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18)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18)

时间: 2014-01-22 12:43:11

“郑经国!”李辰奕咬牙,旋即却又同样冷冷一笑,“那又怎么样?法律有规定不能雇水军吗?”

郑经国笑得比他还要猖狂,“法律怎么就没规定了?”他的眼底似乎有熊熊的火焰在燃烧,语气嗤笑,“你知道星耀起诉我用的什么罪吗?诽谤!侵犯个人隐私!还有不当得利!不当得利你知道吧?”

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光从字面上他也能猜到一点,李辰奕的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那边的郑经国还在狂笑,“李辰奕,你就等着吧!星耀迟早会找到你头上,你就等着退出娱乐圈吧!”说完,他直接撂下了电话。

“嘟嘟嘟……”

刺耳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来,李辰奕瞳孔一片赤红,他狠狠地把手机砸到地上,急促喘气的样子配合着狰狞的面容,看上去更加让人心惊。

******

晏昭穆要息影的消息影响实在太大了,第二天除了那些时政性的报纸,其他凡是跟娱乐圈沾点边的消息门户头版都是这个,之前没关注这事儿的普通老板姓都知道了,连带着也就知道国内影坛上的扛鼎之人有了一个同性恋人。

哪怕现在国内开放,同性情侣之间也有法律保障,可到底是这么活生生一对(大雾),大家都相当好奇——虽然事实是因为这对夫夫的颜值实在太高了好吗?晏影帝那张俊美到东西方通杀的脸本来就已经够多人觊觎的了,新出炉的晏夫人(?)同样是颜值突破天际,小鲜肉有木有?强强联合有木有?大家每天就算是光看这么两张脸也觉得洗眼啊!

国民们纯粹就把这事儿当一热闹看,但知道这个消息的晏爸晏妈就不这么想了。当事人之一可是他们儿子诶!而且还是眼看着30了还没个对象的长子!之前虽说他们都是知道阿穆有个在交往的男朋友,但却也没想到儿子会为了那个叫萧棐的演员做到这种地步。从报纸上看到儿子要息影的消息时,晏妈妈整个人都愣了一下,掏出手机就想给晏昭穆打电话,却被晏爸爸给拦住了。

“你想干嘛?”拿着报纸看了几眼的晏爸爸问。

“什么干什么?”晏妈妈不高兴了,“我儿子都要息影了,将来在电视上看不到他了怎么办?”

晏爸爸简直哭笑不得,“你别忘了我都已经这个年纪了,家里的生意可都是要交给儿子的。更何况阿穆可是和我约定好了的,到了30岁就息影不干的。”眼看着老婆依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他继续劝慰道:“而且就算老大息影了,不是还有个老二吗?你照样可以在电视上面看见儿子呀。”

“这能一样吗?”晏妈妈撇了撇嘴,“就你那小儿子,也没比老大靠谱多少!”

“这话说的好像阿爵不是你生的一样……”

晏爸爸小声嘀咕了一句,晏妈妈却都听清楚了,一双丹凤眼立时一瞪,“晏东来,你嘟囔什么呢?”

被老婆指名道姓的晏爸爸赶紧讨好她赔笑:“没什么没什么……”

晏妈妈继续拉着脸,“我不管,我要给儿子打电话。”

晏爸爸捧着她:“打,赶紧打。”

晏妈妈:“我要让儿子把那孩子带回来看看,总不能两人都到这程度了,还不打算把人给我们看一下吧?”

晏爸爸继续附和:“老婆说得没错。”事实上他也确实想见见这个萧棐,能让自家眼高于顶的大儿子动心的,他早就想见见真佛了。只可惜儿子那边捂得紧,他和晏妈妈又不是私底下会调查人的那种,所以直到现在也只是通过一些娱乐新闻的报道以及偶尔从小儿子那里听来的一些消息,才拼凑出萧棐这个人的大致情况:长相肯定是拿得出手的,人品的话应该也是过得去的,否则的话不说自家两儿子,姜家那对兄妹也不见得会那么待他。

于是意见达成一致的夫妻俩就给自家捅出这样大篓子的长子打电话了,言语间很是直白地表述让他把人带回来看看。晏昭穆也没指望出了这么大事还能瞒着父母,加上他本来就心心念念想要把人带回家,所以晏妈妈才一张口,他就马上顺口答应了。

然后萧棐就听到晏昭穆说要带他回家的话。

男人身上的睡衣松松垮垮,只有腰间系了一根带子,露出他精壮的腹肌以及人鱼线,模样性感得简直迷人,可萧棐却一点儿欣赏的意思都没有。昨晚被折腾了一夜,他现在还有点迷迷糊糊的,听晏昭穆这么一说,整个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回家?回什么家?”

