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重生之情敌他总在自恋 上—歌疏

重生之情敌他总在自恋 上—歌疏

时间: 2014-01-22 12:43:18

文案:

江离是高斯的御用机甲师。

他们相依相伴五年,江离以为,他们也是情人。

当高斯终于等到自己的梦中情人时,江离却被彻底抹杀。

人们常说,死亡时,人会看见很多生前的东西,可江离却只见自己的情敌在……

机甲战士 X 御用机甲师(CP:黎轩X江离)

结局1V1,星际重生文。

内容标签:重生 情有独钟 机甲

主角:江离┃配角:黎轩,高斯

第001章

江离刚从一堆数据中解脱出来,就接到高斯的电话。就在前天,这个男人搬出了他的公寓。来搬东西的不是高斯本人,而是他的助理格利特。格利特说,科维尔先生是财团的继承人,当然不可能一直住在这里,以前,都是工作需要。

一句“工作需要”便抵消了五年的朝夕相处。高斯搬进来时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搬出去更不需要他的同意。准确地说,这间公寓也是科维尔财团名下的财产之一,而作为雇员的江离才是那个临时居住的人。

江离揉着昏胀的太阳穴,还是接通了电话,耀眼的金色跳出屏幕,熟悉的俊美脸庞有些不悦,“这么慢?”

江离已经被工作榨得精疲力尽,无心跟他解释,只淡淡问道:“有事?”

男人眉头微微蹙起,江离的冷淡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这个人对他的感情他当然清楚,但这并不能成为他赖上自己的原因。作为联邦排名第一的机甲战士,他的崇拜者和追求者数以万计,而江离只是因为工作关系跟他比较亲密而已。

“过来帮我挑家具。”

江离皱了皱眉头,他知道高斯的新宅子已经完工,这个只对机甲对战痴迷的男人头一次要亲手设计装潢,挑选家具。

江离眨了一下酸痛的眼睛,看到高斯的背景,“……你在商场?”现在能去商场挑东西的人已经是濒危物种了。

“别废话,过来!”男人已经很不耐烦。

作为高斯·科维尔的御用机甲师,同时又受雇于科维尔财团研发部,江离没有拒绝的权力,他们的身份从来不对等。

他牺牲了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晕头转向地将家具挑完,甚至还跟着配送人员将所有东西都按高斯的要求摆放整齐。结束一切时,已经是凌晨五点,再过两个小时他就该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扫了一眼安置得差不多的宅子,江离随口说道:“以后你打算住这里。”

话一出口他才觉得不对劲,他无权过问这个男人的一切。

高斯也警惕地看着他,眼中透露出细微不满,良好的教养让他没有当场发怒,但好半晌才说道:“这是给他准备的。再过一个月,他就会来盖亚星球。”高斯自认为很体贴地没有说出那个名字,曾经,那个名字很容易让温和的江离狂躁,影响他的工作,否则他也不用搬出去。

当这个“他”从普通泛称,升级为固定代称时,听在江离耳里更不是滋味。江离的心抽一下,将昏沉的脑袋抽了个清醒,也将心彻底抽凉了。

“黎轩?”江离本不想问,可最后他总要确定自己到底输给了谁。

“嗯。”高斯有些不耐烦。

在高斯看来,江离对他而言只是一个机甲师,虽然他的确对他很有好感,但那并不表示江离有逾越身份的权力。相比而言,帝国的第一机甲战士黎轩,那个同样是s等级基因的人,无论身份还是能力,都能与他相媲美。只有这样的人才真正有资格站在他身边,作为终身伴侣。

一个人身份等级的差别便注定了他会受到的待遇。高斯不是一个决绝的人,可这一次他做得很绝,他必须让江离清楚认识到自己的身份。他对他的宠幸,就跟养的一只顺眼的猫咪没什么差别,从来不会有猫咪能左右主人的意志。

最后,被榨干了最后一点精力的江离,被委婉地请出了这座宅子,就像他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出门前一刹那,他猛然间回头,视线扫过花园道,看到远处阳台上那个男人的身影,他还记得一年前,男人拿着宅子的设计图纸跟他商量时的兴奋。在外人面前,高斯一向很高冷,脸上挂的永远都是公式化的笑容。可在自己面前,他卸下了所有防备,将喜怒哀乐全部呈现在脸上。

