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赖上狐狸王爷之一不小心压倒你(穿越)下—我姓梁我心野

赖上狐狸王爷之一不小心压倒你(穿越)下—我姓梁我心野

时间: 2014-01-22 12:41:50

第266章:柳暗花明3

三人走了进来,打乱了原本的计划,白衣飘飘,西门白玉轻笑了一下,对着侍卫道,“出去。”

本还压着太医的侍卫听到西门白玉说的这句话,迟疑了一会,听从西门白玉的话,放开了太医,往外面走去。

“你们这群废物,回来!”

西门栋宁怒了,可是他话说出来后,那些侍卫根本就没有听他的话,而是丝毫都不回头的向外面走去。

“皇兄,你就不要为难太医他们了,他们一个个都认真的在给父皇治病,你居然还要他们的性命。”

望了一眼跪在地上还微微的颤抖着的太医,西门白玉缓缓说道,“难道真的如我所说般,皇兄你是在害怕什么?”

用力的甩了下自己的衣袖西门栋宁瞪了一眼西门白玉,说道,“我好好的,犯得着掩饰什么,那是他们实在是一群废物,皇宫养他们,居然连一个小小的病都治不好,这么多天了,他们还连病因都找不出来,你说,他们是不是废物啊?我这是为父皇他心疼,瞧瞧他平时都是如何待这群人的,关键时候却什么都不管用。”

说着,说着,西门栋宁的声音哽咽了起来,望着躺在床上的西门庆满是心疼,似乎真的很伤心般。

“原来是这样啊,是我误会了皇兄了。”西门白玉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太医也不是万能的,谁知道父皇这病因是什么,来的这么诡异,想怕太医也是无计可施的,所以,我不惜重金请来了”

西门白玉指着身后的人说道。

医仙!

帝殇公子!

一听到银发男子就是帝殇的时候,跪在地上的太医,还有蓝御医明显的松了口气,医仙——帝殇公子,谁人不知?

他的医术之厉害,无人能够相比,受了多重的伤,只要你还有一口气,他就能救的回来,甚至于就算是死了,他也能够起死回生。一身的医术,根本就是天下无敌。

只是他们虽早有耳闻,却不曾真正的见过帝殇公子。

而且帝殇公子他行医救人,全看心情,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算是皇上求他看病,他也可以置之不理,如此的任性,却没有人敢得罪他。

只是,没想到,西门白玉居然请来了帝殇公子,那皇上的病肯定就会没事了,他们也可以没事了。

如同看到救星般太医兴奋的望着西门白玉,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当然,还偷偷的望着他身后的帝殇公子。

“医仙”西门栋宁喃喃道,脸上闪过一丝的慌乱,很快的就被掩饰掉了,“皇弟,你这该不会是随便找个人来冒充帝殇公子的吧。”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帝殇公子根本就不卖任何人都账,他,西门白玉怎么可能会请来帝殇。

“是不是,你很快就知道了。”斜视了一眼西门栋宁,西门白玉轻轻的说着,脸上还带着讽刺的笑意。

“你,哼,我看到时候治不好父皇的病,我看你还拿什么这么神气。”再次的摆了一下衣袖,西门栋宁冷哼道,瞪了一眼西门白玉,就往外面走去。

第267章:柳暗花明4

“到时皇兄可不要后悔哦。”

身上传出来的话,让西门栋宁顿了一下,随即,再次的冷哼了一声,脸上却是满满的杀意,“西门白玉,我看你得意到什么时候,我不会放过你的。”

如此想着,脸上的杀意更加深了,随后,像想到了什么一般,右边的嘴角向前勾起了三十度,露出了一个冷笑,眼眸里的杀意也被狠毒所代替。

——

“三皇子,这真的是帝殇公子吗?”

两兄弟之间的争吵并没有落在再次的人的眼中,他们眼里的都是帝殇公子,想着的都是自己能够脱险了,大难不死,这都是因为三皇子,救看他们,不然他们这条老命都被太子处死了。

西门白玉点了点头,“让你们受惊了,这位的确就是帝殇公子。”

随即,望着在一旁的蓝御医道,“蓝御医,你先留下来,其他人都退下吧。”

此话,一出,个个都遵命走了出去,只是,还偷偷时不时的回头打量着帝殇公子,那可是他们心目中的偶像,身为医者那个人没有听说过帝殇公子的大名,本以为是此生都不会看见的传奇,现在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怎么能不惊喜,怎么能不多看看?

