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重生空间好种田 下—慕容十四

重生空间好种田 下—慕容十四

时间: 2013-02-09 06:50:59

 第一百二十章

这一次,李山却没有强硬的拒绝傅文博的接近,只是脸色微红转过头。
当初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先不说彼此心态如何,至少做爱这一项的话,两个人还是彼此很满意的。李山想傅文博对他应该是很满意的,否则不会总是对他的身体爱不释手,即使两人都做完了,最后也会把他搂在怀里蹭了又蹭揉了又揉。
单纯的作为情人来说,而他对傅文博的感觉也不坏,因为不坏才会不知不觉就对傅文博产生依赖感,直到最后的越来越习惯,越来越没有抵抗力。的确,傅文博很熟悉李山的人,更加熟悉熟悉他的身体,甚至比他自己都要熟悉。
一年多的言周教,傅文博知道怎么摸李山哪里和怎么掌握力道才能让他很舒服飘飘欲仙,捏哪里能让他又酥又麻又疼的忍不住的喊出声。
所以,当傅文博的手放在李山身上游移的时候,他全身上下的细胞从内到外的不想拒绝,也拒绝不了,因为后面那个家伙正把他的腰扣得紧紧的,似乎怕他会跑掉一样。
傅文博的唇舌不断的吻着李山的嘴唇下巴及眼周围,力道很轻痒痒的让他忍不住舒服的哼哼出声。傅文博听罢后唇稍微离开点距离低头看了他一眼,并且还轻笑了一声。
傅文博被他盯得脸颊都红了,刚要恼怒的推开他挣扎着要起来时,傅文博又突然低下头埋首在他胸前,不断的用唇舌挑逗着那两颗小朱蒂。一阵酥麻酥麻的感觉突袭而来,让李山全身有些发软,手紧紧的抓住身下的天蓝色床单。
傅文博不断的拱在李山怀里,唇舌间发出用力吸吮的声音,让李山听在耳里感觉很难为情却又舒服的要命,直到傅文博把他的小山山给含到嘴里时,他全身抖索的好像狂风残烛一样。
当然,这种事以前傅文博给李山也做过很多次,技术早就练了出来,他清楚的知道李山很喜欢他这种的触碰方式,他那里皮肤非常细嫩非常的薄,所以快感可能是正常男人的一倍,但是也比一般人来的要脆弱。
所以傅文博的口舌非常的轻盈,怕弄痛他,所以很缠绵很细致,直到把他的小山山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每一个缝隙和角落吸吮舔食到了为止。
李山身体一半一力量都移到了傅文博身上,舒服的嘴里也不自觉的呢喃出声,听在傅文博耳朵里简直蚀骨要命,光听着声音,他全身就像着了火一样口干舌燥。
不行…还不行……等等,不能让小山儿受伤……
当傅文博压进去的时候,李山的意识才刚刚回复,疼痛倒是没有,只是感觉那里涨的厉害,能清楚的感觉到傅文博汹涌澎湃的脉动。
李山眼里迷蒙一片像是有着水雾,而且手会不由自主的抵在傅文博胸前,却一丝力气也使不出来,整个人像被剥干净的小小绵羊一样缩在一起,等着大灰狼来来吃,任人为所欲为。就是眼前这种模样让傅文博每一次都爱不释手,喜欢的想把他整个人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身下是激烈而又狂野的冲刺,而傅文博吻着李山的时候,唇却是温柔的像水一样轻柔。李山根本没有发觉到,他潜意识里之所以不拒绝傅文博,并愿意为傅文博打开身体,其实并不是他高超的技巧,而只是喜欢并留恋着那种被人搂在怀里宠爱的味道……
隔天,李山朦胧醒来之时觉得浑身说不出的难受,浑身酸痛,尤其是下身某处几乎麻木得完全没有知觉了,而喉咙也是如同冒烟一般干涩不已。
这,情景好熟悉啊……傅小文???
