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迪因上将的土黑瘦媳妇(包子)下+番外—吃饭饭饭

迪因上将的土黑瘦媳妇(包子)下+番外—吃饭饭饭

时间: 2014-01-22 12:36:36

第039章:幕后凶手

最后的战局以迪因扭断了狮虎兽的脖子为结尾。狮虎兽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神涣散,再无光亮,由一只凶猛的野兽变成了一只死物。迪因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被狮虎兽撕烂了,右手处有一个血淋淋的伤口,头发乱成一团,英俊的脸上也沾满了血腥。他靠着树站了片刻,平复着有些混乱的精神,过了一会儿,才渐渐平静下来。

“花椰菜。”他大声叫了一句,声音消散在密林之中。没有回应。迪因先是松了一口气,后面又觉得不爽起来,他和这野兽打了快半个小时了,这花椰菜倒是躲得好,跑得这么快,一点都不担心他,好歹也远远地看一眼,居然无影无踪。

等见到了花椰菜,自己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番。迪因一边想着一边往营地处走去,他的身体有些损伤,所以走得很慢,走了半个小时才回到营地那里。

营地里,尤亚和西里尔正在烤肉吃,安东尼一个人坐在营地外,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苏品则站在离安东尼最远,也是离迪因最近的地方,见了迪因的模样,她吓了一跳,忍不住大叫道:“上将,您不是去打水吗?怎么变成这样了?”

迪因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女士,请不要大吼大叫。我遇到了一只狮虎兽,花耶呢?躲到哪里去了?”

迪因的目光四处搜索着,这棵花椰菜藏得挺牢,他居然没有看见在哪里。

“花耶没有回来。”苏品道。

迪因和野兽斗了半个小时,花耶早就该回来了,除非……迪因心中一跳,连忙拨了花耶的号码,拨了几次,那边都没有人接。花耶只是个低等向导,根本对付不了丛林中凶猛的野兽。

一个小时后,所有的人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五个人很快围成一堆,脸色并不好看。这一个小时,他们已经以这里为圆心,附近十公里都搜索了一遍,但是并没有花耶的踪影,而花耶的电话也一直打不通。花耶失踪了,再没有任何异常的前提下……

“我杀死的那只野兽被注射了强化剂。”迪因突然道。他的伤口经过简单的包扎,但是情况并不好,意识云混乱,精神烦躁,脸色苍白,而且他几乎静不下来,其余四个人都坐着,他却忍不住走来走去,“所以这不是偶然,而是绑架。”

这个时候,他们都担心花耶的安全,没有人去想花耶被绑架的原因。迪因直接去找了帝国向导学院驻黑卫五号星球的救援队,并且让他们采用了卫星搜索,半个小时候,得到的结论并不好,没有找到花耶,甚至无法探测到花耶的信息器的存在。

花耶失踪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在这颗星球上一样。迪因觉得自己的脑袋一抽一抽的,一阵一阵发疼。

苏品陪着迪因走出了救援中心,看着迪因几近抓狂的样子,忍不住劝道:“上将,您还是休息一下吧,救援队已经派出人去搜寻了,花耶不会有事的。”

“花椰菜那么笨,如果对方不怀好意,花椰菜根本就是在等死!”迪因冷着脸道。

苏品觉得迪因虽然在关心花耶,但是这种时候了也不必这样损他,她看着花耶倒是挺机灵的:“……或许花耶并没有您想象的那么蠢?”

迪因看了她一眼,一副‘你根本不知道他多蠢’的模样。

“上将,您首先要冷静下来,才可以更快地找到花耶。”苏品继续道。

这句话似乎起了作用,迪因的精神稍微好了一些,加快了脚步,径直往外走去。

迪因将自己关在营地中关了将近半个小时,当他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看起来好了很多,他使用了狂躁抑制剂,意识云恢复平静,身上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脸上的血迹也已经擦去了。只是身上仍然带着一股冷意。

安东尼和西里尔已经出去寻找了,苏品和尤亚留在营地。尤亚坐在那里,眼睛已经哭红了。迪因将赫尔墨斯也放了出来,一人一兽便凭着直觉在密林中走着。大约走了一个小时,赫尔墨斯突然低吼了一声,整只豹子都精神了起来,朝着一个方向飞奔而去,迪因紧紧地跟在赫尔墨斯的身后,他们的速度很快。此时若有人在,也只能看到两道身影从自己身边飞快闪过。猛地跑出了一段距离,赫尔墨斯突然停了下来,在原地打着转,爪子不断地刨着脚下的土地,很快便刨出了一个坑。就在这时,迪因的信息器突然滴了一声,上面出现一个红点,而按照距离来看,红点就在他们前方不远处!

