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一点一点吃干抹净 上—夜随Bi

一点一点吃干抹净 上—夜随Bi

文案:

林旭觉得自己碰上杨峰锐真是前辈子犯下的罪过……倒了八辈子霉了。

杨峰锐也觉得奇了怪了,怎么以前的亲亲抱抱逗着玩的渐渐变了味?

清冷温柔受VS无赖撒娇攻

林旭(受) 杨峰锐(攻)

注意: 慢热,生活向,校园,少年,互掰弯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天作之和 甜文

主角:林旭,杨峰锐 ┃ 配角:林远 ┃ 其它:校园

第一章:浴室

林旭人不闹,不常说话,脾气特别好,好到什么程度呢,就是那种你拿着芝麻大点数学题去烦他一个晚自习,他都能陪着你慢慢把题算完,即使这道题他解释无数次。而且最常出现的情况就是,大家把自己的题目往他桌子上一摊,装可怜道,“我会做,就是不知道哪里错了和答案不一样。你帮我找找呗。”林旭都能拿着那潦草的计算过程,一步一步帮你验算下来。

这般好脾气,男女通吃。

最常出现的情况就是在晚自习了,林旭多数是别人调了位置,又被缠着解题。一个小地方来回解释了三遍,对方还是一脸茫然,最后说着:“林旭啊,你干脆帮我做了吧。”

林旭抬头看了眼教室里的钟,目光闪烁两下,终是叹口气又低下头道,“我们再讲一遍吧,哪里不懂你就说。”刚没讲几分钟呢,脖子一热,一只手就横插了过来揽住了自己的脖子,林旭一转头,就差点贴到了杨峰锐的额头上,对方笑眯眯地碰了一下林旭的额头,“还没讲完啊?”

比起一大堆练习题,显然眼前这个家伙更让林旭无奈,“你干嘛又跑过来?回去回去。”

“都半节晚自习了,你再不回来,我准寂寞死。”杨峰锐蹭着杠子就往上爬,硬生生挤掉了林旭半个座位,搭在林旭的肩膀上望桌子上看,“啥题目啊?来本大爷看看?”

林旭拍开了杨峰锐的头,“老师在上面呢,还不快回去。”身体大半被对方环着,微冷的身体被稍稍暖热了。

杨峰锐得了趣,使劲拿头去拱对方的头,眼看着对方要失去了平衡,才把他捞回来可怜巴巴道,“没你在旁边都冷死了。我的暖炉啊暖炉啊暖炉……”林旭身体跟着一晃一晃,愣是表情都不变一下,低着头继续看那题。

倒是对面的小女生笑了,打趣道,“哟~来找你家那口子了?”

林旭和杨峰锐关系好早就传遍了全级,之所以能传遍全级,那还是在众多女生的不懈辛勤下的努力结果。林旭脾气好不计较,杨峰锐爱闹腾那是出了名的,平时就爱和女生打闹,听这消息更爱玩,有事没事就拿林旭开玩笑,最近愈发自然了。

“其实这道题最难的地方只有这里……”林旭刚一出声,杨峰锐就拿笔在上面划拉几圈,故意贴着林旭蹭,“嗯,这一步做出来就很简单了。”

林旭忍无可忍地要去拍杨峰锐,另一边已经疯上了,“呜哇好甜蜜啊,”那女捂脸,“帮媳妇讲题啊!”

这世界绝对是出了问题。

林旭刚想叹气,杨峰锐先一步凑了上来,“所以,把媳妇还给我啦?”

“拿去吧拿去吧,不要客气。”那女兴奋得不能自己,早把题目忘到了爪哇国。

林旭和杨峰锐被可怜地当做了群众脑补的牺牲品,但杨峰锐倒是挺乐呵的,越是闹腾他越爱玩。

杨峰锐拽着林旭的手就偷偷摸摸蹲下身往两人座位上摸,刚落座,林旭就甩开了手,吃痛地揉着手指,“你离我远点,别上瘾了。”

“你得谢谢大爷我,否则今晚你作业又得赶夜班了。”杨峰锐支起下巴,好整以暇地看着林旭满桌子的作业。林旭因为被别人拖去帮忙,作业老是完不成。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杨峰锐就充当起了这个负责把林旭提溜回来写作业的角色。

