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既见君子(穿越)上—深雪闻蝉(12)

既见君子(穿越)上—深雪闻蝉(12)

时间: 2014-01-22 12:43:07

除此之外,他不只看出晏昭穆压了李辰奕的戏,还知道晏影帝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自己。否则的话,晏影帝和李辰奕无冤无仇的,没道理在这样的综艺节目中压他一个新人的戏啊。

正是因为看出来了,所以他才会觉得有一丝感动。

不管晏昭穆的出发点是什么,就凭他这份毫无缘由的关照,他都应该回报男人一些什么,即便对方或许并不需要自己的回报。

“其实穆哥你不用那样做的,万一被别人看出来了,对你的名声会有损害吧?”虽然感动,但萧棐还是说了这样的话,脸上带着担忧。SS全娱乐是直播的节目,到时候说不定会有人看出晏昭穆的用意,不,是一定会有人看出来,没必要为了自己,害得晏影帝背上打压新人的恶名。

“你是在担心我?”晏昭穆继续挑眉。

萧棐没有否认,他用含有担心的目光看着晏昭穆,晏昭穆顿时就笑了。“放心吧,他们看不出来的,就算看出来了也没关系,他们只会觉得我严格而已。”

男人的笑容虽然很淡,但看得出来他心情不错。

阿棐居然会主动关心他了?这样的进步也算是不错了吧?

自顾自高兴的晏影帝完全忽略了正常人在遇到关心自己的人时都会有相应的反应,把萧棐出于被关心的立场所说的话当作是一种进步,这样的脑补如果被萧棐知道的话一定会吐槽的。

只可惜他不知道,所以对于男人这幅有把握的样子,他想了想,还是歉疚地说道:“好吧,穆哥你不在意就好。”

晏昭穆没再接口,而是转开了话题:“要不要一起去吃个宵夜?”

“宵夜吗?”

“刚才在电视台,难道你吃饱了?”

节目组虽然提供了晚饭,但事实证明就算有晏影帝的名头在,盒饭的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普通,加上要上台,萧棐只吃了没几口就放下了。所以被晏昭穆这么一说,他倒还真觉得有点饿,不过……

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顾云,他问:“顾哥?”

顾云当然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这个时候看到萧棐看过来,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随便,你决定就好。”

萧棐当下点头,“那就一起去吧。”

晏影帝顿时弯了弯嘴角。

整个过程完全忽视了江明远的意思,被无视的江大经纪人在目睹了自家Boss诱拐小鲜肉的手段后,整个人都呵呵了。

******

另一边,和林雯萍一起出来的李辰奕就没有这种好心情了。

没了一贯温和的笑容,此时的李辰奕看上去脸色不怎么好,包括他身边的林雯萍。女人看着他,语气中带着埋怨,“你怎么了?刚才干嘛非得和晏昭穆对上?”

“Cherry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有个露脸的机会而已。”尽管心里已经憋了一肚子气,但李辰奕还是强忍着怒气解释,说着他和故意用委屈的语气说道:“而且Cherry姐你没看出来吗?明明是晏老师他压我的戏,我才会出丑的。”

谁知林雯萍却瞪了他一眼,“说到这个,我还想问你呢,你和晏昭穆有什么过节?他为什么要这么针对你?”

在业内混了这么多年,她当然看得出来之前“看谁先NG”那个环节晏昭穆是有意在压李辰奕的戏。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觉得奇怪,没道理像晏影帝这样的大拿会和自己带的这个新人过不去啊。

李辰奕摇头,“我和晏老师没过节,”他停顿了下,眼神却一下子变得晦暗不明,“不过我和他力捧的新人关系不太好。”

林雯萍眉头一皱,“你是说,萧棐?”

