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异世灵石猎人(穿越时空)上—弦

异世灵石猎人(穿越时空)上—弦

时间: 2016-04-11 17:42:49

文案:

穿到异世的马晓天从小穷到大,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拥有这么牛逼的超能力!有一个超帅老公保驾护航,两个超棒的朋友一路支持。满世界寻找珠宝、消灭异兽,顺便解决掉恶势力,简直是人生大赢家!

本文双CP。攻受都双洁,不逆不渣。甜爽文升级流。金手指有,美食有,珠宝玉石有,赌石有,挖矿有,探险有。捎带脚还有狗血家族斗争和恶势力跳脚等着挨劈。

编辑评价:上辈子无父无母,这辈子不知道身世的马晓天,有着别人看不惯的乐观和自立。也因为这样的性格,他收获了友情和爱情,意外的激发了隐藏在身体里的灵力潜能。他开始在爱人和朋友的帮助下,一步步走向灵石猎人和灵力设计师的道路。而马晓天的伴侣战九最终也能得到他应该得到的一切,协助霍琮霆和应峰除掉恶人。这是一篇以充满了灵力的异世界为背景的类兽人故事。在这个故事里,美丽的珠宝是富含灵力的灵石。漂亮的首饰可以提供战斗中的灵力攻击帮助。野外寻矿探险,各种异世界和现世界混合在一起的美食。两对主CP的甜蜜爱情,各路朋友的友爱互助。甜蜜向升级流,很值得喜欢异世界赌石和美食兽人文的大家观看。

内容标签:未来架空 美食 种田文 异能

主角:战九X马晓天/霍琮霆X应峰 ┃ 配角:各种 ┃ 其它:赌石,翡翠,珠宝,琥珀,美食,探险,升级,金手指,兽人

1.我叫马晓天

关掉电视,马晓天躺在沙发上抻了个懒腰。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盘算着小峰应该要回来了。身为室友兼厨子的自己,是时候该做晚饭了。

打开保鲜柜,里面的食材已经所剩无几了,不过这难不住马晓天,至少今天晚上这顿还不是问题。

薯豆剥掉薄薄的外壳之后切成滚刀块,跟细米一起煮成薯豆饭这是最普通家庭的固定主食。但他和小峰的细米存货不多了,好在薯豆是头两天新买的,多放一些也可以。

紫菇的口感很不错,除了个头小了一些颜色诡异了一些,外面还有一层必须要用开水烫掉的黏液,这种菌类的味道是顶好的。但是这里的人显然都不太热衷这种产量极大的野生蔬菜,导致它的价格非常便宜。幸而马晓天上辈子就喜欢吃各种蘑菇,所以这辈子他打小就已经是紫菇的忠实粉丝了。自从认识了应峰之后,这个跟只比自己打了三岁多的室友也被他吸纳进了紫菇拥护会,虽然这个会是他自己封的,目前只有他们两个会员。

蘑菇肉片只有盐就已经很美味了。马晓天庆幸自己上辈子的苦日子。

前生的他小时候父母离异都不要他,他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但爷爷奶奶的年级都大了,开始上小学的时候,他就懂得了要同样照顾身体不好的爷爷奶奶。

马晓天在魂穿之前也叫马晓天,两辈子虽然不是同一个时代,或者说可能不是同一个时空,但他的容貌没有什么变化。小时候,一张可爱的娃娃脸给他带来了不少便利,总是有长辈看他家庭艰苦,会经常给他一些照顾。但长大之后去找工作,他这样像是没有经过任何磨难的脸就成了不小的障碍。爷爷奶奶在小学五年级就去世了,他靠着家里留下的钱读完了初中。那之后他去找工作,就没有能干长的。

