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

时间: 2014-01-22 12:43:11

第四十三章:生病

姜青商等到两人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安爵从外头走进来的时候手里还捧着一杯奶茶喝着,看到坐在院子里小板凳上的姜老板时,他很不厚道地笑了出声,“姜总你怎么坐小板凳上了?”

板凳是西北很常见的那种小板凳,差不多连正常人的小腿都不到,而身材修长的姜青商坐在上面,那样子看上去就有点好笑了。

被取笑了的姜青商沉着脸站了起来,也没有理会安爵,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跟着安爵下来的萧棐说道:“阿棐,关于主题曲的事,已经定下来是你同学那首了,到时候你和他说一声,公司这边也会派人过去和他签约的。”

闻言萧棐有点意外,不过他还是笑着点了点头,真心实意道:“谢谢姜总,我会和他说的。”

姜青商摇头,“不用,也是你同学的作品质量过硬。”淡淡解释了这么一句,他又接着说道:“还有,到时候主题曲就由你唱来吧。晚点等你这边拍摄结束后,回公司我让人安排你录音。”

这次萧棐是真的愣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安爵,却看到安爵也在看着姜青商,眼神明显有点疑惑。心里所有微动,他回看姜青商,“知道了姜总,我会努力的。”

姜青商点头,没再多说,迈开步子就准备往外走,谁知经过安爵身边的时候却被他一把拉住。安影帝笑眯眯地看着因为被拉住而回头的姜老板,语调和蔼,“亲,我们来谈谈人生吧”说着,就直接把人往自己房间的方向拖。

而被他握住手腕的姜青商则是整个人猛的僵了一下,然后才慢慢放松下来,任由身前的人拖着自己走。

时间都已经到了6月份,将近中旬的样子,这个时节大家穿的基本都是短袖,所以他很容易就能感受到安爵掌心的温度,有点灼热,就像安爵的人一样,总是给人很热情、活力四射的感觉。但逐渐习惯了之后,就会发现那热度正缓缓地渗透进来,变成和自己一样的温度,很难区分开来。

心里微暖,但表面上姜老板还是板着脸被安爵拖到了屋里,然后又被按着在沙发上坐下。

“说吧,你怎么突然改主意了?”

微笑着说话的安爵看上去就像是只狐狸,而且是偷到了鸡的狐狸,他也不管自己还在喝的奶茶了,直接把杯子放到茶几上,然后整个人巴在姜青商旁边不放,那架势,完全是“你不说我就不让你走”的架势。

黑着脸的姜青商扭过头去:“……也不是突然改主意的。”

“那你怎么想的?”安爵眼睛亮闪闪。

“……就是刚才和阿棐说的那样,他同学的曲子比较合适而已。”

“真的?”安爵挑眉。

姜青商:“……”

他不说话,安爵却没有放过他,而是继续巴着他追问:“那严导那边呢?你和严导说过了吗?”

姜青商依旧沉默,半晌后才淡淡点头。事实是他上午从安爵房间里出去后,就直接去找了严璋汝和他说了关于主题曲的事。严璋汝虽然有点不高兴横生掣肘,但在他保证曲子的质量绝对过关后,还是松口答应让他来安排。

“那就没问题了!”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包括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问题的答案,安爵脸上的笑容愈发明显。他总算是放开抱着姜青商胳膊的手,然后轻轻拍了拍站起来说道:“姜老板,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一件事?”

姜青商抬头,木着脸,也不问。安爵却一本正经地说道:“就是你每次口是心非的时候都特别可爱啊!”

虽然每次都是瘫着一张脸,但以他对姜青商的了解,又怎么会不知道男人心里面肯定是在默默吐槽。这种面瘫加吐槽的设定,实在是太萌了有木有?

