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重生之配角凶残 上—巷陌芥末

重生之配角凶残 上—巷陌芥末

 文案:

汽车爆炸,宋楚当场丧命。
重生后,他却成了陆世轩的贴身助理。
他爱了陆世轩十年,却不曾有机会近身,万年炮灰配角命。这一世他发誓要把这个男人擒拿到手!
机缘巧合,本以为自己终于修成正果,兜兜转转才知道,原来自己才是被擒的那个=口=
这就是一个,小受重生之后要擒小攻却反被擒,夫夫谈恋爱另外执行任务报仇雪恨一路所向披靡的爽文。
内容标签: 制服情缘 近水楼台
主角:宋楚 ┃ 配角:陆世轩,沈言,韩理,简生 ┃ 其它:重生,强强,爽文,报仇雪恨,HE
12、爆炸
宋楚戴着防菌手套细心地洗试管,洗干净放回柜子上的凹槽里,直起身子微微呼了口气,然后摘掉手套,冲水,放回架子上,细细地洗干净手指,晾干后关掉电灯,抬腿出去反手锁门。
实验室到更衣室之间有一段长长的声控走廊。
宋楚脚步极轻,走廊里一片昏暗,空气静的似乎能听到他血管里血液咕咕流动的声音。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钟,华清大学生化研究院的实验室里几乎已经没人了,更衣室里也是一片昏暗,宋楚熟练地摸到开关,室内骤然变得刺眼的亮,他脱掉白大褂换上休闲西服,一手拿着今儿白天从图书馆借的两本硬皮书,砰的关上柜门,然后关灯锁门,再次穿过一段长长的昏暗走廊。
走廊里是令人窒息的寂静,宋楚抿着唇,甚至连呼吸都几不可闻,他精致的五官在黑暗里显得更加蛊惑人心。
楼前诺大的停车场里空荡荡的,他那辆起亚k5在路灯下似乎显得愈发诡异。
宋楚在距离车身两米远的地方停下脚步。
不远处有车子急速向这边驶来,伴随着转弯轻微的刹车声,车前灯扫过来,在这个时间点显得极为不合时宜。
宋楚按了车钥匙,车身嘀的一声,他正要抬手开车门,手机响了。
他拿出来一看,是一不认识的号,毫不犹豫地按了拒接,刚一抬眼,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一辆车停在了不远处,车门猛地打开,陆世轩从里面出来,急匆匆往这边走。
宋楚表情瞬间变了,手不由自主放在了扶手上。
不远处陆世轩眸子骤然一深,似乎是要扑过来,却被后面的手下拦住了。
有一瞬间宋楚几乎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听砰地一声像是要把耳膜震碎般的巨响,他瞬间像是被烈火炙烤般灼热,全身被五马分尸般剧烈的疼痛,再下一秒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眼前最后的场面是汽车爆炸的碎片和凶狠的火舌,透过这些,陆世轩的眼神变得模糊不清。
陆世轩眼睁睁看着宋楚被炸成碎片,连同他的两本没来及翻开的硬皮书。
目光所及之处全是白色,身体轻的仿佛没有重量,意识像是被拉扯着,散漫茫然。
“宋楚……”
有人在喊他。
“宋楚……”
宋楚环顾四周,然而四周仍是令人绝望的白色雾气,别无他物。
“宋楚……回来……你不能走……”
宋楚听清楚了,这是个少年清丽的嗓音,带着某种蛊惑人心的力量。
“……为什么……不能走?”宋楚艰难地开口,声带很久没用,似乎已经生锈了。
他常年独居,在别人眼里是个极为淡漠寡言的人,除非必要,否则极少开口说话。
“我们需要你……而且……”少年顿了一下,“你还有未还清的情债……”
宋楚怔了,情债若是指……陆世轩的话,那他很愿意回去,无论以何种方式何种身份。
十年前宴会上他初次见到陆世轩,从此便一步步深陷,即便如此却只能远远望着他,连近身的机会都不曾有。
可是这些年来,陆世轩却是他活着的唯一期望。
“快回来,不然来不及了。”少年声音焦急起来。
宋楚呼吸一滞,随即急促地说,“我回去。”可是一抬眼,四周白茫茫的一片,没有任何方向,他焦急地问,“往哪个方向?”
