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故梦重游 下+番外—藤罗

故梦重游 下+番外—藤罗

18、执子之手

上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唐离不停地看手表,等指针指向5点整的时候,终于如解放了一般冲出了办公室。

“总经理,这里还有一份文件需要您签……字……”唐离从陈周面前走过,带起一阵风,吹动了陈周手里的几张纸。“放我桌上,我明天一早来签。”唐离轻飘飘地扔下一句话就进了电梯,身为助理的陈周无奈地看着电梯的门渐渐合上,对着电梯门恭恭敬敬地说了一声:“是,总经理。”

几天前家政公司就把白清珏的东西都搬到唐离的家里去了,想到一会儿就可以见到白清珏,唐离高兴得走路都比平常更意气风发。

不管白清珏以前怎样对待自己,报复也好欺骗也罢,只要他现在是爱着自己的,就已经足够了。

唐离回到家时白清珏正在阳台上弯着腰逗猫,额前未修剪的发梢轻轻晃动,面上洋溢着如春风般的笑容。唐离慢慢走过去,从身后环住白清珏的腰,白清珏回头,唐离顺势凑上脸去在白清珏唇上印上一吻。

白清珏面上一红:“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因为想快点见到你呀!”唐离将下巴搁在白清珏肩上,笑盈盈地等白清珏回话。

“没羞没躁,滚一边去!”

这回换唐离不高兴了,故意将环住白清珏腰肢的手收紧了三分,“当心我滚远了就滚不回来了,像我这么完美的男人你可要好好珍惜呀。”

白清珏叹了口气,摇摇头,不说话。

“这是什么?”唐离一边问一边伸长了腿拿脚尖指指阿离身边的一盆花,“水仙?”

白清珏垂下头,说道:“是蓝色彼岸花,学名克莱因蓝。”

“还有这种颜色的彼岸花?”

“嗯,本来是有两盆的,我养死了一盆,这一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它死了。”

唐离看得出白清珏很紧张这盆花,“原来你是植物杀手……这盆要是也养不活再去买一盆新的好了。”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白清珏在心里说道,以前他还是唐离的时候就养死过好多花花草草。

“不行,我就要这一盆。我总觉得它是有感情的,虽然我无法听到它说话。”

“文艺小青年。”唐离蹭了蹭白清珏的脖子,说道:“饿了吗,我去做饭。”

“需要我帮忙吗?”

“这种小事我一个人来就好,你先去洗个澡,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白清珏俯下身抱起阿离,低下头对着阿离轻声说道:“对不起。”

半个小时后,白清珏换了家居服出来了。从白清珏来到这里的那天他就发现唐离早把一切都准备得妥妥当当,这种“妥当”尤其体现在唐离把他自己巨大的衣柜清空了一半,在空的那半里挂了几套崭新的家居服,衣服是白清珏适合的尺寸。

这绝对不是在夸奖唐离,对于唐离把客房里面的床搬走了让白清珏只能和他一起睡同一张床这种做法,白清珏表示很无奈。至少不要做得太明显,好歹也把地上的床腿印给消灭一下啊!

唐离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两手还在剥蒜,“清珏,桌上有水果,你先吃几块垫垫肚子。”

“好的。”白清珏朝长条桌上一看,水晶盘里是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水果块,三分之一是草莓,三分之一是西瓜,三分之一是菠萝,数了一下,每种水果都是九块。

强迫症没救了,白清珏暗暗吐槽。

白清珏每种水果各吃了三块,拿叉子叉了一块菠萝走进厨房。

唐离正把蒸好的鲤鱼起锅,再淋上香喷喷的酱汁,一道卖相甚好的糖醋鲤鱼就完成了。一转头,看到白清珏举着一块菠萝目不转睛地盯着大理石板上的盘子。

“啊……”唐离张开嘴,示意白清珏喂他吃菠萝。白清珏收回目光瞥了唐离一眼,异常淡定地将那块菠萝塞进自己口中。“哎你……”唐离撅撅嘴,不满地说道:“你不爱我了。”

白清珏含着菠萝,踮起脚尖凑上自己的唇,用小舌将口中的菠萝推到唐离口中。“你刚刚说什么?”

