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渣攻你的肚子变大了(渣攻你也有今天! 包子)+番外—依旋舞

渣攻你的肚子变大了(渣攻你也有今天! 包子)+番外—依旋舞

时间: 2015-01-04 18:12:29

文案:

林清是个外科医生,副职妇产科,咳,是夫产科,专门替男人接生,只不过他没想到,有一天接待的产妇,哦,不对,是产夫居然是那个当初抛弃他的渣男。

惊讶过后,林清呵呵呵笑了,冯乐钊,你也有今天啊!

让你当初玩弄老子的感情,现在活该你怀孕。

幸灾乐祸之后,林清磨刀霍霍的开始想,怎么借用这个好好的整一下冯乐钊。

对于林清的兴灾乐祸,冯乐钊简直想钻到地缝里,本来被设计酒后失身就已经够倒霉了,结果经朋友介绍的医生居然还是林清,想到他对自己的恨意,冯乐钊已经可以想像自己今后的日子了,毕竟他握着自己这么大的把柄。

对此,他只想说,林清,求放过(泪流满面)!

其实本文讲的就是两个分手了的情人因为攻怀孕的事情,阴差阳错的又走到了一起的文~

PS:一、本文的CP我想都不用说了吧,上面的文案都有写。

二、其实关于攻受,作者构思的时候冯乐钊是攻,不过现在大和谐时期嘛,肯定是清水到底的,所关于攻受的部分,其实亲们是可以自己脑补的哟~~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破镜重圆 豪门世家

主角:林清 ┃ 配角:冯乐钊,姜浩 ┃ 其它:攻孕,破镜重圆

1、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

“何奕说的那个人是你?”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林清很惊讶,之后情神开始变得有些复杂,再之后,就是兴灾乐祸了,以及一种大仇终于得报的那种爽的不行的感觉。

真是特么的太喜闻乐见了,没想到你冯乐钊也有今天啊!

至于林清为什么会出现以上这种情绪,那就要从两人的身份说起了。

林清是一位优秀的外科医生,同时,他曾经还替两位男人接过生,而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叫做冯乐钊,可以说是他的初恋,当然,结果很不美好也就是了。

不过。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昨天晚上何奕给自己打电话,说自己的一个朋友好像有怀孕的症状,当然,性别为男,要不然也不会找自己不是,毕竟每个医院都有妇产科。

因为自己开的是诊所,再加上曾经有替男人接生的经验,虽然这种经验自己也不太想要,咳,好像扯远了。

反正,肖奕的意思就是想让自己帮他那位朋友检查一下身体,最好是连后续一系列的事情都要自己包办了。

肖奕既然开口自己也不好意思拒绝,再加上自己确实有这方面的经验,就答应了,但却没想到,这个所谓的很有可能怀孕的人会是冯乐钊啊,那个自己提起来就恨得不行的人。

之前呢,因为他的身份摆在那里,自己要报复都没办法,结果没想到他自己送到手边了,如果不趁机打击一下他,不是太对不起被狠狠辜负的自己了吗?

想到这里,林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一本正经的问道,“能问一下,你最后一次跟你男朋友上床的具体时间吗,这样我才好判断你怀孕的时间,还有啊,你们俩谁上谁下啊,不对,你们俩肯定是你在下面啊,要不然你怎么怀孕的啊,对吧?对了,你以前不是说过,你死也不会在下面吗,怎么,是因为孩子的爸爸那方面的技术太好,让你欲罢不能呢,还是你太爱他了,所以自动献身呐,啧啧,我还真想……”

当看到肖奕给自己介绍的医生竟然是林清时,冯乐利的表情已经开始不自然了,随着他的话,脸更是黑的不行,最后干脆站起来转身走了出去,走的时候还狠狠的砸了一下门。

对此,林清耸了耸肩,然后看向从刚才自己说话就愣在那里的肖奕,“诺,是他自己走的,可不是我不替他检查啊,对了,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居然能让我们的冯大总裁居然甘愿雌伏于人下啊,总不会是你吧。”

“当然不是了。”肖奕听完下意识的否认,然后像是刚反应过来,“那个,不好意思啊林医生,我朋友脾气有点不好,我去劝劝他。”

