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我们正年轻—尙安

我们正年轻—尙安

时间: 2015-01-04 18:20:12

文案:

一个像白纸一样纯净美好的女孩儿方宁从美国转学到一所高中,结识了理智耿直的好学生苏冉、自由洒脱的校园王子颜书、开朗豪迈的校篮球队富二代张骁、以及高冷美艳的音乐特长生许嘉陌。他们遇见真爱,寻找未来的故事。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主角:颜书,方宁,苏冉,张骁,许嘉陌 ┃ 配角: ┃ 其它:梦想

第一卷:爱情悄然而至

01.感情这种东西没什么道理可言(1)

当方宁第一次穿着白色连衣裙,出现在教室讲台旁的阳光中时,颜书就对这个干净纯粹的女孩儿产生了好奇。

清晨的阳光总是有这样一种魔力,让人体产生一种莫名的好感。即使在烈日炎炎的暑夏日,依旧如此。

远处操场跑道上有练习田径的体育生,即便还只是清晨,他们挥汗如雨的样子,让人看着感觉仿若置身在炎热的午后。那种吃着冰激凌,也会让你觉得炙烤难耐的午后。

那些一大清早就在树间叫个不停的知了,也不知道晚上睡得好不好,整天乐此不疲地叫着。

教学楼下,骑车上学的同学正在停车棚一丝不苟地寻找着能让自行车不被下午的阳光晒到的有利位置。

校门口,一辆泰坦银宝马740Li停在路边的树荫中。

“你一个人没关系吧?”坐在驾驶座上的中年女子问副座上的少女。

“没关系。”少女浅浅一笑,看不出是开心还是难过。

“那好,我放学来接你。”

“嗯。”

少女拉开车门,下了车,转身走到车后座,将放在后座上的书包了拿出来背在肩上,对车内的中年女子笑着挥了挥手。

一阵马达声,那辆泰坦银宝马740Li将巨大的树荫甩在身后。

一阵清风吹来,将少女洁白的裙摆吹起,晃动了几下。几片早晨刚修剪过的绿叶飘落到少女脚边。

少女看着消失在街角的车,拉了拉书包肩带,逆着光抬头看着铁栅栏里一幢幢的庞然大物,定了一下神,朝校门口走去。

这个时候的校园已经渐渐安静了下来,只有每栋教学楼周围环绕着阵阵书声。正是早读时间。

少女来到高二教学楼B座的一间办公室。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后,少女走向办公室中间的桌子,礼貌地鞠了一躬,将早已准备好的资料呈给坐在面前的老师。

位于高二教学楼A座三层的二年七班,教室里坐着三十个学生。

挂在教室右边窗户上的光斑,向内一直延伸到最远一列的课桌边。

教室第三列第三排,戴黑框眼镜、扎着两个大辫子的女孩儿正在专心致志地读英语课文,时不时神情厌恶地望向右前方。

第四列第三排的男生在低头玩着Flappy 2048。

第五列第二排的男生,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另一只手肘撑着桌子,正用左手在纸上奋笔疾书着什么。大功告成,那个男生满意地笑笑,将刚写好的纸条揉成一团,转过身,用脚蹬着椅子,与撑在课桌上的胳膊合力微微将身体抬高,煞有介事的一个抛物线,将手中的纸条扔了出去。

纸团不偏不倚地落在教室左角第一列最后一排的课桌上。坐在第一列最后一排的男生打开纸团看了一眼,然后笑得花枝乱颤地将它递给旁边的人。

教室第六列第四排,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个头发微卷、打扮时髦的女生。虽然穿着校服,但却遮不住她特立独行的气质。她没有佩戴女生校服的蝴蝶结领结,衬衫领口的扣子随意地扣在胸前第二粒的位置,头上的白色耳机和指间新做的指甲都体现了她不同凡响的品味。坐在第二块光斑中心的她,正在看一本时尚杂志,时不时被恼人的阳光刺得睁不开眼。每当如此,她便转头看看坐在第四列第三排玩Flappy 2048的男生。