因为刚睡醒,头发都有点乱糟糟的,加上带着水汽的桃花眼,床上的青年怎么看怎么可爱。晏昭穆忍住心底那瘙痒的感觉,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当然是回我家。妈刚给我打电话了,说晚点让我们回家吃饭。”似乎是觉得青年茫然的很是可爱,晏昭穆的眼神变得更加温柔,含着笑意,“出了这事,总得让我妈看看他儿媳妇长什么样,否则的话也说不过去吧?”

萧棐:“……”

第八十九章:情浓

能在寸土寸金的京城拥有一大座别庄,晏家的财力由此可见。萧棐被晏昭穆带着到了这里,然后就见到了晏父晏母。

作为经常出现在财经杂志封面的人,晏父的脸萧棐还是比较熟悉的,所以他的注意力就集中到了晏母身上。年逾五十的晏母大概是因为保养得当的缘故,看上去一点都不老,反而显得气质温柔若水,她看到萧棐,很是高兴地迎了过去,“阿穆,这位就是阿棐了吧?”

晏昭穆还没来得及说话,萧棐也才刚点了点头,晏母就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我早就和阿穆说让他带你过来了,偏这混小子一直拖着,说怕你害羞。”

“害羞”的萧棐:“……”他不好意思挣脱晏母的手,只能是任由她拉着,一边轻声替晏昭穆辩解,“是我不好,应该早点过来拜访伯父伯母的。”

晏母笑着,把他拉到沙发前面,晏父就坐在那儿,看着他们两个过来,他上上下下打量了萧棐好几眼,不过并不显得无礼。

面对他的目光,萧棐略微有些拘谨地同他打招呼,“晏伯父。”

晏父微微颔首,不咸不淡应道:“嗯。”

他如此作态,晏母顿时就不高兴了,瞪了自家老公一眼后又拉着萧棐坐下,“你别理他,这老家伙就想在儿媳妇面前逞逞威风,平常他才不是这个样子的。”

“儿媳妇”萧棐:“……”晏妈妈说话这么直接,他都不好意思了怎么破?

晏昭穆倒是比较喜欢自家母上的这个说法,他勾了勾唇角走到沙发前,弯腰把手里拎着的袋子放下,然后就顺势坐到了萧棐身边,“这是你们儿媳妇送你们的礼物,要看看吗?”

晏爸爸:“……”有胳膊肘朝外拐的老婆和儿子,他还有什么好指望的。

晏妈妈却喜笑颜开,嘴里说着“客气什么”,手里动作却不慢,从袋子中拿出两个礼盒,拆了其中一个小的,里面赫然是一只墨玉烟斗,烟嘴是用金丝楠木做的,看上去品相不错。而另外一个礼盒中则是装了一只水头十足的玉镯,虽然比不上晏母自己珍藏的,但却比一般的镯子要好上许多。

两件礼物看得出来都是用了心的,晏父平常就喜欢收集烟斗,而晏母则是对玉一类的饰品有着别样的爱好。所以即便知道这两样东西有可能都是自家儿子帮着准备的,但晏母依然很高兴,她责备萧棐:“你这孩子,来就来,干嘛浪费这钱?”

“不是浪费。”萧棐微微一笑,语气中带着点羞涩,“阿穆他一直都很照顾我,我很想感谢他,这只是一点小心意而已。”

他说得坦然,晏母脸上笑意更深,就连晏父的神情也变得缓和起来。他们一直都以自家两个儿子为荣,如今听到萧棐对晏昭穆的维护,心底自然也就更认同他几分。

同样觉得高兴的还有晏昭穆,恋人如此毫不掩饰的爱意让他眼角弯起,嘴里却故作镇定地说道:“这两样东西都是阿棐特意挑的,花了他一下午的时间呢!”

听得出他话里得意的味道,萧棐忍不住轻轻瞪了男人一眼,当然是因为害羞的,然后拉了拉男人的衣角轻声道:“别乱说。”

晏昭穆却趁机握住他的手,“我怎么就乱说了?”