迪因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然后朝前走去,赫尔墨斯紧紧地贴在他身边,花豹也十分紧张,两人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便方向那红点指示的位置正在他们正下方!赫尔墨斯很快地找到了一个入口,跑了过来咬着迪因得裤子便往那洞口走去。

山洞中弥漫着信息素和血腥味混杂的味道,那种味道浓烈到近乎恶心。迪因永远也忘不了,当他踏入山洞时看到的那一幕。

山洞的中央,一个人站在那里,他的双手放在身体两侧,红色的鲜血从他的指尖一滴一滴地落下,他的身边躺着两只狮虎兽,两只都死了,一只似乎被摔碎了全身的骨头,身子软绵绵的,还有一只,它的脑袋上有一个拳头大的洞,脑浆混杂着鲜血流了出来。而站在中间的那个人,他的身体虽然瘦弱,但是背影却看起来无比可怖。所有的一切,都昭示着这里刚刚发生了多么恐怖的一幕。一个向导对上了两只狮虎兽,那场恶斗与艰难求生。如果是野兽赢了,那么他将看到的……迪因突然觉得心中一阵抽痛,不敢再往下想。

迪因愣了足足两分钟才反应过来,朝着中间站着的那个人的走去。他看到花耶的脸,花耶脸上站着许多鲜血,他的眼中似乎十分平静,平静到令人恐惧。若不是那一张完全一模一样的脸,迪因几乎要怀疑,站在他面前的并不是那棵蠢笨的花椰菜。

然而,无论如何,在看到花耶的那一刻,迪因瞬间便将心放了回去,那些恐惧不安瞬间消散了。这种情绪有何而生,为何消失,迪因并不太明白,因为他以前并没有这样的变化。他没有深究。

“花椰菜。”迪因叫了一声。

花耶的眼睛有了焦点,仿佛从一段漫长的梦境中苏醒过来,他抬起头来看了迪因一眼,然后伸出手往角落指了一下。迪因顺着他的指向看去,就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缩在了那里。

花耶做出了一个口型,但是却没有发出声音:“他要杀我。”下一秒,花耶的身体突然倒下,迪因猛地往前靠了一步,花耶便倒在了他的怀里。花耶的体能和精神力已经到了极限,这一下是彻底的昏了过去。在花耶昏过去的那一刻,赫尔墨斯抱在怀里的小肥猪也消失了。

迪因将花耶抱了起来,他走到角落那个人面前,踢了一脚那蜷缩着身体的人,看清了他的脸。迪因眼中的杀意难以掩盖,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做,而是转身离去。

帝国救援队随后赶到,这次的事故对于这次训练来说是一场很大的事故。一共两位向导,一位身上受了重伤,两只手臂似乎被扭断了,精神力也受到了攻击,陷入了短暂的昏迷中,这位向导并非普通人,而是帝国向导学院的首席向导,高等向导,林恩将军的外甥。另一位精神力严重受损,陷入了深度昏迷中,正是迪因上将的未婚夫,帝国皇帝的儿媳妇。这两个向导,哪一个的身份都不简单。

于是,帝国救援队匆匆安排了一艘飞船,将这两位受重伤的向导送回了帝星,一起返回的还有迪因上将。安东尼和苏品也跟了回来,尤亚本来执意要回来的,但是他回来便等于放弃了考试,几乎被西里尔拉着在那里。飞船降落在帝星,这两位向导便被送入了帝星最好的医院唐立顿医院。

迪因、安东尼和苏品三人一起守在花耶的病房外,因为花耶的危险程度还未确认,苏品也没了嘲讽安东尼的时间,三个人只是安静地呆在病房外,等着医生对花耶进行全身检查后的结果。

花耶受伤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安里撒大帝的耳里,在他们进入医院的半个小时后,安里撒大帝竟是亲自来了医院,跟随而来的是帝国的秘书长大人。

安里撒大帝和迪因进入一个单独的房间,他在椅子上坐下,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儿子。迪因的衣服有些乱,头发也没有空梳理,一片乱糟糟的,早没了之前英俊潇洒的模样。