林清闻言笑了笑,示意他随意,等到他出去之后,神情才开始变了。

肖奕出去找人的时候,还担心冯乐钊会不会已经走人了,毕竟刚才林清说的话确实难听了些,没想到冯乐钊居然没走,而是站在走廊里抽烟。

冯乐钊现在简直烦燥的想打人,刚才林清说那些话的时候,他简直是无地自容到想找个水盆淹死自己,可是偏偏又无法反驳,谁让自己好死不死的碰到了这种事情,

他在想,是不是自己真的是坏事做多了,或者是之前的行为太渣了,要不然怎么好好的出趟差,就能莫名奇妙的,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不知道是谁给上了。

想到哪一夜,对冯乐钊来说,简直就是个恶梦,他虽然喜欢男人,但一直都是一号,他没办法想像有一天躺在其他男人身下是什么情况。

可是它偏偏发生了,虽然过程他不记得,但是第二天早上起来之后,那种精神上跟肉体上双重的痛苦,到现在他还都历历在目,恶心的想吐,甚至很长时间都吃不进东西,整个人都暴躁的不行,那段时间,不管是公司的员工,还是身边的朋友都不敢靠近自己。

结果好不容易恢复了,却得知自己有可能怀孕了,那一刻,他甚至在想,是不是老天在玩他,要不然这么离奇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他身上。

刚开始的时候,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到现在,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把孩子给拿掉,他绝不允许自己变成一个会生孩子的怪物,他也不承认自己肚子里怀着的是个孩子,他不断的催眠自己,那只不过是个肉瘤。

可是,当他发现肖奕给他介绍的那个,所谓的有这方面经验的医生居然是林清时,他才发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最糟糕的事情,只是更糟糕的事情。

“这里不允许抽烟。”走上前,肖奕开口。

冯乐钊闻言顿了一下,然后就把手里的烟掐灭,扔到了一傍的垃圾桶里。

对于他的动作,肖奕有些意外,其实他劝的时候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想过他会听自己的话把烟掐了,毕竟他的性格一向都是我行我素的。

“你跟林医生是不是认识啊,听他的口气,他似乎不是很喜欢你啊。”肖奕开口,其实何止是不喜欢啊,甚至都可以说得上是厌恶了,“该不会是被你抛弃的某个旧情人吧?”他猜测道。

冯乐钊没有吭声。

“还真的是?”肖奕讶然,“我猜对了?”

冯乐钊这次终于出声了,不过并不是回答肖奕的话。

“走吧。”冯乐钊说着,就朝诊所外面走去。

“等会儿。”看到冯乐钊要走,肖奕急忙拦住,“你不检查身体了?”

冯乐钊皱着眉没有吭声,神情很不耐。

“你看啊。”肖奕给他分析道,“首先不管怎么样,以你现在的情况不可能放着不管,否则肯定出事,其次,不管你跟那个林清是什么关系,总之,他是知道了你的情况了不是,而且他有这方面的经验啊,所以何必再找去另外的医生呢,到时候多一个人知道你的事不说,你不是还得再丢一次人。”

听到丢人两个字,冯乐钊瞪向肖奕。

看到冯乐钊简直要吃人的眼神,肖奕感觉很委屈,他这样还不是为了冯乐钊好,否则他才不会管这么多呢,他又不是吃饱了撑得。

不过没办法,谁让自己是冯乐钊为数不多的朋友呢,这个时候他还真的不能放着不管,否则依他的性格以及死要面子的情况,非得把事情给折腾到没法收拾的地步。

所以,他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开口,“虽然我不知道林医生跟你到底结过什么仇,不过我还是挺相信他的人品跟医德的,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你看你是就让林医生给你检查呢,还是再找其他的医生,你自己看着办。”

听完肖奕的话,冯乐钊耐心的考虑了一下,关于林清的人品,以他的了解还是不错的,就算他恨自己,应该也不至于要自己的命吧。

而且,肖奕说的也没错,既然已经丢过一次人了,也没必要再丢一次不是,而且,自己怀孕这件事怎么说也是个丑闻,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再说了,冯乐钊心想,其实说起来,我也没怎么对不起他林清啊,不就是两人谈恋爱,然后分手了吗?

