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异世乐仙(修真 穿越)下—艾达米

异世乐仙(修真 穿越)下—艾达米

时间: 2016-04-11 17:41:29

第089章:现实世界

见季生答应,秦耀军点了点头,打开旁边的另一台电脑,打印了一张卡片,放在了桌上。

“这里有一张临时工作证,你和韩峰现在就去苏省吧。”

季生凭空需抓把工作证收在了手里,无视秦耀军的视线,转身出门了。

韩峰转身敬了个礼,也跟着季生一起出去。

进了电梯,韩峰疲惫的捏了一下眉心,颓然对季生说。

“真是抱歉。我们单位制度严格,我不能绕过我的直属领导去找别人来推荐人……我不知道秦局他为什么对你这么不上心。”

“没有关系的,来日方长。”

季生捏了捏小尼的犄角,见它怕羞的团成一个球形,轻轻笑了。

“往常修士帮我们做事,并不和我们的人在一起,这次因为我和秦局说和你有些交情,才能被安排一起出任务。当然也只有我们两个了。军队那方面,上级会另外派人从军区赶过去。”下了楼,韩峰领着季生去了停车场,一边解释道。“z国的修士都和我们签了保密条约,有义务对凡人隐瞒这些违规常理的事。平时我们和他们极少打交道,有什么擦边的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现在我和你在一起,不能罔顾规定,让你大白天直接飞走。只能委屈你坐我的车了。”

“这里去苏省不过三个小时,来得及。”季生拉开韩峰的黑色越野,利索的坐了进去。

韩峰见这少年虽然能力比以往高出许多,可品性依然如故,心里高兴,立刻坐上了驾驶座开车,不再说什么客套话了。

因为是特殊牌照,车子也似乎被改装过。一路疾驰,只是两个小时便到了苏省最东靠海的一座岛屿。

此时从苏省军区赶过来的部队也到了,海面上也停了不少军舰。韩峰和季生展示了特殊工作证,才被放行。

关于修士的事,经常出这种任务的大部分人也多少有些了解。可是像季生这样,一点架子没有坐着国安部车来的,那可是第一次见。

要不是他手里抱了一只谁也没见过的怪物,那样貌也是不同寻常,还不会相信这也是一个修士呢。

季生无视旁人惊异目光,下地走到了一块礁石之上,了望远处平静海面。

原来许多人都很清楚这世上有这些奇异所在,也只有如当年的他一般的普通平民,才一无所知被蒙在鼓里。

就看这大好天气下,蔚蓝平静的海面。即使军队提前封锁了,这附近岸上的居民,恐怕也以为是什么军事演习吧。

季生收回视线,对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韩峰说。

“不知那来的精怪能力如何,我要先布下阵法,以防万一。你和他们说,在海面上让开一条通道。”

