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童话之角色扮演 下—顾青词

童话之角色扮演 下—顾青词

时间: 2014-01-22 12:33:12

第46章:小美人鱼

“海伦,这位是奥兰多,是我……关系很亲密的人。”万嘉袂在晚餐的时候果然就带着奥兰多下楼用餐,然后把他正式介绍给了她。

“奥兰多,这是海伦小姐。”

“您好。”海伦提着裙子礼貌的对他鞠了一躬,然后在看到奥兰多只是简单地回了个礼却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时候,微微疑惑的扭头看向万嘉袂。

万嘉袂立刻就解释道:“海伦我忘记跟你说了,奥兰多他……他不能说话的。”

“哎?啊,真是抱歉!”海伦轻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带着歉意的看了奥兰多一眼。

奥兰多面上仍然是笑眯眯的模样,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因为海伦的话而难过。

然后三个人就坐了了下来开始用餐,因为不喜欢被人看着吃饭,其余的侍女们都被打发下去了,所以现在只有他们三个人,可以随意的说话聊天。

“奥兰多,你又挑食!”万嘉袂皱着眉看着他偷偷地把蔬菜沙拉挑到一边去,尽捡着肉吃,“你不吃蔬菜的话对身体不好,不准再丢了。”他说着就把奥兰多扔出来的食物又放进他的盘子里,督促着他吃下去。

奥兰多不开心的撇撇嘴,但是却毫无办法的耸耸肩,苦着一张脸的嚼也不嚼就直接咽下去了。

万嘉袂见他给面子又听话,打了人家一鞭子后又开始撒糖果:“来喝杯牛奶,这样就不难吃了。”他顺手把自己左手边的牛奶端过来放到奥兰多手上,耐心的劝他喝。

海伦坐在他们的对面,看着两个人态度极其亲昵暧昧,朱利安用她从未见过的温柔哄着那个不会说话的小哑巴吃东西,眉眼间是瞎子也能看得见的柔情。她不由得握紧了手里的刀叉,装作不在意的笑道:“朱利安……对奥兰多先生真贴心。”

万嘉袂听到这句话,停下手里的动作看过来,然后不好意思的说:“奥兰多很多东西都不太懂,所以我在教他、如果我不看着他的话,他会挑食的很厉害。”她一边解释着一边内心里也在疯狂的吐槽,奥兰多这家伙今天也不知道是抽的什么疯,在餐桌上一直闹腾,一会儿不吃这个一会儿要拿那个,真是让他吃也吃不安稳,平时挑食也不见他这么厉害啊,还非要人哄着!

海伦听了他的解释,微微一笑:“奥兰多先生是怎么和朱利安认识的?我真很想听听你们的故事呢。”

就在她说话的当口儿,她分明看见了奥兰多对她挑衅的笑了笑,眼睛里饱含着深深地恶意和嘲讽,这让她脸色煞白有些难看,却还是固执的留在餐桌上。

万嘉袂没看出来他俩的小动作,不过却也能隐隐感觉到两个人气氛有点不太对,具体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来,只好安慰自己都是幻觉。

话说奥兰多和海伦是第一次见面,就算是有敌意那也完全说不通吧。

“我们……我们之间说起来挺长的,反正认识很久了。”万嘉袂笑着回答,“以后有时间的话,我慢慢告诉你吧。”

“这样啊,那好吧。”海伦有些失望的低下头,安静的吃自己的饭。

奥兰多端着自己手里的这杯温热的牛奶,还有七分满。他拿着杯子晃了晃,然后对着坐在对面的海伦又是挑衅一笑,故意的把手一抖,杯子突然间就离了他的手打翻在了桌上。

“嘶——!”他不能发声的喉咙里冒出一些气音来,让本就坐在他身边的万嘉袂很快的就发现了。

牛奶洒在了奥兰多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立刻就起了大片大片的水泡,没烫到的部分也红肿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万嘉袂心疼的把他的手拽过来,将湿漉漉的袖子也卷起来,果然看见胳膊上也是大大小小的血泡。

牛奶的温度不算很高,常人的话本不该有这样大的烫伤,但是万嘉袂早就发现这家伙和常人不同,只要是稍微带点温度的液体碰到他,都能对他的皮肤造成很大的损伤。

奥兰多疼的眼睛里都是泪花,他委屈的憋着嘴抽着鼻子看着自己的手臂,然后在万嘉袂的手轻轻地碰上去的时候,身子猛地颤了颤,却假装坚强的当做不在意。

都这样了万嘉袂也没空骂他了,他扭头歉意的对海伦说:“对不起啊海伦,我先带着他去上药,你……你能自己吃饭吗?”

