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末世之天煞孤星(包子)上—繁丧三千

末世之天煞孤星(包子)上—繁丧三千

时间: 2015-01-04 18:27:34

文案:

末世,异能,变态,三观不正报复涩会文。

前期变态杀人狂后期丧尸王弟弟攻x前期被弟弟整到精分后期坚韧哥哥受。

会生子,生出的儿子会成为超越弟弟的存在,然后你们懂的……

末世 生子 产乳 三观不正

生下来的儿子恋母严重,会成为超越弟弟的存在~各种高能~

攻三攻四后来也变态了,金手指与狗血齐飞。

总受四攻。

内容标签:生子 年下 末世 近水楼台

主角:涂懵┃配角:涂月笙┃其它:年下,兄弟,末世,三观不正

第一章:涂懵

冬日的阳光懒散的洒在大地上,不常见的温暖天气让原本冷清的大街上陆陆续续出来不少欣赏雪景的人,刚下的一场大雪被阳光照射的异常雪白,涂懵手上提着一大袋小饰品走在雪上,留下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

每走一步,干净的雪就被‘卟叽’一声踩扁,不少雪渍飞溅在裤脚,打湿一小片深色的亚麻长裤。

涂懵很久没有那么高兴了……

觉得自己好像又活了过来!

二十三岁的他即将大学毕业,而一个月前他和大一的一个学弟梁昊认识,梁昊似乎是天生的明星,高大帅气的模样,渊博的知识,还是篮球队的主将,这么一个走到哪里都很耀眼的大男孩却在图书馆递了纸条给他,上面写着:学长,我想和你认识。

当时的涂懵的桌前摆了一摞书,挡住了涂懵的大半张脸,可后来梁昊却说:‘当时学长一脸呆滞的看着我,真的……很可爱!’

一个月的时间,梁昊的热烈追求,让身边不少人都知道了,有人当做笑话来看,有的人则轻蔑鄙夷。但梁昊却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每天准时在涂懵楼下报道,然后笑着和涂懵说些最近发生的趣事。

涂懵招架不住,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让他无法忽视突然闯入自己视线里的大男孩,可他又不敢答应,他……很怕!

昨天是他和梁昊认识一个月的最后一天,昨天晚上气氛太好,梁昊在把他送到家的时候,轻轻吻了涂懵的唇一下,只是轻轻的碰触,没有任何情欲的掺杂,却让涂懵和梁昊对视良久。

吻完后,梁昊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半晌对涂懵说:“学长,你答应和我在一起了么?”

“我……”涂懵手心都出了汗,心脏一突突的鼓动着,看到梁昊认真的眸子,咬咬牙,微不可察的点点头……

紧接着梁昊激动的把涂懵抱在怀里,涂懵赶紧推了推,脸红了一大半。

“明天……学长可以去我家么?!”

涂懵一愣,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梁昊看到涂懵这样为难的样子,马上意识到自己没说清楚:“不!不是的!我……我是想请学长到我家帮忙装饰圣诞树!”

听了解释,知道自己想歪了的涂懵脸都要烧起来,低着头,答应了。

外面零下几度的寒风吹的两人的头发都凌乱无比,涂懵叫梁昊早点回去吧,他也要上楼了,梁昊笑的眼角都是向上扬起的,说回家再打电话。

晚上冷静下来的涂懵在电话里问了梁昊几个问题……

“梁昊……你都不怕我么?”涂懵的声音里有着极度的自我厌恶,还有让人无法了解的悲伤。

梁昊很认真的回答:“我为什么要怕?”

涂懵沉默了好一会儿,道:“和我关系好的人都……”

“那些都和我无关!”梁昊打断涂懵的话,“学长,请相信我,更要相信你自己!学长,我会好好活着保护你的!”

涂懵不禁心里一暖,虽然他也是个大男人,但长期压抑着的心灵异常脆弱、敏感。他脸上笑着,却淡淡的和梁昊说了再见,挂掉电话。

第二天他早早起床出门,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等涂懵站在梁昊公寓的门前时,平复了心情,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让本就气质温柔的涂懵异常惹人注目。可惜涂懵敲了半天门,里面都没有人响应!