他一直觉得自己于他是不一样的……

鬼使神差地,江离点开了通讯仪,看着阳台上那个身影。电话响了很久,男人没有动作。江离心中叹息了一声,正打算挂掉时,通讯仪却在最后一刻接通了,但这次没有视频开启,只有绿色的通讯中他为对方设置的头像。那是高斯三年前夺得第一机甲战士的照片。年轻俊美的脸颊上透着鄙睨天下的霸气,他开创了联邦史上的一个无法超越的神话。这是科维尔的骄傲,更是他江离的骄傲和成就。

意识到对方并没有出声,江离整了整神,开口道:“高斯,我们这算是分手了吗?”

通讯仪中传来一股明显的气流躁动。江离以为自己会很紧张,会惶恐,可在问出这个问题时,烦躁了几天,哦,不,应该是焦虑了大半年的心终于安放下来。那一刻,他竟然觉得释然了。

良久,高斯的声音才传过来,“江离,你认为我们开始过吗?”他从来没有跟江离说过类似于承诺的话。他承认,他对江离是有些喜欢,他也承认自己跟江离呆在一起很舒服,否则也不会主动搬去他的公寓,每天享受着他为自己精心准备的一切。但那些并不到能束缚他感情的地步。联邦几亿人,只有他江离有这份殊荣与他如此亲密。

原本已经平复的心境,在听到这句话时,还是不可抑制地被刺痛了。

他对高斯而言,大抵也只不过如此,在没有更合适的对象时,他便是一个既方便又实用还有附加价值的代替品。等那个更合适的人出现时,他的替代作用便彻底消失。到最后,他连说句分手的资格都没有。

第002章

五年前,江离还只是一个机甲学徒,在科维尔财团一个工厂里。那时他已经在工厂里干了六七年。江离没有别的爱好,因为基因等级太低,在没有显赫家世的情况下,他也只能跟大多数联邦人一样出卖自己的劳力。

不过他并不觉得这样的生活辛苦,相反,能有机会接触自己钟爱的机甲,并为之奋斗,他很满足。闲暇时间他会将自己的经验和预想在论坛上分享。

年轻人最擅长异想天开,他也不例外。他的想法有被认同的也有被抨击的,但一直有一个人默默地支持着他,他的网名id叫“盗天者”。他从不在论坛上留言,却会给他私信,就某些观点进行探讨。

在江离提议将生物电感应系统应用于机甲时,遭到空前激励的抨击。前来围攻他的正是一大堆名不见经传的机甲师。他们用各种理论数据试图将他的“空想”彻底打沉。

虽然江离的理论基础相对薄弱,但他的实践经验绝对不弱。科维尔财团生产的机甲,没有一架他不熟悉,没有一个功能和程序他不知道,他用了大量的实践经验来证明反驳,将对方的论据扭转或推翻。

生活中他不是一个强势的人,但涉及到机甲时,却是热血沸腾。那时他不懂得何为息事宁人,只想据理力争,结果只是将理论探讨上升到了人身攻击而已,也引来了更多的围观者。而这些围观者中,甚至有一位知名的机甲大师,针对江离的一系列演算数据和理论支持乃至实践操作,他只说了一句话便将他推至深渊,“你的数据看起来很漂亮,却不符合科学原理……”

那一瞬,似乎所有人都立刻醒悟过来,这个引起轩然大波的人不过是一个工厂里的技工,哪里配跟他们这些经过系统培训专业出身有财团精心培养由联邦认定的机甲师相提并论……

就算你说得多像是真的,人家大师都说了数据有假,那便是假的无疑。

这便是权威的效用。

这是一个马蜂窝,江离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捅了个正着。

机甲大师的号召力非同寻常,他的论坛几次陷入瘫痪。蜂拥而来的人无非就一个目的,攻击他的不切实际只会空想哗众取宠,最后甚至有人翻他过去的讨论资料,说他剽窃别人的理论和数据,到最后,连他是否会做机甲都给怀疑上了。

无论谁为他说句公道话,都会被无情地指责为同党或基因等级过低,甚至被抨击为对机甲师职业的亵渎。风声一边倒,江离第一次被滔天的留言惊吓得失了眠。

网络是虚拟的,但并不表示对方无形的言行不会伤害到他。尤其别人指责的是他以及自己钟爱的事业。

在看到屏幕上一片“滚出机甲师队伍,不要玷污了这个行业”的留言时,江离的信念被彻彻底底地刷干净了。他开始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或许他是真的错了。天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塌了下来,他决定关闭论坛,就在这时,他看到了“盗天者”的私信。

