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爱的最佳式—古攸兰

爱的最佳式—古攸兰

时间: 2014-01-22 12:31:39

文案:

忱守煜说,“现在唯一紧缺的是钱,当然,如果你不回家的话,那只能去卖肾。”

石头垂着脑袋数地上的蚂蚁,他问,“还有其它办法吗?”

忱守煜想了一下说,“卖血。”

石头继续数地上的蚂蚁,“还有吗?”

忱守煜歪头看了一下旁边把蚂蚁当成钱币数的徒弟,“当然,最后的一个办法是把你自己卖了。”

这是最好的办法!!!

忱守煜说,“你可以考虑考虑。”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近水楼台 甜文

主角:石头(史衷映);覃顷瑞 ┃ 配角:忱守煜;忱轩宥;秘书 ┃ 其它:竹马成双

1.缺钱

忱守煜说,“现在唯一紧缺的是钱,当然,如果你不回家的话,那只能去卖肾。”

石头垂着脑袋数地上的蚂蚁,他问,“还有其它办法吗?”

忱守煜想了一下说,“卖血。”

石头继续数地上的蚂蚁,“还有吗?”

忱守煜歪头看了一下旁边把蚂蚁当成钱币数的徒弟,“当然,最后的一个办法是把你自己卖了。”这是最好的办法!!!

忱守煜说,“你可以考虑考虑。”

忱大总监说完就走了,他掏出了车钥匙,按了按,远处的白色轿车吱了几声,他回头问,“要不要走?”

石头数不清地上的蚂蚁,他说,“要是我有这么多数不清的钱就好了。”

他摆了摆手说,“今晚我睡天桥下,若是明早在公司见不到我,记得到天桥下收我尸体,只要撒抔黄土就行。”

忱守煜坐在车里,他戴上了安全带,把车子倒退回来,再退一点点问,“真的不上来?”

石头抬起埋对地面上的脸,他扒到车窗口问,“师傅,你不会见死不救对吧?”

忱守煜拿了瓶子挥挥挂在车窗上的脑袋,他说,“我想救也救不了啊。”

“那怎么办?”

“凉拌,就按照我刚给你列举的三个办法,要么把肾卖了,要么把血抽了,再不就是把身舍了。”

石头赶紧窜上车,他说,“行,我就卖给你。”

忱守煜启动车子,出了对面那个入口,再转进另一个折角,经过七拐八弯,两人终于找到了新搬居住的所谓的家。

石头爬上最后一级阶梯,他说,“电梯居然坏了,没天理。”

忱守煜开了门,他把肩上的外套拿下来。

坐在门边的青年,上气不接下气的呼吸氧气,忱守煜把门推开,两人进了房间,暗沉沉的一时看不清楚,两颗脑袋撞到一块儿,石头直接飞到沙发里扒下,他说,“这绝对不是人活的地方。”

忱守煜也懒得理会吃跑喝足了又变懒的大少爷,当沐浴出来,沙发上的人已经睡死了,身上的领带歪拉不整的挂在脖子上,脸上满是疲惫和不堪,也不知道他如此折腾是为什么?

待把一张还算比较厚实的毯子扔到对方身上,自己先回卧室休息了。

苦逼的人生谁不曾经历,哪怕是难受得喘不过气也是苦逼的一种。

石头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活生生躺在床上,本以为已经死无葬身之地,好在还有的地方睡。

开门出来刷牙洗脸,抬头看到窗外的日光明亮耀眼的影射过玻璃窗,光点投射在洗手台上,还能微微看出光晕的流转。

他换完衣服出门,公司里的电话就传来了,说是再不发钱,人就所剩无几了。

从一百人滚到五十人左右,再从五十人左右走到仅余二十人左右,他仿佛看到有一栋高楼轰然倒塌下来的样子,惊天动地,地动山摇,能把天都给撼了,也算了不起。

他去车库取了车,一路上边神游边慢悠悠的挪动着车子,后面紧急着要去开会或者是上班的路人个个按着喇叭催促前面的能不能快点?

