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重生之再度为皇(5)+番外—谜虞

重生之再度为皇(5)+番外—谜虞

时间: 2015-01-04 18:27:19

第209章:联姻

燕国灭亡后,大越是中原里唯一一个还是中立的国家。大越位于中原最南部,与燕国真好相反,燕国土地贫瘠,与西域交界,而大越土地肥沃,本与然国和大商接壤,只不过然国大商灭亡后,与其接壤的国家变成了大同与郑国。大越山中建国,一直施行闭关锁国政策,不与任何国家打交道,由于地域的缘故,真要打起仗来,是个易守难攻之地。

前几年由于我的朝堂震荡,铲除了除了贾家之外的其他家族,紧接着从京城中枢,到地方各处都有所调动,为了安抚朝政,一时间根本分不出身来,也没那个心思去打仗。而郑国那边,老皇帝欧阳海的身子越来越差,他那几个皇子蠢蠢欲动,都盯着皇位的位置,这样一来,就给了大越喘息的时间,这几年,大越似乎发展得很不错,要是再不动手,以后可就更难攻下了。

如今朝堂内外也被我安抚得差不多了,我想趁着郑国随时会发生内乱的时候,先下手为强,吃掉大越。可大越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想法,在四月中旬,大越派来使臣,有想与我大同联姻的意思。

我在长欢殿设宴接待了大越使臣汪森,酒席之间,他向我表示,大越皇帝想将他的女儿闵言乐公主嫁来我们大同,来巩固与大同的关系。以联姻来维持两国之间暂时的和平,这种事情我第一次遇到,还真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对大越的了解太少了,比如大越皇帝今年多大岁数我都不是很清楚。我派出的探子,也鲜少能混进越国的。这时,我想到了一个人,端木晨,然国与大越接壤几百年,作为然国皇子的他对大越的了解应该比我多吧。

第二天早朝一下,我就前往莱仪殿去见端木晨。

这个时辰端木晨正在用早膳,他见我来了,连忙起身请安,以为我是来找珍儿的,他笑着道:“珍儿刚用完早膳跑出去玩了,微臣这就叫人把她找回来。”

“不用,”我摆摆手,道:“晨妃,朕是专门来找你的。”

端木晨愣了一下,疑惑的看向我。怕是他想破脑子也想不出我究竟找他有何事吧,毕竟我与他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珍儿了。

“朕与晨妃有私事要谈,你们退下吧。”我先遣走殿内的内监们,等殿内只剩下我们俩人,外加一个在旁伺候的万福后,我拉着端木晨坐下,语重心长的问道:“晨妃,你对大越了解多少?”

“大越?”端木晨想了一下,有些为难的摇摇头,“完全的不了解。”

“你是然国人,大越与然国比邻,大越的传闻你一点都不知道?”我追问道。

端木晨依旧摇头,向我简单的说了一下关于大越的状况,“虽然是比邻,但大越从不与然国有过交涉,几百年来,他们一直自给自足,没有商队与来然国做过生意,再加上大越的地理位置难以进入,所以就算是身处然国,也对大越没多少了解,离开大越的人都是些犯了法的亡命之徒,就算来到然国也是被杀的下场。”

“大越这么神秘啊。”我皱了皱眉,有些气闷。

端木晨见我面色不虞,小心翼翼的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看了一眼端木晨,觉得问问他的意见倒也无妨,便说道:“大越昨日派使者前来,有想与大同联姻的意思,朕怕其中有诈,晨妃觉得呢?”

“问微臣?”端木晨抿了抿嘴,后宫不得干政,再加上他的身份,我看得出,他有想法,但不敢说。

“朕让外人离开,就是想私下问问你的意见,”我道:“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朕恕你无罪。”

既然我都这么说了,端木晨便大胆的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微臣觉得皇上您完全多虑了,大越易守难攻,但也只是个小国,而且还是唯一的中立国,他想联姻,无非是希望可以一时太平。”

“郑国的皇帝都七老八十了吧,再加上他的皇子们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内乱是迟早的事,相反大同一直昌盛繁华,皇上您又正直壮年,与大同联姻,把公主嫁给您对大越来说是最好的选择,要是那公主再生下个一男半女的,那大越就更有了靠山了,等您再想向大越出兵时,或者郑国想攻打大越,而大越向您借兵时,您就不得不顾虑那个公主,和他生下的皇子了。”

听了端木晨的分析,我不由自主的指了指自己,问道:“你的意思是,大越是想把公主嫁给朕?”