涂懵打电话也没有人接,一股凉意涌上心头,让涂懵脸色惨白。

应该……

应该没事吧!

都过了一个月了!应该没事吧!!

涂懵越想越觉得恐惧,好像一直在一个怪圈,自己以为自己出去了,获得了自由,到头来却只是个假象罢了!

涂懵颤抖着的手还在不断的敲门,指节被敲的绯红到发紫,把旁边的邻居都引了出来,他期待的场景还是没有出现……

这个公寓楼是一个大爷租给在校学生的,他自己住在一楼,为人和蔼,邻居也是被涂懵神经质的表现弄得烦了骂骂咧咧的去找楼下大爷,大爷一上来便拍拍涂懵的后背,一边听着一个高个大学生给他抱怨……

大爷露出‘大惊小怪’的表情,对涂懵说:“小伙子,你朋友估计不在家,你打个电话问问啊。”

涂懵的样子像是吓到了,一双墨黑的眼里透着绝望。

那大爷‘啧啧’几声,无奈的让大家都回去,别杵在走廊上,然后把备用钥匙掏出来,只听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门被打开了……

还没等大家散开,扑面而来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顿时让本来还吵闹的几个邻居安静下来……

诡异的安静……

涂懵被这样熟悉的味道冲昏了头,呆滞的站在原地,好像他再进去一步,就会崩溃一样!

老大爷站在最前面,皱着眉头时满脸的皱纹都挤在一起,有几个胆大的年轻人和大爷一起进去,不一会儿就全部争抢着跑了出来,一个个的趴在墙角干呕!老大爷苍老颤抖着声音对周围看热闹的人喊着:“快!快……报警啊!报警!死人了!!”

……

“又是你!?说吧,你和死者什么关系?”一个满脸疑惑,拿着笔记录的中年警察站在涂懵面前,身后还跟着个见习警察。

涂懵抿着发白的唇,不说话,中年警察隐约知道涂懵和死者的关系,也不再为难,对身后才来的见习警察说:“你带他到里面房间冷静冷静,然后再作笔录。”

见习警察点点头,冷俊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感波动,别人穿起来松松垮垮及其难看的警服也在他身上表现出不一样的味道,腰间的宽腰带将他腰身的完美比例暴露出来,只是站在别的警察后面也挡不住与生俱来的气质!

涂懵涣散的视线里忽然闯进一只修长的手,是示意他站起来到另一个房间,涂懵没有回握,手垂在两侧,往里面的房间走去,耳边是不同的或惊慌或担忧的声音……

“我的备用钥匙是租住在这儿的小伙子给我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朋友来找他,敲门敲的很凶,我就帮他开门……没想到……”

“我是他隔壁的,昨天晚上看他还挺高兴的回来,今天就……”

“我和他不认识……就今天……”

涂懵都已经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了,直到小房间的门被关上,声音顿时被隔绝在外。

冷静了好一会儿,涂懵先开口说话了:“我叫……”

“我知道。”冷淡的声音兀自打断涂懵的话,然后道,“我们手里已经有你做的两份笔录了,个人信息不用介绍了。”

“……”这样的话,涂懵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也什么都不知道……

见习警察看涂懵这个样子,眉头轻微的皱了皱,道:“不要紧张,我只是个见习警察,刚考上警校,过来实习的。”也就是才成年。

“你可以叫我盛煌。”见习警察简单的介绍。

“我需要你告诉我昨天你和死者发生了什么,看看与前两个案子有什么联系没。”

涂懵松开咬着的唇瓣,苍白的下唇瓣上有好几个印子,然后说:“昨天,没有什么异常的,他送我回家后,还打了电话的,约好今天到他家一起装扮圣诞树,结果来了后他没有开门……”

“后来大爷开了门后你们就看到死者那个样子了?”