熟悉的温度从掌心传来,萧棐一下子连耳根都红了,他没想到晏昭穆会这么大胆,居然敢在晏父晏母面前动手动脚的。他下意识地就想挣开男人的手,谁知晏昭穆完全不为所动,反而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晏父晏母对视一眼,都从各自的眼神看出了笑意。

******

晏家的气氛很好,晏父晏母待他都很和善,除了安爵因为在拍戏的缘故没能赶回来,萧棐也算是在晏家过了明路。晚餐时晏母拉着他说了一大堆话,大部分都是有关晏昭穆小时候的一些趣事,而萧棐也在不知觉间被套了一些话,比方说他的家庭情况,他和晏昭穆发展到哪一步了……前面的问题萧棐都很耐心地回答了她,至于后者,他就只能傻笑着对付过去。

#有这么八卦的(划掉)婆婆(划掉)岳母该怎么办?#

回去的时候晏妈妈和晏爸爸还把他们送到了门外,萧棐不好意思让他们远送,让他们留步,晏妈妈却拉着他的手问他打不打算在这边住,当时直把萧棐羞得,耳根子都热得不行。

还是晏昭穆给他解围,“妈,这事儿不急,等晚点再说吧。”

晚点而不是不考虑,晏妈妈顿时就安心了,笑眯眯地把他们送走。等上了车后,萧棐抱怨似的跟晏昭穆说了晏妈妈的热情,晏昭穆笑着安慰他,“我妈就是这样的性格,等以后你和她熟了就好。”

“我知道。”萧棐认真看着他,“我只是觉得有点愧疚而已。”

“愧疚?”晏昭穆不解。

“因为我抢走了他们最宝贝的儿子啊。”萧棐笑着回答。

很少从萧棐口中听到明白的情话,这一刻的晏昭穆竟然愣了一下,然后才突然回过神来。他抑制住心底狂喜的感觉,把车开到僻静的路边停下,然后用力抱住了萧棐,微凉的唇瞬间落在萧棐脸上,“阿棐,阿棐……”

他喊一句“阿棐”就亲吻萧棐一下,细密的吻中透露出来的感情让萧棐忍不住沉溺其中,所以他没有反抗,而是任由他亲吻着自己,到后来两人唇舌纠缠时,他同样是投入了全部的感情。

和晏昭穆在一起后,他似乎一直没有明确地表达过自己的爱意,也难怪男人在这刻会这么失态。

心里叹息着,萧棐抬手用力抱紧了男人。晏昭穆察觉到了,所以他的动作愈发狂野,仿佛要把怀中人整个都啃噬下去吃掉一样。

好不容易两人分开,萧棐气喘吁吁,晏昭穆却把下巴搁在他的颈窝上,“阿棐,说你爱我。”

虽然看不到男人炽热的眼神,但萧棐却能从他黯哑的声音中听出他的情谊,所以他从善如流,“我爱你。”

“阿棐再说一遍好吗?”

“我爱你。”

“再说一遍。”

“我爱你。”

“再一遍。”

“……晏昭穆你够了没有?”忍无可忍地把这条大型忠犬从自己身上推了开去,萧棐别过头,看也不看他。

晏影帝却继续舔着脸黏上去,“不够。”他紧紧抱着萧棐,语气是那么温柔,“说一百遍都不够。”

萧棐:“……”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家伙还有痴汉属性呢?

******

立场坚定地拒绝了晏痴汉影帝在马路边上的求爱,萧棐坚持回到公寓休息,虽然最后的结果依然是被晏昭穆折腾到下半夜,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快要下午。

看了眼床头柜上放着的闹钟显示出来的时间,还有手机上好几个未接来电,萧棐顿时无语,他黑着脸想要找晏昭穆算账,却发现身边早已没了男人的踪影,反而在闹钟下面压了一张纸,上面有两句留言。

“阿棐,你今天好好休息,我已经让顾云帮你请假了。晚上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回来给你带。”

晏昭穆的字写得很好看,笔锋犀利,转折勾画之间有着独特的味道,然而萧棐却愈发羞恼。凭什么都是男人,晏昭穆就还有精力去工作,偏偏自己睡到现在还腰酸背痛的?!

事关男人的尊严,这一刻萧棐的脑洞都不知道开到哪里去了。而就在他出神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萧棐接起来一听,晏昭穆的声音在那侧响起。

“阿棐,醒了吗?”

“唔。”因为刚才的想法,此刻萧棐语气不善,“怎么了?”

浑然没察觉到什么的晏影帝还在那边说,“就想看看你醒了没有,这个时间也该吃午饭了,你想吃什么?我让江明远给你带过来。”

一旁又正好听到这句话的江大经纪人:“……”

他默默对着晏影帝的背影比了个中指,晏昭穆并没有发现,依旧在问:“尚膳坊好吗?还是一品居?百味馆的鸭舌你不是挺喜欢的吗?”