端木晨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貌似在说“要不您以为嫁给谁?”

我是真的对联姻一点概念都没有,我没问大越使臣他们是想把女儿嫁给谁,毕竟那大越皇帝是要嫁女儿,我第一反应就是嫁给我的皇子。李沉今年十七岁了,去年就出宫建了府,他那倾国倾城的相貌,在京城迷倒了一片人,但李沉对男女之事十分反感,贾婉茹作为后宫之主,姬妾什么的没少往李沉的府邸送过,可李沉一直在推脱,所以我们也就没勉强他,我还真想着要是答应了大越的联姻,就把那公主许配给李沉做侧妃呢。

我还想再问点什么,可突然之间,主殿门口那边内监道:“皇上,晨妃娘娘,小蓝子有要紧事求见。”

小蓝子是我安排在端木晨身边的太监,颇得端木晨的信任,听门口小蓝子的语气似乎很急,便问道:“什么事?”

“回皇上的话,珍儿公主被蜜蜂蛰了,正在小红园那边闹呢,您快去看看吧。”

我一听,那还得了,端木晨也惊得站了起来,跟着我推开门,一起朝小红园赶去,我边走边问道:“叫御医了吗?”

小蓝子紧跟在离我们三步远的地方,答道:“叫御医了,奴才这是回来向晨妃娘娘禀告的。”

我也没责怪小蓝子他们怎么没把珍儿送回莱仪殿,毕竟珍儿要是哭闹起来,根本没人能哄得住。

小红园是离莱仪殿不远处的一个小花园,是我专门为珍儿建的,供她玩耍。

本想着可能会出现没见其人先闻哭声的情况,可没料到来到小红园后,珍儿已经不哭了,虽然脸上挂着泪痕,却笑着对面前两个少女说些什么,看那两个少女的着装,既不是妃嫔,也不是宫婢,应该是小主吧。

珍儿看见我来了,笑着向我跑来,伸手要抱抱,“父皇~”

我看见珍儿的手背上包着锦帕,应该是做了应急处理了吧,我笑着将珍儿抱了起来,道:“听说珍儿被蜜蜂蛰了,父皇还以为你会又哭又闹的呢,看你没哭,父皇就安心了。”

“奴婢孙紫君见过皇上,皇上万安。”

“奴婢袁青梅见过皇上,皇上万安。”

袁青梅?我看向那两个刚才被珍儿缠着的小主,她们正低头行礼问安,“起来吧。”

“父皇,父皇,那个姐姐好厉害的~”珍儿指着袁青梅说道:“刚才珍儿被蜜蜂咬了一口,那个姐姐就捉住蜜蜂,突然变出一朵花来~”

我笑了笑,没说话,前世的袁青梅也会这些小戏法,来哄那些小皇子开心,我那些孩子们都喜欢找她玩呢。

端木晨仔细的看了看珍儿的小手背,见包扎得当,这才放下心来,他问袁青梅道:“是你帮珍儿包扎的吗?”

袁青梅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虽然只是那一刹那,我也尽收眼底,又是那种无聊的戏码。

每次选秀完毕后,小主们总会想这样那样的方法来引起的我的注意,就像刚才珍儿已经向我了袁青梅会把蜜蜂变成小花朵,按照袁青梅的想法,我应该感到十分有兴趣,然后再多问两句,可她没想到我对此丝毫不在意,反而是端木晨先发了问。

“不是奴婢,是孙小主,”袁青梅很快的就调整好了情绪,说道:“奴婢只是哄着珍儿公主玩,是孙小主为珍儿公主包扎的。”

这也是袁青梅的一贯做法,任何事都不会抢风头,给人留下大度的印象。

端木晨看向那个叫孙紫君的小主,由衷的说道:“本宫谢谢你了,孙小主。”

那孙紫君慌忙的说道:“这是奴婢的本分,只要珍儿公主别受什么伤就好。”

“母妃,抱抱~”珍儿又要缠着她的母妃了,我就把她转抱给了端木晨。

“珍儿,你还痛不痛啊?”端木晨心疼的捧着珍儿的手,给她吹吹。

珍儿顿时受宠若惊,因为端木晨与她并不算亲近,珍儿立刻笑得更加灿烂了,就算痛现在也一点也不痛了,“不痛了,不痛了,母妃吹吹就不痛了~”还再接再厉的要跟端木晨撒娇道:“母妃,咱们以后一起看那个姐姐变花花好不好?”