“……嗯。”涂懵想起梁昊倒在血泊中,胸口插着一个匕首,嘴唇整个割下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和血肉模糊的牙龈的样子,不禁有些反胃。

盛煌见涂懵难受的样子,转身出去倒了杯热水给涂懵,涂懵轻轻道了声谢谢。

突然,一串空灵的电话铃声响起,涂懵赶紧翻看手机,然后露出一个盛煌看不懂的表情,接通了电话:“喂……月笙……”

“……”

“我在警局。”

“……”

“不用了,你身体不好。”

“……”

“好吧,我在这里等你。嗯,不会乱跑。”

过了不到一刻钟,一个高挑的皮肤乃至发色都是雪白色的少年带着少许雪花走进了小房间,径直走到涂懵跟前,单膝跪地的看着涂懵道:“哥,你没事吧?”

涂懵被少年关怀着,在外人面前佯装的坚强也开始迅速崩塌,把头埋进少年的肩窝,柔软的黑发和少年雪白的发丝交错在一起,竟让人感到诡异的美感。

少年似乎很享受被涂懵这样依赖,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然后轻轻拍了拍涂懵微微颤抖的背部,然后牵着涂懵的手,对一直看着他们两人的盛煌说:“我要带我哥回去了。”

盛煌这才仔细看清少年的容貌,白的吓人,但是搭配着这样已经不能称之为漂亮的模样,不知道是被神偏爱还是遗弃……

精致的不像人类!

盛煌道:“我不管事。”

少年直接带着涂懵往外走,留下一句:“我和外面的警察都说好了,只是通知你而已。”

外面下着小雪,少年若不是穿着浅褐色的风衣,几乎都要融入这片雪景一样,而他身边的青年被他揽在怀里,明明身高不比青年也给人保护者的形象。

“哥,不要怕啊,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少年嗅着青年发间的特有清香,说话间还伴随着一层白雾,“回去后我给哥哥炖汤喝,暖暖胃。”

涂懵紧紧抓着涂月笙的衣角,点点头。

第二章:魔鬼

涂懵被涂月笙半搂着往家里去,此时已经开始变天了,原本还万里无云的天空顿时被厚厚的云层覆盖,天空阴沉沉的像是要整个砸下来一样,压抑的如同映衬涂懵的心情……

沉重……

“哥哥……还想什么呢?”涂月笙微微侧头,鼻尖便蹭到了涂懵的发丝,搂着涂懵的手顿时又不着痕迹的向上移动半分,搂的紧紧的说,“你在害怕吗?”

害怕?

是的,他也只是个普通人,怎么可能会不害怕?

涂懵在他那二十三年的人生中,陪伴他最久的便是这个患了白化病的弟弟,他比月笙大八岁,月笙出生的时候,他就看到这个像是白雪一样的孩子,小小的皱皱巴巴的,却浑身雪白……

很漂亮,这是他当时的想法。

由于父母工作原因,时常不再他们身边,等涂懵有能力自立,便将涂月笙也交给涂懵带,其一是各种客观因素,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便是:涂月笙真的很黏涂懵。

在涂懵看来,弟弟很听话,从小时候,一两岁的时候,就看的出来,从来不哭,喜欢用那双泛红的宝石般的眼睛打量着所有人,每天每天都乖巧的不行,还会用软软小小的手抓着他的手,睡觉都不放开。

再长大一点,到了月笙上学的年纪,也因为月笙的病,是专门请的老师来教,一直到十二岁的时候,已经学完了高中的课程,并按照涂懵无法理解的速度迅速达到和他相等的水平……甚至更高。

所以大学的课程,就由他亲自来教了,每天涂懵白天上课学的东西,回家后就会教给涂月笙。

一切都很好,很美满……

除了……

他没有朋友。

涂懵自己也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是觉得浑身都像是陷进了沼泽,越是挣扎越是陷得越深,到最后都还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掉进去的。

因为在他十五六岁的时候,他身边的一切,都还很正常。

他有一只养了五年的猫,有很多朋友,还有许多邻居的小朋友喜欢他,但是后来都没有了!

他的猫在某天失踪,最后在废弃的车库找到肠子都被剁烂的尸体;他的朋友都会发生意外,最后一个个疏远他;邻居家的小孩每次看到他也都会吓的快要哭出来!

但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啊!