韩峰点头,转身去找那站在场中,十分醒目的两个指挥官。

其实其中之一季生也认识,就是上次在溪桥村见过的钱参谋。不过此时他又换了一种相貌,对方也不认得他。

也许是听见韩峰提到季生,钱参谋和他旁边的那个军官都是抬眼看了过来。

季生点头致意。

看见季生的表现,钱参谋拿起对讲机说了一句。

韩峰请了个礼,也返身回来了。

“行了,钱参谋让军舰退回了港内,你在前头布置阵法吧。”韩峰说。

“嗯,我这便去了。”季生应允,抬脚便飞身上天,如离弦之箭般朝海面飞去。

此时海滩上又是一片惊呼。

他们原来和修士出任务,基本是站在外围,拦住不明真相的群众。亲眼看见这飞天的神通,这还是第一次。

韩峰见季生矫健身姿,心底闪过一通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最终只剩无奈一声叹息。

季生飞上海面,视野陡然开阔很多。

只见远处海平面阴云密布,波涛翻滚。不详之意显然。

看来是真的要来了。

季生抓紧时间,放开小尼,祭出阿紫,降落在底下平静海面之上。

他现在修为不过辟谷,阿紫威力不过一二层。莫看他面上冷静,实际上这精怪实力如何,季生心里并没有把握,确实是他一次冒险对敌。

如果时间允许,不是这短短八个小时。他准备也许能更充分些。

深吸一口气,季生拿起阿紫,在海面上画下他所知几种防御大阵。直直耗费了一个时辰,体内灵气消耗一空,阿紫成功落在阵中灵光四溢,才安心停下,静待那阴云逼近。

海面上平静,那驻守的官兵也是严正以待,一片肃穆。

韩峰拿望眼镜见到季生远远飞在海面空中,心中终是焦急难耐。

“韩少校,这次来的这位大师,年纪看起来很轻啊。听说还是和你有些交情?”钱参谋见韩峰脸上难得出现焦急之色,也好奇问了一句。

“是,他人品很好。如果今后能与他合作,我们的工作想来会容易很多。”韩峰放下望远镜,回答了一句。

“那样就好了。”想到之前那些修士的种种无理要求,钱参谋也早就心有怨气。现在听说以后有其他合作对象,心中也有两分庆幸。

“不过这次似乎来的是个大麻烦,就不知你那位朋友实力如何了。”钱参谋也拿起望远镜看了一眼那单薄身影。也只能心里祝他好运了。

过了一会儿,只听身后传来一阵惊呼。

韩峰和钱参谋等人奇怪回头,只见天空划过几道光亮,隐隐可见其中有人身形,是直直朝着海面上飞去了。

钱参谋不明所以,还笑着说。

“你这位朋友人缘倒是不错,这么多人来帮他,想来是没什么问题了。”

韩峰却是脸色大变。

其他人不知道,可他知道季生和其他修士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这些人来的蹊跷,到底是为了那发狂的怪物,还是季生?季生的易容会被对方看穿吗?

在这样大敌当前的时刻,如果对方向季生动手呢?

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焦急,韩峰飞奔跑向海边一艘军舰。

季生耳聪目明,自然也感觉到身后动静不对。

他转身一看,那几道修士飞行轨迹,自然看的一清二楚。

飞在最前面道袍的,是范家的门主,后面那位八字胡的,毫无疑问是刘家的门主。其后几位,他不看也知道来势不小,大事不妙了。

也不等季生思考这几人是否看穿他易容的面目。那范家门主远远便祭出一柄猩红木剑,携狠戾之势批来。

这法宝灵光四溢,是蓝阶极品。操纵之人又是炼虚修为,威力很是强大。

季生如果想去抓,恐怕还未抓到法宝本身,就要被剑气劈中。

但他也明白对方已知道他是谁,而且此时因为刚才布阵,体内灵气空缺,实力又不同以往。当即拉着小尼转身扎入海中。

对方人多势众,他以水族之躯体,在水下可是比那些人活动更佳。

阿紫定在阵中,把来人动作都看的一清二楚。

这可如何是好,阿然把他定在此地是为了对付要来的精怪。现在又无缘无故来了一拨不好惹的修士,他是先打哪边好?

再见季生又潜入水中,阿紫更是恨不得跟着一起走了算了。但是心里又想到阿然不是临阵脱逃的人,没有喊它一起下去自然是有一定道理,才勉强稳住自己继续在海面上压阵,没有其他动作。

季生潜入水下,视线也如在空中一般清晰。他看的清楚那些修士一共十二人,停留在他上方海面激烈讨论,似乎马上要飞扑而下。

又看另一边压阵的阿紫,季生心里划过一丝赞许。心想阿紫性子总算沉稳了些,没有贸然追他过来。

那群人似乎终于商讨结束,其中四人朝水下飞来。那两位门主倒是一个不动,似乎是让这几人来探风的。

“竟敢来水下找我们麻烦,看我如何对付他们。”小尼游在水里也是十分自在,此时和季生一起看见有人下来,当即出声讽刺。

只见他乌口一张,飞出一团白色浓雾,眨眼之间便扩散开来。

不提海面之上。在岛上官兵也见远处突然蒸腾起无边白色,好似天上被捅了一个窟窿,掉下来一大片云雾。

季生看见这幻境声势,也是被吓了一跳。

没想到小尼只不过长了这么一点,能力就如此厉害了。果然不愧是龙族后裔,实力超群。

在空中等待的众人见眼前花乱,知晓是幻境手段,纷纷都拿出了法宝抵挡。

而朝水下冲来的四人一时没防备,齐齐中了幻境,歪头歪脑的摔了下来。溅起几处水花。

季生乘此机会,瞬间便游到那几人身侧,祭出那混元掌。

当然他并不是阴狠之人,这几人过往与他并无深仇大恨,因此只是吸光其体内灵气,断了几人战斗能力,未伤对方性命。

虽然只是几个未到辟谷的修士,但好歹为他因为布阵的灵气空缺,弥补了一些。

第090章:现实世界

见先下去四人音讯全无。这幻境又来势凶猛,一位范家弟子抵抗极难,忍不住破口大骂。

“好生厉害的法诀,那孽障有两分手段!”