海伦看着奥兰多楚楚动人挂着眼泪的美丽脸蛋,又看看朱利安一脸的焦急关怀,强迫自己露出一个得体大度的笑容来:“没事朱利安,你快点带着奥兰多先生上去吧,万一伤口化脓了可就不好了。”

万嘉袂对她点了点头,然后拉着还在抽泣的小可怜上楼去了。

海伦保持着温柔的笑容一直注视着他们走出餐厅,直到完全看不见人影了脸上的笑才垮下来。她低头认真的切了一会儿牛排,却突然间像是爆发了一样的摔掉了手里的叉子,银制的刀叉在接触到大理石桌面的时候发出了清脆的咣当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的餐厅里格外的刺耳。

她终于是忍不住了,捂着眼睛就开始掉眼泪。

劳伦斯在外头听到了里面的动静,打开了门走了进来,结果就看见海伦一个人坐在那里哭,而自家王子和那个奥兰多少爷却不见了人影。

“小姐,您怎么了?”他关心的问道。

海伦抬起头来,一张美丽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泪痕,这让她看起来不那么好看了,她带着哭腔的说:“劳伦斯大人,我想您一定是搞错啦。我、我不行的,朱利安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

劳伦斯慈祥的摸了摸她的头,和蔼地安慰她:“没有这回事,小姐。您是我见过的最善良最美丽的姑娘,您钟爱于我们的王子殿下,甚至还救过他的命,无论从哪个角度讲,您都是最适合他的人选。”

“可是、可是他只喜欢奥兰多先生……”海伦哭着说,“您是没有看见,他对奥兰多先生百般呵护,什么事都依着他,我、我简直就像是个小丑一样!劳伦斯大人,我真的能够嫁给朱利安吗?”

“相信我,好姑娘。我一定会劝服王子殿下的,您放心。”劳伦斯这样跟她说。

——

客厅里的对话除了劳伦斯和海伦以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万嘉袂拿着药水给他擦伤口,动作已经不能再轻了,嘴上还要问:“疼吗?你真是活该,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毛毛躁躁的了!”

奥兰多嘻嘻一笑,完全不在意自己手上的伤,倒没了刚才在餐厅里可怜兮兮的样子。万嘉袂翻了个白眼,小心的为他缠好纱布,然后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你今晚也不洗澡?”

奥兰多坚决的摇摇头。

万嘉袂叹气,这家伙也不知道什么毛病,死活不肯下水洗澡,就算是下水也要把门反锁的死死地,然后自己在里面不知道干嘛,有好几次他想进去帮他搓搓背都被拒之门外,平时更是能不碰水就不碰水。

“你这个小脏猫!”他抬手敲了敲他的脑袋,惹得奥兰多把他的手抓下来放在嘴边亲,弄到最后被调戏的脸红脖子粗的变成了万嘉袂。

因为海伦公主的造访,万嘉袂的所有课程都停止了,这让他在内心里嗨了好多天,不同上那些烦死个人的课简直是太爽了。

不过,他却有多了个烦恼的事情。因为海伦是客人,他被劳伦斯盯着去陪她四处逛逛,每天固定时间还要跟她一起吃饭。

奥兰多不愿意被他丢下,每次都要跟过去,万嘉袂拿他没办法,只好带着他一起去,所以原本劳伦斯安排的两个人的世界,总会被牛皮糖奥兰多打断。

“你别胡闹了,海伦是客人,她在这里待几天就走了,你老是跟她过不去干什么?”万嘉袂苦口婆心的训着摇头晃脑一点也不反省的奥兰多,他这几天总是明着暗着的给海伦使绊子让她难看,连他都看出来了。

他总也想不通奥兰多为什么单单只看不顺眼海伦,明明海伦为人都还不错的,也没什么得罪他的地方。

好吧,怪只怪万嘉袂从前从未经历过“修罗场”,加之本来人又比较的迟钝,愣是没看出来两人气场不对盘的原因在自己的身上。

看奥兰多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行,万嘉袂也有点火大了,“你到底有什么不爽你说啊!老子都对你千依百顺了你就不能给我省点儿心!?你把海伦弄得那么难堪,到最后为难的还是我!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这么捣蛋!”