甚至于他们恨不得这走出门外的路能在长点,再长点,那样,他们就能够多看几眼帝殇公子了,可是,一眨眼间就走了出去了,叹息着却没有一丝的遗憾,刚才的心惊胆战,此刻也被满满的喜悦所代替着。

嗷嗷嗷!能够看见他们的偶像,此生,值了!

偶像真年轻!偶像真好看!偶像真帅气!

一会,原本很多人的寝宫里,就只剩下了五个人,除却躺在床上的西门庆,就只有蓝御医,西门白玉,帝殇,还有那个黑衣的男子。

“太子。”蓝御医疑惑的叫道,脑海中满是疑惑,不知道太子留下自己干嘛,有帝殇公子在,皇上的病会没事的。

只是,皱了下眉头,望向他身后的那个黑衣男子,那不是前些天,绑架自己去王府救一个小姑娘的那个小伙子吗,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蓝御医,您先起来吧。”西门白玉说道,他是唯一一个在自己不是太子的时候,还尊称自己为太子的人一如之前的恭敬。

等到蓝御医站了起来的时候,他才问道“父皇的情况怎么样了。”

蓝御医皱了下眉头,叹了口气说道,“太子,皇上的情况我们也不知道,看上去像病,却又不是病,像毒却又查不出他有中毒的迹象。”

再次深深的叹了口气,蓝御医自责道,“枉我学医数十载,对于皇上的病居然一点头绪也没有。”

“蓝御医,你不用自责,父皇的病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说着眼眸也晦暗下来,望着躺在床上的西门庆说道。

前些天看见他还是满脸的精神,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的不适,突然的就病倒了,还一直昏迷不醒着,这其中,又如何没有阴谋?

充满了一个又一个的阴谋诡计罢了。

第268章:柳暗花明5

蓝御医重重的叹了口气,对于皇上的病,他也是有了怀疑,不然怎么可能病的这么蹊跷,只是不知道是真病,还是人为,若是人为的话,哎。

“帝殇公子,您一定有办法可以救皇上的是不是?”望见一旁淡定站着的帝殇,蓝御医连忙开口说道。

帝殇眼眸微暗了下,与西门白玉交换了一个眼神,才说道,“办法我有。”

说着,拿出一个青花瓷的小瓶,递给了蓝御医道,“你把这个给他复下。”说完,不再解释什么,往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那姿态,是有多妖孽就多妖孽。

“慕风,守着。”简单的一句话再次冒了出来,只见站在西门白玉身后的慕风走到了门后面,以防有人来偷窥。

蓝御医拿过瓶子,激动的一直盯着这个瓶子,想要知道它的功效,可是,望了一眼悠闲坐着的帝殇公子,男子优雅的坐在椅子上,手轻轻的拿着茶杯有一口没一口的轻抿着,脸上依旧那么的淡定,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仿佛世界独此一人般宁静,容不得谁去打扰。

缩了下脖子,他还没有那个胆子去冒犯帝殇公子,看见西门白玉也没说什么后,颤抖着走到了西门庆的旁边,打开瓶子,倒出了里面的东西,那是一颗金黄色的丹药,阵阵的药香味扑鼻而来,只一闻,全身并觉得轻松多了。

奈何蓝御医观察了一会,还是不知道这是什么丹药,皱了下眉头,随即,又松展了开来,没有犹豫的喂西门庆吃了下去。

刚吃下来,并没有什么效果,站在一旁,蓝御医忐忑不安的望着西门庆,他并宁愿怀疑帝殇公子,只是却在不安着,怕就连帝殇公子也治不了皇上的病。

显然,他担心是多余的。

“咳咳。”原本躺在床上气息游丝般虚弱的人,轻咳了几声,睁开了眼睛。

蓝御医的心灵一阵惊喜,连忙跪了下来说道,“皇上,您醒了。”

听到声音,本还意识有点模糊的西门庆完全清醒了,皱了下眉头,望着跪在地上的蓝御医,满腔的疑惑,“朕这是怎么了?”