酒,又是因为酒,李山隐隐约约的回想起昨晚的事,颓败的叹了口气!他动了动身体,身体却发出‘咔咔咔’的一阵酸痛的感觉……
傅小文你这大混蛋,卑鄙无耻下流的小人,居然趁机而入,还,还……
他眼睛尚未完全睁开,便忍不住低喃一声:“……水……”
下一秒,李山只感到头顶似乎有阴影落下,温润柔软的唇覆在他的嘴上,一股清凉的水流灌入他的口腔里,不由立刻吞咽入喉。
水的滋味甚是可口,清润之中还带着一丝甜美,犹如沙漠中的甘露一般,李山不觉舒适地轻轻一吁,终于睁开双眼,立即便看见傅文博近在咫尺的脸,以及目光中蕴含的一缕温柔关怀之意。
而此时的傅文博,眸色深黑如浓墨盯着李山低下头,复又接连喂了李山好几口凉水,直到李山摇头表示够了,方才停止。
只觉得此时自己才算是又活了过来,顿时察觉到身上干爽,浑身上下已被仔细清理过了,只是某处中被异物狠狠侵犯过的感觉仍未消退,疼痛甚为明显,而腰以下的部位更是酸软无力。
李山顿时神色萎靡,有气无力地喃喃道:“现在几点了……?”
“三点多,饿了吧?”傅文博低声答复。
李山心中顿时一惊:我去,居然已经这么晚了!我到底睡了多久啊!
他刚轻轻一动身体,想要坐起,却是禁不住呻吟一声,立马又软倒在床上。如果仅是浑身疼痛倒也没那么难捱,偏偏这疼痛之中还有说不尽的酸麻感,连稍微挪动一下便觉得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滋味十分难熬。
“小山儿……”傅文博低低一唤,声调极为轻柔,似乎含着无限歉意。
李山缓了口气,忍不住抬头瞪了傅文博一眼,气恼地斥道:“你……谁让你昨晚那么过分的!”
“是我不好。”傅文博立即轻声认错。
“……你等着……下次,看我怎么讨回来……”李山兀自恨恨而言,内心不禁怨念地呐喊道:我看你是故意的对不!做成那样害得我完全没精力反攻回去!
傅文博没说话,只是俯身低头,在李山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李山“唔”的一声,欲待挣扎却又不舍,最后还是任由傅文博温柔地吮吸着他的唇瓣,片刻之后才慢慢分开。
李山有些微喘,脸也有点泛红,倏然却只觉得腹内空空,道:“有没有东西填一下肚子?”
傅文博立即起身,从一旁的桌上端来一碗热气腾腾、香味四溢的米粥。
李山倒是一怔,他可不认为傅文博能做出这样细致的东西,不由道:“哪里弄来的?”
“刚才出去了一趟。”傅文博边回答边暂时放下瓷碗,随即半托半抱起李山,动作十分小心轻柔。
李山勉强依靠着傅文博坐稳了身体,却只感到全身一阵虚弱,连动一动手指都有些无力。傅文博却没让他有多少时间为难,立即托起瓷碗,用洁白的瓷勺舀了一口粥,吹去烫意,再送到李山嘴边。
李山如今连坐着都觉得浑身难受,又饿得很,也就顾不得和傅文博计较,乖乖接受傅文博讨好般的服侍。
这米粥里头除了最基础的薏米酥油之外,倒还放了不少其他食材,有切成细丁的鸡肉、香菇、萝卜丝以及葱花,尝起来极是咸淡适宜,鲜美可口。
李山慢慢吃完后,才觉得自己似乎恢复了些微力气。不过他还是觉得整个人疲弱发软,懒得起身,便对傅文博道:“你去做你的事,我再睡一会。”
“好。”傅文博应允,将李山轻缓地平放在床上,只是稍后却未动身离开,目光仍在李山脸上流连。
李山懒得理会傅文博,自顾自地埋头入睡。没有进空间泡灵水的结果就是,李山足足在床上歇息了两天,方才能够行动自如。
第一百二十一章
“哇,小山,你家真漂亮,这装修风格是哪位建筑大师设计的?真前卫!”一走进李山家,叶英杰拉着两个宝宝忍不住到处好奇的打量着,一边看一边赞叹。
“漂亮,哥哥家好漂亮!”
“嗯,漂亮,悦悦要住!”
成功入住的傅文博则是愉悦的勾起嘴角,慢慢悠悠的跟在他们身后仔细看着李山的家,一笑得像只小狐狸似的。
“咳咳,干爸干爹,你们随便坐,我去拿点水果和泡壶茶过来!”李山僵了一下笑容,再次微笑道。
傅文博立刻献殷勤道:“小山儿,你坐下歇着,我来泡就好!”“
小山,不必要这么拘谨。对了,傅小文他妈妈让我好好的谢谢你,要不是你提供的人参和酒,我姐夫他可能还没醒得这么快呢!”
