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河清海晏—脑袋开花

河清海晏—脑袋开花

文案:

那么多年,喜好可以变,发型可以变,但是唯一不变的是,我爱你。

就像是一把看上去就很好吃的糖果,自己从来没有尝过,就会一直把糖果记在心里,想着有朝一日我也可以捧着那样一把向周围的人炫耀,可是终于有一天吃到了一颗,却发现怎么也舍不得炫耀,只想把它藏在最隐蔽的地方。

所以,我只想把你藏在最秘密的地方,别人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林瑞安被林清晏从警察局里解放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步行街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林瑞安默默地跟在他哥身后,不说话,他哥前两天刚从国外回来,兄弟俩大概三年没见,林瑞安从小谁都不给好脸色就爱黏着他,就跟个尾巴似的跟在林清晏后面,林清晏那时也对他好,怎么个好法呢林瑞安也说不出来,大概是家里的保姆阿姨说的“大少爷啊性子冷就对小少爷好。”但是在林瑞安的记忆里林清晏从来都不是温柔大度的兄长,而林瑞安也从不介意,他估计天生就是找罪受的命,谁越不理他,他越爱缠着谁。林清晏上辈子肯定是被他刨了坟所以这辈子自己上赶着要腻着他。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主角:林清晏,林瑞安 ┃ 配角:苏铭

第1章

林瑞安被林清晏从警察局里解放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步行街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林瑞安默默地跟在他哥身后,不说话,他哥前两天刚从国外回来,兄弟俩大概三年没见,林瑞安从小谁都不给好脸色就爱黏着他,就跟个尾巴似的跟在林清晏后面,林清晏那时也对他好,怎么个好法呢林瑞安也说不出来,大概是家里的保姆阿姨说的“大少爷啊性子冷就对小少爷好。”但是在林瑞安的记忆里林清晏从来都不是温柔大度的兄长,而林瑞安也从不介意,他估计天生就是找罪受的命,谁越不理他,他越爱缠着谁。林清晏上辈子肯定是被他刨了坟所以这辈子自己上赶着要腻着他。

林瑞安盯着前面那人的背影,人高,跟模特似的,穿着西装,走路起来天生就是带着一股子书香门第长大的气息。哪像林瑞安跟个野人一样,他妈每天就念叨“一个肚子里长得怎么就差那么多呢?”然后林瑞安就会回一句:“那肯定是种子有问题。”然后被林父的报纸砸得劈头盖脸。直骂“家门不幸”。林瑞安正看得入迷了,连林清晏停下脚步回头了也刹不住眼。

林清晏嘴角勾起点弧度,看向他,跟三年前的林清晏重合起来,那时林清晏还是大学生,在邻市读书也就礼拜五晚上会回来住两天,林瑞安还在上初中,整一个泼猴,每天和同学在篮球场打球打到七八点才回来,大汗淋漓地,一进家门就扯着嗓子喊“哥我回来了。”然后林清晏就会从书房慢悠悠地走出来,站在二楼往下看,眼神里通常是没什么意味的,但是那人就算是面无表情,也跟画似的。然后那时林瑞安就会傻笑“哥你回来了嘿嘿饿死我了。”

林清晏通常都是不理他的,有时心情好会说一句:“洗个澡去吃饭。”然后就又慢悠悠地回书房了。

“哥。”

“肚子饿不饿?”

两个人同时开口,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然后林瑞安立马接上,“饿死了哥你怎么知道我饿了对了哥你吃饭了吗?”

林清晏没回答。

林瑞安这才发现他们站在一辆黑色的私家车旁边,只见林清晏上了驾驶座,然后林瑞安也默默地坐到了副驾驶座。

林清晏发动车子,他一边看前面的路一边问,“想吃什么?”

