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火云歌(兽人 穿越 包子 6)—neleta

火云歌(兽人 穿越 包子 6)—neleta

时间: 2014-01-22 12:37:22

第一百七十六章

云火终究没能把红赤赶回他自己的山洞里去睡觉。红赤打死要赖到底,云火与他的武力值又相当,红赤往地上一躺一副“我就不走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架势,除非云火真的把红赤咬死,不然还能怎么办?把红赤抱出去吗?呕!要他抱红赤,云火绝对会吐的。最后的最后,云火用那两道还没拆除的栅栏把红赤和他们的床隔绝开来。好吧,红赤勉为其难地愿意“委屈”一下自己,反正他要在贝塔儿的身边。

总算是折腾完了。给云霄擦拭完身体的云火上了床。没有马上躺下睡觉,云火侧卧着,一手揽过伴侣和他的雌性小宝贝,一手在紧紧贴着哥哥睡得香甜的两个雄性儿的子脑袋上轻轻摸过。这一天,他多了两个雄性儿子和一个雌性儿子,这一天,他的人生真正的圆满了。

用力眨了眨眼睛,云火带着阿爹的疼爱又依次摸过还没有睡着的红崽、大崽和黑崽的脑袋。三个大崽子看看阿爹,又安静地闭上眼睛。红崽和黑崽各抱着一个弟弟,大崽面朝亚立瑞,和黑崽一起把弟弟拥在中间。

云火一点都不困,尽管他一天一夜没合眼了。云霄身子不舒服,上了药后已经睡着了。两个小雄性的兽形活脱脱的就是他们的阿爹小时候,唯一的区别也不过是他们的身上带了那么一点点属于阿爸的黑色。贝塔儿的五官还没长开,他的发色和肤色像阿爸,眼睛又是完完全全像了阿爹,五官还看不出具体像谁,不过已经可以肯定贝塔儿绝对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雌性。看着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云火这时候已经开始担心了——可不能让那些野蛮的雄性把他的宝贝抢走了——云火忘记自己可是一位绝对“野蛮”的雄性。也许,这就是每一位阿爹对自己雌性儿子的担忧吧。

痴痴地看着,云火的耳朵动了动,扭过头。某只白色的大鸟从栅栏后“鬼鬼祟祟”地轻声走出来。云火的眼睛沉了沉,不过没有什么阻拦的动作。大鸟见对方不打算跟他打架,马上大胆了许多,几步就走到了床边。往床头的方向一站,某人就要去摸贝塔儿,结果又被他的兄弟无情地拍开了。

“咕!”我要摸!红赤没忘了压低声音。

云火低声教训:“小雌性刚出生不要摸,我们的手不干净,会把细菌传染给他,会生病!”

赤眸眨眨,红赤缩回手,原来是这样啊。虽然不懂细菌是什么,但他知道生病。嗯,好像是哦。小雌性都很娇嫩,很容易生病的。对幼崽体弱最有感触的红赤马上没有不满了。

“咕。”那什么时候可以摸?

“至少要过了满月!”尽管不乐意,不过云火还是如实回答了。

红赤点点头,意思就是那他过了满月再摸。

不能摸,他就看。红赤跪下,趴在床边满足地看着白白嫩嫩的贝塔儿。要说白嫩,贝塔儿绝对没有艾文、艾羽他们白。可红赤就是喜欢贝塔儿,看到的第一眼就喜欢,说不清原因的喜欢。也许是因为在贝塔儿还在阿爸的肚子里踢动的时候,红赤就已经摸过他的原因吧。

——红赤,你不要忘了还有两个雄性小崽子呢,你也是他们的叔叔。

——我只喜欢小雌性。

可怜的亚立瑞和格阿兹已经被叔叔嫌弃了。没办法,如果说兽人们重雌轻雄的严重度为70%,那白羽兽人就是100%,身为白羽兽人首领的红赤绝对是200%,更何况是他很期盼的小雌性。红赤眼里现在只有贝塔儿,亚立瑞和格阿兹在他眼里的地位请参考红崽等几个崽子。