宋旭从公文包拿出几个大红包递给李山笑道:“嗯,小山,虽然有点晚了,这是我们给你的压岁钱!祝贺你六月份的高考顺利,考到理想的学校!”
“愣着干嘛,快拿着,山儿你这孩子是在我们生分吗?”叶英杰笑道。
“不,不是,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这压岁钱就不用了吧!”李山下意识解析道。
“不管你多大,都是我儿子哎,拿着拿着,你干爹其他不多,多的就是钱!”叶英杰夺过宋旭手里的红包,塞进李山手中。
“包,红包,悦悦要包包!”
“昊昊也要!”两个小包子看到大红包,立刻被吸引住眼球,伸出小爪子去抓!
“坐好,乖乖的看电视!小山,干爹还有点事要去分公司一趟,帮我好好看管着你两个弟弟,中午我回来要吃大餐哟!”有了几个孩子之后,一向面瘫的宋大总裁也变得温柔起来,学会了微笑,甚至还学会了开玩笑。
“旭,记得快去快回啊,那两个小子淘气得很,你不在我可管不住他们。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吃小山的手艺了,你回来的时候多买点菜回来!”叶英杰露出回味无穷的神情说着。
“不,不用买了,厨房的冰箱里要什么食材都有!”李山连忙阻止道。
“嗯,我去公司了!”宋旭应道。
“山子,这一年,你过得还好吗?”两个小包子在李山家里好奇探险,叶英杰连忙让傅文博跟过去看着,别让他们摔着磕着,自己则是拉着李山嘘寒问暖的。
“干爸,一切都好!”叶英杰往傅文博那边瞟了一眼,见他没注意这边的情况,才清清喉咙凑近李山耳边偷偷问道:“咳咳,小山,有件事情干爸想问你好久了,你现在是不是还和傅小文在一起?”
李山闻言,宛如晴天霹雳,他脸色一白,心道:被发现了吗?被发现了吗?完了,干爸他知道了,怎么办,怎么办……
果然,还是要分开的……
当,当初就不应该答应他的,是我害了他,傅小文他当时还那么小,我要是不答应,他也不会走上今天这条路……
混乱中的李山压根就没注意叶英杰担忧的语气,和话里的意思。
“小山,你别,别怕啊,干爸就随意问你一下,当初你们在一起的事情我和你干爹也是知道的。当初我以为你们在一起只是贪新鲜玩玩而已,可你们分开了一年多最后还是决定在一起,我就知道你们是认真的。今天过来一看,看傅文博那小子的样子像是认定了你一样,所以想问问你的感觉,你是做好准备了么?干爸和你干爹也是过来人,这一条路不好走……”
叶英杰没说出来的话,李山都懂他的言下之意,他脸色微红,低下头仔细思量一会,盯着叶英杰坚定的回答道:“若是他不负我,我这辈子也不会离开他!”
“既然这样,你,你们好好过以后的日子吧!但是,我姐和姐夫那里怕是……,还有傅小文他爷爷……”
“干爸……”李山一愣,半响才反应过来,鼻子微微发酸,心下感动的看着叶英杰,他没想到居然能得到叶英杰的支持……
“嘿,小山儿,你别这样看着我嘛,干爸也突然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不过,傅小文他要是敢欺负你,尽管告诉我,干爸给你出气。”
“干爸,谢谢你,也谢谢干爹!”李山哭着鼻子激动的抱住叶英杰,谢谢你们的理解和支持,谢谢你们的宽容!
