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13)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13)

时间: 2014-01-22 12:43:11

星光海岸是京城里头蛮有名的法式餐厅,萧棐虽然没去过,却听过它的名字。点了点头,他微笑道:“你决定就好。”

******

“你是说阿棐不在这儿?”百忙之中抽空来到片场的蒋盛天原先是想约萧棐一起去吃个晚饭的,结果得到的答案却是人不在片场,顿时他的眼神就有点晦暗了。想了想,他又问:“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被逮着询问的片场工作人员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主要是男人此时还带了一副墨镜掩饰,但从对方的气势以及穿着打扮上来看也能猜出蒋盛天不是普通人,所以他的态度也相当谄媚,“这个不太清楚,似乎是晚上有约会的样子。”

“约会?”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蒋盛天没有再理会这个工作人员,直接转身除了片场,然后一通电话打给孙瑜,“怎么回事?不是让你看着点萧棐的吗?人呢?”

那头的孙瑜也很无辜,她是秘书,不是狗仔好吗?就算是狗仔也不见得就一定能把一个人的行踪掌握得多好。可尽管心里在狂野地吐着槽,表面上她还只能是无奈地道歉,“抱歉蒋总,这是我的失职……”

蒋盛天直接打断了她,“不用解释,这件事我给你记下了,下不为例。”

还能说什么?电话那段的孙瑜只能是翻了个白眼,嘴里应道:“是。”

第七十五章:报应

在星光海岸吃了晚饭,回到家的两人自然又是一番情缠,直到把人折腾得连根手指头都动弹不了,晏昭穆这才餍足地叹了口气,一手把怀里的青年搂得更紧了些。

萧棐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只能是任由他抱着,头倚靠在男人精壮的胸膛上。也亏得之前晏昭穆已经帮他做过了清洁,否则这个时候他可不愿这么躺着。

“你说蒋盛天怎么会突然就把李辰奕雪藏了呢?怎么说他之前发展的势头还是不错的。”左右是闲着没事,萧棐也就把自己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在此之前他只和晏昭穆说过蒋盛天追求自己的事,却没提及李辰奕的情况。

右手专注地在萧棐腰上画着圈,对于青年的提问,晏昭穆明显就有点不上心了,他嗤笑了一声淡淡说道:“谁让他自己上赶着作死呢?”

“这话什么意思?”有些不解,萧棐也是瞪大了眼睛抬头看了他一眼。

晏昭穆笑,“你以为李辰奕为什么红得这么快?他长得没你好看,演技没你精湛,能一下子蹿红不就是背后有蒋盛天给他撑腰吗?”

听到男人话里不加掩饰的对自己的夸赞以及对李辰奕的贬低,萧棐眼睛一弯,却是似笑非笑道:“所以呢?”

晏昭穆当然注意到了自家爱人的脸色变化,不过情知他是高兴,所以说出来的话也是更加肆无忌惮,“蒋盛天的脾气虽然不好,做事的手段也是乖张狠戾,但是在某些方面还是可以的,李辰奕如果真的是一心一意跟着他,他未必会这样对他。”

“难不成他还做了别的什么事?”萧棐眉眼微挑。

“可不是?”晏昭穆沉沉笑着,一只手继续往青年腰间划去,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几分冷意,“你知道李辰奕为了拿下紫荆奖找了谁吗?”

小腹处传来腻人的瘙痒,萧棐忍不住红着耳尖瞪了晏昭穆一眼,同时又伸手按住了男人作怪的那只手,“别闹,累了!”停顿了下,他才继续用那双带着水光的桃花眼看着晏昭穆,“谁?”

晏昭穆轻笑一声,咬了咬他的耳朵,“董琦川。”

“董琦川?”萧棐一愣,想了想才记起来这位是谁,紧跟着又突然想到男人话里的意思,顿时脸上的表情就有点精彩了,“不是吧?李辰奕居然这么看不开?”蒋盛天他不熟,但男人嘛,总归是好面子的,尤其是像蒋盛天这样的身份,李辰奕如果真的背着他找了别的男人,他不把李辰奕打压下去就奇怪了!