“你就是无聊。”林旭瞥眼。

“被你发现了啊。”杨峰锐挑眉,眼里笑意不减。

林旭懒得理他,低头写作业。

“唔不会这样就生气了吧。”杨峰锐凑近了林旭,撇了撇周围人有意无意飘来的视线,蓦地右手一拉直接勾住了对方的肩膀,把头埋在了对方的肩窝子里轻蹭着,“好啦好啦都是我不对,下次我一定乖乖的。”

温热的气息吐露在脖颈上,酥麻得泛着微痒,林旭往后偏了偏身子,依旧没躲开,对身上这只无尾熊没了折,“你再玩今晚就没你夜宵吃了。”

“唔!好狠。”杨峰锐不甘不愿地退下来,抱怨道,“坏蛋,就知道拿这个威胁我。”

“谁说的,”林旭对付这个家伙来回就这个几招,“今晚你一个人睡也行。”

“靠靠靠!你明明知道我没带厚棉被,大冬天的要命哟!”杨峰锐萎了。

将近11月,寒气来袭,南方独有的湿冷浸入皮肤,更显冰寒。

也因为这样,每天傍晚的热水时间都金贵得很,每次都是一场血战。

而杨峰锐和林旭呢因为傍晚需要数学竞赛辅导,就把洗澡时间挪到了晚自习后,而十点到十点半是第二个热水时间。

这下可好,一下晚自习,杨峰锐就直接蹦腾起来抓起林旭就跑,“快点快点,抢完夜宵就冲凉。”

林旭还埋头做着语文阅读呢,杨峰锐急了,上去就是一顿乱挠,一把扯下了林旭的笔,另一只就开始拿林旭的桌上的语文练习册,同时已经在拿英语书了,“你英语的练习册也没做是吧,还有物理的试卷也没写完吧。”

杨峰锐那手叫个快,一阵风卷后,一手抱着林旭的作业,一手提溜着林旭就窜了。

班里一群人再次满足了。

高一的宿舍在三楼,杨峰锐边进门边脱外套,把衣服甩在了林旭的床上,叫嚷道:“林旭啊,我要校服和内裤啊,要是内裤没干就到我柜子里拿。”

自从天冷开始和林旭睡一窝后,杨峰锐就爱把各种杂物往林旭床上扔,衣服袜子不胜枚举。林旭咬牙切齿之际,不得已专门床脚专门悬挂了几个小钩子,就负责整理那懒货的东西。

林旭从小就算宿舍内半个灰姑娘,常年被求帮忙,而杨峰锐来了后,变本加厉,到了最后快成了其专属打杂的。

也就林旭这般好其脾气任其揉捏,正常人早跟那厮大战三百回合了。

但结果也好不到哪去,林旭已经开始显露黑化的迹象了。

外面天冷,林旭一推厕所门就满面的热气,刚满足地眯眯眼就听得里面的抱怨,“小旭快关门!傻站着发啥愣?”

林旭懒得和里面人计较,透过热气,能看到淋浴下赤裸的少年的身体,对方正弯腰挤沐浴露。林旭干脆大开了门,任冷空气往里面窜。

杨峰锐冷得哆嗦,一边匆匆用手抹着身体,一边怒吼:“林旭你故意的吧!”

要知道杨峰锐一高大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冷!因为怕冷,可没少把林旭当暖炉拱着。林旭心里愉快几分,才慢悠悠地关上了门。

和杨峰锐呆久了,真是佛也得有脾气。

可他再次高估了杨峰锐能惹人的程度。下一秒,一个湿漉漉的黑影扑来,直接把林旭给拱在了浴室台上。

“小旭这么不听话可不行啊,”杨峰锐毫无廉耻地把自己一身粘稠的泡沫往小旭干净的校服上蹭,并恶意地把自己是湿透了头发往林旭肩窝子里拱,“好媳妇,咱俩要来个鱼水之欢!”

林旭感觉到校服沾水即便得湿冷,偏偏身上驾着一个火热的身体,嘴角忍不住抽搐,任是深呼吸几次也难以平复,“我去杨峰锐你上辈子是狗吧!你这浪样给谁看啊!我我……”操你八代祖宗!