“我们可以试试。”

当时他并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第二天,高斯·科维尔便站到了他的面前,从那日起,他被破格雇佣为科维尔财团机甲研发部的一员……

高斯就像是寒冬里的一缕阳光,将他几乎冻结的心融化了。最后会自然而然喜欢上他,在他看来似乎也是无可避免的,因为唯独这个人对他不离不弃,愿意相信他,支持他来完成自己的梦想。

五年里,他为他制造了三台完整的生物电感应机甲,简称生物机甲。从简单的理论到如今的成品,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

三年前,高斯·科维尔驾驶他完成的第一台成功的生物机甲夺得了联邦第一的机甲战士,那一天,他吻了他……

也是那一天,他搬进了他的公寓。江离第一次能近距离地与一个人接触,第一次感觉到房间里有别人的气息时,那种家的味道。他将高斯当成了他唯一的家人,即便工作再繁忙,他都没忘记为有赖床习惯的高斯准备一份丰盛的早点。

高斯从来没有说过会跟他成为恋人,他也不是在意形式的人,两个人在一起仿佛就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一件事。

高斯成就了江离,江离也成就了高斯。从客观上来说,它们谁也没有欠谁。但在别人眼里,江离的成就是高斯的眼光独到和扶持。而因为他的研发项目的保密性,跟其他机甲师不同,五年里他并没有任何成就公布于众,不知情的人甚至认为江离是高斯养的一个小情人而已。

同时,高斯的成功,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那是他本身s级基因决定的……

江离揉了揉太阳穴,身体疲惫到无力,他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看着阳光透过纱窗,照进空荡荡的屋子,曾经这里都摆满了高斯的物品。高斯对生活品质要求很高,能屈尊跟他住在一起,已经算是破天荒了。他理所当然地将他的气息填满了这间公寓,在主人熟悉了所有气息之后再理所当然地抽空,如今这屋子空得几乎令江离窒息。

他清晰地意识到,他的家再次没有了。命运从来不在他的掌控中。

他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高斯站在阳台上,对他说:“你认为,我们有开始过吗?”

江离决定出去透透气。

第二天他便递上了去米罗星考察的申请。因为他的身份特殊,研发部长罗伯特不得不去请示高斯。毕竟江离是高斯的御用机甲师,他的首要任务是满足高斯的需要。

半个小时后,江离坐上了罗伯特的悬浮车,径直开进高斯的私人别墅。这里,五年里,江离来过的次数十个手指都数得过来。高斯的私人领地向来只接待有身份的人。而他江离不但没有身份,而且还是科维尔财团故意要掩藏的秘密。

除了他自己的团队,即便是科维尔财团每个员工都能参加的集会,他都很少露脸。凡是工作需要,江离都十分配合。他也深刻知道他的生物机甲技术会给机甲界带来多大的冲击,而高斯愿意当这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他的机遇,也是他的荣幸。

只要有高斯的证明,即便再次引起轩然大波,他也不会像五年前一样被流言蜚语埋没。剔除情感上的事情,高斯对他的事业依然重要。但如今,也只剩下这层真正的工作关系而已。

江离看到高斯时,他正穿着睡衣,刚从床上爬起来。熬了一宿,好不容易睡着便被吵醒,男人的脸上泛着一层低气压。

“你要去考察?”高斯努力压住怒火,但口气却相当不客气,仿佛江离是故意在给他找茬。

江离笔挺地站在他面前,眼睛直视着他,用尽量公事公办的语气说道:“科维尔先生,你的第四台生物机甲即将完成,我需要用赤焰兽做实验,确定最后的数据参数。”

江离一开口,高斯的眉头就跳了起来。“科维尔先生”,这是他的助手,他的员工,以及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对他的敬称。

