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11)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11)

时间: 2014-01-22 12:43:11

原本就已经够敏感的背脊在被晏昭穆如此擦拭着,萧棐不由得浑身都紧绷了起来,他能感受到有时候男人的手会直接触碰到自己的肌肤,而这个时候,自己的背上就会随之起来一阵轻麻的颤栗。

如此这般被服务了半分钟不到,萧棐就没办法再继续忍受下去了,再这样下去他又要硬了。清醒过来的他赶紧地往前走了两步脱离男人气息控制的范围,然后转身:“你自己洗吧,我洗完了。”说完则是飞快地走到沐浴笼头下,把背上的一些泡沫冲去。

而就当他匆匆冲干净了身体,转身就想逃跑的时候,晏昭穆却又一把拉住了他,“不急,阿棐你既然洗完了,那就帮我擦背好吗?”

他微笑着,手上的力道却不小,萧棐没能成功走出去,身后的人却又重新缠了上来,“好吗阿棐?”

如此低沉撩人的声音,加上毫无阻隔的肌肤接触,萧棐瞬间回头看了他一眼,只见晏影帝他一双眼睛眨巴着,明明比自己还要大的块头,这一刻的眼神却像只大狗似的,看上去水漉漉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浴室里头蒸汽的影响。

明知道这十有八九是晏影帝装出来的,可萧棐是真对他这样的神情没有抵抗力,好笑的同时也觉得心软,叹了口气,他还是认命地接过男人手里的浴球,然后沉声道:“擦背可以,事先声明,不许随便动手动脚的!”

晏昭穆笑着点头,“没问题,我保证!”

看着他这幅嬉皮笑脸的样子,萧棐瞪了他一眼,重新走回浴头下面让人站着,接着就是帮晏大少擦起背来。

不得不说相较于晏昭穆的蹩脚手艺,萧棐擦背的功夫就好多了,他的力道不轻不重,虽然偶尔也有手碰到晏昭穆背的时候,但也是一沾即收,并不停留。然而这种并不停留对于晏昭穆来说,却也不是那么好忍受的,或许阿棐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种感觉对于他而言是另一种角度的引诱。他虽然还能勉强维持平稳的呼吸,但随着空气中那种暧昧以及情欲的气息变得愈发粘稠,下体的欲望却已然是一发不可收拾。

想必阿棐也已经察觉到了这点,他能感受到身后人的动作逐渐变得迟缓起来,尤其是随着浴球往下移动,青年的力道也越来越轻,呼吸声却越来越明显,那微热的气息喷薄在自己后背,更是让他双拳愈发紧握。

“阿棐。”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或许仅仅只是几分钟的时间,晏昭穆同样忍不住了,他哑着嗓子喊着萧棐的名字,然后倏地转身抓住了萧棐的双手,“阿棐……”

虽然男人什么都没说,但他那炽热的目光却已经说明了一切,尤其是下腹部那昂扬的权柄,更是把他所有的心思就揭露了出来。

面对男人如此强烈的目光,这一刻的萧棐居然没有躲避,他主动垫脚把自己的唇送了过去。而在一愣之后,大喜过望的晏昭穆则是开始激烈地回应青年难得的主动。

不像是那种温柔的吻,此刻两人唇舌纠缠间,更像是激烈的交锋一般,彼此都不肯退让。萧棐的手死死扣在晏昭穆背后,而晏昭穆的手则是在青年的背后以及重点部位不断游移,企图点燃他体内情欲的火种。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当这场唇齿间的交锋最终以晏昭穆压倒性的胜利作为结局时,萧棐的权杖也已经被男人撩拨得昂首挺胸了,而他后面的那个部位则是同样在男人之前借着泡沫的试探下,接受了轻微的开拓。

“不能去卧室吗?”虽然很不好意,但萧棐还是别扭地问了一句。怎么说都是他的第一次,在浴室什么的好像有点太丧失了吧?

