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12)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12)

时间: 2014-01-22 12:43:11

卫臻和褚玮顿时都笑了起来,两人相视一眼,同时举杯道:“不醉不归!”

第七十二章:交锋

如果问近期南江省最有名的工程是哪项的话,只要是混南江商界的人都会告诉你是西山工程。这项由省政府主导的工程旨在对古兰市的西山进行开发,因为涉及到文物古迹保护的关系,当地市政府的打算是把西山建设成相关的影视文化基地,凭借西山优美的自然环境以及丰厚的历史底蕴,发展旅游文化资源,从而带动地区经济发展。

这样的说法当然只是对外宣传的,真正想要拿下这个工程的,大部分也都是和娱乐有关的公司,比方说,盛天娱乐。

虽然盛天娱乐的根基在京城,但在南江省也有不小的影响力,早在古兰市传出招商的意图时,盛天集团的投资部就开始对这项工程开始了研究,分析下来是如果拿下的话,未来预期收益是相当高的,所以蒋盛天也就同意了这个投资计划。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原本已经十拿九稳的事情居然出了岔子,西山工程居然被别的公司截胡了!

“你说何雄涛是怎么说的?”脸色阴沉的看着孙瑜,从来都是邪邪笑着的蒋盛天此时也没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目光要多阴鹜有多阴鹜。

身为蒋盛天的首席秘书,孙瑜倒是很熟悉他现在这幅样子,毕竟私底下的蒋盛天还是严肃的时候来得多,否则的话他又怎么可能把盛天娱乐发现到现在这个样子?不过知道归知道,她更清楚现在的蒋盛天正处于暴怒之中,毕竟是那么大的一笔单子,真要是跑了的话,她这个当秘书的说不定也会被迁怒。因此她更加战战兢兢地回答:“何副市长的意思是,有人拿出了比我们更大的投资,唯一要求就是全权开发西山区。”

“知道对方是哪个公司的吗?”蒋盛天沉着脸问。

孙瑜愈发迟疑了,但眼见蒋盛天阴冷的眼神扫过来,她瞬间打了个寒颤,“是晏氏财团。”

“晏氏吗?”或许是有点出乎意料,蒋盛天倒是稍稍愣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下而已,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脸色转而变得莫测起来,“这么说来,十有八九是晏昭穆出手了……”他沉吟着,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然后问:“晏氏的报价多少?”

“第一批投入预计是5个亿。”

“5亿?”蒋盛天勾唇,“倒真是大手笔呢!”

孙瑜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却相当识趣地没有附和,这个时候她该做的就是沉默。

片刻后蒋盛天才抬头,“前两天网上关于紫荆奖黑幕的消息,查到是谁出手压下去了吗?”

“是市宣传部的命令。”孙瑜飞快地答道,停顿了下,她接着补充,“不过根据我听到的消息,应该是姜青商出面请宣传部的人出手的。”

“唔。”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蒋盛天挥了挥手,“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那蒋总我们还要不要继续追进西山工程呢?”

“不用。”蒋盛天毫不迟疑地回答,“既然晏氏喜欢,那就让他们拿去好了。”如果出面的是星耀他说不定还会继续下去,但要真是晏氏出手了,他就算拿上全部身家去拼也没用,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是!”孙瑜于是恭谨地退下去了,等她快要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却突然被蒋盛天叫住,“等等!”

“蒋总还有什么事吗?”

“我们是不是投资了一部叫《狼牙》的电视剧?”

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作为对集团内大小事务都有所过问的首席秘书,孙瑜仅仅只是思索了片刻后马上就给出了肯定答案,“是的。蒋总,是这个狼牙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蒋盛天摇头,又漫不经心地说道:“帮我联系一下周小山,到时候我会去看一下拍摄情况。”

孙瑜记得周小山就是《狼牙》的导演,所以想也没想,直接就答应了,“是。蒋总,要没别的问题,我就先下去了。”

“去吧。”随意挥了挥手的蒋盛天在看着孙瑜离开把门带上后,这才突然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邪笑着自语:“晏昭穆啊……有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似乎还蛮有趣的呢!”