被他一连串的问题逗笑,原本那一点小别扭也渐渐消失,萧棐笑了笑,却阻止了他,“不要老是麻烦江哥,我自己随便弄点吃的就好。”

“那不行!”晏昭穆断然拒绝,“你还是好好休息,这样吧,我让阿爵顺便给你带点吃的过去,他之前和我说要去找你来着。”

萧棐:“随便你吧。”他已经习惯了男人在这方面的强势,每次对他的身体都特别重视。

“嗯,乖。”露出一个笑容,晏影帝的语气简直腻歪得一比那啥,江明远直接就抖了抖,抖落一身鸡皮疙瘩。

#每天都看到自家老板秀恩爱好想烧系列#

不止是他,电话这头的萧棐也同样忍不住觉得脸红,支撑着身体从床上坐起来,他轻骂了一声,“滚!”

晏昭穆笑笑,丝毫不以为杵,“好了,晚点等我回来。”

“知道了。”萧棐无奈应。

第九十章:回归

萧棐回到花开剧组已经是三天之后了,同行的还有晏昭穆以及安爵。

听说自家大哥在《一朵花开的时间》里也出演了一个角色,安影帝就不干了,直接嚷着也要友情客串一下。

对于这种能给自己投资的电影增加票房的提议,萧棐当然是举着双手欢迎的。不只是他,贺平澜他们也一样,听说他拉来了安爵,哪怕只是客串,都高兴得跟什么似的。唯一不开心的大概就要数晏昭穆,明明好好的和老婆的约会(?)时间,突然冒出这么大的一盏灯泡,晏影帝表示很碍眼。

但这种碍眼也只是他心底念念而已,在外人看来,晏影帝依然是遥不可及的高岭之花,那种难以接近的感觉,就算萧棐和他在一起了也不能减轻多少。包括钱修思在内的几个和萧棐关系比较好的剧组工作人员还很八卦地向他打听两人是怎么在一起的,晏影帝一看就不是会主动追求人的人。而当萧棐承认两人中晏昭穆是主动的一方后,他们又都一个个惊讶极了。

#简直是打破了他们一贯的世界观好吗?#

然而有这种感觉的也只是少部分人,大部分人对于萧棐的归队都表现出了敬而远之的态度,表面上看上去更加热情了,但私底下却对他有不同程度的疏远。这种疏远来自于他身份的变化,之前虽然明知他是星耀力捧的新人,但现在他却是晏影帝的伴侣。像晏天王这样的靠山,他们花再多心思也不一定能攀得上,萧棐却轻轻松松站在了上面,这种感觉,让他们在短时间内看到萧棐都觉得有些畏惧。

当然,谁让萧棐身边还经常性地黏着两个金光闪闪的人形生物呢?进了剧组之后,晏昭穆几乎是时刻不离萧棐身边,片场上的人总是能看到他们在秀恩爱。

安影帝更是如此,剧组里的人想不明白为什么苹果小王子这么喜欢黏着萧棐,而且经常不顾晏影帝能杀死人的目光挤在两人中间,活脱脱一个人形灯泡。

“你客串的角色戏份都已经拍完了,为什么还不回去?”在忍了一星期、终于忍无可忍的晏昭穆黑着脸看着坐在场边喝苹果汁的安爵,语气森冷地问道。

安爵却依然是嬉皮笑脸的,他目光看着场上萧棐和唐嬗的对戏,此时拍摄的剧情正好是何肖帮助白萱拎东西上楼,白萱请他留下来喝口水。盲女因为刚搬到新居不久的关系,对屋里的陈设并不是特别熟悉,所以在端着水出来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下。原本坐在凳子上的青年立即站起来扶住她,两人的姿势顿时无比亲密。

“大哥,我这样还算是好的,你看看场上的这个,就不觉得心烦吗?”好整以暇的安爵还有心思调侃晏昭穆。

尽管确实觉得这一幕碍眼极了,然后晏昭穆在听了他这句话后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阿棐的路还长,如果我只是因为这样就觉得心烦,那说不定哪天就会得心肌梗塞了。”说完,他还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了安爵一眼。

傻子安爵:“……”

他停顿了片刻,然后又好奇地问:“说真的哥,你就真的这么放心唐嬗这个女人?我听姜妘说她喜欢阿棐没错吧?”虽然他经常不在公司,但还有姜妘这个密探随时向他汇报公司的情况,两人闲聊时他听姜妘提起过一嘴这事儿。

晏昭穆却微微一哂,“那又怎样?”他的视线追逐着场上的萧棐,看着青年全身心投入的表演,“现在阿棐是我的,唐嬗一点竞争力都没有。”

他回头淡淡看了眼安爵,毫不留情拆穿了他的用意,“你不用再试图扯开话题了,告诉我什么时候回去,我让青商来接你。”

安爵却丝毫不接这发安利,恹恹地说道:“他不是到法国出差去了吗?要半个月才能回来。”不然的话他才不会闲着无聊跑到片场来做电灯泡呢!