这个其实也很正常啊,对吧。

这么自我催眠着,冯乐钊冲着肖奕点了点头,跟着他一起去找林清。

看到冯乐钊去而复返,林清的表情好像并不是很意外。

“林清。”冯乐钊咳嗽了两声开口,“虽然你对我可能有意见,不过我想说,我今天来是以病人的身份来的,希望你能做好一个医生的本职工作。”

“病人?”林清笑着接道,“不是孕夫吗?”

听到林清的恶意嘲笑,至少在冯乐钊眼中是,他很想发火,不过想到自己今天也算是有求于人,只得压制住心里的怒火。

“林医生啊,我想,不如尽快帮乐钊做一下检查吧。”见势不对,肖奕急忙开口,要不然,按冯乐钊的脾气,林清再这么说下去,两人肯定得吵起来。

对此,林清并没有什么意见,点了点头,就起身去准备待会儿检查会用到的机器了。

准备好之后,林清问冯乐钊,“有尿意吗?”

在冯乐钊的记忆里,林清一直都是优雅的,就像他们上高中的时候,明明都是出自贫困区,其他的小孩子都不是穿的很干净,衣服大多也都不合身,就只有林清,衣服虽然很旧,但永远都是工工整整,混身都透露出一股子属于上流社会的,很优雅的气质,跟他们所有的人都格格不入。

这也是最开始的时候,自己对他看不上,总是乐于找他麻烦的原因,所以乍一听到他这么直白的话,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怎么?”看到冯乐钊一直没回答他的话,林清不禁冷笑问,“听不懂?”

“当然听得懂。”为免被林清看不起,冯乐钊赶紧回答,“你不就是想问我想不想尿吗,是有点想,要不然我去解决之后再过来?”

“不用。”林清道,“你直接躺床上,把肚子露出来就行。”

打算进来的时候,冯乐钊就已经准备破罐子破摔了,所以听到林清的话,很快就照做了。

“把裤子往下拉一点。”瞥了他一眼,林清道。

“可是,林医生。”冯乐钊不怀好意道,“再往下就是……”

“生殖器官。”林清淡定接道,“又不是没见过,再说了,你现在在我眼里跟一堆肉没什么区别。”

冯乐钊:“……”

做了医生之后,变化真的会这么大吗,要是放在以前,林清肯定会脸红的说不出话。

“你确实怀孕了,而且月份还不小。”正在冯乐钊胡思乱想的时候,林清开口。

虽然已经知道结果,但是听到林清的话,冯乐钊受到的打击还是不小。

“什么时候能手术?”半晌,冯乐钊才开口。

“什么手术?”边拿机器在冯乐钊肚子上滑过,林清边问。

“当然是把他拿掉啊,要不然我找你干吗?”

听到冯乐钊的话,林清笑了,笑容里带着些恶意,“冯乐钊,我什么时候说过孩子可以拿掉了?”

2、孩子不能打!

听完林清的话,冯乐钊皱眉,“我想打掉他什么时候需要你经过你的同意了。”

林清闻言笑容更加灿烂了,“我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说,为了你的生命安全考虑,这个孩子最好不要打掉。”

冯乐钊顿时心里有了很不好的预感,“什么意思。”

果然,林清开口道,“我这么跟你说吧,你身为一个男人怀孕本来就是不附合常规的,甚至是极度罕见的,再加上你怀的是个孩子,又不是个肉瘤,如果冒冒然的拿掉,很可能造成很大的后果,比如,大出血,所以,为了你的安全起建,你最好是留下这个孩子。”

冯乐钊闻言脸黑的不行,他觉得今天简直是在印证,当你觉得你已经够倒霉,甚至不可能再发生更倒霉的事情的时候,老天总会用事实狠狠的打你一个耳光。

“如果我非要拿掉他呢?”冯乐钊咬牙道。

林清闻言回道:“那你只能另外找医生给你做这个手术了,要不然万一你在手术途中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家人他们再找我麻烦,我怕我承受不起。”

看着一脸淡然的林清,冯乐钊眯着眼问,“你该不会是因为想报复我,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吧?”

林清似笑非笑的回道:“我为什么要报复你?”