做力气活人家看他这模样就像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根本不愿意让他来这里玩耍。想去哪家单位做职员,没学历没技术他连投简历都不能。自己做买卖又没有钱。除了有一些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星探”曾经拉过他去面试做模特啊演员,他还警惕性很高怕被骗。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找小饭馆儿做小伙计,洗盘子洗碗切菜洗菜做服务生。要么就是擦车、擦鞋、还干过干洗店的洗衣工,做过首饰加工的学徒,装饰城送货小弟。最后那份他觉得最好的工作其实就是送快递。可也是因为这份工作,他在送件的路上被高空坠物砸中,然后就穿到了这个世界,跟这里的马晓天合二为一了。

这里的马晓天命并不比上辈子的他好多少。他是马晓天六岁的时候穿来的。庆幸的是当时马晓天的父母健在,家庭生活也很和美,他还有一年才到上学的年级,又因为年纪小,装傻卖萌的知道了很多关于这个陌生世界的事情。

这个世界很像曾经,但却绝对不是曾经。

这个世界上的人跟前生有很大不同。除了男女之分,更重要的是天赋差异。就像他的爸爸,就是可以跟体甲融合兽形战斗态化的魁人,妈妈和他自己则是最普通的常人。在魁人和常人之外还有一种数量相对少一些的灵人。

一开始马晓天完全不理解灵人是什么概念。他尚且还能把他这辈子的亲爹变形当成变形金刚看待,但他妈告诉他灵人有灵识可以感应灵石啊之类的,他就跟听天书似的。一直到上小学之后,他才彻底搞清楚。原来这个世界有很多能源甚至是魁人战斗形态升级都是需要灵石的。也可以说这个世界灵石是最昂贵珍贵的存在,而这些灵石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他上辈子在地球时听过的一些珠宝玉石,尤其熟悉的就是翡翠。

以马晓天上辈子的苦日子来说,他当然没机会接触翡翠。但身为一个华国人,没有人会不知道这个东西。比起那些奇奇怪怪的石种,对这个他肯定要更熟悉。但他觉得自己这辈子也肯定与这些东西无缘了。

穿越之后马晓天一度以为自己是捡了个大便宜,不但有了第二次生命,还小了十几岁,有爹妈在,有人疼。可没想到他刚上初中,他的父亲就在一次外出任务时牺牲了。而他的母亲因为忧伤过度,选择了自寻短见。

再一次沦为孤儿,马晓天在那几天有一种自己是不是克六亲的错觉。怎么会都死了呢?是自己太差劲,所以老天爷不允许有人在自己身边?可很快生活的压力再一次落到了他身上,他已经无暇顾及那些事情了。

说起来这个世界的科技要比他来的二零一四发达一些,社会福利也要更完善一些。他这样未满二十岁的未成年人,是可以享受到高中毕业的。对无亲属抚养的孤儿社保部门也会提供最低生活保证金。原本马晓天就是个什么都会做也都知道的成年人,尽管在外人眼中他刚刚十三岁,还是一个个小孩子,但也正因为是小孩子,他需要花钱的地方本该不多。可是不知道是不是父母的死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创伤,那之后,每隔两个月他就会头晕得厉害。被老师发现之后送去医院,被诊断为灵力损耗过大,于是每两个月一块灵石的消耗就成了他最大的麻烦。

于是他突发奇想的在自家门口贴上出租的告示。他希望有人可以跟自己一起分担一些。虽然房子是父母留下的,可房租水电都的花钱。这么多年下来,父母的存款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虽然在二十岁之前社保的补贴还在,但如果想继续读书,他就很难支撑下去了。最可恶的是这个世界严格禁止了二十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参与工作,这等于他失去了打工的机会。唯一的额外收入就是在网络上卖一些收工制作的小玩意儿,像是一些自己用过的灵石虽然已经不具备灵力的加之,但样子还是蛮漂亮,他就回忆起上辈子给人家做首饰加工学徒的时候看到的一些东西,买来一些金属线之类的做成小装饰品。销路不是太好,但聊胜于无,总比那些石头整天堆在床下舍不得扔又没有用强得多。