“随便。”林瑞安快速地回答,又觉得这两个字太过随便,又说,“都可以,我不挑食的。”好像没好到哪去。

林清晏不知想到了什么笑了声。那个音节在嗓子里轻轻撞击,就跟小猫挠似的。

林瑞安心里毛毛的。林清晏这个人,平时清清冷冷的,那是他正常状态,像今天晚上,林瑞安看到他笑的次数简直是要突破正常值。他可不会傻到以为他哥去了美帝三年性格都变开明外放了。林瑞安默默想,早知道昨天就不去那什么破酒吧了。谁会想到他跟哥们在酒吧里拼酒就去厕所解个尿的功夫都能碰上卖“药”的,碰上也就算了,林瑞安还没掏手就被身后一群“别动,我们是警察”的人给押回了警察局。林瑞安可不敢给他爸知道,他爸知道他去酒吧都要气的发抖更不用说是“嗑yao”了,所以林瑞安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打电话给他哥了,可是他想到自己根本就没他哥的号码,手机存的还是三年前用的,自从他哥前两天回来两人还没正式碰过面,就在林瑞安在墙角炖蘑菇的时候,他哥就来了,迎着夜幕的光辉,警局的日光灯都要被他哥清冷的表情给闪瞎了,林瑞安的头上仿佛升起了一朵蘑菇云,三年后第一次见就是在警察局,林瑞安内心感叹命运弄人命运弄人啊早知道……嘤嘤嘤,可是千金难买早知道啊……林清晏就跟领儿子一样把他领走了。

第2章

林瑞安一脸凝重的表情凝视着窗外,只见林清晏把车停在了一家泰国菜餐厅的门口。

“下车。”

“诶。”林瑞安连忙从悲哀中回过神来,解开安全带,可不知道为什么,林瑞安怎么解也解不开,都想用蛮力了可一想到这是他哥的车子就又开始使巧劲,车内的灯被打开,林瑞安抬头便看见林清晏的五官在暖色的灯光下清晰地跟拍杂志硬照似的,眼睛深邃,鼻梁高挺,嘴唇薄,头发遮住一点额头,只见他五官不断在自己眼前放大,然后就听见啪嗒一声,林瑞安咽了口口水,安全带解开了,林清晏收回手,下车。林瑞安呆呆地坐在里面,幸好灯又关了,他都能感觉到自己整个脸在烧起来,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屮艹芔茻,我为什么要咽口水啊尼玛我又不是花痴!!!!!!

林瑞安下车,魂不守舍地跟在林清晏后面,直到进了餐厅,落座,点单,服务员拿着菜单要走的时候,林瑞安又叫住了他:“那个xx菜里面是加辣的吗还有里面有香菜吗有葱吗?”服务员说:“有香菜但是没有加辣也没有葱。”

“不要放香菜。”

“好的。”

服务员走了,林瑞安才抱怨似地说:“哥你都不问清楚,万一里面放了香菜和葱你又嫌弃人家的菜了。的亏我机智啊还记得你的喜好。是不是很感动啊~”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帮你瞒着爸妈。”林清晏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切~反正老爸现在忙得很管不上我,再说了哥你肯定舍不得我被老爸骂的是嘛。”

“不是。”

“……”

吃完饭,林清晏接了个电话,大概又要去忙了,所以林瑞安是自己打车回学校的,他的大学在本市,是一所重点,林瑞安虽然平时浑浑噩噩的,关键时刻还是有那么点用的,也不凭父母什么的,林小公子在权利和钱方面是看得挺淡的。所以出手大方为人又仗义的林公子自然狐朋狗友一堆,里面自然有二代,也有普通人家出生的孩子,大家玩得来就好,没必要这么刨根问底的。

林瑞安回了宿舍,宿舍里三个人都在,一个在聊电话,另外两个在玩电脑。

看见林瑞安回来了也都打了声招呼。林瑞安给苏铭打了个电话,就是昨天一起鬼混的二代,他们两家倒是旧相识,有生意上的往来。

电话响了三声就被接起来了。

那边传来个懒洋洋的声音:“喂,林公子啊。”

“你tm居然扔下小爷就溜了呵呵小爷在看守所装了一晚上蘑菇。”

“诶诶,你这话说的,我是那种人嘛,你今儿个是被晏哥弄出来的吧……”

“是你叫我哥来的?”

“可不是嘛,第一时间就打电话了。”声音特欠扁。

“你怎么有我哥的号码?我哥才回来没几天……”林瑞安觉得奇怪。

“额……这不是——”那边犹豫了。

“是什么?”

“不是什么啊——你哥回来那天真好是公司一个活动,然后我刚好在,碰见了就交换了下联系方式。毕竟三年没见了,晏哥还是一样的帅卧槽,虽然他还是那么地迷人但是我绝对没有背叛组织坚定不吃窝边草不吃回头草的路线不动摇!!”苏铭发誓。

“……”

“小林子,这都三年过去了,虽然你哥,是吧,就跟股票似的,更加抢手了,但是你不会还在……那个啥吧。”

林瑞安无所谓地说:“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好了,没事不和你瞎bb了。”

苏铭跟着他爸混了那么多饭局,看人脸色这种事干的比谁都顺溜,也就到此为止了,反倒是想起了昨天的一件事,“对了,还记得昨天和我们一起的那个美女么?问我要你联系方式呢。”

林瑞安仔细回想了下,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什么人脸都记不清了,索性就不想了。

“就是一女的,看起来挺纯的,同校的,叫什么——”

“没兴趣,我又不是你。”林瑞安冷淡地回绝了。

“兄弟我这是为你的幸福着想呢,算了,说多了惹人嫌,你林小公子眼光高,哼哼~”阴阳怪气地挂了电话。

林瑞安也不恼。反正已经习惯了这种说话模式。

习惯是什么?