想到这点,安爵再也没能忍住,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就逃似的远离了沙发,丢下整个人都无语中的姜青商,此时男人的脸色黑得完全和墨有得一拼。

只不过片刻后,看着安爵背对着他走进浴室的背影,他原本直线似的唇角突然缓缓弯起一点弧度。

尽管这弧度极为微小,但却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

虽然说了是探班,但姜青商也没有在剧组这边呆很久,只留了一天就回去了。他离开时安爵没去送他,不过等他中场休息的时候却收到了姜老板的短信。

“已经到机场了。”

六个字加一个标点,却让安影帝的心情一下子飞扬起来。他想了想,用手机拍了张自拍的照片,然后传上微博,配的文字则是“心情好[大笑][大笑][大笑]”。

作为微博红人,安爵的微博下时时有粉丝在刷他的动态,所以他这个微博一出,马上就被大家伙儿发现了,再然后就是分分钟刷新的评论。

“男神今天为什么心情这么好?连笑容都格外好看……妈蛋,我舔!”

“爵爷美腻腻!猛虎落地式跪求心情好的原因!”

“沙发!”

“爵爷我的嫁!”

“卧槽!我就是3楼!楼上的几个什么网速?居然没抢到沙发!”

“我要变成男神的手机!让他握在手里[口水][口水][口水]”

“男神你又卖萌!告诉我心情好的原因就不给你差评了~~”

“难道是苹果小王子又收到了一箱苹果?”

“爵爷肯定是因为和娘娘一起出去玩了的缘故才心情好的,不信我发10包辣条!”

“楼上居然发辣条,土豪!土豪你还缺腿部挂件吗?”

“心情好的原因一定是因为和爱妃在一起拍戏吧?@萧棐@苹果小王子”

“哈哈,楼上是什么鬼?小心后宫的人过来找茬!不过期待《却邪》的上映哦~~”

“同期待+1”

“猜错了,不是因为爱妃的原因!不过我家爱妃还是那么养眼哈哈哈//心情好的原因一定是因为和爱妃在一起拍戏吧?@萧棐@苹果小王子”

“卧槽!我他妈有生之年居然看到了爵爷的回复!最关键的是居然不是回复我![大哭] [大哭] [大哭]”

“居然不是因为我男神的关系,苹果小王子我要给你差评![doge] [doge] [doge]不过话说小王子你的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心情好呢?告诉我就给你买糖吃(怪阿姨)~~”

网上一群人全是好奇安爵之所以心情这么好原因的,而作为引起热议的主人公,安爵只挑选了其中一条评论回复后就关了手机不再看了。而边上的陈希则是看到自家主子这幅举动后,顿时翻了个白眼。

不就是和姜大老板有所进展吗?就高兴成这个样子,真是没出息!

******

在藏西的拍摄并不像在滇南那边那么顺利,主要是因为藏西这边的气候,剧组里面出现高原反应的成员并不少,所以一度拖延了拍摄进度。就连萧棐也是这样,在拍摄都已经差不多有五六天的时候,他居然出现了头痛、呼吸困难等的症状,这顿时让顾云担心极了。

一边给躺在床上的萧棐倒了杯水,顾云一边问:“真的没事吗?要不然我们先去下面的小镇看一下医生?”

萧棐接过水,摇头说道:“不用,就算在下面看了医生,等到时候还是要回来的,还是尽量适应一下吧。”

“好吧。”顾云叹了口气,跟着嘀咕了一句,“明明你平常身体也还挺好的,怎么会突然就病了呢?”

喝了一口水的萧棐苦笑,“这大概和每个人的体质有关吧?”来之前他也没想到自己会有高原反应,现在明明他的头很痛,却偏偏想睡都睡不着。

顾云无奈,“算了,不说这个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已经帮你和严导请过假了,这两天他不会排你的戏份,等你什么时候好了再说。”

“麻烦你了顾哥。”对着顾云露出个略显苍白的笑容,萧棐说道。

“客气什么?”顾云说着,帮他把手里喝完了的茶杯拿走,“那我先走了,你要是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我知道。”

顾云于是转身走了,萧棐则是转了个身躺着,他原本是打算休息一下的,结果床头的手机突然响起。强忍头痛摸过手机,萧棐也没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直接就接起来说道:“喂?”

大概是他的声音有点有气无力,信号那端的人愣了一下,然后才问:“阿棐,你怎么了?”

