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10)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10)

时间: 2014-01-22 12:43:11

晋笙顿时“切”了一声,却还是勉强放过了他,但不过片刻的功夫,这位女士又突然扭过头来,“阿棐,一会儿得奖时该说些什么你想好了吗?”

萧棐一愣,“得奖感言?”

晋笙翻了个白眼,“别告诉我说你没准备!我们可都是看好你拿下最佳新人的哦!”

听到她这话的安爵也过来凑热闹,他把头伸到萧棐面前,“笙姐这话说得对,一会儿你上台了可不能给我丢脸!”

萧棐:“……”

他果断推开了安爵的脑袋,然后对着晋笙狡黠一笑,“虽然不知道有多大的机会,但我还是准备了得奖感言的。”说着,他抬头看了眼台上还在引入开场白的主持,这一瞬青年的眼底满是自信的光芒。

第六十七章:得奖

“……经过之前几项大奖的预热,下面我们要揭晓的就是大家最为关注的一项了,你们要不要猜猜是什么?”

“你这是在侮辱我们各位嘉宾的智商吗?这还用猜!不就是年度最佳新人奖吗?还不快点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获得年度最佳新人奖提名的有哪些!”

台上的主持人在斗嘴中开始介绍6位获得了年度最佳新人奖提名的艺人,而台下萧棐在此时也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

虽然他有足够的信心能拿下这个奖项,但包括李辰奕在内的其他五个人也不是易于的,而且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真的李辰奕有什么阴谋呢?否则的话之前他又怎么可能兴致勃勃地来找自己炫耀?

一时间有些患得患失,就连台上的主持人在说些什么萧棐也有点没听进去,直到把6个候选人都介绍完毕,主持人又把评委会的主席席山海请了上台,“下面,就由席老师来为我们揭晓本年度最佳新人奖的得主!”他这才回过神来紧盯着台上。

“别紧张,肯定是你!”安爵拍了拍他的手。

扭头对他笑了一下,然而萧棐此刻的笑容却显得有点敷衍,看得出来更多的还是紧张,这让安爵忍不住抿嘴笑了出来。之前见到阿棐时他总是那副沉着稳重的样子,现在难得见到他这么紧张,到也是挺有趣的。

他心里想着,又扭头看了眼坐在这一排最靠边位置的姜青商。原本按照姜老板的日程他是懒得过来的,架不住被安爵拖了过来,用安影帝的话说就是“自家艺人拿奖,你这个做老板的怎么说也要过来见证一下嘛~”姜青商百般无奈之下,也只能是随这家伙了。

而此刻,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安爵的目光,姜青商突然也扭头朝他这边看了一眼,结果刚好对上后者的视线。姜青商一愣,安爵却对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同时还举起拉着萧棐的手朝他挥了挥。

姜青商:“……”

默默扭回头的男人懒得理会这二货,而萧棐却是被他这个突然的举动带走了心神,“你干嘛阿爵?”

“没什么!”安爵矢口否认自己曾经做过的事,笑眯眯的样子看上去却一点都不无辜。

萧棐:“……”

丢下这个没人愿意理会的二货,萧棐正想说些什么,却听到台上传来席山海的声音,“……萧棐!”再然后就是周围晋笙、顾云、陈希以及另外一些公司的艺人鼓掌恭喜的声音。

“恭喜啊小师弟,你的获奖感言可以拿出来用了!”

微笑着说话的是晋笙,她的神情欣慰而又坦然,看得出来是真心替萧棐高兴。而周围其他几个星耀的演员虽说多多少少有点失落,但嫉妒归嫉妒,他们还是同样对萧棐道贺了。

因为安爵的打岔而没有听到席山海完整话语的萧棐这个时候才算是真正放下了那颗心,原本紧握着的双手也放了开来,他对着晋笙以及周围道贺的人露出一个真诚的笑脸,再然后缓缓起身上台。只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在他这幅平静的表象下,实际上的动作却要比往常慢了一拍。

真的是他!