“当然是因为……”说到一半,冯乐钊卡壳了,还能是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当初自己抱着不纯洁的目的追求他,追到手之后又把他给甩了呗。

可是这些话他怎么说的出来,更何况旁边还有个肖奕在呢。

“怎么不说了?”抱臂看着冯乐钊,林清追问道。

“那个,林医生啊,这个孩子真的不能拿掉吗?你也知道他的身份,实在是不适合要这个孩子。”眼看两人再说下去,说不定自己就该听到一些不该听的话,肖奕连忙开口岔开话题,这两个人一看就有JQ,他可不想掺和到两个人的破事儿里。

听到肖奕插话,林清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开口,“最好不要,当然,如果他非要拿掉的话,我还是那句话,请另请高明,这个手术我做不了,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的话,也可以到医院问问其他的医生,再做决定,只不过我奉劝你们一句,最好是找一个信得过的医生,要不然男子怀孕,传出去可是个大新闻,要知道,现在可是有很多的实验室在研究这个课题。”

“你威胁我?”看着林清,冯乐钊开口。

“没有。”林清回道,“我只是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在提醒你。”

听到林清的话,在一旁的肖奕不禁眯了眯眼,冯乐钊被冯家认回后就直接被送到了国外念书,然后回家继承公司,那么林清说的同学应该是冯乐钊回冯家之前,上高中甚至是更早的时候,所以,他们应该认识很久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握着拳,冯乐钊一字一句的说,“就算我不想,这个孩子我也必顺得生下来。”

林清点头,“如果你不怕死的话,尽管找人拿掉,好了,已经检查完了,把肚子上的东西擦干净就可以起来了。”

说完之后林清就率先出去了。

林清出去之后,冯乐钊半晌都没动,他之所以听肖奕的话过来看医生,就是抱着能把孩子打掉的想法,结果现在林清却告诉他,这个孩子他必需要生下来。

这一刻,他简直是万念俱灰,而这一切都是那个该死的男人造成的,最好不要让我找到你,冯乐钊默默的想,否则看我不把你撕碎。

咬牙切齿半天,冯乐钊才伸手去拽旁边的卫纸去擦肚子,一边擦,一边想,就是肚子里的这个东西,害得他在林清面前丢人,这还不算,以后还得让他在自己肚呆九个月,一想到这里,冯乐钊就烦燥的不行,伸出拳头,就想狠狠的砸下去,还好在一旁站着的肖奕及时的拦住了他。

“你疯啦。”成功拦下之后,肖奕擦了擦额头的虚汗,朝冯乐钊急道,“现在这个时候,你怎么能朝那个地方锤,不要命啦。”

冯乐钊黑着脸正要开口,却听到林清的声音从前屋传来,“你最好不要想着自残,要不然到时候一尸两命,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本来心情就极度不爽的冯乐钊,听完林清的话,心情更加不爽,握起拳头,狠狠的朝一旁砸过去,肚子不能砸,换个地方总行了吧。

结果,林清又出声了,“有气的话就回家再撒,我这儿地儿小,经不起你的折腾,还有,我这里的机器都很贵的,如果坏了的话你得陪啊。”

“林清!”冯乐钊磨牙,这人就是专门跟自己做对的吧。

看到冯乐钊被林清气的眼睛都要喷火了,肖奕连忙道,“我们还是先出去吧,听听林清怎么说。”

冯乐钊闻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去,拿着卫生纸胡乱的把肚子擦干净,就站起来出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肖奕松了口气,然后跟着就出去了,总觉得今天自己是过来当炮灰的吧?

看到冯乐钊出来,林清开口,“看B超的结果,孩子应该差不多三个月了,孩子很健康,如果打算生的话,下个月再过来做一次孕检。”

说完,拿着一张纸递了过去。

冯乐钊没接,“那是什么?”

“B超影像图,如果想知道你现在腹中的孩子长什么样,可以看一下。”林清笑着开口。

冯乐钊听完黑着一张脸,“你故意的吧?”