安里撒大帝的目光落在花耶身上,花耶的脸色很白,如果不是起伏的胸膛,几乎让人觉得他已经死去。

“对不起。”安里撒大帝这一声十分轻,似乎是对着花耶说的,又似乎是对着空气中的某处。迪因也听到了,他看着他。

“到底怎么回事?我说过让你照顾好花耶的。”安里撒大帝声音冷沉道。

“是我的责任,我没有照顾好他。”迪因道,“但是,那个害他的人,我也不会轻易放过的。”

在训练的地方受了这么重的伤,其中必有隐情。所以对于迪因的话,安里撒大帝并没有诧异。

“是谁?”安里撒大帝问道。

“是奥林。”迪因吐出了一个名字。

房间外,站着三个人。苏臣肆穿着黑色西装,依旧是一副认真严谨的模样,身体站得笔直,目光落在门上。

“哥。”苏品叫了一声,目光下意识地扫过了不远处站着的安东尼,带着警惕与不安。

当目光落在苏品身上的时候,苏臣肆的眼中闪过一抹温柔,露出一个笑,那笑和他在公众面前的不一样。苏臣肆的笑有两种,一种带着温情的,属于亲人之间的亲密,另一种则是在公众之前,同样真诚,让人信任,却少了温情。

安东尼的目光也不禁落在苏臣肆身上,看着那抹黑色的身影,怎么也移不开,他的脑海中似乎闪过许多念头,但是最后,一个都没有抓住,依旧是一片空白。苏臣肆也感觉到来自安东尼的目光,他的眸光顿了一下,然后看向安东尼,露出一抹秘书长大人专属的笑容。

“安东尼先生,您好。”苏臣肆跟他打了一个招呼,笑容亲切,但是语气却十分疏远、陌生。

安东尼心中有种失落感,他的脸上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苏先生,您好。”

苏品终于忍不住冷哼了一句。苏臣肆很快将目光移开。

“哥,花耶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安里撒大帝要亲自来,还来得这么快?”苏品狠狠地瞪了安东尼一眼,然后拉住苏臣肆的手臂,有些撒娇地问道。

“苏品,这不是你该知道的。”苏臣肆公式化道。

苏品朝着苏臣肆吐了吐舌头,便闭上了嘴。她的目的并不是想知道花耶的身份,而是转移苏臣肆的注意力。

当安里撒大帝和迪因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花耶的检查结果也已经出来。

“精神力损伤b级,重度昏迷。无生命危险,十到十五天会醒来。因为重度刺激,花耶的精神力得到提升,从原来的c级提升到a级,变成了高等向导。”

从低等向导到高等向导,这意味着精神力大概提升了一百倍,这变化是十分巨大的。整个帝国,高等向导的人数不超过一百人,中等向导大约两千人,而低等向导的数目大约一万人,这同样意味着花耶从一万人的行列挤进了一百人的行列。帝国的制度逐渐趋向民主制,但是毕竟是异能者执政,所以等级区分还是存在的。这一能力的提升,帝国许多地方都会对花耶开放。

迪因没想到那棵蠢笨的花椰菜居然这么有天赋,帝国这么多向导,有些人一辈子都无法突破一个等级。而这棵花椰菜,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居然连跨了几个等级,从普通人突然变成了高级向导!这花椰菜到底是什么隐藏的神秘物种?

当然,无论如何,迪因还是十分骄傲的,有一个高等向导的未婚夫比低等向导未婚夫好听多了。

死里逃生,因祸得福,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安里撒大帝进入病房看完花耶后才离开,而苏品和安东尼也相继离去了,最后只剩迪因一个人在医院。

安里撒大帝已经给迪因下了命令,在花耶醒来的这一段日子,迪因都必须守在医院里。

迪因坐在花耶的病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花耶。花耶小小瘦瘦的,身体几乎陷进了病床里,他好不容易养的肉都瘦了回去,脸颊又凹陷了出去,脸色苍白,仿佛变成了迪因第一次见到的那个花耶。

“真丑。”迪因嫌弃道,说完之后,却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是高等病房,设施齐全,甚至有异能训练设施。迪因看着丑丑的花耶看得腻了,便在另一张床上睡了下来。他这一天精神高度紧张,如今放松下来,也觉得十分困倦。这一觉很快便睡了过去。

迪因再醒过来的时候,个人智脑已经收到了苏臣肆发来的资料。那正是这场事故的调查记录,因为内容敏感,涉及星际舰队和皇权的关系,所以并未公布出去,而是一份机密资料,知道的人加上迪因也不过两三人。

那一天,在隔壁的房间里,他和安里撒大帝谈了很久,奥林的身份太敏感了,最好的解决办法便是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但是迪因执意要查清楚,认为花耶不能白白受伤。安里撒大帝思考之后竟然没有反驳。