******

挂掉今天接到的第十四个邀约电话,顾云一脸平静的样子,但仔细看,却能看到他唇角挂着的笑意。坐在一旁的姜妘见到他这幅模样,不由得撇了撇嘴,“干嘛憋成这个样子?想笑就笑呗。”

顾云总算是露出一个明显的笑容,他没理闲着没事老在萧棐面前晃悠的姜大小姐,而是对萧棐说道:“耀·年代的副导,想邀请你上他们的节目,我给推了。毕竟你两天前才上过SS全娱乐,最近短期内还是不要再上综艺栏目了。”

正在做仰卧起坐的萧棐正好坐起来,听到这话他喘息着点了点头,“好,顾哥你决定就好。”

健身室里开了暖气,加上还在锻炼,所以此时萧棐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背心。汗水沿着他脖颈流下,流淌到他白皙的胸膛上,正好把两块结实的胸肌给勾勒出来,包括下面六块腹肌,虽然不是特别明显,但在紧身背心的包裹下很容易就能看出。

事实证明,萧棐的身材还是很不错的,线条修长,肌肉匀称,肤色也闪耀着迷人的光泽。看到这幅“美景”的姜大小姐只觉得自己鼻腔里有一种温热的液体在蠢蠢欲动,但即便如此,她还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萧棐看,一只手则捂着自己的鼻子。

嘿嘿嘿……男神的身材这么棒,忍不住要流口水怎么办?

对她这幅花痴模样已经习以为常的顾云直接无视了姜大小姐,而是拿起平板看了眼上面备注的事项,对萧棐说道:“最近这两天我都不会帮你接其他通告,你就专心准备《却邪》的试镜好了。”

萧棐闻言点头,“我有数的。”

《却邪》正是星耀为十周年庆典献礼的电影,讲述仙侠世界中,出身普通的少年云景拜入正道大宗上清紫霄宗,却不小心解封了宗门内被封印的魔剑“却邪”。为了追回“却邪”,避免生灵涂炭,云景和他的一干小伙伴一起踏上征途,其间和反派魔头各种斗智斗勇的故事。

听上去很俗套的故事,但胜在内涵深刻,整个故事不仅影射了现代社会中的一些丑陋现状,同时也探寻了正邪黑白之间的界限。加上影片计划是由所有公司里的艺人参演,所以从演员阵容上来说就相当豪华。

而到目前为止,除了已经定下来男主角是安爵、女主角是星耀新生代一姐顾惜安外,其他角色都还没定,顾云正是想让萧棐去争取其中男二号这个位置。

“以你的演技,我觉得云逸这个角色还是很适合你的。”顾云说的云逸就是《却邪》里面的男二号,也是男主角云景最好的朋友,陪着云景出神入色,最后却被入魔了的云景所杀。

这么一个悲情的角色,究其本质来看和他之前饰演的霍二少其实还是有点相像的,所以萧棐摇了摇头,“我不想演云逸。”

“啊?”顾云顿时愣住,“那你想演谁?”

倒是一旁的姜妘眼中有光芒闪烁,却很快又笑晏晏地看着他。

“我想试试看赤焱魔尊这个角色。”萧棐很认真地回答。

“为什么?”顾云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

赤焱魔尊是魔道魁首万魔宗的宗主,同时也是整部戏里最大的反派Boss,负责给主角及他的小伙伴制造麻烦,最后被主角杀死。这样的角色,为什么阿棐想演呢?

大概是他的眼神很清楚地说明了这点,萧棐笑了笑,拿起地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口,然后解释着说道:“我喜欢这个角色,也想挑战一下反派。”

虽然是最大的幕后Boss,行事不择手段,视人命如草芥,但赤焱魔尊这个人其实是全剧中最大的悲剧人物。他早期的经历和主角云景差不多,一样出身贫寒,一样天赋出众,在修行中仅百年的功夫就修炼到年轻一代中第一人的程度。却因此被地位更高的世家陷害,道体被废,修为被夺,所拥有的一切都在一夕之间破灭,甚至在他濒死的时候,还被万魔宗一位长老夺舍。只可惜那位长老没有成功,反而激发了赤焱魔尊体内的天赋血脉,他重新拥有了修行的能力,却也因为之前的经历叛出上清紫霄宗,从此开始一心一意毁灭原先的宗门。