唐离心满意足地咬着菠萝,笑道:“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

白清珏站到一旁,懒得再看唐离一脸痴汉的表情,指指锅里,说道:“那是什么?”

唐离朝锅里一看,忙关了火。“是老鸭汤,先用高压锅熬了二十分钟,再放到一般的锅里熬了一会儿,现在可以起锅了。”白清珏要帮忙拿碗,唐离拦下他,“你一边站着别动!”

白清珏只好乖乖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唐离忙前忙后。唐离每动一次,被汗水打湿的长发就会粘着些许在他后颈。光滑白皙的手臂上却布满了暗红色的小点,那是剖鱼时溅到的血水。

自从几天前白清珏搬到了唐离的家里,唐离每天这也不让他做那也不让他做,早上一大早就起床做早饭,上班前还将做好的午饭放到冰箱让白清珏到了饭点自己热着吃,下午更是一下班就往家里冲。白清珏搬来的第一天,唐离下班回来就拉着他去超市买了各种蔬果和肉类,塞了整整一冰箱。知道白清珏喜欢吃糖醋鱼,唐离买了几条活鱼直接养在鱼缸里,要吃了就顺手抓起来。

家里从来没有保洁人员来打扫过,但是每一块地板都干干净净。三室两厅一百七十多平米的屋子全是唐离一个人在打扫,两个人的衣服也全是唐离在洗。白清珏想帮忙,唐离总是会将他赶到一边去。

于是白清珏在家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客厅里看看电视,去书房看看书,要么就逗阿离玩。

从来没有人这样宠过他,在他是唐离的时候,他去宠虞城,却从来没有人在意过他。表面看来他是耀眼的男神,却从来没人真正走进他的内心深处去关心过他,爱护过他。

除了白清珏,然而那时的自己并没有珍惜。

到头来,真正宠过他的竟然是另一个自己。

白清珏很害怕唐离会把他宠坏了,他怕有朝一日会陷了进去而无法自拔,害了自己,还害了另一个自己。那时,他就真的罪不可恕了。

唐离盛好汤,拿出碗筷让白清珏帮忙拿出去,自己把饭菜一一端了出来。菜色很不错,白清珏吃得很开心。唐离看白清珏开心,他自然也开心。晚餐过后唐离洗了碗,牵着白清珏的手出去散步。

白清珏不曾挣脱唐离的手,而是反握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唐离会意,五指紧紧扣着白清珏的手。

每一天都是如此,他们不怕别人异样的眼光,何况也没有受到过什么异样的眼光。毕竟两个长得好看的男人在一起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散步回去之后白清珏在沙发上抱着阿离看电视,唐离去洗澡。看完一集《万万没想到》,唐离就洗完澡出来了。白清珏放下阿离,唐离则瞪了阿离一眼后满含笑意地枕在白清珏大腿上闭眼小憩,任白清珏拿过干帕子给他擦头发。

“清珏,你明天要上班了是吧?”

白清珏“嗯”了一声,唐离沉默了半晌,说道:“工作加油!”白清珏轻笑一声,“你也是。”话虽如此,白清珏笃定明天唐离还会玩新花样。

“清珏……”唐离一手抚上白清珏的大腿,开始在大腿上游走。白清珏一巴掌拍到唐离不安分的爪子,“你又发情!”

“这说明我身体健康啊!”唐离揽住白清珏的腰不然他起身,一双桃花眼深情款款地望着白清珏,好像白清珏不同意就是白清珏不对似的。几乎每天晚上白清珏都会在唐离的软磨硬泡下投降,最后当然是被吃得一干二净,第二天又是浑身酸软。明天还得上班,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唐离如愿。

唐离就像考拉抱着树一样抱着白清珏不撒手,白清珏瞪了他一眼,只好说道:“等我休假随便你怎么样都行好吗,明天我还要上班……”

唐离眼睛一亮,起身在白清珏唇上吧唧亲上一口,揽着白清珏的脖子笑道:“这可是你说的!”

