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我就喜欢你是我学生—阡陌书生

我就喜欢你是我学生—阡陌书生

时间: 2015-01-04 18:30:01

文案:

他是最年轻最受欢迎的老师,他是英俊的学生,他们彼此倾慕,历经波折,克服年龄,身份的障碍,终于相爱。

情到浓时,他被莫名软禁在家,而学校,他正在经历一场血雨腥风的流言,他母亲软硬兼施,就想让他们分开,学校停职……但他都坚持住了,他相信他们的爱。

一条简单的分手短信,打破了他所有的坚持和信念,将他打入万丈深渊……

失去爱情和事业,他的人生,又将何去何从……

内容标签:年下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主角:君隐墨,程晓明 ┃ 配角:陈尧,章维清 ┃ 其它:师生,年下

楔子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第一天下临床,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真的比实验室的奇怪味道好多了,君隐墨摸了摸鼻子,站在护理站后面偷懒。

今早,他差一点迟到,赶到科室的时候,刚好赶上交班,被章维清爱恨交加地瞪了一眼,君隐墨抖了抖,站在章维清身后等交班。

然后,是查房,他拿个本子跟在后面记呀记,第一天上班就是悲剧,病人不认识,病情不了解,然后得一个一个记着,还得时刻注意头上的老师交代了什么……

终于查房完了,章维清有手术要上,就让他跟着住院医顾宏先熟悉下情况。

这顾宏看他是章维清的弟子,使唤起来也不眨眼,毕竟本科的时候实习过,君隐墨一直压着性子照做,这会儿,终于没事了,他也不敢回办公室,就在护士站混脸熟。

“哎,听说今天程医生就回来了,好久不见程医生了,人家都有点想念了呢!”有个护士和旁边的人说道,那脸上泛着星星的样子,让君隐墨的嘴角抽了抽。

他心想,这程医生是何方神圣,为嘛他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大帅哥立在这里,这些护士姐姐都不给面子多看一眼的?

“我也是,你说程医生这一去就是半年,会不会就有女朋友了呢?他那么好的条件,又长那么帅,重要的是那么温柔,要是我……”另一个护士接口道,完全不把杵在旁边的君隐墨当回事。

这,也太打击人了啊!

“老师,这程医生到底是何方神圣?”美女面前,插不上话也太掉面子了,于是,君隐墨打算介入她们的话题。

终于有一个长像艳丽的护士肯看君隐墨一眼了,她笑道:“哎呀,新来的实习生啊!”君隐墨赶快狗腿地点头,脸上还挂着君氏微笑,礼貌而得体。

“程医生可是我们神外的一支花,我们科的医生护士实习医生都暗恋他呢,但他却好像谁都看不上眼。”

“程医生的医术也是我们科的招牌呢,他才来五年,就从住院医师到副主任医师了,我想,再过几年,必然是我们神外的传奇了……”这话说得,真的是把这位程医生当成科室的骄傲的。

而君隐墨的内心却蠢蠢欲动起来,五年前从他身边逃走的那位,也温柔,也长得帅,也是天才,也姓程。

程晓明当年是生理学教研室的,如果一个搞生理的突然做了医生,那也不是不可能的,尤其是,A大是程晓明的母校,来母校的附院,似乎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越想,心跳越快,好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君隐墨用力握着拳,不让自己太失态,但他腿都软了。

五年过去了,他从来没这么失态过,只不过是一个猜测,就让他如此不能自已。他中程晓明的毒太深,只怕今生都无法拔除。

君隐墨不做声,那几个护士也不理会他,继续说着他们的程医生,他越听,心跳却越快,呼吸都不畅了。

这个程医生和程晓明太像了,他直觉,她们说的,和他想的就是同一个人。

为了验证这个猜想,他跑到工作人员那里,一眼就看见那张微微笑着的脸,即使只是证件照,也美得惊心动魄,那容颜,和五年前,也没什么变化。不用去确认,他真的就在这个医院。

君隐墨怔怔地站在那照片下,不知不觉,眼泪就哗哗流了下来……

五年了,那人五年来毫无音讯,而如今,两人就在同一家医院。

“哎哟,年轻人,哭什么呢?男儿有泪不轻弹,唉,我说你们就是年轻,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何至于掉金豆豆……”有路过的家属看君隐墨哭了,看脸上的表情,还真以为他怎么了,正开口劝。