江离目不斜视地看着高斯,如今他需要习惯自己的本分,如果他还想在机甲行业继续干下去的话。

可是显然,高斯对他的本分有点光火,瞪着眼睛看了他好半天,“你在跟我赌气?”那样冷漠的称呼让他愈发觉得江离是在报复他。

毕竟在一起相处了五年,高斯的脾气和傲气江离如何不知。虽然高斯并不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有一点却是肯定的,那就是高斯对他的亲密跟对别人是不同的。高斯一面想要追求那个帝国第一的机甲战士,一面却想要江离一如既往。按照他的逻辑,即便他跟那人在一起,他江离应该跟从前一样关心照顾他,并为他卖命,只有他冷落他,而没有自己被冷落的可能。

高斯潜意识里就存在他们身份的不对等,所以江离要跟他谈条件几乎是不可能的。

“高斯,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既然如此就不要再给我幻象的空间。我想,我们能够像正常的同事一样以工作关系相处。再则,帝国的黎上校马上就会到盖亚星球,我也不想因为我的存在造成你们的困扰。”

如此示弱一翻,高斯的怒火便悠悠转转地消了。看着高斯恢复平静的脸,江离的最后一丝幻想也湮灭了。

最终高斯同意了他的申请,同时给他配备了比以往更好更专业的考察队伍和装备。在他离开前还说,“五年合约已满,下一个合约,你可以提出要求,我同意你考机甲师执照。”

这算是分手费吗?

江离苦笑。任何一个机甲师都想要有一个被联邦和帝国认可的机甲师执照。有了这个,他就能真真正正地保障自己以后的生活,也可以名正言顺地跟那些号称大师的人理论,而更关键的是,他可以为自己的科研项目申请属于自己的专利,而不是再为他人做嫁衣。

这曾是自己一直想要的东西,如今,这个男人终于让他心满意足了。他们谁也不再欠谁的。

这样,也好……

至少,他再次光明正大地出现在那些曾经抨击过他的所谓机甲师面前时,已经是科维尔财团的机甲师,而且他也用自己的实践证明五年前他的理论没有错。

高斯看着江离脸上露出的久违笑容,心底的阴霾彻底驱散了。小猫咪其实还是很好哄的。他很喜欢看见江离高兴的模样,所以这五年,他也力所能及地给他最好的。即便以后跟黎轩结婚,他也希望他的小猫咪能够跟以前一样。

江离离开了,埋葬了那不对等的爱情,带着一份即将实现的梦想……

第003章

江离刚上飞船就听见了通讯仪上的滴滴声。他下意识地在第一时间接通。

曾经,每次他外出考察,高斯都会替他送行,即便有事不能送行,也会在第一时间给他电话。这似乎成了他每次拼命工作,迫不及待回归的最强理由。

如今想来,这不过是高斯掌控他的方法而已。高斯太了解他需要的是什么,不是金钱,不是地位,不是名誉,而是真真正正能站在他身边关心他的人。

无疑,这五年,高斯不费吹灰之力,便将他抽得如陀螺般不停地旋转,为他创造出最大的价值。

这个陀螺如果停摆,又会怎样?

接通电话时,江离还忍不住想,他研制的第四台机甲,才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生物机甲,不要说高斯,整个科维尔财团的高层都翘首以盼。高斯当然不会在此刻让他的陀螺掉链子。

“江先生……”

不太熟悉的声音彻底惊醒了江离。

江离忍不住看了一下来电记录,竟然是凯特财团新上任的总裁迪诺。这位凯普斯特家族的嫡长子,上任一年,让凯特财团在机甲制造上直接从民用机甲扩张到军用机甲。军用机甲一直是科维尔一家独大,这两个联邦最大的财团终于在军用机甲上正式拉开战局。

江离的身份在科维尔很特殊,虽然他在高斯御用机甲师团队里,但没人知道他才是真真正正的那个领头羊。代表高斯御用机甲师的是研发部长罗伯特,出现在公众面前的也是这位资深老狐狸。

至于迪诺为什么会找上他,江离一直有些疑惑。他跟迪诺只在机甲对战联盟总部见过一面。这一面不足以给迪诺任何推测的依据,但是,从那天起,迪诺便会隔三差五给他打电话。

知道他身份之后,江离一直都在回避他的一切邀请。毕竟,迪诺的弟弟费德蒙是被高斯拉下神坛的,这个及其护短的长兄,难保没什么诡异心思。

而此刻,江离隐约知道迪诺一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凯普斯特先生,您好。”江离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不给对方任何可乘之机。

迪诺却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江离的戒备他当然听出来了,所以他也没打算逗圈子。

“江先生跟科维尔的合约已经到期了。可有考虑换一个环境?”