他真的拿到了紫荆奖的年度最佳新人奖!

哪怕之前再有心理准备,但当荣耀真正落到自己头上的这刻,萧棐脑海中还是忍不住有片刻的空白。

努力拼搏了一年,换来的是整个圈子的认同。尤其是这样的结果和上辈子截然不同,就像是命运脱离了她既定的轨迹,在这一刻真真正正地打上了节点。

满怀的激动情绪在萧棐上台领奖的过程中被他压抑了下去,所以在外人看来他由始至终都是相当的平静,就算是在接过晏昭穆手里的奖杯后发表获奖感言时,青年的表现依旧是格外出色。他简短地表达了一番自己激动的心情,然后又感谢了星耀娱乐以及几位在演艺道路上给了他帮助的人,其中包括晏昭穆、严璋汝以及他的老师李文华等,言辞恳切,能听得出其中所蕴含的感情。

所以当他最后下台之后,会场中也都适时地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早就等在下面的安爵更是给了他一个用力的拥抱,这家伙也没有说什么恭喜之类的话,反而是挑了挑眉对他笑,“这下你总不会再继续妄自菲薄了吧?”

萧棐却轻轻在他胸前锤了一拳,“滚吧!”说完他和安爵对视了一眼,几秒钟后两人相视一笑,感情尽在不言中。

******

少了最佳新人奖这个重要奖项,接下去的几个奖项对于萧棐他们就没有多大吸引力了,不过即便如此,两人还是在会场坐到差不多该结束的时候才撤走。不像晋笙,这位影后早在萧棐拿到新人奖后就早早地离场了,临走前她还留了一句话让萧棐请吃饭。

对于这样的小要求,萧棐自然是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浑然没有意识到这是给自己以后增添了一位食客。直到后来这位影后也和安爵一样时不时出入他家来蹭饭吃后,他才意识到此刻的自己到底是答应了什么。

不过现在的萧棐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和安爵在准备离开酒店时,安爵这不靠谱的家伙说是要去找姜青商,然后就丢下他一个人跑了,剩下萧棐和顾云站在酒店门口,看上去倒是有点冷清。

这个时节差不多已经到了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加上还是晚上,凛冽的寒风刮着,萧棐手里拿着个奖杯,顿时觉得有点冷。而顾云则差不多是同样的感受,他用还带着一点兴奋的语气说道:“阿棐你要不然等等,我让公司派辆车过来?”

来的时候他们是和晋笙一起来的,但现在晋影后先走了,安影帝又丢下了他们,他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了。

萧棐点头,一个“好”字还没有说出口,后面却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另外还有晏昭穆的声音,“阿棐。”

闻言转身的两人同时看到了一起从里面走出来的人,不消多说,就是晏昭穆以及江明远。后者在看到萧棐以及顾云站在门口没什么动静的样子时就相当识趣地提出了他去开车,而晏昭穆则是走到萧棐面前,脸色不虞,“你怎么回去了也不和我打声招呼?”

他说话的时候还和萧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因为现在虽然酒店外面没什么人,但两人都没有办法保证不会有记者溜出来见到这幕。所以萧棐也同样是没用太过亲昵的语气和男人说话,只是微笑着回了一句:“我不是怕你一会儿还有别的奖项要颁吗?”

晏昭穆“哼”了一声,没多说什么,他的视线落在萧棐捧着奖杯的手上,不由得皱眉,“冷吗?要不要我帮你拿着?”