粗口卡在了喉咙里,硬生生还是被林旭被憋下去了。家教太好没办法。

林旭想一脚把杨峰锐给踹下去,拧打之下,被光身子不怕穿衣服的给硬生生扭到了洒浴下。呼啦啦的热水淋了满身子,校服是彻底湿了。

整个浴室都沉浸在暖热的白雾气中,唯有杨峰锐得意的小人嘴脸在其中十分碍眼。

“爱妃,怎样?还要再来一发?”杨峰锐把林旭脸上的水珠子抹了下来,啧啧两声,“好手感!”

林旭继续深呼吸:忍!

“你滚边去。洗完就出去,看校服被你祸害的。”林旭扯扯身上黏答答的校服,伸手开始脱,水珠顺着衣服粘连处往下滑。

杨峰锐心满意足,见好就收。目光略略在林旭身上停留,愣了一下。

平时两大男生一块冲凉那是常有的事,可谁没事也不会盯着人家身体死瞧,都是一背身各招呼各的。这么说来,倒是第一次发现林旭身体挺……白的?

林旭拉起校服的下摆,衣服从小腹到胸口到颈项,从粘连到逐步脱离,身上水痕一路滑下,在灯光带着晶莹的光。腰肢线条略带弧度,水珠贴着平滑的小腹打旋渗进了裤缝间。

“咳。”杨峰锐别开眼。

偶尔也会听到周围女生叽叽喳喳地讨论林旭人软腰柔好压啥的,但从未过脑子。这下似乎有所顿悟。

林旭身体并不瘦弱,四肢修长,挺拔好看。只是不喜运动,常年在室内捂着,皮肤偏白些。

高一近一米七三的身高也很有少年的骨架子,合身的校服贴在身上,是受人欢迎的温雅少年一枚。

倒是不知道那些人怎么看出这家伙腰肢柔软的?

“你还没洗完啊?我沐浴露都抹完了,快把你那泡沫冲了走人。”林旭用手推了推杨峰锐的肩膀。

嘶!杨峰锐莫名觉得那手滑腻的厉害,触感不太对劲。瞥了林旭一眼,见对方刘海湿润地遮住眼帘,鼻翼上水汽凝聚,黑眸疑惑地略抬,“怎么了?”

靠!杨峰锐这才发现哪不对劲了,“林旭你头发多久没剪了?你多像个女的知道不?瞧这……”伸手就去撸对方的头发,抓了个团乱,“娘的,我说我怎么回事呢。”再瞅瞅对方在灯光下白嫩的身子,抓起对方的胳膊,“我才发现,小旭你还是个白斩鸡啊?瞧这水嫩的,你多久没运动了你知道不?拎出去老子都觉得丢人。”

“我去你管的着吗?”林旭觉得这货又犯蛇精病了。

“我还真管的着了!心理膈应懂不懂?”杨峰锐扯着林旭的身子来回翻腾,评头论足,“连你小兄弟都跟你一样……噗疼……”杨峰锐被林旭糊了一片泡沫,眼酸得都是泪花花。

林旭冷脸要走,却没想手腕还被对方死扯着,杨峰锐还想报仇猛地回拉,这下可好,一打滑——

砰的一声,胸口前撞上热物,杨峰锐闷哼一声不得已靠在了背后的瓷砖墙上,冷得哆嗦了两下。

“作死啊。”杨峰锐满脸的泡沫,酸涩得眨着眼,口里呜咽出声,“小旭,快帮我把泡沫弄掉。”

“滚。”林旭不理,杨峰锐就不放,死扣着对方的手。

赤裸的肌肤相碰,因为泡沫的存在而显得滑溜,微微蒸腾起的热气渲染了室内。杨峰锐眼睛疼得已经睁不开了,泡沫变得黏腻开始成水往下贴着肌肤下淌,兴许是出了什么问题,杨峰锐觉得身体顺着水流而下的地方腾升起微弱的热意,仿若趁风的火苗,逐渐胀大。