果然。

“谢谢您的好意,我已经续签了五年的合同。”

“是吗?”迪诺很明显不信。

江离有些无奈,“凯普斯特先生,我连机甲师执照都没考到,您盯上我,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吧……”

“就因为你并不是联邦认证的机甲师,却在高斯的御用机甲师团队里,这才显得尤为特别。那个团队代表了科维尔最好水平,每个人都是a级执照。而高斯,可不像是一个以公徇私的人……”

这句话顺利地刺痛了江离。连这个外人都能看出来高斯只不过跟他是“工作关系”,他还有什么好执着的。

他忍受了五年科维尔内部的莫名猜测和诽谤,以前他觉得高斯对自己的好,他就算背上什么“靠床上功夫上位”的恶名,他也无所谓,如今看来,那或许根本就是高斯要达到的目的,只是让他的身份看起来更合理一点而已。否则,谁敢传这位少当家的风流事?

工作关系?果然,全他妈都是被人算计好了的工作关系。

好吧,这个不是事情的关键。关键是,自从他的生物机甲研究有了眉目之后,科维尔高层更是将他的一切消息封锁得死死的。以致于五年时间,在所有机甲师平均两年申请一个专利的环境下,他没有一项专利公之于众。迪诺到底知道多少他的事。

“这点,足够说明你特别。无论你是有真材实料被埋没,还是像传言的那样,我都愿意以科维尔双倍的高薪请你进我的研发部。高斯不能给你,我都能给你。无论你是要成为机甲师也好,还是要申请自己的专利也罢。我保证,合约期内,你的所有研究,都将名正言顺地归到你的名下……”

江离的心突然猛烈跳了起来。

迪诺知道了……

否则,他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来。

“我不会像某些人一样为了财团利益掩盖你的价值,相反,我会将你培养成为默多克星系最伟大的机甲师……”

江离的心突突直跳,无疑,这个承诺具有极大的诱惑力。他丝毫不怀疑迪诺能帮他达成愿望,可能让凯普斯特当家如此煞费苦心来挖的,也同样有价值让科维尔财团来抹杀。

江离虽然不过问时事,但有一点他很清楚,联邦这些财团不止在经济上竞争,他们也掌控着联邦军部,同时操控政治,联邦政府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被这些大财团架空的。

这些大财团能够屹立不倒,靠的可不是招揽人才,更主要一点是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如果他带着即将完成的第四代生物机甲易主,几乎是给自己开了一条黄泉路……

江离出了一头冷汗,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陷入这个权力斗争的漩涡之中。

“凯普斯特先生,谢谢您能为我筹划那么长远。不过,跟科维尔的合同已经签了,有机会,我们再合作。”

江离留有余地地婉拒,两个人表面客气地挂掉电话。

看着暗下去的通讯仪,江离心里升起强烈的不安。既然迪诺会见缝插针,那科维尔那些高层又会怎么想?

江离紧紧闭上眼,他不敢去想太深。如今他只能一条路走到底。

******

米罗星球的数据采集和实验都很顺利,江离做完第四台机甲改造的最后方案上传到科维尔内部系统,揉了揉昏胀的太阳穴,突然他看见屏幕上倒映出一张脸,江离惊得一头冷汗,转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助理格瑞。

江离拍拍胸脯,“这么晚,还没睡。”

格瑞清秀的脸露出一个漂亮的笑容,一杯咖啡递到江离手上。

这个助理跟了江离四年,在生物机甲有眉目的时候,他就一直陪在他身边,他是高斯的心腹,为他挡过很多麻烦,让他一心一意地能顺利地研究生物机甲。

江离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最后代表科维尔向他出手的会是这个人。

江离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空旷的山谷中,身边有点点萤火。

江离张眼看着四面慢慢聚过来的火红身影,那是循着荧光来觅食的火焰兽,而他此刻,便在米罗星球的火焰兽聚集的峡谷。逃生的本能刺激江离奔跑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能有什么地方可逃,手指颤抖着拨打营地求救电话,即便是个普通人,营地也会尽力来救。可当接线员看到是他时,只带着冷漠的语气说道:“江先生,对不起……”

电话的空响在沉寂的黑暗中尤为刺耳。江离停下奔跑的脚步,起初的慌乱平息下来。此刻他已经站在一个小小的土丘上,将四面围拢过来的火焰兽看得一清二楚。

面对死亡,他以为他会很恐惧,可他却镇定地打开通讯仪,他只想问一下那个男人,自己对他是不是就只是这样利用完便要彻底毁灭的工具。

高斯在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仿佛他就等着他的最后告别似的。

江离打开了视频,看着那双他喜欢的金色眼眸,“看到最后方案了?”