“不用了。”萧棐摇头,脸上的笑容反而变得明显了些,向来温和的桃花眼也是一闪一闪的,“我自己拿着就好。”

或许是因为男人在身边的缘故,他突然很想和对方分享自己的喜悦。之前在台上的时候,碍于下面有那么多的观众,他没有办法和晏昭穆说自己是有多么开心,可现在变成两个人独处时,这种想要分享的欲望就一下子变得迫切起来。

晏昭穆难得看到青年这么活泼的表情,顿时心里一动,虽然此刻的他很想把人拥到怀中蹂躏一下,但顾虑到周围的环境,男人也只能是强制按捺下心底翻涌的情思,对着人微微一笑,“随你吧。”

而后江明远很快就把车开来了,几个人一起上了车,离开了四季酒店,所以也就没看到从酒店门后出现的身影,那是跟着晏昭穆出来的蒋盛天。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这位盛天娱乐的掌权人居然做起了跟踪人这种偷偷摸摸的事,也没有被当事人察觉。而当他看到萧棐和晏昭穆所坐的车离开后,他这才眸光闪了闪,邪笑着把刚才用手机拍下来的照片发给了某个特殊号码。

等明天早上萧棐发现报纸上除了报道他获得年度最佳新人奖之外,还有他和晏昭穆两人之间略显亲密的照片时,两人会是什么反应呢?

想到这点,蒋盛天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只是他没笑多久,突如其来的脚步声就让他一下子收敛了笑容。

“盛天!”

充满的怒气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蒋盛天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来人是谁。他漫不经心地转身,正好对上李辰奕略显扭曲的脸庞,即便如此,男人还是挑了挑眉笑,“怎么了宝贝儿?谁惹你生气了?”

“你说呢?!”看着似乎不明白状况的蒋盛天,李辰奕咬牙问:“之前是谁信誓旦旦向我保证最佳新人奖的得主一定是我的?!”

尽管是在盛怒之中,但李辰奕好歹还留有点理智,并没有大声叫唤,所以蒋盛天也不担心两人的对话会被别人听去。不过面对李辰奕的责难,他突然轻笑了一声,然后反问:“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你有证据吗?”

“什么?”

听到他这话的李辰奕完全愣住了,他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蒋盛天,似乎是无法相信男人居然是这样的反应。

他明明记得前两天晚上在蒋盛天的别墅中,男人抱着他说出会帮他拿下新人奖这样的话,结果不过是两天的时间,蒋盛天就不认账了?

就像是为了击碎他心底仅存的那丝奢望,蒋盛天在说了那样的话后还不止,他上前一步凑到李辰奕耳边,轻声说道:“当你爬上董琦川的床的那刻,你就该知道有这天。我不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脏。”

恶毒地丢下这句话的蒋盛天悄然离去,而被他最后两句话击中心神的李辰奕则是呆立原地,脸色苍白。

他知道了!

他知道自己和董琦川之间的关系!

他居然说自己脏!

这个混蛋!

这样的念头不断在他脑海中纠缠,使得青年急剧变换的脸色显得狰狞可怕,然而他那双低垂的眼眸中却不可避免地多了几丝慌乱。

这样的情况,他要怎么办呢?

第六十八章:补偿

对于这次得奖背后所隐藏的那些阴私,萧棐一点都不清楚,他虽然有点奇怪李辰奕为了放了狠话后却没有丝毫动静,但很快这仅有的一丝怀疑就被他丢到脑后去了。

不管李辰奕之前有什么阴谋,但拿到最佳新人奖的是他不是吗?

此刻的他心里是满满的成就感,虽然只是一个最佳新人,但这种喜悦与满足却几乎可以和上辈子他拿到影帝时那种感觉相媲美。因为尽管重生后他的道路几乎可以说是走得一帆风顺,可正是因为太顺利了,他反而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然而在握着手里这座冰凉的奖杯时,这种不真实的感觉总算可以放下了。这一切都不是幻觉,他是真的已经脱离了上辈子那被打压的命运,这辈子,未来已经握在了他的手中!

胸中有着压抑不住的豪情壮志,这一刻萧棐的眼神熠熠,让边上的晏昭穆忍不住轻笑,“拿到最佳新人奖就这么高兴?”他可是很少见到青年有这么喜怒流于言表的时候呢!