“穆哥?”萧棐一愣,然后才努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说道:“我没事,就是有点头痛。”

“怎么会头痛的?难道是高原反应?你吃药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从晏昭穆口中问出,带着很轻易就能察觉到的担心,萧棐心里一暖,却还是轻声说道:“我没事,休息一天就好了。”

“那药呢?你吃了吗?”晏昭穆还是执着于这个问题。

“吃了。”萧棐无奈,应了一句后就转开了话题,“穆哥你呢?这么时候怎么会打电话过来的?”

“我刚刚拍完今天的戏份,想起来了就给你打个电话。”晏昭穆说着,又补充道:“差不多再过一个半个月左右的时间,我这边的拍摄就可以完全结束了,到时候我也会过去你们那边。”

“一个半个月吗?”萧棐算了一下,那时候差不多也快要到八月了,“你回来时是直接来这边还是先回一趟京城呢?”

“怎么,你在京城还有什么事要办吗?”

“那倒没有,我只是随便问一下而已。”萧棐习惯性地摇头,然后意识到晏昭穆看不到自己的动作,于是就又换了只手拿手机,“这段时间穆哥你在那边怎么样?”

“还好吧,就是在国外吃的东西不怎么合胃口而已,每天都是黄油面包什么的,都快吃死我了。”

“噗嗤”,萧棐失笑,“那你就早点回来吧,回来我做给你吃。”

“你说的?”

“当然。”

萧棐说完,电话那端的男人顿时就轻笑了起来,低低的笑声听起来有如羽毛撩动一般让人沉醉。笑了一会儿,才听晏昭穆收了笑声接着说道:“好了,不和你多说了,头痛的话就早点休息,这两天的戏份就都停了吧,严导那边我可以帮你去说,等什么时候身体好点了,你再开工也可以。”

“不用!”萧棐赶紧拒绝,“我已经让顾哥帮我请假了,穆哥你就不用担心了。”

“好吧,不过要是有事的话,随时找我都可以。”

萧棐微笑,“知道了。”

“好好休息。”晏昭穆叮嘱。

“嗯。”

挂掉电话,萧棐笑了一下,而远在大洋彼端的晏昭穆却是皱着眉头站了会儿,然后想了想才拨通安爵的电话,“喂,阿爵,我有事让你帮我做……”

第四十四章:察觉

萧棐是被一股鱼粥的味道引诱醒的。

之前他躺着休息,结果迷迷糊糊就睡着了,一觉醒过来突然闻到有一股浓郁的鱼香味道,顿时整个人就清醒了些。

“顾哥?”

“不是!是我!”安爵出声。

“阿爵?”萧棐一愣,然后挣扎着坐了起来。

“没错!”随手把手里打包的鱼粥放到桌上,安爵走到床边扶他起来。

萧棐勉力一笑,“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病了,过来看看你呗!”安爵回答,绝口不提其实他是自家大哥派过来的一事,“听顾云说你今天一天都没吃东西,我给你带了鱼粥过来,要喝一点吗?”

萧棐却没有马上回答,他拿起手机想看一下时间,却发现手机没电了,于是只能问安爵:“现在什么时候了?”

“才两点多。”安爵回答,“怎么,你还有事?”

“没有。”萧棐摇头,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床上下来走到桌边坐下,“你这鱼粥哪里买的?闻起来好香。”

听他问到这个问题的安爵顿时得意,“这可不是买的,而是我让附近住的一户人家帮忙熬的,用的是湖里的花鲢,鱼刺什么的都去掉了,你一定要多喝点。”

萧棐点头,虽然他从昨晚开始就没什么胃口,但或许是因为刚刚睡着了一会儿的关系,现在感觉稍微好点了,看到这香气四溢的鱼粥也多多少少有了点想吃的欲望。

“你啊,也是搞笑,明明前两天还好好的,怎么反而过了几天倒是有反应了呢?我看你这样子,除了没有孕吐之外,其他的症状倒是和孕妇差不多了!”坐在萧棐对面,安爵笑着调侃他。

萧棐顿时脸色一黑,手里的勺子也放下了,“阿爵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的?”

“嘿嘿~”毫无愧疚之意的笑了笑,安爵摊手,“好了,不开玩笑了,你现在好点了吗?”

“好点了,就是头还有点痛而已。”

“呼吸什么的呢?还顺畅吗?”