君隐墨抹了一把脸,这才知道自己哭了,他对那好心的病人家属笑了一下,道:“我没事,这是高兴的,高兴的……”说罢,也不等人说话,就转身朝医生办公室跑。

顾宏看他回来了,但眼睛还水灵灵的,嘴唇也红红的,就很郁闷,这小子怎么消失一会儿回来就好像被欺负了一样?这人是章主任的得意门生,他也不敢往死里折腾的。

还不等顾宏关心,君隐墨就急切地问道:“顾老师,我们科是不是有个叫程晓明的老师?嗯,三十六岁的年纪,但人长得很年轻……”

“是啊,你和程老师认识吗?不过,若不说,真的看不出程老师已经三十六岁了呢!”提到那个长相出众,性格温和的人,顾宏的脸色也好了起来。

事实上,程晓明在科室里很谦逊,做事认真,对同事都很好,科室里,他是最受欢迎的人。

君隐墨笑了一下,却不说话了,何止是认识呢?他身上有几颗痣他都清楚,只是没必要给这个人说了。

“程老师可是我们科室的一支花,他今天应该回来了,说来你运气也好,你刚进科室,他就支援回来了。”顾宏说过这句,就去忙了,他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因为知道了程晓明就在医院,君隐墨做事都有劲多了,跑腿也特勤快,中午,他才去手术室送东西回来,就看见从休息室出来的人……

身材修长,肤色偏白,远远地,也看不清是否长了皱纹,黑发打理得很干净整齐,穿着白色的衬衣,手里拿着西装外套。他步态优雅地走出来,眼神柔和地扫过走廊上的人,却还是没看见隐在角落里的君隐墨。

很想扑上去抱紧他,问他五年前为什么不辞而别?问他这些年为什么不联系他?问他有没有忘记他?

但君隐墨的脚下像是生了根,动弹不得。

那人看样子今天是不上班的,他朝另一边的医务人员职工专用电梯走去,刚好也到了下班时间,君隐墨看了一下自己身上还穿着的白大褂,果断追上去,跟着那人的脚步踏入电梯。

“几楼?”程晓明低着头整理衣服,没看见君隐墨血红的眼睛,但总觉得有一股灼热的视线投在自己的身上。

“我说你要去几楼?”得不到回答,程晓明抬起头来,正好看见身着白大褂,身材挺拔,器宇不凡的人,那人眼睛血红,看着他的眼神,像是要把他吞下去。

由于还没到下班时间,电梯里就这两人。

程晓明的手抖了抖,还是按在负一楼,但眼睛却一直都没离开过眼前的年轻男人。

五年了,他长大了,也学会隐忍了,高高帅帅的就这样站着,就让人移不开眼。

密闭的空间,压抑的气氛,让见惯风雨的程晓明都有些不适,他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嗓子发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程晓明不说话,君隐墨也不说,二十五楼到负一楼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两人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五年前的点点滴滴,走马观花地在脑里走过……

终于到了负一楼,程晓明却站在电梯里,一步也挪不开,君隐墨走上前去,半搂着,将人带出了电梯。

被熟悉的气息环绕,程晓明的腿更没出息地软了,他半个身体靠在君隐墨的身上,嘴里终于露出了破碎的呻吟:“小墨……”

“我以为你认不出我来了!”君隐墨冷冷地道。

“怎么会?”程晓明说着,手已经爬上君隐墨的腰,结实的肌肉,还是他曾经迷恋的模样。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程晓明的车前,君隐墨将人压在车上,低下头,危险意味十足地靠近那人的脸,道:“怎么不会?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灼热的呼吸,深邃的眼眸,眼前的人是他最爱的人,程晓明颤抖着伸出手,搭在君隐墨的肩上,将那人拉下,闭上眼睛……

这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不如来点实际的,让这人知道,分开的五年,他是多么思念他!

果然唇上传来凶狠的、压抑良久的啃咬,那力气,好像要将他整个人吞噬……

熟悉的味道,一样凶狠的索求,是他这五年来,午夜梦回里最思念的触感。

漫长的一吻,程晓明的脸都憋红了,但他脸上还是带着荡漾的笑,水润的眸光里,都是慢慢的、癫狂的爱意,五年前,他也这样看着君隐墨,五年后,也是这样,他还爱着他。

君隐墨又在那泛红的脸上咬了咬,下身暗示意味十足地撞了撞程晓明,低笑着道:“好想弄死你!”