晏昭穆却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他伸手拿过边上放着的沐浴乳,挤了一些在手里,然后温声安慰他:“我没带润滑剂,只能用这个了,你忍忍。”

萧棐:“……”

觉得羞耻度爆表的青年已经不知道能怎么回应了,他只能是红着脸任由晏昭穆把自己转了个身,让自己扶住墙壁,然后灼热的却带着沐浴乳湿滑感觉的昂扬就轻轻顶到了自己密道的入口。

再然后就是不断的研磨以及挑拨,当晏昭穆的权柄以缓慢却坚定的速度进入他的甬道时,尽管事先经过了一定的拓展,但萧棐还是忍不住吃痛哼了一声,他的双手瞬间握拳,括约肌更是一下子收缩,紧紧箍住了男人深入到他体内的物什。

“嘶!”瞬间被紧致到极点的温暖包裹住,晏昭穆同样发出一声轻哼,差点就要缴械投降,不过幸好最终他控制住了这种欲望,没有做出这么丢脸的事。但即便如此,他还是重重喘了几口气,苦笑道:“放轻松阿棐,你夹得我太紧了……”

他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萧棐更加紧张,而后面的某处也愈发用力,惹得晏昭穆赶紧安抚身前人,“阿棐快放松,别这么用力!别紧张,深呼吸,对,深呼吸……”

好不容易把青年安抚下来,自己的兄弟不被夹得那么紧了,晏昭穆才开始试探着轻慢地抽动起来。或许是因为萧棐的心态放稳了,又或者是沐浴乳多多少少有点作用,几分钟后,两人都逐渐开始觉得放松起来,晏昭穆的动作缓缓加快变得剧烈,而萧棐则是羞红着脸,咬着唇瓣承受着身后男人的冲击。

不止如此,之前在玄关那里受到过晏昭穆照料的小萧棐此刻同样享受着男人的服侍,手掌和权杖交触间,虽然多了残留下来的沐浴乳,可那种腻滑的感觉很快就在男人的动作下化为快感积聚起来,让他忍不住发出沉重的呼吸。

耳边是男人轻声的呢喃,萧棐压根就听不清晏昭穆说了些什么,他只能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快感在自己体内积聚,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就像潮汐一样不断侵蚀着他的理智,直至将他整个人淹没。而就在他被这场海潮淹没的瞬间,他闷哼一声,乳白色今天第二次从晏昭穆手中喷射出来,直接溅到浴室的墙上。

身后的晏昭穆注意到他释放了,却是加快了冲击的力度,他红着眼咬着萧棐的耳朵,“阿棐,我也要来了……”

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男人狠狠地冲刺了最后几下,最终在青年体内释放出了堆积已久的欲望。

“阿棐,我爱你!”死死抱着被再次带上云霄的青年,晏昭穆再他耳后说出了这句话。

第七十章:绯闻

萧棐是被饿醒的。

迷迷糊糊睁开眼,卧室里头依旧是灰蒙蒙的,看上去光线不怎么好,他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地想拿过床头柜上的闹钟看一眼时间,结果这才一伸手,浑身上下就是一阵酸痛,连带着昨晚的记忆也瞬间回潮。想起昨晚和晏昭穆在浴室里做的事,萧棐下意识就往自己身边看了一眼,入目却是空荡荡的床铺,上面没人,只有人睡过的痕迹,一抹,被窝还是温热的,说明人才刚起来没多久。

也没多想,努力伸手把闹钟抓了过来,谁知一看时间居然已经快下午一点了!

这下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萧棐双手撑着就打算坐起,结果晏昭穆的声音就从门口处传来,“阿棐你醒了?”

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带着关怀,不止如此,他还飞快地走到床边,弯腰要扶他起来。惹得萧棐给了他一个白眼,“我没事,也没你想象得那么娇弱。”

“嘿嘿……”被瞪了一眼的晏昭穆也不生气,摸了摸自己的头就笑,“没事就好。”原本他在萧棐面前就没什么地位,加上昨晚折腾了好几次,餍足的男人更是心情愉悦,这种压根没有什么杀伤力的视线直接就被他当做是夫夫间的一种情趣了。

萧棐懒得理会这家伙得意的笑容,随口问了一句:“你干什么去了?”看男人身上还穿着睡衣,这架势不像是要起床的样子。

晏昭穆笑着回答:“我给江明远打了个电话,让他一会儿带点粥什么的过来。”他说着已经掀开被子重新坐回了床上,然后一手搂住萧棐的腰,“那里,还疼吗?”

两人都已经亲密到这种程度了,萧棐也不会因为这么个动作放不开,不过听到男人这样的问题,他还是忍不住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耳朵微红,“你说呢?”明明昨天晚上在浴室里来了三次他就快承受不住了,结果等回到卧室,这家伙又动手动脚的,一直闹腾到凌晨两点,害得他现在浑身上下就像散了架一样,特别是某些部位,更是火辣辣地疼。

“你要是疼的话,要不然我出去买点药膏?”晏昭穆皱着眉头问。

萧棐:“……”这种问题问他,他要怎么回答?