自己不高兴,别人也别想开心,安影帝的逻辑一向如此直接,尤其是他家大哥和阿棐最近甜得跟蜜一样,简直是让他眼红好吗?

晏昭穆翻了个白眼,“已经回来了。”猜到是这个原因,他昨天就电话打过去给姜青商让他回来,刚刚收到他的消息,说人已经到机场了。“赶紧的,还是我打电话给他,让他来接你?”

早在晏昭穆说出前面的话时,安爵一双眼睛就已经亮了起来,不过他还是很矜持地说道:“接我干嘛?我才不要回去呢!在这儿多好玩儿呀,每天都能看到大哥你变脸。”

晏昭穆冷冷扫他一眼:“这样,我想起来波尔图那边似乎还有一桩生意要谈,要不然还是让青商帮我去谈吧……”

“大哥!”安爵瞬间变脸,“哥你太讨厌了!还有没有兄弟爱了?”

晏昭穆脸色平静,“说得好像我们有过一样。”

安爵:“……”他神情羞恼,“怎么说姜青商都是你弟媳妇,你不要老是压榨他好不好?”

晏昭穆诧异,“你确定是弟媳妇不是妹婿吗?”

安爵:“&¥%……&*”

******

被自家大哥毒舌气到的安爵气呼呼地跑去收拾东西了,当然,中途免不了向姜老板发短信告状的同时还趁机抱怨了人几句,像什么“回来都不告诉我一声”、“偷偷告诉大哥害得我被大哥取笑”之类的,围绕着“我不高兴、你要哄我”的主题,安影帝表现得相当傲娇。

帮忙整理行李并且围观了整个过程的陈希只能呵呵笑着,然后在姜老板的车到时帮忙把行礼放到了车后备箱。

“我要回公司,你的行礼就让姜总帮你带回去吧。”陈希板着脸说。

安爵丝毫没在意,挥了挥手就打发了自家经纪人,那打发苍蝇似的态度让陈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眼看着安爵急巴巴地上了姜总的车,他无奈笑了声,然后转身去开自己的车。

而车上的安爵此刻却没有之前那种急迫的样子,反而变得冷静起来,他微微上抬着下巴,被墨镜遮挡着的双眼目不斜视。坐在他身边的姜青商哪里还不知道他的心思,却还是淡淡开口,“怎么不说话?”

“没什么好说的。”

安爵气呼呼的样子看上去俨然一只小仓鼠,姜青商失笑,看着他说:“不就是回来没告诉你一声吗?干嘛这么生气。”

安爵不吱声。

姜青商继续说道:“其实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才没有提前告诉你。怎么样?惊喜吗?”

“惊喜你个大头鬼!”沉默了好一会儿的安爵总算是舍得丢了个眼刀给姜青商,他没好气地说着,又朝着姜老板伸出了手,“东西呢?”

“什么东西?”姜青商反问。

安爵差点没被他这种糊涂的样子给气到,直接扑到男人身上又抓又挠,姜青商被他闹得烦,瞬间抓住安爵乱挥的手,把人固定在自己身边,“好了别闹了,我开玩笑的。”

好不容易等安爵安分下来,他才反手从车后窗台上拿下一个礼盒,“喏,你的手办。”

“骗子!”狠狠剜了姜青商两眼,安爵这才抢过手办盒子,也没急着拆开,而是透过透明包装看了好几眼,这才又赏了个眼神给身旁的男人,“算你识相,买的这版我还没有。”

姜青商耸耸肩,“你的哪个手办我没见过?”言下之意是知道这个很正常。

安爵没说话,喜滋滋地拆开手办把玩了一阵子,然后才问姜青商:“我们去哪儿?”