应峰是去年夏天才租下马晓天家一间屋子的。那还是在马晓天完全把自己曾经也在网络上发过租房贴的事情给忘记了至少两年之后。

意外之喜让马晓天很珍惜这个难得的室友。毕竟现在社保的最低标准住房也就自己说的这个租金,而且人家还是一人一户的。于是他傻兮兮的主动包揽了做饭收拾屋子的工作,就怕这个跟能自己分担一半水电费,也能每个月给自己一千块租金,五百块伙食费的人跑掉。

好在应峰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虽然看起来小脸儿总是酷酷的,也不怎么爱讲话,但对人真的很不错。而且他们俩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患上了灵力缺乏症,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用灵石补充灵力。应峰的症状比马晓天还严重,关键是应峰还是一个猎猫形的魁人,他所需要的灵力从数量和价格上就已经远远超出马晓天肉疼的范围了。

锅里的肉片已经被炒熟了,这个世界的肉多来自于野外的狩猎,当然畜牧业也有,只是即便是驯养过后养殖出来的动物肉质也都没有什么改变,所以做熟要比上辈子难一些。尤其是这些便宜的兽肉。

别看肉不容易熟,肉质也比较硬,但味道是绝对不差的。马晓天对做食物非常有耐心,这么多年自己生活也摸索出了一些小技巧,加上上辈子也是自己做饭给自己吃,从厨艺上来说比这个世界普通人要强得多。这多少弥补了食材的一些不足,也是应峰觉得租下这里最幸运的事情之一了。

打开房门,应峰就闻到了香喷喷的味道。原本绷着的表情立刻柔和了下来,就像以前在家的时候,每天自己一觉醒来就能闻到师兄做的早饭香一样。

听到门声,马晓天穿着围裙从厨房倒退着挪出来,确认的确是应峰,他才笑嘻嘻的:“今天还是老三样,不过我明天会去‘进货’的!”

应峰很少会笑,但对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孩子却板不起脸孔。“今天做任务猎了一些猎物回来,卖了一部分,留了四只山鸡。”换好拖鞋之后拎着手里的大袋子走向厨房。

马晓天听到有四只山鸡,立刻喜笑颜开的。“太棒了!这样咱们俩至少半个月的肉食可以减少支出了!不过你要少卖不少钱的。”

应峰把袋子那四只已经退了毛的山鸡放到保鲜柜,看了一眼灶台上的两道菜和一锅饭,又瞧了瞧马晓天麻杆一样的身材,无声地叹了口气:“你要多吃肉才行。本来身体就不好。我不缺这几个钱。何况我自己也要吃。魁人的食量本身就大。”

马晓天绝对不会在这些事情上纠结,应峰这么说了,他知道对方的好意,立刻就不在多讲。“那明天给你做小鸡炖蘑菇!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很馋了!”

应峰不自觉地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你怎么总是能把紫菇做出各种各样的形式呢?”以前师父就非常喜欢吃,但从来没有把同一样食材做出二三十种食物的时候。就凭这一点,他觉得马晓天很厉害。

马晓天得意洋洋:“那你没看我是谁!我可是生活小能手马晓天!”

应峰这次是真的笑了:“你还是叫马小二更贴切一些。夸自己都不害臊。”

马晓天完全不介意应峰的吐槽,反倒是觉得这个总是板起脸孔的室友这样笑起来才好看,明明也才去年刚成年。整天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真是看不过去了。自己这个活了两辈子的人都要比他活泼得多!唉,这个词儿也挺不害臊的哈哈哈。“你们都不夸我,我当然自己夸自己啦!看我多体贴!”