“那什么。”眼看冯乐钊又要发火,肖奕连忙上前接过林清手里的影像图,“我来看,我来看。”

“看什么看!”冯乐钊伸手就从他手里夺了过来,然后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走了。”

“好。”肖奕说着看向林清,“那林医生,我们就走了啊,等一个月后来这里检查。”

“嗯。”林清点了点头,“对了,怀孕期间忌烟酒,也不要有太剧烈的运动,床事也最好尽量避免。”

听着林清那些平时嘱咐孕妇的话,冯乐钊只觉得脸燥的不行,勉勉强强听完,就赶紧离开了。

随着两人离开,林清脸上淡然的表情立马消失了,脸色阴沉的简直能滴出水来,握着笔的手用力的开始发白。

终于,啪——的一声,笔断了,林清的手心被断了的笔扎破。

看了半晌,林清才起身拿来纱布和医用酒精,消毒和包扎,还好今天没有手术,要不然……

对于冯乐钊,在他妈去世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们两个不可能有什么未来,所以这些年来,他一直催眠自己去忘了他,发现自己忘不了,就干脆纵容自己恨他。

可是当看到他居然怀孕的时候,心里还是萌发出一种强烈的不甘还有妒忌。

妒忌那个让冯乐钊怀孕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居然会让冯乐甘愿屈居人下,凭什么,他就不能爱上自己!

林清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绪很不对,可他却不想去压抑,就这么放任着自己心里在的不甘,还有嫉妒,他想,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以平复这些情绪。

嗡——嗡——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半晌,林清才掏出来,看到上面的名字,不禁皱了皱眉。

姜浩,这个男人追求了林清蛮久,是个老师,性格很好,对他也很体贴,长相也算是风度翩翩,做得一手的好菜,又没有复杂的家世,难得的是父母都很开明,也早已知道他的性向。

本来林清已经有些心动了,在想着是不是试着交往看看,当然,并不是对姜浩有多喜欢,纯粹是年纪大了,到了晚上开始害怕孤单,想找个人定下来,而姜浩是个很合适的人。

不过现在,他实在是不想应付他,所以就把手机扔到了桌子上,任由它明明亮亮,差不多半个小时才作罢。

又沉默了一会儿,林清终于拿起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一个号码,拔了过去。

“喂,老同学,有没有时间,晚上出来一起喝个酒吧。”

3、他们之间的那些事儿

“想问什么就问。”

看着开着车的肖奕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冯乐钊开口。

“那我就问啦。”咳嗽一声,肖奕看着前面,有些小心的开口,“那个,关于孩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果然,他的话一问出口,冯乐钊的脸就黑了。

“我也知道,你现在肯定特心烦,不过吧,这事儿你还真的要好好的考虑考虑。”既然已经开口,肖奕索性也不管他脸黑不脸黑的,径直说道,“其实吧,我也同意林医生的意见,这个孩子要不你就生下来得了,等生下来之后你干脆就说是哪个女人生的,反正也没有人会想到是你自己生的,依你家的条件,又不是养不起,何必为了个孩子搭上条命呢。”

“这不是养不养得起的问题。”冯乐钊烦燥的开口。

如果只是养孩子,别说是一个,就是十个八个他都养得起,问题是这个孩子现在在他肚子里,孩子的父亲还不知道是谁。

“如果你真的不想生,那就只能再换一个医生了,看林医生的样子,他是不会替你做手术的。”叹了口气,肖奕开口,“不过,你真的不知道那天那个男人是谁吗?”

“如果知道的话,我还会让他活到今天。”冯乐钊越说越烦,最后干脆从兜里烟出一根烟,点着,吸了一口。

肖奕看了提醒道:“林医生说,怀……你现在不能吸烟。”

冯乐钊没理他,沉默着抽着烟。

肖奕见状叹了一口气,冯乐钊本来就不是听进劝的人,刚才在诊所的时候已经算是给自己天大的面子了,不过,估计面子也可能不是给自己的。

“你跟林清认识很长时间了吗,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肖奕没话找话道。

“嗯。”吸了一口烟,冯乐钊开口,“我们算是一起长大的。”

肖奕很意外,“发小啊?”