距离早读结束还有五分钟。这次,不知是阴差阳错还是蓄意为之,第五列第三排的男生将纸团扔在了第三列第三排的女生桌上。

戴眼镜、扎麻花辫的女生嫌恶地看了一眼落在自己课本上的纸团,缓缓松开紧握的右手,拿起纸团,不急不慢地走到教室前的垃圾桶旁,不假思索地扔了进去。

回到座位,她抬了抬鼻梁上的镜框,继续晨读。

“阿尔忒弥斯来啦,阿尔忒弥斯来啦!”教室门口闯进来一个神色匆匆的男生。那个男生一边喊着,一边用手掰住门框,娴熟的一个滑步,坐进第一列第一排的空位上。

身手矫捷的男生迅速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小瓶清新剂,在身上胡乱喷了几下,以掩盖身上的烟味。继而,又用放在桌上的书扑腾了一会儿,将清新剂的味道驱散。

瞬间,教室里朗朗书声,声声震耳,势军破竹,全面压倒了行至A、B教学楼连接天桥处的高跟鞋声。

当那双红色高跟鞋行至二年七班教室门口时,早读结束的铃声在各栋教学楼里回荡起来。但二年七班爽朗的读书声并没有被这讨厌的铃声打扰,直到那双红色高跟鞋停在讲台正中央,二年七班教室里的浩荡书声依旧声势如虹。

阳光中,一个冷艳的青年女子站在白板前,唇上的红色口红和脚上的红色高跟鞋相映成趣。

“同学们,请静一静。”冷艳女子将手中的书和教案轻放在讲台上,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从容不迫地开口。

话音未落,几张“若有所失”的面孔恋恋不舍地将视线从书上移开,转到这个穿白衬衣藏青色西裙,被他们称为“阿尔忒弥斯”的女人身上。

直到这时,有几个人才刚发现自己手中的书拿反了。

这个青年女子就是二年七班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韩丹。

阿尔忒弥斯,古希腊神话中的月亮女神、狩猎女神,太阳神阿波罗的孪生妹妹,拥有高挑的身材,美丽的容颜,以及亦正亦邪的双重人格。她既有用云彩遮住自己的脸庞去亲吻英俊少年的脸的温柔一面;也有必将残酷惩罚私自闯入自己领域或是破坏自己安宁的人的残酷一面。用阿尔忒弥斯来形容年青貌美、冷艳干练的班主任韩丹,再合适不过了。

教室外,穿白色连衣裙的女生和教室门呈直角站着,刚好将自己隐藏在门外。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穿白色连衣裙的少女用脚尖轻轻地叩了几下地面。

“同学们,请静一静。”

穿白色连衣裙的少女听到教室里如是说,于是收起脚尖,重新站直。

“今天,有一位新同学转到我们班……”迎着班主任韩丹的目光,穿白色连衣裙的少女在万众瞩目下,伴着几处交头接耳,渐渐走进讲台旁的和煦阳光中。

02.感情这种东西没什么道理可言(2)

“做一下自我介绍吧。”韩丹说。

“大家好,我叫方宁。”

简短得不能再简短的自我介绍,就像身上那条素净的白色连衣裙,就像脑后那个简单的马尾,是方宁一贯的方式。

在所有同学还在期待下文的时候,方宁望向班主任韩丹,示意自己已介绍完毕。

“第三列有一个空位,你先坐那里吧。”

方宁走到第三列第四排的空位上,摘下书包坐好。那个空位刚好位于带眼镜,扎麻花辫的女孩儿后面。这么中间的空座,实属少见。

“好了,开始上课吧。上节课我们讲到……”

方宁从书包里拿出文具盒、教科书和笔记本,井井有条地摆在桌上。

在班主任背过身去板书的一瞬间,坐在第五列第二排的男生转过身,双肘撑着桌面,对坐在第四列第三排的男生使了个眼色。

第四列第三排的男生心领神会地淡淡笑了一下,低头做笔记。

作为第一批改革的重点实验高中,二中的班级编制为实验班三十人,普通班五十六人,校服也做得极为别致精美。

夏季校服女款是白色短袖衬衫配爱丽丝蓝百褶裙,男款是爱丽丝蓝短袖衬衫配灰色短裤。春秋季校服的男女款都是长袖衬衫外加灰色西装外套。配饰,女生是爱丽丝蓝灰边蝴蝶结,男生是灰色领带。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正处于花样年华的少年少女。撇开重点高中的头衔不讲,有不少人是冲着二中的校服而拼命考进来来的。

“有没有同学愿意上来解一下这道题?”临下课,班主任韩丹龙飞凤舞地在白板上写下一道超出教育大纲的三重积分高等数学题。

对于那些没有接触过奥林匹克竞赛的学生来说,这是一道将三个积分符号画在一起的数学表达式。对于那些参加过奥林匹克竞赛培训的学生来说,这也是一道十分棘手的三重积分题。题干简单得几乎等于没有。越是这种题,解起来越麻烦。这大概是所有学过数学的人都知道的不成文的常识。