2.灵石市场

以前应峰吃饭的时候很少说话。但是自从跟马晓天成为室友,他有很多生活习惯都被改变了。

比如吃饭的时候马晓天会跟他讲今天在学校里的事。他会把别人对他恶意的话当成玩笑一样说给应峰听,还会自嘲的表示其实他们说的可能也有道理,然后一顿大笑。再比如以前在家的时候,师兄从来不会啰嗦的告诉自己不说话不笑不喜欢跟人沟通有什么不好。但马晓天会每天说一些可能根本不好笑的东西来让他改变一下表情。还会告诉与人交流有多必要。

他知道这是这个孩子用最善良的方式想让自己开心一些。但有时候,真的不是他想笑就可以笑出来的。

就比如马晓天也有愁眉苦脸的时候一样。

今天从超市回来,马晓天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盘着腿,拿着手机用里面的计算机仔细计算着手里还有多少钱,还可以用多久。“唉。老是这么花下去,进项这么少可怎么办啊。”

没有人的时候,马晓天也会一个人叨咕着发泄一下心里的情绪。钱不够用是他最大的心头病,这会让他感觉到不安,也会让他对未来的路有一些迷茫。毕竟他除了父母留下来的存款和福利机构的补贴,就只有应峰每个月的这些房钱。日常用度加上上学需要的各项杂费,最关键是购买灵石的钱,他一直都是入不敷出的。他不知道那些存款还能撑到多久。他最后一个筹码就是父母留下的房子,但这是他的家,是他安身立命之所,何况这里的房子又不值钱,也不好卖。

“马上就开学了,学杂费又是一笔。真不想花钱啊。怎么就不能去打工呢。真烦。”算了好几次都是没有区别,他心里闹得慌,把自己摔在沙发里,长叹了口气。

应峰每天回来的时间都不是太固定,但基本上跟早八晚五差不多。因为应峰的等级不高,而且又刚成年没多久,大价钱的猎人和保镖的工作都不会找到他头上。他做最多的就是狩猎一些中低等的异兽,还有做一些短途出行人的保镖工作。今天就是一个短途保镖,所以回来的比较早,没先到回到家就看到马晓天仰躺在沙发上唉声叹气。

他很了解马晓天的脾气,通常这种时候,一定是跟钱有关。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对钱非常认真。不过也是,父母双亡,没有多少遗产,还要上学,又有灵力缺乏症,最惨的是不到二十岁不能打工。其实这也是他后来一直没有搬走的最主要原因之一。这个乐观向上的孩子,真的很难,而自己总是要比他强一些。“你下周一开学,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马晓天坐了起来:“没什么要准备的。反正我也不住校。倒是你今天回来得真早,我还没做饭呢。”

“今天接了个任务,没多复杂所以回来了。现在时间还早,陪我去一趟灵石市场吧。算一下日子也差不多了。”

马晓天看了一下墙上电子时钟上的日期,长叹了口气:“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等我身衣服!”

在这个世界,几乎所有算在上辈子被当成珠宝的东西都有自己独特的功能,也都被称之为灵石。而这些灵石区分的方法除了灵力蕴含的多少,还有就是种类和颜色。

翡翠属于四级灵石也就是高级灵石中的一种。其中蕴含的灵力要比其他等级的灵石多上许多。但并非叫翡翠就都可以称得上四级灵石。其本身也分了数个等级。但无论是哪一个等级的翡翠,都价值不菲。绝对不是应峰和马晓天他们能够得到的。

还有一类四级灵石比较稀少。比如钻石、祖母绿、海蓝宝这些。但是它们跟其他灵石不同的是,他们中蕴含的能量并不针对人体。所以基本上普通人不会对这些产生兴趣,哪怕它们真的美丽非常也更加珍贵难得。

三级灵石统称为彩石。其中包含了很多不同的种类。各种软玉、刚玉包括青金、绿松等等这些都算作彩石之列。但价格也各有不同。完全要看其成色如何。质地越好,杂质越少其中蕴含的灵力就越多。价格自然也各不相同。

二级灵石的总称是彩晶。像玛瑙、玉髓、水晶等等这些也都有各自系统的分类。

一级灵石比较杂,但其中有一种最特殊,就是琥珀。其实在一千多年前,这个世界上琥珀还不被当做灵石看待。只是当人们后来发现其中蕴含了一种可以直接补充人体生命要素的灵力之后,这种有机宝石才逐渐被认定为是灵石的一种。