四周却没了回答。
宋楚焦急的跑起来,一个踉跄却扑了个空,身体穿过厚厚的白色雾气直直往下坠,像是飞机起飞时的瞬间失重感,开始耳鸣,接着失去意识。
3、重生
脑袋像要炸裂般剧痛,身体却绵软无力,宋楚皱着眉头痛苦的呻吟,微微掀起眼帘,四周似乎有穿着白大褂的人走来走去,寂静无声,再闭上眼,四周却骤然变得嘈杂,杂乱的声音敲击着耳膜,让人几乎难以忍受。
沈言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闭着眼转魔方,简生撩开厚厚的布帘,单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懒懒地说,“他醒了。”
沈言蹭的跳起来,眸子熠熠生辉,“终于醒了?!”说着急匆匆推开简生往里间走。
宋楚呼吸粗重,缓缓掀起眼皮,又重新闭上眼转了转眼球,过了几秒重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张年轻漂亮的脸,眸子里闪烁着难以抑制的兴奋,“你可终于醒了!来来来,瞅瞅这是几?”说着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
宋楚脑子转了转,他不认识这个人,艰难地开口,“这是哪儿?”天花板是华丽的水晶吊灯,墙壁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绝对不是医院。
沈言哟了一声,斜挑着眼角,说,“宋楚你可真行!刚当上陆世轩的助理还没喘口气儿就摔了个仰八叉!幸好是二楼,要不然你这小命可就没喽!”
宋楚眉头皱了起来,不对劲,这个少年说的话完全对不上。
简生这才懒懒地把沈言拉到一边,说,“你别折腾他了,世轩马上就来了,我们去外面待着。”说着就要揽着他的肩膀往外走。
“等一下。”
宋楚艰难地起身,头痛欲裂,语调却无比冷静,“你说的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成……他的助理了?还有,我怎么可能还活着?”
汽车在他面前爆炸的,他毫无任何存活下来的可能,身体肯定也被炸的不成样子了,能不能找到所有身体碎片都是问题。
沈言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喂!你就是从二楼阳台摔下来而已!不至于会死的好不好!难不成你脑袋摔坏了?”说着扯了扯简生的白大褂,仰头问,“喂,你要不要再给宋楚做个检查?他脑子好像坏了。”
宋楚眼神锐利起来,“我不认识你。”说着转向简生,“你救了我?”
简生摊手,“谈不上救,你只是简单的皮外伤,没有脑震荡也没有断骨头。”
简生看起来比那个少年靠谱多了,可饶是宋楚再冷静现在也不淡定了,他低眼一看,自己四肢健全,可无论医生技术如何高超,也不可能让他经历了那样的爆炸之后还完好无损。
等一下……
他左手腕的红痣好像不见了!再仔细看,手指也和原来不一样,而且原来他的右手臂中间处留有一块烧伤的疤痕,现在那个部位却毫发无损。
宋楚大脑哐当一声,猛地抬头,“这不是我的身体!”
沈言瞪着眼无辜道,“完了,宋楚你脑子真坏了。”
简生也皱起了眉头,“你真不要紧?要不然还是去医院做个检查吧,怕是脑震荡了。”说着就要出去打电话。
宋楚后背冒起冷汗,猛然想起那四周白茫茫的雾气,到处不见人影的绝望,还有那个清丽的嗓音,“宋楚……回来……”
难不成……他这是死了……又回来了?!
“你还有未完成的情债……”
而且成为了陆世轩的助理?!
宋楚闭眼深呼吸,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冷静了许多,掀开被子下床,掀开布帘左右看了看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沈言和简生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宋楚洗了把脸抬眼朝镜子一看,果然不出所料,眼前这张脸果真不是他自己的。
宋楚昂起下巴左右看了看,这张脸五官很精致,和他以前水平差不多,下巴弧线优美,身体修长肌肉匀称,总之从外表来看,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而且,这么看来,这个身体正好和他重名,也叫宋楚。
宋楚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已经相当冷静了,虽然换了身体可他的眼神是不会变的,看似平静无波,却隐隐藏着强势锐利和淡淡傲气。
陆世轩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坐在单人沙发上随意翻报纸,修长劲瘦的身体包裹在修身黑西服里,像一头沉寂的雄狮,强悍肃杀的捕食者气息扑面而来。
宋楚怔在原地,默然看着这个帝王一般嗜血凌厉的男人。
陆世轩听到动静儿抬眼瞅他,眸色极深,口气却极为漠然,“醒了?”