刚清醒的他,身体还很虚弱,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就是睡了一觉醒来,为什么感觉身子很虚弱,而且蓝御医他为什么跪在地上。

想着,往外面望去,看见站在一旁的西门白玉的时候,楞了一下,“皇儿,你怎么在这里?”,随即,看见他身后独无旁人般坐在椅子上的帝殇,心里丝丝怒气冒了出来,这人是谁,好生大的胆子,看见寡人居然若无其事般。

“父皇,你病了。”西门白玉看了一眼西门庆,轻轻的说道。

“我病了,怎么可能?”惊讶大过于愤怒,即使是怒于那个男人的无视,也没有这刻的惊讶大。

“皇上,是啊,您生病了,已经昏迷四天不醒了,我们都束手无策,幸好太子,请来帝殇公子,这才让您清醒了过来。”一旁的蓝御医连忙解释道。

第269章:柳暗花明,6

听完蓝御医的话,西门庆才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

“朕并没有感觉自己的身体有如何的不适,为什么会昏迷,还危及性命?”

接受了事实后,西门庆再次的疑问,只是,在场的几人都沉默了,并没有说话就算知道,这货也不该由他们来说。

西门庆再次的叹了口气,望向一旁的西门白玉道,“皇儿,你是怎么请的来帝殇公子的?”身为一国皇帝的他不可能不知道帝殇公子,只是,那个人,即使是他自己去请的话,也不会看在他的面子上前来。

“他恰巧心情好”扫过一眼帝殇,他淡淡的说了一句。

西门庆点了点头,似乎也接受了西门白玉的说话。

“不知道帝殇公子可知道我这是什么病?”随即,想起什么般,再次的问道。刚才蓝御医也说他们连自己的病因都不知道,四天,还不知道自己的病因,西门庆并没有怪罪他们,这么多年,他也清楚蓝御医的医术,连他的束手无策的病,只能说,没这么简单。

西门白玉望看一眼帝殇,他放了下茶杯,扫了一眼西门庆说道,“毒情蕊。”

轻轻的两个字,却让他们两个愣住了,惊住了。

“毒情蕊。”

“毒情蕊!”

西门庆与蓝御医异口同声的说道,只是前者是疑惑,后者却是惊讶,和震惊。

“皇上这是中毒了!这毒情花蕊人使用了后就会昏迷不醒,而且气息慢慢的衰弱,到了七天后就会没了气息,而且,这毒情蕊,人服用了,根本就查不出来,它无色无味,难怪,难怪。”

蓝御医几声难怪后却又替皇上担忧了,他不是生病,而是被人下了毒,也就是说,有人想要谋害皇上的性命。

西门庆听到蓝御医的话后,也震惊了,随后,不知道想起什么般,脸色沉了下来,“你们先出去吧,朕累了。”

“是。”

蓝御医叩首走了出去。

西门白玉沉默了一下,才说到,“父皇,皇兄手上有一种丹药,名叫。”

此话刚落躺在床上的西门庆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西门白玉冷笑了一声,走了出去。

帝殇跟在他的身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慕风跟在后面,很快,就回到了王府。

“唉,西门白玉,你回来,了,君邪呢?”

无聊坐着与北伶雪聊着天的夜凡看见西门白玉回来了,立刻问道。

“咳咳,夜凡啊,小君君他有事去忙了。”咳嗽了一下,西门白玉尴尬的说道。

“是吗?”挑了一下眉头,望向他身后的两个人,慕风,和一个白衣似雪,一头银发的狐狸男子,楞了一下,眨巴着眼睛,再望去,明明是那么陌生的样子,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么的熟悉呢?不是因为那狐狸耳朵,而是来自于灵魂的熟悉,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很熟悉的人,可是,他根本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可能的啊,美男他见过一次就会记得的,何况这男子和君邪一样,都是属于妖孽的类型,他怎么可能见过会不记得?

第270章:柳暗花明7

似乎感觉到夜凡的注目,男子眼眸也望了过去,轻轻的笑着。眼光交接在一起,夜凡连忙收起了目光。

转眼,望向男子身后的慕风,他绝对知道君邪在那里。

感受到夜凡的目光,慕风避开了夜凡的目光,望着天空说了一句,“准备下雨了,我要回去收衣服。”

随即,拉过在一旁的西门白玉回去收啊收衣服。

夜凡满脸黑线的抬头望着太阳,阳光毒辣的让人无法直视,万里晴天,哎,我说慕风,你是从那里看出来准备下雨的,再说了,你有衣服可以收吗?还有,还有,你把西门白玉拉走做甚?!!

撇嘴望了一眼男子,夜凡转身就走,哼,不认识的人,他不要和他多说话,又这么的妖孽,被君邪知道了就惨了。

手突然的被拉住了,夜凡错愕的回头望着男子,“你要干嘛?”