萧棐无奈,“要是不能呼吸我还能站这里跟你说话吗?”说着他难得翻了白眼,“放心吧,我没什么大问题,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就好,否则的话某些人就要担心死了。”轻声嘀咕了一句,安爵神色嘲弄。

萧棐则是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阿爵你说什么?”

“我说,你要是病得严重点,严导就该头痛死了,毕竟你在这边的戏份还是很多的。”安爵笑得相当无辜。

“……”萧棐无语,这是欺负他耳朵不好?当他没听到他说的明明是“某些人要担心死了”吗?

刚才那一瞬间,他其实想问的是“你话里的某些人是谁”,因为突然想起了某些事情,包括睡前的那个电话,还有平常两人的关系,他是真的很想问问到底是不是晏昭穆告诉的安爵他生病这件事的。但想了想,他最终还是没问出口,万一不是呢?是不是会显得他自作多情呢?

心里各种念头转过,萧棐却还是微笑着问:“你呢?现在不用上场吗?怎么有空给我买粥过来。”

因为大哥的命令啊!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安爵的回答却是:“哦,刚好下午没有我的戏份,加上严导正好说了你病了,所以就过来看看你咯。”他停顿了下,突然又瞪眼看着萧棐,“诶,你这话意思,说得好像我不能来关心你一样!”

“我不是这个意思。”萧棐无奈,“我的意思是你能来探望我我很感动。”

“这才是嘛!”得意地一笑,安爵挥了挥手,“好了,不和你多说了,你还是先喝粥吧,晚点凉了就不好喝了。”

萧棐微微一笑,低头专心喝粥。

******

安爵带来的鱼粥味道确实不错,米粒被熬得绽开像花朵一样,里面一丝丝的鱼肉更是入口即化。也不知道那位熬粥的大婶是怎么处理鱼肉的,吃起来居然没有丝毫腥气,即便萧棐胃口依然不是很好,也还是喝了半碗下去。

眼见萧棐放下手里的勺子,擦了擦嘴,安爵问:“不喝了吗?”

萧棐点头,“嗯,吃饱了。”

说着,他伸手就打算收拾桌上的碗,安爵却制止了他,“你放着吧,我会收拾的。”

“真的?”

安爵顿时翻了个白眼,“难不成还是煮的?”

萧棐微笑,没说话。安爵却利落地把保温碗和勺子都简单整理了一下,然后叮嘱他:“我看你脸色还是不怎么好,吃完药就休息吧。”

也没有逞强,萧棐笑着站了起来,谁知就在他站起来的时候却眼前一黑,身体不受控制地摇晃了一下。

“阿棐!”安爵惊呼,赶紧丢下手里的碗扶住萧棐,“你没事吧?”

好不容易稳住身体,萧棐又缓了一会儿,眼前这才重新恢复光明,他一手撑着桌子,一手则是轻轻摆了摆,“没事,可能是站起来太急了,所以才会这样的,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不行!你这样子,一定要去下面镇上的医院看一下,光休息我看不行。”安爵却悍然拒绝。

一边说着,他一边拖着萧棐就打算往外走,却被萧棐拉住,“真的不用。”他的神情坚持,“我不想去医院,高原反应这种事,真的只要等适应了就好。”

“可万一要是适应不了呢?”

“我真的没事。”

萧棐的眼神太执着,而且他手上的力道也不容忽视,安爵在和他对视了几秒后,只能是败退下来,“好吧。”他举手,跟着却又盯着萧棐补充:“不过一天之后要是还没好……”

“那我一定听你的话去看医生。”萧棐保证。

得到他保证的安爵这才满意,他眯着眼睛笑道:“好吧,这样我勉强能和我哥交代。”

眼眸骤然一凝,萧棐狐疑问道:“和你哥有个交代?你哥是哪个?”

安爵顿时脸色一僵。

卧槽!他家大哥之前还几次叮嘱自己不能泄露这件事儿,结果自己却不小心说漏嘴了。要是被大哥知道自己这边露了马脚……他该不会一怒之下让自己接手晏氏吧?