白清珏觉得他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明天要上班,早点休息吧。”唐离站起来,抱起白清珏就往卧室走。

白清珏脸都快绿了:“我可以自己走!”不理会白清珏的挣扎,唐离乐呵呵地将白清珏抱到了床上,自己也钻进被窝里,关灯之后双手双脚都缠上白清珏的身子,最后在白清珏额头上轻吻:“晚安。”

已经适应黑暗的眼睛能够看清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浓密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白清珏凝视着唐离的睡颜,许久,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说道:“晚安。”

果不其然,白清珏一下班就接到了唐离的电话:“清珏,你在你们公司楼下等我十分钟,我马上就来。”

白清珏笑了一声,挂了电话。十分钟之后,唐离如约而至。

“车不要开那么快,锦城大道不是高速公路。”白清珏说得很严肃,唐离却呵呵呵地笑了:“好啦知道啦,下次我提前一点下班,就可以慢慢开过来了。”白清珏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可以自己回去。”

“那不行,现在天这么热,你要自己挤公交车回去么,把你热坏了我找谁哭去?”

白清珏低着头想了想,说道:“公交车里面也有空调的啊,况且我的工作很烧脑细胞,让我搭公交在车上缓缓。”

“好了,我明白了。”唐离一挑眉,“可是先说好如果你敢中暑我就不是来接你下班这么简单了,直接把工作给你辞了!”

“你对人都这么霸道么?”

唐离颇为得意地笑笑:“有吗有吗有吗?”

“你呀……怎么变成这副德行了……”

回到家,白清珏先去阳台上给那盆克莱因蓝浇水,喜欢趴花盆边上睡觉的阿离看白清珏来了,喵喵喵地叫了几声,示意白清珏抱她。

唐离刚从浴室出来,看到阳台上一人一猫相处得甚是和谐,额头上仿佛出现了一个叉叉,几步走过去将阿离从白清珏怀里抱过来:“清珏,你先去浴室洗澡吧。浴缸里已经放好了水,直接进去洗就是。”白清珏摸了摸阿离的头,去洗澡了。

唐离抱着阿离,等白清珏进了浴室,立马将阿离放了下去:“你这只猫,凭什么清珏一回来就先抱你!”阿离的尾巴高高翘起,在空气中划圈。唐离气结,别开眼时看到了一旁开始落叶的花。

夏生叶,秋开花,叶一落,表示花期将至吧。唐离瞪了一眼阿离,去往厨房做饭了,留下阿离一只猫叫了一声,好像在说:“大家都叫离,何苦互相为难嘛!”

编程确实是很费脑子的工作,最近公司签了个大项目,作为程序设计首席工程师,白清珏忙得团团转,任他性子再好,也会因为程序老是出错而心生怨念,恨不得将满屏幕的代码通通掐死。

白清珏一回到家,烦闷地将外套往沙发上一扔,对着厨房说道:“我回来了。”

唐离从厨房里探出头,“快去洗澡,今天可以早一些吃晚饭啦!”

“知道了。”白清珏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满脑子都是代码的影子,赶都赶不走。

洗完澡出来时桌上已摆好了各色菜肴,唐离正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前满含笑意地看着他。

白清珏拿起筷子开始默默地吃饭,唐离问道:“怎么了,工作上遇到困难了吗?”

“嗯……”白清珏不冷不热地回道,筷子将碗里的米饭戳出一个洞来。唐离放下筷子,双手握着白清珏的右手,说道:“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一起解决。”

白清珏抽出手,烦闷地说了一句:“你懂什么呀?”

唐离的身子僵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一顿饭吃得很压抑,晚饭过后白清珏直接回了房间,将U盘里的代码导入到唐离的电脑,开始检查代码哪里出错了。唐离收拾完厨房出来,朝房间看了一眼,默默地开始拖地,接着洗了个澡,又把两个人的衣服全洗了。

回到房间时白清珏已经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唐离轻轻地将白清珏抱到床上,撩开他额前的碎发,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晚安。”

此时已是深夜,房间里只有电脑还亮着光。白清珏睡得迷迷糊糊,睁眼时好像看到电脑前坐着个人,但困意很快袭来,又睡过去了。

唐离将电脑里的代码一行行看下去,确实没什么问题,但就是运行不出来,一点“run as”按钮就弹出报错的对话框。如果主程序没有错,那就是XML文件出了问题。唐离点进XML文件,满屏代码看得他头晕,揉了揉太阳穴,继续看。