看着看着,红赤站起来了。对着云火低低“咕咕”了两声,他风风火火地走了,不一会儿,山洞外响起一阵哗啦啦的声音,红赤带走了一大群族人。云火给他的小宝贝又掖了掖被子,吹灭油灯,幸福地躺下。变成兽形,把他的伴侣拥到怀里,云火闭上眼睛。临睡前,他脑中的念头是:【要赶快把新房子弄好。】红赤去哪里了?他去给贝塔儿找赤晶石去了。云火那里有几十颗赤晶石,不过红赤觉得都不够好,他要去找一颗最好最好的给贝塔儿。心念一动,红赤就马上行动。要不是怕贝塔儿可能会承受不了,他刚才都想咬破指头给贝塔儿白羽兽人的祝福了。一想到贝塔儿听不懂他的话,红赤就很着急。贝塔儿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贝塔儿的出生不知道牵动了多少人的心,首当其冲的就是他的阿爹和红赤叔叔。云火的梦中是他的小宝贝在他的身上撒娇,在甜甜地叫他阿爹,他的心都要化了。化着化着,小宝贝突然哭了,云火顿时从梦中惊醒。

耳边是孩子的哭声,还不止一个孩子,云火迅速掀开被子下床。云霄也醒了,他伸手进去摸贝塔儿的裤裆,然后哑着声音说:“云火,贝塔儿尿了,可能也饿了。你去煮兽奶,我给他换尿布。”

“啪啪。”大崽、红崽和黑崽都醒了。亚立瑞和格阿兹都变成了小婴儿,三个大崽子谁都不敢抱。云火先把云霄扶起来,他去煮兽奶。山洞外有人问刚出去的云火:“阿爸,我们来帮忙。”原来是听到弟弟的哭声,奇罗、博森、舒瓦和伊索尔都醒了,四个大孩子马上来帮忙。

三个孩子都在哭,云霄又刚刚生产,云火还真需要人帮忙,不过奇罗他们还是应该去睡觉。他说:“你们去睡觉,八图叔叔会帮阿爹。”在奇罗他们过来的时候,八图他们也从山洞里出来了。四个孩子看着八图叔叔们进了山洞,这才返回自己的山洞里去睡觉。

云霄把湿掉的兽皮扯下暂时放到地上,拍哄贝塔儿,对被吵醒的三个大崽子说:“宝贝们,你们去哥哥那边睡觉吧,弟弟会吵你们。”

“啪啪。”我要陪阿爸。三个大崽子很困,可是不愿意离开阿爸。

八图进来,图三端了一盆热水,图四把脏掉的兽皮捡起来拿出去。其他人假装来帮忙,其实都在盯着贝塔儿看,他们今天还没看过呢。图一和图五抱起哇哇哭的亚立瑞和格阿兹,两个小崽子一被抱起来,就给叔叔来了一泡童子尿。图一和图五看着在他们怀里喷出一股小水柱的崽子,很无语。不过两人都没有动,等到两个崽子尿完了,他们把亚立瑞和格阿兹分别交给图六和图七,两人去换衣服,端热水。

等到兽奶煮好了,亚立瑞和格阿兹哭得更大声了,饿。让两个小崽子自己变成兽形喝兽奶,云火喂哭得他心肝都要碎掉的贝塔儿喝兽奶。奶嘴一到嘴里,贝塔儿就不哭了。大崽、黑崽和红崽眨巴眨巴眼睛,小心翼翼地凑近。先轻轻拍拍弟弟,弟弟没有哭,黑崽大着单子摸上弟弟的小手。

“唰!”翅膀张开,黑崽身上的细绒毛都乍起了,弟弟没有哭!

就在黑崽兴奋的时候,贝塔儿抓住了哥哥的指头,咕咚咕咚大口喝兽奶。红崽和大崽同时伸出指头。云霄握住两个大崽子的手,然后把他们的手慢慢放在贝塔儿的另一只手上,嘴里哄着:“贝塔儿,这是哥哥,让哥哥摸摸你。”

“哟……”弟弟。

黑崽一动不敢动的。云霄轻轻掰开贝塔儿握着的左手,然后让红崽和大崽把一根指头伸出来,接着又轻轻收拢贝塔儿的指头。贝塔儿两手握着哥哥的手指头,安静地喝牛奶,眼睛慢慢阖上。

唰!

大崽和红崽的翅膀都张开了。他们摸到弟弟的手了!