范家门主四顾周围,见除了他自己和刘门主没事,其他弟子只是苦苦支撑,于是冷哼一声,把身上法袍撤下,罩在众人头上。

这法衣飞在空中,即刻散发出阵阵青光,这八人四周总算显出一丝清明。

“全中兄,这孽障水性功夫极好,我们几人却并不擅长水下作战。依你看我等该如何对付?”刘门主见到身后其余弟子终于得了喘息,不满的眯了眯眼,对着范门主拱手问道。

“少川兄,听说此次来袭,是一深海巨怪,这孽障躲在水下,自然会先碰上那麻烦。我们守在海上,静观其变即可。”范全中老神在在答道。

“如果他从水下跑了呢?”刘少川又问。

“那便算他命大,逃过一回吧。不过如果他这样做,那俗世的……”范全中回头看了一眼岸边密密麻麻的军队,悠然道。“可就对他意见很大了。”

“说来上次那孽障来袭,也不知他用的是什么手段。让我等走神了如此之久。醒过来时,见那季林季尘还有季休都死状极惨,也是心有戚戚。”刘少川揩了一把自己的八字胡,愤然道。“虽然说张芸愿意以整门宗门为报,让我等来找这个孽障,也说不清是不是合算的买卖。”

“不能硬拼。”范全中看了一眼海面,轻轻摇了摇头。“虽然是听说只有他一人来此。不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外援,我们要见机行事。”

“嗯。”刘少川深以为然点头,看向越来越近的阴云,等待时机。

季生在水下等了许久也不见天上的修士动作,再感觉到水下暗流涌动,明白是今天的正主要来了。

“生哥哥,这水波动静剧烈,来的东西可能体型极大,我们还是躲一躲吧。”小尼在水波中沉沉浮浮,有些担忧的说。

原本如果没有这些突然到来的修士,他且战且退,赢面应当很大。可这上有恶狼,前有恶虎的事态,真是让人难以招架。

“我们先退一些。”

阿紫处在阵中,除了他这个布阵之人,其他人都看不见。留它在那,可作为一张底牌。无论是他擒妖,还是抵挡追兵,引至那处,都可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样想了,季生拉着小尼往后退了十几里,沉到了一片礁石林中。

岸边的人被小尼拉起的庞大幻境挡住视线,根本看不见远处动静如何。

而在空中等待季生出水的几位修士,可把那滚滚阴云看的一清二楚。

云中雷电滚滚,底下海浪滔天。

真是如同一幅末日画卷。

云未至,风先到。这狂风吹卷,把天上几人衣服吹的乱七八糟。

刘少川心有余悸,忍不住对一旁的范全中说。

“全中兄,我看来的妖孽动静不小,我们是否避其锋芒?”

“嗯,我们先去岸上等着。”

范全中也有退意了,一招手,飘在天上的法袍裹着众人一起回去了。

季生见天上的几个黑点也退了,眉头却皱在了一起。

这几人身为修士,为何不挡在前面。竟然也躲到凡人中去了。真是好厚的脸皮。

可他却不能这样。

不提那几人在岸上等他,他也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这威势惊人的精怪,扑向韩大哥以及无数凡人所在的地方啊。

只盼这精怪还讲道理,他和小尼能劝阻对方回去最好不过!

一刻钟之后,海面卷起巨大海啸。加上天上雷云轰隆之声不绝,真是震耳欲聋。

季生虽然有礁石挡住身形,但看这遮天蔽日之势。也是心里发寒。

“生哥哥,好可怕呀。”小尼躲在了季生旁边,紧紧挨着,一双眼睛惊的滚圆。

季生一言不发,按住小尼背脊,凝神屏气以待。

又是一刻过去,这海面几道波涛翻过,竟然有些安静了。

不过季生知道那只是表面的平静,底下波涛暗涌,一股极为强劲的水流朝这边飞速扑来。

季生取下身后三弦,运起灵力,拨出久未弹奏的静思一曲。

古朴小调,在这狂风骇浪中,如风雨飘摇。

一声怒吼,携卷巨浪喷来。

把季生面前礁石林,尽数刮倒。

季生站立不稳,也被推飞出去,撞倒后面几座礁石。

小尼拽住季生衣角,才没被带到更远的地方。

当然,季生遭此意外,也未断绝弹琴之意,他按捺慌乱,静心播弹。

小尼不敢打扰,忧心忡忡的看着眼前黝黑水域。哪只只是一眨眼,眼前便出现了一颗巨大、鲜红的眼球。

“啊!”