看了几遍,终于给他发现了问题,layout_alignρarentBottom=“true”,引号里白清珏错打成了“false”,这样的话点了按钮就不能看到理论效果了。

果然,XML文件一修改正确,主程序就会自动报错了。

唐离将显示出错的语句块修改过来,试着运行一下,还是看不到结果。如果这样还运行不出来的话,就只有一个原因:代码单词拼写错了。如果是大的问题系统会在相应的句子后面提示出错,但单词拼错这种问题通常系统是检测不出来的。

唐离起身倒了杯水,又开始一行行检查下去。

都说写程序的容易猝死,这话一点都不假。费了好多功夫写完代码,这里有问题,那里有问题,找得到问题还好,就怕连问题都找不到。本来脑细胞就死得快,再一急火攻心,指不定就一条命搁在这代码上了。唐离做了几次深呼吸,示意自己一定要冷静。

功夫不负有心人,视力5.2的唐离终于发现了问题。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找,换谁谁都疯。this.mPickTime.setOnClickListener(new onClickListener(),用程序设计的专业术语来说叫“注册监听器”,这句话没什么问题,问题出在“new onClickListener”这里的“onClickListener”那个“o”应该大写。但别以为所有的程序这个地方都是大写,有些地方就只能小写。

程序设计就是这么坑,一点点狗屁不如的错误都能逼死一群程序猿。唐离叹了口气,再次运行了一下。

伴随着砰砰砰的心跳声,理论效果的界面出来了。

“Good job!”唐离一拍桌子,就差对着窗外喊:“我好厉害啊!”虽然大学毕业已经三年了,但信息工程系的全能男神也不是吹的,程序设计这回事只要不是搞核武器还是没什么大问题。只顾着高兴的唐离突然想起身后还有个睡觉的人,赶紧安静下来。保存了代码,将U盘拔了出来放在桌上显眼的位置,这才蹑手蹑脚地上床睡觉。

次日白清珏醒来时已不见唐离人影,脑子细细回想昨晚上的事,方才惊觉他竟然趴在电脑桌前睡着了。再看电脑,屏幕是黑的。“糟了,我的代码。”

白清珏掀开被子起身,却看到了桌前的U盘,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我已经给你改好了了,起床吃完早餐就去上班吧。工作加油O(∩_∩)O~”

“笨蛋。”

那么高傲的一个人,从来没有人敢给他脸色看,就连虞城也会装作不讨厌他。可白清珏将工作上的负面情绪带回了家里,将气都撒到了唐离身上。本来是无理取闹的,唐离却如此包容他,爱护他。

如果有朝一日真的被宠坏了,那时候就真的舍不得放手了。

入夜,卧室中传来一声声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激烈的情事之后,两个不着寸缕的人交叠在一起说着只有他们才可以听到的话。

唐离心满意足地压在白清珏身上,一手轻轻拨开白清珏额上沾满汗水的发丝,用无限温柔的语调说道:“清珏,我一直以为我不喜欢太矫情,但是我今天想矫情一次,我想对你说……我很爱你。”

白清珏别过头闭着眼睛不答话,丝毫不想理会唐离。

这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紧接着的剧情难道不是清珏深情款款地对我说也爱我吗?

“清珏……”唐离在白清珏唇上舔了一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弄疼你的,好不容易才等到周末,我太兴奋了没忍住,下一次我一定很温柔很温柔!”这时白清珏才睁开眼来,一脸“你还敢说!”的表情,“人发起情来鬼都怕,尤其是你。”

唐离笑得一脸谄媚,“是是是!”转眼又笑呵呵地说道:“谁叫我的清珏这么有魅力呢?”