在萧棐看来,赤焱魔尊这个角色如果演得好的话,甚至可以和主角相媲美,所以他才会在认真思考了一晚上后,告诉顾云自己这个决定。

“可是你有把握吗?”顾云还是有点担心。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萧棐耸肩。

青年的眼神清澈,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坚持,顾云原本还想说什么,在见到萧棐这个样子后,还是放弃了劝说的打算。“那好吧,”他摊了摊手,“我和姜总说一声,看看他的意思。”

“麻烦你了顾哥。”对着顾云腼腆一笑,萧棐起身开始做腿部力量的锻炼。

而顾云则是深深看了他一眼,“你自己有数就好。”

“放心吧,阿棐这个选择没错的。”脸上带着懒散的笑容,视线却还紧紧黏在萧棐身上,之前没说话的姜妘突然开口:“如果让我来选,我也会建议阿棐选择赤焱魔尊。这个角色如果演得好,其实是相当出彩的。不像云逸那个男二,还是有点死板了。”

“是吗?”顾云想了想,好像大小姐说得也有点道理?他唇角动了动,接着就转移了话题:“算了,我不管,你们觉得好就好。不过阿棐,我有件事要问你。”

“什么事?”萧棐扭头。

“姜总早上问我,你有没有兴趣出一张专辑?他看你似乎在唱歌方面还挺有天赋的。”

距离萧棐上SS全娱乐也才过去两天时间,这两天里顾云简直是经历了工作以来最忙碌的阶段,每天都有不少电话打进来邀请阿棐,上节目的上节目、拍广告的拍广告,甚至还有几个是邀请萧棐演唱歌曲的,全都被他委婉拒绝了。

开玩笑,他和公司给阿棐制定的是走精品路线,作品贵精不贵多。而且要是现在就随便接代言什么的,对阿棐将来的发展也不好。

不过萧棐唱功极好这件事还是挺出乎他意料的。上次在电视台,阿棐同意节目尾声献唱时,他还以为阿棐就算会唱,也只是不走调而已,毕竟唱功好、演技又赞,最关键是脸长得好的男人不多,谁知道他一开口就把全场给折服了呢?

“对啊对啊,阿棐你就出一张吧,我好喜欢听你唱歌的说!”听到这个提议的姜大小姐瞬间眼睛闪亮。没想到男神唱起歌来这么好听,看直播的时候她差点耳朵就胎动了!

这么好听的歌声,一定要出专辑才好嘛!

出乎他们的意料,萧棐居然没有同意,“暂时没有这个计划。”

“为什么啊?”姜妘问。

萧棐坦然解释:“专辑的话肯定要花不少时间筹备,我现在才刚起步,不想在这上面浪费太多时间。”

“可这不算浪费时间啊!”姜妘还在努力争取,“出专辑的话可以帮你吸引更多粉丝啊,说不定有些人会因为你的歌声喜欢上你呢?”

“是啊。”顾云附和。

萧棐顿时有些迟疑。

其实姜妘说的也有道理,可他上辈子就是专注演戏的,从来没有接触过歌坛,这次在SS全娱乐唱的《乱世为王》,也是之前唱过几次才能掌控的,就这么冒然出专辑,万一反响要是不好呢?

考虑了好一会儿,萧棐最终下了决定,“暂时还是不要了,等却邪结束后,如果那时候公司有要求的话,我可以试试。”

“也好。”顾云舒了口气。

至于姜大小姐,虽然还有点遗憾不能撺掇男神马上出专辑,但至少还有希望不是吗?