******

丝毫不知道两个男人之间的暗流汹涌,萧棐倒是很愉快地度过了这次元旦小长假,除了中间去了一趟影大看望李文华外,其余不多的时间他都是和晏昭穆腻在了一起。两人一起逛了京城里头一些僻静但却风景优美的地方,所有的行程都是晏昭穆一手安排,萧棐玩得也相当尽兴。

要知道他确实很很长时间没有这么放松了,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他是真的抛开了烦恼放松玩着,直到重新开始工作后才又全神贯注地投入了拍摄。

《狼牙》这部电视剧从小长假过完后就开始了拍摄,相较于萧棐之间接过的《盛世孤城》,《狼牙》要更加充满了军火的气息,整部戏除了会在军队基地拍摄之外,还要拉到像边境这样的地方去进行野外取景,而他们的第一站就是在京城里头一个废弃的军事营地开始的。

说是废弃也不准确,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军事基地确确实实是曾经使用过的,但经过战争年代的炮火洗礼也报废得差不多了,后来这边的政府就整理整理,重新作为了一个影视拍摄基地来运营,狼牙剧组选得就是这么个地方。

这天是《狼牙》开始拍摄的第三天,有整个狼牙小队的戏份,主要是拍摄他们在军营里头进行体能以及格斗技巧训练。不得不承认,之前在军营里的训练还是有用的,否则的话光是这两天的戏份他们就撑不下来。不止如此,为了使这部戏里面的打斗场面更加真实,周小山还特意聘请了军队里面的高手来充当指导,专门负责指点他们。

这样严苛的要求,只是半天下来,就有不少演员吃不消了,像魏阳,直接趁着中场休息的时候就赶紧地多灌了几口盐水,“格老子的,真他妈累死了!”

谢子彦没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同样是披着厚厚的棉衣,手里捧着热水,“就你一个人累?没看我和阿棐都没喊吗?”

男人之间最容易建立起交情来的渠道说穿了就是“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另外两个不说,但光是第二条,就已经足够让萧棐和魏阳他们几个关系亲密起来了,更别说还有之前一起训练过的交情,所以听到谢子彦这么说,萧棐顿时就微笑了起来,“周导也是为了剧组好,既然是要拍男人的电视剧,那就是要真刀实枪的来。”

“阿棐说的对!”谢子彦马上就笑着接口。

魏阳撇了撇嘴,“我也知道啊,这不就是抱怨那么一嘴嘛,难道这样都不行?”

谢子彦笑,“行,当然行!你说行就行!”

萧棐顿时也笑了起来,说真的,他还是挺喜欢和这两人相处的感觉的。特别是在剧组其他人多多少少因为他拿了最佳新人奖的关系对他的态度有所变化,唯独这两人依旧是用正常的朋友一样的态度对待他,这样的品性,萧棐还是愿意和他们搞好关系的。

三个人有随意聊了一会儿,马上就有场务过来通知他们开始下一场,而等这连着又拍了三场后,总算是到了中午吃午饭的时间了。

剧组的午饭理所当然的是盒饭,只不过作为戏里面的主要角色,萧棐以及谢子彦他们的盒饭内容还算是丰富的,除了有蛋之外,每人还有一个鸡腿,像其他一般的群演就不一定是这样的内容了。而就在他们吃着饭的时候,萧棐却注意到周小山吃饭的那边却突然起了一阵骚动,原本正在吃饭的几个导演、副导都放下手里的饭站了起来,然后一起朝着某个方向走了过去。

“怎么?发生了什么事吗?”明显也注意到这点的魏阳好奇道。

谢子彦看了一眼,“怕不是来什么人了吧?”

萧棐到不怎么好奇,只是随意看了两眼,却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不过很快三人就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了,魏阳的助理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过去打听了,小伙子很快就一溜烟地跑了回来,“是投资商那边过来人检查拍摄情况。”

投资商?萧棐愣了一下。

谢子彦也皱了皱眉头,“盛天娱乐的人这个时候来检查拍摄情况?”

照理来说,投资商虽然是有这样的权利,但一般情况下他们也只有会在开机仪式还有杀青宴的时候出现的,怎么会在拍摄过程中来呢?

“谁知道呢?”魏阳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

要知道他们三都是有经纪公司的人,也不会像那些还没有后盾的新人一样对投资商感兴趣,所以在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魏阳和谢子彦就没怎么在意了。唯独萧棐皱了皱眉,之前他倒是没怎么注意这部戏的投资商,没想到居然是盛天娱乐,这算是冤家路窄吗?