晏昭穆也跟着笑,眼神却冷冷的,“他几次三番抹黑你,我没出手把他弄死已经是好的了,落到现在这地步,只能说是他活该!”

萧棐这次却没说话,他清冷的目光闪烁着,仔细看却能看到里头毫不掩饰的快意。

上辈子李辰奕为了打压他,没在背后给他使绊子,特别是对方凭借蒋盛天的势力,一步步爬升得还快,在圈子里头很快就有了挺高的地位。而自己呢?没有把握好出道的机会,之后有几次机遇也被李辰奕暗地里搅和了,以至于两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最后好不容易才翻身,最终却还是阴差阳错地死了。

想起上辈子死前的事,萧棐的眼神变得愈发阴沉。他清楚地记得那是他刚刚拿到金马影帝的晚上,同时也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晚上,他原本带着满腔热情想要回家告诉唐嬗这个惊喜,结果却是在家中卧室里看到两具赤裸的纠缠在一起的身躯,两人情致正浓,丝毫没有发现卧室门口的他。

没有人知道当时他的心情是怎样愤怒与绝望!被背叛的痛苦让他丝毫不能冷静,尤其是唐嬗出轨的对象还是李辰奕!这个明面上叫他兄弟,实际上却在背后捅了他好几刀的小人!

当时的他无疑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直接推开门把手里的奖杯仍了进去,结果刚好砸到李辰奕的后脑勺,刺目的鲜血从李辰奕的头上流下来,然而被压在男人身下的唐嬗却依旧什么都没有意识到似的在求欢,那销魂蚀骨的呻吟,刺激得他双眼充血。他记不得自己当时到底是说些什么就跑出了家里,结果当天晚上就被车撞了。

隐隐约约间,他似乎看见那辆车的车牌是李辰奕常开的,但究竟是不是,他已经没有办法去查证了。

突然翻涌上来的记忆让萧棐情绪有点不稳定,他原本按着男人的那只手也不自觉用力起来。晏昭穆察觉了这点,顿时拧起了眉,“怎么了,阿棐?”

听着男人温柔的声音,还有他不加掩饰的关怀目光,萧棐心底升起的那股戾气翻腾了几下,总算是平息下去了,他默默摇了摇头,“没事,只是觉得李辰奕自作自受而已。”

晏昭穆反手握住他略微有些泛凉的指尖,嘲讽着说道:“谁说不是呢?蒋盛天要真是和他解约了还好,像现在这样的雪藏,看着吧,他很快就会被这个圈子所遗忘的。”

娱乐圈本就是个吃人的地方,圈子里的人最是健忘不过,李辰奕只要有一段时间没出现,估计也就不会有多少人记住他了。而以他那样的性子,能忍受得了被遗忘吗?

想着,男人忍不住就微微勾了勾唇角。原先他还打算出手对付李辰奕的,但有了蒋盛天在前面压着,反而省得他自己费心,也好。

“忘了就忘了吧。”随口叹息了一声,萧棐却语调一转,漠然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以后永远不要看见他那张脸!”他不是圣父,做不到轻易原谅,哪怕上辈子的惨剧没有发生,但这辈子李辰奕费尽心思打击自己总还是真的。看到他不好过,他心里也就舒坦了。

晏昭穆微笑,眼底微光闪烁,“放心吧,以后不会再让你看到他的。”

******

晏影帝的承诺终究没有实现,就在萧棐回到剧组开工的当天,他就见到了这个不想见到的人。

趁着中场休息的时候,顾云走过来到他面前,脸色看上去有点冷峻地说道:“阿棐,李辰奕过来了,他想见你。”

披着棉大衣的萧棐顿时皱了皱眉,“他来干什么?”

顾云摇头,“我不知道,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是过得不怎么好?”

“是吗?”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萧棐反问。

顾云也不回答,只是继续问:“那你要不要见见他?”