灵石的最低级被称为杂石,比较前四级,它们的分类就没有那么统一。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物体都会用蕴含灵力,所以这些很难界定是什么种类的矿石或者是化石,就被统一规划到低级灵石当中。

像应峰和马晓天这样的灵力缺乏症患者其实很少,几乎也就是十万分之一。可即便这样,每个城市也有那么几十个,更多的也许有几百个,所以总人数也不算很少。而这些人的缺乏程度各有不同,需要的灵石等级也千差万别。马晓天需要的就不算太高,但低级灵石肯定不行,几乎没有有灵力缺乏症的人可以用最低级的灵石来补充自身,他这么多年来,一直购买的都是一级灵石,其中以琥珀的数量最多。每个月一块,价格对他来说已经很吃力了。而应峰打小就用的是三级灵石,价格对他们来说非常昂贵,所以应峰跑出来之后,自己赚到的钱只能够买二级灵石。而他购买最多的是玛瑙。

灵石市场在没一个城市都是最热闹的。

他们所着的河西市在印天河的西岸。城市属于二线,但人口比较密集,所以市场里显得特别吵杂。

一般灵石市场有五个区域,但普通人只能进入头三个。分别是地摊区,原石区,成品区和精品区。而最后一个则是普通人玩不了的暗区。据说里面的拍卖场跟普通拍卖区的拍卖完全不同。不过因为都是有钱人去得地方,像应峰和马晓天根本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甚至连想都没想过。

就像曾经的世界一样。没有看到本质的原石要比成品和精品单价便宜一些。所以买原石在这里也叫赌石。既然有赌就有输赢。但这些灵石,并不是每一种的赌性都一样。而尤其以四级灵石翡翠的输赢最大。

应峰和马晓天都要购买成品。他们都不是灵人,对灵石没有灵识感应。他们本来也没有那么多钱,所以不敢拿自己的钱来赌博。于是他们每一次来,都是直接奔的成品区,也没有想过要去看看原石。

按照惯例,马晓天是先陪着应峰挑了一块白绿相间的玛瑙。淡淡的绿色条纹在白底上像是飘着得一条条丝带。玛瑙是半透明状的,透光性相当不错。形状也算是规整,是河磨籽儿,圆润得像一个鸡蛋,马晓天一眼就看中了。所以才怂恿应峰问了它的价格。

这家店老板已经认识这两兄弟了。也对拥有这种缠人疾病的两个少年很是同情。所以这块玛瑙他其实并没有多赚太多,八千四成交之后,他还送了一小块儿两厘米不到的血红色玛瑙。

这种大小的灵石除了四级特殊灵石之外价值都不算太高。所以老板送的时候也没多有心疼。但马晓天看到这块玛瑙,眼睛都亮了。这个大小和净度以及透度还有颜色,做好了就是一个完美的戒面!而且这种颜色,无论是金是银的戒托都会非常相称。

看出马晓天对这一小块玛瑙的喜欢。应峰把小石头递给他:“这么喜欢就给你好了。我这块够用了。”

马晓天也不客气。拿过来就放在掌心仔细地看了好一会儿。“这个也许能卖的贵一点儿。”

应峰不明白。“啊?”

马晓天仰头看他:“嘿嘿。等我做出来你就知道了。”反正这么多年过来,他在网上卖得那些DIY的废石首饰,戒指真的是销路最好的。

马晓天用了两千五买了一块只有十四克的金蓝珀。比他以前买的略微贵了一些。但这块金蓝珀的净度特别高,只有两处轻微的皮裂,内力有两个小米粒大小的黑色内含物。这里面的灵力可让马晓天应付超过两个月。他这也是豁出来了。因为这块琥珀看起来很像一个葫芦,他是打算吸收光之后,好好雕琢一下的。他的雕刻手艺根本不行,所以也只能做这种简单的改造了。