生怕可能会叫到自己,原本在开小差的同学也正襟危坐地望了一眼黑板,又迅速低下头,尽量减小与老师视线不期而遇的机率。

有几个学生轻声嘟囔了几句,也将视线从黑板上转开了。

十秒钟过去,全班都低着头,只有三五个在纸上认真画着,其余的都憋着口气、忐忑不安。

此时此刻的二年七班,拍下来放到小学语文教材里,绝对是成语“鸦雀无声”释义插图的范例。

“苏冉,你上来试试。”见没人搭理自己,班主任韩丹发话。

只见坐在第三列第三排带黑框眼镜、扎麻花辫的女生放下手中的笔,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睛,干净利落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走上讲台。

从老师手中接过记号笔,苏冉行云流水地在白板上书写起来。大概过了四五分钟的样子,白板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工整的计算步骤。

当苏冉将记号笔放到讲台边,准备回座位时,班主任韩丹却冷静地问,“还有其他同学有不同看法吗?”

原本当班主任韩丹第一次问,“有没有同学愿意上来解一下这道题”时,看着白板上那一串鬼画符的公式,台下的同学就已经觉得他们老师今天有点神经失常了。当韩丹再次问道,“还有其他同学有不同看法吗”,那些同学便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失常了。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韩丹突兀地命令到,“方宁,你上来做一下。”

是的,那是一种很民主的语气,却完全是命令的口吻。

苏冉回到座位边时,方宁刚好从座位上站起来,两人尴尬地擦肩而过。这个空间有一种微妙的东西,让方宁的胃隐隐作痛。

接过班主任手里递过来的记号笔,方宁开始在白板的另一边书写起来。

阳光中,方宁有些骨感的手平稳匀速地在白板上移动着,随着每一笔的起落,工整的演算步骤逐渐出现在纤纤玉手投下的阴影中。

方宁的答案只有简短的三四行推导。结果那个突兀的“0”就像教室里唯一没穿校服的方宁一样醒目。

坐在下面的苏冉仔细看着方宁的推导,紧锁的眉头却忽然豁然开朗。原来我忘了判断函数的连续性了!

对啊,这样的话,很简单就能得出结果是零了。

苏冉不由地对眼前这个穿着白色连衣裙、字迹干净的女孩儿产生了一股好感。

“真厉害!”

方宁回座位的时候,苏冉竖起大拇指,眯着眼睛小声对从身边经过的方宁说。

对苏冉毫不吝啬的夸奖,方宁回了一个友好的微笑。回到座位后,双手僵硬地扶了一下桌角。

苏冉那一句称赞,虽然很小声,但也足够大到让坐在旁边的第四列第三排的男生听清。

看着白板上截然不同的两种答案,班主任韩丹毫不客气道,“具体过程我就不解释了,因为已经超出了你们的接受范围。在这里我只说哪个是正确答案好了。”

从班主任在白板上写出那道莫名其妙的式子开始,坐在第四列第三排的男生就在课本上画起了小猪漫画。

没错,在所有人都正襟危坐、吓得魂飞魄散、生怕班主任韩丹会叫到自己的时候,坐在第四列第三排的男生正泰然自若地在课本上画着小猪漫画。

当他耳边传来那句小声的“真厉害”时,他的手也停在了未完成的小猪尾巴上。只怕这只小猪是永远都等不到它的小尾巴了。至少,不是在今天。

虽然不动声色,突然停下的画作,突然感兴趣起来的数学题,都预示了第四列第三排的男生心里小小的变化。

“这道题的正确答案是0。正如你们所见,解这道题的关键就是积分函数的连续性。这节课我们讲的就是函数积分的连续性问题。之所以出这道超出大纲范围的高等数学题,就是为了让你们更清楚地认识到连续性的重要性。对比黑板上截然不同的两种答案,相信一定能给你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不管班主任韩丹用意何在,总之,这道题的确给全班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就是,这个穿白色连衣裙、扎马尾的转校生竟然能解出这么一道变态的数学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以及,即使是平日里最器重的爱徒,在新宠面前,班主任也能如此心狠手辣地拿来当反面教材,不愧是“阿尔忒弥斯”。

下课铃声在班主任韩丹的话音落下时准确响起,干净利落。

拿起讲台上的教案,韩丹走出了教室。

“你好。”