他驶入了左边的一条道路,想在那里歇会,不想,刚好从里面冲出来一辆卡宴,对,一辆乌黑发亮的卡宴,车子光鲜如新,想来不是新买就是经常保养美容得当。

石头看到自己的三魂七魄张牙舞爪的飞起来,他猛打转方向盘,想拐过另一边,不想远处也有人杀过来凑热闹,他意识到自己违规驾驶了,一时找不到北,就此往着卡宴所在的方向横冲直撞过去,也不管为此是要赔车还是赔命。

在想着是不是准备要上天堂时,他听到了放在旁边的手机响起,来电铃声是专属为师傅设置的歌曲,男人海洋!!!

好吧,这时候不该考虑是男人海洋还是男人地狱,他该庆幸对面那位开卡宴的车主,他车技绝对是世界顶级一流,居然挽救了自己险些魂归西去的薄命。

忱守煜说,“你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再不过来开会……”

“师傅,我车祸了。”

“什么?”

“我说,我差点见上帝了。”

忱守煜微微蹙眉,他说,“你现在在哪里?”

石头看到车窗外站了一个人,那个人,身高八尺有余,挺拔的身姿,英俊的五官,很有一言不合就能一拳给你死翘翘的气势。

忱守煜说,“你怎么样了,少了腿还是手?”

石头努力的看着窗外的人,就看到人家修长的腰身,还有环过对方腰间的精致又漂亮皮带,那皮带真的很漂亮,尤其是金亮亮的扣头,那就像是一块金子,很吸引人的目光,就想把它摘了,占为己有!!!

石头说,“师傅,我遇到麻烦了怎么办?”

忱守煜敲着手中的签字笔,他说,“什么麻烦?”

石头问,“差点把人家给撞飞了用哪一条策略逃脱?”

忱守煜想了想说,“上去,拥抱他,友好的表示我们很有缘。”

石头脸上五彩纷呈,他说,“还有吗?”

忱守煜说没有了,他直接把电话挂掉。

石头思前想后,想来师傅的办法百分之八十可行,所以下车后就笑着说,“我们真有缘,又见面了。”

男人却没有一点缘分到了该有的高兴,他就冷冷盯着差点把自己给谋杀了的罪魁祸首,就想问他你会不会开车?

石头说,“刚才不是故意的,真的,那只是意外。”

他想举起手来发毒誓了,男人眯眼看着有板有眼举起的手掌,那就像发誓的举止,他在保证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

石头心里忐忑,他说,“你大人大量。”

男人问,“你想找死?”

石头猛摇头,“纯属意外。”

“哦,你该赔偿多少精神损失费?”

“什么,我也受惊了好吗?”

“是谁逆反方向行驶过来?”

“我……”

石头一时辩驳不上来,他开始恨起师傅的馊主意,要是没有下车该多好,至少在车上还能踩了油门直接往前冲,这下好了,不去警察局就得去人家喝茶,逃都逃不掉。

忱守煜说,“你必须借到钱,哪怕卖身。”

石头数了数自己的手指头,他思询着自己的身价值多少,要是把身子卖出去了能值多少钱?

男人二话不说把人拽入房间里,他说,“进去。”

石头环顾着贵气十足的房间,到处散发的高大上气息,那如同一股风,朝着他脑门一股脑儿直扑过来。

男人说,“坐下。”

石头听话的坐下,他想说什么,男人伸出手来按了按青肿的额头问,“疼不疼?”

石头摇摇脑袋,他想说,“能不能跟你打个商量?”

男人眯眼盯着后退的身体。

石头说,“咱们来谈谈钱的事情。”

男人眯眼看着举起来隔挡住生人勿近的手,对,没错,胆敢违法犯罪却不敢承担后果的石头大少爷他在双手护胸意思是说你别再靠过来,他说,“有事好商量。”

男人坐到沙发另一端,他问,“谈什么钱?”

石头说,“你经常去夜店?”

哐啷,桌上的酒杯光荣的落地粉碎,直接砸在地上,四分五裂,清水四溅。

2.缺钱

石头第一次去夜店是因为一位肥头大耳的叔叔说愿意借给自己一千万救急,然而陪老猪头喝了几杯酒,老头说,“乖侄子,回家吧,你不适合干这行。”

石头气得火冒三丈牙齿打颤,他说,“你耍我?”