“用不着谢我,赶紧搞定我姐和姐夫就行了,傅小文他爸爸和爷爷可是很固执己见的老顽固的人!对了,我姐夫的事还得多谢你的山参王和酒,傅家老爷子让你有空和傅小文过去那边玩玩,他们一家都想好好的答谢你呢……”叶英杰对李山眨眨眼意有所指的道。仔细想想,看来他们也不是完全没希望嘛。
当天,李山煮大一大堆美味让家里几个吃货吃不停嘴,两个小包子直嚷着不要爸爸爹地了,以后要跟山哥哥混,逗了一群人。
就这样,叶英杰一家在李山家逗留了两天才转回了美国,傅文博却如他承诺那般留了下来,再也不离开了……
三月五号这一天元宵佳节,山城火锅城例行团年发开门红包,因为今年扩大了经营规模,两家店加起来员工也达到了近三十人。
李山特地把所有员工聚集到总店开年度总结会议,张天成作为股东之一也一早过来参与筹划。年前,他为了分散投资风险同时也为了自己行事方便,用炒股赚来的钱在s市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因为手续繁琐,昨天张天成才弄好了从s市坐飞机回来,很晚才回到家,今天又起了个大早,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好在会议是李山和周小丽主持的,张天成更多只是旁听,只在会议快结束的时候应李山的要求讲了几句话。
颇具感染色彩的会议,更具现实意义的大红包,还有点名表扬升职等精神物质双重鼓励,最大程度的调动了员工的积极性,会后的开年饭更是把节日的气氛推向了顶点。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下午,等大家都散了以后,李山把张天成的分红给了他。
“这么多?”李山竟然给他分了五万块钱红利,张天成不认为以山城火锅店火锅现在的业绩不到半年时间就能盈利五十万。
“嫌多你可以退给我。”李山笑着开玩笑道。
山城火锅店半年的盈利确实远远低于五十万,但李山考虑到张天成最近在投资手里可能会比较紧,所以就多分了不少红利给他。究其根源,李山始终还是觉得买兰草的事情亏欠他太多。
张天成只拿了两万块出来,其余的钱递还到李山手中:“山子,我说过那五万块钱是我前不久炒股赚来的,而且这笔钱按照我的持有的股份来讲确实是应该投资进来的,你不用觉得亏欠我什么。”
“你炒股真赚了这么多?”李山好奇道。
“嗯。”张天成笑着点了点头。
“小山儿你别听他谦虚,他炒股可厉害了,三万块钱他分分钟就赚到手了。”
“咳咳,傅小文你就吹吧,我哪儿有这么厉害?”张天成谦虚道,但他眼中闪烁的骄傲却出卖了他。
很快,他拜倒在李山那好奇纯净的小眼神下,把自己在股市上的光辉战绩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边讲边无奈的想:美人计什么的真没几个人扛得住。至于是不是真的很无奈,还是很高兴很满足,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
听完后,李山在感慨他的天赋之余,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地了,看来自己并没有彻底改变他既定的命运,照这样下去他成为亿万富翁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样子啊,小张,我手里有三支股票你帮我操作呗!”李山从来都不忘为自己谋取一点福利,尤其是一个活生生的财神爷就在自个儿边儿上时,不用简直是对不起自己。
“我可以帮你炒股,甚至可以不要任何佣金,但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张天成笑得无比狡猾。“以后不许再叫我小张,必须喊张哥!”张天成已经心里不平衡很久了,凭什么叫傅小文就是傅大哥,而叫自己就是‘小张’,明明自己的还要比傅小文长几个月!
“张哥,那以后就拜托你了!”李山从善如流喊得那叫一个顺溜。高三的时间太忙了,店里的事务里里外外又那么多,他开户至今压根就没时间插手股市交易的事。
张天成觉得自己像是一拳打到了棉花上,笑容颇为无奈:“小山儿你真是让我一点成就感也没有。”
“有吗?我怎么觉得你挺开心的!”傅文博笑着插话,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今天张天成的笑容特别碍眼,让他心底有种莫名的烦躁。
“哈哈,总算跟你奔到同一辈分上了能不高兴吗?”张天成笑得高深莫测,话锋一转说:“昨天回家太晚了,我想去街上买点年货,我们一起去怎么样?”
“好啊,正好我也想买点东西。”李山笑答。
搅了我的二人世界,张天成你敢再没眼色一点吗?傅小文不乐意在心里嘀咕了一路。
傍晚,别过张天成回到家里,傅文博立刻换了身衣服系上围腰包揽下剁馅儿的任务,白菜猪肉馅儿、韭菜猪肉馅儿、鲜虾馅儿、香菇鸡肉馅儿、牛肉馅儿……
李山则是在一旁擀面,并负责把这些馅儿全部包成圆嘟嘟胖鼓鼓的饺子。“你笑什么?”李山抬头,一不小心就看到了傅文博憋笑憋得俊脸都红了。
“哈哈哈,小山儿你……哈哈哈……”
李山在光可鉴人的盘子上瞅了瞅,脸上扑满了面粉,跟花猫似的,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而后,玩儿心大发,趁着傅文博没注意的时候,把两只爪子上的面粉全抹到他脸上了。
傅文博抹着脸上蔫搭搭的面粉,装出一张苦瓜脸道:“小山儿你该不是想把我包成饺子,跟你一块儿下锅煮了吧?”
“嘿嘿,这主意不错!”