白清珏瞪了一眼唐离,唐离稍稍收敛了点,但不难看出他的笑意。

“我思量再三还是决定搬回去住,毕竟那房子的房租也不低,还有半年才到期,我挺舍不得的。”白清珏一脸正色,意料之中地看到唐离皱起眉头。

“你真想回去住?”唐离问道。

白清珏愣了一下,回道:“是啊。”

唐离离开白清珏的身体,想了想,说道:“那也好。”

白清珏不动声色地挪动了一下身子。

“既然你那么想回去住,我就把那套房子买下来。你要是在其他地方租房子,我也把它买下来。总之你要租哪里,我就买哪里,最后你还是得跟我一起住。”

安静的室内突然迸出一阵嗤笑声,唐离故意板着脸说道:“你笑什么?”白清珏依旧在笑,笑得眼泪直流。唐离没办法,再次压上白清珏的身子对着那张嘴吻了下去,舌头在白清珏口中肆意掠夺,吻得白清珏因缺氧而脸色涨得通红。

唐离依旧不放开白清珏,一直吻到身下的人再也承受不住拼命反抗。

“快说你在笑什么,不然……”唐离作势又要吻上去,白清珏忙伸出一只手摁在唐离胸前示意他停下。

白清珏还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氤氲着水汽的眸子半睁半闭,“笑你太可爱了。”

“可……我怎么可爱了?我这么帅还有六块腹肌的男人居然会可爱,清珏你是不是傻了?”

“那你当我没说好了。”

“那怎么行,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能当没说过呢!”

“……”白清珏转过身背对着唐离,留给唐离一个撩拨心弦的背影。唐离见势不妙,忙讨好似的拿下巴在白清珏后颈处蹭,“清珏我错了,你转过身来好不好?”

“你刚刚说什么?”

“我错了!”

“不是这句。”

“那……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今晚上你自己去睡沙发!”

什么?唐离再不敢乱说,在脑海里苦苦搜寻刚刚自己说了什么话。片刻之后,唐离像只偷腥的小猫得逞之后般笑了,凑到白清珏耳边轻声说道:“我说,我爱你,很爱很爱。”

虽然白清珏没有转过身来,但唐离看到白清珏的耳尖有一点泛红。

唐离顿时心情大好,翻身下床哼着小曲儿去了浴室。白清珏听到哗哗的水声,不多时唐离就出来了,而后白清珏就感到身子腾空。

“你干嘛?”

“我能说‘干’吗?”

“……”

唐离哈哈哈地笑了起来,被白清珏一个眼刀唬得闭上嘴。进了浴室,唐离小心翼翼地将白清珏放进浴缸,自己随即也跨进浴缸将白清珏抱在怀里,这才拿过一旁的毛巾给白清珏洗澡。

身体在温水的浸泡下渐渐放松,白清珏靠着唐离温暖的胸膛,缓缓闭上了眼睛。

之前有和唐离说过这周末要回家一趟,周六一早白清珏就撑着浑身酸痛的身子起床穿衣服。本来昨晚上要收拾的,鬼知道唐离跟个饿鬼一样将他吃得干干净净。

“这么早就要走?那你先等等,我给你做饭!”唐离掀开被子要起来,被白清珏摁在床上。

“你继续睡吧,我要先去一趟杨昊家里,然后跟他一起回我家。这里离我家挺远的,我怕中午之前赶不回去。”

唐离哪能放白清珏一个人出门,正要说话,白清珏立刻抢道:“你不要说送我回家的话,你不要公司了?我能行的,你在家等我回来吧!”

“那我明天下午去你家接你回来,这你总不能拒绝吧。”唐离睡意全无,双眼紧盯着白清珏穿衣物的身影。“对不起,我昨晚不该那么不知节制的。”

白清珏回过头来瞪了一眼唐离:“知道就好。”穿好衣服之后急匆匆进了浴室洗漱,十分钟后白清珏一身清爽地出来,对唐离说道:“记得给我的花浇水,还有,晚上最好陪我女儿去走走。”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又改口:“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带她出去吧,你最好不要再单独出去。”

唐离不解,却也没问,既然白清珏说了就一定要遵守:“好的。”

白清珏走过来,在唐离额上落下一吻:“我也很爱你。”

只有一天见不到而已,忍忍就过了。

额上柔软的触感早已经消失,唐离却依然笑得很甜蜜。

说好的只有一天不见忍忍就过了,但突然要唐离晚上一个人睡一张床还真是不习惯。以前都是一个人住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现在却觉得异常孤独。人走了一天了,也不知道打个电话过来,给他打电话居然无人接听,真想立刻飞到白清珏的家里去,看看他到底在做些什么。

唐离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一直盯着手机,生怕错过了来电,尽管唐离已经把来电铃声调到了最大声外加震动。

等到了十点多,手机还是一点动静没有,倒是助理打过电话来。唐离依旧不死心地盯着手机看,快十一点的时候终于支撑不住,眼皮直打架。

手机响了起来,唐离垂眼看到来电显示是白清珏立马惊醒。

“你去哪里了,担心死我了!”

