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5)

既见君子(穿越)下—深雪闻蝉(5)

时间: 2014-01-22 12:43:11

他说的是上次褚玮发脾气时说的话,那时候这家伙喊得也是绝交来着。

“我不管!”褚玮想都不想就喊,“上次不算,这次才算,我们绝交!”

******

晏昭穆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书房里的吵闹声,听出来是褚玮的声音,他也是见怪不怪,从容地在玄关换了拖鞋——在晏影帝的强烈要求下,萧棐家的玄关终于成功摆上了他的专属拖鞋,而且是和萧棐同款的拖鞋,只有颜色不同而已——然后他就施施然走进了厨房。

“阿棐,你那两个同学又在斗嘴了。”

正好把一盘花蛤倒到油锅里面,溅起很大的油爆声,以至于萧棐并没有注意到晏昭穆的到来,而是在他出声之后才发现。回头看了男人一眼,他很自然地就继续回来炒花蛤,一边回道:“他们呀,每天不斗嘴就不行,特别是褚玮,完全是一逗就炸,你别理他就行。”

“唔。”晏昭穆应了一声,然后很自觉地把挂在厨房门后的另一条围裙穿上。

围裙就是他一个月前穿过的、粉红色带小草莓的那件,虽然觉得这么少女的颜色实在是不怎么适合自己,但为了能和阿棐更亲近一点,并且多刷一些印象分,晏影帝也是蛮拼的呢!

“怎么这么早就煮了?现在不是还挺早的吗?”他来之前看了时间也才4点半,阿棐这么早就开始下厨了?

萧棐回答:“褚玮说他有点饿,所以我干脆就早点烧起来。”

晏影帝闻言就有点不高兴了,明明他才是阿棐的男朋友,凭什么同学的待遇比他还要好?

心里想着,表面上男人还是不动声色,他主动走到水槽旁边把放着的莴苣洗了。经过几次锻炼,晏影帝的洗菜技能有了极大的进步。

而萧棐则是看了他一眼,很自然地说道:“莴苣洗了后到时候切片冷拌吧。”

“嗯。”

两个人于是相当和谐地开始了你洗菜我烧菜的日常,一边掰着莴苣根本没有多少的叶子,晏昭穆很是不经意地说道:“今天我过来的时候,路上又遇到了几个粉丝。”

“是吗?”萧棐并不意外,但眉头还是皱了皱,“没事吧?”

“没事,就是被拉着给了几个签名而已。”说着,晏昭穆突然轻笑了一声。

“怎么?”萧棐不明白他在笑些什么,于是就扭头问。

晏昭穆却摇头,“没什么。”事实是那两个问他要签名的妹子居然都是他和阿棐的CP粉,磕磕绊绊地还问了他和阿棐的关系,等他承认两人之间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时,还一个个眼睛发亮,嘿嘿的笑声一听就有鬼。

“说起来阿棐,你还打算继续在这边住吗?平常连买菜什么的都要不方便了。”随着《盛世孤城》几度热播,还有最近阿棐代言的几个广告播出,阿棐的名气也大了不少,继续住在这个小区就不怎么方便了。

之所以他过来吃饭都让江明远准备好食材什么的再带过来,就是为了避免去买菜引起骚动。

萧棐也是皱眉。男人说的这个问题他确实也感受到了,因为是普通小区,保安什么的都不怎么尽心,有好几次他都在小区外面遇到了守株待兔的记者。

或许是因为察觉到他有所意动,晏昭穆顿时就装作出谋划策的样子问:“我看你还是换个地方住吧?”

萧棐沉吟了一下,然后点头,“但是要搬家的话,哪里合适呢?”

晏昭穆眼睛一亮,凑过去说道:“我那边你看怎么样?隐私绝对可以保障,而且地方也够大,你绝对住得下!”

原本还在思考的萧棐听了他这话顿时似笑非笑,合着拐弯抹角地说这么多,晏昭穆就是想让自己搬到他家去住?

给了晏影帝一个白眼,萧棐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我看行。”晏影帝严肃点头,然后补充,“而且等你搬过来,我也不用每天都跑你家来了。”

萧棐看他,“难道是我逼你过来的?”