理都没理他,萧棐拍了拍自己腰上那只不怎么安份的手,“起开,我要起来了。”

晏昭穆愣愣的,“起来干嘛?”

萧棐继续瞪他,“打电话。”他停顿了下,“都已经这个时间点了,今天的通告安排恐怕都要取消了。”

谁知晏昭穆却拉住了他,“放心吧,这事我已经和公司交代过了,这几天你安心休息就是。”

萧棐淡然问:“你什么时候联系的公司?”

晏昭穆想都没想就回答:“昨晚啊,不是,是……”

后面的话在萧棐严厉的目光下被他吞了回去,而萧棐则是看着他似笑非笑,“昨晚什么时候啊?”

一不留神被抓住了把柄的晏昭穆顿时就蔫了,他有心想要逃过这个问题,但在青年灼灼的逼视下,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回答:“在你洗澡的时候。”

“所以昨晚你是有预谋的是不是?”萧棐继续笑。

晏昭穆糯糯:“……是,”不过话音刚落,眼看着阿棐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变成了严肃,他瞬间就把人拦腰抱住,一张俊脸凑到萧棐面前,“阿棐我错了,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被男人这张脸凑得这么近,尤其是他那深邃的眼神还故作委屈的看着自己,萧棐不怒反笑:“你还想有下次?!”

晏昭穆:“……”

******

最终这事的处理结果是晏影帝口头答应了萧棐不少不平等条约,包括不经过他的同意不能将两人正式交往的事随意告诉别人,朋友除外;不能过度索求,尤其是在他喊停之后;虽然江明远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但太过隐私的事情还是不要太麻烦人家……诸如此类乱七八糟的,萧棐也是想起来说了一嘴,而晏影帝呢?晏影帝能怎样,虽然极为不甘心其中第二条,但也只能是捏着鼻子应了。当然,至于他心里面盘算着要如何让萧棐心甘情愿地忘记第二条,那就是萧棐所不知道的了。

而趁着两个人都在床上休息的功夫,晏昭穆顺势也就把自己家里的情况坦白了,包括他和安爵的关系。等他把这些事儿说完后,他马上就小心翼翼地看着萧棐,“阿棐,你不会怪我瞒着你吧?”

萧棐看他,脸上平静无波,“你觉得呢?”

晏昭穆不说话。说实话如果按照他平常的个性当然是不会在意这么一件小事,安爵和他的关系说白了就是晏二少为了不靠家里的影响力独自打拼才对外掩饰的,而且以阿棐的性格来说他是不大会在意这样的事情。可晏昭穆还是有点担心,就算是头一次谈恋爱,但他也清楚地明白,在一段感情中,隐瞒极其容易成为瑕疵,他不希望阿棐因为他的身份,包括他之前瞒着他和安爵的关系而心存芥蒂。

对于他的担忧,萧棐多少也是心知肚明的。可正是因为这种清楚,他才愈发感动,很明显,晏昭穆对自己是真心的,并没有因为两人发生了关系而有所改变。心里一软,他微笑着看着晏昭穆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和阿爵之间的关系了,也知道你的身份没那么简单,”他耸了耸肩,“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是晏氏的太子爷而已。”

“你知道?”闻言晏昭穆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狡黠一笑,萧棐道:“我猜的。”

“猜的?”

“当然了。”萧棐笑着反问,“还是说你真当你们几个掩饰的很好?那种亲昵劲儿,就算是平常一个院子里长大的也没有这么好的关系。”更别说你和阿爵如出一辙的性子了。

后面这话萧棐没说出来,但听了他前面解释的晏昭穆却是恍然大,他点了点头,不容分说地就给自家小弟扣上了一顶帽子,“一定是阿爵这家伙露了马脚!”

萧棐笑,晏昭穆却突然又转换了话题,他认真地看着萧棐说道:“阿棐,既然我家里这边的情况你也已经清楚了,你看什么时候有空去我家一趟?”

“去你家?”闻言萧棐是真的愣住了,阿穆这话背后的意思是……见家长?