脸冷看下来,瞪了一眼男子问道,手想要挣扎出来,却被拉的更加的紧了。

“这么着急去那里。”男子轻笑着,无奈的伸手摸了下夜凡的头发,再顺着头发慢慢的摸脸颊,感觉到他僵了一下,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深了。

“男女授受不亲,不,是男男授受不亲,不要摸我的头。”愤怒的甩开了男子的手,夜凡退后了几步,落荒而逃走了。

看着逃走的身影,男子笑的更欢快了,眼眸里满是柔情的望着夜凡离去的背景,如果他肯回头的话就会发现这眼神是这么的熟悉,可惜啊,某只根本就连回头都不敢啊,仿佛身后的是只饿狼,一回头就会被吃的体无完肤啊~

——

“砰”

里,西门栋宁愤怒的一拳砸在桌子上,瞬间,本来还完好的桌子,立马就破碎开成一片片的了。

“不用这么愤怒。”一旁东龙炎喝着小酒淡淡的说道,没有一丝的愤怒与生气。

“西门白玉,我一定要杀了他!!”再次的砸坏了一张桌子,西门栋宁坐了下来,狰狞的说道,“要不是他,我的计划怎么可能会失败?父皇他也会安然的离去,到时候就是我登上皇位了,可是,他居然请来了帝殇,把父皇他救好了!”

脸上尽是愤怒,还有杀意,一次次的破坏自己计划的西门白玉,他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

“帝殇。”东龙炎再次的重复了这个名字。

“你确定那个人真的是帝殇吗?”

“他说的,而且能够救的醒父皇的就算他不是帝殇,医术也是很厉害的人。现在,在父皇的心中,西门白玉的地位又重了,哼。”

西门栋宁沉默了一下,说道。开始的时候,他以为西门白玉只是顺便找个人来冒充帝殇的,可是,谁知道,父皇居然真的被他救醒了。

“是吗,如果皇上再次的病倒呢?”东龙炎反笑着问道,眼眸里尽是阴谋闪过。

“你是说……?”西门栋宁立刻会意了,看见东龙炎点了点头,他也扯出了一个狰狞的笑意。

西门白玉,若是父皇的病情更加的重了,你又会怎么样?

第271章:柳暗花明8

“这些人还真的是特别的讨厌。”

西门白玉府里的管家小三送走了又一个上门来拜见在家主子的大臣后,忍不住的抱怨道。自从前几天知道主子请来帝殇公子救醒了皇上后,这些人就像苍蝇般,烦人一个又一个的上门来拜访说是来祝贺主子,其实谁不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

那些人很多就是太子那派的,现在知道西门白玉在皇上心里的位置又重了一分后,还加上他认识帝殇公子,所以他们一个个才来投靠主子,还真是堪比苍蝇啊,那里有好吃就飞去那里,拍都拍不走。

正在小三准备回去的时候,看见有一辆属于太子府的马车在府门口停了下来,他楞了一下,疑惑的望着马车,“怎么太子的马车也会来,打的是什么主意。”

冷哼了一声,却见一身白衣的女子走了下来,淡然优雅的模样,那是太子妃——南雪晴。

看见她小三的脸色才好了一点,“不知道太子妃光临我们王府所为何事。”

南雪晴望了一眼小三,回了一个笑意说道,“听闻表哥住在这里,我专门来看看表哥的。”

“你表哥是?”小三疑惑了一下,她表哥谁?怎么在他们的府里。

“君邪。”南雪晴再次的说道,只是眼眸里的兴奋很内心里的喜悦被她很好的掩饰了下去。

“那这边请。”得知南雪晴的表哥是君邪后,他虽是疑惑,却也没有多问,把南雪晴带动了大厅里,请她稍等片刻,便去找君邪,不,是去找夜凡。

安静的坐着,这时,南雪晴的脸上才展露开了笑意,很快就可以看见君邪了。

那天过后,不知道为什么,她原本以为可以压制下的心,却叫肆的更加严重了,那种想要见他的欲望更加的猛烈,止也中不住,所以,她压制不了自己的心,过来见他。

“你就是我夫君的表妹?”

一道声音打破了陷入沉思的南雪晴,她朝声音的方向望去,只看见一个穿着粉红色衣服的可爱女生站在那里,瞪着自己。

“你夫君是谁啊?我可没有那么多表哥。”

冷冷的回道,不知道这那里跑出来的小孩子。

“是啊,我怎么听管家哥哥说你是我夫君的表妹呢。”走近了过来,丫丫睁大双眼打量着南雪晴,一双眼睛丝毫不客气的扫来扫去,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讨厌的女人!