“我们不该让花耶受这委屈。”

这是安里撒大帝的话,迪因依旧记得安里撒大帝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他的眼中流露出温情,这种温情,作为他的亲生儿子,迪因都很少见到。那一刻,安里撒大帝似乎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这个决定让他深深地舒出一口气,似乎失去了什么,又似乎得到了解脱。

这句话中包含的含义十分复杂。花耶和迪因有婚约,是属于皇族这一边的,而奥林背后自然是星际舰队。这便意味着安里撒大帝为了花耶,甚至不惜正面对上星际舰队。

迪因将苏臣肆发来的资料仔细看了一遍,这些线索全部集中在一起,便可以证明,这一切都是奥林的阴谋,而奥林要做的便是杀了花耶。如果不是花耶突然觉醒,此时早就死了。

资料中有关当时现场战斗还原的模拟,那种惨况还原成一段视频,当看完视频的时候,迪因发现自己的手居然在颤抖,不受控制的颤抖。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那种莫名的恐惧。

将资料看完之后,迪因要做的便是等待。只是这一切比他想象的还要来的快,在奥林醒来的那一天,布林家族便给他打来了电话,想要见他。

他们用得是布林家族的名义,但是背后倚靠的人,谁都知道,会是林恩将军。

第040章:正面对峙

迪因没有立即赴布林公爵的约,而是进入了洗手间,在里面呆了近一个小时。再出来的时候,仿佛变了一个人。他的头发修短了些,亚麻色的头发紧紧贴着脑袋,精神了许多,下巴青色的胡渣修得干干净净,眉毛很浓,眼神锐利,面容英俊,五官硬朗,几乎让人移不开目光。他穿着浅绿色的军装,手中戴着白色手套,身材挺拔,又变回了那个优雅高傲的迪因上校。

他站在那里,阳光从窗户照进来,落下一个修长的剪影,而他的身边,花耶正静静地躺在那里。花耶身上的伤口已经消褪,除了脸色苍白之外,就像睡着了一般。

“花椰菜,你这么笨,总让人害。但是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吃亏的。”迪因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半弯下腰,戳了戳花耶的脸颊,便转身离去了。

在走出病房的那一刹那,他的脸上重新挂上了傲慢的表情,一步一步地朝着奥林的病房走去。

布林公爵没有想到迪因这么晚才来,居然让他们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所以当迪因走进去的时候,布林公爵的脸色并不好看。迪因却像没看到一般,直接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叠着放在腿上。这本来不是什么好看的姿势,迪因做出来,却有些痞气。

他的目光看向四周,这阵仗真算不小,除了布林公爵外,还有一个年轻男人,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束身长裙,面容优雅,眼角带着细纹,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如果迪因没有记错的话,男人是布林公爵的大儿子,而女人则是他的夫人,奥林的母亲柏莎夫人没有在场。

这是个十分有趣的搭配,而奥林则坐在那里,穿着白色病服,双手软趴趴的搭在两侧,小脸惨白,看起来格外可怜。

“迪因上将,”布林公爵首先开口,他的语气并不好,这位长相普通但是不乏野心的男人很愤怒,他正在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愤怒,可惜他的自制力明显不够,“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有罪的人是不是该得到惩罚?无辜的人受到伤害,有罪的人却被保护起来,这是一种错误的社会形态!”

布林公爵竟然上升到了帝国管理问题,便是对皇权的质疑。如果是一般人,可能真会被他吓到。但是迪因只露出一个嘲讽的笑,目光落在奥林的身上,别有深意。奥林下意识地垂下了脑袋,并没有迎上他的目光。

“布林公爵,您是对帝国的立法院有不满吗?”迪因装傻道。

布林公爵脸色一变,忍着愤怒,义正言辞道:“上将,接下来说出的有些话可能会对您有冒犯,但是我不得不说。我的孩子受到了伤害,所以我必须保护他。”

“洗耳恭听。”迪因微笑着道。

“奥林伤得很重,差点便醒不来了,他的母亲因为担忧已经躺在了医院里。”布林公爵看着奥林,眼中带着温情。

奥林紧紧咬着嘴唇,脸上的表情十分委屈,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哭出来。布林夫人连忙走了过去,轻声地安慰着奥林。奥林将脸埋在女人的怀里,而他的哥哥站在一旁,手中拿着手帕,替奥林擦着掉落的眼泪,看起来真是温馨的一家人。

“对于奥林的受伤,帝国向导学院的救援队确实有无法推脱的责任。”迪因道。

布林公爵已经不再掩饰了,愤怒地看着迪因:“迪因上将,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你知道奥林是为什么受伤吗?不是因为救援队失责,而是因为有人故意要害他!”