钱花掉了。肉也疼完了。两兄弟开始往回走。一边儿走,一边儿聊天。其实都是马晓天在说,应峰偶尔回应两句。但两个人这么相处的气氛特别好。

“小峰,晚上咱俩吃鸡肉锅吧。像上次那样,还节约一些。”口袋里的钱又出去那么多,马晓天现在肉疼得厉害。于是开始想办法让自己更节约一些。应峰是魁人,喜欢肉更多。其实他自己也喜欢,可是钱太少,一些菜还便宜一些,毕竟都是大规模种植的。加上紫菇真的很便宜,他也很爱吃。他已经做好了吃紫菇鸡肉锅的打算了。

应峰对吃的一向不挑剔,何况马晓天手艺特别好,比他师兄还好。回忆起上次的鸡肉锅,他立刻点了头。“你喜欢就行。我不挑。不过肉不用省着吃,我会去打猎。别的我猎不到,一些低级异兽还是很容易得。”

马晓天笑了:“嗯!”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人突然冲原石区冲了出来,正好撞到了正想继续说话的马晓天身上。对方人高马大是没有事儿,可马晓天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要不是应峰反应够快,马晓天绝对来了个狗啃泥。

撞人的家伙也被吓了一跳。但随后看到马晓天小胳膊小腿一副小孩儿的样子,边上的小魁人也要比普通的魁人瘦弱得多。他当时就把火气撒到他们身上了。“小兔崽子!出门不会看路?!”

马晓天站稳之后本来也没想什么,人多的地方被撞他也不在意。可是这个人居然倒打一耙。别看马晓天为人很随和,偶尔自嘲不把别人的嘲讽放在心上。但是他却也是个嘴不饶人的。“没错!的确是小兔崽子出门不会看路才会撞人!”

对方被噎的翻了个白眼儿,刚刚被一个强者看不起就算了,现在连个小屁孩儿都敢这么对自己。他当时就攥了拳头。

没等这个人发威。他身后就多了一个男人。许是逆光的关系,马晓天第一眼竟然没看清楚这个男人的容貌。他只是能感觉到,这个人很高大,有很宽的肩膀。

虽有,此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想残废就滚!”

3.开学

在这里,魁人是最好区分的。他们通常身材高大,看起来就非常魁梧,所以才被称为魁人。当然也有像应峰这样身材比较瘦弱的,但是比起灵人和常人,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刚刚走出来的这位,气场就带出了其本身的强势。等到马晓天看清楚来人的模样,真是吓了一跳。这个人看起来好凶!

同为魁人的应峰最先感受到就是此人的气势,他下意识地拉着马晓天后腿了两步,然后将马晓天拽到自己身后,做出了防御的姿态。这是魁人的本能,在任何情况下,保护身边的人都是不会改变的。

来人其实并没有看向马晓天和应峰,他的眼睛盯着刚刚还要伸手的人。那个人刚刚就输给了他,这会儿虽然一肚子气,可他知道自己跟对方的等级差距太大,魁人与魁人之间在赌石场因为赌石切磋可是打伤勿论的,他还不想残废。于是也没再废话,一溜烟儿就跑走了。

马晓天这才松了口气。说起来他也知道自己刚刚嘴贱了,要是那个魁人真的拳头轮下来,挨打是没跑了。所以对这个突然出现的魁人,他心里多少有一些感激的情绪。“谢谢你帮忙解围。”

那个魁人看了一眼马晓天,表情没有丝毫改变。没有开口,但是却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至少还算礼貌。马晓天在心里说道。然后扭头拉了一下还浑身紧绷这的应峰。“咱们回家吧。”

待那个人走远,应峰才舒了口气。魁人之间通常在非形甲,也就是兽态化的时候等级气场是不会这么明显的。除非是相距太远,或者其本身能力太强才会有这种感觉。应峰承认自己只是最低等级的尘级丙等,可能随便拉出一个魁人都会比他强悍得多。但这么明显的压迫感,他长这么大只经历过两次。一次是在幼年时,只有模糊的记忆。另一次就是在逃出来之前,那个找到师傅的人。