喂儿子喝奶的云火看得很眼馋。等到兽奶喂完了,他轻声说:“云霄,让我抱抱贝塔儿。”

云霄把孩子递过去,云火屏住呼吸,慢慢抱过他的宝贝。贝塔儿一入怀,云火的眼眶瞬间就湿润了,他抱到他的小宝贝了!

“哇啊——!”

可是,贝塔儿的反应却是吓得大哭了起来,云火慌得赶快把儿子交给伴侣,后悔极了,都怪他太心急。

“不怕不怕,是阿爹,是阿爹抱你。”云霄拍哄儿子。三个大崽子也轻轻拍哄弟弟。贝塔儿哭了几声,在阿爹和哥哥的拍哄中又睡了。云火懊恼,也嫉妒:“红崽他们怎么就没事?”云火也有点担心是不是自己长得太凶,儿子怕他?

云火这么一问,云霄就知道他可能在想什么了,低声说:“中性人的婴儿就是这样。不怕孩子,会怕大人。红崽他们如果抱他,他也会怕。等过几个月就好了。”

“贝塔儿……会喜欢他的阿爹吧。”云火摸摸自己的脸,他长得确实太凶了。

云霄拉过云火的一只手,放在贝塔儿的身上,孩子没有哭。

“他怎么会不喜欢他的阿爹?中性人长大后往往会变得和阿爹最亲。”

真的吗?云火很不自信,主要还是他自己长得太凶。

三个孩子都吃饱了。亚立瑞和格阿兹变成小野兽继续呼呼大睡。贝塔儿也睡了。云霄给他擦了擦屁股,换上干净的尿布,然后放到身边,也躺下睡觉。云火却睡不着,担心他的小宝贝会害怕他这个长得和别的雄性不一样的“凶”阿爹。要说云火真是多虑了,他只是还没有找到怎么让他的小宝贝不怕他的方法~

第一百七十七章

隔天,云火喂三个小儿子吃了饭,又照顾了云霄吃饭、给云霄上了药,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山洞,去弄他们的新房。云火不想走,想时刻守着他的贝塔儿,可是新房子还没有弄好,为了让小宝贝能尽早到新房子里去住,云火只能咬牙离开。要云火来说,没有一个小雌性能比得上他家的贝塔儿。果然,每一个小雌性都是阿爹的心头肉。

云火去弄新房子了,红赤还没有回来。孩子们都没出去,留下来照顾阿爹和弟弟。瓦拉和吉桑也过来照顾云霄,不过瓦拉还有部落的事情在身,云霄让他去忙,不用特别来照顾他。吉桑给贝塔儿做了一身小衣服,选的是最衬贝塔儿肤色的纯白兽皮。抱着贝塔儿,吉桑一边是高兴一边又因为某种情绪而总是想落泪。他的图佐,应该可以放下曾经的伤痛了吧。

躺在阿姆的怀里,贝塔儿没有哭。几个孩子们看得很眼馋,什么时候他们可以抱贝塔儿呢。刚喂贝塔儿喝了兽奶,吉桑熟练地轻拍贝塔儿,说:“部落里的小雄性现在都嚷着长大了要贝塔儿做他们的伴侣。梅伦还说要贝塔儿以后做他家贝拉米的伴侣。梅伦说两个孩子的名字相似,一听就像一家人。”

奇罗第一个不乐意了:“阿姆,贝塔儿以后的伴侣至少要和阿爹一样厉害吧。我不觉得贝拉米会有阿爹厉害。”

三个大崽子不懂什么伴侣的事情,一脸的问号,三个小崽子就更不懂了。博森、舒瓦和伊索尔没吭声,不过三个孩子的想法一致——他们都不觉得目前有哪个小雄性配得上贝塔儿。

云霄笑着说:“贝塔儿以后喜欢谁都由他自己决定。”孩子还小,云霄也不会想那么长远。与云火结婚,有了云火的亲骨肉,他在这个世界算是真正扎了根,安了心。

吉桑摇摇头:“先不说配不配得上,贝塔儿以后的伴侣至少要过了图佐那关。得不到图佐的同意,很难娶走贝塔儿。”