一个人跟你在一起十几年,只是突然缺席了三年,再回来。

——就像是原本缺了一块的拼图被填满。

第3章

林瑞安早上起来去晨跑被冻得一哆嗦,一回来就钻到被子里继续补眠。今天早上没课,但是大学变态的是每天要晨跑刷卡,寝室里几个人还睡得香,不是他们没跑,是早在刚开学他们就跑完了,而林瑞安嫌刚开学那段时间太热就没跑,拖到了现在。其实林瑞安以前还是很喜欢大热天去外面打篮球各种鬼混一身汗,他觉得这样子才有男人气概,但是不知什么时候起,就开始会注意要每天洗澡,每天换衣服,保持整洁,因为那个人喜欢。那个人有洁癖,所以总是一副干干净净的样子,连总是穿的白衬衫都仿佛是沾不上尘埃的那种白,袖子挽起来,露出一段修长的手臂,扣子会解开一个,脖子像瓷器一样透着润泽的光。偶尔他会在林瑞安放学的时候接他回家,就是林瑞安上初中的时候,林清晏如果从学校回来还早的话就会去接他,尽管没有几次,但林瑞安都记得很清楚。夏天的时候,那个人短袖牛仔裤,站在树荫下,热流涌动的黄昏里,汗味,机油味,植物的清香,阳光的气味,各种混合在一起。林瑞安总是能在一片面目各异的人中第一眼找到他。然后跑过去。因为知道他不喜欢汗味,所以最后一节体育课打完篮球总是会换一件衣服。当时还被苏铭嘲笑“做作”,可是,那人在人群中等那么久,忍受着讨厌的一切。就是为了等他。想想就觉得心脏仿佛放在了云层上。

傍晚上完课回来的时候天色暗的很厉害了,风吹过来凉飕飕的,身边走过的两个女生在说今晚要降温了。林瑞安抬头看了看天空,拿起手机,点开屏幕,解锁之后,屏幕上是圣诞树的背景,圣诞树下坐着两个男生,靠在一起,一个微微笑,另外一个做着夸张的鬼脸。

林瑞安看了半晌。还是拨出了那个号码。从苏铭地方要来的。

真是可笑,弟弟连问哥哥的号码都开不了口。

“喂……”林瑞安只说了一个字便说不下去了。

倒是那人先开口。

“有什么事?”声音一贯的冷淡。

“恩,没事,就是……提醒你,今晚要降温了,你,记得多穿点衣服什么的。恩,就是这样,你忙吧,我挂了。”林瑞安一句话说的磕磕绊绊,不等那边回答就挂了电话。想想就觉得自己好挫,那人又不是自己,怎么会照顾不好自己,再说,他还有女朋友有秘书多的是人去关心他。

诶。

林瑞安默默叹气。

手心的手机开始震动,来电显示上面是林清晏。

林瑞安接起。

“恩。我知道了。对了,这礼拜五我来接你,你几点下课?”

“啊,三点半,你估计还在公司忙吧,我自己回家好了。”林瑞安小心地说道。

“……我让司机来接你,爸妈去澳大利亚看爷爷奶奶了,一个星期再回来,林嫂正好有事,所以这段时间你跟我住。”

“啊……这……”林瑞安只剩下单音节的字能说得出口了。

“有什么问题?”那人语气很好很合作地问。

“没……”

“那挂了。”

“再见~”狗腿地道别。林瑞安想扇自己两巴掌。

林瑞安开始担忧起他一个礼拜要怎么过了,要不说住学校吧,可是学校坑爹地有秋假,就是这个礼拜六开始到下个礼拜,宿舍的人都回去了只剩自己一个,要不说住苏铭家,还是算了,私生活混乱的人还是不要靠的太近。