他愣愣地看着晏昭穆,晏昭穆却微笑着握着他的手,“放心吧,你的事,我家里人都知道。”

事实上早在萧棐刚答应和他在一起试试的时候,晏昭穆就已经把这件事告知了家里。而对于继承家业的长子看上的居然是个男人这件事,晏家二老倒也没有太过反对,能维持晏氏这个庞然大物不动摇的夫妻当然不会是普通人,一来是眼界宽,二来是真心疼爱孩子,再加上还有安爵这家伙时不时地在一旁推波助澜,原本就好奇萧棐到底是何许人也的晏夫人更是对他上了心,直接勒令长子一旦把人拿下就尽快带回家。

对于家里人这样的反应,晏昭穆算不上惊喜,但也是松了口气。看样子母亲对阿棐的印象还挺好,将来的“婆媳”关系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也亏得是萧棐不知道晏影帝在想些什么,要让他知道男人居然能用出“婆媳”这样的字眼来,指不定又要给晏昭穆增添几条禁令。此刻的他心底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就是愣愣地看着晏昭穆发呆。

“怎么了?”看着他神情似乎有点不对,晏昭穆急忙问道。

“没事。”轻轻眨了眨眼睛,很好地掩饰住眼底的那抹湿意,萧棐却微笑着摇了摇头,“这件事不急,等过了年,选一个稳当点的时间,我再和你一起上门去拜访伯父伯母吧,你看行吗?”

“年后吗?”虽然略微有点失望,但晏昭穆也只是失落了那么几秒的时间而已,很快他就点了点头,“好。”只要阿棐愿意和他回家见他的家人,时间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

难得两人间的气氛如此温存,偏偏这时外头的门铃响起来了,于是正在对萧棐进行名为按摩,实为揩油活动的晏影帝瞬间变得相当不爽。等他打开门口,见到拎着吃的过来的江大经纪人时,这种漆黑的脸色就很明显表现了出来,“怎么这么慢才过来?都等你快半小时了。”

听到这话的江明远简直想用手里的粥胡他一脸。大冬天的,他从公司里面跑到一品膳食买了粥,再然后开车过来,半小时已经是够快的了!真当人饭店做饭不用时间吗?

心里使劲吐着槽,江明远却没有多说,直接把手里的袋子塞到晏昭穆手里,严肃说道:“老板,有件事我得告诉你。”

他这幅架势,晏昭穆也跟着认真了起来,皱眉问道:“怎么了?”

“网上又有了你和阿棐之间的绯闻。”江明远简单说了一句,又详细解释道:“我之前在围脖上看到有一条热门说你和阿棐之间存在包养关系,里头还有你们两人的照片,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在关注了。”

“照片?”晏昭穆眉头皱得愈发紧了。

“就是昨晚咱们从四季酒店回来时,上面你和阿棐的角度确实挺亲密的。”江明远脸色同样不好,虽然这件事情还没闹大,但是凭着他王牌经纪人的嗅觉,总觉得这后面似乎有一股风波在酝酿,尤其是在阿棐拿下最佳新人奖的第二天,居然会有这样的消息爆出来,说里面没猫腻才怪!

他说完,就把手机递给了晏昭穆,晏昭穆顺手接过一看,上面的标题倒是一如既往的狗仔风格,“年度新人王疑与晏天王交往过密,两人深夜同乘”,然而下面的内容就比较直接了。开头简略点出了萧棐获得紫荆奖最佳新人奖的事,后面却写他和晏昭穆之间关系甚密,两人同乘一辆车不说,晏昭穆还处处维护萧棐,两人疑似是在交往。在这样的情况下,晏昭穆会不会通过自身在娱乐圈里的影响力来帮助萧棐获得这个重要奖项,这就成了一个问题。

简言之,这则新闻在捅出两人的恋情外,还诱导粉丝去质疑萧棐得奖的公正性,这简直就是诛心之言!

晏昭穆的脸色一下子就沉到不能再沉,他迅速地看了几眼下面的回复,然后冷声道:“在这则消息扩散之前,一定要想办法把它拦下来,我允许你动用官方的力量,总之不能让这件事传开。”他顿了顿,眼中闪烁着难以察觉的寒光,“另外帮我查清楚,这个消息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尤其是这几张照片,一定要查到背后的人!”

不管是谁,只要被他查到在后面搞鬼,他一定不会放过!

第七十一章:剧本

因为是在萧棐家,所以江明远也没有多留,把得到晏昭穆的示意后就离开了,而回到屋里的晏影帝却是遇到了正好从卧室中出来的萧棐,后者看着他,眉头微皱着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我看你和江哥似乎说了什么。”

晏昭穆没有直接回答,先把手里拎着的吃的放到桌子上,然后才沉着脸解释:“网上现在有传言说咱俩的关系不清不楚,而且你刚拿到的新人奖也是我幕后帮你操作的。”

“什么?”闻言萧棐也很是愣了一下,“怎么会突然传出这种消息的?”