以前的两人虽然称得上认识,可是平时全无接触的机会,宋楚是生化实验室里一普通的研究员,陆世轩是直属天朝的一秘密队伍的最高执行者,某种意义上算是宋楚的顶头上司。
两人至多算是领导与下属的关系,已经很久不曾有过这样近的距离。
宋楚看着那张完美的脸,喉咙紧的说不出话来。这个他爱了十年的男人,正漠然的,像看着陌生人一般地看着他。
宋楚心脏剧烈的跳动,过了几秒才说,“……嗯。”
陆世轩漠然扫了他一眼,“第一天上岗就出事,要是不想做我现在就辞了你。”
宋楚握紧了拳头,抿紧嘴唇,一股想要征服的欲望像火烧一样炙烤着他的心脏,眼前这个男人只能是他的!
此前沈言和简生一直坐在另一头长沙发上默不作声,听到陆世轩这话沈言坐不住了,蹭的跳起来,“你说话不算数!你答应过我要宋楚待在这里的!”
陆世轩看都不看他一眼,宋楚开口,“我想做。”
陆世轩冷冷看他一眼,放下报纸起身。
简生起身跟在他后面,两人开门出去。
沈言绕过沙发伸手摸宋楚的额头,“怎么样?头疼不疼?要不要去医院?”
宋楚推开他的手,转身拉开落地窗的窗帘。
夏初午后的阳光懒洋洋地洒进来,花园里花朵和绿叶都尽情舒展着肢体,宋楚沉默了一会儿,问,“……现在是几月几日?”
沈言在他身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回答说,“……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二日。”
宋楚嗯了一声,转过身,看着眼前这个清丽的少年,淡淡地说,“我好像失忆了,记不得你是谁。”
他逆着光的身影显得陌生又熟悉,沈言似是震了一下,随即咧嘴笑,眸子里亮晶晶的,“没关系!反正这里只有我最了解你,慢慢记起来就好啦!”
宋楚瞅他一眼,心说怕是永远记不起来了。
沈言拉着他坐下,兴致勃勃地说,“既然你忘了那我就给你讲讲咱们的关系!”
沈言似乎有用不完的活力,一直拉着宋楚滔滔不绝地讲着他们以前的事,宋楚头痛不已。
从沈言话里可以知道这个身体是被沈言家收养的养子,留学回来后在部队里待了三年。
他性格特别细心认真,身体素质又好,而正好陆世轩身边缺一个贴身助理,沈言就让他顶上了,这才第一天上岗,宋楚就出了事从二楼跌了下来。
沈言揪着他的衣袖,斜挑着眼,说,“以前我们的关系可是很好的喔!”
宋楚不甚在意地嗯了一声,说,“没事了的话你出去吧。”
“喂!宋楚你以前不这样的!”沈言不满地嘟囔。
宋楚没说话,起身示意他出去。
沈言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起身,宋楚顿了顿,说,“……我失忆了,所以以后可能会和以前表现不太一样。”
沈言哼了一声,自信满满地说,“记忆是能找回来的嘛,反正你又跑不掉。”
水顺着宋楚光滑的脸往下滑,他闭上眼,汽车爆炸砰地一声,陆世轩模糊的眼神,灵魂受到的召唤,现在新的身体新的身份,这所有的一切在他脑海里胶片一样呼啸而过。
他从实验室出来遇到汽车爆炸那天是六月九号,而现在则是六月十二号中午,这么说来,他的灵魂在那空白里游荡了三天?
等一下。
他为什么会遇上汽车爆炸?他就是一普通的研究员,这些年来与旁人并无任何恩怨。
说到恩怨……
当初宋家出了那么大的事,只他一人侥幸逃生,之后平静下来他越发觉得整个事情处处透着诡异,可苦于身份限制,再加上并无确切的收集资料的渠道,他查了很久却什么也没查到。
可现在看来,这一切果然不那么简单。
还有,汽车爆炸之前陆世轩为什么会赶到现场?而且看起来似乎想要阻止?
从陆世轩这面来说宋楚是个相当无足轻重的人物,两人也只是从小就认识而已,并无私交。
这么看来,汽车爆炸似乎与陆世轩的工作有关?
……
宋楚脑子里乱糟糟的,伴随着阵痛,他痛苦地紧皱着眉头。
他的重生,似乎是天意。
4、新任务
宋楚洗完澡摸到更衣间换了衣服,然后坐在陆世轩坐过的单人沙发上闭着眼努力理清思绪,简生敲门进来,宋楚睁开眼,顿了顿,问,“……你是?”