呆立了一会,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一张讨人嫌的脸就冒出来了。

“哟~碰上什么喜事,瞧这嘴咧的,分享分享……”苏铭把手臂搁到了林瑞安的肩膀上,哥俩好地往外面走。

“有吗?”林瑞安摸摸自己的脸。

“是不是美女有约啊?”苏铭贱贱的说。

“我内心明明是很沉重的。”

“……”

“大概是强颜欢笑吧。”林瑞安自我安慰道。

“你当我瞎啊~”

“闭嘴。”

第4章

林公子一下课就回了寝室,蹬蹬蹬跑进去又跑出来,拾掇了几件换洗衣服扔到行李箱里,想了想,又把压在被子下面的一件衬衫装了进去。

司机的车停在校门口,林瑞安根据车牌号找了过去,司机站在车旁看见自己就招手打招呼:“小少爷,我来拿。”说着接过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

林瑞安坐到车上,果然只有司机一个人。他在期待什么呢。

在路上的时候,林瑞安问:“我哥他还在忙啊?”

司机回答:“大少爷下午有个会要开到五点,晚上七点要去谈合同。”

“哦。”果然很忙。

司机不多话,林瑞安也不去打扰开车的人。开了半个小时,车子开进了一处公寓区,然后进了小区又转了几个弯,停在了楼下,司机下车,想要帮林瑞安把行李箱拎上去,林瑞安连忙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司机也不坚持了。

于是林瑞安目送着司机先生又开车走了。

他拉着行李箱进了门,林清晏在短信里发了密码锁,六个数字很好记,

“叮”一声,门开了。

扑面而来的是屋子整洁的气息。色调沉静,装修地典雅又休闲。林瑞安不知道怎么形容。毕竟他语文从来都是用“呵呵”两个字概括。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书房,客房,卧室,他当然不敢去乱动林清晏的东西,所以仅仅是看了眼,就去客房里了。床单是海蓝色的,被子又轻又软,林瑞安想要在上面打滚,又想到林清晏有洁癖,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只有洗过澡换上睡衣才肯让林瑞安爬到他床上去。所以林瑞安现在条件反射地觉得自己身上是带了多么多多么多的细菌,于是立马离床三尺远。因为知道林清晏晚上不回来吃饭,但是他又懒得出去,就在网上叫了外卖。想了想,还是多叫一份吧。点了那人喜欢吃的排骨和鲫鱼,外卖一个小时就到了,林瑞安解决完自己的那份,味道还不错,就把剩下的放进了冰箱。然后立马打开窗,十三楼的风很大,鼓鼓的吹,没一会客厅里外卖的气味就消干净了。林瑞安站在落地窗旁边俯视了会风景,视野开阔,可以看见下面的灯火辉煌和跨河大桥,不错。林清晏的眼光还是一样地好。

林清晏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林瑞安还没睡,洗完澡正在房间里玩手机游戏,他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就放下手机跑出房间,于是穿着睡衣睡裤的林瑞安和一身正装的林清晏在客厅里相遇了。

“哥,你回来了呀。”林瑞安笑眯眯地打招呼。

“恩。”林清晏脱下外套扔在了沙发上,又扯松了领带,去冰箱里拿水喝。

“你行李带了吗?”

“带了。”林瑞安看他慢悠悠地喝了两口冰水忍不住提醒道:“你不要喝冰水,厨房里有凉白开,你胃不好来着……”所以不能吃辣的不能喝冰。

“没事。你回房间去吧,我还要处理一些文件。”林清晏放下水,转身去了厨房,林瑞安没有动,等林清晏出来的时候,手里换了杯常温的水。

“对了,你吃晚饭了吗?我点了外卖要不要帮你热一下?”

“吃了,谢谢,你早点睡吧。”林清晏微笑。这下真的进书房了,还关上了门。

“哦,那你也,早点休息。”林瑞安在原地站了一会,心里带着连自己都察觉出来的失落,虽然那人对自己以前就没有多亲热,但是现在,明明笑着,明明站在你面前,但是就散发着“我不想看见你,我不想和你说话”的气息。

第二天林瑞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了,他一个挺身从床上爬起,开门,客厅里充满了人走茶凉的悲凉气息。

林瑞安下意识地走到餐桌旁边,以前林清晏去上学留林瑞安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就会把今天他吃的用的都写在纸条上,林瑞安每次都把哥哥写的纸条都收起来放在盒子里,现在那个盒子还收着。餐桌上面留着一张纸,林瑞安拿起来:

今天不要吃外卖了,有钟点工会来做饭,要吃什么和她说。晚上不回来吃饭。

林瑞安看着纸上熟悉的字迹,忍不住那手指摩挲过去。

打开冰箱,昨天的外卖已经不在了,肯定被林清晏给扔了。林瑞安撇嘴,早知道自己吃了,他拿了一瓶牛奶和几片面包就当早饭了。填饱肚子之后林瑞安把那张纸夹到了笔记本里,然后放进背包,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窝着玩平板,快中午的时候果然有个小姑娘来了,年龄跟他差不多的模样,听口音是不是本地人,她问林瑞安要吃什么。林瑞安觉得自己一个人也没必要麻烦人家做很多菜,就说想吃海鲜面。那姑娘就说好嘞,然后出去买食材,买了一些虾和贝壳类的海鲜就去厨房做了。

林瑞安觉得自己一个人吃饭很尴尬,那个小姑娘已经开始打扫起客厅来了,他问:“你要不要也吃点啊?”

“先生,不用了,我来的时候就吃过了。”小姑娘边拖地板边抬头大声回应他。

林瑞安也就自己默默地吃了。

“对了,你晚上不用来了。”

“诶?为什么?”小姑娘一脸惊吓。

“你做的面很好吃。”林瑞安安慰她,“我晚上要出去,不在家,所以你不用来了。”

“噢,好的。”

那姑娘把客厅厨房都打扫了一遍,又问道书房卧室要不要收拾。

“你以前收拾吗?”

“这是我第一次来,先生。”小姑娘诚恳地回答。

“噢,那就不用了。”林瑞安想林清晏绝壁很讨厌别人动他的东西。

“好的,那先生你给我这里点个评价呗。”那姑娘从怀里拿出一个黑色跟手机差不多大的机器,上面有“好评”“一般”“差评”三个选项。

林瑞安点了个“好评”,心想什么时候国内家政业也走高端路线了。又想到说“诶,那你不是可以自己点好评嘛,你老板又不知道。”

那小姑娘一脸严肃:“我可是要诚信做人,虽然只是个简单的工作,但我也想要踏踏实实地做好。”

林瑞安摸摸鼻子,笑,“得,就你这工作态度下次还找你。”

送走那小姑娘之后,林瑞安去倒了一大杯水喝,啧,太咸了。

第5章

这两天林清晏都是很早就回来了,两个人吃完饭就各自回房间,根本没有什么交流,林瑞安很想问你这些年在国外生活的怎么样或是今天上班有没有遇到什么高兴或不高兴的事,可是看着那人淡定地一口一口吃饭就根本张不开嘴。

林清晏出国前也是不会下厨的人,可是如今却可以做出一桌简单又美味的菜来。林瑞安以前是一分钟闭不了嘴的人,现在却可以沉默地一句话不讲。因为根本找不到开口的契机。

林瑞安在房间浏览网页的时候邮箱收到了父母传来的文件。

林父林母在网上传了几张照片给林瑞安,都是澳大利亚的风景,天空辽远空旷,公路也是平坦广阔,极少看见人影,他们俩人在爷爷奶奶的花园里种花,沿海骑自行车,笑得一身轻松。林瑞安兴冲冲地拿着ipad去给林清晏看,一时激动就忘记敲门了,就跟以前一样直接开门进去,一边还说:“哥,你看,爸妈传来的照片——”

那边林清晏正在打电话,见他大大咧咧的进来,手中正握着黑笔,于是就竖到了嘴前,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林瑞安立马噤声,一下子反应过来,心里骂自己傻缺,林清晏指指书房里的一把小藤椅,让他在那里坐一会。于是林瑞安安静地走过去,坐下,等他打完电话。

林清晏打电话的时候,手里如果拿着笔就会在纸上戳几下,又停住,再戳几下。就跟他以前上学时候的习惯一样。在林瑞安很小的时候,大概五六岁吧,那个时候爸爸妈妈很忙,家里就只有保姆和哥哥,自己不喜欢保姆,就总是跟在哥哥身边,哥哥走到哪里自己就到哪里,因为潜意识里很怕哥哥也像爸爸妈妈那样醒来就不见了,那个时候林清晏上初中,每天在房间里写作业的时候,林瑞安就会坐在哥哥的脚边安静地玩玩具,等到哥哥作业写完,他每次都会抱一抱自己,然后给自己去泡奶粉。林瑞安直到小学三年级之前洗澡都是林清晏帮忙的。一开始林瑞安是自己睡的,自从有一次半夜醒来,睁开眼就是黑漆漆的房间,不敢开灯,更不敢哭,怕吵醒哥哥,哥哥明天还要上课,所以不能吵醒他。抱着这样的想法,林瑞安只能缩在被子里掉眼泪。渐渐地一个人睡觉对林瑞安来说成了条件反射的阴影。又有一次半夜醒来,他实在害怕的不行,就拖着被子走到林清晏的房间门口,走廊里的壁灯开着,昏黄昏黄的,林瑞安就蜷缩在林清晏的房间门口,一边默念哥哥一边睡着了。第二天是被起来做早饭的林嫂发现。林嫂简直吓坏了。连忙叫醒他小少爷啊你这是在干什么啊怎么睡在地上了。林瑞安迷迷糊糊地睁着眼,然后房门开了,视线里出现了哥哥的腿,往上,是好看的脸。几天几夜的恐惧就突然全部涌了上来,一边哭一边去抱林清晏的腿。