见应峰还有些发冷,马晓天也跟着紧张了一些。“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

应峰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有。我就是感觉到刚刚那个人很强。”

马晓天这才放心。“我还以为是什么,是很强啊。你看那个人他说一句话就跑掉了。特别丢人哈哈哈哈。好啦,咱们回家去吃好吃的。”

应峰点头:“好。不过去一趟超市吧。你不能总是支持紫菇。”

马晓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不用啦。紫菇营养也很均衡啊,而且家里还有几样蔬菜还有薯豆,还有好几种肉呢。”

这一次应峰很坚持:“不行。你马上要开学了,必须多吃一些好吃的,每一次开学都有一周军训,你这个体格上学期就扛不住了。”

说道开学,最让马晓天纠结得除了上大学之后一定要交的学杂费之外,还有就是每学期开学的军训。

上辈子他初中毕业就没在读书,还没经历过这么大强度的军训。就算他是常人,不需要想魁人那样操练体能,可每天操场跑圈就够他受的了。他承认自己又爱吃又懒得动弹。不长肉这是老天爷的恩赐。虽然经常被羡慕嫉妒恨的女生嘲讽,说他娘兮兮的,可他就是不想为了被人的话而改变自己。关键是也没有必要。于是军训就成了他最闹心的事。他是真的跑不动。

一想到这个,马晓天连晚上吃鸡肉锅的胃口都减了不少。应峰也不好笑话他,只是安慰:“你都挺过两个学期了,不用担心的。又不会计算在学分了。”

马晓天叹气:“那不一样啊。这是对自己要求的停滞!不过我的确是想停滞不动。唉,小峰,你上大学的时候也这样啊?”

应峰摇了摇头:“我没有读过正规大学。我是跟着师父和师兄长大学习的。虽然是提前拿到了大学毕业证,但我没有群体学习的经验。没有办法跟你分享。”

马晓天愣了一下,他知道应峰已经大学毕业了,也知道他跟别人不太一样,有养大他的师父和师兄,而没有父母。可他没想到,应峰居然没有过学校的生活。这些他们俩以前都没有深入的料过。应峰不是一个喜欢说自己的人,马晓天也不会去探究他的过去。所以有些事还是日常点滴里了解到的。像这个,就是今天你第一次说起。

仅凭这个,马晓天就能猜到应峰有一个不寻常的身世,估计这也是他离家出走的原因之一。“那也算是很幸运了。我在学校里就觉得很烦。我也根本不喜欢学什么数计。都是用智脑计算的东西,学一些也都浪费。要不是这个学费最好,将来工作还算还找,我真不想学。其实灵石勘探才是我最想学的东西。可惜我不是灵人,学了也没用。”

这个世界,不同人种的差距真的非常大。灵人是最受重视的一类。一来是人数比例原本就只有其人数综合的百分之一,而且其中高灵识感应的还要更少。而无论是灵石勘探或者是赌石看石,灵人都是必要的角色。所以有一些跟灵石有关系的学科,基本都是为灵人设立的。而这些灵人,也的确是受到了社会的爱护。这一点,真是让同样身体素质的常人市场羡慕。

应峰接触过的灵人非常少,加上他自小生活环境就不同,他对马晓天的心情无法感同身受。但是作为朋友,他愿意说几句好话。“数计学得好,你也可以进修形甲工程的。我听师兄说,设计形甲不需要灵力,但要对灵石有了解。顶级的灵甲工程师跟天级灵石猎人的地位所差无几。”

说到这个,马晓天眼睛就亮了。“对啊!我就是想学习形甲工程!不过大三才能进修,一学就要最少四年。钱是个大问题。不过如果设计出形甲晋级图,一张就可以卖好多好多钱!”

应峰被马晓天就快变成钱号的眼神给逗笑了。“你加油,一定可以的。钱这方面你不用担心,咱们总会有办法。”

马晓天感激地看着应峰:“小峰。我这辈子,除了爸妈之外,最幸运得就是认识了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