惨叫一声,尾巴甩出了一条小水波,小尼瞬间躲到了季生背后。

季生听见小尼惨叫,终于也是忍不住睁了眼。

与那一双鲜红眼球对视。

“你分明是人身,为何遍体水族之气。”

那巨大海兽,除了眼睛,其他身体都隐藏在幽深水域之中。但季生看的明白,那漆黑一片之中,有灵气散发之处,似乎绵延上千米。可见都是那巨兽躯体

不过好在对方修为也似辟谷上下。就是不知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妖兽天赋了。

这样盯着看了一会儿,季生看那对通红的双眼,竟然觉得目眩。

“我原本遭逢大难,不能修炼。幸而托上天眷顾,我换了一身体魄,重回仙路。”季生忍耐不移开视线,对这巨兽回答。

“你奏的是什么曲。”巨兽又问。

“一位无名上仙教我的,名为静思。”季生答。

“这曲很好。我差点铸成大祸。”巨兽蜥蜴般的眼球不安的动了动。“我原本在深海静修,哪知一些凡人不知倒了些什么东西下来,致我癫狂。一路奔至此地,才有两分神智。”

原来是因为神志不清才作乱的,现在对方清醒,不用再打斗,季生心底是松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劳烦前辈回家去吧。此次动静极大,引得附近凡人修士震惊,闹大了便不好收场了。”

此时巨兽却沉默了。

季生见此觉得不妙,又小心问道。

“前辈可有什么难处?”

“那处海域污染极重,我无法回去。”巨兽说。

“那您先在别的海域暂住些时日,等前辈巢穴附近的污水散去,便可回去了。”季生说。

“别处没有灵气,于我无用。”巨兽说道此处,露出一丝冷笑。

让季生在黑沉沉的水底便看见几根幽幽发光的白色巨牙,更是心生警惕。

“那前辈想怎么做?”季生问。

“千年难得出来一次,依我看,便乘此机会,吃几个修士补补身子,打个牙祭!”巨兽哈哈一笑,突然猛张巨口,朝季生咬来。

季生感觉水流忽然急速朝前涌去,立刻飞身退后。

他此时身形在水底十分灵敏,小尼的避水法诀对他来说,便是锦上添花,转瞬之间,便游出十几里开外。

那巨兽大口一咬,只听的沉重一声闷响,是扑了个空了。

看来还是免不了一战,季生也不惧于此,当即一边急退,一面操纵些小法诀打在前方。

可惜他这些法诀不过是当年凡体所用的小法术,对于这种皮糙肉厚的巨兽,实在是不值一提。

还是要用混元掌了!

可惜两者体型悬殊,他还未有近身的机会,对方就可把他一口吞下。

需得引去阿紫的阵法,才有机会!

季生心里想到主意,当即拉着小尼飞上海面,以期从天空绕过,引这海兽去设下阵法之地。

这暴风来袭,把小尼的幻境迷雾已经吹的七零八落,两人窜出水面,只剩下一片黑云雷电,映衬这海面也是乌黑似墨,十分可怕。

季生和小尼飞扑出来,直去布阵之地。

哪知海面也蒸腾翻涌,在他们面前也腾起一处巨大水柱。

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条十几米粗的巨大身躯拦在眼前。

此物身披墨绿鳞甲,一颗巨大头颅垂在天际,似蛇非蛇,满口獠牙,眉上生瘤,丑陋可怖!

“想跑?”

他嘶声大笑,又是飞扑下来。

季生返身一跳,堪堪避过那锋利巨口。不过那巨大身躯带出的狂风,还是让他身形不稳,往下坠了十几米。

此时因为幻境迷雾散去,韩峰所坐的那艘军舰终于恢复操控。

而现在船上的人看见那黑云下巨大怪兽,怎么样也不敢靠过去了。

“季生!”

韩峰看见季生几次与那怪兽巨口擦肩而过,惊出一身冷汗,狠狠把拳头拍在了面前的控制台上!

“开火,还不帮他,开火打!”

“韩少校,这次的总指挥官是梁司令,我们没有接到命令,不能擅自开火。”舰长极其为难的看着他。

这一句话让韩峰气的几乎崩溃。

可是没人比他更清楚军令如山,他只有一个人,又不能掐着一船人的脖子逼他们!