想到云火早上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的样子,云霄抿嘴笑,这是很有可能的。由此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云霄又不由得有些伤感。他和林明远结婚的时候,父亲也很伤心。接着,云霄就立刻把林明远甩出了脑海,要云火知道他“想起”林明远会不高兴的。

奇罗摸着在他怀里呼呼睡的格阿兹,心里则想:【经过阿爹的同意也不行,还得经过他们这几个哥哥的同意才行。】刚出生的贝塔儿哪里会想到大人已经操心起他不知多久以后的婚事了。再过两个月就是白月了,他的阿爹和叔叔们正在为了能让他平安度过这个白月而辛苦着。死亡森林里,红赤带着族人们四处搜寻赤晶石,不知疲惫。

与以往不同,这一天中午云火回来了,刚出生的宝贝雌性儿子一直牵着他的心,不回来看一眼他根本无心工作。红赤一直没回来,负责狩猎的白羽兽人们也都没回来,山洞这边只有八图和留守的十几个白羽兽人以及三位白羽雌性。

躺在床上的云霄也并没有完全闲着。不能动,他就教三个大崽子和三个小崽子说话,看图片学习,并且用白光“治疗”六个崽子。六个崽子里可是只有大崽排出了黑水。云霄不知道三个小崽子会不会排出,但总要试试。

一直到天黑了,红赤还没有回来。云火吃了晚饭,守了伴侣和孩子一会儿就又去忙了。他发誓等搬家之后一定要好好陪陪伴侣和孩子(贝塔儿)。

有吉桑和部落里的雌性照顾云霄,云火得以能安心离开家。又是凌晨,云火才回来。吃了灶火上留的宵夜,他去“浴室”里洗了个澡,然后轻手轻脚地进了山洞。山洞里照例有一盏云霄留给他的油灯,三个大崽子在阿爸身边都睡着了,中间拥着兽形的两个弟弟。

云火看了眼五个孩子,然后就转向伴侣和贝塔儿了。看了一会儿,云火突然发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想了半天,他从床上下来,那个平时最喜欢任性的家伙难道还没有回来?出去到红赤的山洞一看,没人,云火仰头招来值夜的一位白羽兽人,问他红赤回来没有。得到回复是红赤还没回来,云火不由得蹙眉。这家伙是找不到就不回来了吗?重新返回山洞,云火上床,却没有变成兽形,等着红赤回来。

云火睡得很不踏实,天快亮的时候,一人很不客气地拉开山洞的栅栏走了进来,都不说“敲门”。好吧,这里的门没法敲。反正他就跟进自己的山洞那样非常随意地走了进来。云火在他一进来的时候就醒了。扭头看向绕过栅栏走过来的人,云火轻轻掀开被子坐起来,压低声音:“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咕!”红赤很兴奋地从口袋里掏出三颗晶莹剔透的,成色非常好的赤晶石。走过来塞到云火的手里,红赤“咕咕”喊,他饿了,要吃饭!这三颗红石头都给是贝塔儿的!

“我去做饭。”云火拿过一块兽皮包住三颗赤晶石,放到床脚,他去做饭。红赤累了,头发和衣服都脏了。他靠着床头在地上坐下,扭头就能看到睡得香甜的贝塔儿。想摸,又不敢摸,疲惫的红赤脑袋搭在床沿,看着贝塔儿,过了会儿,他的眼皮开始打架。

等云火做好饭进来喊红赤的时候,就看到这家伙靠着床边睡着了。云火走过去,弯腰碰碰红赤,叫醒他。

“吃饭。”云火指指外面,然后把红赤拽了起来。

红赤先去看贝塔儿,发现他还在睡,不免有些失望,他想看贝塔儿的眼睛。

和云火出去狼吞虎咽地添饱了肚子,红赤被云火赶去洗澡,云火亲自给他烧了热水。洗干净了,也换了干净的衣服,红赤没有回自己的山洞睡觉,而是又进了云火和云霄的山洞,还抱着自己的被褥和枕头。隔着一道栅栏,红赤打地铺睡觉,他希望他睡醒的时候贝塔儿也能醒着。