“好!”程晓明很识趣地答道。

“草!”君隐墨将人丢到车里,就像头饿狼般扑了上去,真的要将人就地正法了一样。

又是一阵凶狠的啃咬,程晓明的衣服都乱了,他喘着气将君隐墨的头按在胸口,笑道:“没想到你就是章师兄那个才华横溢的学生,不过,你再不回去,章师兄大概要发飙了!”

“先做了你再说!”君隐墨在程晓明胸前那片啃咬着,身下人的身体抖了抖,明显也很有感觉。

程晓明用尽所有力气,才将那股欲念压下,摸了摸君隐墨的头道:“乖,去上班,下午你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

意思就是说,咱回家慢慢做。

第一章:开学第一天惊喜连连

(丢了钱包和遇见男神究竟是要沮丧还是开心?)

由于小时候有被拐卖的经历,所以君隐墨家里特别注意培养他的独立能力,也因此,他爸妈认为让他一个人去另一个城市报道上学真的不是什么难事,君隐墨也以为没什么难的……

但是,现在在烈日下,B大校园的某条路上,提着笨重的行李,快要脱水挂掉的人,看起来真的很糟糕。更糟糕的是,他的手机钱包都掉了,有点求助无门的意思。

君隐墨觉得呼吸困难,头晕乎乎的,但更悲剧的是,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迷路了。

看着郁郁葱葱的高大乔木,和一条又一条陌生的路,他本就因为快中暑而晕乎乎的头更晕了。

就在这时,几乎没有行人的路上竟然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美少年。

不,这个时候,根本不能用美少年来形容,他根本就是上天派来挽救他的天神。

那人逆光而来,全身上下都被一层淡淡的光晕笼罩着,看不清楚来人的容貌,但看那修长的身形和分明的轮廓,长相必然不耐。

人们通常喜欢美丽的事务,君隐墨也不例外,他自己长得好看,看人的时候也会不自觉地先看脸,如果那张脸看起来顺眼,必然就会有相交的欲望,否则就看都不愿意看一眼。

“学长!”君隐墨来不及多想,眼前的人是他目前唯一的求救对象,不然他中暑倒在这里都没人管。他可不想上新闻头条,说某高校男生因迷路、中暑、晕倒……只是想到这一系列的词,他就觉得脸更热了。

“嗯?”程晓明是被老教授抓来实验室看实验进程,没想到会在偏僻的路上遇到来报道的新生,重点是这孩子看上去真的有点不好了。

“学长,请问五栋男生宿舍怎么走?还有,能给我点水吗?我快中暑了。”那男生身形高大,那张脸即使被晒得通红却也看得出来极为帅气,此刻,他仍然坚定地站着,只是看起来有些摇摇欲坠。

他说出的示弱的话却和他那坚毅的外表有些不符,程晓明看这里离他实验室不远,就将人带到旁边的长椅上坐着,道:“你先在这里休息,我去实验室给你拿水。”

看他眼里有些脆弱却仍然信任的眼神,心里微微触动,明明只是初见面的人,却有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这种眼神,好像在记忆中见过,不由软了声音安抚道:“乖,我很快回来,绝不会留你一个人在这里。”

得到保证,君隐墨才点了点头,一副倔强的表情,看得程晓明想笑,但想到这孩子现在身体肯定很难受,就忍笑快步朝实验室走去。

君隐墨终于看清那人的脸,心里无比震惊,这人和十二年前救他的人长得太相似了,但他没有那么多精力来震惊,只能默默地等待那人的安排。

但心里腾起的安心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初到一个新地方就身无分文的彷徨在见到他就消散了,明明还因为燥热而躁动不安的心,现在竟然觉得清凉了。

看着那人清瘦的背影离开,知道他还会回来,心里就不自觉地被愉悦填得满满的。

程晓明从实验室拿了两瓶水出来,远远的就见那人安静地坐着,阳光从树叶的间隙打下来,照在他穿着黑色T恤的身上,说不出的好看,果然年轻就是资本,不过是随意地坐着,就有让人移不开眼的本钱。