第二十七章:竞争

《却邪》的试镜是在三天后。

虽然定下了影片是由星耀的艺人出演,但公司里这么多艺人,片子里的重要角色却只有那么几个,所以大家的目标都差不多,竞争压力也都很大。新人,尤其是那些有野心的新人,他们很多都是盯上了男二号这个位置,于是在听说萧棐有可能也会竞争云逸这个角色时,顿时都觉得鸭梨山大。

都是一起培训过的,他们当然知道在这批新人中,就属萧棐和李佳泽最被看好。如今他们两个都会参加这次的试镜,听上面的人说似乎严导比较看好萧棐,但李佳泽之前却放话出来说要拿下云逸一角,这下可有的看了。

公司里面其他艺人的想法萧棐不知道,但当他在走廊上遇到李佳泽时,李佳泽表现出来的态度却让他愣了一下。

虽然对方隐藏得很好,但萧棐却能从他的眼神中读出敌意来,尤其是他的话,“阿棐,一会儿试镜的时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哦。”

心里觉得好笑,对于李佳泽,他的印象并不坏,虽然平常高傲了一些,脾气也不是特别好,但至少人家有高傲的本事——李佳泽的演技在同辈中也算是出色的,前提是如果不遇到他的话。所以虽然青年的话不是特别好听,但萧棐还是很温和地回他,“尽你自己最大的努力,我也会全力以赴的。”

或许是他的回答太过直白,一点修饰都没有,李佳泽愣了一下,然后才“哼”了一声后昂着头走了。他身边的助理则还在小声和他说话:“佳泽你干嘛?好好的干嘛要和阿棐说这样的话……”

边上的顾云不解,“你干嘛不告诉他你不打算竞争云逸这个角色?”

“为什么要告诉他?”萧棐反问,“他一直把我当作对手,能激起他的竞争欲望不是很好吗?”

顾云无奈翻了个白眼:“你真是够圣父的!”

“我不是圣父。”萧棐无奈,解释道:“李佳泽又不是蠢人,等到他看到我的选择时,自然会知道我的用意。所以只不过是顺手人情,能卖个好给他,我为什么不卖呢?”

顾云瞬间沉默。

没想到原来他才是天真的那个,阿棐这个伪圣父、真腹黑!

******

不说顾云心里是怎么感慨的,两人在原地站着说了两句话后,也就一起向试镜的大厅走去。进了大厅,里头比较安静,除了导演严璋汝之外,前排居然还坐着姜青商。姜总神情严肃,抿着嘴的样子看上去格外严厉。与此同时台上似乎已经试过好几个演员了,都是不同角色,倒是李佳泽,好像还没轮到。

看到他们进来,李佳泽撇了撇嘴角,不过没说话。萧棐也没再注意他,因为这个时候葛风走过来了。

他原来是站在场边看试镜情况的,见到萧棐进来,不知道为什么就走过来和他说话:“阿棐你来了?”

“葛哥。”萧棐应了一声,接着问:“你怎么也在这儿?这部戏也是你负责吗?”

葛风摊手,“没办法,这次是十周年庆典,全公司有点能耐的人都被叫回来了,我本来手里头还有另外一部电视剧的呢!”

“那你原来的工作不要紧吗?”

“嗨,没事!我是监制又不是导演,没那么多事。”葛风挥了挥手,然后问道:“一会儿试镜,你有把握吗?”

他是知道萧棐想演赤焱魔尊这事儿的,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萧棐放弃好好一个男二号的角色不演,偏偏要去演幕后Boss,但得知他这个决定的严璋汝没说话,晏昭穆也没反对,他这个做监制的就更加没反对的地位了。

不过他还是有点担心萧棐,毕竟他看过赤焱魔尊这个角色,知道要想把这个大反派演好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尤其是后期赤焱魔尊入魔之后,不知道萧棐能不能行。

“当然了!我男神怎么可以没把握?!”突然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姜妘接口。

葛风被他吓了一跳,“嚯!大小姐您又是打哪儿钻出来的?”