******

红赤跑了一天一夜给贝塔儿找最好的赤晶石,云霄又岂能单单的一个“谢”字来表达内心的感动,而红赤要的,也不是他的感激。

还不能下床走动,云霄侧躺在床上。床前,吉桑正在给贝塔儿洗澡,孩子们全部给吉桑以“雄性不可以看雌性洗澡”的理由赶了出去,不过有一位雄性假装失聪,坚决不肯走。这个人,除了红赤,不做他人想。

云火没在,谁能把红赤怎么样。云霄倒是不介意。贝塔儿虽说是雌性,但外表和雄性是一样的,何况贝塔儿还是个刚出生的小婴儿,红赤又是他的亲叔叔,没什么需要避讳的。床上,亚立瑞和格阿兹睡醒了,肚子也不饿,两个小家伙变成小野兽在阿爸身边晃悠悠地爬上爬下。对于两个小雄性刚出生,兽形的状态就能站起来这件事,班达希部落的族人们统一的反应是:【不愧是云霄长老(兽神大人)和图佐长老(守护者)的孩子呀。】两个有着他们阿爹的毛色,有着他们阿爹的人形状态以及刚出生就表现出的“与众不同”,都预示着两个家伙今后的不一般。他们一定会成为像他们的阿爹那样强壮、勇猛的雄性兽人。当然,现在他们还都是只能喝喝兽奶,睡睡大觉,什么都不懂的幼崽。

吉桑一手托着贝塔儿的头,一手给他清洗。贝塔儿躺在他的小澡盆里,泡着热水,小手小脚动来动去,红色的眼睛看着上方。其实他现在还看不清楚,但某人就是觉得贝塔儿在看他。红赤的指头动了又动,他想摸摸贝塔儿,想抱抱贝塔儿,想给贝塔儿洗澡,可是……红赤冷冰冰地瞅了吉桑一眼,这个人不许。不过最主要的还是他怕贝塔儿哭。

“咕。”贝塔儿。红赤伸出一根指头,在贝塔儿的小脚丫子上轻轻摸了下,动作很快。

贝塔儿被摸到的小脚抬了一下,吉桑立刻说:“红赤,贝塔儿是小雌性,你不要摸他。你应该出去。”

“咕!”我要看着贝塔儿!

吉桑有一次不赞成地看向云霄,云霄笑着说:“红赤是叔叔,没关系。”

“咕!”我是阿爹!

“……”这是吉桑的反应。

用清水给贝塔儿洗完澡,吉桑伸手去拿兽皮,红赤比他更快地拿起那张兽皮,摆明了要给贝塔儿擦。吉桑皱皱眉,抱起贝塔儿放在红赤手里的兽皮上,然后迅速连着兽皮一起抱过来。

“啊……”吉桑放手的那一刻,贝塔儿不适应地要哭了。

轻拍贝塔儿,吉桑把小宝贝抱到床上,云霄拿过另一张兽皮给儿子擦拭,顺便轻哄:“不怕不怕,是红赤阿爹,不怕。”

“咕!”红赤的翅膀唰地张开,他是阿爹!他是阿爹!

有阿爸和阿姆,贝塔儿没哭出来,红赤凑到床边,翅膀扇啊扇。虽然很短暂,但他刚才抱到贝塔儿了!红赤觉得脑袋有点晕,他不知道这就是“幸福”的感觉。

洗了澡,在阿爸的轻拍下,贝塔儿要睡了。云霄对吉桑道:“我这边没事了,你回去吧。”

“我陪你。”吉桑不走。

“你回去吧。艾文、艾羽和乔玛斯还需要你呢。我这里有红赤,有奇罗他们,没问题。”在吉桑拒绝前,云霄又马上说:“等满月过了,你把艾文他们都带过来,让孩子们一起玩。”

吉桑也确实有点不放心艾文和艾羽。两个孩子有四个多月了,正是离不开阿爸的时候。想了想,吉桑说:“那我回去了。你这边有什么事不方便,要马上让奇罗去喊我。”

“好。”

“咕!”这里有我。

云火不在,红赤还是能帮上许多忙的。

也因为红赤在,吉桑也才能放心离开。吉桑走了,云霄也不让红赤喊孩子们进来。孩子们最近都累坏了,让他们自己玩,放松放松,他这边没什么要紧的事情。红赤坐在床边眼睛都不眨地看着贝塔儿,越看越喜欢。云霄也是第一次见红赤这么喜欢一个孩子,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红赤,以后贝塔儿叫你‘红赤阿爹’好吗?”