萧棐点头,脸上是不加掩饰的灿烂笑容,“嗯,真的很高兴!”一年多的努力没有白费,曾经压在心上的大石也都随之而去,没有人知道他有多重视这个奖项,在意整个圈子的肯定。而现在,他所付出的一切都值了。

所有人都看到他在娱乐圈里顺风顺水,拿下央视大戏,参演星耀十周年巨制,看上去仿佛都是轻而易举。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了这些成功付出的努力,接到角色后的每个晚上,他都有用心揣摩角色,为了锻炼演技,他一个人对着镜子反复做同一个动作,力图让眼神、动作以及神态都达到统一。他还把自己可能接到的每部戏都研究了一下,试图规划出属于自己的道路……这背后的一切辛苦,没有人知道。

想到这点,饶是以萧棐坚强的心性,鼻子也有点发酸,眼眶微涩,竟然有要落泪的冲动,可幸好他忍住了。然而即便是这样,晏昭穆还是发现了这点,眼见得自家老婆泪光闪闪的,他顿时有点慌了,“不是高兴吗?怎么看你像要哭的样子呢?”

此言一出,坐在前面的江明远和顾云也都纷纷扭过头来,萧棐顿时大窘,他瞪了晏昭穆一眼,“你说谁要哭了?!”

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的晏昭穆赶紧弥补,“口误,绝对是口误,阿棐你怎么会哭呢?”

江明远&顾云:“……”我的老板每天都在刷新智商下限怎么办?在线等,急!

说得太快以至于又说漏嘴了的晏昭穆则同样是脸色阴沉得跟墨一样,不过他也只敢对前面看好戏的两人扮黑脸,在面对萧棐质询的眼神时赶紧换了副讨好的笑容干巴巴地笑着。

原本心里好不容易涌起的感怀就这么被晏昭穆打岔弄没了,萧棐也是哭笑不得。不过他也算是摸清眼前这男人的脾气了,知道他在自己面前最是厚脸皮,所以干脆懒得理他,把手里的奖杯往晏昭穆腿上一放,“拿着,一会儿帮我拿回家。”

他话里面的意思很清楚,晏昭穆瞬间变了一副得意脸,也不愁眉苦脸了,那笑容要多明显有多明显,尤其是他看着萧棐的眼神,在这刻更是温柔得仿佛能把人溺毙。

******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渭水庭院,萧棐和晏昭穆一起下了车,也没有让江大经纪人一起上去,晏昭穆直接就吩咐江明远把顾云送回去,然后又相当霸道地给自己和萧棐放了假,“你和姜青商说,接下去几天就别给阿棐安排通告了,就算有,也等元旦三天假放完,这两天让他好好休息。”

江明远被他如此霸气地安排给震住了,半天后才反应过来,“可是阿棐这才拿下新人奖,不接受采访什么的真的好吗?”

晏昭穆理直气壮反问:“有什么不好的?”

话没说完就被萧棐打断,“江哥你别听他的,公司该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好了。”说完他还不轻不重锤了晏昭穆一下。

晏昭穆皱眉,“狼牙马上就要拍了,你这两天还赶通告受得了吗?”

萧棐回了他一句,“放心吧,我吃得消。”他停顿了下,又补充,“其他艺人想赶通告都没得赶呢,你倒好,一句话就把我的活都给推了,以后让我喝西北风去吗?”

“我养你不就好了?”丝毫没有在意车里还有江明远以及顾云两个人,晏昭穆坦荡荡地就说出了这句话,如此麻溜的态度,显然这个念头在晏影帝心底不是头一次出现了。

萧棐顿时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谁要你养了?”

“是我要你养,可以吗?”