关于自己和晏昭穆的那则绯闻、包括说自己拿奖有黑幕的那则消息,萧棐通过顾云的渠道也知道这件事跟盛天娱乐脱不了干系,结果正巧这部戏居然是盛天投资的,真是……

心里的不愉一闪而过,但萧棐也没有再想下去,毕竟这部戏早在这件事出之前他就已经接下来了,就算现在想退出也不可能,更别说以他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半途而废。所以该怎么演就怎么演,他现在唯一的期望就是盛天娱乐别来继续找他麻烦,否则的话他真的不介意在晏昭穆面前说上两句,想来要真是那样,阿穆那家伙反而会更高兴才是。

只可惜你越不想麻烦,麻烦偏偏会找上你,萧棐对这句俗语算是有了深刻的认识,因为就在他埋头吃饭不久后,只听周围原本嘈杂的声音一静,然后从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阿棐,有空吗?”

第七十三章:抢人

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透过透明的落地玻璃能看到外面阴沉的天色,隐隐约约能看到细密的雨丝飘落下来。萧棐低头,端起微烫的咖啡喝了一口,而坐在他对面的蒋盛天却是用饶有深意的眼神看着他,一边漫不经心地用勺子搅动着杯子里的奶咖。

直到滚烫的暖气驱散了体内的寒意,萧棐这才放下手里的杯子,抬头看向蒋盛天,“蒋总,有什么事,可以说了吗?”

被蒋盛天从片场约出来,偏偏主事人却一句话都不说,萧棐心里多多少少是有点不舒服的。尤其是想到盛天娱乐抹黑自己的事,他干脆就直接挑破了话。而蒋盛天明显是感受到了萧棐的疏离,却依旧是维持着那种似笑非笑的样子,他眼神一瞬不瞬地凝视着萧棐说道:“都说了不用这么客气,阿棐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

“蒋总说笑了,”萧棐扯了扯嘴角,“我和蒋总不熟,有什么话你还是直说吧。”

“好吧。”蒋盛天有模有样地叹了口气,他放下手里的勺子,认真说道:“阿棐你真的不愿意来我的公司吗?待遇什么的,都可以随你商量。”

“这个话题我想上次我已经和蒋总你说过了。”萧棐同样神情严肃,“我在星耀待得很好,暂时也没有要跳槽的打算。如果蒋总想让我为你效力的话,你就不用多说了。”

“是吗?”蒋盛天笑着,话题一转,“我听说阿棐你和李辰奕的关系不好?”

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茬,萧棐顿时有点警惕,但他表面还是很平静地问道:“蒋总这话什么意思?”

蒋盛天邪笑道:“没什么意思,就是想告诉你一声,李辰奕已经被盛天雪藏了。”

这下是真的愣住了,萧棐不解地问:“为什么?”即便李辰奕没有拿到最佳新人奖,至少这一年下来对方发展还是不错的,怎么说雪藏就雪藏了?而且他多少是知道两人之间关系的,蒋盛天怎么会无缘无故把自己的小情儿雪藏的?除此之外他也有点狐疑,就算李辰奕被盛天雪藏了又怎样?蒋盛天为什么要告诉自己?

一连串的问题从他脑海中闪过,但也只是换来他片刻的失神而已。在问出那句话后,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赶紧把脸色一正,他肃然道:“这是你们盛天的事情,不关我的事。”

“可是李辰奕却不是这么想的哦。”蒋盛天笑着,悠悠地啜了一口咖啡,然后才慢吞吞地说道:“你知道他一直都想针对你吧?包括之前网上那些不好的流言,很多都是他放出去的。他为了打压你,抢走紫荆奖里头新人奖的提名,甚至还勾搭上了评委会的个别人,为的就是不让你好过。这样的朋友,看到他失败难道你不高兴吗?”

“高兴吗?”出人意料地,萧棐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在蒋盛天说完后微笑了起来,反问道:“我为什么要高兴?”

