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4)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4)

时间: 2014-01-22 12:43:11

至于晏昭穆,晏大影帝在有了经纪人这么一个泄怒神器后,脸色也逐渐缓和下来。他摸了摸嘴角的伤口,深沉的眼神渐渐变得坚定。

这是个开始而已,总有一天,他会从内到外全部占有青年。

他有信心,也有这个耐心。

总有一天,阿棐会是他的。

第五十一章:复拍

“灯光!灯光再调亮一点!打到人身上不会吗?”

“道具!这儿本来应该有个石墩子的,石墩子呢?!”

“还有人,演普通弟子的那些个龙套呢?都给我通知到位了没有?”

……

这是《却邪》剧组停工后重新开机的第一天,或许是因为中途休息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剧组的人重新上手时还有些忙乱,严璋汝在场下拿着喇叭使劲喊着。

两个月的功夫,也不知道这位大导在藏西拍了些什么,唯一明眼可见的就是他黑了不少。当然,除了他之外,剧组里摄像师之类的个别工作人员也同样变黑了,搞得安爵一过来就吐槽,说两个月没见,剧组就像从人类返祖成猩猩了。

听着他这么“童言无忌”的话,萧棐也是无语,他看了一眼安爵走路的姿势,然后问道:“阿爵,你的腿真的没问题了吗?”

“大丈夫啦!”安爵浑然不在意,“医生都已经说了没问题的。”

在医院住了将近一个月,到后来安爵实在受不了每天无所事事的感觉,就强烈要求从出院。姜青商被他磨了几天就磨没了脾气,只能任由他屁颠屁颠地回家去修养。

事实上在出院时安爵还想过去萧棐家住一段时间的,但正好那个时候萧棐和晏昭穆闹冷战,安爵从江明远的地方得知自家大哥似乎向阿棐表白被拒,打电话给萧棐,青年的态度又相当不对劲,所以他只能把自己那个诱人的念头给打消了。

但即便是这样,到现在为止他还是很好奇两人的进展,也不知道他哥和阿棐之间怎么样了?两人不会就这么结束了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安爵顿时就觉得欲哭无泪。

好不容易他家大哥能看上个人,甭管性别,至少阿棐是他能接受的。而且如果阿棐真和他哥在一起了,到时候他哥要是欺负他时,他还能让阿棐帮忙顶一顶。这么好的双赢局面,怎么就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安爵很是不理解,所以趁着今天开工的机会,他踌躇了好久,刚想问问萧棐和他哥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呢,那边的严璋汝就又开始喊人了:“安爵呢安爵?!他化妆完了没有?马上就要开始了!”

无奈被点名的安影帝:“……”只能是咽下嘴里的话,然后跟着化妆师一起走了。

安爵一走,萧棐也顿时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之前他那小眼神实在是太过不加掩饰,一看就让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无非是想知道自己和晏昭穆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这个问题,偏偏是他不愿意开口回答的。

一个月的时间,两人没有联系,晏昭穆那边似乎在忙些什么,连公司里也很少见到他,这让萧棐松口气的同时也心情莫明的有点复杂。

说真的,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和男人走到陌生人这种地步,毕竟不提晏昭穆曾经还是他的偶像,单单是这辈子男人对他的帮助就足够他感激的。或许这些帮助掺杂了男人其他的用意,可结果还是一样的,如果没有晏昭穆,他想他这辈子的圈子里的发展不会这么顺利。

所以发自的内心的,他并不想失去这么一个朋友。

没错,在他心中,男人目前就只是朋友而已,尽管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

萧棐这样对自己说。

可时间终究不可能倒流,发生了的事情也无法再挽回,一想到那天在自己家里厨房中发生的事,还有一会儿和晏昭穆的对戏,萧棐顿时就觉得头疼了起来。

之前因为安爵的腿伤而停机了两个月,剧组的进度就已经被拖慢了不少,所以现在很多戏份都是被压缩到一起拍了,原本中间休息的时间都尽可能的挤压了,以至于他和晏昭穆的戏份也要因此提前,晚点等安爵的两场戏一过,就是他和男人的戏份了。

揉了揉额边的太阳穴,萧棐无声地叹息。

而就在他叹了口气的时候,小唐却走到了他身边提醒:“阿棐,轮到你化妆了。”