三人:“……”

实在看不下去如此露骨的秀恩爱场景,江明远浑身哆嗦了一下就把车开走了,临走前没忘了跟萧棐说他会和顾云安排好关于后续采访的事的,而萧棐则是微笑着目送他们远去,然后转身就拉下了脸,“有趣吗?”他斜睨着晏昭穆,眼神中却满是笑意。

晏影帝于是只能嘿嘿傻笑了两声,然后紧跟着萧棐一起上楼了。

等到17楼,萧棐打发晏昭穆上去休息,谁知后者却抱着奖杯死都不肯松手,“不行,至少让我把你送到房间门口。”

萧棐退让了。

而等到了他房门外,萧棐把门打开,晏昭穆又耍赖似的说道:“你说了今晚要补偿我的……”说完还用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他。

萧棐顿时无奈,心想这家伙实在是太得寸进尺,但转念他又想起男人之前在台上给他颁奖的时候,那种为了他而感到骄傲的眼神,到底心里还是忍不住一软,侧开身子说道:“进来吧。”

唇角瞬间弯起一个很大的弧度,晏昭穆轻巧地从他身边让出的空隙走进了房子,萧棐则是跟着进来。而就在他关上门转身之时,却不意被晏昭穆用力搂住了腰,再然后就是炙热到快要把他融化的亲吻。

唔,他就知道晏昭穆这家伙不怀好意!

在唇瓣被吮吸住的那一刹,萧棐脑海中迅速闪过这样的念头,但他最终还是没有抗拒,而是缓缓地把手搭到男人腰间,然后热切地回应着晏昭穆的吻。

近乎抵死纠缠了几分钟,萧棐差点快要呼吸不过来,晏昭穆的攻势才逐渐变得温柔起来,他轻轻地在萧棐的唇齿间流连,或轻吮或舔舐,然后才缓缓放开了他。

被吻得有些透不过气来的萧棐此时正努力缓和着呼吸,他的一双桃花眼此刻都化作了春水,在玄关微黄的灯光下别有一番风味,晏昭穆顿时就觉得自己的欲望变得更加肿胀。

没有人知道之前颁奖典礼中,他看着阿棐上台领奖,发表获奖感言时是什么感受,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属于自己的瑰宝在众人面前被揭露了出来,青年稳重的台风,他单纯的笑容,无一不让他心跳不已。

那种之前将近三十年的人生中都没有感受过的心跳,在那一刻只是为了那么简单的一个笑容而绽放。

也是那一刻,晏昭穆清楚地知道自己是栽了,他迫切地想要拥有萧棐,拥有这个还算不上是男人的青年。就像刚才在车上,要不是碍于江明远和顾云两个电灯泡在场,他说不定早就抱着人亲热了!

眼神变得黯沉,其中带着很明显的欲望,晏昭穆的一只手不断往下,却是探到了萧棐前面,然后轻轻触碰了他同样勃、起的欲望。

“嘶……”倒吸一口气的萧棐顿时用力推了他一把,只可惜男人的力道太大,他并没有推开。而这时晏昭穆的手却愈发灵活,就像带着难言的魔力,让他原本有些翘头的权柄变得更加直立。

“你硬了。”轻声在萧棐耳边说着流氓一般的话语,晏昭穆此刻的笑容居然是难得一见的邪气。

听到他这话的萧棐顿时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还不是你害得!”

晏昭穆继续笑,他的唇缠绵在萧棐耳边、颈侧,发出来的气息更是让青年颤栗不已,“阿棐,今晚我们,做吧?”

脸色一下子变得爆红,萧棐实在是很想把眼前这个突然变成了流氓的男人推开,只可惜不知道是禁欲太久,还是男人的手段实在高明,他现在浑身上下都没有一点力气,只能是任由男人的那只手在自己重要部位肆虐。

晏昭穆明显也察觉到了这点,主要是怀中人软成一滩水的感觉实在太好,让他忍不住想要欺负萧棐。他的手不断用力,甚至已经拉开了萧棐裤子上的那条拉链,直接伸到了里面握住青年的权柄。

急剧的摩擦,略微重了一点的力道,让萧棐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他两只手死死拉着晏昭穆的衣摆,脸却完全埋在男人的胸前,牙齿紧咬着下唇,却是为了防止自己发出声音。

而晏昭穆却在他耳边继续轻喃:“不要紧张阿棐,放轻松,叫出来也没关系的,我喜欢听你的声音,叫出来好吗?”