这是万嘉袂这么久了第一次对他发这么大的脾气,奥兰多显然没有料到,他呆愣在了原地,似乎没明白为什么就为了一个女人,一向好脾气的他竟然对自己吼了。

看他不可置信的表情,万嘉袂知道自己口气有些重,但是却并不打算道歉。不是他非要这么说他,而是这家伙每次整完海伦,劳伦斯都会过来找他,话里话外的让他撵走奥兰多。他虽然一次也没有听过他的意见,却已经开始隐隐地能够察觉到了些什么。

万嘉袂尊敬劳伦斯,所以不想跟他正面冲突,因此他希望奥兰多能够不要那么的惹是生非,这样劳伦斯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他了。

可是奥兰多不理解,他沉默着看着万嘉袂半晌,眼里蕴藏着的风暴越来越汹涌。

但是最终,他什么也没做,只是转过身推开了卧室沉重的木门,头也不回的向外头跑去了。

而外面,是深沉的黑夜。

第47章:小美人鱼

两天了……

万嘉袂心不在焉的端着茶杯,却没想到不小心的打翻了一边的点心盘子,弄得满桌都是饼干渣。

“对不起对不起!”他赶紧点头对着坐在对面本来正跟他兴致高昂的说话的海伦道歉,边手忙脚乱的收拾桌子。

海伦注视着他的眼睛,收起了脸上的表情,幽幽地叹了口气:“朱利安,这已经是你这几天来第六次走神犯错了,对着我……你真的就如此的不在意吗?”

万嘉袂停住手上的动作看着她,“海伦?”

“你虽然陪着我,但是心里想的还是奥兰多先生吧?”海伦红着眼眶说,“不用遮掩了,我能看得出来,朱利安你的心根本不在我这里。自从奥兰多先生走了,你就没有一天安心过,饭也不吃觉也不睡,明眼人也知道你喜欢他。”

海伦说着抬起头来:“我就不行吗?他能做到的,我也可以的!我甚至可以做的比他更好!朱利安,忘记他吧,好吗?”她顾不上公主的矜持,伸出一只手握上了万嘉袂的。

万嘉袂却在她的手触碰上来的那一刻缩回了自己的手,他摇摇头:“海伦,我、我很抱歉,我一直把你当成客人和朋友的。”

“为什么!?难道是我不够好吗?”海伦喊起来,“我喜欢你很久了,你真的感觉不到吗?”

啊……真是好麻烦……

万嘉袂抚了抚额,然后用最真诚的语气说:“当然不是你不好,只是我已经先喜欢上奥兰多了,所以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

海伦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听他坚决的说着拒绝自己的话,只觉得那一瞬间心都碎了。她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辱感,已经如此的卑微的放下身段去乞求一个男人的垂怜了,但是对方却毫不留情的拒绝了自己,海伦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尊。

她捂着脸站起来,边哭边跑掉了。

万嘉袂无奈的叹了口气,就说了对女人的眼泪没辙,要不是他现在一心记挂着那个跑的没影儿的家伙,估计又要手无阻错好一会儿。

话说他再面对刘婷婷的时候咋就没有这么大的气魄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拿过桌边的果汁一饮而尽,然后站起来抓过披风,派出去的侍卫们回来都说没看见人,他准备亲自去把那个逃家还敢乱发脾气的家伙抓回来揍一顿。

没想到,这一找居然到了傍晚。

万嘉袂累得像只狗一样,把马儿牵到一边去让它吃点草,自己一屁股坐在路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抬手擦擦脸上的汗,支着下巴想那家伙可能去了哪里。

太阳已经渐渐地看不见影子了,万嘉袂在月亮刚刚升起的时候,突然间从地上跳起来,然后扯过一边的马儿跳了上去,调转马头向着两一个方向跑去。

也许……也许他在那里也说不定。

他跑了很久很久,直到月亮高升了才停下来。那是一片海滩,沙子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点点银光,而深沉宁静的大海在月色下平静无波,倒映着月光的海水波光粼粼,偶尔的波浪声之外,周围一片静谧。

万嘉袂跳下马来,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在海滩上一边跑一边喊着:“奥兰多!奥兰多你在这里吗?”