再回头看季生危机处境,韩峰焦躁的把帽子丢在地上,继续拿着对讲机怒吼。

“你们他妈的在干什么,开火,听不懂吗,命令开火!”

可是指挥频道还是一片安静……

“梁司令,得罪了。这是我们修士之间的事,你们就在一旁看着就行了,我们自会解决。”

范全中从梁司令手里那过那个不断传出咆哮的对讲机,轻轻一扭把它关掉。

“范仙师,这怪兽可是要危害国家的隐患,你们这样,是置国家危难于何地啊?”梁司令和附近所有的人都被范全中定在原地,根本动弹不得。只能愤怒质问。

其他离远了的士兵没有命令没法过来,远远看去也是梁司令和几个修士在讲话,并不知对方被胁迫的实情。

“放心,这件事我们肯定会解决的,你们大家都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对所有人都好。”范全中把关掉的对讲机放回梁司令口袋,对身旁的几个弟子使了个眼色。

“你们在这里好好保护梁司令钱参谋,我和少川兄去解决那个麻烦,”

六个弟子欣然允诺,乐的在岸上看守这些凡人。

范全中和刘少川则向海面飞去。

第091章:现实世界

“你这小儿灵气倒是充足,躲了我这么久,还有灵气可用!”巨兽虽然几扑不中。但也是猫捉老鼠的恶意心思,以为季生不过是他手中之物,根本逃不出他的五指山的。

季生不能再用人修法诀,自然不能通过曲谱一边弹奏一边回复灵气。此时用的,都是之前用混元掌吸来的几个人灵气。

如果再不敢到阿紫布阵的地方,找到机会使用混元掌,那他是绝对支撑不下去的。

“你这疯子,我生哥哥又没惹你,你干嘛咬着他不放!”

小尼飞在空中,见幻境无用,也是不停朝那巨兽喷吐闪电。

可惜他此时闪电威力虽然比从前高上许多倍,可对这巨大海兽来说,还是没什么用处。对方鳞片极厚,而且爬满了珊瑚贝壳等物,打在上面,只是把这些寄生物削去了一些。

“你这小杂龙,毛都没长齐敢在爷爷我面前叫嚣。你还是乖乖喊我一声好祖宗,我便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水族翘楚!”

“呸。”小尼狠狠吐了口口水,又放出几道闪电打在对方头上。

大概是有一道闪电晃中这巨兽眼睛,他恼羞成怒吼了一声,浑身鳞片颤抖,发出刮擦之声,让人浑身发冷。

又见滚滚乌云里的电光顿时闪动剧烈,一道粗长闪电撕裂天地般,带着极为妖异的光芒打向季生小尼二人。

这闪电划破天地,又转瞬即至,季生反应再快,慌忙躲避之下,也难免擦中。

可原本以为的剧痛并未到来,那电光只把他衣物烧焦,皮肤并无半点破损!

“可是换了一副好壳子!”

季生无奈自嘲。

知道挨对方几下也无事,便抱着小尼全力朝布阵之地冲去。

见对方挨他真雷无损,巨怪咦了一声,眼底划过一丝红光,更是迅猛的朝季生扑去。

这小子福运深厚,得了一副好肉身,他吞吃下口,一定大补!

听见背后劲风,季生见到前方不远便是阿紫所在,心里大喜。

“恶贼,你有本事便来追我!”

季生奋力一扑,一个空翻便站在了阿紫身后。

巨怪不疑有他,以为对方自持皮坚肉厚要与他拼命,毫不迟疑的扑上前来。

阿紫在此地早已等的心急如焚,此刻见季生终于回来,那瘟神还敢追此,当即心头火气,运起十分全力,一下子把那扑来的巨怪装入阵中。

只见原本空无一物的海面突然闪过一阵金光,那巨大怪兽便像突然套上一挂锁链,被扯向海面。

“竟敢暗算于我!”

海兽感到身中束缚,顿时大怒。

但这阵法是紫品法器所压,五阵叠加。哪怕它力大无穷,一时半会也是挣脱不得了。

“生哥哥,莫与他废话,狠狠打他。”小尼也是气的狠了,巴不得季生狠狠灭了这坏蛋嚣张气焰。

季生自然知道机不可失,当即运起混元掌,朝那怪兽双眼打去。

“出!”

一声大喝从头顶传来。

季生拼尽全力击向巨兽眼睛,根本来不及抬头看那是谁。

只见一庞大阴影急速坠落,一座几十丈的青铜大鼎飞砸而下。

嗡的一声,阵法咔嚓作响,定在阵中的阿紫也忍不住歪斜了一下身体。

“生哥哥!”小尼看的清楚,是之前来围堵他们的两个修士,此时竟然在季生拼斗的时候偷袭,真是卑鄙无耻!