“哦?”蒋盛天挑眉。

萧棐淡淡道:“李辰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和我无关。他在背地里做的那些事,也不需要我去关注。我唯一要知道的就是确保做好自己的本职,把戏演好就行,剩下的,那是公司要操心的事情。”

他的目光清澈,语气中更是带着云淡风轻的味道,这让蒋盛天心里微微一动。他收敛了原先的笑意,沉默地看了萧棐好一会儿,然后才又开口:“听你这么一说,我更加坚定要把你挖到盛天的决心了。”

萧棐:“……”

“哈哈~”看着萧棐无语的脸色,蒋盛天又大笑了起来。

而萧棐也算是明白了他刚才是在开玩笑的,顿时就沉着脸道:“蒋总,要是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下午我还有戏。”说完他顺势就想站起来,谁知却被蒋盛天一把拉住了手,“别,我是真的有事要问你。”

视线落到被男人抓住的手腕上,萧棐的眉头皱了皱,虽然没说话,但蒋盛天却相当识趣地松开手,然后两手摊了摊,“抱歉,一时情急了。”

萧棐仍旧是板着脸,却没有坐下,“蒋总有什么问题问吧,能回答的我会尽量回答的。”

感觉到气氛逐渐变得凝重,蒋盛天也变得严肃起来,他坐直了身体,认真的看着萧棐问:“阿棐,你要不要跟着我?”

“什么叫跟着你?”萧棐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而等他反应过来后,看着蒋盛天的眼神也瞬间变得不善起来,“蒋总你什么意思?”

蒋盛天仍旧是那副泰然的神情,“就是你想的那种意思。”他抬头,“我看上你了,如果你愿意跟着我的话,我一定会把你捧成天皇巨星的。”

虽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但像蒋盛天这样敢明目张胆说出来的,还真是第一个,萧棐说不出来自己现在心底到底是什么感受,有愤怒也有嘲讽,他冷冷地看着蒋盛天,“是吗?”

“当然了!”蒋盛天点头,眼睛微眯着邪笑,“晏昭穆能给你的,我同样可以给你,甚至可以给你的更多一些。”

此言一出,萧棐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蒋盛天你什么意思?!”说着,他的目光还飞快地扫过周边。也幸亏这间咖啡厅是开在片场边上,这个点儿除了两人之外没有其他客人,否则的话他简直没有办法想象蒋盛天这话说出来会引起多少非议。

浑然没有把他的态度放在心上,蒋盛天继续笑,“我知道你和晏昭穆之间应该是有某些私密关系在的,”他若有深意地看了萧棐一眼,“否则的话晏昭穆也不会这么费心维护你,所以你不用否认。不过我想问你的是,你知道晏昭穆的真实身份吗?”

“真实身份?”萧棐装傻,心底一边飞快地揣测起男人问这个问题的用意,“什么真实身份?”

果然!

蒋盛天却是暗自一笑,他扬眉道:“晏氏财团的继承人,恐怕晏昭穆没有跟你说过他的这个身份吧?”

萧棐继续沉默,而蒋盛天则以为自己说中了萧棐的心思,他继续蛊惑道:“连自己的身家情况都没有告诉你,你觉得晏昭穆会对你有几分真心呢?所以说真的,你还不如跟了我,至少我可以坦白跟你说,如果你愿意,你就是我的合法伴侣,将来的盛家也可以是你说了算,你觉得呢?”

这番话说得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萧棐压根就没想到蒋盛天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尤其是对方的神情看上去还相当诚恳。这算什么?表白?还是另类的求婚?

完全没想到会遇到这遭的萧棐一时间也有点发蒙,不过他到底是连重生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都经历过的人,仅仅只是愣神了几秒后就反应过来,他微微后退了一步,神情反而变得平静了起来,“蒋总说笑了。”

“我没有说笑,”蒋盛天皱眉,“我是认真的!”

萧棐却摇了摇头,“穆哥的身份到底是什么这不重要,关键是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并不像蒋总你想的这样。”他沉稳说道,“至于蒋总你的偏爱,我只能说是抱歉了。像蒋总您这么出色的男人,一定会有更适合您的伴侣。”

这次说完,他是真的没有再给蒋盛天挽留的机会,直接转身大步离开。而蒋盛天也没有出声说什么,他看着萧棐离坐在原先的位置一动不动,微沉着的眼神却一直追随着青年离去的背影直到消失。

******

一头扎进屋外蒙蒙的细雨中,湿冷的空气扑面而来,萧棐原本因为愠怒而显得发热的脸庞也逐渐冷却下来。尽管明知道只要回头就能看到坐在里头的蒋盛天,可他却压根没有回头看的意思,反而是瞅准了方向,缓缓往片场走着。

说实在话,之前能在男人面前表现得那么镇定已经是临场发挥了,萧棐自己都没有想过会遇到这样的事。原先他以为蒋盛天只是想把自己挖到盛天娱乐去而已,却没想到他居然有别的心思。

想到这点,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有点好笑。自己怎么说都是一个正常男人,上辈子还是和唐嬗在一起的,怎么重活一次,看上自己的就都变成男人了呢?

