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追夫系统(穿越)中—玉缘

追夫系统(穿越)中—玉缘

时间: 2014-01-22 12:44:52

第47章

过了大概一刻,只听见一阵轰隆声,然后便是一阵地动山摇,白光中隐约可见那五条晶石脉慢慢缩小,直到变成五根食指大小的五色晶石矿脉并自动飞到云肃的手中,仿佛还在微微扭动,晶莹剔透,像是五条五彩斑斓的蚯蚓被云肃捏在手中。

这一条晶石脉所拥有的晶石数量是以数千万计量,在整个修真界,以云肃现在的财富来看,就算是毕云宗怕是也比不过。

作为一个主角,他的各种机遇加起来恐怕也要比任何一个修士多,就从他修真界最高的气运值就可以看出,这次获得的晶石脉在他所有的机遇当中也只算作开胃菜,要知道,越往后,云肃的修为越高,遇到的机遇的级别也就越高,得到的好处将是不可想象的。

自以为是云肃的小跟班儿其实被云肃暗恋着的宫小竹获得的好处也是不可限量的,他虽然有系统商店,但那里面的各种宝物也是需要用系统币的,并不是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如果没有灵石,就只能看着系统商店的东西流口水。

“小竹,这条晶石矿脉你拿着。”云肃把另外四条收入储物戒,唯一的一条水属性晶石矿脉放在宫小竹的手心里。

正在宫小竹看着云肃手里的晶石脉在心里不断羡慕云大哥不愧是主角,那么巨大的五条晶石矿脉就能被他不费吹灰之力地收服了,如果云大哥给他几块晶石他也是不介意的,却发现云肃豪气地给了他整整一条晶石脉。

于是,他惊呆了,作为一个主角的小弟,谁能想到云大哥居然对他那么好啊?云大哥拿给他的这些晶石就算是不要命地拼命花也要好几百年才能花光,用来修炼的话就算是从炼气期到渡劫期重修十次也够用了。

虽然宫小竹的灵根是冰灵根,但如此多的水属性晶石对他的作用也是不可估量的,拿给小竹做修炼之用正合适不过,虽然对小竹来说冰属性的晶石才是最好的。

当然这些晶石是决不能被其他修士发现的。

他就知道云大哥对他最好了,他相信,就算以后云大哥还会收其他小弟,待遇也一定比不过他,云大哥对他还会是最好的,他得到的好处还是最多的。

他决定了,以后云大哥叫他往东他绝不会往西,云大哥就是他再生父母,在他的心里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任何人都比不过云大哥在他心里的位置。

宫小竹不客气地把那条水属性晶石脉收入储物戒,笑容满面地说了声“谢谢云大哥。”叫得云肃心肝儿一颤,好萌!好可爱!他的手不受控制地抬起来想摸宫小竹布满笑容的脸蛋,不过等要接触到的时候又把手往上放在宫小竹的头顶,摸摸他乌黑柔顺的头发就放下手来。

云肃想着刚才的触感,心里想到感觉还不错,怎么觉得小竹越来越好看呢?身上没一处缺点,就连头发也这么好看。

还来不及想更多的,云肃往洞中的更深处看了一眼就连忙拉着宫小竹飞了出去。

洞内悉悉索索一片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由远及近,好像有一大群可怕的东西跟在两人身后。

果不其然,等云肃两人站在洞口外面,一回头就看见许多色彩斑斓,身体和人一样粗,身长一丈的蜈蚣往洞口爬出来,虽然这些蜈蚣颜色非常漂亮,但它们两侧布满密密麻麻的脚让人从心底里泛起阵阵恐惧,而且这些蜈蚣实力也不逊色于宫小竹,都是一些三级妖兽。

这些蜈蚣背上有黄青蓝红褐无色呈横条状交错分布,那些密密麻麻的脚也是五种颜色都有色彩绚丽,整个身体仿佛不堪一击,头上的黑色硬壳看起来坚硬无比,头顶的两根触角也是五色交错分布。

与此同时,在山腰处搜寻晶石的三名修士突然看见许多五彩蜈蚣从地底下爬出来,刚开始几人并没有放在心上,拿起手里的法宝把那些蜈蚣都解决掉了,可是随着时间的加长,更多的五彩蜈蚣从地底爬出来,三人对付起来手忙脚乱,险些招架不住。