踏着愉快的步伐朝那美好的少年走去,程晓明觉得自己果然老了,看见这样的孩子,都会忍不住喜爱。

将水递过去,并没有想象中的豪饮,君隐墨满满拧开瓶盖,动作优雅地喝水,虽然喝得多,但却不失态。

程晓明自己也坐到旁边喝水,N城的天气,真是要把人热死,都已经九月了,还是热得喘不过气来。

“你是新生,怎么会走到这里来?”这边是实验室,现在才刚开学,除了做实验的学生和老师,这边人确实很少。

君隐墨才刚刚褪色的脸又有点红了,他报到领了宿舍钥匙之后,由于不想和大批的人走在一起,就朝着人少的地方走,心想校园就这么大,应该很容易找到,却不想迷路了。

从小到大,他迷路的次数不多,却不想,第一天上大学竟然就迷路。

但这事不能明说,不然多丢人啊。

“没注意看路标,就走错了。”轻描淡写的一句,脸上强装淡定,眼眸亮晶晶的,很是可爱。

程晓明了然地点头,也不揭穿他。年少的时候,总有那么点倔强和轻狂,是值得原谅的,何况,这样看起来,也可爱多了。

看他休息差不多了,程晓明就起身想要帮他拿行李,打算送他回宿舍。君隐墨却快一步抓住行李箱,坚定地道:“我自己可以!”

“……”

都快中暑的人了,还这么坚持,果真是年轻啊,只要还有一点力气,就坚决不服软。

程晓明无所谓地往前走,失忆他跟在后面,有一句无一句地聊着天。

于是程晓明知道,这个高高大大帅气的男生叫君隐墨,家是S城的,喜欢踢足球,打篮球,玩羽毛球,喜欢长跑短跑……总之就是很喜欢运动。

是临床A班的,来B大学医是因为曾经喜欢的哥哥在B大医学院上过学。程晓明面上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却想,这君隐墨还有点小女儿情节,因为追寻一个已经找不到踪迹的人来B大,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后悔。

将人送到宿舍,领了铺盖,程晓明以为自己的事完成了,就想走,没想到君隐墨又欲言又止地叫道:“学长……”这声学长缠绵悱恻,让程晓明的心都软了,转头看着明明高高大大,却还是孩子的人,他眼睛很亮,就这样认真地看着人,就好像灵魂都要被它吸进去。

“能不能借手机给我用一下?”已经麻烦程晓明这么多,君隐墨本来想到宿舍再借用宿舍同学的手机,但没想到宿舍一个人都没有。

他现在正饿着肚子,身无分文,可谓是寸步难行。所以,又只得紧抓住眼前的救命稻草。

看他那可怜巴巴的眼神,程晓明就拒绝不了,就把手机递给他。

君隐墨拿过手机,输入号码时却犯难了,他根本不记得家里人的电话,不,是任何人的电话他都不记得。

看他迟疑的样子,程晓明本着老师应该爱护学生的立场,就问道:“怎么了?”

君隐墨脸色有些尴尬地回道:“不记得号码,我能用一下你的QQ吗?”

“……”

这是有多脱线啊!但人家年少,在他看来还只是孩子,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原谅,于是,程晓明还是点头道:“可以。”

秋红叶。

当君隐墨打开QQ的时候,就看见了对方的QQ昵称,他快速的退出,然后输入自己的QQ号码登录,还好自家的宋女士在线。

久墨:妈,手机丢了,钱包丢了,现在宿舍,求急救!

莫寻:……

久墨:你还是不是我亲妈的?

莫寻:怎么救?

……

君隐墨也不知道怎么救,有问题找妈妈?他今天是怎么了?

这不是他的风格,他应该是习惯什么事都靠自己,而不是靠家人,靠朋友。

最后,他暂时放弃了和家里求助,而是又把眼光放在眼前的学长身上。

“学长,好人做到底,我钱包和手机都丢了,所以,能先帮我解决一下民生问题吗?”君隐墨突然像被偷换了灵魂一样,笑得阳光灿烂,脸上根本就没有钱包丢了的沮丧,倒好像是多了几分算计。

程晓明觉得肯定是自己看错了,这么年少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算计呢?