“变花花?”珍儿的话虽然没引起我的兴趣,倒是引起了端木晨的兴趣,好奇的问道:“你会变那些小东西?”

袁青梅侧了侧身,恭敬的笑道:“奴婢喜欢小孩子,最喜欢逗着他们玩了,所以在民间学了些小戏法来哄小孩子玩,能让珍儿公主开心,是奴婢的福气。”

啧啧啧,一样的措辞与说法呢,前世的袁青梅也是如此,不经意间被我发现拿这种骗人的小玩意与小皇子们玩,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然后表示了自己喜欢小孩子这件事,让我对她产生了好感,毕竟谁都喜欢有温柔善良的女子。

同样的做法,前世令人心动,今生却让人觉得有些虚伪了。

“咱们先抱着珍儿回莱仪殿吧,好好让御医瞧瞧。”说着我向那两个偶尔出现在小红园的小主道:“你们回去吧。”

“是。”

第210章:七夕之约

与端木晨小聊了一下,顿时豁然开朗,他说的没错,是我想的太多了。我又问了一下大越的使臣汪森,大越果然是想把女儿嫁给我。

稍微往深处想想,联姻的确是个好办法,可以让我以最小的损失获取最大的利益,大越本就难以攻下,我可不想浪费一兵一卒的。于是我答应了大越的联姻的建议,并且说好,八月初,就会将他们的公主闵言乐送来。

送走大越的使臣,我立刻派人往郑国散发消息,让他们务必知道,大越与大同结盟的事,以来试探郑国的下一步棋该如何走。

联姻之事暂且谈妥,如今已是五月初,春暖花开的时节,气温也明显的上升,我估摸着何文柳这时候应该在院子里弄他的那些花花草草。

何文柳的右手废了,栽种花草对他来说是件有些困难的事,但他依旧乐不此疲,慢慢的打理着,他喜欢就好,我都会随着他。

虽然是春天,午后的太阳就有些毒辣,还能蝉鸣的声音,我闲下无事,便去青鸾殿找何文柳。

踏进殿门,倒是觉得新奇了,一般的这种时刻,何文柳应该在院子里才对,晒晒太阳什么的,可如今院子里居然没什么人。

守在主殿门口的小太监见我来了,便向里通传,“皇上驾到——”那声音响的,还在青鸾殿门口的我都能听到。

主殿门口的小太监通报完,赶紧簇拥着我进来,在他的带领下,我进入青鸾殿,看见殿里有好几个人,我很少看见青鸾殿这么热闹,何文柳这是有客人?

那几个人表现的很兴奋,她们纷纷转身向我行礼,“皇上万安。”

我瞅着面孔很生啊,我没见过,这应该是新人小主吧。

“这是……?”我有点摸不清楚状况了。

本坐在主座上的何文柳早已起身,来到我身边,行礼后,解释说道:“她们是新人小主,是来给微臣请安的。”

请安?我挑了挑眉,这可不是何文柳的风格,按照何文柳的性子应该是关门不见才对吧,我记得其他妃嫔请安的日子也被他免了。

“行了,都起来吧,”我向那几个小主说道:“来给文妃请安,你们有心了。”

“给文贤妃娘娘请安,是奴婢们分内的事。”几个小主面颊微红,躬身说道。

我是来找何文柳的,不想与这几个小主多做纠缠,便直接赶人了,“你们也来了有一阵子了吧,先回去吧,文妃也该休息了。”

“是,奴婢告退。”

小主们走后,我扭头看着何文柳,沉默了好一阵子,何文柳有些怯怯的,他朝后退了几步,摸摸自己的面颊,“为什么这么看着微臣?”

“你为什么会接待新人小主?”我问道。

“呃……她们来请安了,礼节上微臣应该接待。”何文柳回答的时候,都没敢看我的脸。

说谎,这绝对是说谎,何文柳要真是在意礼节上的事,就不会免了妃嫔们的问安了。我看得出,他不是很欢迎那些新人小主,既然不愿意她们来,关着门称病就是了,干嘛还要违心的放人进来?