“去我家。”姜青商漫不经心地回答,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的意思是,去姜家。”

原本玩手办还玩得挺起劲的安影帝这下子瞬间就跟被雷劈中了一样,他浑身僵硬在那里,半晌后才脖子“咔吱咔吱”的扭过头,“你再说一遍。”

“我说,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姜家。”他停顿了一下,“我已经和爸妈说过了,今天晚上回去吃饭。”

安爵:“……”什么鬼?这是要见家长的节奏吗?完全没有准备好吗?

姜青商还在一边补充,“之前你不是很羡慕你哥带萧棐去你家吗?咱们其实也可以的。”

“可是这完全不一样啊!”安爵格外颓丧。他和萧棐不一样,除了自家父母之外,他也可以说是姜爸爸姜妈妈看着长大的,要是被姜爸姜妈知道自己掰弯了他们的大儿子……一想到姜爸的性格,还有自家老爸的脾气,他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姜青商知道他的想法,却还是抓着他的手问:“怎么不一样了?”

“叔叔阿姨要是知道我和你在一起的话,他们肯定会很讨厌我吧?”安爵很是忐忑。

“放心吧。”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姜青商温声说道:“你从小就比我会讨人喜欢,爸妈一直都很喜欢你,我记得小的时候妈还说过要是你是个女孩儿就把你讨来给我做媳妇儿,现在不也一样吗?”

“滚蛋!”原本还因为他的话而露出怀念眼神的安爵在听到他后面那句话时,瞬间给了他一个白眼。

姜青商却丝毫不在意,揽着他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然后低声说道:“都交给我,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受到委屈的。”

没有挣脱,静静地窝在男人怀里,沉默了一会儿的安爵才轻轻“嗯”了一声。

第九十一章:粉丝

安影帝和姜老板之间的事情萧棐不清楚,他只知道在自己结束拍摄之后,安爵就已经消失不见了。问晏昭穆,晏影帝的回答是“玩够了,就回去了”。

“那你呢?”没有多想的萧棐又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属于晏影帝的戏份也都拍得差不多了,他就怕男人像安爵那样,拍完戏还留在这边捣乱。

有晏昭穆在,他总觉得剧组的氛围奇奇怪怪的,尽管经过几天的适应已经有所好转,可他还是有点受不了这样在众人瞩目中谈恋爱的感觉,尤其是晏昭穆这人占有欲强得很,恨不能时时刻刻把自己拴在身边。

“再过两天吧,等拍完我就回去。”晏昭穆说着,适时递上一杯微凉的柚子茶,“还是说阿棐你其实是想赶我走?”

你说对了!

心里这样想着,萧棐表面上却嗔怪似的看了他一眼:“我还不是担心伯父那边,伯父不是说了让你忙完这边就赶紧回去吗?”

“是爸。”晏昭穆纠正他,然后又道:“没事,公司那边的事情也不急于一时,等我拍完你同学的那部戏,到时候再接手也来得及。”

萧棐点点头,转而又问起另一个问题,“对了阿穆,你确定卫臻的那部戏不选角直接定我们可以吗?”

“当然没关系。”晏昭穆一边说着,一把和萧棐一起往宾馆的方向走,“我和卫臻聊过,他也比较认可我和你一起主演这部戏的。怎么说这都是一部同志剧,由咱们两个来出演再合适不过了。”

“我只是担心你演这种题材的电影影响不大好而已。”萧棐捧着柚子茶默默补充。

晏昭穆失笑,抬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发丝,“这有什么不好的?我们都已经公开了,你还怕什么?”

萧棐于是不说话了,两人又聊了些别的事,包括对《娱乐周刊》几家杂志的起诉情况,以及对李辰奕的处理。

“之前报道我们关系的几家杂志社都已经接受了庭下和解的建议,包括金钱上的赔偿和主编亲笔署名道歉。至于李辰奕,”停顿了下,晏昭穆眼底迅速闪过一抹寒光,“估计以后你就不会在娱乐圈里看到他了。”

事实上作为一切事件的幕后黑手,李辰奕的下场要远比他说得悲惨得多,不仅被迫退出娱乐圈,还欠下了大笔债务,只是后者他不准备告诉阿棐。

得知这个结果,萧棐并不觉得惊讶,反而是感觉复杂。几家杂志社会同意道歉是正常的,毕竟他们通过炒作自己和阿穆的绯闻,确实得到了不少收益,“不当得利”这个罪名真要是判下来,够他们吃一壶的。然而在李辰奕的事上,萧棐没有打听晏昭穆是怎么处理的,碍于两人之前的纠葛,他不落井下石已经是好的了,自然也不会费心去对付他。对付这种人完全是浪费他的时间,他只要知道结果就好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