他跑了一会儿又喊了一会儿,可是却没人回答他,他泄气的停下脚步,想着难道那家伙不在这里。

结果一转身他就看见了不远处正坐在礁石上的人。

他抬起头正出神的看着辽阔无边的海面,月光洒在他的身上似乎为他镀了一层银光,让本来就美的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从海洋里跑出来的美人鱼。

万嘉袂屏住了呼吸,缓缓地走了过去站在了他的面前,他伸手想要摸摸他的头发,但是在手刚要碰到他的时候,被狠狠地打开了,奥兰多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来。

万嘉袂的心一滞,差点没被对方那冷冰冰的眼神冻成冰渣渣。奥兰多……不对,是从安东尼开始到现在,他从没有被这个人用这样冰冷到不带丝毫感情的目光注视着,一直以来他都是被宠爱被爱慕着的那个。

他十分不习惯这样的视线,所以有点胆怯的向后退了两步,

奥兰多还是那样的表情,既不动也不说话,只是用那双蓝眼睛看着他,似乎在责问他为什么来到这里。

万嘉袂有点紧张,他握了握已经开始冒汗的手心,然后回答说:“我来接你回家。”

听到这句话,奥兰多笑了起来。在月光下的那张美到虚幻的脸竟然看上去格外的残忍,带着难以言喻的嘲讽。

万嘉袂在经过今天下午海伦的表白之后,终于是想明白了奥兰多为什么会那样的讨厌海伦了,他走过去蹲下来,目光平视着坐在礁石上的人,语气温柔的说:“我已经拒绝了海伦,你不必担心她的存在。那天吼了你我很对不起,但是你那时候也确实是太任性了,给我添了不少的麻烦。这样,我们各退一步行吗?你先跟我回家。”

听到他的话,奥兰多纹丝不动,一点也不像平时那样的活泼,依然用那双冰凉的蓝眼睛盯着他,然后半天才做起了手势。

‘我不会跟你回去的,如果那个女人不解决,那么我就会一直呆在这里,直到我死。’

“放心好了,海伦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万嘉袂说,他摸了摸奥兰多的身体,焦急的说:“你先跟我回家行吗,你身上都已经冷成冰块了,再待下去肯定会生病的,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解决好吗?”

奥兰多也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久了,现在全身上下都僵硬了。万嘉袂看他固执又倔强的模样,在心里再次的骂自己为什么要喜欢上这样一个家伙,纯粹是犯贱自找折磨。于是他接着说:“我向你保证,过几天我就把海伦送回去,然后跟她没有任何瓜葛。”

听到了这句保证,奥兰多这才愿意直视他了,他比了比手势:‘真的?你真的愿意把那个女人送走?’

“本来就没有喜欢过她,没有什么不愿意的,如果不是因为劳伦斯,而且她确实救过我的,我也不想的。”

奥兰多撇了撇嘴,然后又比了个手势:‘救你的人不是她,是我。’

万嘉袂看着他,然后一呆:“什么?”

奥兰多抿了抿唇,看着明显没听懂的万嘉袂,然后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一样的表情,然后推开了万嘉袂,一头扎进了深沉的海水里。

万嘉袂吓坏了,他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一言不合直接跳海了,他赶紧跟着跳下了海里,拼命的喊道:“奥兰多!奥兰多你在哪儿!你快出来!”他边说边惊慌失措的在水里摸来摸去,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

就在他在水里毫无头绪的摸索的时候,突然间有人从他的背后抱住了他,带着他一起浮出海面。

万嘉袂刚要挣扎,忽然摸到了对方的胳膊,凭着那股熟悉感,他疑惑的问:“奥兰多?”

“是我。”奥兰多突然间说话了。

万嘉袂一惊,飞快的回过身来看着他:“你会说话了?”他一回头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呆住了。抱着他的人确实是那个奥兰多没错,但是却又和平时哪里不同,明明还是一样的面貌,一样的眼睛,一样的神情。

但是,就是有哪里不对劲。

奥兰多看他傻呆的样子,抿唇一笑。然后维持着抱着他的姿势,爬上了一边的礁石。

直到他们完全的暴露在了海面之上,万嘉袂才终于直到哪里不对了。

“你!你有……!”万嘉袂失声叫了出来,震惊的看着奥兰多自腰部以下本该是人类双腿的地方,此时却是一条金灿灿的鱼尾巴!

“我是人鱼,深海人鱼。”奥兰多这么说。

万嘉袂脑子一片混乱,那么多的问题一个个的窜到他的脑海里,但是却又不知道从哪里问起,只好挑最直接的问:“你能说话了?”