“你夫君,是谁?”女孩的话让南雪晴有些不安了起来,她的夫君难道是?

“君邪。”瞪了一眼南雪晴,丫丫再次的重复道,“我的夫君是君邪,你不是他的表妹吗?”

慌乱自心底蔓延开来,看着丫丫瞪着自己的表情,南雪晴突然的笑了,“君邪是我的表哥,不过,我怎么不知道我的表哥居然有了妻子了。”

是啊,君邪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看的上这个小丫头,明明就像个小孩子一般的人,君邪他,可是,连自己都看不上的,那样高傲,独尊的人。

第272章:柳暗花明9

“哼,是吗?我看是你喜欢我夫君吧,可惜她看不上你呢。”

丫丫不怒反笑的讽刺道,不过,丫丫却真相了,本来随便说的,却戳中了南雪晴的痛处,垂下的眼眸。

“怎么,是不是我说对了……”声音渐渐的小了下来,缩了下脖子,往后退了两步,只因为,南雪晴此刻正瞪着她,一双眼睛里全都是杀意,就像被毒蛇盯上了一般的,让人害怕着。

夜凡进来的时候,恰巧看到这一幕,诧异由心而开,这还是她认识的南雪晴吗?他从来没有看见她这样的表情,和自己印象中的那个她完全不一样,那狠毒的眼神真的会是她发出来的吗?

“呜呜,哥哥,我要去找我夫君。”一旁的丫丫先看见夜凡走了进来,连忙跑到他的身边,抱着他哭着说道,“这个女人好可怕啊,呜呜,我要去找夫君,我们一起去找夫君嘛。”

边说着,眼泪还一直的流下来。

还没凳夜凡反应过来,丫丫伸手擦了下脸上的泪水,嘟着嘴巴,偷偷的回头瞪了一眼南雪晴,拉着夜凡的手就往外面走去。

夜凡回过头来,望了一眼南雪晴,却发现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垂低的脸颊,根本就看不见她此刻的表情,心里的震惊却迟迟不曾散去,她刚才的模样还旋绕在自己的脑海中。

两人走远了,南雪晴才抬起了眼眸,眼中依旧是那次的恨意,手一挥,一旁的椅子随即而破损开来。

——

“哦啦啦,夜凡,刚才那个人真的是夫君的表妹啊?”

等走出了大厅后,丫丫拉着夜凡走了一段的距离后,才松开了他的手,问道。

夜凡点了点头,“是,她是君邪的表妹,也是太子妃。”

“哦,原来真的是夫君的表妹啊,”丫丫点了点头,一副了然的模样,随即,望着夜凡认真道,“她肯定喜欢夫君。”

夜凡无奈的擦了下额头的汗水,对于丫丫的话觉得有点可笑,“你啊,想太多了,他们只是兄妹。”嗯,关系是兄妹,不过在君邪的心中,南雪晴却是一个没关系的陌生人当然,这些,他是不可能对丫丫说的。

“那是,夫君肯定是看不上她了,不过,我是认真的说,那个女人绝对,肯定喜欢我家的夫君!”她是女人,对于南雪晴,她第一眼看见她就知道那个女人也喜欢着自己的夫君,夫君那么优秀,她喜欢夫君也不是不可能的,哼,夫君是她的,谁也被想抢走!

“你这小脑袋在想什么啊,雪晴她已经嫁人了,为人妻,怎么可能喜欢君邪。”对于丫丫的话,夜凡还是不认同,认识她这么久了,自己怎么不知道南雪晴的心情。

“哼,我不和你说了,嫁人了那又怎样嫁人了就代表她喜欢我夫君嘛?嫁人了就代表她喜欢她那个什么太子夫君嘛?”丫丫生气的说道,甩了几下自己的衣裳,转身就走开了。

“夜凡,原来你是个大笨蛋!

再次愤怒的声音传了出来,一会,丫丫的身影就在夜凡的眼前消失了。

第273章:柳暗花明10

风继续的吹着,越来越大,就连一旁的落叶也都被吹起了,夜凡还是浑然不觉,脑海还是围绕着丫丫刚才所说的话,在脑海中绕来绕去,甚至于打成了结,一直不曾散去,良久,夜凡才叹了口气,眼眸微闪了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随后,那站了许久的身影才动了,往大厅的方向走去,刚才他就那样的被丫丫拉了出去,留南雪晴一个人在那里,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走了没有?