“当然不是!”自知失言,晏影帝只能是赔笑。

而萧棐则是哼了一声,回头继续炒菜,心里面却是开始盘算起搬家的事来。

第五十四章:片约

以萧棐的性格,既然决定了要搬家就不会拖着,所以等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就在饭桌上和褚玮他们说了这事。

听到他这么决定的褚玮有点诧异,脑回路异于常人的他一下子就觉得是自己和卫臻住在这边打扰到了阿棐和晏昭穆。好不容易在萧棐的解释下接受了,末了他还加了一句话,“爱妃你啥时候要把这处房子卖了就和我们说一声,到时候我们好搬出去。”

对于他这种想法萧棐只能是笑了,似乎自己还没有穷到要靠卖了一处房子再买第二处的份上吧?不说他拍电视剧和电影赚的钱,那些片酬其实并不算多,但别忘了他去年中的大奖,除了买地基用掉的,他手里剩下的钱可不少,拿来买房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他也没说什么,对褚玮再三声明自己不会把父母留下来的房子卖掉,让他们安心住着之后,接下去的时间他就得专心应付晏昭穆了。

兴致勃勃的晏影帝强烈要求萧棐搬到他家去住,最不济也是他住的那个小区,“庭院的安保工作绝对是一流的,住在那边根本不用担心会有狗仔。而且环境也很好,周边也很便利。怎么样?你就考虑一下吧。”

不得不说晏影帝有时候撒娇起来也是满可怕的,萧棐看着他闪闪发亮的双眼,还有殷切的语气,到底是没顶住引诱同意了,“不过事先声明,你可不能打什么坏主意!”

“放心吧,都交给我就好了。”

虽然不是拍着胸脯保证,但晏昭穆此刻表现出来的样子却也差不了多少。萧棐看着他满是得逞之后的愉悦神情,忍不住就想扶额。

自从和晏昭穆交往之后他就发现,和在外人面前那副严肃冷高的样子完全不同,男人在自己面前总是一副特别绵软的样子,还会熟练使用眼神攻势,那种像小动物一样单纯渴求的目光每每让他招架不住。

当然,他也清楚晏昭穆其实就是腹黑,他抓住了自己对这种攻势没辙的弱点,习惯性用这种方法对付自己,可偏偏自己就是忍不下心来拒绝。

能怎么办呢?

只能是随他去了。

试着交往至今,萧棐能察觉到晏昭穆的用心,男人很好地维持了“恋人”之间的合适距离,既不会太疏远,却也不会因为靠得太近而产生腻烦感。然而这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却体现出了男人的小心翼翼——他感受得出晏昭穆是真的很努力地在追求自己,尽管方式还有点幼稚,但心意却是珍贵的。

正是因为看得到晏昭穆的心意,他才愿意在某些事情上顺从男人的要求。一端感情是需要感情双方来经营的,总不能靠对方一个人付出,既然答应了和晏昭穆试一试,他也就做好了投入进去的准备。

******

等把晏昭穆送走,临走前晏影帝还在萧棐脸上偷亲了一下说是晚安吻,看在周围没有人的份上萧棐瞪了他一会儿后也就原谅他了。而等他转身回到家里,卫臻则已经把碗筷什么的都收拾好了。

家里的规矩,萧棐负责做饭,卫臻负责洗碗,至于褚玮,用卫副主席的话来说就是“生活废只要负责吃就好了”。

和卫臻打了个招呼说是晚上先用一下书房,卫臻当然不可能有什么意见,萧棐于是先回房洗了个澡,然后就去书房把邮件查看了。

他还记得下午的时候顾云跟他说有几部不错的片约,正好有空了可以看一下。

“锦绣园、锁清秋、飞鸟与鱼、狼牙……”

粗略地先看了几部电视剧的名字,萧棐的视线最终停在最后这个名字之上,青年的眉头微皱,移动的鼠标也停了下来。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狼牙》似乎是明年特别红火的一部电视剧?

下意识点进去看了一下《狼牙》大致上的剧本,没错,就是他记忆中的那部。

印象中《狼牙》是一部军旅题材的作品,风格相当硬朗,通过偶然加入军队特殊部队狼牙军的男主角来展现“狼牙”整支队伍的几次事迹,从而呈现共和国军人的不屈气节。里面的男主角一开始时是普通人,但凭借着他身上那种责任与担当的意识,逐渐成为“狼牙”的一面旗帜,同时也因为完成了几次堪称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成为了国家英雄。而除了男主角之外,狼牙军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他自己的故事,包括开始时显得圆滑世故、后来却为了战友而牺牲的男二,指导训练男主角的冷面教官……

总而言之,这是一部很男人的电视剧,但它里面展现出来的还有对人性以及社会的批判:主角心思简单而且坚定,男二世故圆滑而且摇摆,然而社会的价值判断却是更倾向于赞美前者、贬低后者,这对于那些被世俗逼迫成为后者的人来说,又是否是公平的呢?