“见!”萧棐挑眉,“为什么不见?”之前在紫荆奖颁奖典礼的时候,李辰奕不还特意跑到自己面前耀武扬威吗?现在他倒是要看看李辰奕还能不能得意起来!

******

李辰奕确实是得意不起来了,虽然明面上来看他的穿着打扮都还行,但精气神俨然不一样了,不提略微有些凌乱的头发,眼眶下面的青影,就连嘴唇看上去都有些干涩,似乎是裂开过的样子。他一看到从片场里头走出来的萧棐,顿时浑身上下就是一个激灵,双眼迸发出强烈的恨意,但最终还是硬生生收敛了。

唯有那双握紧的拳头,泄露了他心底的不甘。

是啊,他怎么能甘心呢?

明明是盛天娱乐最有前途的艺人,却在一晚的时间就变成了被雪藏的弃子,之前谈好的片约还有代言全部被其他新人拿走,还要忍受公司里其他人的风言风语。没有人知道他这段时间承受了多少压力,心情有多少复杂。原本他以为蒋盛天抛弃他是因为自己劈腿的事,谁知后来才听说了他在追求萧棐,当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没把手边的东西都砸了。

萧棐!

为什么又是萧棐?!

就像是注定的宿敌一般,只要是萧棐出现的地方,其他人的注意力都会放到他身上去,哪怕自己同样出色,他们依然会更看好萧棐,这是为什么?!

李文华!蒋盛天!甚至包括晏昭穆!

他不信萧棐和晏昭穆之间是清白的,如果是清白的,以晏昭穆的身份地位,凭什么要帮助萧棐这么一个才出道不久的新人呢?仅仅是因为他所说的看好吗?

眼底有恶毒的光芒闪过,然而当他重新抬头看向萧棐的时候却已经变成了一片凄惶,“阿棐……”他的声音苦涩,只是单单叫了这么一声后就没有再说话了。

萧棐脸色不变,朝着跟在身后一起过来的顾云看了一眼,顾云会意,顿时停留在原地不走了,而萧棐则是缓缓走到李辰奕面前,“找我有什么事吗?”

青年的语气平淡,神情更是一如既往的温和,然而落在李辰奕眼中却是怎么看怎么厌恶,他指甲都快要掐进掌心,却还是努力装出低落的声音说道:“我认输了,你能不能让盛天放过我?”

“认输?”听到他这话的萧棐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这话什么意思?”说得好像是自己害了他一样!

李辰奕急忙解释:“我知道之前我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让你失望了,可那是因为我实在是太嫉妒你了,你样样都比我好,比我出色,我是眼红了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他突然上前一步拉住萧棐的手,眼眶微微泛红,“可我现在知道错了,以后我不会再做陷害你的事了,能不能看在我们以前的情分上,让蒋总放我一马吧?”

他的手实在用力,萧棐被他抓得有点疼,原本就皱着的眉头顿时就皱得更紧。他定定地看了李辰奕好一会儿,锐利的目光直把他看得心里发虚,默默后退两步,同时放开了萧棐的手。

“首先我要声明,我和蒋盛天没有关系,你被他雪藏是他的决定,压根没有我的事,你想让他收回这个决定就去找他,找我干什么?”冷笑一声,萧棐接着说道:“其次,你说是看在我们以往的情分上,我倒是想问问你,我们之间有情分吗?你做那些事的时候,你有想到我们之间的情分吗?!”