要不是这里能够找到许多晶石,他们恐怕早就跑了。

这些蜈蚣本来没人惹他们,它们是不会跑到地面上来的,可是就在刚才,它们赖以生存用来提升修为的晶石被云肃取走了,愤怒不堪的他们立马成群结队地出来找罪魁祸首,凡是见到的修士都要被他们攻击,所以那三名修士才会受到波及。

云肃和宫小竹对视一眼,看着那些破坏掉阵法一拥而上的蜈蚣,就立马来到它们中间打了起来。

这些蜈蚣不仅会喷洒毒液,而且头部的外壳非常坚硬,就算看起来脆弱不堪的身体防御力也很惊人,它们的速度也很快,如果动作不够快,等它们接近,被咬中之后也会中剧毒。

云肃一出手往往是一剑就杀掉一大片,那些被分尸的蜈蚣露出里面一看就是剧毒的黑色液体,不过那些液体飞溅出来却一滴都没有沾到云肃的身上。

宫小竹就比较吃力了,这些蜈蚣的修为相当于筑基初期,而他也只是比蜈蚣的修为高一个等级而已,往往只能一次杀掉一只蜈蚣,他这次所用的法宝是那根铁棍,一棍子下去不说把一条蜈蚣打死,至少也得重伤吧。

不过这也挡不住它们前赴后继的上来,幸好这些蜈蚣不会飞,所以看到有些要咬到了自己他就飞起来,避开那些毒液虽然比较艰难,但到目前为止还没中招,只是衣衫有点凌乱。

这得益于宫小竹的根基扎实,资质很好,和云肃一样能够越阶对敌,再加上云肃也在旁边注意着,只要他一有生命危险,相信云肃一定会立马施以援手。

山腰处那三个修士运气就没那么好了,虽然他们的修为一个在金丹中期,两个在金丹初期,但也挡不住成群结队,漫山遍野的五彩蜈蚣。所以当他们看见这么多的蜈蚣,几乎要把整座山都覆盖住了,终于放弃想要继续寻找晶石的念头,很快地就祭出飞行法宝低空飞行,逃得远远地。

没错,这些五彩蜈蚣现在已经爬满整座山峰,而云肃和宫小竹那个地方的蜈蚣却是整座山最多的地方。

宫小竹杀蜈蚣杀地手软,眼见坚持不住,他又把天香炉拿出来罩在头顶,一阵光芒笼罩在宫小竹的周身,那些毒液一接触到光罩就消失了,还有几只蜈蚣接近宫小竹的身边张嘴想咬他也被光罩挡在了外面。

宫小竹对这个天香炉很满意,也许是原着里的云肃根本就没有使用过它把它丢在了旮旯里,所以作者只是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天香炉的作用。

直到现在,宫小竹终于知道天香炉不仅有凝神静气,消除心魔的作用,还是一件防御和攻击为一体的法宝。早在掉下悬崖的时候天香炉能够减缓物体的降落速度,宫小竹就意识到了这件事,所以现在认主之后才试着开发了更多的功能。

两人在这里打了好一会儿怪,云肃感觉宫小竹的灵力也消耗地差不多了,就拉着宫小竹打算走了。

那些蜈蚣看到两人飞远也跟在后面追,不过它们的速度终究比不过云肃的飞行速度,只能看着他俩越飞越远。

等两人消失在天边,那座山的内部,一只比外面那些蜈蚣大好几倍的六级五彩蜈蚣爬到洞口看着外面,发出几声像蛇一样的嘶嘶声,那些三级蜈蚣有秩序地都纷纷钻入岩石的缝隙中,片刻时间,山体表面又回到光秃秃的样子,只剩下一些蜈蚣的残肢断脚和腐蚀了岩石的毒液。

那条六级蜈蚣王往两人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也转身爬回洞内。

这条蜈蚣的修为相当于金丹后期大圆满,也许是因为秘境对它的压制作用,所以不能突破到元婴期,而且整个秘境都没有超过金丹期的妖兽,但胜在这些妖兽的数量繁多,所以就算是修士组队也不敢掠其锋芒。