课间,方宁正在收拾桌上的书本,一只十指修长的手突然伸到面前。

“……你好。”方宁放下手中的书,空出右手,握住了那只伸到面前的手。

“我叫苏冉,是班长兼数学课代表,欢迎你加入。”带黑框眼镜的女孩儿笑容可掬。两条长长的大黑辫子搭在胸前,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黝黑。

正值八月暑夏,苏冉校服衬衫领口的蝴蝶结扎得一丝不苟,仔细看,洁白的衬衫上也工整得不留一丝褶皱。

“谢谢……”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方宁尚有些不适,怔怔地露出一丝微笑。

“颜书,怎么样?挺漂亮的嘛,新转来的女生。”

一下课,坐在第五列第二排的男生就拍了一下坐在第四列第二排的男生肩膀,示意他暂时把座位贡献出来。一屁股坐下后,对坐在第四列第三排,叫“颜书”的男生说。

“又死了!”看着屏幕上“game over”的字样,颜书有些丧气地说。

抬起头看着对面的男生,颜书微微牵动了一下嘴角,转过头看了一眼正在和苏冉说话的方宁——与其说是看了一眼,用注视或许更贴切——回答道,“不漂亮。”

不漂亮,对,是不漂亮。颜书不愿意用漂亮来形容这个女孩儿,那种没有一丝杂质的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

03.感情这种东西没什么道理可言(3)

中午,方宁去班主任办公室领校服。

“你来之前我就看过了你的成绩单了,完全是一件赏心悦目的艺术品,每科都是A。从小学开始,你就参加了各种学术活动和竞赛,获奖无数,几乎全是一等。”班主任韩丹从一堆纸里抽出了她口中那张堪称“艺术品”的成绩单,似笑非笑地说。

拿着校服的方宁愣了一下。

“我们都知道,美国大学以前的教育都是很简单的,”就像突然开启的话题,韩丹突然话锋一转,随便地将那张纸扔到桌上,继续说:“可以说GPA4.0,只要是国内中等水平的学生都可以拿到。”

方宁看着班主任韩丹,有些困惑。想起早晨数学课上的情形,方宁以为对班主任韩丹的用意已猜到一二,可是听到这里,方宁却又有点糊涂了。

“对于美国的教育,各种说辞都有。有些或许是因为不了解,有些或许是以偏概全,有些或许是木秀于林。但是,你获的那些奖却是货真价实的。不管美国GPA的辨识度有多高,但美国的学术比赛,就连学校范围内的,也不是靠按部就班的刻苦学习就能轻松拿下的,更不说全国的了。你初中和高一都获得了国际奥林匹克竞赛数学和物理金牌。所以,我对你的实力还是深信不疑的。你有没有加入学校奥赛队的想法?”韩老师的真正意图,终于在一波三折之后表明了。

既给了下马威,又给足了肯定,果然不愧是“阿尔忒弥斯”。

“谢谢老师的关心,”方宁显得有些为难,“我……暂时没有参加奥赛队的想法。”

“好吧,那你考虑一下。”韩丹蹙眉。

“嗯。”方宁拿着校服,对面前的老师鞠了一躬,转身离开教职员办公室。

“……你有没有加入学校奥赛队的想法?”苏冉本无意偷听,只是,恰好碰上了,又提到了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于是,一时间竟忘了走开。

来送数学作业的苏冉等到方宁走后才进去,将作业放到韩老师桌上后便离开了。

原本苏冉打算送完作业直接回教室的,出了办公室,苏冉却转身下了楼,来到校图书馆机房。

人员稀少的校图书馆机房里,苏冉找了一台电脑,打开电源,在网页搜索栏里敲入了两个字,“方宁”。

当苏冉拿着一沓纸,出现在二年七班教室门口时,方宁正坐在座位上看书。

此刻的教室里没有几个人。这个时间点,除了几个学霸还留在教室,其他人不是在操场上打球,就是去学校外放风了。这几类人里也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坐在第六列第四排的女生。让她这个时间点待在教室的唯一原因,就是外面毒辣的阳光。

她不想被太阳晒黑,所以才待在教室里的。所以,她一上午心情都不怎么好,可能也是因为有恼人的阳光一直照着她的缘故。

女生一头黑色的长卷发披在肩上,发梢透漏出长期受化学药剂摧残的痕迹,但是那一头浓密的黑色长卷发看起来还是很美。她的脸上画着淡淡的底妆,只是睫毛和嘴唇上停留有一点化妆品的痕迹。一双修长白皙的腿盘在桌下。