两个人笑笑闹闹短暂的时间眨眼间就过完了,过完元宵节,傅文博依依不舍的登上回四九城的飞机。
他要回去处理公司的一些事和他的毕业论文,之前傅文博在美国完成大学学业是作为A大的学生交换出去的,如今回国了之后,还得修满这边的学分才可以继续考研。
在傅文博离开后,李山为了凑集资金则稍微乔装了一下,去省市中心的几家大药店里卖了几支人参。
除了一只看起来有一百年左右的年份外,其他几支都只有三五十年左右的年份的,但人参根须完整品相极好,加上一些雪莲花,他总共卖了二十来万。山谷里像这样的二三代人参和雪莲有不少,但在d市一下子卖出去这么多又不想惹人注意,李山认为这已经是极限了。
接着李山又拿出一部分准备用来还债的钱,凑足了三十万,赶在开学前跟张天成一块儿坐飞机去了趟s市处理股票交易委托的各种事宜。
此时九五年的s市已经出现远超内地繁华境况,高耸的写字楼与低矮的棚户区对比鲜明,贫富差距日益拉大,身处其中的机遇与人心都在蠢动。
“其实,张哥除了投资股票,你在s市多投资一些房产也不错,以后的升值空间非常可观。”比起股市的震荡盈亏,楼市一直是扶摇直上稳赚不赔。
张天成笑着问道:“怎么说?”
“房产是刚性需求,s市这么繁华,它的外来人口只会越来越多,这么多人有谁不需要住房呢?”如果可以的话,李山倒是挺想现在在s市买上一两间商铺,可惜他现在手里不仅没钱还背着外债。
“呵呵,看来这么想的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张天成莞尔一笑:“我之前还在犹豫要不要把股市上的钱抽出一部分来投资到楼市上,现在听你这么说,楼市完全可以当做是一支中长期绩优股,正好可以弥补我在长期投资上的不足。”
“这只‘股票’还有一个优点。”“贷款融资,以钱生钱。”两个人说完,对视一眼,纷纷扬起狐狸般的微笑。
从s市回来后,李山一心扑到了学习上,而在果园里修建獒园的事情,傅文博派了专人过来处理,李山只需要偶尔监督一下就行了。
李山在s市里出手了三支股票攒了两百万,他转手就扔了一百万进入股市里让张天成帮他操作,回去的时候,张天成给了他一个大惊喜,原来张天成在证券交易所蹲守了一个两天,出来时,一百万变成了三百万。
于是,李山回去之前,将炒到的钱分张天成百分之十的佣金,剩下的百分之三十让张天成继续操盘买股票,百分之六十的钱拿出来在S市帮忙投资房地产。然而李山这边在s市捞金正乐呵着,却不知道火锅店里又出问题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
起初是有几个混混上门吃了霸王餐还想收‘保护费’,结果被火锅店里的副大厨赵德福直接给撂倒了,几个混混见打不过便一哄而散。
谁知凌晨的时候他们带了一大帮子人过来把店给砸了,还把留下来守夜的人给打了一顿,一边放出话来,让山城火锅店每个月交五千块保护费。
次日一早,李山在电话得知这件事立马去订灰机票回去,还没上飞机,又听周小丽她打电话说赵德福和店里的几个小伙子等人因为故意伤人罪被刑事拘留了。
远水救不了近火,李山只好让陈东夫妇先去处理这件事。没想到派出所那边的人横的很,连人都不让他们见,只说先让他们把医院里那几个小混混治好了再说。
陈东夫妇无奈之下,只好去了一趟医院,结果没料到在小混混旁边还碰着了一个老熟人——田亮。
那田亮的身上跟本就没什么明显的伤痕,周小丽见到他的时候他正躺在床上跟旁边的‘病友’聊天聊得唾沫星子乱飞一脸得色,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气得周小丽牙痒痒。
“哟,表姐表姐夫,稀客啊。”田亮笑嘻嘻的打着招呼。
“呵,担当不起,你不过是我老婆远房大姨妈的表侄子,八辈子不搭边,和我们算哪门子亲戚啦?狼心狗肺的东西,我们什么时候亏待过你,居然这样陷害我们火锅城!”陈东愤怒道。
“陈哥,你这话就不对了,什么叫我陷害你们火锅城?我跟我朋友是被你们火锅城里的人给打伤的,你们难不成不认账还有理了?