奥兰多笑了,然后摇摇头:“不,我不是在说话。你所‘听’到的我的话,其实是我通过声波传到你的脑子里的。”

万嘉袂定睛一看,发现对方在‘说’话的时候,确实没有张嘴。他不可置信的伸手摸了摸对方坚实的肌肉,又摸了摸他金光闪闪的鱼尾,然后像是做梦一样的说:“所以,你是人鱼?”

“我是人鱼王国的王,这一片海域全部都是我的领土。”奥兰多骄傲的一挥手,海面顿时开始波涛汹涌起来,仿佛是迎合着他的话,“所有的生物都要听从我的命令,包括海洋。”

“那天我本来只是想来潜水看看,结果看到了你们的船被海浪打翻了,你在水里沉沉浮浮好像要不行了,所以我打算去救你。谁知道,你居然看也不看,直接给了我一脚。”奥兰多心有余悸的摸摸自己的脸蛋,显然那一脚踹到了他的脸上。

万嘉袂看他的动作那还不知道自己干了啥,脸红着抓抓脑袋:“啊抱歉,我当时还以为……”

奥兰多不在意的挥挥手:“没事,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经找到你了,我的王子殿下。”

万嘉袂呆呆的看着他一脸神情的模样,刚要张嘴说话,脑子里突然就蹦出一个念头来。

小美人鱼!?

第48章:小美人鱼

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对的,万嘉袂沉默着开始迅速地回忆起小美人鱼的故事情节。美丽的人鱼公主爱上了人类王子,为了能够与王子见面,她甚至不惜用自己同样美丽的嗓音与海巫婆换取了能够变成人腿的魔药,然后忍着刀割一般的疼痛爬上了岸。王子确实格外的怜惜这个可怜的哑巴女孩,对她很是温柔。

但是很可惜,王子却要和另外一个他以为救了自己一命的人类的公主在一起了,悲伤的小人鱼只能静静的等待着黎明的到来,宁愿自己最终化成泡沫也不愿意伤害她心爱的王子。

非常感人的爱情故事,万嘉袂也曾经在幼年时被可爱单纯又善良的人鱼公主所吸引,还嚷嚷着逼着老师改掉童话最后的结局。

而如今,他居然身处在了那个传说的的故事里,对面的那个家伙很有可能就是故事里的那位“人鱼公主”,虽然现在他是个王。

他左思右想都觉得原着中小人鱼的悲剧不会在奥兰多的身上重演,他没有爱上邻国公主,而且也不会娶她,而奥兰多……也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爱情,不会因为王子没有爱上他而变成泡沫。

奥兰多看他脸色阴晴不定的变来变去,好奇的伸手戳戳他的脸,万嘉袂打掉他的手,严肃的盯着他说:“你告诉我,你不能说话……是不是因为,你用嗓子换了能变成人的药?”

奥兰多一愣,他张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用脑电波给他传话:“你……你知道?”

万嘉袂听到这句话,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伸手无奈又宠溺的摸摸他的头发:“傻瓜,你怎么这么笨!”

奥兰多蹭蹭他的手,咧开嘴无声的笑了。

“啊,巫婆的药有点不灵,一碰到水就会显出鱼尾巴,所以我不敢在人前洗澡。”

“以后你不必提心吊胆的提防着被人发现了,我会给你保守秘密的。”万嘉袂温柔的说。

“所以,现在跟我回家吧。”

在得到了万嘉袂再三的会送走海伦的承诺后,奥兰多终于是满意了,他擦干净了尾巴上的水,在月光下重新变成了一个正常的人类,然后牵着万嘉袂的手一步一步的回到了王宫里。

没想到,劳伦斯已经在寝宫的门口等着他们了,目光深沉脸色凝重。他用那双严肃的眼睛盯着万嘉袂两个人金握着的手,眸光闪了闪,然后沉声说:“殿下,您这样是错误的。”

万嘉袂也没料到劳伦斯居然在门口堵着他,他想了一会儿后让奥兰多先回房间去,自己和老人家好好谈谈。奥兰多本来不情愿,但是在他的坚持下,只好一步三回头的走进了房间,慢吞吞的关上了门。

“殿下,您不能这样对海伦小姐……她对您的意义很重要。”劳伦斯用沉痛的声音说,“奥兰多少爷确实容貌非凡,但是他是个男人!您这样跟一个男人纠缠不清,先王和先后会很上伤心的。”

万嘉袂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他的,劳伦斯。”

“爱情确实是美好的,但是却并不应该存在于两个男人之间。”劳伦斯说,“我认为海伦小姐是非常适合您的最佳妻子人选,先王会满意我为您挑选的未婚妻的。”

听到他的话,万嘉袂震惊的抬起头来:“所以,海伦是你让人接过来的?”