看见方宁,苏冉拿着那沓纸快速走到她身边,激动地将手中的东西“砰”地一声拍在方宁桌上。

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方宁抬起头,怔怔地看着面前神情肃穆的苏冉,又低下头,看了一眼摆在自己桌上的东西,纸上的内容让方宁吓了一跳。

“这是……”

这沓纸,可说是方宁的生平履历。

方宁怯怯地收回放在那沓纸边的手,不知道苏冉这么做的用意。

“参加学校奥赛队吧!”苏冉激动地说。

“啊?”方宁惊讶地抬起头。

苏冉刚想开口解释,又突然想起什么,于是不好意思地说,“我去送作业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你和韩老师的对话了,不好意思啊……”道完歉,苏冉又重拾兴奋,坐到自己座位上,“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参加学校奥赛队呢?”

苏冉拿起桌上的纸,开始一一数起方宁的生平功绩。听到苏冉在念那些奖项,方宁吓得要死,急忙抢过她手中剩下的抱在怀里,让苏冉不要再念了。

看到害怕得怯怯发抖的方宁,苏冉有些尴尬,又有些愧疚,像无意中犯下了什么滔天大错一样。

“怎么了?”苏冉担心地问。

“没……没有……我只是不想大家用不一样的眼光看我。”方宁低着声,小声回答。

苏冉还未来得及接话,就被那个坐在第六列第四排的女生打断了,“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有谁说你不一样了吗?”第六列第四排的女生翻着杂志,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方宁和苏冉看着坐在第六列第四排的女生,两人都愣了一下。

方宁先缓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是我多想了。”

“你不用理会许嘉陌,她说话就这样。”斜了一眼坐在第六列第四排的女生,苏冉安慰方宁。

听苏冉这么说,许嘉陌抬起头,看着苏冉和方宁,本想说什么,又放弃了,重新低下头去翻杂志。

“总之,你再考虑考虑吧,奥赛队的事。”苏冉诚恳地望着方宁。

虽然不知道方宁为什么会那么在意别人的目光,但看方宁的样子,苏冉也不便多问。于是,又旧话重拾。

“你为什么想让我加入奥赛队?”看苏冉如此想让自己加入奥赛队,方宁有些不解。

“什么为什么。遇强则强,强劲的对手,是我进步的助力。其实我也是奥赛队的。”苏冉笑笑,然后一脸苦恼的模样,“平时都找不到人一起讨论,要是你加入了,就另当别论了。”

看着苏冉,方宁不由自主地笑了。她从没想过事情会如此发展。那一刻,方宁突然觉得苏冉似乎已经和自己成为了朋友。

那个时候,就是那么容易交心的年纪。青春期的我们或许容易多愁善感,或许喜欢为赋新词强说愁,但都在用心对待每一件事、每一个人。不管是喜欢还是厌恶,都会毫不掩饰地表达出来。

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方宁为苏冉的话感动不已,许嘉陌却只觉得恶心。

二年七班下午的第六节课是音乐课。先进教室的同学把远离阳光的座位挑去了,只剩下向阳的座位。正是下午三四点的光景,一天中阳光最炙热的时光。

音乐教室里,苏冉和方宁毗邻而坐。

一个新转来的女生,竟然这么快和心高气傲的学霸苏冉打成一片,班里的同学都不无惊讶。苏冉在班里一直都没什么朋友,向来独来独往,倒不是苏冉被人孤立了,而是众人不被苏冉待见。

在苏冉的眼里,那些追星的脑残粉,沉迷游戏的网虫,以及被虚假情节虐得死去活来的脑洞女,实在太幼稚。苏冉时常感觉自己像活在一堆会走路的洋葱里。这个比喻虽有些可怕,不过苏冉倒也不是个坏女孩儿。她为人正直,品行端正。只是成熟得比同龄人早而已。

正如《洋葱》那首歌里唱的,“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地剥开我的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人不都是这样的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价值,只是不懂的人不会欣赏而已。所以,也不用在意他人的眼光,只要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活就好了。

