皇宫里都是金子和玉石?因为我去过嘛!
其实,我把我家说的这么大这么好,是想说明一个问题:我走不动了。
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走过这么多路。以前去哪儿都是青竹抱我或者背我去,今天我的兴致真的很好,一不小心就走了那么远。然后,造成的后果就是,我来到后院这个人工湖的角落后就走不动了。
所以,我决定休息,休息一下。
以我的标准大字型姿势躺在湖边的大石头上,看着阳光幻出一个个光亮的圆点,有种恍惚的感觉。
嗯?怎么暗了?
眨眨眼,我看到一个……很好看很好看很好看的人!没错,比陌泣多一个“很好看”。
陌泣一直都还是个孩子,而眼前这位,已经开始展现成熟男人的魅力了——虽然他才比我跟陌泣大两岁。
这抹蓝色冲我微微一笑,伸手将我拉了起来:“怎么躺在石头上,会着凉的。”
声音也这么好听啊。
我“嘿嘿”地笑着,他也笑着,像陌泣似的掏出帕子给我擦口水。
啊,忘了说,这个是我大哥陌炎。是我二娘的儿子。
据我观察,二娘这个人呢,简单来说就是四个字:老实善良。这么多年了,我从没见她大声说过一句话。而且,自从我的亲亲娘亲稍稍有点蹊跷地死掉后,她就一直吃斋念佛。
03、我家大哥陌炎
说起来,我的亲亲娘亲家里也算是豪门。她娘家只有她这么一个娃,所以她在我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四位大人的做主下嫁给了我亲亲老爹,自然是等于她家的所有财产都给了我的亲亲老爹了。要不然,我们陌家也成不了巨头。
说白了,这是一起纯交易的婚姻。
我的亲亲娘亲,这只标准的母老虎,是坚决不允许我爹干任何偷鸡摸狗、摸猫偷腥的事的。我爹在她的言周教下自然是恭敬无比,惧内无比,绝对的三好丈夫一个。
那么,像我娘这种妒妇怎么可能允许我爹在她活着的时候,还是没有子嗣的时候就纳妾呢?原因就是,她生不出孩子来。
俗话说的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嫁给我爹七年整还是生不出孩子之后,我的亲亲娘亲终于哭天抢地地让我亲亲老爹纳了个妾,就是我二娘了。
我的亲亲娘亲为什么会选二娘呢?因为她身份低微,就算生了儿子,也不会影响我亲亲娘亲的地位。
二娘嫁给我爹,是个挺狗血的故事。
卖身葬父。
没错,就是这么狗血。二娘卖身葬父,不过是我娘买了她,让她嫁给我爹当小妾。
二娘很争气,嫁给我爹第二年就生了个儿子,嗯,也就是我大哥陌炎。
这种情形,自然让我的亲亲娘亲无比不爽。
所以,在亲亲娘亲挂掉之前,可想我二娘和陌炎过的有多惨。
不过,也正是亲亲娘亲的压迫才让陌炎成了现在这样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吧。
现在的他,已经是我们陌家的准接班人了吧。我已经很久不问世事(雾)了,所以只是猜的。不过其实也不用猜,陌泣那小子不成器,就算老爹再宠他,也不可能让他继承。当然了,他那性子,也绝对不会对做生意感兴趣的。所以说,除了陌炎,还有谁能接受我亲亲老爹手里的庞大产业?(郑重提示:请无视我)
没想到,陌炎出生后一年多,我娘竟然怀孕了。怀了我跟陌泣。
更没有想到,我跟陌泣出生才三年,她就突然得了重病死掉了。
对这个亲亲娘亲的离去,三岁的我以出生时的方式——大笑,来稍稍祭奠了一下。
现在回来,看我面前这个蓝色的人……我的意思是,这个穿着蓝色衣服的人。
对于这个大哥,我跟陌泣都是很喜欢的。他和二娘都对我们两个很好。尤其是二娘,比我的亲亲娘亲对我要好的多的多的多的多。
由于我很少出现在陌炎面前(我大部分时间在睡觉),所以我一直觉得,陌泣跟他的关系比我跟他的要好。
“大哥……”傻傻的开口,依旧傻傻地笑着。嗯,很符合我的特点。
陌炎也是笑着,不过他的笑容可找不到任何一点“傻”的感觉。我感觉啊,他貌似挺欣慰我还认得他这个大哥的。
“是不是迷路了啊?”
这话让我在心里直冲他翻白眼——我是累了,只是累了懂不?
“嘿嘿……”继续傻笑。
陌炎温柔地笑着:“走吧,我送你回去。”
陌炎拉着我的左手走在我的前面,却很体贴的放慢了脚步。我也很顺从地跟着他走。
我再一次感叹,我家的基因真好。
想到这,我突然停下脚步。
前面的陌炎也停下来,回头问我:“怎么了?”
他的眉头微微蹙着,别有一番风味。
我搬出刚对陌泣说的那两个字:“好看……”
陌炎好像没料到我停下来就为了这么个原因,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
就在这时,一阵白风窜到我们面前。准确地说,是我的面前。
“姐姐,快尝尝,刚出炉的,还热着呢!”
陌泣叫嚷着,把手里的盘子凑到我眼前。
我就那么眨啊眨地看着盘子上的那一堆物体……这是?
抬头看看陌泣,我的表情立刻纠结了:一张黑乎乎的脸上,只看得出两只闪亮的眼睛和那一口有些夸张的白牙。
我说陌泣啊,你为了给你老姐整点吃的,竟然把自己糟蹋成这幅德行了啊……我是不是该感动?错!我现在没空感动!我在纠结我怎么能不吃盘子上的这堆东西。
我眨眼,指着盘子中同样黑漆漆的、貌似还袅绕着几缕热气的不明物体问陌泣:“……什么?”