萧棐睁眼,然后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

从化妆间出来,没有太过意外的,萧棐看到了晏昭穆。

一个月不见,男人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穿着青色大袖的戏服,一头黑发高高竖起,顿时就把他身上那种冷漠的感觉衬托得又重了几分。

但这种冷漠也只是萧棐个人的感觉而已,在剧组其他人眼里,晏影帝还是一如既往的扮相高贵冷艳。

似乎是察觉到他这边发出来的动静,晏昭穆突然扭头往他这个方向看了一眼。

萧棐猝不及防,正好和他的视线对上。

明明只是简单的对视,却像是穿越了时空,让萧棐一下子就想起那天中午男人炽热到可以燃烧一切的眼神。

然而这种恍惚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很快萧棐就看到晏昭穆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然后扭回了头。

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心底有些发凉,脚下的步伐也因此停顿住了。

男人的目光实在是太冷漠,冷漠到看着他就像是看着陌生人一样,一眼就能看得出其中的疏远。

“阿棐,怎么了?”边上的顾云没注意到晏昭穆,只看到萧棐突然一下子停下来不走了,顿时就问道。

萧棐骤然间回神,他默默垂下眼眸,然后回道:“没事。”

像对待陌生人一样的对待自己,晏昭穆这是打算追求不成就和他绝交了吗?

尽管早在当日他就已经做好了两人形同陌路的准备,可真的到了这一天,为什么他还是会觉得失落呢?

******

只是萧棐的失落并没能持续多久,很快安爵那场就已经结束下场,而等剧组那边徐观安排好了下一场的布景以及道具,严璋汝就开始喊人了,“下一场,晏昭穆、安爵、萧棐,还有另外几个,你们准备一下!”

听到命令的萧棐赶紧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他深吸一口气,把手里拿着的矿泉水给了顾云,然后才缓缓上场。

而在他之前,晏昭穆则是先他一步站到了该站的位置。

两人不可避免的又再次对上了。

萧棐脸色平静,唯独那双微敛的眼眸,压根就不看晏昭穆,所以他更加看不到男人此刻闪烁的目光。

这一场作为整部戏中萧棐和晏昭穆对手戏中的高朝,讲的是剧情快要结束前,却邪剑落到赤焱魔尊手里,被赤焱魔尊逐步解开剑身上的封印,此时身为主角的云景以及他的下伙伴则都是身受重伤,无力阻挡浩劫降临。

而就在剑身上的封印剩下最后一层时,几百年前就已经闭关不出的清微道君却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他偷袭了正在专心解除封印的赤焱魔尊,两人大战一场,期间几度言语上的交锋,最终结果却是赤焱魔尊以精魂饲剑,破除封印,放出三千魔头,却被其余后来赶到的正道联盟打败,重新封印,东华仙洲重新恢复安宁。

对于赤焱魔尊而言,他这辈子大概没想过会被曾经最信赖的人再一次伤害,尤其是当那一截“空冥雷隐剑”的剑尖从自己背后穿腹而出时,他暴怒的样子连一头血发都发扬了起来。

“谁?!是谁?!居然敢伤害本尊!”

在此不得不表扬一下萧棐的专业素养,在场下严璋汝一喊开始后,他马上就把其他无关紧要的情绪都收敛了起来,即便此刻面对着晏昭穆,他表现出来的感情却只有愤怒,滔天的愤怒。

然而当他看到那一截剑尖时,他身上的气焰却一下子消失了,眼神时而狰狞,时而挣扎。片刻之后他握着剑尖缓缓抬头,“是你?”

青年的语气中充满了怨毒,然而站在他对面的晏昭穆却依旧如古井般平静,他淡淡说道:“玄君子,回头吧,别继续下去了。”

“回头?”就像是听到一句笑话一样,青年突然狂笑出声,“你居然让我回头?”

“三百年前沈家设下那样的局来陷害我的时候,你怎么没有让他们回头?!”

“当我跌下蚀心崖的时候,你又怎么没有回头?”

“这个时候你居然还好意思让我回头?请问清微道君你是用什么样的立场来劝我回头的呢?”