那位叔叔说,“你发什么酒疯?”

石头说,“不帮你还让我付酒钱,我都要去抢劫了!”

石头砸了手中的酒杯,他想把包厢里的人也给砸了,但是外面有人进来劝阻,有位姐姐进说,“哎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别在这里打砸啊,是要赔钱的。”

石头说,“要赔多少?”

那位美女姐姐说,“把你卖了都偿还不了。”

石头忍不住就爆粗了,他说,“我身价就这么低?”

那位姐姐把他扶出去了,她说,“行了,你也别孩子气了,没钱了赶紧回家做作业去,毛都没长齐,出来闹个什么劲。”

石头感觉下腹一紧,他说,“我曹,酒里下药。”

美女说,“不会吧,真下得了手,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笨,还自主创业,别人都想把你按到床上了。”

石头觉得难受,走出酒吧,看到了上边几个流光溢彩的大字,确认不是黑店才松了一口气说,“涵鸢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覃涵鸢说,“我还想问你呢?你在这大晚上独自一人跑来酒吧寻欢作乐?你想死啊,还陪着那黄棕梡,他是一条修炼成精的毒蛇,跟你爸是明里互相谦让暗地里实则使尽诡诈谋算,你还想从他那里借钱,脑子锈透了。”

石头坐在喷水池边,他说,“那怎么办,难道你借给我?”

覃涵鸢把白白软软的纸巾递过去说,“擦擦汗,就你这胆量还想出来混,回家去吧。”

石头用纸巾擦了擦满脸的汗,他说,“我真被下药了。”

“你开玩笑?”

“这回不开玩笑。”

“臭小子,有得你受。”

覃涵鸢环顾周身,找不到什么朋友,自己车子又被友女开去接别的人,当即问,“你不要紧吧,要不要帮你找个人解决一下?”

石头难受的蹲在地上,他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喜好。”

“行了,走,我带你过去。”

石头不愿起来,他说,“算了吧,我自己解决就行了,今晚的事,你别拿去当谈资到处乱说。”

覃涵鸢作势要揍人,石头捂住自己的脑袋,也不管身上的衣衫不整,他说,“我打车回去就可以了,你别管我了。”

覃涵鸢还想去扶人,听到包包里的手机叮铃铃作响,赶紧掏出手机接电话,那边的人说,“他在哪里?”

覃涵鸢跺了跺脚,见到渐渐走远的青年,当即报出了酒吧的名字,而后追上去。

“石头,你要去哪里啊?”

“我回家。”

“你这样子怎么回去?”

“没事,又不是武侠剧里的不尽快解决就毒发身亡。”

覃涵鸢还想说什么,好友跑过来问,“你在门外干嘛,进去啊,大家都在等呢?”

覃涵鸢追过去拉住那一身火烧火燎的青年,她说,“你再等等,我找个人把你送回去。”

石头招了无数次手,的士里满载着人。

覃涵鸢的朋友问,“他是谁啊,什么情况?”

覃涵鸢说,“我弟。”

“你弟?”

“嗯。”

“看起来不像啊?”

“路边捡来的。”

“喔。”

朋友作出恍然大悟状,她问,“他什么情况?”

“喝醉了。”

覃涵鸢拿出手机再打电话,她说,“限一分钟,再不到,你就不用来了。”

石头坐在路边,他脑袋里混沌成一片,把着手机按了师傅的电话号码,想说能不能来接我啊?

可是打电话没人接,无奈的就只好放弃了,想想师傅家里正陪着别人哪里有时间,他白天上班晚上不可能还要顾里自己,果然是没妈的孩子最可怜。

当站起来,涵鸢走近来问,“你还好吧。”

石头回头问,“你怎么还在?”

“不然让你在这自生自灭?”

“唉,我真不要紧,你去忙吧。”

覃涵鸢东张西望,她说,“你需要多少钱?”

石头随口回答,“两千万。”

“两千万?那么多?”

“嗯,你没有吧。”

覃涵鸢点头,“我是没有,那你有没有考虑过向另一个人借急?”