“咕!”我是阿爹!

红赤不会有伴侣,更不会有自己的后代,以前每次想到这个问题,云霄都很为红赤难过。现在红赤这么热衷地要做贝塔儿的阿爹,那云霄也会让贝塔儿把红赤当另一个阿爹对待。

云霄轻轻地把贝塔儿攒着的小拳头摊开,然后拉过红赤的一根手指头放在贝塔儿的小手里。红赤刚阖上没多久的翅膀再一次张开。贝塔儿习惯性地又收紧了拳头,这回右手握住了一根指头。不过贝塔儿睡着了,没有发现他握住了一个“陌生”的雄性。

红赤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只觉得身体的表面一层一层地发麻。他大气不敢出,生怕把贝塔儿吓哭了。就那么让贝塔儿握着他的指头,一直到贝塔儿因为在睡梦中揉眼睛放开他的手指为止,这期间,红赤就像一具完美的雕塑。

弯身、弯身,再弯身,红赤在贝塔儿刚才握他的那只小手上轻轻亲了一口,然后舔了舔。“他的”贝塔儿,真香。

云霄在一旁唇角含笑。喜欢孩子的红赤更多了几分兽人正常的感情。他希望几个崽子们能变得越来越像正常的兽人崽子,又何尝不希望红赤也能变成正常的兽人。

不敢再碰贝塔儿,红赤坐到床边的毯子上,脑袋枕着床沿,这样他正好可以看到贝塔儿熟睡的小脸。

“咕咕。”我要和贝塔儿睡。

“……你和云火商量。”

“咕。”我要。

“……你要不要和贝塔儿拍几张照片?”

“咕!”要!

红赤跳起来就跑出去,去找奇罗要手机。云霄亲亲儿子,自言自语:“看来得再生一个小雌性才行,不然两个阿爹,不够分呐。”

在新房子里努力劳动的云火还不知道有人准备跟他明抢宝贝儿子了。要他知道红赤要跟他的宝贝儿子“一起睡”,他非咬死红赤不可。

只是……真的拦得住吗?

第一百七十八章:思念(一)

对云火来说,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不能陪伴他刚出生的宝贝和为他辛苦生下崽子的伴侣。不过云火和大家的辛苦也得到了回报。新房子和新部落的建设都已经接近尾声,最多再需要一周,班达希部落的族人们就可以搬进他们曾经想都想不到的兽神的世界才有的新家了。而在白月来临之前,云火也能保证要白羽兽人住进他们的新窝里去。

红赤又想不务正业了。他不想带族人去打猎,他要陪贝塔儿。不过云火的一句话就让红赤立刻精神抖擞地去打猎了,而且比谁都积极。云火说:“你不去打猎,白月的时候贝塔儿吃什么,穿什么?我现在根本走不开!”

一想到贝塔儿白月的时候如果没有足够的吃的、穿的,红赤的眼睛就更红了几分。他可是贝塔儿的阿爹!怎么可以让他的贝塔儿饿到!冻到!红赤招呼着族人呼啦啦地就去肋骨森林里打猎去了。他还要找那种毛皮最好的猎物,他的贝塔儿一定要穿得最好!吃得最好!

好吧,要说红赤现在的软肋是什么,非贝塔儿莫属。云火虽然很郁闷他没有时间亲自去给他的宝贝打猎,不过等到忙完了房子,他会去的。他要让他的伴侣和孩子过上最最好的生活。“杀气腾腾”的红赤就这么被云火给“忽悠”了。贝塔儿还是小婴儿,在整个白月期间他最多只能喝肉汤,吃点肉泥什么的,着实吃不到太多食物。不过为了让红赤承担起他的责任,云火不得不出此下策。咳咳,云火是不会承认他压根就是见不得红赤每天陪着贝塔儿而他这个亲阿爹却不行,所以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把红赤“骗”出去。

孩子们在隔壁奇罗他们的山洞看动画片。刚喝完奶的三个小儿子睡着了。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躺着的云霄揉着两只小野兽毛茸茸的小肚子也有点困了。天开始凉了,距离洞口的位置点着一对火堆,山洞里很暖和。云火也没撤走那两道栅栏,一是挡风,二是红赤这个家伙晚上坚持要睡在距离贝塔儿最近的地方,也必须得有这么一道遮挡的栅栏。