萧棐记得当初这部电视剧播出后不久,网上就掀起了关于这样一个问题的争议,以至于《狼牙》的收视率节节攀高,成为了明年年度收视冠军,并且那两个出演男一以及男二的演员都借此一炮而红。而在此之后,中央大力推行主旋律电视剧、电影,《狼牙》更是成了其中点名播放的精品。

这么一部注定会红的电视剧,如今就安静地躺在他的邮箱里,这让萧棐意外的同时也有点激动。他不知道这部戏的导演是怎么会想到邀请他的,虽然是男二号,但说实话,相较于那个一以贯之的男主角,他更喜欢人物性格复杂的男二。当然,恐怕导演可能也有这方面的考校,否则的话没道理让他已经有过一部作品的人演男二,而请新人饰演男主角。

心里隐隐已经有了主意,但萧棐却没有直接定下来,他把《狼牙》剧组安排的时间看了一下之后,接着就又开始看起剩下的几部电影邀约。

尽管顾云不太看好这些电影,但他还是想过一遍再说,万一这里面有顾经纪人走眼了的呢?

抱着捡漏的心态,萧棐走马观花一般看了起来。四部电影,而就在他看到第三部的时候,萧棐再次愣住了。

他没看错吧?《一朵花开的时间》?

明年金马奖最佳外语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配乐四项大奖得主的剧本怎么会在这里?

在此之前萧棐的笔记本中还曾经记录过这个名字,作为自己想要投资的电影。

没错,这部堪称明年金马奖唯一大赢家的影片实际上是一位很名不见经传的导演拍的,据说在电影开始拍摄之前,剧组还因为缺乏投资的关系迟迟不能开拍。后来意外得到一位房地产商人的投资才能面世,而那位商人则也因此大赚了一笔。

此前萧棐曾经想过要投资这部电影,可一来他没有人家导演的联系方式,二来也是事情多,他一忙就忙忘了,结果现在《花开》的剧本就放在他面前了,这是意味着剧组已经找到合适的投资人了?

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想了想,萧棐掏出手机给顾云打了个电话,“顾哥,你能帮我联系一下花开的导演吗?”

“花开?”顾云明显没有反应过来。

“哦,就是那个《一朵花开的时间》。”萧棐这才想起自己把它给简称了,赶紧解释了,然后补充道:“我想问一下这部电影的具体情况。”

“可是我看这部电影一般啊。”顾云似乎是想劝他,“导演贺平澜之前拍的几部电影都不怎么出名,除了提供的角色是男主角外,我看不出这部戏哪里值得你接的。”

并没有因为他的劝阻而生气,萧棐只是微微一笑。事实上有多少人能像他一样预知未来呢?就算在上辈子金马奖开出来之前,也没有人会预料《花开》会成为当晚的最大赢家。

所以他用坚持的语气说道:“我觉得这部电影不错,有得奖的潜力,顾哥你还是帮我问一下吧。”

“好吧,那我晚点帮你联系一下。”顾云也没有太过坚持。作为经纪人,他能做的也只是建议而已,一旦萧棐决定了的事情,他也没法更改。而且他听得出,阿棐似乎是真的很看好那个什么《一朵花开的时间》,难道这部电影真的不错吗?

顾云这边狐疑着,就听萧棐接着说道:“对了,还有电视剧里面的那本《狼牙》,只要档期合适的话,顾哥你也一起帮我接了吧。”

“定下来了?”

“嗯,我觉得这部剧挺不错的。”

顾云赞同,“我也这么觉得。那几部电视剧里,也就这部比较出彩,不过唯一不好的就是还是演男二了。”他们家阿棐怎么说也是新生代中正当红的,怎么演来演去都是男二呢?