云肃带着宫小竹飞到不远处的树林中就落到地面,由于刚才埋藏着晶石矿脉的那座山具有指示作用,宫小竹已经知道放着兽卵的那个洞府在哪个方向,因为在原着里有一句话,云肃在得到数量巨大的晶石之后便一路往南走去。

所以,那个洞府一定是在南边。

于是,两人商量了几句就往南边走去……

在一个绿草如茵的山坡上,宫小竹和云肃看着山底下一片颜色鲜艳欲滴,如梦如幻的花海,每朵花都有脸盆大小,颜色不一,有些妖娆妩媚如玫瑰绽放,有些高贵优雅如牡丹花开,有些清纯洁白如栀子花开,有些朝气蓬勃如向日葵,让人有种迫不及待想要与之融为一体的*。

宫小竹知道,这片花海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无害,因为这些都是食人花,虽然它们的花朵颜色和形状都不一样,但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它们的根茎都是血红色的。

第48章

云肃和宫小竹要从这一片花海穿过去才能到达目的地,其实这并不难,只需要低空飞过不需要从花海中走过去就不会受到那些食人花的攻击。

可麻烦的是他们在花海中发现一个熟人正在抵抗来自周围的食人花的攻击,这个人正是谷天霖。

两人是有要救他的打算,不过看样子谷天霖现在还游刃有余,还不需要援助,就先观看一阵,等他实在支撑不住的时候才出手,所以他俩隐藏气息暗中观看,等到合适的机会才现身。

虽说宫小竹也同意这种做法,毕竟等他支撑不住的时候才出手,对方对他俩的感激之情会更重,可是,他肿么觉得有种欺负小孩儿的感觉,尤其看到谷天霖那又矮又小,貌似不堪一击的身子。

谷天霖小小的身子在花海中若影若现,动作敏捷,应对自如,各种法术满天飞,食人花也被炸得满天飞。

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而且这些食人花会在地面移动,谷天霖把周围的食人花都消灭了,外围的食人花又瞬间来到他的周围。

经过云肃的观察,谷天霖被一个禁空阵法困住,所以他不能飞到空中,只能从花海中杀出一条血路。

谷天霖的体力渐渐不支,能够输出的灵力也越来越少,在这个危机重重的关头,云肃终于出手了。

他把手中的剑往花海上空一斩,一条金龙往花海上空飞射而去,在空中游移片刻,空中就是一阵波动,一股气流便向周围扩散,一股无形的力量消失,禁空阵由此消失。

在云肃出手的那刻,谷天霖就发现了两人的行踪,待看见禁空阵已经被云肃破坏,他便迅速地祭出飞行法宝飞上天往宫小竹和云肃这边来。

“多谢这位道友出手相救。”谷天霖落到地面受了法宝便对云肃礼貌地道谢,又对宫小竹点点头。

因为云肃和宫小竹俩人带着千幻面具,与本来容貌大有不同,且不是杀白旋影时用的那两张面孔,宫小竹的面相看起来有点猥琐的感觉,而云肃看起来比较凶悍,都不像好人,所以谷天霖现在并没有认出两人,而且心里还保持着警惕。

“谷前辈,好久不见。”宫小竹狡黠地笑着对他行礼,然后把千幻面具取下来,露出那张本就俊秀白皙的面容。

谷天霖惊喜地看着他叫了声“宫道友!”然后又看着云肃不大确定地叫了声“云道友?”

云肃微微颔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就见谷天霖说道,“真是意外之喜,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两位道友,看来我们三人缘分未尽啊,刚才真是多亏了云道友,否则在下怕是要陨落至此了!”