一个接着一个的逼问,直接让晏昭穆哑口无言,他沉默片刻,然后突然道:“当年的事是我的错,可眼下整个东华仙洲仙道都已经达成共识,组建联盟来应付这次大劫,所以就算是你解开了却邪剑的封印,恐怕最后还是摧毁不了那些世家宗门。”

“谁告诉你我是要摧毁世家的?”用诧异的眼神看了男人一眼,萧棐诡笑,“只要能对你们造成伤亡,我就已经够开心了的。更何况,清微道君,站了这么久,难道你就没觉得自己身上有哪里不对劲吗?”

脸色微微一变,晏昭穆沉声:“我的灵力……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在这附近布置了阵法而已,你没看你的几个弟子都没有灵力了吗?”萧棐反问。

他一说完,受了重伤躺在地上的安爵马上就挣扎着喊道:“掌教,这弥灵阵可以侵蚀体内的灵力!”他飞快地解释了一句,马上就咳血道:“却邪剑上现在就只剩下一层封印了,最多再撑一炷香的功夫,这层封印也会被解开。弟子之前收到上三门的消息,联军至少需要半个时辰才能到来,万望掌教能拖住这恶人!”

“半个时辰吗?”晏昭穆呢喃,他目光中闪过歉疚,两人接下去就是打了起来。

在武指的指点下,加上是仙侠类别,也没有太多真刀真枪的肉搏站,萧棐和晏昭穆也只是做了几个花架子似的动作后结束了打斗戏。

而在此之后,却是赤焱魔尊在意识到没有时间了之后,狠狠把却邪剑的剑尖刺进自己心脏,以此提前解开了封印。

最后大战结束,作为战场的四绝峰一片狼藉,赤焱魔尊的肉体平躺在被火烧过的草地上,众人都是狼狈不堪地喘息。唯独清微道君一人,他缓缓走到赤焱魔尊身边,然后把人抱起。

此刻的他,身上也布满了伤口,其中有不少是之前他和赤焱魔尊对战时留下的,形容看上去颇为萧瑟。

他面容恬淡地看着死去的赤焱魔尊,神情云淡风轻,然而却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去指责他。

在场有不少人是知道三百年前那桩旧案的,也知道这位上清紫霄宗的掌教曾在他这个弟子身上投入过怎样的感情。说到底赤焱魔尊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他的悲剧,是整个东华仙洲的悲剧。

所以当清微道君抱着赤焱魔尊的肉体缓缓走远时,居然也没有一个人敢拦着他,而是任凭他这样走远,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

******

“卡!”

几乎是在严璋汝喊出这一声“卡”的同时,原本闭着眼睛装死的萧棐也缓缓睁开眼来。此刻他的眼眸中还带着浓浓的怨毒,其中一丝哀伤更是化不开来。

很明显的,他还沉浸在赤焱魔尊的心态中,没有完全拔出来。

好不容易清醒,萧棐下意识想提醒晏昭穆放他下来,此时他还被男人用一种打横抱着的姿势抱在怀中。谁知男人却低下头,缓缓地在他唇瓣上蜻蜓点水般地触碰了一下。

萧棐顿时愣住。

第五十二章:试试

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轻吻,萧棐愣住了,楞了一下之后他马上就吓了一跳。

这可是片场!周围有那么多剧组人员在,晏昭穆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亲自己,他难道是疯了吗?!

使劲挣扎了一下,却不见男人有要放手的意思,萧棐也是怒了,他瞪着晏昭穆,然后用手掰开男人的胳膊,结果还没等他用两下力,就见凝视着自己的男人眼眸中倏地落下两颗清泪来。

居然也是入戏了!

萧棐顿时就不挣扎了。但他心里总还是有些为难,毕竟一个大男人的,被这么抱着也不合适啊,想了想,他轻轻拍了拍晏昭穆的手背,温声安慰他:“穆哥,这场戏已经结束了,你先放我下来好吗?”

晏昭穆纹丝不动。

而这时在场的其他人也发现他的不对了,这场拍摄结束都已经过去差不多三分钟了,怎么晏影帝还是抱着阿棐不动?而且看这架势,怎么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呢?

好像是……两人的姿势有些略过亲密了?

不乏有好奇的人这么想着,其中以安爵为最。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注意着两人间的动静,此时一看这情况,顿时狡黠的笑意就流露出来了。

他哥很强势嘛!居然在这么多人的场合下公主抱阿棐,男朋友力绝对是满满的!