涂懵他自己都不明白,只是一日日的变得沉默且易感……

上了大学,他以为会好一些,他就在大一的时候,交了个女朋友,女孩叫何雨冬,是比他大一届的学姐。

两人在确认关系的当天,何雨冬的家就起了场大火,将何雨冬全身百分之七十的皮肤都烧到坏死,最后只能躺在病床上,靠输液为生……

他当初觉得自己不能因为何雨冬卞晨这个样子了,就抛弃别人,他是个很负责的人,准确的说是很固执,所以每天有空就会去看何雨冬,会去那里安慰她,并让女孩开心起来,他以为自己大概会和女孩一直这样下去,直到女孩植皮,然后再和他在一起。

可他想的太单纯了,女孩在上手术台前就在密闭的房间里因窒息而死……

那青黑瞪大的双眼,至今都让涂懵忘不掉,导致很严重的后遗症,那便是再对女生没有兴趣。

到了大二的时候,也是让他最难忘的,是这所大学冠名下一所高中的一个男孩,叫周辰,因为周辰,涂懵才知道了一个原本离他很远,但是却又很近的词“同性恋”。

他不知道周辰为什么喜欢他,但是周辰也死了。

在学生公寓里四肢全部被卸掉,双眼滚落在床边,满屋子的血色,明晃晃的宣誓着对涂懵的‘恶意’……

后来不知道是谁找出了规律,知道只要和他关系好,关系亲近的,都会惨死或遭遇不测,涂懵的生活便瞬间陷入更加绝望的境地。

大家都说,他是被魔鬼缠上的孤星,注定了的……

注定一辈子孤单的过着……

但是还好有涂月笙!他的弟弟!他曾一度认为是自己造成月笙身体不好的,可是月笙却不以为然,还在每一程灾难后陪伴着他。

所以每次收到了接受不了的事情,或者看到难以消化的场面,他都会下意识的寻找涂月笙,这让他经常忘记涂月笙其实是他的弟弟……

涂懵在路上一直都没有回答涂月笙的话,等回到了家,才不可抑制的颤抖着蹲在墙角,看着自己的双手,觉得那上面满是罪恶,然后对着蹲在他面前的涂月笙说:“月笙……其实该死的应该是我吧?”

“怎么会……”

“其实他们都是替我去死的吧?”涂懵抱着头,混乱的不知所措,咬着下唇,直到嘴里尝出腥锈的味道都不知道松开,“我知道……我都知道……全是我的错……我……”

涂月笙浅笑着,在白炽光下月白的指尖拂过涂懵的黑发,淡红的眸子里是让人看不懂的深意,然后熟练的把缩成一团的男人抱在怀里,说:“不管哥哥的事啊,都是他们……该死而已。”

“月笙……”涂懵像是抓住最后的稻草,顺势把脑袋埋进涂月笙还尚显单薄的胸膛,错过了少年脸上略显诡谲的微笑,“我以后只有你了……”

“好,只有我。”

少年那和涂懵差不多的身形相拥片刻后,直到涂懵自己平静了,涂月笙才安分的放开涂懵,说:“哥哥,你说的哦……以后要一直一直陪着我……”

涂懵露出苦笑,但是却很认真,说:“哥哥会保护你的……一定。”

晚上的时候,涂懵例行给远在国外的父母打电话过去,一如既往的报喜不报忧,听到父母在那边很好,便又叫涂月笙和父母说两句,正巧门铃突然响了起来,他就无声的给涂月笙做了个自己去开门的口型,然后转身。

涂月笙声音还是那么悦耳,但是看着男人去开门的身影的眸子,却透着些许阴沉。

“不好意思,我们是警察,对上午的案件需要做进一步调查,请你配合!”