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安爵浑身上下都是一抖。然而面对萧棐的逼视,他心思急转,瞬间想到一个绝佳的借口:“当然是葛哥了!今天你生病,葛哥可担心你了!我来看你时他还叮嘱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

“真的?”萧棐看他。

“当然是真的!”安爵信誓旦旦,“不信你看我认真的眼神。”说着还努力瞪大了眼睛眨巴着。

“……”萧棐默然,安影帝脸皮厚起来时简直是没个边际了,而且他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技能也一定是满级的。

“好了,别问了,你还是赶紧休息吧。”不由分说地把人推到床边,安爵又把萧棐按着坐下,然后转身,“我先回去了啊!”

萧棐笑,“好。”

“记得吃药。”

“我知道。”

露出满意的神色,安爵总算是带着他的碗以及剩下的半碗鱼粥走了,而萧棐则是坐在床边看着他离开。直到打开的门被重新关上,他脸上带着的笑容才渐渐隐去,整个人神情变得有些严肃。

真的像他想的那样吗?晏昭穆他,或许对自己有超出友情之外的心思?

这个念头并非是突然才产生的,而是之前就隐隐有不一样的感觉。包括上次在滇南那边和男人一起去吃宵夜,再有就是之后频发的发信息、通话,男人对待他的态度完全超过了一般朋友之间的关心,更不是他说的前辈对后辈的提携。

他本来就不是对感情迟钝的人,加上身边还有卫臻和褚玮那一对:卫臻虽然说在嘴巴上不怎么饶人,但在其他事情上却无时无刻不在照顾褚玮,那种体贴,和晏昭穆对他的照顾简直是如出一辙,这不能不让他多想。

尤其是今天阿爵的举动更是可疑。倒不是说阿爵不会关心自己,而是以这家伙的性格是不会想到要给自己带鱼粥过来的,顶多来看看自己已经是够好。会叮嘱他过来看自己,而且还这么细心的,他想想也就只剩下晏昭穆了。加上之前他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就足以证明在这件事中有男人的影子。

到底晏昭穆是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心思呢?

恍恍惚惚地想着,萧棐也没注意到门又被打开了,从外面走进顾云,顾经纪人手里还拎着一个袋子,看上去像是装了吃的东西。他一进来就看到萧棐坐在床边发呆,不由得问道:“你醒了阿棐?”

萧棐闻声抬头,“啊?”

顾云皱眉,“你没事吧?我看你怎么好像还是没怎么好的样子?”

“没事。”收敛了乱七八糟的念头回答,萧棐一边对着顾云露出一个笑容。

“没事就好。”顾云也没有多想,他走到桌子旁边把手里的袋子放下,“我给你带了点吃的回来,你要不要吃一点?”

“不了,刚刚阿爵才来看过我,他给我带了鱼粥。”

“是吗?”顾云挑眉,“那你喝了没?”

萧棐缓缓点头,“我喝了半碗。”

“喝了就好。”顾云说完,又问:“那你还想吃别的吗?我给你带了蛋糕。”

萧棐摇头,“不想吃了。”

顾云也没在意,“好吧,那你好点了吗?”

“好点了顾哥。”萧棐回了一句。

“真的没事?”顾云却依然有点担心。阿棐看上去好像有点呆呆的样子,虽然说话什么的完全没问题,但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的感觉。

“真的没事。”萧棐皱眉。他现在心里有点乱,实在是没心情和别人说话。“顾哥,我想再睡会儿,你要是有事的话就去忙你的吧。”

这话很明显就是在赶人了,一贯性格温和的他难得有这种时候,顾云尽管心里担心,也只能是顺从,“那好吧,你先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他说着,转身正想走,又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回头,“要是有事的话你就打我电话别忘了。”

“我知道。”

顾云于是来了又走,剩下萧棐一人,想着想着心情就愈加糟糕了。

第四十五章:事故

或许是因为身体底子好的缘故,萧棐的病并没有持续很久,在休息了差不多一天后,他身上头痛之类的症状就全部消失了,整个人精神状态恢复如常,然后被严璋汝拎着赶紧赶工。

在此过程中一直关注着他的安爵也是松了口气,叹道:“幸好你的情况没有加重,否则的话还得去山下的镇里看医生呢!”