迪因右手握成拳,轻轻地挡在唇上,已经抑制不住地想要冷笑。有人要害他?他真想听听到底是怎样的害法?

“抱歉,我并不知道始末,奥林,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吗?”迪因看向奥林。

奥林的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眼睛猛地瞪大,五官都扭曲了,不停地摇着头。布林夫人连忙轻轻拍着奥林的后背,一边安抚着他,过了一会儿,奥林才静下来,眼睛却已经闭上,就像晕过去了。

“那些事太恐怖了,奥林根本不敢回想起来,我问了很久,奥林才说出来的。”布林公爵开口道,“事情是这样的,在黑卫五号星球训练基地中,奥林本来在寻找食物,突然看到有两只狮虎兽在追击一个人,他想都没想,就跟了上去。如果是个哨兵,对付两只狮虎兽不算问题,但是如果是向导,则很可能成为狮虎兽的食物。最后,那个人和那两只狮虎兽都进入一个山洞,奥林也跟了进去。然而,奥林想不到的是,那个人居然不见了,而那只狮虎兽便将奥林当成了目标,开始攻击。就在奥林精疲力竭解决掉一只狮虎兽,还有一只也濒死的时候,那个人突然出现,杀死了那只狮虎兽。奥林很开心,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歇一口气,但是他没想到,那个人居然开始攻击自己。奥林已经没有任何还击能力,只能硬生生地承受那人的攻击。那个人,正是您的未婚夫,花耶。如果不是您及时赶到,奥林已经死了,而所有人都会以为,奥林是被狮虎兽杀死的。”

布林公爵到后面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将那些话吼了出来,眼睛也瞪圆了,充满了愤怒与仇恨。

迪因沉默了很久,布林公爵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刚想开口,迪因便道:“花耶还在昏睡,公爵,那您觉得应该怎么办?”

“这是谋杀!”布林公爵脸上露出凶狠的表情,“无论他是睡着了还是醒着,按照帝国的法律,应该马上流放到赫乌尔星!”

迪因的脸色也变了,流放赫乌尔星是帝国是最重的刑罚。赫乌尔星是著名的流放星球,位于帝国边缘,日夜温差极大,上面不仅有凶猛的野兽,甚至连植物也具有攻击性,当犯人被流放到这棵星球的时候,便成了那些猛兽和植物的食物。绝望而血腥,那种恐惧,比死亡还恐怖。

迪因几乎抑制不住想要冷笑出声,花耶现在还在昏迷中,他们竟然要将花耶马上送到赫乌尔星上去,让花椰死,这般狠毒,不留余地。奥林也确实是厉害,如果花耶在昏迷前没有对迪因说出那句话,或许,真的会被他颠倒黑白。而奥林做得这一切,不过是怕真相败露,所以要在花耶醒来之前,杀人灭口。

不过十八岁的少年,竟然如此心机,心机深厚的令迪因都觉得背后发寒。

“上将,我知道这件事很难接受。他是您的未婚夫,但是他这样狠毒,您真的敢和他结婚吗?”布林公爵冷静下来,开始以劝慰的语气道,“这结果,对于您和陛下,都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奥林很受林恩将军疼爱。奥林受伤的消息传到林恩将军那里,他也很生气,当场便摔了东西。”

“您是在威胁我?”迪因抬起头,直视布林公爵,眼神锋锐。

布林公爵脸色一变,连忙摇头道:“不是这样的,只是希望您认同我的意见,让犯人得到惩罚。”

迪因一口气闷在心头,十分愤怒,他已经忍到了极限:“您说过,犯人应该得到惩罚,那您有没有想过,并不是花耶想要杀奥林,而是奥林想要杀花耶呢?”

当迪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一直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否睡着了的奥林突然抖了一下。

布林脸上露出震惊和烦怒的表情:“迪因,这种话可不能乱说,这是奥林亲口告诉我的,奥林不会说谎!”