“无需如此,不知道友为何被困于此?”云肃颔首道。

“实是一言难尽……”谷天霖用稚嫩的嗓音叹了口气,便对两人一一道来。

原来,谷天霖与二人分别之后就在前往剑仙门的路上遇到了一名剑仙门内门弟子,这名弟子名叫苏旭,也是金丹初期修为,长得相貌堂堂,英俊潇洒,一身正气,是门主坐下的一名记名弟子,两人相谈甚欢,不过片刻,苏旭就和谷天霖称兄道弟,谷天霖也被他的外表所欺骗,认为 这个人值得结交,就认同了这个好友。

苏旭得知谷天霖要到剑仙门找唤音尊者并且有唤音尊者的一件信物,想以此求得一个进入秘境的名额,就亲自带着谷天霖来到唤音尊者的面前,之后又和谷天霖一起来到这秘境寻找宝物。

进入秘境之后,两人就结伴而行,在路上,两人相互扶持,苏旭也多次为救谷天霖而受伤,谷天霖对他感激涕零,对他的最后一点戒心也消失了。

两人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在一个湖底的洞府中发现一根保存完好的一尺长的万年洗髓木,这种洗髓木是炼制洗髓丹的主药,其他辅助的药材并不难寻找,洗髓木就很难寻找,年份低的洗髓木炼制的洗髓丹只能稍稍提高修士的资质,并不能对灵根做出改变。

而万年洗髓木能够炼制地级甚至天级洗髓丹,成功率自然非常低。

地级或者天级的洗髓丹和宫小竹系统里的剔除灵根的作用有异曲同工之妙,最多能够剔除一根多余的灵根,只是也有一定几率只是让粗的灵根更粗,细的灵根更细,并不能完全剔除多余的灵根,而且修士的一生只能服用一粒,若再次使用不仅没有效果,还会对身体有害。

服用洗髓丹还有一定的危险性,如果一时不查,会使体内所有的灵根都遭到破坏,并不是宫小竹系统里的那个功能那么无害,而且品级越高,危险性越大。

纵然如此,还是让许多资质差的修士趋之若鹜。

谷天霖念在苏旭多次救他就把这节洗髓木让给了他,苏旭只要拿出去交给门主必定会让门主收他为亲传弟子。

随后,两人上了岸,又经历了几次生死考验,谷天霖和苏旭终于在一个洞穴里发现一样价值更大的东西,也是谷天霖此行的目的:焚风白沐莲。

谷天霖是风木双灵根修士,这朵焚风白沐莲能够让风木双灵根修士的修为境界在几天之内突破两三个等级还不会留下任何隐患,如果谷天霖服用了,他的修为很可能突破到元婴期初期。

谷天霖进秘境就是为了找一些能够在短时间内提升修为的天才地宝,这株焚风白沐莲正好符合谷天霖的要求。

至于他为何如此迫切想要提升修为这就不为人知了。

所以谷天霖和苏旭说他要这件宝物,苏旭也爽快地同意了,既然两人都有了宝物,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因此谷天霖就建议可以出秘境了,可是还没等到谷天霖捏碎玉符,苏旭就对他发动攻击,谷天霖被打得措手不及,虽然避免被伤到重点部位逃过一命也使得他受了一点轻伤。

因为两人站在花海上方的山坡上,苏旭便一鼓作气抢了他的储物袋把他打落在花海之中再用个禁空法阵把他困在花海之中不能飞离其中,自己夺了谷天霖放置焚风白沐莲的储物袋就放心地捏碎玉符出了秘境。

因为两人的修为一样,实力也差不多,苏旭要亲手杀掉谷天霖是不可能的,他认为谷天霖不可能在食人花的围攻之下还能活着出秘境,所以非常放心,但忘了凡事都有可能发生意外。

这不,谷天霖就被云肃和宫小竹两人救了。

目瞪口呆有木有,怎么坏蛋都在剑仙门啊?先是经常欺负宫小竹的李岩,还有把云肃赶出剑仙门的丹云尊者和白旋影,在加上这个苏旭,他们共同特点就是长得好看,相貌具有欺骗性,坏到没底子。这个苏旭的心机也太深沉了一点吧,看着和蔼可亲,把谷天霖当生死兄弟,其实一开始就不是真心的,表里不一,还装了这么久,太不要脸了有木有,宫小竹腹诽道。

不过也怪谷天霖识人不清,没能认识苏旭的本来面目,以后一定要谨记一点,剑仙门都没什么好人,而且都很会装,宫小竹在心里提醒自己,然后默默为谷天霖点一根蜡。

“不知谷道友现在是要出秘境还是……”云肃问道。

谷天霖不假思索道,“自然是要再打探一番,不知两位这是要往哪个方向而去?”