亚立瑞和格阿兹睡得咕噜咕噜的。与他们的阿爹不同,身体赤红的他们不仅不会被当成恶灵驱逐,反而受到了部落里老老小小的喜欢。两个小兽人不存在满月一说,中午的时候哥哥们都会把他们抱出去晒太阳。每次一出去,都会有许多人过来抱他们。就连那些留守的白羽兽人们都会抱抱这两个小家伙。当然,大家最想抱的还是贝塔儿。不过目前除了部落的雌性和贝塔儿的直系亲属外,其他人还无缘得见。

揉着揉着,云霄的手不动了,他也睡着了。瓦拉和吉桑过来时,看到云霄和孩子们都在睡,两人就轻声出去了。阿爸不揉了,格阿兹在睡梦中往阿爸那边钻,钻呀钻的,他钻到了阿爸的胸口处,紧紧贴着阿爸,不动了。云霄下意识地抱住格阿兹,温暖的被窝里,云霄似乎听到了父亲的呼唤:“云霄!云霄!”

******

未来星联合王国近一段时间不管是媒体还是普通民众都在密切关注着一件有关中性人的事情。在国际法对中性人做出了更加明确和细致的保护的今天,中性人的地位早已毋庸置疑。在人类的数量急剧减少,女性生育率愈加困难的当前,生育力极佳的中性人是整个人类能继续繁衍下去的关键所在,所以任何伤害中性人的人与事都是非常非常恶劣的。

现在不是中性人的存在刚刚被曝出的时期。一旦伤害中性人的事件被曝光,一定会引起社会和民众的强烈反应。而上个月曝出的一则伤害中性人的事件可以算得上是三百年内最为严重的一件事了。一位根本就是喜欢女性的纯男性为了逃避来自家族的压力以及某种虚荣心,追求到一位中性人为伴侣,结果这个男人却劈腿,私下与女人幽会。他的伴侣发现他对婚姻的不忠后跳河自尽,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在这位名叫赵云霄的中性人落水之后,救援人员还单纯的认为只是一起意外事故。不久之后,这位中性人曾入住的酒店中曝出他在入住期间表现异常,并且与一位男子见过面。紧接着,这位中性人的父亲以及一位叔叔从C区赶到T区他出事的地方,证实在他出事之前曾给这位叔叔打过电话,告诉对方他的丈夫,那位同样出现在酒店的男人有了外遇,对方到这里给他外遇的女人过生日,被当场抓包。

之后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这位名叫林明远的出轨的丈夫的底细被全部扒了出来,包括那位明知对方结婚却介入人家家庭的女人。在现在这个高度文明的社会,出轨、劈腿等事早就不算新鲜了。只是与之相反或者相矛盾的是,在对待中性人的问题上不管是未来星的联合国家还是地球老家上的各国家的大本营都非常的保守。在中性人的教育与培养,以及中性人的婚姻、工作等,都非常的保守。

比如,女人可以穿着三点式上街,不会有人管你,但中性人最多只能露出胳膊和小腿。女人可以和一群纯男性去吃饭,去唱歌,去派对,中性人必须要有家人在身边才可以这样。这不仅是因为中性人的数量太少,也因为中性人的性格偏内向,容易受到惊吓。同时,色狼太多,必须要全方面防范。

而在婚姻中,中性人可以提出离婚,不管理由是什么都会被准许。但另一方就不可以。如果你娶了中性人,之后又要求离婚,那你就会丧失结婚的资格,婚警司会把你拉入黑名单,而且连和女人结婚的资格也没有,这个污点会伴随你一身。如果你是生性放浪、品行不佳,或者是一位花花公子,婚警司根本就不会允许你与中性人结婚。婚警司是为了保护中性人的婚姻而存在的,只为中性人服务。与中性人结婚就必须承担严苛的责任与义务。由此可见整个社会对中性人保护到了什么程度。也因此,有中性人因为不堪忍受丈夫的背叛而自杀这件事瞬间在未来星全星引起了轩然大波,并且迅速席卷到了人类的老家——地球。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