萧棐没说话,只是回了安影帝一个微笑。

看上去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但只有他自己清楚地明白,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总有一天会破土而出,并且不断长大,更不用说晏昭穆此后的表现了。

那天晚上临睡前他又接到了晏影帝的电话,对方一再叮嘱他一定要好好休息,如果撑不住的话就去看医生,甚至假设真的不行,他还可以让严璋汝删减一定的他在这边的戏份。男人的言语中虽然没有流露出过多关心的语气,但话里的意思却是昭然若揭了。

而第二天,在他告诉了安爵自己没事后,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晏昭穆又发了信息过来,确认自己的病是真的好了。

这么明显的表现,他要是再看不出来,他就是和褚玮一样的猪了。

可看出来了又能怎样?

他说不出来对自己的这个发现是什么感受。说是反感?似乎也不反感。可要是说高兴?他一点都不觉得被晏影帝喜欢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只能说是不知所措吧!

所以一如既往地用朋友的态度对待晏昭穆,和他聊天、发信息,尽管最开始时有点困难,可到底他也是拿下过影帝称号的男人,真要装起来,他可不认为晏昭穆能察觉出来。

毕竟有坏心思的人是他,不是自己,不是吗?

******

于是日子就在紧张的拍摄中飞快过去,倏尔就是一个月后。到这时,剧组的拍摄任务才堪堪完成了一半,而这天,则正好有一场萧棐和安爵的对手戏。

这一幕讲述的是男主角云景在寻找却邪剑的过程中,途径杏花村,发现村子里的村民全部离奇死去。云景和他的小伙伴共同努力寻找凶手,却意外发现凶手可能是万魔宗的宗主赤焱魔尊。换言之,这就是男主角头一次和幕后Boss正面交锋的情景,同时也是赤焱魔尊第一次正面见人的场景。

一身血红色纹暗金的层叠大衫,暗红色的眼眸和金红色眼线,头顶上火焰状的红珊瑚发饰,赤焱魔尊的造型看上去更像是一团人形火焰,而在火焰中的则是面无表情的萧棐。

安爵饰演的云景则是跟在他身后,他是追着赤焱魔尊留下来的线索到了村口,在那里,有一棵几百年的槐树。而赤焱魔尊就站在槐树之下,背对着众人。

除了云景之外的其余众人也都陆续赶到,然而他们在看到槐树下站的那道身影时,纷纷停下了脚步。

“你是谁?”云景厉喝,然而言辞间却带着极深的警惕。

在他的感知中,眼前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极为邪恶的气息,那滔天的怒焰、不羁、愤怒以及肆意凛然的血腥。

那绝对是神玄境、乃至更高一层境界的修士,魔道修士,远远不是以他目前的修为能对付的。

对面的人影却没有回话。

站在他身后的云逸跟着怒问:“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杀了杏花村整个村的人!”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背对着他们的人影淡然回答,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是的话你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包括他们的魂魄!告诉我,那些村民的魂魄去哪里了?!”云景接着说道。

在杏花村中被发现的尸体,不仅除了死状极惨之外,甚至连魂魄都不见了。那是违背大道规则的灵魂剥离,不是正常人死亡时魂魄应有的消散过程。一般人死时,三魂七魄不会马上脱离肉体,而是在差不多一到两个时辰内剥离出来,前往六道轮回以待投胎转世。他们发现尸体的时候,尸体之上还残留于余温,说明这些村民的死亡时间不会超过半个时辰,可魂魄不见了,而且是所有人的魂魄都不见了,加上现场残留的浓重魔气,这只能证明杏花村的惨案是魔道中人所为。

“去哪里了?”人影居然嗤笑出声,“当然是去他们该去的地方了,黑暗、痛苦,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的炼狱才应该是这些凡人的归宿,不是吗?”

他说着,然后缓缓转身,直面云景四人。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张过分苍白的脸,妖孽一般的美丽,尤其是他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在火焰纹路的红色眼线衬托下,更是带着说不出来邪魅的感觉。当他弯起唇角邪笑时,更是让人在骤然间被摄去了心神。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