晏昭穆冷笑着,当然,这个笑容不是针对萧棐的,他冷冷说道:“而且还有人拍到了我们昨晚在四季酒店门口的图片,正巧有你上我车时的那张。”

“怎么会这样?”萧棐皱眉,但却没有太过愤怒,因为他清楚,昨晚自己和阿穆之间并没有太过亲昵的举动,就算被拍到了照片也不能证明什么。只是唯一让他生气的就是居然有人拿着他和晏昭穆的关系说他拿奖是因为暗箱操作!

或许这后头确实少不了晏昭穆的影响,但真正懂规则的人都知道,在这娱乐圈中,像这种奖项之类的名誉,每个娱乐公司多多少少都会出招去进行一定的干涉,但到底能不能干预到,那就不是单纯一个人或者一个公司可以决定的事情了,更别说紫荆奖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带有半官方性质的,上头有类似影视部、广电部这样的政府部门在盯着,评委会就算想暗箱操作,也得经得住检查啊。

可就算是这样,这样的消息要真是传开来了,对自己的名声还是有很大影响的,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他可没忘记这个圈子里头最多的就是想都不想就直接传播流言的人。

看着他眉头越皱越紧,晏昭穆倒是温声安慰他,“这件事你不用多想了,交给我处理就好,我已经交代江明远去做了,消息不回扩散开的。”

“真的?”

“放心。”晏昭穆点了点头,把袋子里面装的两碗粥加上几个菜都拿了出来,“你先吃点东西吧,不是说饿了吗?”

男人如此云淡风轻的样子,看得萧棐也是逐渐放下了心,“好吧。”他跟着在桌边坐下,接过晏昭穆打开盛了粥的碗,想了想还是疑惑道:“不过我还是觉得有点奇怪,你说被拍到了照片,可是我当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啊,会不会是有人跟踪我们?”

晏昭穆则是把剩下的几个菜也都打开,他夹了一筷香菇炒冬笋到萧棐碗里,然后才不紧不慢道:“不管是不是跟踪,总之过两天我安排几个保镖给你,这样至少你的安全我还可以放心。”

萧棐无奈,“要这么夸张吗?”就他目前这个级别,安排保镖什么的似乎有点过分了吧?

谁知晏昭穆浑然不在意地说道:“这有什么?你可是晏氏集团的大少夫人,身边跟两个保镖有什么不可以的?”说完还冲着萧棐促狭一笑。

无力翻了个白眼,萧棐瞪他,“谁是大少夫人?!晏昭穆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能,必须能。”晏昭穆嬉笑,之后却是话题一转,认真说道:“我是认真的阿棐,就算在这个娱乐圈,保镖也还是需要的,虽然目前你可能还用不到,但我想还是派两个人过来保护你。放心吧,不是那种明面上的保镖,只是暗中保护你的。”

“暗中吗?”他说得严肃,萧棐也不得不认真考虑了一下,他沉思了片刻,然后才抬头看着晏昭穆,“保护可以,只要不影响我平常的生活就好。”

“一准的!”得到同意的晏昭穆瞬间就露出了笑脸,心里也跟着松了口气。

和江明远预感的一样,他同样觉得这件事背后的推手不简单。敢在阿棐拿下最佳新人奖的第二天就捅出这样消息,并且言辞底下的意思是质疑评委会公正的,怎么也不可能简单了去!就是不知道这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了,如果真的是他想的那个人……

眼底倏地闪过一抹冷光,却很好地被晏昭穆掩饰了过去,他又帮着萧棐夹了几筷子的菜,然后问道:“对了阿棐,接下去几天你有什么安排吗?要不然我们一起出去约会吧?怎么样?”

看着他一下子变得雀跃的样子,萧棐又没忍住瞪了他一眼,“约你个大头鬼!这两天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有别的事情。”

“怎么就有别的事情了呢?”晏昭穆觉得很委屈,他这边好不容易让姜青商松口给阿棐放几天假,还想着两个人一起腻歪几天什么的,怎么一眨眼阿棐就有了别的事情呢?“你都安排了什么事呀?”

萧棐偷笑,“我和老师约好了,过两天去看他一趟,还有卫臻他们,很长时间没联系了,正好趁休息的时候也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晏影帝一张脸瞬间就拉长了。李文华也就算了,卫臻、褚玮这两人,之前住在阿棐家里当电灯泡不说,现在居然还要抢占属于他和阿棐的约会时间,简直是忍无可忍,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两人弄得忙碌一些,省得他们再和阿棐联络!