倒是严璋汝最有经验,他一看晏昭穆的样子,心里马上就有数了。他随意地挥了挥手打发一群好奇的人,“没事,估计是入戏了,等过一会儿就好。”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他心里同样是在腹诽:又不是演什么需要投入太多感情的角色,说入戏就入戏,还不是为了趁机占人家阿棐的便宜,真是有够黑的!

看好戏的人被严璋汝打发走了,而晏昭穆也逐渐恢复了正常,主要是他觉得自己再演下去,估计阿棐就该起疑心了。所以他缓缓收敛起身上悲哀的情绪,然后把萧棐放了下来,“抱歉,刚才我入戏了。”

萧棐沉着脸点头,也没说什么,就直接转身就走下场往化妆间的方向走去。

到这个时候他怎么会不明白男人刚才的那番举动都是故意的,以晏昭穆的水平,怎么可能连这点情绪都控制不住?!摆明了就是故意占自己便宜,却偏偏还要装出是入戏的原因!

想想就觉得客气!他当时就想瞪他几眼,可偏偏剧组人多眼杂,他不想被别人看出什么,所以也只能是强忍着这口气去卸妆了。

而晏昭穆则是在看到青年的举动后愣了愣,心知自己的心思恐怕还是被看出来了。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挑了挑眉,然后举步跟了过去。

在他走到萧棐刚进去的化妆间前时,正好顾云也要进去。见到他,顾云还没来得及说话,晏昭穆就给他使了个眼色。

顾云一愣,然后会意地点了点头,他停下脚步站在门口,晏昭穆则是推门进去了。而等男人进去后,顾云还帮着把门关上,专心做起守门员的工作来。

没办法,谁让他拿的是晏老板的工资呢?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看得出晏影帝对阿棐是真心的。否则的话,即便他是星耀的人,晏影帝是他的顶头上司,他也不会就这样放人进去的。

******

晏昭穆进来的时候,萧棐正在自己摘假发。或许是因为没人帮忙的缘故,原本就披散的长发此时稍微有点凌乱,但衬着青年那妖娆的妆容,更有说不出来的魅力。

男人的脚步顿时停顿了下。

而萧棐则是从镜子里看到男人的身影,手里的动作顿时停住,他头也不回地冷声问道:“你过来干吗?”

晏昭穆没说话,只是走到他身后停下。

萧棐倏地转身,眼里还是带着怒意,“戏弄我很好玩吗?!刚才那么多人,如果不是严导说你入戏,你打算怎么收场!”或许是因为太生气,他的拳头都握了起来,脸上更是因为薄怒而染上了一层不自然的红。

晏昭穆哑然。

确实当时他这么做没有考虑过后果,可说他那么做是为了戏弄青年就不对了。当时的他是真的有点入戏,清微道君那种隐秘的心理:对赤焱魔尊的愧疚以及保护让他联想到了自己,所以才会在之后情不自禁亲吻了萧棐一下。

只是他没想到阿棐的反应会这么大,大到现在这样,用满是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所以只能是沉默地站在原地。

然而萧棐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

“你想过没有,万一今天这事被人捅到外面,那些媒体会怎么说你?上次你帮我出头的事情就已经够了,如果那些粉丝知道你,你喜欢我,他们会怎么想?”

尽管青年的口气还是很不好,但晏昭穆却从里面听出了毫不掩饰的关心,他忍不住心里一动,双手掰住萧棐的肩膀问:“所以你生气其实是因为担心我?”

萧棐一滞,别扭地扭开头,“不是。”

“那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被占便宜难道我不应该生气吗?”

笑意从唇角渲染开,渐渐渗透到眼底,晏昭穆一字一顿道:“你担心我。”

“不是!”可能是觉得单只一句“不是”还不够表达自己的立场,萧棐又重新加了一句:“我怎么可能担心你?”明明他是在生气才对!

“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毫不客气地把青年的口是心非纠正,晏昭穆眼底暖意更深,他轻轻地把人往自己方向带了些,“放心吧,不会有人看到的。”刚才他亲阿棐的时候注意了周边情况,确保自己的动作不会被人看到才那样的。

因为男人的动作两人离得更近,近得萧棐能感受到男人的气息扑在自己脸上,那种灼热中带着暧昧的感觉,让他不由得又响起了那天中午。他不禁想要后退,可偏偏男人的手仿佛带着无穷的力气,让他动弹不得。

“放开我。”他压低了声音轻喝。

“不放!”晏昭穆摇头。

萧棐忍不住抬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男人一眼,身为影帝,晏昭穆他怎么可以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耍赖呢?