顿了一下,冯乐钊回道,“不是。”

发小,一般指的都是那些从小玩到大的人,他跟林清虽然的确是一起长大,甚至他们还是邻居,就住对面,可是他们的关系却出奇的不好。

一直到他决定追求林清之前,他们之前的关系一直都是那种自己一直找茬,然后他无视的那种,当然,自己找茬很少成功过,唯一的一次是自己把他拦到回家的路上抢他的钱,其实当时自己的真实目的倒并不是那些钱,只是见不得他那一副目下无尘的样子罢了。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他各方面都是那么优秀,相比之下,自己就好像是一滩烂泥,偏偏还总有那么些人在一旁煽风点火,所以自己才会处处针对他,可是却从来没有成功过,面对自已的各种挑衅,他永远都是一副风清云淡的样子,把刻意找事的自己衬托的就像是一个傻B。

应该是高一的时候吧,他考了全年级第一,自己呢,则是在倒数几名徘徊,看着他在台上领奖学金的样子,总觉得他好像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跟他之间的差距,所以那天放学后,自己就领着几个人把他给堵到了一个死胡同里,用当时自以为最凶狠的语气要求他把奖学金给交出来。

没想到的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看了自己一眼就把钱交给了自己,然后在自己愣神的时候,转身就走了出去。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你用尽了力气举起一个拳头,可是最后却打在了一团棉花上,林清的行为让自己准备的那些凶狠的台词一句都没用上。

更可恨的是,等他回到家等待的是养父母的棍子,以及林清看向自己冷冷的,甚至是蔑视的眼神。

最后的结果就是,自己白挨了一顿打不说,钱还又换给了林清。

之后,自己对林清自然是怀恨在心,他的报复也是迅速而决绝的,他在几日后再一次堵住了他,不过这一次他没打钱抢钱,而是狠狠的凑了一顿,后果就是林清在医生住了半个多月,月考的时候头一次从年级第一的的名次上跌了下来。

不过令自己意外的是,他这一次竟然没去告状,要知道,打过之后自己就一直准备着再挨一顿打呢。

只不过从那之后,他就一直躲着自己,就算偶尔遇见了也会掉头就走,自己当时还以为他是被自己打怕了,所以那一段时间简直得意的不行,颇有一种农民翻身把歌唱的感觉,自己站在他面前总算没有那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反而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暗爽。

只可惜,这种情况只持续了大半年,林清就主动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原来他这大半年利用课间的时间去学了跆拳道,他要求两个人再打一架,这一次,换成是自己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

到现在,自己都还记得当时他把自己打倒之后,看向自己轻蔑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一样,避之不及。

也是那一天,自己从对林清只是看不上眼变成了眼中盯,肉中刺,两人之间真真正正的结下梁子。

可是怎么办呢,自己唯一的优势也失去了,冯乐钊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让他爱上自己之后,再狠狠的甩了他。

然后,自己成功了。

可惜的是,两人分手之后,自己并没有感受到那种大仇得报的喜悦感,反而像是心里空了一块儿。

斯~

正想着事情,冯乐钊突然感觉手指疼了一下,这才发现刚才自己光顾着想事情了,居然连烟烧到头了都没发现。

把烟掐灭扔了,冯乐钊继续陷入自己的思绪中。

而开着车的肖奕好像也发现了他此刻的心情不是很好,虽然对于林清跟他之前的关系更好奇了,却识相的没问,把他送到家之后就回去了。

因为怀孕的事情,以及想到他跟林清之间的那些破事儿,冯乐钊的心情一直持续到晚上都没能恢复过来,最后实在是烦的不行,最后干脆开着车去酒吧了。

至于什么怀孕之间忌烟酒,都滚他妈的蛋去吧!

4、打探

“林大医生,今天怎么想起来请我喝酒了?”坐在吧台上,邓杰喝了一口酒,问林清道。

虽然两人是同学,并且从小学一直同学到高中,可是自从高考前的那次‘照片’事件,林清退学以后,两人就很少联系了,甚至这些年的同学会,林清也一次都没参加过。

虽然两人偶然一次重逢之后,互相留了电话号码,但是一年也联系不到几次。

“没事,随便聊聊,联络一下我们同学之前的感情。”端着酒杯,林清笑着说道。

这一笑,险些让邓杰晃了神。

林清长得很好看他一直都知道,高中的时候一直都是他们学校的校草级人物,再加上学习成绩又好,按照现在的话说,那可是大多数学生心目中的男神级偶像。

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岁月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一点点痕迹不说,反而让他变得更加俊美了,再加上那种经过岁月打磨的味道,饶是邓杰不喜欢男人,也被他的笑容闪了一下眼。

“说起来,我觉得这世上,有些事还是挺世事无常的。”回过神,邓杰若无其事的说道。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