此刻已经是下午四点整,不是饭点,程晓明因为要赶着回实验室,就带君隐墨去就近的食堂给他点了一碗面就离开了。

在实验室看完数据,又查了一会儿论文,总想起下午遇到的那孩子,年轻,帅气,倔强,还有最后,笑得像朵花一样谄媚的脸……

他没手机没钱,生活用品也买不了,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宿舍又没人……

想想还是不放心,一看时间已经六点半了,程晓明收拾一下,就朝君隐墨的宿舍去。

才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闹哄哄的,好像已经有其他人了。

敲门,开门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白白净净的男生,开门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意。

真是年轻啊!

在被请进屋之后,程晓明继续感叹,他自己虽然看起来年轻,但其实已经三十岁了,在B大生理教研室执教,年底就评副教授了,岁月是公平的。

“学长?”君隐墨正和人说得高兴,就见程晓明进来了,还是那身白色T恤,看来还没回去过。

“我来看看你,生活用品有买了吗?饭卡有办了吗?和家里联系上了吗?”程晓明一口气就问了几个问题。

君隐墨听得很感动,不过是第一次萍水相逢,这人就先帮自己回到宿舍,请自己吃饭,现在又关心他这些……

再看着和照片里一模一样眉眼的人,君隐墨就觉得眼眶热了,但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以流泪,就使劲儿憋出一个笑来,道:“都处理好了,谢谢学长关心!”

“那就好。”再看看宿舍突然多出来的三个人,有一个正在整理床铺,一个正在玩电脑,而刚才给他开门的高瘦少年正在整理书……看上去都挺好的。

君隐墨的床铺也已经整理好,程晓明突然觉得自己跑来这一趟挺傻逼的,年轻人,要是这么点小事都处理不好,还怎么出来混?

“我走了,祝你大学生活愉快!”说罢也不等君隐墨的挽留,程晓明就逃出了他的宿舍。

只留君隐墨郁闷地看着那慌忙逃走的背影。

总觉得,他在害怕什么?

第二章:再相遇你怎么还这么悲剧

九月初,在南方就以为着还是炎炎夏日,虽然到了傍晚,但热风还是铺面而来。

B大历史悠久,校园里郁郁葱葱的树木,很是赏心悦目。程晓明慢慢地走着。十二年前,他也曾很年轻,带着梦想,走进这个大学。

这树还是那年的树,只是物是人非。

君隐墨在新室友的帮助下,终于在第二天去学校补办了临时身份证,也去银行挂失了,再让宋女士将钱打到室友的卡上,总算买到了手机……

处理好这些,才有空坐在床上休息,拿出随身携带的《瓦尔登湖》,打开,拿出里面的照片……

一看就知道是很多年前的老照片,照片中的人穿着一身白衣,笑得温雅,还是少年模样,眼里都是笑意。他怀里抱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孩,那孩子正是小时候的君隐墨。

不可能是他。

君隐墨在心里否认道,他看上去最多二十几岁的样子,但那人,至少三十岁了,现在可能已经结婚生子了……

在君隐墨的心里,一直把当年将他从人贩子手中带出来的少年当做英雄,虽然看着照片,当年的英雄其实是一个瘦削温雅的少年,甚至,他现在已经长得比那人高了,但,那人还是他心目中的英雄,根深蒂固。

当年得知那人姓程,是刚高考完的学生,上的就是B大的医学院,他就义无反顾地来了。

“看什么呢?还叹气了,一脸很失望的样子,女朋友吗?”室友彭灿抢过他手里的照片,他看到照片,静默了一秒钟没说话。

“怎么会是他?你不是说你们之前不认识吗?”彭灿就是之前给程晓明开门的男生,因为程晓明长得好看,说话声音也好听,重点是他就来那么一会儿就走了,而且走得有些突兀,倒让他记得清楚了。

“不是他,只是长得像而已。”君隐墨拿回照片,失望地道。他也希望是同一个人,但明显不可能。

他都不好意思说,他是因为照片里的人曾经在B大学医而义无反顾地选择B大。

这明明是一场没有意义的追寻。

只因为那个人对他太重要了。

大学生活虽然很新鲜,但其实也就那样,军训被晒的脱了层皮,君隐墨还自以为很帅地给自家宋女士发了一张照片炫耀了一下。

然后就是上课,医学院第一学期就学思修,英语,高数,物理化学生物什么的,和高中差不多,倒弄得君隐墨很无聊。

刚好有个迎新晚会,他还报了一个节目,一个人的独唱,周杰伦的《彩虹》。

每天上完课就跟着同学们去排练,闹腾,费时,但却可以打发无聊的时间。

新生还有新生杯的篮球赛,他也报名了,由于身高优势,虽然球技只是看得过去,但还是选上了。

如果不是再没有见到那个一开学就帮助他的学长,如果不是他有意识地去找了都没找到这个人,如果不是就因此让他觉得心情有些不好之外,他的大学生活真的过得有声有色。

“我说了我们不可能,即使你到了我学校门口我也不会见你的。”君隐墨压着脾气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高中的时候就虽然爱玩,但从来都不会让女生误会些什么,他没有喜欢的女生,也没有刻意地去喜欢或者不喜欢。