石头摆了摆手,他说,“不用了。”

他等来了一辆车,那是熟悉的车,里边坐着秘书,她说,“还真以为你被绑架了。”

覃涵鸢还想说什么,摆摆手说上车的人,他就此上车离去,也不管身后喂喂了多少声。

林秘书说,“你干嘛去了?软成这样?”

石头眯眼望着窗外的灯火,五光十色的迷离,他说,“想跟拿黄粽子借点钱,没想到他阴了我一把。”

林秘书稳稳的开着车,她说,“怎么阴你了,你跟老大学了那么久居然还会中别人的圈套,不能啊。”

“唉,马有失蹄,我就忘了去打听黄粽子的喜好,没想到他在酒水里给我送了一粒药。”

林秘书稳稳的开车,她讶异的看向副驾座上的人,想问你还好吧?

石头说,“把我送到师傅家。”

“啊,你不会打老大的主意吧,不能啊,老大有主了。”

“林大姐,我这么不纯吗?”

林秘书看了一眼眼睛明亮的少总裁,说实在话,石头少爷还是有几分魅力,只不过注定是个受,因为忱总监说,“一米七七翻不起风浪。”

石头极力纠正说,“是一米八。”

忱总监说,“目测一米七,净取值。”

石头抱着头砷吟说,“我一米八,真的有一米八。”

林秘书当时也笑了笑说,“我给最高值,一米七九。”

石头已经没有力气抗议了,他说,“确实是一米八。”

他想问,难道长得瘦也有错吗?

林秘书把人送到总监老大的住处,她说,“你确定没有什么大事?”

石头跑进了电梯,他说,“再跟你废话我就和你来了。”

林秘书骂了一句流氓,她调转车头回去。

半路上,听到了落在车上的手机响起来,拿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接听后,听到极富磁性的嗓音问,“你在哪里?”

林秘书脑袋当机了一阵,她说,“您好,我们总裁回家了,请问您是?”

那边挂电话了,就这么挂了,什么话都不说,一点礼貌也没有。

3.缺钱

石头跑回到家门口,立刻马上猛拍着门面喊,“师傅师傅,江湖救急,快点给我开门,我要死了。”

忱守煜起来开门,想问,“你深更半夜喊鬼呢?”

石头话不多说速溜溜窜进门直奔浴室,他说,“偶滴尿急,你体谅体谅我。”

忱守煜听到浴室的门猛然拍上,他回卧室休息。

石头站在花洒下,打开水龙头,让水喷了自己一身,还是不能解决,就此闭上眼,想起了一个人,然后,一手撸了出来。

唉,想他堂堂恒曦总裁兼具鼎盛集团大少爷身份,没想到有一天还要靠自己左手来解决椿药的作用。

第二天起来,从房间里开门出来,见到客厅里正在吃早餐的两位夫夫,当即笑脸迷人打招呼道,“轩宥大哥,早啊?”

忱轩宥看着一脸舒爽的青年,睡一觉醒来该有这么舒服吗?昨晚急匆匆跑回来干嘛?

忱守煜坐在桌边吃早餐,他给一边的男人盛了一碗粥说,“别理他,肯定是出去花天酒地遭暗算然后跑到我这里躲难来了。”

石头坐到桌边问,“你怎么知道?”

忱守煜说,“林秘书说你去找黄粽子了。”

“你知道?”

“嗯。”

“那你还然我往火坑里跳?”

“你不毫发无损回来了吗?”

“老大,你是人吗?”

忱轩宥看过来一眼,虽然他行动不方便,然而那一眼威慑力十足。

石头感觉天地间气温骤然下降为负十五摄氏度。

忱守煜说,“你还有三天期限。”

石头垂头丧气的吃饭,他说,“别催行吗。”

两人出门一起去公司,忱守煜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石头窜进了人力资源部的办公室,跟许老头打了一声招呼,而后去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旋转椅里,拿起桌上的签字笔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朦朦胧胧间想起了昨天的美女姐姐说,“你就没想过找另一个人借钱?”

唉,也不是没找过,主要是人家不鸟自己,而且他不仅不鸟,还装作不认识,想到那天洋溢着笑脸登门拜访,还见到有个白白嫩嫩的小生从他家里出来开门。

当时自己还以为走错了房间,就想难道走错了,这不是覃总的别墅吗?