说到后来,他的语气直接变得声色俱厉,而李辰奕却是煞白了脸色,他半是愤怒半是惶恐地看着萧棐,明明心底在强烈地反驳着青年的话,却偏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萧棐也懒得过多理会他,用冰寒的眼神扫过他一眼,丢下一句“好自为之”就转身回了片场里头。剩下李辰奕,他死死盯着萧棐的背影,紧握的双拳上有青筋暴起。

第七十六章:MV

日子就在忙碌的拍摄中一天天过去,自从那天李辰奕来找过自己后,萧棐倒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听到他的消息。同样销声匿迹的还有蒋盛天,也不知道晏昭穆那边是怎么弄的,自从那天晚上和他说过会处理这事后,蒋盛天就真的再没有让人送东西过来。

唯一的后患就是魏阳和谢子彦相当遗憾他这个追求者的消失,少了蒋盛天派人送过来的东西,他们的福利也就跟着下降了,这让他们还在萧棐面前说了几句,可也紧紧只是几句而已。

虽然是朋友,但该有的界线还是得有的,他们和萧棐关系好,并不意味着可以过问他个人的隐私。

因为是军事题材的电视剧,《狼牙》里面有很多战争场面,包括像爆破之类的,所以演员的安全也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周小山那边每次拍到相关戏份了,都要让人提前反复查看,而晏昭穆就更过分了,他一个和剧组半分关系没有的人,却硬是插了一个有多年经验的安全顾问进来,这让萧棐无语的同时也更觉甜蜜。

《狼牙》的拍摄足足需要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不过萧棐的戏份也就两个月而已,随着气温逐渐转暖,京城里头杨絮漫天飞扬,他就离开了剧组,悄然回到公司准备筹备专辑的事。

出专辑是去年就定下来的计划,年前那首《白色森林》试水效果相当不错,不仅在刚出那段时间就冲上了各大音乐榜单的前几名,到现在总体的点击量和下载量都是相当可观的。所以姜青商那边也就定下来让他趁着之前的余波还在,赶紧地添一把火。

因为要出专辑,萧棐大部分的时间就又泡在了公司里面,除了每天的练歌之外,更多时候却还是在练习舞蹈。这次出的是实体专辑,除了有歌之外,公司的计划是还要有想对应的MV。

活了两辈子,萧棐是真的没学过舞蹈,就连唱歌他也是这辈子才认真学起来的。不过他在这两方面居然还挺有天赋,特别是唱歌,如若不然,公司也不会贸然做出这样的决定。至于舞蹈,男人的舞蹈多数是充满力量的,他平常也经常锻炼,所以一些动作学起来还算是快。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的进步落在某些人眼里,都足以让他们叹服。光只有悟性也就罢了,关键是萧棐还特别认真,一些个明明可以糊弄过去的动作,他都是认认真真拆解开了来做,学不会地就一遍一遍练。有心的人每天都能看到训练室里头青年挥洒汗水的身影,那一丝不苟的态度,以及熠熠生辉的专注眼眸,让他们心折的同时也更加看好青年的未来。

有天赋,愿意付出,再加上雄厚的人脉支撑,这样的人不红,还有谁能红呢?

别人是这么想的,唐嬗自然也是这么想,只不过她比其他人要更多了一份复杂的感觉。

她和萧棐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再上一次看见阿棐就是在紫荆奖颁奖典礼上,她看见青年站在台上那意气飞扬却又沉稳如玉的模样,谁都不知道当时她的心跳有多快。有什么比看见自己的心上人在万众瞩目中发光来得更高兴呢?

只可惜阿棐他终究不喜欢自己。

如果说一开始这种念头只是猜测的话,那么到现在为止她已经敢肯定了,阿棐是真的对自己没感觉。

得出这样的结论后,唐嬗哪怕再豁达,心里免不了还是有点失落的。连闺蜜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阿棐,只有她自己清楚。

她和阿棐相遇是在刚进入影大就读那天,她拖着行李向宿舍走着,途中在经过校园里白水湖时,见到阿棐坐在湖边的草地上看书。当时是九月,下午的阳光格外温柔缱绻,透过柳树的枝条洒落到青年身上,一身白衬衫搭牛仔裤的青年看上去是那样美好。他修长的指尖轻轻翻阅着厚重的书籍,背后则是波光粼粼的湖面,如此的画面简直是唯美到了极点。