他以为,如果真正喜欢,才会在一起。

刚才给他打电话的女生,就是他高中同学,小姑娘长得挺漂亮的,成绩好,人很聪明,等他意识到的时候,那人已经追着他到了B城了……

长得帅也是罪!

一想到这里,他就更郁闷了。当年的哥哥长得那么帅,肯定已经结婚生子了……

篮球队那边才刚训练完,君隐墨心理憋着气,就骑着车一股脑地狂飙,刚好这条路上没人,于是他就更加放肆了。

只是,冲动是魔鬼,当看到眼前的井盖时,君隐墨已经连人带车倒在地上了,由于速度太快,动量太大,他只觉得腿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你怎么样?”温和好听的声音在头上响起,君隐墨这才从疼痛里清醒,也意识到了身旁站着的人,他抬起头,就看见灯光下,那人身着白色衬衫,脸上的神色看不真切,但这不就是那个他遍寻不果的学长吗?

“没事!”君隐墨呆呆地看着程晓明,那个什么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看看,现在这角落里,还真有点灯火阑珊的意思。

程晓明无所谓地抬开君隐墨的自行车,但看君隐墨却没有站起来的意思,这是没事吗?

他低下头去,就着灯光,隐约看到君隐墨的右小腿处被划了一大片,凑近了看,血淋淋的,当真没事。

无语地看了君隐墨一眼,程晓明将人架了起来,低声道:“踩一下,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

君隐墨听话的用了用力,能站着,也没那么疼,就道:“没有。”

“那就好,这里离我的住处不远,我带你回去包扎一下。”程晓明低头仔细查看了一下伤口,灯光昏暗,虽然看起来恐怖,但没什么大事。

看着对方这样认真地对待自己受伤的腿,君隐墨竟然觉得呼吸有些不畅,脸也有些热热的,好在灯光很暗,看不清楚。

“这……”君隐墨本想说,我可以自己去校医院的,但最后想到,难得遇见学长,要争取和学长一起相处的时间,就没再反驳了。

程晓明不知道他已经想了那么多,就只是觉得这孩子可真够倒霉的,骑个自行车都可以摔成这样……

扶起自行车,程晓明自己在前面,示意君隐墨上来。君隐墨看他那瘦削的身材,实在不忍心坐上去。

见他迟疑,程晓明不耐烦地道:“上来!”

感到程晓明的语气不对,君隐墨就听话地上去了,他正在犹豫手放哪里,就听程晓明道:“搂着我的腰。”声音很小,若有若无,好像声音的主人也不确定一般。

程晓明确实不确定,是非常不确定,这些年一直单身,一直很排斥和人有身体接触,尤其是,还是刚刚打完篮球,浑身散发着男性气息的身体,只是想想,就够他心跳加速,呼吸不畅了。

但年龄大了到底就是任性,自以为自制力都一流了,虽然他的身体僵硬着,但还是装得若无其事。

君隐墨见学长的背影一动不动,白衬衣下腰身虽然细,但绝对不是柔弱,而是好像蕴含了无穷的力量,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触摸,他克制住想要犯乱的手,轻轻地环上那结实的腰身。

果真如想象中的一样有力,君隐墨在心里赞叹道。

“搂紧。”腰被那样轻轻的搂着,让程晓明有些不适,就让君隐墨搂紧,登着自行车朝自家楼下而去。

君隐墨看着眼前的教师公寓,单膝站着,看了正在停自行车的程晓明一眼,再看一眼这隐藏在众多楼房中的教师公寓,想,学长真有钱,这里的房子都能租得到。

“走吧!”没有看见君隐墨眼中的神色,程晓明将君隐墨的右手搭在肩上,就架着君隐墨上楼,“我住四楼,可能会有点辛苦!”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