一开门,就听到字正腔圆的声音,涂懵只呆滞了一秒,就点头让那两个身穿警服,手上拿着证件和密封文档的警察进来。

涂懵早就知道,事情还没完……

他作为最有嫌疑,却又完美不在场证据与动机的疑犯,被搜家已经很客气了……

那后进来的警察没有随着前面一脸严肃的中年男子进去,而是站在他面前,目光似有若无的扫了一眼还在客厅打电话的涂月笙,而后伸手礼貌性的握手,淡淡的说:“又见面了……”

第三章:疑惑

涂懵也没有觉得突兀,早些时候就见过的人,现在倒是印象还很深刻,只觉此人那双眼睛尤为引人注目,像是什么都被他看破,什么都无所遁形一样。

涂懵也礼貌的伸手去握,用那还有些带着沙哑的声音,小声的道:“你好……”

手相接触的地方,是一片柔软,盛煌不禁将视线落在了眼前这个比他要大上五六岁的男人身上,发现眼前的人的手比他的还要小……

有点儿肉的手背的指节处还有浅浅的肉窝……

“怎么了么?”看到对方一直盯着自己的手看,疑惑的问道。

盛煌自知失态,却毫无涩意,只是松开手,一边摘下呆在头顶的警帽,露出柔丽的黑发,和少了帽檐阴影而显得更加狭长的眸子,一边翻开自己手中的文件,说:“没什么,不介意我们到处看看吧?”

“不介意。”这个时候涂月笙已经挂掉电话,没有声息的就走到了两人旁边,忽的这么说道。

盛煌愣了一下,像是没想到少年什么时候走到身边的,但也没有纠结于此,朝兄弟两人点点头,就跟着那中年警察去巡查房间。

中年警察一边到处查看,一边说:“你们也不要太紧张了,就是寻常的例行检查,只要是和死者又关系的人都会经历的。对了我叫王同,你们和盛煌一样叫我王叔就行。”

一副正经严肃的不行的脸,性格却满是随和,顿时让紧紧抓着涂月笙的手的男人轻松了不少。

“好的,王叔。”

涂懵说着,一边叫涂月笙去给两位警察倒水喝。涂月笙淡红的眸子似笑非笑的扫过两人,温柔的看着他哥哥,说:“好……”

男人则是陪着两个警察挨个房间查看。

前两次来的都是一个女警察,查的非常仔细,这次换成这两个,涂懵又要重新熟悉,然后带他们一间间的看过去。

很麻烦,但是这些流程都是不可避免的。

涂懵和弟弟住的房子,是复式的两层小楼,一层有大大的厨房,一个卫生间,和客厅,还有一件客房,二楼有两间卧室和一间主卧,一个阳台。

父母常年在外,所以偌大的一套房子就只有兄弟两人居住,很多格局也被改了。

比如按照由上而下的顺序,涂懵带他们检查的第一件房就是二楼最里面由卧室装修成的健身房。

五十来平米,虽小,却‘五脏’俱全,各种健身器材都拜访的整整齐齐,一目了然,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检查的。

王叔点点头,一边在晚间上写着什么,一边问:“看不出来啊,你们还挺爱健身。”

涂懵说:“也不算是,我弟弟他身体一直不太好,所以需要健身,近几年刚有些好转,我只是平时没事的时候,过来瞎玩的……”

“好吧,下一间。”

“嗯,下一间是我的房间,可能有些乱。”涂懵其实是不喜欢外人随便进他的房间,但有些事根本不是他能决定的,就只能压下,“里面都是我的东西,书比较多。”

王叔一看那满面墙的书柜,和摆放的整整齐齐的书,笑道:“嗯,看出来了,对了,你和死者近一个月关系紧密,有没有发现他得罪了什么人,或者和什么人闹矛盾?”

“这个……”涂懵手心颓然捏紧,眸色都暗淡下来,说,“没有吧,据我所知,是没有的,他……人缘很好。”

“这个是什么?”忽然,走到书桌边上的盛煌拿起一个东西,定定的问男人。

那是一个中型玩偶,十分古怪却可爱的布娃娃,尤其是那玻璃的眼睛,看着十分好看,于是被涂懵摆在书桌上,正好对着他的床。

“哦,我也觉得挺像女孩子的东西,但这个是当时和月笙买来送我的,所以就放在书桌上了……又什么问题吗?”涂懵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比王叔更有洞察力,也更有震慑力,于是潜在的就对盛煌说的话要在意一些。

盛煌淡淡的将玩偶放回原处,看不出眸色的说:“没事,挺好看的。”