自此一见倾心。

而在之后她开始偷偷关注这个名叫萧棐的青年,知道他是表演系最出色的新生,跟着李文华老师,家里父母早逝,待人温和,和宿舍的几个同学是哥们儿,喜欢笑,一双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就这么一点一滴的萧棐逐渐走到了她心里,再然后就是三年多的相处,尽管两人间接触不多,可她是真真正正喜欢上了这个眷淡温和的青年。

之后又有了那次表白,尽管失败了,可她还是有信心,只要自己表明心意,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感动阿棐的。

然而事与愿违,阿棐因为出演《盛世孤城》的缘故签约了星耀,她好不容易在毕业后通过家里的关系也来了这里,却发现阿棐和晏影帝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

她是女人,女人最敏感的就是直觉,直觉告诉她阿棐和晏昭穆应该是有什么隐情:晏影帝对阿棐的维护已经完全超过了一个前辈对后辈该有的提携之情,而他和阿棐说话的语气、看着阿棐的眼神,那是雄性在讨好配偶时才有的态度。晏昭穆很有可能是看上阿棐了!

抱着这样的警惕她又观察了几个月,虽然能见到两人的次数并不多,但就是这几次的偶遇,她最终是确认了这点,阿棐和晏影帝在一起了。甚至有一次她经过训练室的时候,无意间看见晏影帝抱着阿棐,而阿棐丝毫没有不自然的意思。

在这样的事实面前,她还能期待什么?唯有心底遗留的那抹遗憾而已。阿棐不喜欢女人(大雾),她也没有办法,只能说是天意弄人。

微不可觉地叹了口气,唐嬗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同时又问了身边的小助理自己的妆容怎么样,小助理的回答当然是完美无缺。她这才微微一笑,朝着摄影棚里另一边的萧棐走去。

公司的安排,阿棐要出专辑,正好让她出演其中一首歌曲MV的女主角。

******

另一头的萧棐同样是在化妆。

说是化妆其实也只是刷点高光粉什么的,他的底子好,加上MV的内容讲述的是校园里面青年男女的感情故事,所以也不用化浓妆,只需要把他的轮廓再加深一些就好了。拍MV和拍电视剧不一样,到时候白光一打,淡妆就会变浅,五官也会跟着变模糊。

顾云和姜妘站在一旁。有一段时间没出现,重出江湖的姜大小姐看上去没什么变化,穿了一件藕粉色卫衣的她下身搭配了一条黑色短裙,加上厚薄得当的打底裤,相当得青春活力。她一边看着化妆师帮萧棐上妆,一边则是挤眉弄眼地问:“阿棐,你和唐嬗之间,真的就只是单纯的同学之情吗?”

她来之前还接到了安爵的电话,说他大哥让她帮忙盯着点唐嬗,她当时就无语极了。

穆哥他能不能不要这么小心眼?拍一个MV而已,有必要把阿棐盯得这么紧吗?

当时的她是这么想的,不过等到见过唐嬗之后,她的想法就变了。同样是女人,她当然看得出来这位唐嬗对阿棐的态度不对,没见人姑娘之前直勾勾地看萧棐看了很久吗?那目光,俨然一比复杂得跟个小电影似的。加上两人之前都是影大的,还是同一个系,其中会不会有什么故事呢?

好奇之下的姜妘就像是有只小猫在用爪子挠自己似的,一双眼睛亮闪闪,萧棐被她看得无奈,没好气瞪了她一眼,“你觉得呢?”

姜妘大咧咧地说道:“我觉得她喜欢你!”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唐嬗喜欢我的?”尽管心底被她敏锐的直觉所触动,但表面上萧棐却还是笑着调侃。

姜妘直接回答:“两只眼睛都看出来了!”她笑容狡黠,“刚才唐姑娘可是盯着你看了很久呢!”

“是吗?”萧棐神情不变,“说不定她只是看着我这个方向在发呆而已。”

“我看不像。”姜妘摇头,“她肯定是喜欢你!”

萧棐无奈笑,“你开心就好。”

一句话出来,姜妘瞬间没话可以接上去了。这种对待小孩子一样的宠溺语气,加上青年有如桃花一般的笑容,简直是作弊好吗?!