气急之下,小尼飞身迎上,阻止两人再靠近季生。

可那海兽原本见季生一掌打来,已经预感不妙。哪知刚才阵法晃动,身下也忽然感到松动,心中一喜,奋力一挣,竟然脱开束缚了!

季生此时正是往那海兽脑袋飞去,可这妖兽此时突然挣脱,一张大口,瞬间把这飞来的人影一口吞下!

“生哥哥!”小尼余光见底下情形,目眦尽裂,也不管后面的修士如何,转身朝那海兽冲去。

阿紫此时也心神大震,阵法尽数消散,几乎落下海面。

眼见自身恢复自由,又吞下一大补修士,海兽昂头大笑,一甩头便把小尼打飞。

“哈哈,尔等受死!”

一些小小杂鱼,如何能挡它!

海兽见空中还有两人,又拔身而起,张大血口朝范全中和刘少川两人咬去。

范全中又是祭出夯山大鼎,朝那海兽打去。

可那怪兽皮糙肉厚,一砸下去,不过是让它头歪了一歪,但马上又甩头回来追咬了。

刘少川也拿出自家拿手法宝,奔雷珠往那兽头上砸去。

海兽见对方竟然拿雷珠来砸他,心里冷冷一笑,当即张口,也是直接一口吞了下去。一丝波纹都没有。

刘少川瞬间感觉与法宝链接断绝,心痛难言。

怎么他这蓝阶极品法宝就这样一招被对方拿下!是何道理!

“少川兄,这海兽能操纵大浪雷云,显然不惧这两项攻击,你这奔雷珠是失策了!”范全中见场面不妙,面上还是保持冷静。

“相生相克,不过是说些同等档次的东西。我这奔雷珠被我凝炼多年,威力极大,便是与天雷威势也有一拼,怎么到了这里就不堪一击了?”刘少川不忿说道。

“妖兽大多有上天眷顾的种种天赋,也许他在此方面便是个中翘楚,不要硬拼。”范全中操纵大鼎抵抗那海兽攻击,表面上是战了个平手。可对方被砸数下,却是越战越勇之态。他自己使用这强力法宝如此频繁,倒是感觉灵力不支了。

刘少川失了拿手法宝,只能用其他次一些的备用。可都无一能破开那海兽皮肉。

两人回视,见对方额上都是冷汗密布,当即一起开口。

“这妖孽好难缠,我等还是先避一避,等回去做好准备,带了帮手再来一起诛杀。”

见双方都有退意,两人一点头,飞速朝海岸退去。

那海兽见两人逃跑,当即钻下水面,拱动巨大身躯,御波翻浪,疾驰追去。

小尼被那海兽击飞,是直直坠进了海里。

等他被冷水一激,才悠悠转醒。

睁开眼来,看见阿紫灵光黯淡浮在他身旁。

“阿然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说什么胡话,我与生哥哥是签了血契,我此时没事,他怎么会有事,你快快振作,随我去追那恶贼!”小尼晃了晃脑袋,奋力转过身来。

阿紫此时也才明白,抖擞了精神,和小尼一起朝前追去。

“阿然等我!”

因为海兽裹风携雨而来,海面上的幻境迷雾早已消失一点不剩。

此时它朝岸上冲来,那如山峰一般的背脊在海面上起起伏伏,所有人都吓的手心冷汗直冒。可转头去看梁司令,却迟迟等不到攻击的命令,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此时两个黑影从海面疾飞而至,他们落在梁司令等人边上,对各自弟子嘱咐。

“今日不适合与这妖孽拼斗,先随我们回山准备。”

其他六人欣然允诺,随两人脚不沾地离开。

当然范全中也未忘记挥手把之前所下的定身咒解开。

梁司令和钱参谋恢复过来,见这八人已然飞的远去,只留几个黑点,立刻痛骂出声。

“欺人太甚!无法无天!”

“首长,快下命令吧,那怪物马上来了。”钱参谋回头看见海上形势,暗暗心惊。

梁司令也知道此时抵抗要紧,这几人的问题,等他回去再向上级报告!

见那些个自视甚高的修士逃跑,守在此地的士兵都忍不住心底鄙夷。此时对讲机指挥频道也终于发出战斗指令,按兵不动多时的众人,终于行动起来。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