萧棐却笑,“男一男二都不要紧,只要角色出彩就好了。”

顾云也跟着笑了一声,没说话。他也是知道萧棐这样的性格,否则的话就不会把另外几个不是特别重要角色的剧本都一股脑儿地塞给他了。

“总之这两件事就麻烦你了顾哥,特别是花开,尽量早点定下来,我要知道具体情况。”

“好的。”顾云应声,“那剩下的几份邀约我都帮你回了?”

“嗯。”

挂断和顾云的电话,萧棐的视线重新转回电脑上,看着剩下来两部戏的剧本,他的眼神流转,其中有微光浮动。

有了这两部戏,接下去他应该能更往前一步了吧?

第五十五章:约谈

次日,按照萧棐要求的那样,顾云帮他约了贺平澜在星光森林咖啡厅见面。

来的不止是贺平澜一人,还有另外一个男人跟着贺平澜来了。萧棐认识那个跟来的男人,钱修思,《一朵花开的时间》这个剧本就是他写的。

两个男人看上去都四十出头的样子,虽然都穿着西装,但那西装看得出来是普通的杂牌西装,甚至没有熨烫整齐,穿在两人身上显得他们有点落魄。尤其是贺平澜,眉眼间带着显而易见的疲惫,估计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事实确实是这样,昨天晚上接到顾云的电话,得知萧棐对他们手里的那部戏感兴趣时,贺平澜还激动了好一段时间。毕竟从现在的人气来看,萧棐也算是正当红,能请到他演男主角的话对电影本身而言就是一个不错的卖点。

而除此之外贺平澜心底还有个小小的期待,萧棐是星耀的人,而且是星耀力捧的新人,他肯接这部戏,是不是意味着星耀会对投资感兴趣呢?

抱着这样的期望,他把这件事告诉了编剧钱修思,两个男人于是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好,等到一大早就急急赶来了。

此时他一眼就见到了坐在沙发上的萧棐,因为天气逐渐开始转凉的缘故,青年穿了一件浅灰色的毛衣,里面搭着白色衬衫,下面则是普普通通的牛仔裤。明明是简单随意的穿戴,但放在青年身上就显得他的气质温润如水却隽永恒常。

微微晃神了一下,但贺平澜马上就想起了青年的身份,他赶紧走过去对着青年伸出手,“萧先生。”

萧棐站起来对他微微一笑,“贺导。”

似乎是没想到萧棐的态度如此和善,贺平澜有点受宠若惊,他赶紧摆了摆手,“萧先生客气了。”然后又指着钱修思介绍,“这位是剧本的编剧,钱修思。”

“钱编剧您好。”

“萧先生。”

三个人一阵寒暄过纷纷落座,萧棐问:“两位喝点什么?”

贺平澜却连连摆手,“萧先生不用那么客气,我们随便喝点什么就好了。”

“那怎么行?”萧棐微微一笑,扭头问钱修思,“钱先生呢?”

还是钱修思爽快,他直接回答:“我要一杯蓝山,给他一杯拿铁就好。”

也不需要萧棐说什么,顾云很识趣地就下去叫服务员了。

而见到顾云离开,贺平澜却再次开口,他面露期待之色地问道:“我知道萧先生你也是忙人,所以就不多浪费你的时间了,直接开门见山吧!不知道萧先生这次约我出来,是决定接下花开的男主角了吗?”

“贺导直接叫我名字就好。”萧棐笑着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然后才点头,“当然,我很看好贺导你这部戏,也很喜欢何肖这个角色。”

何肖正是《一朵花开的时间》里男主角的名字。

而听到他后半句话的贺平澜顿时和钱修思对视一眼,贺平澜忍不住握紧了拳头以示庆贺,而钱修思则是松了口气,回头看着萧棐的目光更加亲近。

“太好了!”贺平澜说着,也是有点语无伦次,“没想到萧棐你居然愿意接下这个角色,要知道……”

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但萧棐却是知道他想说什么的。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贺平澜现在的境况并不怎么好,之前拍了几部电影都反响平平,严重点说是亏得不能再亏,不仅没有投资人愿意投资他的电影,就连演员也很少有愿意接他角色的。这个时候自己能站出来,对于贺平澜而言无异于雪中送炭。

不过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投资的问题了,不知道那位房地产商人有没有和贺平澜搭上线?如果已经搭上线了的话,那自己是不是还有注资的机会呢?