她捂着脸做娇羞状,“阿棐你犯规!又用这种方式来逃避话题!”

萧棐耸了耸肩,没说话,只是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温和。

两人说了几句话,那边的唐嬗也已经走过来了,因为题材的缘故,她和萧棐一样都是穿了一套校服,当然,不是那种松松垮垮肥大的校服,而是白色泡泡袖衬衫配上酒红色百褶裙,扎了两个辫子的她看上去清纯得如同一朵百合,让人轻易就能感受到清新而又温暖的感觉。

她静静地走到萧棐面前,然而微笑着开口:“阿棐,我准备好了。”

第七十七章:吃醋

几乎就像是唐嬗记忆中故事的翻版,只不过坐在湖边的草地上的青年变成了坐在长椅上,背景的湖泊也换成了被枫叶染红的树林,一身白色衬衣的萧棐安然捧着书坐着,偶尔有凋落的枫叶悄然落到青年的肩膀上,却丝毫没有惊动他。

这是MV剧情的开头,和现实相反的是,里面最先动心的却是青年。在一个秋日的午后,坐在校园小树林中翻阅书籍的青年无意间看到从林间小径中经过的女孩。穿着校服的女孩有着清新脱俗的容貌,尤其是她的笑容,就像是秋日的阳光一般那么温暖,让青年的心弦为之撩动。

再次之后就是几次偶遇,青年爱上了女孩,而女孩也喜欢上了青年,两人一起在校园中约会,手牵手体会着初恋的美好。没有挫折,也没有矛盾,就是单纯的、简单的,却又纯粹到极点的爱恋,如同柠檬中掺了蜂蜜,酸酸的,却也极甜。

整个MV讲述的就是这么一个有关初恋的故事。说实话,最初公司安排唐嬗出演这个MV女主角的时候,萧棐其实是想拒绝的。然而姜青商给他的解释是公司计划借他的MV先给唐嬗造势,以便之后安排她出道。不提姜青商和晏昭穆之间的关系,就算是只看自己来到星耀后姜老板对自己的照顾,这点面子萧棐还是要给的,所以他到底是没说什么,同意了公司的安排。只是现在和唐嬗对戏,他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尴尬。

但这种尴尬也仅仅只是开始前有一点而已,当拍摄真正开始后,他马上就进入了状态,不止是表情动作,就连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都变成了沉浸在恋爱状态中的感觉,这让导演以及场助都交口称赞。

不愧是拿了最佳新人奖的人,萧棐这演技,妥妥的情圣好吗?

别人的想法唐嬗不知道,她所有的情绪都已经被带入了初恋的情境。第一次在小树林里牵手,第一次骑着单车拥抱,第一次并肩躺在草坪上看着天空,青年突然凑上来亲吻她的唇角……每一个场景都让她想起了自己曾经幻想过的场面,她和阿棐如果在一起,是不是两人也会有这么亲密的接触?

尤其是演技状态下的萧棐,他的眼神是那么温柔,仿佛可以包容整个的她。他的笑容是那么灿烂,就像春天盛开的向日花海。他的动作是那么可爱,偷偷的,如同他的心。这一切的一切,无不让唐嬗沉浸其中,没有办法自拔。

直到导演最后重重地喊了一声“卡”,原本拥抱着她的青年飞快地收回了放在她背后的手,她这才陡然清醒。用犹自带了一丝茫然的眼神看向萧棐,却见到青年对着她微微一笑,“刚才不好意思占了你的便宜,唐嬗你别生气。”

青年的态度诚恳,但唐嬗却能听得出其中的疏离,心里顿时忍不住抽痛了一下,唐嬗却还是努力弯了弯唇角,“我才不会生气呢!”她笑着,温和的样子丝毫看不出什么不对,“你可是万千少女的男神,能和你合作一次,占便宜的可是我呢!”