白清珏愣了一下,这种时候唐离居然不是首先责问他为什么这么晚才回他电话。“我们今天去郊外野炊了,走半路上才发现没带手机,回来看到有未接来电就立刻回你了。”

刚刚回到房间时看手机提示灯一直亮着,打开手机一看竟然二十几个来自同一个人的未接来电。

“你刚刚才回家?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都快睡着了,大晚上的还在外面多不安全……”

白清珏面上浮起一丝微笑,虽然唐离看不见,但唐离依然能感受到白清珏轻柔的带着笑意的语气:“抱歉让你担心了,下次一定记得带手机。”

“也不用抱歉啦,你我之间还说什么抱歉。但是以后手机一定要随身携带,再让我找不到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好好,以后一定随身携带。天色很晚了,快休息吧,我去洗个澡就睡了。”

“你朋友呢,他晚上也住你家?”

“是啊,他住客房。怎么了?”

“没什么,朋友嘛就应该多来往,友谊诚可贵哈哈哈哈哈。”

“……”白清珏翻了个白眼,不过立马反应过来唐离看不见。说来说去原来是在吃醋,人家杨昊可是正儿八经的直男。

“你睡不睡,再不睡觉我明天不回去了!”

“其实我已经睡着了,现在在梦游,你看我梦游都在给你打电话,你就这么狠心啊?”

白清珏扶额,这个人真是……“我爱你,晚安。”

虽然白清珏看不见唐离,但是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唐离现在一脸痴汉的样子。“我也爱你,晚安!”

第二天下午三点多白清珏和杨昊就要离开,林玉华给两个人各装了一大袋吃食,百般嘱咐白清珏在外面要注意身体,又让杨昊以后回C市多来玩,一直将两个人送出去。白清珏和杨昊站在门外,林玉华站在门口。

“妈,我会经常回来看你和爸的。”白清珏拎着好几公斤重的袋子,手臂有些酸,还好一会儿唐离会来接他。

“哎呀,年纪轻轻的要好好工作,也不要经常往家里跑,我和你爸两个人也挺好……”

白清珏看着林玉华的样子,心里很难受,父母都是嘴上说不用经常回家,可是他们心里还是希望孩子可以多陪陪他们。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林玉华和白岩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但几年相处下来白清珏早已把他们当作亲生父母对待。不管从哪个角度,他都应该好好对待父母。

“没事啦妈,我工作的地方离家也不是太远,我只要一休假又不忙的话就会回来陪你们的。你和爸爸在家里也不要太节约了,有什么想买的尽管买就是,我又加薪水了,以后……”

林玉华打断白清珏,“你这孩子,不要一拿到薪水就往我和你爸的银行卡上打,我和你爸还没到干不了活的地步。你现在要存钱准备以后结婚买房买车,将来哪能让人家姑娘白跟着你吃苦啊?”

白清珏正要说话,手机响了起来。

“我已经到你家楼下了,快下来。”

“你先等几分钟,我这里还有点事。”

白清珏挂了电话,林玉华问道:“你朋友?”“嗯,他来接我。”

林玉华有些诧异:“你朋友来接你?是很好的朋友吧,不然怎么会知道我们家地址还专程来接你啊?”

白清珏想了想,对林玉华说道:“还好吧,他就是路过这里,让我搭个顺风车啦。”

“那也得叫你朋友上来坐坐,喝口水也好啊,现在天这么热。”

“这……”白清珏有些为难,杨昊忙出来打圆场:“阿姨,我们一会儿还有些事,时间上可能……”

林玉华一听杨昊这么说,说道:“那你们就别磨蹭了,以后有空就回来玩,平时好好工作啊!”

话音才刚落,一个身材颀长的人走到了白清珏身后。杨昊最先看到唐离,还以为自己眼花了,这不是那个代养阿离的人吗?林玉华也看到了唐离,但她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人是谁,毕竟只有一面之缘又几年没见过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