心里想着,萧棐却没有马上把这个问题问出来,因为这个时候正好有服务员把之前点的两杯咖啡送上来了,加上萧棐自己点的一杯美式咖啡,三个人的谈话暂时算是告一段落。

等喝了几口咖啡之后,萧棐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放下杯子笑着开口:“贺导,关于具体拍摄时间,我看之前您发过来的邮件里面并没有写,您看方便的话能不能现在说一下?”

“这……”贺平澜原本喝咖啡的动作顿时就停住了,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钱修思,见对方也是看着自己,只能是叹了口气,放下杯子苦涩道:“既然萧棐你同意了加入剧组我也就不好瞒你,实际上剧组的资金还没有到位,到底什么时候开拍还是个未知数呢!”

“但是我们能保证的是,只要资金一到位,马上就可以投入开拍!”边上的钱修思似乎是怕他反悔,忙不迭地补充说道。

“是的是的!”贺平澜连连点头,他看着萧棐的眼神中充满了紧张之意,唯恐眼前的青年会因为剧组资金没到位就收回之前做的决定。

“放心吧严导。”萧棐一眼就看出了两个人的紧张,他心里面暗自激动了一下,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继续露出一贯的温和笑意,“既然答应了接下何肖这个角色,我就不会反悔。”

“那就好。”贺平澜顿时松了口气。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问问剧组资金目前还有多大的缺口?”

虽然觉得有点难以启齿,但贺平澜只是迟疑了一小会儿后就结结巴巴开口:“我预估的资金差不多是五百万左右,目前还没有人答应投资。”

说完,他就用隐蔽的眼神看了萧棐一眼,心里面几个念头轮流转动。

萧棐这么问,是星耀有意思要投资吗?

是吗?是吧?快告诉他一定是的!

或许是命运垂怜了这个中年人,他在紧盯着萧棐看了一分钟后,就见对面的青年缓缓抬起头,然后微笑着问他:“贺导,如果我说我有这个意愿想要投资这部电影呢?”

就在他声音落下的这刻,贺平澜差点就要跳起来了,他激动地说道,“当然没问题!星耀的投资我们当然……等等!”他突然刹住了自己的话头,然后诧异地看着萧棐,“你说是你想要投资?不是星耀?”

“当然了。”萧棐有点想笑,他什么时候说过星耀了?这个名字他提都没有提到过吧。

“你有钱?”贺平澜下意识地就问,然而等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于是歉疚地笑了笑,“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

“没事。”萧棐笑着摇头,继续自己之前的话题,“我想以个人的名义投资这部电影,因为我很看好花开的前景。”

贺平澜这下子反而沉默了,他和钱修思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同样的意思。

时来运转!

原先握紧了的拳头缓缓松开,即便心中狂喜,但贺平澜还是很平静地问:“那萧棐你大概能投资多少呢?”

萧棐轻笑,“八百万吧,如果不够可以追加。”

八百万!

这下贺平澜是真的没法再保持平静了。在他原本的期待中,萧棐能拿出一两百万来已经是顶天了,毕竟青年也才出道没多久,可偏偏他一下子就投资了这么多!要知道花开可是一部文艺片,五百万已经是很多了,至于八百万?

不好意思,贺平澜已经开始盘算起是不是要把原先定下来的几个演员换一下了。

而眼看着他出神,还是钱修思暗中戳了他一下,贺平澜这才回过神来,“够了!八百万肯定够了!”

“那到时候我让顾云把钱转给你一下。”萧棐笑道。

“好好好,没问题!”贺平澜说着,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补充说道:“对了萧棐,我带了完整版的剧本过来,你要看一下吗?”

“那真是太好了!”萧棐眼睛一亮。

******

等达成了生意,四个人一起从咖啡厅离开,贺平澜和钱修思一改之前进来时那颓废的模样,变得踌躇满志起来。

要知道在此之前他虽然把剧本发给了萧棐,但实际上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而已,根本没想象过青年会同意接下里面的角色,更不用说拉到投资了。

所以此时在看待青年的时候,他的态度更是柔和了许多,“具体合同我会尽早拟出来的,如果有什么要求要补充的话你一定要趁早说。”

“暂时没什么要求了。”萧棐摇头,“到时候签合同什么的你们还是联系顾云好了,他会负责处理这件事的。”

“好好。”

又是没口子的好,等贺平澜和钱修思离开,顾云这才狐疑地看着萧棐,“你有这么多钱吗阿棐?”