简生啪的把手上的文件扔在桌子上,一屁股坐在他对面,掏出打火机抽出根儿烟点上,惬意地吸了一口,徐徐吹出烟雾,这才懒懒地开口,“我是世轩的医生。”说着换了个姿势,“听阿言说你失忆了?”
宋楚点头,“我们以前认识?”
简生饶有兴味的瞅着他,“算吧,通过阿言认识的,不过你比较沉默,我们没怎么说过话。”
宋楚抿了抿唇,淡淡地嗯了一声。
简生扬了扬下巴,“这文件把你以后的工作都详细介绍了,再看一遍,有什么不明白的来问我。”
宋楚伸长手臂拿过来随意扫了一眼,简生起身把烟头摁熄在烟灰缸里,临到门前又转过身来说,“哦,对了,这间房子以后就是你的卧室。”
宋楚反应一秒,“……这是陆世轩的家?”
简生打了个响指,“bingo!”
简生离开之后宋楚拿着文件愣了几秒,默默消化了他将和陆世轩开始同居生活这一事实,然后低眼看文件。
“猎天队”是直属天朝的一支秘密队伍,包括突击队伍,情报队伍和科研队伍三个部分,陆世轩是最高执行者,而此前宋楚也就是在“猎天队”名下的科研队伍里工作的一普通研究员。
“猎天队”里都是高级精英,突击队成员都是从特种兵营和国安经过层层选拔严格挑选上来的。
他们的宗旨是消灭天朝的各种敌对反动势力,维护国家安全。而工作内容没有具体限制,就是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配合协助国安国防的各种工作,最为常见的工作就是在不方便国家出面的时候伪装成社会势力,单刀直入摧枯拉朽所向披靡无坚不摧。
“猎天队”外表是一支黑势力队伍,实则是为国家所用,所以性质有点儿像一群伪装成佣兵的国安特种兵的组织。所有队员外表散漫不羁,实则都是潜伏着的毒蛇,杀敌于无形之中。
而挑选陆世轩作为最高执行者的原因,除了他本身的智商能力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亦正亦邪。那股慑人的邪气,并不是随便一个能力强的男人都能有的。
宋楚以前就只知道自己的研究员工作是很秘密的存在,并不知道原来幕后是一个这么庞大的阴谋,越往下看心脏越发变得坚硬,冷冰冰硬邦邦的,堵在心口,几乎让人窒息。
作为陆世轩的助理,他的工作就是陪同陆世轩前往各种危险场所,进行各种貌似非法的谈判,帮助陆世轩整理资料,顺便照顾陆世轩的生活起居,文件写到这里有一个括号,括号里写着,“关于生活起居这点,具体要听最高执行者的意思。”
也就是说,要看陆世轩怎么决定,陆世轩要他干嘛他就干嘛,说白了他整个人就是为了陆世轩的方便而存在的。
想到今儿中午陆世轩那漠然的眼神,宋楚打心底里生出一种危机感,陆世轩这种见多了世间各种阴谋险恶,并且常年奔波杀人的男人,心一定早就变得坚不可摧了,要想和他正儿八经谈恋爱估计是不大可能的事。
而要是不经他同意霸王硬上弓的话,事后一定死的很惨。况且宋楚也不想用这个方法。
宋楚眉头皱了起来,这真是个挑战。
文件再往下就是关于猎天队成员的各种资料,包括医生简生,但很奇怪,里面没有任何涉及沈言的部分,可从今天上午的种种情形来看,沈言和陆世轩是相当熟悉的,而且沈言看起来就是一十六七岁的小孩儿,性格也相当不靠谱,没有任何理由让他在如此机密的地方闲逛。
看完文件宋楚起身推开门出去。
这间卧室在三楼,从窗户往外看能看出来这是他身处一栋别墅,外面风景相当简单。
主屋前面是一块草坪,左手边是一停车场,右手边是一栋侧屋,看不出用途。
整个别墅房屋被树林层层围着,一眼望不到人烟,推理小说中典型的密室凶杀案发生地。
宋楚下到二楼,站在楼梯口左右看了看,狭长的走廊上铺着一层地毯,厚度适中,控制在安静并且若有人入侵又不会毫无察觉的程度。
简生和沈言坐在一楼客厅沙发上喝茶,小声说着什么。
沈言看到宋楚下来立刻跳起来,吩咐唯一的仆人再冲一杯茶,扯着宋楚的衣角,笑着说,“宋楚来这里坐。”
宋楚不着痕迹推开他的手,坐在两人对面,端起仆人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说,“……我老板呢?”