叫你妹!

仅存的理智让萧棐在听到男人的话后暗骂了一声,但他却敌不过晏昭穆那一只充满魔力的手,几乎是在男人在他根部处用力握了一下后,他终于忍不住释放了出来,而那种濒临窒息的感觉也让他在同时张口咬住了晏昭穆的衣服。

“嗯!”一声闷哼从他口中传出,萧棐的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

而晏昭穆却是缓缓把沾染了某些乳白液体的手抽了出来,他抱怨似的说道:“阿棐,你满足了,那我呢?”

第六十九章:浴室

平日里被明黄色灯光照得分明的浴室,今晚却因为蒸腾的水雾而有点看不清晰,只能看到一道白皙却不乏健美的赤裸身躯站在淋浴头下,白色的洗发水泡沫从青年头上冲洗下来,流过他精致的肩胛骨,往下则是修长结实的小腿。不小心飞扬起来的泡沫溅到玻璃上,透过茫茫的水雾以及上下两段透明的玻璃,能隐约感受到青年身躯所带有的那诱人的冲击力。

原本只是想敲门喊句话的晏昭穆在不小心推开了浴室门后入目的居然是这样的“景色”,顿时嘴里的话就噎在那儿了。不止如此,他的眼眸更是一下子暗沉了不少,里头隐约能看得出来有火焰在燃烧。

倒是正专心洗澡的萧棐无意间回头时看到浴室门外站了个身影,他愣了一下之后马上回过神来,稍稍把水放小了些,一边却是红着脸飞快问道:“阿穆你干什么?!”

之前在玄关处被男人用手弄出来一次,萧棐裤子里面黏腻得难受,加上之前为了出席颁奖典礼还化了妆,所以他也没怎么管晏昭穆就自己先进来洗澡了。结果这家伙没走也就算了,居然还偷看自己洗澡?

这么想着的萧棐也忍不住有些恼羞成怒,但到底是怒多还是羞多,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尽管还隔了一层玻璃挡门,但这移门只有中间一些是磨砂的,上下两端都是透明,所以他很容易就能感受到男人那赤裸裸的炙热目光。

明明是无形的,却让他有着浑身上下都被轻薄了一遍的感觉,那种强烈的带电感就好像是从每个毛孔中跳跃出来的一样,让人害羞却又无比刺激。

“是这样的,阿棐你的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李文华,你看要不要接一下?”晏昭穆一本正经回答,说着还摇了摇手上拿着的手机示意。看上去很是淡然的样子,可那压根就不曾转开的视线却让萧棐暗自咬牙。

这混蛋!

进浴室前他虽然是把手机什么的重要物品都放在了外面,但不过是一通电话的事,这家伙有必要这么郑重其事地对待吗?不能等他洗完澡出去再说,偏偏拿着手机过来?这里头男人打的什么心思他不清楚,但一准不是什么好心思就是了。

心里愈发羞恼,萧棐狠狠瞪了晏昭穆一眼,“晚点等我洗完澡我会打回去的,你还不快走!”

“哦。”没想到应了一声的晏昭穆居然还挺顺从,也没多说什么就后退两步关上了门。而随着不算清脆的关门声响起,萧棐却是长出一口气,一只手瞬间用力扶住了墙,使劲呼吸着,差不多一分钟后,他把头重新埋到水流之下。

之前被晏昭穆毫不避讳地看着,他整个人都快不好了。那种目光实在是太具有侵略性,加上想起之前男人在玄关那里对自己说的话,萧棐原本就被蒸汽熏得有点发红的脸色更是红到滴血。

事到如今,他要是还看不出来男人志在必得的决心,那他就不用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可看出来归看出来,但他也没想过要逃避,他和晏昭穆这段感情或许最初是晏昭穆主动的,但几个月下来,男人的付出与体贴他都看在眼里,更不用说晏昭穆本身就是那么出色的一个人了,所以说不心动那是假的,而最近这段时间他也做好了准备要真正接受对方。

甚至在半个小时前,玄关那里,他都已经准备好了给某人一些福利。当然,只怕晏昭穆也是清楚这点的。可问题是,这家伙未免也太着急点了吧?他又不会跑,干嘛非得这样?