“真的?”我故意扬起声。

“嗯。”何文柳轻轻的点头。

何文柳有意瞒我的事,我从来不会逼着他说出,这事就当就此揭过,我拉着何文柳的手,穿过主殿的大廊,朝偏殿走去,“文妃,今儿个陪朕下棋吧。”因为我总是三天两头的找何文柳下棋,何文柳干脆把偏殿的一角整理成棋室。

来到棋室,内监们早就将这里收拾好,茶水也端了上来。

何文柳坐在我对面,八成是刚才被我问的心虚了,想喝口茶顺顺气,于是他顺手就拿起茶杯,可能是茶水太烫的缘故,“嘶——”何文柳的嘴里发出一丝呻吟,手也没拿稳,那杯茶就此打落在地。

“文妃,你没事吧?”我赶紧走到他身边。

何文柳的右手几乎拿不了任何东西,他如今做什么事都是左手,只见他左手食指与中指有些红肿,肯定事被烫着了,看着我心疼极了,立刻朝那些内监们问罪道:“谁倒的茶?!”

一个小太监立刻腿软跪了下来,“奴……奴才……奴才……”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是微臣不小心,您别生气,况且茶水不用热水泡,哪能泡得开。”何文柳拉了拉我额衣角,小声说道,“咱们下棋吧。”

“你的手都红了,还怎么下棋啊?”何文柳的手我可宝贝着呢,千万别再受什么伤了。

“那……那微臣抹点药……膏……”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我捧着他的食指就含在了嘴里,再用舌头给他舔舔,明明都被烫着了,怎么还那么冰凉。

“你……你……”何文柳想把手抽回去,却被我用力拉住。

等我觉得差不多了,才松开手,打算向中指进发的时候,何文柳总算找到机会,蹭的一下就把手背到后面去了。

“文妃?”我含笑的看着他,何文柳也是一脸的窘态,“你都被烫着了,据说民间用口水是最有效的,你不要害羞嘛,朕又不是没做过。”

何文柳使劲的摇头,“不行,这样太……,就……就算做过,也是在床……”话说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他也发现了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我……那个……你故意的吧……”

何文柳的舌头开始打结了,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最喜欢看他这个样子。殿里的内监们都已经化为听不见,看不见的隐形人了。

“朕听到了,文妃,”我坏坏的笑道:“你是想说床笫之间对不对?”

“胡说!”何文柳当下反驳道:“才没有……”

“那就当是朕说的好了。”反正何文柳的手被烫着了,我可不忍心他用烫伤的手执子陪我下棋,我趁着何文柳还在纠结自己口误的时候,立刻将人抱了起来,何文柳吓了一跳,惊呼道:“您做什么?快放我下来!”

“不要,”我非但不松手,开舔舐着何文柳的耳廓,略带情色的说道:“朕要跟文妃做床笫之间的事情……”

“……”

虽然现在还是大白天,但也属于春宵苦短么,本想与何文柳做点情事,却被一道女声打扰,“父皇,父皇,他们说你来看母妃啦~”

声音冒出后,紧接着韵儿蹦蹦跳跳的跑进了偏殿的门。

韵儿看着我俩这姿势,好奇的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呃……”何文柳的耳根通红,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母妃……母妃的手受伤了,所以你父皇他……”

何文柳吭吭哧哧的艰难的编着理由,可韵儿一点都不买账,“手受伤了,为什么要抱着您?”

“那个……”何文柳敲敲我的肩膀,低声说道:“快放我下来!”

韵儿可当不了隐形人,我这才不情不愿的松开了何文柳。

“母妃,你哪里受伤了?快让我瞧瞧,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啊?”

“韵儿!”何文柳都快要恼羞成怒了,可韵儿那心智,根本什么都不懂。

最后还是得靠我,我转移话题,笑着问道:“韵儿刚才一直父皇父皇的叫着,找朕有什么事吗?”

“有事,”韵儿点点头,一脸期望的看着我,“父皇,您准我出宫玩吧,就一天,求您了。”

“出宫?”韵儿从未离开国皇宫,怎么突然就有这种想法了?

“对对,儿臣与大皇兄约好了,您就准了吧。”韵儿央求着说道。

我说过,韵儿能宠着,就尽量宠着点,所以她的要求我都会答应,“好,朕答应你就是了,什么时候出宫,朕好让人准备。”

“不急啦,不是最近,”韵儿见我答应了,开心极了,笑着说道:“我与大皇兄约好了,是七月初七。”

“七月初七?”别说是我了,就连何文柳也听出了不对劲来,“韵儿,你怎么想着这个日子?”