简生赞扬道,“不错,这么快就适应了称呼。”说着手臂不着痕迹搭在沈言身后的扶手上。
沈言熟练地拿开,眯眼笑着说,“陆世轩在二楼书房,多亏明天白天没有任务,你可以好好休息啦。”
宋楚点头,“我出去散散步。”顺便看看周围环境,说着起身。
沈言似乎是想跟过来,被简生阻止了。
别墅并不特别大,四周用严密高大的铁栅栏围着,每根栅栏都像一把尖儿朝上的铁戟,看这诡异的架势,若说上面有高压电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紧贴着栅栏外缘是断断续续高高矮矮的灌木丛,灌木丛从距离铁栅栏五十米处开始变得密集高大,逐渐变成蓊蓊郁郁的树林,遮天蔽日树影婆娑。
宋楚单手插兜,环视着四周,越发觉得这景色隐秘诡谲。
像是监狱一般。
他绕到侧屋后面,看到一个石质小亭子。
亭子里有石桌石凳,无一不散发着冷冰冰的气息,宋楚靠在石柱上,微垂着脑袋,头又开始疼。
他成为了陆世轩的助理……
这简直像是上天为他开的金手指,有了陆世轩和“猎天队”这可靠的消息来源,他只要努力获得陆世轩的信任,不多日便能打探到前世幕后的消息。
前世不明不白死了亲人,又不明不白死掉,更让人不甘的是,十年之久,他竟然毫无任何能近陆世轩身的办法,当时不觉得,这下忽然从那个躯壳脱离,猛然觉得他能靠着对陆世轩的那点儿希冀活过十年,简直不可思议。
二楼书房里,陆世轩拆了上头直达的秘密文件,默默看完,抽出根儿烟点上,吸了一口,顺手把文件扔进烟灰缸里烧掉,确定纸张完全化成灰烬后起身走到窗前,低眼不经意一看就看到倚在石柱上微垂着脑袋的宋楚。
陆世轩眼神儿极为漠然,视线只是从他身上扫过去,像是看石桌石凳一般,目光没有丝毫留恋。
宋楚太阳穴胀痛不已,他用手揉了揉,一抬眼就看到二楼书房窗口处的陆世轩,视线像是被黏住般动弹不得。
陆世轩收回视线的时候目光又从他身上扫过,还是和刚才一样毫无留恋,直直扫过去。
而这个过程中宋楚的视线一直紧紧黏在他身上。
沈言和简生闹够了就四处找宋楚,他站在侧屋后面的回廊上,把宋楚的眼神儿看了个一清二楚。
当天晚上宋楚和陆世轩面对面坐在饭厅里吃的晚餐,外带一个赶不走的沈言。
席上沈言倒也挺安静,看吃饭姿势就知道是受过良好教养的。
陆世轩也和往常一样,只宋楚一个人貌似镇静,心脏则扑通扑通剧烈跳动着,全身的细胞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对面的陆世轩身上,连呼吸都变得谨小慎微起来。
沈言吃着吃着突然放下筷子,瞪着眼睛无辜道,“宋楚你一直盯着陆世轩干什么?”