“我和小竹往南而行,这就打算走了。”

“那可真不巧,在下欲往东而行。”谷天霖带着遗憾的神情说道。

“既如此,那我们就此别过。”云肃可不管谷天霖是真的得到消息认为那个方向有他想要的东西还是对他俩有戒心,总之是谷天霖欠他的恩情,以后有机会遇到,只要谷天霖记得这份情,这就够了。

于是,三人这就拱手道别,谷天霖往东而去,宫小竹和云肃往南而去。

宫小竹看着眼前的一片沼泽以及空气中笼罩着的毒雾,疑惑地想到个秘境里有沼泽,他记得在原着里,云肃并没有遇到沼泽,不过却误入了一片沙漠,而那片沙漠里有无数毒蝎和毒蚁,修士一走进去就会迷失方向找不到出口。

目光所及的这个地方不仅连一棵树都没有,就连一根杂草都看不见,而且地面湿漉漉的,随处可见的泥沼和水坑,上面还铺着一层从树林飘过来的枯枝烂叶,散发着恶臭,显然就是沼泽嘛。

这里的沼泽很大,一望无际,除了从沼泽过去别无他路,单只是沼泽其实没什么好怕的完全可以飞过去,毒雾也没什么好怕的他俩以前就服用了百毒丹,完全是百毒不侵的体质了,可就怕沼泽里面有些什么危险的东西。

云肃捡起一块石磨大小的石头往沼泽里一扔,果然,沼泽开始冒泡,不到一会儿工夫,一只只一丈多长的四级妖兽爬了出来,这些妖兽是长嘴巨鳄,褐色的身体都是凸起的包,眼睛狭长,外皮很硬,尾巴也很长,嘴大概有三尺来长,嘴巴张开露出两排尖尖的,白森森的利齿,嘴里还流着泛有恶臭的唾液。

这些长嘴巨鳄的实力相当于人类筑基后期的修为,它们前赴后继地向两人涌来,带着嗜血的气息。

第49章

“保护好自己。”云肃嘱咐了宫小竹一句就开始对付爬过来的妖兽,几乎是一剑搞定一只,往往剑气的余波还能使周围的巨鳄受重伤。

“云大哥也要当心。”宫小竹点点头表示不会让自己受伤再拖他后腿的。

宫小竹也在云肃的后方拿起天香炉对付一只被云肃故意放过来的长嘴巨鳄,因为宫小竹是筑基中期修为,而巨鳄的实力相当于筑基后期,虽然实力相差不大,巨鳄的智商不比人类,但也不是可以轻易对付得了的。

不说它那普通法宝就难以摧毁的坚硬外皮,攻击力也可以与极品法器甚至是普通的下品灵器相媲美,所以就算对付一只也不是轻易杀掉的,却也不至于吃亏,只是花得时间多少而已。

宫小竹见巨鳄的尾巴一下子打过来,就慌忙飞起来想从空中对付它,神奇的是这只长嘴巨鳄居然从背上长出一对深褐色的翅膀,扑腾一声飞了起来与宫小竹对峙,口中还吐出一口毒气。

宫小竹只是一瞬的惊愕,他惊讶于鳄鱼居然有翅膀,不过很快反应过来,避开那团云雾一样的毒气,操纵着香炉,并指往炉身一指,一道白光激射而出,香炉里冒出阵阵清幽的香气,徐徐往巨鳄飘过去,一时间空气中如花香缭绕,使人心旷神怡,那巨鳄闻到香气的一瞬间,攻击的动作停了下来,不过三秒之后又恢复神智。

然而在这三秒的时间里也足够宫小竹腾出时间取出那根铁棍往巨鳄的背上一敲,巨鳄被重伤,噗通一声栽在泥沼里,宫小竹心念一动,铁棍往后方一敲,正中一只打算偷袭他却刚恢复神智的巨鳄,那只巨鳄也被敲得重伤。

与此同时,云肃这边前赴后继的巨鳄张牙舞爪,颇为凶悍,也有三三两两的巨鳄从空中对付云肃,却都被他一剑一个劈死了,剑招快如闪电,妖兽的尸体稀稀落落地从天上掉下来,地面的枯叶和尘土满天飞溅。