闻言的萧棐也跟着微笑,虽然没说什么,但他的眼神却柔和了几分。尽管不待见唐嬗,可怎么说这辈子唐嬗都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尤其是想到上辈子两人之间交往了那么些年,他心里还是有牵挂在的。

如今的态势,只要唐嬗不来惹他,他就不会主动对唐嬗做什么。

暗自叹了口气,想了想,萧棐还是开玩笑似的说道:“等以后你出道了,喊你女神的人肯定更多。”

唐嬗顿时笑了起来,“承你吉言,我也希望将来能这样。”

她的态度洒脱,尤其是那双清澈的眼眸,萧棐在其中看不到丝毫作秀的意思,所以他微微一笑,刚想说什么,边上一直注意着动静的姜妘就跑上来了,她直接挤到萧棐身边,然后挽住了萧棐的胳膊,“嘤嘤嘤,男神你实在是太帅了!忍不住了,我也好想和你谈恋爱!”

跟着她一起走过来的顾云听到这话顿时一脸黑线。

萧棐则是忍不住失笑,“别闹。”他也不挣开姜妘的手,而是继续让她抱着自己的手臂,就是存心想让唐嬗看到。

果然,唐嬗的眼光闪了闪,她微笑着感慨:“阿棐你和大小姐的感情真好。”身为星耀娱乐的人,她当然知道阿棐身边的这个姑娘到底是谁,大老板的亲妹妹,姜家大小姐,这样的身份就算她自己不去打听,身边的经纪人也会告诉她。不过虽然知道姜妘的身份,她在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多少自卑的意思,而是不卑不亢,极为坦然。

姜妘得意点头,“对啊对啊!阿棐可是我男神哟~”

唐嬗却是笑,“是吗?其实阿棐也是我的男神哦!”

“真的?”姜妘顿时瞪大了眼睛。

“当然了。”唐嬗一本正紧。

姜妘惊呼,“那真是太好了!”她一下子放开了挽着萧棐的手,转而扑过去拉住了唐嬗,“走,唐嬗姐姐你和我说一些男神大学里的事好不好?人家好想知道呢!”

唐嬗忍不住笑了出来,虽然她看得出姜大小姐没那么简单,却也同样觉得对方没有恶意:眼神澄澈的人往往没有什么坏心思,她是真的一眼就喜欢这个搞怪的小姑娘。所以笑着拍了拍姜妘的手,她点了点头,“好啊,我们去边上说。”

“嗯嗯!”姜妘使劲点头。

然后萧棐和顾云就眼看着两个应该是第一次见面的女人突然一下子就变成了闺蜜似的下场说悄悄话去了。

萧棐有点发愣,不过当他看到快要走下台的姜妘突然回头冲着自己挤眉弄眼了一下,再然后就是唐嬗对着自己微微一笑,他瞬间也就明白了两个人的心思。对于姜大小姐,他是觉得哭笑不得;而对于唐嬗,他却不知为何松了口气,这一刻的唐嬗让他想起了以前,那时的她也是那么单纯温柔微笑的。

一时之间萧棐有点出神,他站在原地没动,边上的顾云却是咳嗽了一声,“阿棐,想什么呢?”

瞬间回神的萧棐赶紧摇了摇头,“没什么。”也不用顾云再提醒什么,他自己就主动说道:“我先去换衣服。”

顾云点了点头,“我给你准备了吃的在包里,一会儿你换完衣服就先垫垫吧。”尽管只是一则MV,但还是花了整整一天的功夫,中间午饭是公司提供的,晚饭却是大家都没吃过的。

“好。”萧棐点头,两个人一起下了场去换衣服,期间顾云免不了要帮着应付前来说好话的工作人员,他的态度虽然严肃,但并不盛气凌人,以至于大家对萧棐的感官更好。

******

十几分钟后萧棐从更衣室出来,除了换了衣服外,他还趁机卸了妆,摄影棚里就没多少人了。原先跟着唐嬗跑过去的姜妘却不知为何跑回来了,跟着顾云一起在门外说话,萧棐不由得挑了挑眉,“这么快就聊完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