“你放不放?”萧棐瞪他。

“说不放就不放。”

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这句话,晏昭穆说完不仅没放手,反而直接抱住了他,他在青年的耳后轻声呢喃:“阿棐,我好高兴。”

也不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袭击拥抱了,萧棐楞了一下之后马上回神,不过身体还是有点僵硬,他撇着嘴问:“你高兴什么?”

“我以为我惹你生气了,你不会管我了呢。”

男人的语气软糯,而且动作看起来就像是做了坏事的小狗在撒娇,萧棐顿时无语。

这么少女气质的话,而且里面的槽点还这么多,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吐了。而且想起之前在片场时男人那道冷漠的视线,对比着他现在软和的样子,两者之间的差别,真的是让他不能直视啊!

心里这么想着,萧棐却平静地反问:“你是谁?我为什么要管你?”说完他又推了男人一把,出乎意料的,这次倒是被他推开了。

即便怀里少了个人,晏昭穆也没有太过遗憾,他微笑地看着萧棐,愉悦的神情明眼可见。

“阿棐,我们谈谈吧?”

已经回到化妆台前继续摘假发的萧棐:“谈什么?”

“当然是我们俩的事了。”晏昭穆继续微笑。

萧棐沉默,片刻后他摇了摇头刚想开口,晏昭穆却道:“你先别忙着拒绝。问问你自己,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萧棐只能是继续沉默。

他是真的对眼前这个男人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如果真的对晏昭穆没有感觉,他又怎么会因为男人一道冷漠的眼神就觉得心寒?在出了刚才那样的事后脱口而出担心的就是男人?甚至在此前的一个月里,为男人的一个吻就纠结那么久。

这些似乎都隐隐说明了什么,只是眼下萧棐还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接受而已。

然而晏昭穆却没有给他继续逃避的机会,他毫不留情地拆穿了萧棐的自我掩饰与保护,沉声说道:“如果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的话,你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阿棐,我了解你,以你的性格,你如果真的不喜欢我,早在一个月前就和我断得干干净净了,而不会像现在这样,还愿意出现在我面前和我说话。”

“那明明是你自己跟进来的。”见到男人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萧棐忍不住讥讽了他一句。

“这不重要。”晏昭穆摇了摇头,他目光灼灼地看着青年,“重要的是,你其实不讨厌我。”

心跳顿时停跳了一拍,萧棐手里的动作豁然顿住。

怎么办?自己的心思似乎被说中了!

虽然发生了这么多,可现在想起晏昭穆来,他还是没有丝毫讨厌的意思。

而眼见得青年那僵硬的样子,晏昭穆心里得意,唇角忍不住微微上翘了一下,却很快又恢复原状。他走上前,自后向前抱住了萧棐。

“阿棐,我们试试,好吗?”

第五十三章:搬家

“……15号下午有京都电视台《却邪》的宣传,到时候差不多剧组的几个主要角色都会一起参加。16号上午是三星的代言广告,估计要拍一天,再接下去两天还没有安排。”

站在电梯里,顾云正拿着平板向萧棐汇报着接下去几天的行程安排,说完,他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补充道:“对了,还有刚才江哥打电话过来说,晏影帝晚上会去你家吃饭,问你要不要带什么东西过去?”

萧棐闻言无语。

离上次晏昭穆问他要不要在一起试试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个月了,《却邪》则是半个月前就已经杀青,整个剧组的人都回到了京城,他也不例外。

回想起上次在化妆间里发生的事,萧棐忍不住又有些恍惚。

当时男人用那种诚恳中带着诱惑的声音问他试试看好不好,他一个晃神没把持住点头了,结果接下去的情况就变成了晏昭穆只要一有空就会来黏着他,不仅在平常工作的时候经常出现在自己面前,更过分的是还很正大光明地“登堂入室”,美其名曰“培养感情”。

说好的高岭之花呢?变成黏人属性的苍耳子又是怎么回事?天知道自己当时怎么就会点了头的!

真是鬼迷心窍了!