姜妘得意地耸肩,“哪里有男神,哪里就有我啊!”

葛风无语,顾云也一脸死鱼样,心里吐槽:所以大小姐你是曹操呢?还是土行孙呢?

“阿棐你说是不是?”完全没有理会这两个凡人的姜大小姐问萧棐。

“你说的是。”萧棐笑着点头。

差不多半年过去了,他和姜妘已经熟得不能再熟,姜妘给他的感觉就像妹妹一样,不管她说什么,萧棐都很愿意包容她。

而姜妘也同样喜欢用很亲昵的态度对待他,就像现在,她听到萧棐的话后,忍不住伸手抓住萧棐的胳膊,撒娇道:“还是阿棐最好!”

动静之大,惹来了坐在前排姜总的回头探视。被逮了个正着的姜大小姐赶紧放开自己的手,一边还吐了吐舌头。

******

接下去就没什么事了,萧棐和姜妘一起继续站在后面看着前面的试镜,葛风则是回到了严璋汝身边。

等前面排着的几个配角演完,差不多过了半小时的样子,总算是轮到李佳泽了,而他临上场的时候还特意看了萧棐一眼,眼神带着挑衅的意味,顿时让萧棐边上的顾云有点无语。

真不知道该说他是实诚呢?还是缺心眼?在姜总还有严导面前做出这样的动作来,岂不是让他们这些人看笑话。

任何不懂得在他人面前掩饰自身情绪的人,都无法在娱乐圈里走远的。

心里面这么想着,但顾云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认真看着李佳泽的表演。

边上的萧棐一样看着。

不得不说,能在他出现之前被公司里上头的人一直看好,李佳泽的演技确实还是不错的。至少在他的演绎下,名门正道、天之骄子的翩翩少年形象很生动地就展现在众人眼前,对同门友善、对朋友尽心,尽管在转折间还有一丝瑕疵,但单从已经表现出来的东西来看,李佳泽要想出演男二号,勉强还是可以的。

严璋汝的评价和萧棐想得差不多,等李佳泽从场上下来后,他就扭头和边上的葛风对视一眼,“你怎么看?”

“还不错,虽然有些地方有点生涩,但这些可以通过后期磨砺改掉,大问题还是没有的。”葛风耸肩。虽然他还是更希望看到萧棐出演男二,但在涉及到专业的事情上,他还是很诚实的。

“唔。”轻轻点了点头,严璋汝没有马上表态,而是扭头看姜青商,“姜总,你觉得呢?”

姜青商拧着眉头,葛风说的正是他想说的,但因为是十周年献礼的电影,他还是想尽量做到最好,李佳泽虽然不错,但他还是更看好萧棐。萧棐最近的人气之旺,整个公司都有目共睹,而且他必须承认,萧棐的潜力也很足,教导过他的老师都只有说他好的,这样一棵好苗子,他怎么能放过呢?

不过他又想起好友在听说萧棐想要转演赤焱魔尊一角时的反应,那种愣了一下之后又变为欣赏的样子,真是,那种笑容,想起来就让他浑身上下一阵寒颤。

如果到现在为止他还看不出自家好友的心思的话,那他这些年商场就白混了。

明明是只狐狸,偏偏要装什么大尾巴狼?难道把人叼到自己的地盘上养成的感觉很有趣吗?

“他既然想演赤焱魔尊,你就让他试试吧。”当时的晏大影帝是这么说的。

既然好友都发话了,姜青商也没有办法。而且他也明白萧棐的选择,这未尝不是一个好的机会,赤焱魔尊此人,身上确实有着另外一种魅力,演得好了可能会更受观众欢迎也说不定。

从这个角度出发,他也应该让萧棐试试。

想着,姜青商很快又收回了发散的思绪,他揉了揉额头,想了想说道:“再看看吧。”就算是定下来是李佳泽,他也不会在这样的场合下说。

严璋汝点头,他明白姜青商的意思,问他一句只是看看他的意见而已。回头,他看着李佳泽说道:“还不错,你先回去吧,到时候告诉你结果。”

难得严大导演有这么和颜悦色的时候,而且他还夸奖了自己一句,李佳泽顿时面有得色地看了萧棐一眼,仿佛是在说:怎么样?你能行吗?