事实上早在之前萧棐开口的时候他就已经惊呆了,镇定如顾大经纪人也想爆一句粗口。

他身为萧棐的经纪人,能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身家吗?一部电视剧、一部电影,加上几则广告的代言费,加在一起差不多这个数,但关键是要扣去给公司的钱。

阿棐哪里来这么多钱的?

顾云很是好奇。他清楚萧棐的情况,自然知道以他的家世不可能有这么一大笔钱,那这么说来就剩下一种可能,问晏影帝要?

想来想去顾云也没有想到别的可能性,而萧棐却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淡淡看了他一眼解释:“之前我曾经中过一次双色球大奖,奖金有四千万。”

顾云:“……”四千万什么的,他已经不想说话了。

第五十六章:琐事

搞定了《一朵花开的时间》这部电影的投资,下午又参加了《却邪》的第一波宣传,等到萧棐从演播厅里出来,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休息会儿,就接到了晏昭穆的电话。男人问他什么时候有空,说是房子已经落实好了,让他过去看一看。

虽然有点诧异晏昭穆的动作这么快,但萧棐想了想,还是直接问道:“那要不然我一会儿过来,你现在在那边吗?”

“我在的。”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晏昭穆简单回答了一句后又突然轻笑了一声,“只要你过来就行,我随时都在的。”

男人的声音本来就极为好听,尤其是当他故意压低了说话时,那撩人的感觉,让萧棐忍不住耳朵红了红,他二话不说,直接就挂了电话。

好端端的干嘛要说这么肉麻的话,真是!

他心里暗骂了一句,边上安爵看到他这幅样子,不由得诡异笑着凑了过来,挤眉弄眼地问他:“穆哥和你说了什么?看你这幅春心荡漾的样子嗯?”

春心荡漾?

萧棐简直想把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给弄死!

他迅速看了眼四周,还好其他人都忙着和节目组的人道别,暂时还没有人注意他这边的动静,于是就狠狠瞪了安爵一眼,压低声音说道:“我看春心荡漾的人是你才对!最近几天和姜总相处得很愉快嘛~”

一击毙命!

被他如此犀利的话给弄得说不出话来,安爵诧异地看着萧棐,眼神跟活见鬼了似的。他急匆匆地拉着萧棐往边上走了两步,然后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萧棐原本严肃的神情缓缓转暖,变成和安影帝之前如出一辙的得意来,他微笑着对安爵说道:“总不能每次都让你挤兑我,而我毫无还手之力吧?”

这段时间安爵但凡是逮着自己,就会拿自己和晏昭穆两人开玩笑,这种持之以恒的作死精神,萧棐被调戏了几次后实在无力,干脆就和晏昭穆说了。他的本意其实也只是抱怨一下,顺便让男人收敛一点,谁知晏昭穆居然告诉了他“安爵喜欢姜青商”这样一个秘密,他当时吃惊之下,原先的一些蛛丝马迹倒是很好地被他串联了起来。

想起之前在藏西时他在阿爵房间里面看到的,还有之后阿爵受伤姜总那么紧张的样子,两人之间欲拒还迎的暧昧距离……萧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不过即便是知道了安爵的秘密,萧棐也没想着要怎么样。也是今天安影帝说话太不分场合了,他忍不住了才拿出来反击这家伙的。

果然就见到安爵吃瘪的样子,萧棐顿时就开心起来了。

也不能怪他不厚道,主要是平常被安爵调侃多了,终于有一次能翻身农奴把歌唱,这滋味,简直是酸爽!

但萧棐也没有高兴很久,因为安爵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眯着那双狭长的眼眸,一个人嘀咕:“肯定是晏昭穆!他居然敢出卖我,哼!有了媳妇儿就忘了兄弟,以后还能不能愉快地调戏阿棐了?”

萧棐耳尖,听到他后面那句话,顿时额头上就挂上了三条黑线。

他才想问,身为朋友,心心念念想要调戏自己是怎么回事?还这么理所当然地说了出来,当自己听不到吗?

他这边黑着脸暗自吐槽着,那边安爵又回过神来,他蹦跶着跳起来勾住萧棐的脖子,兴奋说道:“既然你也知道我和姜青商的事了,怎么样?要不要给我参谋参谋,想办法帮我拿下他?”

闻言萧棐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十分果决地拒绝了这个不靠谱的提议。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