“格瑞已经将完整的方案和所有的实验数据都传给我了。”高斯的眼里没有一丝情绪,除了冷漠。

江离的心已经痛得麻木了。

江离看着最近的火焰兽清晰的兽角和獠牙,“高斯……”到最后,江离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能跟这个人说的。

“若果你没事,我就挂了。”高斯明显的不耐烦。

江离笑了,“难道,你是怕看到我最后的模样会做噩梦?”

江离恶趣味地将视频视野扩大,天空是明亮的星辰,而满天繁星下,漫山遍野都是火焰兽。这便是他江离最后的葬礼。

高斯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江离敛起脸色,“高斯,在你驾驶着我亲手为你做的生物机甲的时候,希望你能记得我最后的模样……”

江离就那样直直地看着屏幕,看着高斯的眼睛,他身后的火焰兽喷出熊熊烈火,挥舞着爪子,张开血盆大口,瞬间将他淹没。

江离并不出众的脸,瞬间被撕下一块肉,屏幕上充斥着血肉横飞,蛋白质被烧焦的画面……

第004章

身体分崩离析的感觉如此强烈,知觉在最初的冲击之时就迅速消失。死亡来得如此突然,江离甚至忘记了恐惧。

人们常说,死亡时,人的一生便会走马灯般从眼前拂过。江离以为会看见自己的童年,早已没了印象的父母,看见他心爱的机甲,以及他此生唯一爱过恨过的人高斯,结果,什么都没有。

他只看到一个昏暗的房间,头顶有一盏并不明晰的灯,自己坐在地毯上,喉咙被人死死扼住,但此刻,他感觉不到疼痛。沿着那只有力的手臂,视线爬上对方的脸:干净利落的黑发,狭长的黑眸,高挺的鼻梁,紧紧抿着的嘴唇。

男人跟他一样,坐在地上,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一只手却伸进衣服里,不停地动作……

时空有那么几秒的停顿。江离又恢复了正常意识,视线继续爬。

淡麦色肌肤上浮现出不正常的潮红,粗重的喘息就在面前,似旁边蛰伏着一只蓄势待发的野兽。

江离脑中只闪过俩字——变态。

而这个变态不是别人,正是他在新闻和战斗视频中看过很多次的情敌——黎轩。

江离没想到自己对黎轩的怨念有这么深,竟然在死前还不忘记毁一下那厮高贵神圣的形象——一个一边杀人一边自撸的变态,呵呵……

男人意识到手下猎物嘴角突然勾起的弧度,瞳孔一缩,手指愈发用力,一双黑眸仿佛利箭一样直射过来。

“你最好不要乱动,否则我真会杀了你!”

男人的煞气夹杂在驱之不散的欲念里,听起来十分古怪,却偏偏又很勾人。江离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缩了一下。

两个人就着这尴尬的姿势僵持了至少一刻钟,江离都觉得自己这濒死的画面太过详尽,其实,此刻他更想看一眼高斯,看他看见自己最后死时的模样会不会每天做噩梦。呵呵,江离眼里陡然升起无限的凄凉。

那个男人是自己唯一爱过的人,没想到到最后却遭受到他如此对待……

可是死神似乎并不打算满足他的最后愿望,画面始终定格在这一幕上。

黎轩手下的动作越来越快,快得江离都忍不住为他感觉到手酸。大概是自己的怨念太重,无论黎轩如何努力,都无法达到高朝。

江离已经开始同情起这个男人了。其实平日,他也是一个和善的人,即便以前遭遇不公平待遇,但也从未想过去报复谁。

男人被欲望憋得脸色青紫,情绪愈发暴躁,“你以为,这样就能逼我就范吗?”

江离眼中只有同情。

“你以为,给我下药,我就能顺了你的意?”

咦……

“别忘了,我的身份!帝国第一机甲战士,岂是被你一粒小小药丸就能打败的?”男人的底气明显不足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