正好接到他眼神示威的萧棐却只微微一笑。

而看到他笑容的李佳泽更加生气。这家伙居然还能笑得出来?真是够了!

所以从台上走下来后,他又狠狠瞪了萧棐一眼,却见到正好这个时候走上前的萧棐说:“我试镜的角色是赤焱魔尊。”

李佳泽还在很气愤地瞪着萧棐,听到他说话的时候还和自己的助力说:“看,这家伙还不是要和我抢……等等!他说什么?赤焱魔尊?”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赤焱魔尊应该是里面最大的反派角色吧?

他的助理也是一脸吃惊的样子,他傻乎乎地点了点头,“好,好像是吧?”

不只是他们两个吃惊,就连大厅里头其他人听到这话也同样愣住了,愣住的同时还有点失望。

亲,这和之前说好的剧情不一样啊!不是说你们两人要一起竞争云逸这个角色吗?现在怎么突然换成赤焱魔尊了?

逗我们开心呢这是?

“你决定了?”严璋汝问。

萧棐点头,“是的,我喜欢这个角色。”

“那就演一下赤焱魔尊叛出宗门的那一段吧。”严璋汝也很干脆,直接点了一段戏让萧棐演。

而他这话一出,其他人还好,他们只知道《却邪》的剧情梗概,并不清楚其中的具体剧情——出于保密的要求,公司不可能把剧本全部让人看——但像葛风、姜妘之类的高层都一愣。他们都是看过剧本的,当然知道赤焱魔尊叛宗这段剧情是里面最难的,当然不是整部戏里面最难,但却是整部戏里影响最大的转折点,对演员的要求也最高。

简言之,就是心变。

众所周知,一个人心理的变化是最难展现出来的,如果萧棐能把这个都演好,那他饰演赤焱魔尊就基本没问题了。

萧棐当然清楚这点,所以对于严璋汝的用意他很清楚。笑了下,他很淡然地说道:“没问题。”

第二十八章:赤焱

赤焱魔尊在叛出上清紫霄宗之前并不叫这个名字,甚至他在背叛宗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是叫这个名字,直到他以高深的道行以及残忍的手段一统万魔宗之后,才被魔道中人称呼为赤焱魔尊。

而在此之前,他在仙道中的道号是“玄君子”。

最是风流玄君子,一剑既出天下惊。

仙道《惊云榜》上这句话说的就是他,从洗髓,到坐照,直至入通幽之境,玄君子只花了二十年时间,这样的天赋,堪称是东华仙洲三百年来最出色之人无疑。而后来同样如此,他以蛟龙之姿破五关入玄冥境,成为仙洲中最年轻的玄冥修士,风采之盛,无人可掠其风头。

然而这一切在他破命门关的时候都变了,他被人下了乌涎龙心草,破关的时候走火入魔,一身道行全废,再之后更是被他的仇人挑断全身经脉,褫夺了身负的玄元通体,最后丢下蚀心崖下自身自灭。

那段时间是他最痛苦的时候,蚀心崖是东华仙洲四大绝地之一,里面的混沌魔气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他,甚至他还差点被封印在蚀心崖下的魔头夺舍,绝望与怨恨占据了他全部心神。如果不是他从母亲身上遗传了一丝上古帝炎蟒的血脉,他很有可能就那样魂飞魄散,连转生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他恨!