“嗯,这里也没什么问题,去下一间吧。”王叔又在文件上写着男人看不懂的潦草的不行的字,然后示意涂懵带路到下一间。

也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房间了,涂月笙的房间和他的人一样,颜色纯系,装修简约,更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只有涂懵闲来无事,或者刻意装扮的一些小挂饰。

盛煌走到一个比涂懵房间要小一点的书柜那里,看着上面摆着的一排排的获奖证书,微微沉淀着眸底的颜色,又看着墙角的台式电脑,问:“你弟弟看起来很聪明……”

“嗯。”涂懵一说起这个,脸上多出的笑容煞是好看,原本平凡的脸硬是添上几抹亮色,“月笙从小就比别的小孩聪明,得奖也多,虽说没有和其他小孩一样去正常学校上学,但懂的东西怕是比我多多了……那台电脑都是他自己组装的。”

“哦?高智商啊……”盛煌喃喃道……声音很小,说出的话却耐人琢磨……

王叔听着,说:“这么一说,我们怀疑这次案件的凶手也是高智商反人类的人格,可能和与你又管的前两件案子是同一人所犯。”

涂懵一听月笙只是因为聪明就被两个警察代入到嫌疑人角色,顿时就气恼起来,语气也不怎么好:“我弟弟他只有十五岁!”

“知道。”盛煌淡淡的说,“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说出揣测而已,你弟弟的不在场证明……非常完美……和你的一样。”

这话不管怎么听着都又些别扭,但涂懵总归是没有再说什么。

再带着王叔和盛煌一一看过后,拍了几张照片,就送那两人离开。

涂月笙刚泡好的茶也没有动过,两人就表示若果又事情还会和涂懵联系,叫涂懵的手机保持二十四小时开机。

其实涂懵对这些事情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他现在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警察都没有信心。

男人觉得这次的事情,绝对会和前两次一样,就此成为悬案……

……

“哥哥,你走神了……”晚间八点,涂月笙倒在涂懵的腿上,一起看新闻,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习惯,可是涂月笙却敏锐的发现男人在想着别的事情,顿时周身的气压都有些不太对劲,但是脸上却微笑着,说,“我要罚你。”

“嗯?”男人一怔,随即回过神来,不好意思捏捏弟弟的脸颊,正准备说些托词,结果刚来的一则新闻顿时僵两人的注意力引开……

说是国外出现罕见天气,长达一个月的连续降雨,很多地方都被淹了,又有新型病毒导致许多人丧命,涂懵担忧的看向窗外。

觉得天气果然……

很奇怪!他们这里,已经连续下了半个月的雪了……总觉得……

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第四章:讥诮

那种不受控制的不安,像是不知餍足的蝉,一点点的淹没掉涂懵早已被吞噬的所剩不多的安全感,他甚至有时候做梦都会忽然惊醒!

但是梦里的场景却又怎么都记不起来,涂懵连续一个星期都是这样,精神状态非常不好,于是只能请假在家。

再加上不时的还要往警局跑,涂懵更是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压力太大了。

而那件密室杀人案,也的确想涂懵所想,完全没有一点儿进展,不管是案发当晚的监控还是人证,物证,就连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有!

受害者的家人也在案发第二天赶到了附近,涂懵当时不愿意让涂月笙陪着过去,于是就自己一个人过去见那些人,看到梁昊父母哭的样子,他顿时不敢上前说话,忍了好半天,终究是没有走上前去,只是远远的看着,感受着别人带来的绝望。

后来应梁昊的家属要求,尸体要火化了,他都没有和那大批人马一起去看,而是等人都散的差不多了,涂懵才到墓地,发现梁昊的尸身竟然没有火化,而是直接下葬,墓碑后面是一个长方形的刚刚翻过的泥土。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家人最后又没有火化梁昊,也没有想太多,他只是站在梁昊的墓前,想起这个大男孩和他在一起后的种种……

然后把一束花放在了旁边。

男人离开的时候,对着空气,说了声‘再见’。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声‘再见’,即是在和梁昊这个无辜惨死的大男孩告别,也是在和自己的过去告别。

涂懵从现在开始,决定顺从命运了。

孤星什么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