这边,宫小竹又和一只被云肃放过来的巨鳄打斗,却不小心被它的尾巴扫到腰部,其实这也没什么,关键是那巨鳄的尾巴上还有锋利的倒刺,这么一刮,不仅有一定防御力的法衣被刮破了,就连腰间的嫩肉也被带出几道血痕,鲜血浸湿了衣服,体内一阵血气上涌。

云肃一直注意着这边,见宫小竹受了伤,也顾不得和这些妖兽打斗以此来增长经验,而是瞬间闪到宫小竹的身边一只手抱着他往沼泽对岸飞去,把他保护得密不透风,另一只手握着噬魂剑把向两人攻击而来的巨鳄都一只一只地解决掉,身姿飘渺,神情肃然。

虽然对于修士来说这点伤不算什么,只需要运转一下功法或吃点丹药就能好,但小竹在云肃心里的地位无比重要,就算是宫小竹受了一点小伤,云肃也会心疼。

好在这些长嘴巨鳄身体比较笨重,飞行的速度并不快,按照云肃的速度飞行,后面的巨鳄是断然追赶不上,所以只需要解决前面和左右两方冒出的长嘴巨鳄,压力大大减轻。

“额,云大哥,你可以放开我,我没事。”宫小竹红着脸,感觉这个姿势略暧昧,灰常有小鸟依人的赶脚,他还能不能有点男子汉的气概啊!

“不行,你受伤了。”云肃坚定不移地抱着他,一边飞一边对付来自周围的长嘴巨鳄,如果小竹没事,他当然乐于让小竹独自行动,他很明白这是修真界,每天都有无数修士自相残杀,只有自身实力不断增强才能有更大机会活下来,他也不可能随时都能护住小竹,况且他也想小竹能够尽快和他比肩而立。

可是现在就算了吧,等小竹的伤好了再说,况且他还可以占点便宜。

飞行了好一阵子,也不知杀了多少长嘴巨鳄,云肃和宫小竹终于看见不远处铺满草皮的绿地,还零星点缀着几朵小野花,空气也清新了许多,草地之后就是一片森林,森林里面黑漆漆一片把光亮挡在外面,斑驳的树影映照在地面,周围的巨鳄也少了很多,后面追上来的巨鳄已经被甩得远远得再也看不见。

云肃拥着宫小竹一路来到密林,云肃把宫小竹放开扶着他坐在地上背靠一棵大树,伸手往宫小竹的胸前想要脱他的衣服……

宫小竹眼见自己的衣服要被脱掉,连忙用双手揪住衣领,慌忙说道,“云大哥?”云大哥要干嘛呀?云大哥为什么要脱他的衣服啊?他不是很懂的样子耶!

云肃抿着唇,深邃漆黑的眼睛看着他,“我给你看一下伤口,怎么了小竹?”糟了!小竹不会发现他居心不良了吧?他觉得自己隐藏地很好啊!

不过……如果小竹发现了他的心思,干脆就坦白从宽算了,相信自己的真心一定能打动小竹。

“哦”宫小竹恍然大悟,放开了双手,他都忘了自己受伤了,心里这样想着就感觉到伤口开始隐隐作痛,他还以为云大哥有断袖之癖呢!想想也是,这怎么可能呢,虽然小说里没说云大哥喜欢上哪个美女但也没说他是弯的啊!自己怎么可以这么不纯洁,真是要对不起云大哥了。

宫小竹在心里默默忏悔的同时,云肃看到宫小竹对他的话没有反应,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眉头微微皱起,心里又有点遗憾,对宫小竹的反应不是很满意。

算了,反正小竹又不会逃掉,感情是要慢慢培养的,等时间一长说不定小竹就能感受到他的心意了。

云肃把宫小竹的衣服脱下来,白皙如玉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他看似心无杂念,其实那双眼睛很隐晦地一直盯着宫小竹的肌肤看,巴不得黏上去。

宫小竹感觉上半身突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不知是被冷的还是怎么的,而这时他也想起来为什么不可以自己脱衣服一定要云大哥脱呢?这样太麻烦云大哥了吧!而且……看着附在他的腰间为他疗伤的那只硕大白皙的手掌,想到他其实可以自己疗伤的,又麻烦云大哥。