晏昭穆也就算了,毕竟两个人都已经在一起了,而且晏昭穆对他的好,他都看在眼底记在心底,两个人都已经是最亲密的关系了。偏偏这个时候冒出一个蒋盛天来,他不知道蒋盛天和李辰奕之间还有没有别的关系,但怎么说之前李辰奕对自己的抹黑,肯定少不了盛天娱乐的人在背后支持。这样来看,他怎么可能会看上蒋盛天?

他虽然脾气好,但也不是一点脾气都没有,李辰奕背地里做的那些事完全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自己,像这样的人,雪藏了反而更好!还省得自己对付他了。

冷笑一声,把需要理直的点都理顺了,萧棐脚下的步伐也渐渐变快了起来。这时的他只是把刚才发生的事当成了一个插曲,浑然没有意识到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第七十四章:追求

这段时间狼牙剧组的氛围有点奇怪。

有一位知名不具的神秘人在追求萧棐,除了每天都能看到的一大捧鲜花之外,还有各种给剧组成员的福利,像突然改善的伙食、大冬天暖胃的鸡汤,这些看上去虽然不起眼,实际上却相当实惠的改变,都是借着萧棐的名义在做的。这瞬间就让萧棐成了剧组里头被打趣的头一人,和他关系好的,多是怂恿他赶紧把人家姑娘拿下,这么好的白富美,不接受简直是天打雷劈。剩下也有和他不怎么亲近的,则更多是心里暗暗滋生了几分嫉妒,明面上却也没多说什么。毕竟以萧棐目前的势头,包括导演组对他的看重,他们这些普通配角也没有资格去诽谤人家。

对于旁人的调侃,说什么这位神秘的暗恋者一定是一位长相美丽、出身高贵的富家小姐,让萧棐怎么说都要给人家一个机会,诸如此类的玩笑,萧棐都只是一笑置之。别人不知道这位神秘人的身份,他这个当事人可是一清二楚。晏昭穆想都不用想,以他对男人的了解,阿穆做不出这么招摇的事情来,那么剩下的就只可能是蒋盛天了。

可正是因为猜到了是蒋盛天,他才会皱眉。蒋盛天为什么会这么做?仅仅只是为了追求自己吗?还是说他以为摆出这么一副姿态自己就会动心?

更别说就目前为止,这件事在圈子里也算是流传开了,不少身边人都知道有一个神秘人在追求自己。晏昭穆更是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天就给自己打了电话,言语中那种浓浓的吃醋意味,就算是隔着电话都能闻得出来。

“我不管,你都在剧组好几天没回来了,我一个人独守空房,你都不想我吗?”

听着从电话那段传来的话,萧棐瞬间满头黑线。这话要是被别人听见,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说话的人是一向以高冷着称的晏影帝吧?

偏偏晏昭穆完全不自觉,还继续在那边卖萌,“你是不是有了新欢就不要我了?阿棐,我好伤心!”

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的萧棐无语,如果不是这个声音确确实实是晏昭穆的声音,他肯定会怀疑对方是不是被安爵附身了。两人说话的语气简直是如出一辙,倒也不愧是兄弟了!

未免这位大影帝再继续说这些不靠谱的话,萧棐赶紧地投降,他无奈道:“好了别闹了,我知道了,今天晚上我就回来一趟,行了吧?”

“那我来接你?”

听得出来男人的语气中充满了喜悦,萧棐也忍不住微笑了起来,“随你。”

“你什么时候可以结束拍摄?”

“差不多5点左右吧。”萧棐想了想回答。

“那我就5点来接你。”晏昭穆一锤定音。

“好。”

两人又聊了两句有的没的,晏昭穆还想多抹黑蒋盛天几句,这边萧棐却又要上场了,他赶紧的止住了话题,“我马上就要上去了,先不和你聊了,晚点见。”

“去吧。”晏昭穆也是相当通情达理,“我等你。”

“嗯。”

萧棐匆匆挂断电话赶着忙去了,而这边的晏昭穆却是在听到电话里的嘟嘟声后,这才缓缓放下手机。

蒋盛天啊……

关于追求萧棐的人,阿棐并没有瞒着他,他一早就知道是蒋盛天。只是知道之后,他才愈发对蒋盛天此人觉得厌恶起来。

原本仅仅只是公司和公司之间的竞争,他还不是特别放在心上,可一旦涉及到阿棐,那两人之间的矛盾瞬间就从经济层面上升到了政治层面。情敌什么的,一定要像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地扫除!