陌泣也眨眼,我就看着他那张黑脸上眼睛的那个地方,亮光一闪一闪的。
“这个是我精心准备的糕点啊!”然后补上一句,“刚出炉的。”
一旁的陌炎早就被陌泣的形象雷到石化了,现在总算反应过来了,咳了一声以加强自己的存在感。
陌泣好像这才注意到陌炎的存在,慌忙说道:“哎呀,大哥!额,我刚刚……真的没有看到你……”
那是,有我的地方,陌泣一向是看不到其他人的。
所以,每到这种时候,我就会觉得,有个这样的弟弟其实真的很不错,因为他能最大程度满足你的虚荣心。之前说,陌泣跟陌炎的关系比我跟陌炎的要好,但是陌泣跟我的关系那是绝对没有任何人可以插入的!虽然将来的某一天,我发现我的这个想法竟然是错的,不过现在,请允许我稍微得瑟一把。
陌炎对这种状况表示了充分的理解:“既然你来了,那我就不用担心了。把笑笑送回去吧,我先走了。”说罢,也不等陌泣答复就走了。这不是问题,问题是,他也没再看我一眼……抹泪……其实这也不算什么问题,问题是,陌炎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就是不想再看到那堆不明物体嘛……
“姐姐!”
陌泣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那口大白牙闪着光芒:“快尝尝啊!我刚才可是用轻功到处找你,凉了就不好吃了!”
我捂着鼻子,一把推开他的盘子,嚷道:“臭!”
我可以感觉到陌泣的脸色变得很是尴尬,虽然那张脸上仍是乌漆抹黑的看不出表情。
陌泣还没开口,我就先跑掉了。
我没骗他,那东西真的很臭,我忍了很久了。
我把一切不好闻的味道都归为臭。其实陌泣不知道,我的嗅觉比其他人灵敏太多。所以,即使那盘东西在他闻起来没什么味道,我也可以很清楚地闻到那股呛死人的臭味,我是说我定义的臭味。
我发现,这么一折腾我反而有力气了,所以我就一路走回我的小屋继续睡觉去了。
坐到床上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饿了。
这个真是个很麻烦的问题啊……
“咚,咚,咚咚。”
这么有节奏感的敲门声,一听就知道是陌炎。
“吱——”
我还没开口,陌炎就很自觉地进来了。好吧,我是果断没有插门的意识的——有青竹在还用我操心这个?
对陌炎不请自入的举动,我有点懊恼,虽然我是个傻子,可我也是有隐私的好不好!虽然你是我哥,但是你也不能……咦,什么味道?
“饿了吧,过来吃点东西。”
原来他刚才离开是去给我准备吃的了啊!
看着陌炎放到我桌子上的托盘上面的饭菜,闻着那勾人的香味,我知道,我的口水已经流地哗哗的了。我决定,原谅他刚刚没有礼貌的闯入以及之前把我丢给陌泣的不仗义。
04、陌泣是个姐控
看来陌炎对我还不是一点都不了解嘛,给我拿来的饭菜是标准的两菜一汤,还多加了一只鸡腿。我对饭菜的“内容”从来没有要求,不过“数量”是很固定的。一定要是两菜一汤!
抬头看着坐在我旁边的陌炎,请相信我此刻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
陌炎被我看地一愣:“怎……怎么了?”
我抽抽鼻子,继续泪光眼盯着他。
陌炎被我盯地有点不知所措:“笑笑……我,你,怎么了?”
我立刻咧开嘴大哭:“啊呜呜呜……青竹……”
陌炎从来没遇到过这种状况,有些手忙脚乱地安慰我:“青竹……青竹只是回家了,过两天会回来的。”
哎呀我亲爱的大哥啊,你怎么就没有领会我此刻叫青竹的含义呢?
继续起劲儿地哭。
陌炎彻底慌了:“别……你别哭了,青竹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汗,大哥啊,我跟你哭可不是让你这么安慰我的!
“姐姐!”
这清脆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陌泣。
白风刮到我面前,搂着我问:“怎么了怎么了,姐姐,怎么哭成这样了?”说罢,皱着眉防备地看着陌炎。
额,陌泣啊,你如此维护我我真的很感动没错了,可是你难道没有看到大哥被你吓到了吗?
虽然大哥跟你关系不错,不过他毕竟是二娘所生。你是不知道当年咱们的亲亲娘亲是怎么对他们娘俩的。就算现在你这个小白痴对他是没有任何一点隔阂的,你此刻的举动也纯粹是在维护我,不过,你这样子真的会让大哥很不舒服的。
虽然我在哭,眼睛里面不时地充满了泪,可我确实看到了陌炎的“不舒服”。我的心里突然生出些悲凉来,陌炎对陌泣,恐怕根本不能释怀啊。算了,说起来我也算是罪魁祸首,我还是赶紧解释下吧。
我推开搂着我的陌泣,冲他嚷道:“饭!”
陌泣不愧是我的同胞弟弟,立刻明白了一切,坐在我另一边给我擦了擦鼻涕眼泪,然后拿起碗筷开始喂我。
我当然不能再哭了,很满意地吃着。
边喂我,陌泣边说道:“我刚刚去厨房,听大师傅说你给姐姐送饭来了,我就赶过来了。没想到……大哥,对不起。”这话是对陌炎说的,他没有看陌炎,语气倒也挺真诚。
陌炎这才明白,我刚才叫青竹是为了让他给我喂饭。陌炎的神情稍显尴尬,他终于想起我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子了。
陌炎看着我,回道:“没事,是我疏忽了。”
我说你们两个,明明是你们在对话,干嘛都看着我啊。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