方宁的出现,于苏冉来说,就像是他乡遇故知。于是乎,为新转来的方宁保驾护航,便成了苏冉的知恩图报。

音乐教室里鸣奏起一曲悠扬的钢琴曲,不过歌曲的合唱就不那么悠扬了。

对于学校来说,音乐课和体育课是为了培养学生“德、智、劳”以外的“体、美”等优秀品质而设。而对于课业繁重的高中生来说,音乐课和体育课则是喘息的机会。

虽然音乐和运动是人生中必不可少的两项重要娱乐活动,但是上课就是上课,一旦什么东西被冠上了“上课”的名头,似乎总会变得沉重。所以,每个人都是只是慵懒地哼上几句。对他们来说,这堂音乐课,并不是培养“美”的修养,也不是娱乐,而是一个喘息的机会。

音乐课的前半节,音乐老师教了一首英文歌。后半节,音乐老师让音乐委员许嘉陌伴奏,同学们自己唱一些喜欢的又不含不良信息的流行歌曲,自己去办公室喝茶了。

本来兴致就不高的同学,在老师走后更是散漫了。

见士气低糜,弹到一半,许嘉陌突然觉得没意思,于是突发奇想,决定让班上新来的同学为大家高歌一曲,就当是个见面礼。

许嘉陌的“心血来潮”,让方宁有些不知所措。

看着一个个注视着自己的眼神,方宁放在腿上的双手微微握紧。迟疑了一下,方宁礼貌而坚决地拒绝了。

即便拒绝得再礼貌,毕竟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场面还是有点略显尴尬的。加上此刻音乐教室的静默,把这尴尬的气氛衬托得格外明显了。

这时,许嘉陌刚好看到人群中颜书看方宁的眼神,更是让她怒火中烧。

“怎么,怕出丑吗?”许嘉陌步步紧逼。

许嘉陌很讨厌颜书看方宁的眼神,和上午的一模一样,看起来如此不经意,却又让人感觉那么认真。

似乎被许嘉陌的咄咄逼人吓到了,方宁许久没有言语,只是好奇地望着眼前面无表情的许嘉陌,不明白她只是为人直率,还是在刻意针对自己。

看出方宁之前婉拒背后的不安,又看方宁久久没有回应,颜书以为方宁会勉为其难地答应。毕竟,她看起来是一个那么柔弱的女生。

正在焦灼之际,颜书突然站出来,说如果方宁要唱,他可以帮忙伴奏。

颜书的介入让大家再次为之一惊。

如果说,原本苏冉和方宁的迅速成双入对,已让班上同学惊讶不已。那么,这次颜书的介入,就可谓是晴天霹雳了。就连颜书的好兄弟张骁,都有一些小意外。

众人惊讶的是,万众瞩目的颜书竟会对一个新来的同学这么关心,还是女生!不禁让人猜想(基本上是女生),颜书若不是对这个女生有意,便是以前就已相识?

而张骁的意外却和大家南辕北辙。天高云淡的颜书竟然会主动为一个新生解围,实在有违他平日的作风。

作为和颜书同窗五年的好兄弟,张骁再清楚不过颜书的为人了。颜书虽然平时待人谦谦有礼,但那从来只是教养使然。实则,他心里从未真正在意过什么事,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是无可无不可。所以,自然向来低调。

不过,在这件事里,最为震惊的那个人,应该数许嘉陌吧。如果颜书真的为方宁伴奏,自己岂非气个半死。

这时,方宁的回答,又一次震惊了全班。

虽然很感激颜书的好意,可方宁依旧坚持,还是礼貌拒绝了。

对于没有听到中午苏冉和方宁对话的颜书来说,他自然是不会明白,就算要给全班留下不近人情的印象,方宁也绝不会答应在公共场合唱歌的。

一瞬间,方宁的拒绝,无疑又在众人中引爆了一颗重量级炸弹。

天之骄子颜书主动提出要帮一个转校生伴奏,已是足够匪夷所思了,竟然还被拒绝!这无疑将成为明天校园里众人议论的头条新闻。

现在,所有人都沉浸在方宁拒绝颜书的震惊中,就连中午在场的人也早已将方宁害怕公众目光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在整个过程中,不否认自己曾有过惊讶的苏冉却感觉神清气爽。她并不是在幸灾乐祸,对于孤高正直的苏冉来说,她从不屑做这种事。苏冉心情舒畅的原因是,这么多年来,终于找到一个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女生了。在苏冉的印象中,这还是第一次有女生拒绝颜书。平时都是别人对他趋之若鹜。

素来有一句古今中外都适用的话,叫“皇帝不急太监急”,这场算不上惊心动魄、却也扣人心弦的闹剧也不例外。

对于刚刚上演的那一幕,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出台本。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