暗自想着,边上偷听了两人部分对话的江明远却笑着开口:“老板你下午要去接阿棐,那是不是就意味着我没事了?”

完全没有在萧棐面前卖萌的可爱,此刻的晏昭穆又恢复了正常的神情,用江明远的话来说就是人憎鬼厌的死人脸,他冷冷的视线扫过江大经纪人,唇角反而微微翘起,“你觉得呢?”

江明远的笑脸一下子就垮了,“那不然还有什么事情?”

“帮我去查一下,蒋盛天最近还有哪些生意要经手的。”晏昭穆沉声道。

江明远一愣,“你不会是想把这些生意都啃下来吧?”

晏昭穆扫了他一眼,“你觉得我有这么蠢吗?”盛天娱乐的生意多了去了,也不见得每一桩都是能赚的,他怎么可能都截过来?“你只要把盛天近期的动向打听清楚就好了,具体事情我会让别人去操作的。放心,我只是想给蒋盛天找些麻烦而已,省得他还有那么多心思去骚扰阿棐!”

语气森然,听得江明远忍不住想给蒋盛天点根蜡。

不过叹息归叹息,该做的事情他还是赶紧去做了,而晏昭穆则是坐在原先的位置上,沉沉的眼神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

因为和晏昭穆说好了晚上回家,萧棐这边也就直接和周小山请了假。周小山很爽快地同意了,一边却似乎是无意说道:“阿棐,我看你和蒋总的关系不错嘛。”

心里咯噔了一下,萧棐诧异地看着周小山,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面对着他的目光,周小山却摆了摆手,“你别多想,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喜欢蒋总的话还是直接拒绝了好。”

他作为狼牙的导演,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天剧组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加上蒋盛天身为投资商,在他面前也隐晦地提起过萧棐,所以里头的猫腻他是一清二楚。可就算是这样,他对萧棐的感官却相当好,青年演技出众,为人又很谦逊,他不想看着这么一个有前途的年轻人因为个人感情方面的问题而陷入麻烦,蒋盛天此人,在圈子里的风评是心狠手辣,他不希望剧组惹上什么事。

抱着这样的心态,周小山也是很隐晦地和萧棐说了这话。而萧棐则是在微微一愣后,对着他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我知道了周导,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事实上他不是没和那个送东西过来的女人说过,让她告诉背后的人不用这样,偏偏那个名叫孙瑜的女人却很委婉地告诉他说这是上级的命令,她也没有办法。

人家态度那么好,加上又是个女人,萧棐也不能对她怎么样,几次劝说无果后只能是随她去了。可现在看周小山的意思,他也觉得这件事该解决一下了。

如果不解决,这件事说不定还会闹大。

想到这点,萧棐就觉得有点头疼,以至于他在看到来接他的晏昭穆时,脸色依旧不是特别好。而善于观察的晏昭穆则是早早发现了这点,等他上车后就关心问道:“怎么了阿棐?发生了什么事吗?”

汽车里面的温度要比外面热上不少,萧棐动手把围巾帽子都摘了,这才皱着眉把周小山的态度说了,“其实我也觉得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但蒋盛天这人,我一点都不想和他打交道。”

倒是晏昭穆无所谓地笑了笑,“既然这样,那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这样好吗?”萧棐依旧有点不放心。

晏昭穆闻言看了他一眼,“放心吧。”他一只手离开方向盘抓住了萧棐的手,“怎么说我都是你男人,遇到这种胆敢觊觎你的家伙,统统交给我就好了!”

萧棐顿时被他这幅霸气的样子逗笑,“那好吧,那就交给你了。”对于晏昭穆,他还是有信心的。更何况以他的聪明,当然知道在一段感情中,该依靠的时候就应当适当依靠,这样才能让对方感受到被倚赖的满足。

果然,听他这么说,加上他脸上那温和的笑容,晏昭穆的眼神变得愈加温柔沉湎起来,他一边握紧了萧棐的手,一边问道:“一会儿去星光海岸可以吗?”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