他恨宗门里那些把持资源的世家,也恨暗中给他下毒的人,甚至,连清微道君同样恨上了。

清微道君,他的师尊,上清紫霄宗掌教。

他从小就在师尊的照拂下长大,对他而言,师尊更像是他的父亲、他的兄长,而不仅仅只是传业授道的老师。可就是这么一位如兄如父的男人,居然赐给他下了毒的药酒,这让他如何能接受得了?!

或许那酒里的毒不是清微道君下的,但他不相信他的师尊会不知道。

一宗之掌教,神玄大修士,怎么可能没察觉到酒瓶里被下了毒?

或许他明明什么都知道,只是任由世家的人把毒下在酒里而已,这样他的掌教之位就不会受到威胁了。

在此,就不得不提一下东华仙洲的情况,仙道虽可分为三宗四门,但从总体上来说却是几大世家占据了东华的大部分修炼资源。不少出身贫寒却又天赋出众的弟子要想更好地修炼,只能投入到世家门下,否则就很少有出头的机会。

所谓修天命,归根到底就是一个“争”字,与天争寿,与世争各种争命的资源。出于这种情况,不少有着天赋以及大机缘的修士自发结成师徒一脉,以此来抗衡世家一脉,从世家手里争抢资源。而玄君子,以及他的师父清微道君,正是师徒一脉中人。

然而在东华仙界中,到底是世家传承了无数万年,所以师徒一脉的力量并不足以和世家抗衡,作为一宗掌教的清微道君在某些事情上也无法和世家相争。他或许并不知道那壶酒里下了毒,但不管如何,这份因果终究是落在他头上的。

玄君子清楚这点,所以他才恨。

这份恨意,在他完全入魔的那刻达到顶峰。他发誓要把整个上清紫霄宗都血洗,要把里面的几大世家全部掀翻,所以才会在成功掌控万魔宗后,不断令门下弟子袭杀正道弟子,自己筹谋拿到却邪剑,颠覆天下苍生。

传说却邪剑中封印了仙洲初辟之时,混沌虚空中的三千魔头,一旦解开剑上的封印,整片莽荒都会大乱。而在三千年前,东华之乱,仙魔大战,正是因为却邪剑曾经被撕裂过封印的一角。

传说是真,玄君子之前对仙道有多少眷恋,之后对他们就有多恨。他成为嗜血如命、杀人如麻的魔尊,再不复从前君子如玉之样。

这样的经历,其中入魔那刻最难展现。那是他决定抛弃曾经所拥有的一切,以一颗坚决的复仇之心,面对这天下苍生,面对他的仇人、他的……爱人。

******

当萧棐跪倒在地、仰头长啸的一刻,他脖颈侧以及手背上的青筋全部暴起,那狰狞的模样,还有骤然张裂的双眼,让在场的人瞬间都感受到那种怨恨与痛苦。尤其是当他的嗓子没有办法再喊出声音,只能无声地呐喊时,从他眼角滑落的泪水更是震撼了所有的人。

这种能够在短短几分钟内说哭就哭的演技,无需酝酿情绪,甚至还能让人发自内心地感到震颤,简直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而在此之后,仿佛是被呐喊抽干了所有力气,青年的背脊一下子就瘫软下来,他垂着头,面无表情,却有绝望的情绪从他身上蔓延出来,带着浓浓的黑暗,就像是从无尽深渊中弥散而上,让人心里为之一紧。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样的青年时,他们都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同时也有一种暴戾的情绪在心底滋长,想要去破坏,想要去毁灭。

就这么沉默地过了好几分钟,台上的青年不说话,台下也没有人发出声响,沉重的氛围压在整个大厅中,直到青年缓缓地、缓缓地挺直了他的背,他的眼神中除了冰冷之外再没有别的情绪,就像是一座冰山、或者更确切地来说是一具被抽出了灵魂的躯壳,他双手紧握,仿佛手里攥住了什么东西,然后就是阴冷到极点的话语:“沈家、紫霄宗、清……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