而那小生懒散散的问,“你找谁?”

石头按了当机的脑袋的重新启动开关,他说,“我找覃总。”

“找覃总,你是……”

“额,我是来推销的。”找死的人才会自报身份,有哪位上门推销的人员会直白白的说我就是推销员?

忱守煜说,“孺子不可教也。”

石头说,“纯属失误。”

他改了口说,“我是他的朋友,他叫我来谈谈合作事宜。”

白白嫩嫩的小生不信,他蹙起比女人还秀气的眉头说,“你说的哪一个是真的?”

石头心说,“你管我说的哪一个是假的,我来找人就对了,能让开吗,我要进去啊啊啊啊!!!”

白白嫩嫩小生瞥了一眼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男生,对,男生,其实穿起朝气的西服的石头大少爷看起来还有几分大学生的模样,五官俊秀,身材英挺,而且笑容阳光,就除了皮肤没有面前的小生这么白。

小生说,“你等一下,我问一下他。”

“不是……”

石头想说,“问什么问,你让他出来,他绝对让我进去。”

石头把门面压住,在外面混了那么长时间,小力气肯定有一点,特别是对待面前的白嫩小生,一拳过去让人晕得四仰八叉都是小菜一碟,他把门按住了说,让我进去再说行吗,我真有急事,那是争分夺秒救人性命的大事,要知道再过半个月,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懂?

小生你了一声,想发飙说你这人怎么强行私闯豪宅啊?

石头大喊,“覃总,我来找你商量点事情。”

覃总正在房间里换衣服,听到叫喊声,他开门出来,走到了门关,见到外面按着门面硬要挤进来的人,当即说一声,让他进来。

石头听到冷冽寒凛的声势,不由全身一震,他感觉四肢都失去了力气,险些摔倒在地,好在坚强的意志力托举了没用的双脚,他勉强能站稳然后走进了房间里,当笑容满面的说,“我来找你,有点急事,不知道你现在方不方便?”

覃顷瑞才穿上白色衬衫,领带挂在脖子上,还没有系起来,他扣上了领口的扣子,那若隐若现的结实性感胸膛被衣服若隐若现的掩映,石头瞟不到了,他移开了目光,四处扫射过房间里的每个角落。

欧式风格的摆设,很有贵气之感,强烈的视觉冲击,想必主人的行为习惯特别讲究,东西摆放位置特别井然有序而且很有艺术欣赏价值???

白嫩小生想为男人系领带,覃顷瑞挡住了自作多情伸过来的手。

白嫩小生说,“我帮你吧。”

覃顷瑞冷冷说,“不用。”

白嫩小生说,“对不起,昨晚麻烦你了。”

覃顷瑞不再说什么,自顾走到坐在远处的客人旁边坐下。

石头的自来熟是源于工作经历,他的自如归属感仍旧源于工作经历种种,他想说什么,转头看到坐在旁边的男人说,“找我谈什么?”

石头看到了男人脖子,好吧,很好看的脖颈,尤其是侧脸,如刀削般利落精锐,坚毅的轮廓透漏着男人的无情气息。

白嫩小生硬是挤在沙发的另一边,他说,“推销员,覃总问你话呢。”

石头在心里迅速急速的反应暗骂了一句卧槽,推销员有什么错,把三个字叫出来含带那么深沉的鄙视嫌疑,我职业又没得罪你娘气风情?

石头靠在沙发的背后说,“我来谈钱。”

覃顷瑞深邃的眸光暗沉沉的看不出他到底是什么反应什么意思?他看向自然而然靠着沙发望着天花板吊灯的青年。

棱角分明的脸庞经过岁月光痕的雕琢和磨练,变得越来越刚毅,居然通过面目表情也察觉不出对方的心里是抱着几分诚实态度和惶恐不安。

覃顷瑞回头看了看脖子上挂着的领带,他动手想把它拉下来,又想把它束缚起来。

石头坐正了姿态,想到师傅的教诲,不论对谁,基本的尊重和礼仪都该尽到,即使是你痛恨的仇人,也要不动声色的跟着他微笑握手,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当看到男人想把领带扯下来的动作,出于好心,就说我帮你,而后伸出手就帮忙把领带给打紧了,速度之快而且不容拒绝。

白嫩小生看着被抢占去的大好良机,正想说什么引爆不定因子,哪想分明就是推销员的职业衣装的青年说,“我目前急需一笔钱,你能不能借给我?”