布林公爵从来没有怀疑过奥林,奥林是家族的骄傲。他从小便很乖巧,性格好,能力好,而且很努力,没有焦躁,生得也十分可爱。这样的孩子,受尽了所有人的宠爱,他们都恨不得最好的东西给他。

布林夫人并不是奥林的亲生母亲,但是奥林对她很好,每次带个柏莎夫人的礼物,都会准备同样一份给布林夫人。布林夫人生病的时候,奥林天天守在她的病床前,甚至比亲儿子还孝顺。

这样的奥林又怎么会说谎呢?奥林不可能说谎,所以只能是迪因为了自己的未婚夫在污蔑他。

“有些人,表面上看上去乖巧无害,实际上却心思狠毒。而你们,却从来没有看透他的心。”迪因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是奥林要杀花耶,该被流放赫乌尔星的也是奥林。你们不必气愤,我这里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刚刚所说的都是实话。”

迪因说完,便打开了个人智脑,智脑在病房中央形成全息投影,苏臣肆收集的那些资料播放出来,映入所有人的眼睛。

当全息投影播放到一半的时候,布林公爵突然站了起来:“够了!这些都是假的,这是污蔑,奥林根本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奥林也已经醒来,睁开眼睛看着那些内容,脸色发青,牙齿发颤,眼泪不停地往下落,脸上很快布满泪水,全身都开始发抖起来。而看了一半资料的布林夫人愣在那里,脸上的表情震惊而复杂,却没有靠近奥林继续安慰他。

迪因并没有理会暴跳如雷的布林公爵,而是坐在那里,将那些资料全部播完。

“这些资料都是经过鉴定的,所以,您不必担心真假的问题。布林公爵,我已经将资料发送给帝国高级法院,相信判决很快就会下来了。”迪因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去,留下病房中彻底震惊的三个人,还有哭到失控的奥林。

第041章:似曾相识

迪因离去后,布林公爵瘫倒在椅子上,脸上的表情有些呆滞,他还没从那些变故中回过神来。迪因提供的资料看似无懈可击,但是……布林公爵看着默默流泪的奥林,他怎么也不会相信,奥林会做出那样的事。

“奥林,你告诉我,迪因上将说的……都是真的吗?”布林公爵似乎突然苍老了许多岁,哑声问道。

奥林看着布林公爵,双眼中都是雾气,看起来十分可怜。以往若是奥林这个样子,无论他要什么,布林公爵都会答应,哪舍得说他一句重话。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这关系这奥林的生死和布林家族的荣誉,布林公爵狠了狠心,拿出严父的姿态:“奥林,告诉我!”

奥林紧紧咬着嘴唇,表情无助。在场的出了布林公爵,还有布林夫人,以及他们的大儿子巴顿。巴顿看着奥林这样子,忍不住道:“父亲,您别逼奥林了。”

“巴顿!”

布林夫人突然叫了一声,制止来了巴顿的话,她此时想得比他的儿子想得多得多。刚刚那些画面,她一点不漏的看了进去,深入脑海。当奥林说出是花耶要杀他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人怀疑奥林会说假话。她想到了迪因的话,有些人表面上看上去单纯无害,其实心思狠毒。如果奥林真是这样的人……那只能说明奥林的演技太好了,几乎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

布林夫人想到了自己的儿子,不是巴顿,而是另一个儿子尤亚。尤亚小的时候一直是很认真乖巧的,直到奥林渐渐长大后,尤亚突然变了,变得蛮横无理起来,什么都要和奥林抢。那个时候,奥林是家中的小宝贝,所有人都将他疼到了骨子里,唯有尤亚一人,处处针对他,甚至想要杀了他……

尤亚被彻底赶出布林家族的原因便是因为尤亚拿着刀对着奥林,想要杀他……尤亚的愤怒,奥林的恐惧,当时的一切看似无懈可击,但是现在想起来,却有些漏洞浮现了出来。

她以为尤亚已经变得陌生,根本不像她的儿子,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去看过尤亚一眼,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但是那毕竟是她的亲生儿子,如果真是因为奥林……布林夫人脸色一变,眉头突然皱了起来。

“巴顿,跟我走。”布林夫人说完,突然推开门走了出去。巴顿虽然疑惑,但还是跟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布林公爵和奥林两个人。

奥林一直没说话,房间里只有布林公爵偶尔压抑不住的怒吼声。奥林紧紧咬着嘴唇,他此时脑海中一片茫然,从小的时候,他便比别人聪明,知道怎样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做到了,成为了家族的宠儿,他想要什么便有什么。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他看着布林公爵愤怒的脸,上面已经没有温情和疼爱,他心中突然一股寒意。都是因为花耶,如果不是他,他怎么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奥林晕了过去。布林公爵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太阳穴抽得生疼,他有预感,迪因说的那些,或许是真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