“不……不可以吗?”韵儿眼神飘忽不定,小声说道。

我发现韵儿不愧是从何文柳肚子里出来了,俩人一德行,不会说谎,我也不为难她,笑道:“怎么不行了,别听你母妃的,朕答应你,七月初七,让你跟沉儿出宫玩。”

“父皇万岁,父皇最好了~”韵儿欢声雀跃。

等韵儿心满意足的请安离开,何文柳立刻不愿意了,他道:“您真的相信韵儿是跟大皇子出去玩吗?七月初七,那可是七夕,韵儿约的人肯定是苏卓,大皇子是个幌子吧。”

“七夕就七夕呗,小女儿家心思,你也别管了。”我笑着安抚他道。

“我是他母妃,怎么可以不管?”何文柳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恳切的巴望着我,那眼神跟刚才的韵儿如出一辙,“皇上,要不……七夕的时候您也准微臣出宫吧。”不用想都知道,上次何文柳是搞偷听,这次怕是要玩跟踪了吧。

我笑了笑,而屋内的内监们早就退了下去,我伸手划过何文柳的眉梢,嘴角,然后朝他的衣领里探去,“让朕答应你也行,不过你得先让朕尽兴了才可以。”

还不等何文柳怎么说,我立刻拉着人朝软榻上压去,一直把他折腾到了傍晚。

给昏睡的何文柳盖好锦被,我才踏出偏殿,离开偏殿时,看了一眼守在门口的新月,新月会意的跟了上来。

“怎么今天会有小主给文妃请安?”我道。

“回皇上的话,”新月将事情的始末告知于我,“带头请安的何小主是文妃娘娘的宗亲,两人算是远房表亲的关系,那何小主带着一封信,说是何家的长辈让文妃娘娘照应一下。”

何家的长辈?我问道:“谁写的信?是何文言吗?”

“不是,”新月摇摇头,“是何家宗亲的一个爷爷吧,具体的奴婢不知,只是听说文妃娘娘小时候受过他的照顾。”

我就说啊,何文言可没那么傻,能保着一条命全身而退就不错了。由于何文武的嗜血残暴,所以何氏一族绝大部分人都拢靠何文言,何文言早就倒了台,何家大势已去。那个所谓的何家长辈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额,何文柳念于是同族人,才不得不接待的吧。

“万福,给婉妃传个话……”

第211章:赶出宫廷

如今阳光明媚,天气大好,学习宫中礼仪本是很累的,可休息时间,新人小主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在院子里乘凉,叽叽喳喳的聊着天,入了宫,早晚会成为妃嫔,光宗耀祖,她们对未来充满了幻想。

这之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何晓敏何小主了,她是后宫文妃娘娘的远方表亲,按照辈分何晓敏要叫何文柳一声堂叔,虽然是何氏一族的旁系亲属,在何家还未倒台之前,也算是个望族。

何晓敏天生丽质,美人一个,他的父母长辈们对她寄予厚望,何晓敏从小琴棋书画,歌词诗赋无一不通,完全就是为了进宫做妃嫔,本来的,何晓敏的父母和爷爷是想借着何家这股力将人送进宫,奈何何家完全衰败。可是何晓敏不死心,依旧做着入宫当娘娘的梦,她的父母和爷爷也完全赞同,于是他们瞒着何文言,为何晓敏报了名,去选秀女,顺便给何文柳带一封信,希望他能在宫中多照应,提拔着点。

其实在新人小主入宫的时候,他们在青茜嬷嬷的带领下,曾经去给贾婉茹请安,至于何文柳那边,事先早就交代下来,免了问安,可何晓敏却擅自行动了,为了满足她那所谓的虚荣心,何晓敏顺便邀请了所有的小主同去。

因为青茜嬷嬷曾经叮嘱过,不能去打扰何文柳的清修,所以大部分小主忌惮宫规,婉言谢绝,只有三个胆子较大的小主愿意前往。

何晓敏领着几位小主,来到青鸾殿门前,表明身份,说明来意,果不其然,何文柳念于同族,接待了她们,并且还让何晓敏等人遇见了皇上。

这届的殿选完全是贾婉茹与何文柳二人坐镇,所有殿选上来的小主们连皇上的影子都没见过,没想到这何晓敏小主拜访了一趟文妃娘娘,就把皇上给遇到了,这能不让人羡慕么。

一时间,何晓敏成为了储秀宫里的热门人物,大家都围着她打转。

“何小主,你们真的见到皇上了?真好,皇上长什么样啊?”