宫小竹又想到自己真是太没出息了,修为这么低什么时候才能赶上云大哥,现在不仅什么忙都帮不上还不能保护好自己,给云大哥添了这么多麻烦,看吧,现在又麻烦云大哥。

他决定了,从现在起自己一定要比以前更加努力地修炼,打怪,升级,争取在不久的将来赶上云大哥,不说帮得上云大哥的忙,至少能够保护好自己不给云大哥添麻烦,拖后腿吧。

云肃贴着宫小竹腰间的伤痕的手掌一团白光发出笼罩着伤口,片刻过后,那处皮肤看不到一点受伤的痕迹,依然白皙如玉,光滑如初,云肃满意地点点头,又捉住宫小竹的手腕把灵力注入沿着他的经脉在他的体内运行一周,发现宫小竹的经脉除了有几丝裂痕并无大碍,五脏六腑也没有受伤。

云肃把宫小竹体内的灵力收回手掌,从储物戒里拿出一件上品法衣――月白色银丝暗纹锦袍给他穿上,然后就见本来略大的衣袍自动收缩,直到变成适合宫小竹身材大小的衣服,“你先打坐片刻修复受损的经脉,恢复耗损的灵力。”声音轻柔,眼神温柔似水。

“好,谢谢云大哥。”宫小竹低着头不敢看云肃,他觉得自己有点像富家少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伺候他的人还是传说中的主角,真是不可思议。

而且他突然意识到现实中的云肃和原着里描述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原着里描述的那个云肃表情冷酷,声音冷淡,冷心冷情,喜怒无常,脾气暴躁。

而他身边这个云肃表情虽然有点冷,但绝不冷酷,声音虽然无波无澜,但绝不冷淡,瞧云大哥刚才的声音多温柔啊!还有云大哥看到他受伤的时候也会担心,还会亲自照顾他。喜怒无常,脾气暴躁,那更没见过,放眼整个修真界,还有哪个修士的脾气比云大哥好啊!

而且云大哥和他还有点不分彼此,比如云大哥放在他储物戒里的东西都没要求他还回去,还直接送给了他,云大哥从来没怀疑他来到他身边的目的,从来没对他冷过脸,还经常指导他修炼上的问题,把自己体会到的心得和经验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他。

要知道,在修真界,许多修士的心得和体验,就连亲密无间的亲人和道侣也不一定会与其分享。

其实宫小竹不知道云肃只对他温柔,只毫无保留地相信他且和他分享自己的劳动成果,能得到云肃这样对待的人相信除了宫小竹绝无二人。

所以说,他更加坚定了要好好修炼提升修为,坚决不能拖云大哥的后腿,而且他的实力增强了,云大哥以后收的小弟才不会后来居上,他要坚决保护自己在云大哥面前的地位一百年不动摇。

打住!打住!宫小竹回过神来盘坐好,神游太远了,现在应该是疗伤的时间,光说不练假把式,想得再好莫过于用实际行动证明。

“你我二人无须用谢,以后不可如此。”云肃认真嘱咐道,他觉得他和宫小竹之间不该这么客气,应该更加亲密才对,他不仅要和小竹时时刻刻在一起,还要对小竹关怀备至,这样的话,离完全征服宫小竹也就不远了,云肃在心里飘飘然地想到,他要让宫小竹适应这种亲密无间的生活,习惯他的存在,以后小竹的生活可不能少了他。

“就听云大哥的。”宫小竹顺从地点一下头,看!他就知道云大哥对他最好了。

第50章

宫小竹老老实实把受损的经脉修复好之后就开始恢复真元。

云肃在两人周围布置了一个防御法阵,把几十丈以内的动静锁定在自己神识范围以内,发现除了几只低阶妖兽,并没有人类修士也开始放心地吸收灵气。

两个时辰之后,宫小竹停止功法的运行,感受到丹田内真元饱满便睁开双眼,往旁边一看就见云肃也在闭目修炼。

云肃感受到宫小竹的目光就立马睁开双眸侧头与他对视,然后神情温和,声音低沉地说,“小竹,我们这便出发吧。”伸出手牵着宫小竹从地上站起来。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