被抱进怀里,脸碰到了肩膀。

手抓住了衣领。

熟悉的气味涌进鼻腔。

这一抱就是一个早晨,林瑞安被哄睡了还抓着林清晏的衣领。林清晏没办法,只能先跟班主任请假了。于是担惊受怕了一夜的林瑞安终于睡了个好觉,一觉醒来就是下午了,他发现自己躺在哥哥的床上,身上还盖着哥哥的衬衫,满屋子都是哥哥的味道。

然后从那天起,林瑞安就跟着林清晏睡了,林瑞安睡相很好,这大概是没被林清晏赶下去的原因之一。林清晏上学早,林瑞安要晚一点,但每次林清晏起床了,林瑞安也跟着爬下床,一起刷牙洗脸,吃早饭,林清晏出门的时候林瑞安也会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帮哥哥开门,然后跟哥哥说再见。

林清晏挂了电话。

“爸妈传给我了。”意思是林瑞安拿来的照片他已经看过了,林瑞安想想也是,爸妈怎么可能只给自己发照片。于是就呵呵地笑笑。

就像石子投入大海。

书房里一下子就安静极了。

林瑞安抱着平板,视线凝固在脚下。

“瑞瑞,你不用这么怕我。”那人缓缓开口,声音平淡无波,只是带了点烟雾般的叹气声。“我是你哥,这个事实,已经成了一辈子也改不了的事实。”

林瑞安眼皮抖了抖。

“对不起。”小声又怯懦的道歉。

耳边听到那人的轻笑声,心里仿佛被钟鼓敲击过那般细密颤抖着。

“如果你一定要这么说,那么——我接受。”

那人继续说,“我永远是你哥哥。”

林瑞安从书房出来,一口气回到房间,关上门,腿软的靠在门上,连走到床边的力气都没有了。

真是——自作自受啊。男生忍不住坐到了地上,腿缩起来,头埋在手臂里,脸上的湿润越发的严重,偶尔有一丝哽咽声泄露出来却马上被压抑下去,像是要闷死自己那般。脑海里走马观花的场景里浮现出的却是刚刚关门前那人冷淡疏离的脸。可是,为什么明明一直以来自以为纠结的问题被解开之后心里却还是那么沉重,一点,一点都没有好受的迹象,反而像是被那句话拖入了黑暗的深渊之中,唇齿之间那三个字对自己来说替换成了更具有象征意义而不可磨灭的两个字,带着叛逆禁忌的美感仿佛亲手打碎了罩着玫瑰花的玻璃罩。

“哥……哥。”

记忆里林清晏是什么样的呢?冷漠,疏远,都不是那人在心里留下的影子。更多时候是记得他微微笑地看着自己,嘴边会有一点弧度,那就表示他心情很好,懒散的时候眯起眼来,思考问题的时候会用手指在敲击桌面,拿着笔会不由自主地去转,吃饭的时候细嚼慢咽,喝茶的时候眼睫毛会细微颤动,说话的时候看着你的眼睛,专注又温柔。然而慢慢的,那张脸被染上了细密的汗水,眼底划过情yu的痕迹,林瑞安忍不住伸出手擦去他额边的汗迹,被那人抓住手,放到嘴边,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亲吻,林瑞安觉得自己快要融化在他的怀里。可是肢体交缠的快感又让他鲜明地体会到那人的存在,简直不想醒来。

一瞬间的失重感,让林瑞安睁开了眼睛。目光所及的是空荡荡的床,没有拉起的窗帘,透进来的白光,手下冰冷的地板,以及,靠在门板上睡过去的自己。

原来,天亮了呢。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