回到大厅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南雪晴的身影,愣了一下,往外面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南雪晴的身影,反而看见了在一旁闲着无聊钓鱼的帝殇。

依旧白衣似雪,一头银发,安静的坐在湖边的草地上,柳条垂在他的两旁,清风微微的吹动着,抚动了两边的柳条,男子的发丝也随风微微的飘扬着,男子一脸的平静,嘴角还微微的翘起着,似笑若笑,如画如幻。

看见这一幕,夜凡暗骂了一句妖孽后,便转身慢慢的往后退着,他可不想招惹到这个妖孽,遇到他必须有多远逃到多远才好。

男子回眸刚好看见某人逃走的身影,轻笑了一下,眼眸微微的亮了一下,身子一闪,不一会,就来到了夜凡的前面,双手交叉着望着那个时不时还看向后面的身影,嘴角挑的更往上了几分。

“夜凡,你是不是在看我?”

“你怎么在这里?”

夜凡吓了一惊,震惊的指着帝殇的身影,慢慢的往后退了几步,脸上还是惊悚的表情,这个妖孽怎么会注意到自己的身影,刚才明明还在湖边的身影,突然就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怎么,你在怕我?”帝殇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深了,伸手想要抚摸男子的发丝,却被男子避开了。

“我不认识你,为什么要怕你?”

夜凡再次的缩了下脖子,为什么他会这么害怕眼前的这个男子,可是,却又感觉是那么的熟悉,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着男子,越来越熟悉的感觉,由心而生起,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也觉得那么的熟悉,好像看到了君邪的样子,难道他是君邪?

摇了摇头,夜凡把这个想法抛至脑后,他怎么可能是君邪?肯定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不认识?你确定我们不认识吗?”帝殇笑着,脸上却充满了调戏,一闪,立刻就来到了夜凡的身边,手抱着他的腰,靠近他的耳朵吐了口气,暧昧的说道:“这样我们还不算认识,那你想我们要怎样的认识呢?是不是还要更深一步的了解。嗯?”

“你放开我。”

耳朵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痒痒的,加上男子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夜凡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想要挣扎着离开,可是,帝殇的手却紧紧的抱着夜凡,没有一丝的松动。

“怎么,你这是害羞了还是?”帝殇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意,低头轻轻的舔了一下夜凡的耳垂,感觉到怀里的人一阵的颤抖,他的笑意更加的深了。

第274章:柳暗花明11

夜凡瞪大了眼睛,身子颤抖的更加的厉害了,他这是又被一个男人给调戏了,不,不止是调戏,他还被一个男子给非礼了?!!

他是除了君邪外第一个亲了自己的人,他这是调戏到非礼自己吗?真是太过分了。

夜凡的沉默让男子顿了一下,他原本以为他会生气,或者会怎样,可是现在这一句话不说又是怎么回事?想着,眉头皱的更加的紧了,松开了抱着男子腰的手,低头望着夜凡。

“夜凡”

“砰”

夜凡愤怒的抬起手一巴打在了男子的脸上,随即,夜凡抬起了头,瞪着帝殇,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他早就用眼神把眼前的人千刀万剐了。看着帝殇脸颊红起来的一个手印,夜凡只想拍掌叫好,只是,他的心里却是压抑不住的生气,把目光收回后,不顾帝殇的诧异,提脚准备离开。

他这是生气了。

这个想法冒出在帝殇的脑子里,伸手拉住夜凡的手,却被夜凡给甩开了,看也不看一眼男子,愤怒的再次瞪了一眼帝殇,他这才转身离开,一步也没有停留。

知道夜凡的背影消失后,站在原地的帝殇才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这玩笑开大了,看来无论怎么样,都不能让夜凡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然,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

晚上,众人再次的出现在皇宫里,因为皇上的病好了,借此机会,他举办个宴会,来庆祝一番,只是这宴会的真正含义,又有谁能够清楚的知道?

本来不想来的夜凡软不下心来拒绝北伶雪的邀请,他便跟着一起来了,虽然不是很想去,但还是没有抗拒,只是,在上马车的时候,看见里面的人立刻愣住了。

巨大的马车里面坐了几个人,除了北伶雪,还有南靖浩,西门白玉,当然,坐在最角落的那个银发的男子不就是早上调戏自己的那个男子?

愣了一下,立刻转身出去,把一旁正准备骑马的慕风给拉了下来,自己跨脚上了马,先前一步往皇宫的方向而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