而看着他这种神情的萧棐则是微微一笑,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似乎是越来越喜欢看到男人吃瘪的样子了。

******

不提江明远到底是如何运作把网上流传的关于萧棐得奖有黑幕这则消息压下去的,总之到了那天傍晚,差不多网上就已经没了相关的帖子,而萧棐在得到顾云的消息后,也同样没有再继续关注这件事情。阿穆说了他会解决这事,他干脆也就懒得再插手。

接下去的两天,萧棐回了原先住的小区呆了两天,卫臻和褚玮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搬出去了。褚玮签约了星耀,目前跟着著名音乐人黄鹤仙学作曲,总之发展不错,倒是卫臻另外租了一处房子,仍旧潜心创作剧本。这次萧棐回家,给他们两个打了电话,三个人于是约好聚个餐。

既然是聚餐,总不能呆在家里吃,于是定下来就在影大附近的火锅店。用褚玮的话说,大冬天的就是要吃火锅才够爽。

“阿棐,这次真是要恭喜你了,紫荆奖都能拿下来,将来成为影帝也是指日可待嘛!”手里拿着啤酒倒着,穿着灰色毛衣的褚玮贱兮兮地冲着萧棐笑道。

“可不?”和朋友在一起是真心放松,萧棐也是开玩笑说道:“我是谁?未来的巨星好吗?光一个影帝还不是妥妥的!”

“哈哈!”三人互相看了几眼,然后同时笑了起来。

等先走了一杯啤酒,祝贺完萧棐拿奖的事后,三个人又聊起了各自的近况。

“阿玮,你最近怎么样?跟着黄老还好吗?”萧棐问。

“还行,黄老对我挺好的,指点我挺多,就是黄老的其他几个徒弟,我和他们之间有点小摩擦,但也算不上什么大事。”褚玮大大咧咧地回答。

萧棐皱眉,“摩擦?”

“嗨,不就是师兄弟间常见的争宠吗?他们看黄老对我好,有点眼红了呗。”褚玮也没藏着掖着,直接就把里面的情况给说清楚了,说完却又笑着挥了挥手,“不过没事,只要我能在黄老手下学到真的本事就好。”

萧棐也是知道他性格的,所以听他这么一说,也就没有再多问,只是笑了笑道:“你自己有数就好,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我多少还能帮到你一点。”

“放心吧,我要是有事,不找你找谁啊?”褚玮又开始挤眉弄眼了,“现在谁不知道你萧棐萧公子可是我们星耀新一代里面的领军人物呢!”

“滚犊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萧棐又和两人走了一杯,等一杯酒喝完,他又问卫臻,“臻子,你的剧本呢?写的怎么样了?”

没等卫臻回答,褚玮就抢先说道:“他呀,一早就把本子写完了,就是不知道该找哪个投资商,说起这件事,老卫,你就应该把本子让阿棐掌掌眼,说不定阿棐能说动星耀把它吃下来呢?”

后面半句话虽然是对卫臻说的,但萧棐也是点了点头说道:“这种事臻子你就应该找我,怎么说咱们也是兄弟不是?”

“你听他的?”卫臻瞥了褚玮一眼,“我这才完工没几天,本来就打算找你帮忙的,只是这两天好好休息了一下而已。”说完,他转身就从包里面拿出一份文稿来,“喏,我都已经带来了,阿棐你看看能不能行。”

萧棐也没客气,擦了擦手就直接接过看了起来,只是没看几页,他就诧异地抬起头来问卫臻,“你写的是同性题材的电影?”

卫臻点头,褚玮却在一旁补充:“老卫他为了写这出剧本,可是费了不少精力呢!每天大晚上的都还不睡,差点没把自己折腾死!”他停顿了一下,接着又道:“不过我看这个故事还行,虽然是个悲剧,但是也还挺感人的……”

他在这边絮絮叨叨说着,萧棐没说话,仍旧是继续低头看着,好几分钟后他才重新抬起头,“臻子,这个剧本你先让我带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过两天我再给你答复成吗?”

“行。”卫臻也没怎么在意,挥了挥手道:“你拿去好了,拿来就是为了给你看的。”

萧棐闻言微微一笑,也没有继续看剧本,而是把本子收了起来,重新举起了酒杯,“好不容易咱们三聚一次,今晚要不要不醉不归?”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