无奈地在心底叹息一声,对于顾云的问题,萧棐还是摇了摇头道:“你告诉江哥一声,让他不用带东西过来。”晏昭穆来的时候每次都会带不少东西,连着好几天下来,他家的冰箱都快被塞爆了。

“知道了。”顾云应了一声,然后接着说道:“最近《却邪》的宣传你最好多出席几次,公司的意思是,这次的紫荆奖让你去冲一下新人奖。”

萧棐点头,“我知道。”

“还有这两天我收到几份邀约,都给你发邮箱了,你有空的时候看看吧,我看里面有几个还不错的。”

“都是什么类型?”

“电影和电视剧都有,但是电影的话,发过来的角色都不怎么重要,总之你自己看吧。”

“好。”

几句话把该交代的事都交代了,顾云暂时也就没什么说的了,等他把萧棐送回家,萧棐邀请他留下来吃完饭时,顾经纪人相当识趣的就拒绝了。

开玩笑,留下来当电灯泡吗?

他一定会被晏影帝打死!

******

顾云走了,晏昭穆转身进屋换拖鞋,里头褚玮看到他,下意识地就往萧棐身后张望了下,“陛下咧?今天怎么没来?”

这两天他男神每天都会过来和阿棐一起吃饭,突然没看到陛下的感觉还挺奇怪的。

“他晚点过来。”萧棐随口回答完后才觉得不对,他抬头一看褚玮,果然,褚玮脸上的表情简直和安影帝某些时候如出一辙,他笑眯眯地冲着萧棐招手:“来嘛爱妃,我们来聊聊你和陛下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好不好?”

额头挂下三根黑线,萧棐无语,换完拖鞋的他直起身后直接就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不聊。”

“为什么?”褚玮一脸受伤样,他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巴巴巴地就跟着萧棐跑进厨房,“为什么不聊?”

萧棐斜睨他一眼,“我都和你说了我和穆哥没事,那还有什么好聊的?”

在他看来自己和晏影帝之间还算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交往,所以也就没有告诉身边的人。当然,顾云、江明远还有安爵除外,前两者就不用解释了,萧棐就算想瞒也瞒不过,至于安爵,这货凭借着他天生的嗅觉,在他刚答应晏昭穆那晚就猜到了什么。

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天赋了。

而听到他这么搪塞回答的褚玮顿时把眼睛一瞪,紧跟着翻了个白眼:“你觉得我会信?”每天定时报道,来的时候带一堆吃的,饭前饭后还跟在阿棐身边献殷勤,就这样还叫没事,阿棐当他眼瞎吗?

谁知萧棐扭头定定地看了他一眼,“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褚玮:“……嘤嘤嘤,爱妃你又学坏了!”

萧棐懒得理他,等把围裙系上后他就推了人一把,“你给我出去,别在这儿碍手碍脚的。”

“……”

10级生活废褚玮同学就这么被赶出去了,不过他明显很不甘心,于是就又哒哒哒跑到跑到书房里面去骚扰卫臻,“卫臻卫臻我跟你,阿棐还是不承认他和陛下的关系!”

在书桌后凝神构思着某些情节的卫臻被他这么一喊,思路一下子就被打断,他顿时抬头冷冷看了褚玮一眼,却见这家伙满脸都是好奇的样子,尤其是一双眼睛晶晶亮的,衬得他那张永远长不大的正太脸格外可爱。

心里不由得一软,他只能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反问:“你干嘛这么在意这些呢?”

“因为我好奇啊!”褚玮理直气壮。

“你好奇人家就要告诉你了吗?”卫臻扶额,说着他的脸色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阿棐既然已经说了没事,你就别问这么多了。”

或许是他的语气带有训斥的味道,褚玮一怔,然后就赌气似的说道:“好嘛,我不问总行了吧?”

卫臻叹气,“我让你别问,没让你别看。”

“什么意思?”褚玮疑惑。

卫臻淡淡说道:“你自己观察不就行了?或者旁敲侧击,总不是阿棐一个人,你男神也是很好的询问对象啊。”

“对哦!”眼睛顿时一亮,褚玮忍不住拿拳头砸了一下自己掌心,然后又绕到书桌后面捏着卫臻肩膀,“卫臻你真是太聪明了。”

心里受用,卫臻却丝毫没显露出来,他用嫌弃的口吻说道:“那是因为你智硬。”

“卧槽!”褚玮顿时就怒了,对着卫臻的脖子就掐了下去,“卫臻我要和你绝交!”

虽然背上吃痛,但卫臻还是冷冷反问:“我们之前和好过吗?”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