被热水冲击着的萧棐浑然没意识到此刻自己的神情和他平常一贯淡然的形象有多不同,他的双眼紧闭着,密集的水流从他头顶喷洒而下,热气愈发蒸腾。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先被关上的浴室门却再次被打开,晏昭穆从门外施施然走了进来。等他进来后,男人又顺手把门给关上落锁,然后朝着萧棐走了过来。一边走,他一边解着自己身上衬衣的扣子,那架势,俨然一副要脱衣服的样子。

抬头看过去的萧棐顿时就愣住了,他警惕地问:“晏昭穆你干嘛?”

“和你一起洗澡啊。”晏影帝极为坦然。

被男人如此直白的话吓了一跳,萧棐红着脸,他很想说些什么。可看着晏昭穆再自然不过的动作,却又舌头打结,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或许是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晏昭穆一边从容不迫地脱掉自己身上的衣物,一边说道:“反正一个人洗也是洗,两个人洗也是洗,我们还是一起洗吧,这样也可以节约一点水资源呢!”

萧棐:“……”节约个鬼!翻了个白眼,萧棐很想关掉水直接走出去,可浴巾什么的他都还放在外面,就这样出去肯定被晏昭穆看光了。

他这边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外头的晏昭穆却已经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一干二净。明明他的动作说不出来的优雅,然而那速度却是眨眼间的,让萧棐更是心跳不已。

事实上在他看到晏昭穆的身体后,他整个人就已经懵了,过于紧张使得他的脑海一片空白,他几乎是眼睁睁地看着男人拉开移门走了进来,然后反手拉上门,把所有的水汽都阻拦在了里面。

整间浴室明明不小,但当男人进来的一瞬间,萧棐却觉得原本宽敞的空间一下子变得逼仄起来,似乎所有的空气都被男人攫取了一样,他突然觉得有点缺氧。

“阿棐……”

喑哑着嗓子喊了萧棐一声,晏昭穆的目光从进门那一刻就再没有从青年身上挪开过,此刻他更是堂而皇之地把之前在外头没看清楚的部位都打量了一遍,然后眼底闪过赞叹和欣赏之意,片刻后变成了浓烈的欲火。

没有丝毫瑕疵的皮肤上还有水珠滑过,算不上健硕却也有着肌线的胸肌点缀着两颗迷人的红豆,还有那黄金比例的大腿,脱去了衣衫的青年比他想象中还要迷人。

想要占有阿棐!从头到尾、从里到外,彻彻底底地占有阿棐!

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疯狂叫嚣,然而晏昭穆还是努力压下这个念头,他伸手从萧棐手里拿过紧抓的浴球,然后又从边上拿过一瓶沐浴乳挤了些在浴球上。等做完这些,他这才轻轻抓住了萧棐的手臂。

虽然在刚才那一瞬理智飞离了自己,但当男人的掌心触碰到自己肌肤的一刹,萧棐还是忍不住轻轻颤抖了一下,他红着脸低声问:“你,你干什么?”

“帮你擦背啊!”

晏影帝给出来的回答永远都是那么理直气壮,尽管声音听上去还是那么黯哑。他拉着萧棐转了个身,让青年莹白的背部正对着自己。而自己则是向前迈了一小步,使得两人间的距离瞬间接近了不少。

与此同时萧棐则是感到一股压迫性的气息从自己身后传来,男人沉稳的喘息轻轻在自己耳后响起,再然后就是稍微有些沁凉的浴球逐渐在自己背上滑动——晏影帝应该是头一次帮别人擦背,不仅力道太轻,而且根本没什么套路,就像是随意地在自己背上画着圈,与其说是擦背,倒不如说是挑逗。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