宋楚心一记猛跳,顿了顿,淡淡地说,“……老板你嘴唇上有东西。”
沈言转向陆世轩,无辜道,“我怎么没看到。”宋楚不甚在意地垂眼,说,“我看错了。”
陆世轩抬眼瞅他,视线漫不经心地从他脸上扫过,漠然地起身转身出去。
“猎天”突击队的成员好不容易有了假期,现在一个个都在外面风流快活,饭后陆世轩在地下室待了半个多小时,宋楚站在客厅门口走廊上等着他。
沈言回三楼打游戏。
地下室出口在主屋侧面,要回到客厅门口要经过长长的走廊,走廊上灯没亮,黑暗中的陆世轩散发着比以往都要强烈的压迫感,宋楚看着这个从黑暗中一步步向他走来的男人,几欲窒息。
宋楚开口,“老板。”
陆世轩停下来,“……工作熟悉的怎么样?”嗓音低沉磁性。
宋楚点头,说,“基本都了解了。”
静了几秒,陆世轩从黑暗中走出来,屋内刺眼的白光打在他身上,他漫不经心地开口,“那就好,以后我们会有比较亲密的关系,希望你能明白。”用词虽然委婉,压迫感却强的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宋楚艰难地动了动喉结,说,“……我明白了。”
屋内咚咚咚下楼梯的声音,沈言慌慌张张从客厅跑出来,急匆匆地说,“有急事。”
“南亚那几个毒枭明天晚上要在云南聚头,特种兵已经调派过去准备就绪,但是情报处突然接到消息我方已有间谍潜入,上头要我们马上过去。”
陆世轩眸子里闪烁着嗜血的残忍光芒,“叫韩理他们马上回来。”
沈言急忙点头,拿出手机打电话,还不忘冲宋楚笑笑,说,“你怕是没时间休息了。”
5、飞赴云南
猎天突击队共有10名主要队员,韩理是猎天突击队的副队长,沈言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他正在床上和一美艳的妞儿进行某种和谐运动。
他正瘫在那妞儿身上舒服的叹息,听到声音立刻跳了起来,接到电话神色不变,利索地穿上衣服顺手通知队内其他成员。
猎天队再牛x,也奈何不了首都严重的堵车状况。
两个小时之后,突击队五名成员和情报队三名成员终于在首都某军事基地小型军用机场集合。
泰国某黑势力前不久换了新老大,这次毒枭聚头主要是要重新划分他们在南亚的势力范围,毒枭有四个,越南毒枭身边已经有了越南警方的卧底。
我方也已在缅甸毒枭身边安插了内线,但是前不久我方卧底突然失去消息,再联络上之后提供的消息和越南方面友情提供的明显不符。
国安又不能被越南方面牵着鼻子走,所以只好动用猎天队。
云南缉毒特警队和国安特种兵已经全部原地待命,就等猎天队深入敌方获取确切消息。
小型飞机上,沈言把资料交给韩理,韩理迅速看完然后在大脑中重新整合,之后把大致情况给队员做了个解释。
所有人都全面把握了目前的状况之后就开始制定计划。
那帮毒枭为了以免夜长梦多,几乎都是卡着约定的时间点过来,谈完马上飞走。而据越南方面的消息,越南的毒枭会提前过来,与中国内地某黑势力头子谈一笔生意。
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猎天队的计划是首先干掉越南的毒枭,然后由陆世轩作为内地黑势力头子和那帮毒枭接头,最后和国安他们来个里应外合,把剩下的人一窝端。
突击队队员制定计划这段时间里,陆世轩一直坐在最后排闭目养神,宋楚坐在他身边,抿着唇仔细听着计划内容。
前世他大学毕业之后就进入研究院工作,除了调查宋家被灭的事之外生活几乎可以算得上无聊,而他长期被压抑的复仇的欲望和对陆世轩的希冀,这下子终于爆发了出来。
韩理盘腿坐在座位上默默擦枪。
沈言依旧闭着眼玩魔方,眨眼间就把魔方复原,玩了几次觉得无聊了,就又开始不安分了,拉着宋楚要宋楚和他猜谜。
宋楚侧头看了眼依旧闭着眼的陆世轩,起身坐到沈言身边,平静地开口,“你在这里是什么身份?”
沈言眨眼,“什么什么身份?”
“这么机密的工作你为什么跟来?你还没有成年。”
沈言得意洋洋地开口,“当然是我聪明喽,我可是猎天队的军师。”
宋楚定定地看了他几秒,沈言毫不心虚地回看着他,宋楚闭眼,心里盘算着他要尽快熟悉队里的情况,等情况稳定了尽快着手调查宋家的案子,还有前世他那个汽车爆炸案的原因。
沈言看他闭了眼迅速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宋楚蓦然睁眼,沈言一脸坏笑地瞅着他,还要死不活地说,“谁让你闭眼,明摆着要我亲你嘛。”
宋楚对沈言既不讨厌也不喜欢,可这举动却让他打心底里反感。宋楚神色不变,“你以前经常这样?”
沈言咧嘴笑,“对啊。”
宋楚点了点头,他刚到穿到这个身体,不好这么快就出状况,平静地说,“以后不要这样了,我不习惯。”
沈言歪头,“你变了。”
宋楚不可置否,摸了摸他的头,淡定地说,“听话。”
沈言吃瘪,一时间啥也说不出来。
宋楚皱紧眉头揉了揉太阳穴,脑袋里轰隆隆作响,像被大卡车碾压过一般剧痛。
沈言脸色沉重起来,“你不舒服?”
宋楚摇头。
沈言伸手去摸他的额头被他一把挥开,“头痛?”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