再说了,那火锅城是你家的吗?你最多不过是李山手底下的一条……不对,兄弟怎么能说陈哥是狗呢?虽然陈哥周姐比狗都还忠心,对,这种应该叫忠臣!对不住啊,兄弟没文化,陈哥周姐你们别跟兄弟一般见识啊。”田亮话音一落,满屋子里顿时笑开了锅。
陈东气得满脸通红,周小丽比他冷静多了,冷笑道:“放心吧,我跟你陈哥这点气量还是有的,自问还不会降低身价跟一个畜生计较。”
“你!”田亮恨急,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好,我们走着瞧!”
毫无疑问事情谈崩了,周小丽也明白了这事儿的主谋多半就是田亮。没错,事情确实是田亮在背后唆使的。
且说田亮被迫离开h市后,踌躇满志的到d市找工作,却没想到屡屡碰壁。他找了无数家餐馆,没一家愿意让他一进去就当大厨的,偶尔有那么一两家中餐馆被他说动了,老板让他做几道拿手菜,他做出来都只是些平淡无奇的家常菜。
后来,田亮只能讪讪的告诉别人,自己最擅长的是做火锅。然而,d市的火锅店哪家没有点自己的秘密配方,哪能信得过他这个外人让他当大厨?
所以田亮找来找去,找到的要么是廉价的中餐馆学徒工,要么就是端盘子、洗碗工之类的,气没少受,钱还不如在李山火锅店里挣的多。d市的消费水平远比h市高,他每个月挣的工资交了房租下来根本就剩不了多少。这让一心想发大财的他如何受得了?
后来,在田亮走投无路的时候遇到一个小学同学,在他的牵线下进了一个小帮会。在这个帮会里,田亮仗着自己有点小聪明,又会拍马屁,很快得到了帮会大哥的赏识。但是他入行时间短,资历浅,大哥再怎么赏识他,也不可能给他安排多好的职务。
这次田亮无意间看到李山新的火锅店开张了,他知道自己往上爬的机会来了。
陈东夫妇不仅没能见到赵德福他们几个人,那个小帮派还天天派人到分店里闹事要医疗费要赔偿费,分店被他们闹得完全没办法营业。
“小李,你在这边有没有认识的人?这事怕是不跑关系不行了。”周小丽无奈之下只能向李山求助。
“好,我知道了,我明天一早请假过来处理这件事情。”
挂了电话,李山在脑海里仔细思索了一遍叶英杰留给他人脉,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他脑海里。
钟凡,h市的警察局局长,前两天他还在新店开张的酒会上见过他。因为现在是下班时间,李山拨通了他家里的电话。
“喂,你好。”接电话的是个女人的声音,大概是钟凡的老婆。
“喂,你好,请问钟局长在吗?”
“在,你等一下啊——”捂着话筒,女人扯着嗓子道:“老钟啊,别弄你那两盘破草了,过来接电话!”
“来了来了,”钟凡小心翼翼的把他的宝贝兰草放好,走进客厅:“谁啊?”
“不知道,听口音是h市这边的人。”
“喂,你好。”
“喂,钟局长好,我是李山。”
李山?李山!钟局长反应过来连忙脸上带笑,声音既亲切又热络:“小李啊,你好,你好啊,怎么突然想到给钟叔叔打电话了?”
钟叔叔么?李山从善如流:“叔是这样的,我家火锅店,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想请叔您帮帮忙。”
“什么?谁这么不长眼,敢在我的地盘里找你麻烦?”钟凡火冒三丈道,叶家少爷刚到,谁吃了雄心豹子胆竟敢在这紧要关头给他惹事生非?!
好大的嗓门!李山把电话挪开一点点才事情经过大致给钟凡讲了一遍,他听后立马拍胸脯保证明天就让李山的火锅城正常营业。
果然,次日一早,周小丽他们就打电话过来说赵德福他们放出来了,那些闹事的小混混不仅没再讹钱了,对方的帮派老大还专门登门道歉,赔了李山一万块钱的经济损失费,并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找李氏火锅城的麻烦。
这件事情虽然圆满解决了,但李山却欠了钟凡一个不小的人情。
毫无疑问钟凡是看在干爸叶英杰的面子上才帮自己的,但人情却实实在在是自己欠下的。
李山琢磨着钟凡是h市的地头蛇,跟他打好关系,以后在h市的生意有他罩着应该会顺利很多。只是送礼送什么好呢?
送钱送礼品太俗,送人参送药材又太过贵重,李山思索了一番,无意间看到花房里来得正艳丽的兰花,决定送两盆即将开花的兰草给他,既雅致又应景价值也不会太低。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