“你下次再去给文妃娘娘请安的时候,也叫上我们几个吧,入宫一个多月了,根本没见过皇上的影子。”

“是呢是呢,真羡慕你,有一个当宠妃的表亲,以后他一定多多照应你。”

何晓敏听到耳里,美在心里,是呢,她去青鸾殿时也看见了,那个文妃娘娘有多受宠,可再受宠又能怎么样,算算年纪应该已经有三十来岁了吧,年华老去,早晚会有新人替代,与其让其他人博得圣宠,倒不如她来的好,那文妃娘娘看起来也是个耳根软没主见的,只要自己给他请请安,说说话好话,他一定会为自己引荐的。

在院子的另一侧长廊上,靠坐着袁青梅与孙紫君这两位小主,那孙紫君瞅着何晓敏那副得意的样子,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嘴里嘀咕道,“不就是见到皇上一面了么,有什么好得瑟的,咱们也见过皇上了,是吧,青梅?”

袁青梅见孙紫君那样子,不禁笑道:“好啦好啦,你别气了,她过她的生活,咱过咱的,以后谁得宠还不知道呢。”

“就是,”孙紫君嘴里碎了一口,“哼,有个当宠妃的表亲有什么了不起!”

储秀宫内还在热火朝天的讨论着,这时一个身着华服的太监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壮实的太监和嬷嬷。

在储秀宫伺候的宫女们一瞧有贵客前来,连忙上前谄媚道:“元公公,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啊?”

宫女口中的元公公,本叫小元子,是婉妃身边的第一太监,在宫里举足轻重的,谁见了都得巴结。

小元子咳了咳嗓子,尖声说道:“咱家是为婉贵妃娘娘传懿旨的,还不快点让青茜嬷嬷出来。”

“奴婢这就去,元公公您稍微等等。”小宫女说着,赶紧进屋去找青茜了。

没一会青茜就在几个宫女太监的簇拥下赶了过来。每届新人入宫,总会有些小摩擦发生,青茜是次次叮嘱,小主们还有往枪口上撞的,这回看样子是撞到婉贵妃身上了。青茜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元子,这……出什么事了?”

青茜毕竟是宫里的老人,小元子自然也要卖她一个薄面。只见小元子悄悄的在青茜耳边说了几句,青茜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小元子笑着说道:“青茜嬷嬷您放心,婉妃娘娘知道这与您无关,不会追究您的事,只需要让那些小主们上来领罚就是了。”

贾婉茹派内监前来的消息早就在储秀宫传开了,院子里本该聊天的小主们都朝他们那里张望着,在屋里休息的小主们也纷纷趴在门口看。

青茜差小宫女们将小主们请来集合在庭院之内,听贾婉茹下达的懿旨。

等小主们站成一列,躬身听旨时,小元子从院子里拿出一个小卷轴,打开念到:“婉贵妃娘娘懿旨,何晓敏何小主,张琦张小主,孟浅兰孟小主,与高子晴高小主,扰乱后宫妃嫔清修,触犯宫规,杖责二十,赶出宫外,以儆效尤!”

小元子的话一说出口,大部分小主都傻了眼,觉得自己听错了,这何晓敏何小主可是文妃娘娘的表亲啊,居然要被赶出宫?!当然小主之中也有几个幸灾乐祸的。

“等一下!”何晓敏哪儿肯服气,前一刻自己还幻想着能接替文妃的位置成为新一代的宠妃,怎么现在就要被赶呢?!那样岂不是被族人笑话死?!“我做错什么了?!犯了什么宫规,为什么要赶我?!”

“哼,犯了什么宫规?”小元子冷哼一声,道:“青茜嬷嬷应该有告诉过各位小主吧,不可以打扰文妃娘娘的清静。”

“我是文妃娘娘的表亲,去给他请安有什么不对?!”何晓敏叫嚣着。

可小元子才懒得理这些,早点办完事早点回去交差,他向身后的内监嬷嬷们道:“还愣着干嘛,快点动手啊!”

小元子一声令下,内监嬷嬷们立刻上前将那四个小主按了下来。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