“我认为您已经被奥兰多少爷迷的失去了自我,所以就擅自接了海伦小姐过来,她可以帮助您走出那个可怕的漩涡。”劳伦斯的口气听起来简直就像是在说万嘉袂已经疯了一样,满脸的都是理所当然和理直气壮。

万嘉袂能够理解他的这种心情,毕竟劳伦斯抚养了朱利安那么久,实际上和父亲也没什么区别了,为他担心也是正常情况,他实在是没有余地去指责这位尽责的老人。但是,这不代表他可以随意的插手他的感情,为他强行的安排一切却不征求自己的意见。

“劳伦斯,我很敬重您。但是……”万嘉袂抓了抓头发,“我也希望您能尊重我的想法,我并不喜欢海伦小姐,虽然她确实很优秀,但是我目前喜欢的人,是奥兰多。即便我娶了海伦,也只是坑害了这个好女孩,而我也不会幸福的。”

劳伦斯没再说话,只是过了半天又继续:“您只是一时迷恋,和海伦小姐相处久了,您会喜欢她的,我保证。”

劳伦斯的表情坚决目光坚硬,似乎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改变这个决定了。万嘉袂很愁,他叹了口气,豁出去了:“其实……我并不是您想要的那个朱利安,虽然我现在确实是他,但是之前并不是,怎么说呢……我很对不起。”他不知道要怎么说清楚自己只是个穿越过来的冒牌货,而且不知道说了之后对这位老人会不会造成很大的伤害,所以实在没办法说清楚。

劳伦斯看着他许久许久,终于是什么也没说,转身一步一步的走了,步履有些蹒跚,无端的显得格外的凄凉。

他老了。

万嘉袂不知道怎么的,心头涌起了千万种情绪,最直接的就是对劳伦斯的愧疚,虽然这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个梦境,但是对于劳伦斯来说,自己只是个侵占了他最亲近的人的陌生人罢了。

“对不起……”看着劳伦斯渐去渐远的背影,万嘉袂深深地鞠了一躬,默默地说了一句。

回到房间后,奥兰多立刻就扑了过来,八爪鱼一样的抱着万嘉袂不松手,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担惊受怕:“你没有答应他娶那个女人吧?”

万嘉袂沉默着摇头,“没有,但是我……我觉得良心很不安。奥兰多,你……你在现实生活中,有我的记忆吗?”

奥兰多满脸疑惑的看着他,显然不明白他的意思。

万嘉袂叹了口气,“没什么,我在说什么呢,你一定是不记得我的。”

虽然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这不妨碍奥兰多撒娇,他敏锐的察觉到了怀里抱着的人情绪上的失落和沮丧,于是便温柔的亲吻着对方的脸颊,希望能够安抚到他。

万嘉袂感受到了他的安慰,心情稍微的好了一点,也没有动弹的随他去了。可是没想到那家伙居然越来越放肆,嘴唇越来越往下去,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直接把衣服扯出来摸进去了。

触到他那冰块一样凉的手,万嘉袂一个激灵,条件反射的就去抓他的手:“你干什么呢!拿出来!”

奥兰多平时在这个时候肯定会听话的收手,但是今晚的他明显的不打算合作,不仅没有停手的意思,动作反而更加的急迫起来,甚至急躁到直接撕扯掉了万嘉袂的衣服。

“你在做什么!”万嘉袂怒了,虽然知道他们是情侣身份,有些事情也是正常的,自己也没有立场矫情,肌肤相亲什么的早晚的事,但是……绝对不是在这个时候。

“不要拒绝我,朱利安。”奥兰多的声音再次的在他的脑海中响起来,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里面,他的声音轻柔暧昧,带着诱哄的味道,一步步的引导着万嘉袂的动作:“你爱我而我也爱你的,不是吗?既然我们是互相爱慕的,那么这么做也没错,对吧?”

“来吧,把你完全的交给我吧,朱利安……我亲爱的宝贝……”奥兰多最后的话语消失在万嘉袂的唇齿之间,他俯身将怀中人抱起,缓缓的压在了床边。

而本来十分不情愿的万嘉袂渐渐地沉溺在了他的话语中,本来要推拒的手也渐渐地改变成了搂上奥兰多的脖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