石头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百分之七十而不是百分之百,可能岁月太无情,它不仅让自己长大成熟,也让自己懂得了太多人心人性。

每个人决定赞同做一件事,肯定是出于利益需要,善心和好意是在自身具备充足条件时才会偶尔生发的慷慨,对于经历过太多的人,它的心如果不被锻造得冷血一点,难免会站不住脚跟,更别说走出自己想走的路。

覃顷瑞冷漠的问,“我凭什么要借给你。”

石头撑在沙发上的手微不可查的握紧了,然后慢慢松开,他很快的释然坦荡,转瞬间而已,他笑笑说,“也对。”

覃顷瑞眯眼看着自然微笑毫不作假也不会感到尬尴的青年,青年说,“我就想试试,果然结果是在预料之中。”青年站起来,他说,“恕我冒昧打扰了,覃总。”

覃顷瑞听着最后两个字,他感觉特别讽刺。

青年起身就走了,也不多做逗留,自顾走下门口,拉开门就出去,也不再问不再说什么更不会职业性的露出一个笑来作为最后的告别仪式。

4.缺钱

覃涵鸢说,“你找他也许有几分把握。”

覃顷瑞坐在靠落地窗前的餐桌旁,对面的美女姐姐,就是我们的覃家大小姐,她说,“石头,回家吧。”

石头挠了挠额角,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时候就会作出这个动作。

覃涵鸢送来了五十万,她说,“我就只有这么多。”

石头说了一声谢谢,“我先欠着。”

覃涵鸢不明白,“你一意孤行到头来得到什么,不向你父亲认错是自我毁灭的做法。”

石头说,“我会处理得当。”

他拿着装了五十万的钱走在街上,一步一步走到了银行。

把钱存入账号里,而后让财务发一下工资。

忱守煜说,“你哪来的钱?”

石头说,“抢劫。”

“抢谁?”

“银行。”

忱守煜眼皮直跳,他说,“年轻气盛的有些事别胡来。”

石头打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他在外诳了半天,晚上下班后,约了又是师傅又是公司部门总监的老大出来吃吃喝喝。

两人好不容易同居,回想过去的一个月艰难,还好熬过了一天又一天。

忱守煜默默的吃着饭,他吃饭的时候不习惯说话,石头就不一样,他喜欢边吃边说,尤其是什么是废话说什么。

林秘书说,“你能咽下去再说清楚吗?”

许老说,“总裁,你这样子完全就是一个街头小霸王。”

石头喝了半杯酒,他说,“我好歹也是含着金汤金钥匙出身,哪能这么形容我?”

忱守煜问,“那要怎么形容你?”

“唉。”

石头抗不过师傅,千年流传下来的教养,都要求着要尊师重道,他没办法违逆,故只能说,“师傅,轩宥大哥回去,他还出来了吗?”

忱守煜正尝试着喝一口冰爽的啤酒,不想有人哪壶不开提哪壶,差点就被一口酒水给噎死了,还好咽下去快,没有造成什么危险。

石头说,“没事吧?”

忱守煜说,“没事,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

“哦。”

石头不再乱问,察言观色这种事,老早就练熟了,不用为师的再提醒装点。

忱轩宥伤势好转后就回老家了,他回去后有过几天失魂落魄的忱守煜就决定搬家了,还有干脆利索的把手机号码也换了,师徒继续相依为命,一起租了新的房子,三室一厅,还是小的蹭住,大的把此地当为一生可能依附的家。

搬家那天,石头全权负责,找了搬家工人帮忙,再买了换掉的必备家具,而后才回到公司继续做自己的总裁老大。

忱守煜说,“拿下了项目,恒曦就有转机了。”

石头去给师傅倒了杯水,他说,“师傅,跟着我混有没有后悔过?”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