只有热水不停在地洒在两个人的身上,缓慢地冲去两人身上的白泡沫,可相贴的黏腻感也愈发明显。

杨峰锐干脆闭上了眼睛,扣着林旭的手也渐渐松了力。过了一会儿,才感觉身上紧贴的身体松开,水沫在空中粘连拉起黏腻的线,火热的温度仿佛还残留在身上。

杨峰锐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又过了一会儿,感觉到有人用手轻柔地拂开脸上的泡沫,用温水冲洗。

杨峰锐紧闭着眼,却莫名觉得心跳得有点快,呼吸也急促起来。

似乎煎熬许久,才听得旁边轻声道,“可以了吧,你睁开眼看看。”

杨峰锐突然害怕张眼,抹了把满脸的水珠,才迫不得已睁开眼,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林旭发呆。

“傻了?”林旭嗤笑一声,不理会杨峰锐,径直挤到洒浴下冲洗身体。

杨峰锐这才开始跟着一起冲洗,视线偶尔飘向林旭,只捕捉到对方白皙的后颈和垂下的头发,湿漉漉地滴着水。

见了鬼了。杨峰锐瞥开眼。

“喂林旭。”

“干嘛?”

“我发现你挺矮的嘛。比我肩膀高一点?”

“你他妈的滚!”

……

作者有话要说:

此文原在贴吧连载,现重修在晋江。

重贴时,晋江比帖子至少提前更新十章。

修后质量比原文高一个档次。

曾近有一段时间疯狂迷恋校园文,越到后面越希望看到一种感觉。

一种属于校园文不能替代的青涩的、胆颤的而又青春飞扬的不断接近的情感。

却发现这种小文章越来越难找了。

在各种机甲、重生、魔幻等满天飞的大背景下,我希望这样描写生活琐事的文字一样令人驻足。

笔力不足,但在尽力。

勿和作者认真。

看文而已,作者与读者不都是图个愉快吗、

第二章:宿舍(一)

陆陆续续的外面宿舍的人也就回来了,在外喊着,“你们两夫夫就算是恩爱也够久了吧!兄弟三急啊!!”

“没事,憋憋更健康,锻炼你的持久力!”杨峰锐顺嘴就回了一嗓子,乐呵着就钻进了林旭的洒浴下抢热水去了,还拿肩膀去撞林旭,“亲爱的啊,咱俩继续恩爱哈!”

话虽这样说,两家伙冲凉都是糊弄一通,林旭收拾的比较快,身子也不怎么擦,就咕噜地窜出去了,钻进被窝,放下蚊帐,摆好小台,搭上作业,这就武装完毕了。

林旭的被子是自家带的,舒服得紧,冬天往里面一裹,按杨峰锐的话就是老天爷来了也别想让他挪一下。

林旭刚准备突击最讨厌的语文练习册,远远就传来了杨峰锐的叫喊声:“林旭啊,你跟我拿的内裤放哪了啊?怎么找不到啊,你是不是又忘拿了?”

林旭皱眉,不理,继续写。

“喂——喂——林旭——”

这仗势,怕是要把宿管叫过来。

“亲爱的啊,不带这样的啊,难道是咱没有满足你吗?”

“小旭啊,一切好商量啊,虽然知道你对我的内裤情有独钟,但现在是正经事啊,大不了上床后再脱了给你嘛!”

旁边已经传来了舍友的憋笑声,“林旭你还是去一趟吧,杨峰锐他也太逗了。”“林旭,我为你默哀。”

你说林旭怎么就摊上这样一个家伙,杨峰锐自从知道了林旭的好了后,那是使唤习惯了,纯粹就跟自家是的。林旭啪得放下水笔,阴着脸就出去了。

话说也绝了,林旭这好脾气碰上杨峰锐就跟气球被戳了是的,三两下就得没影。

林旭打开自己的柜子,从里面翻了一会儿,抓出一条皱巴巴的深色四角裤,气势汹汹地就进了浴室,正对上一位正在镜子面前边哆嗦边自我欣赏的裸少年。

杨峰锐转头,可怜巴巴道,“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靠,是谁每次都把内裤扔我的柜子啊。”

“呃……不是想着方便嘛,就在门口。”

“杨峰锐,下次在这样我就把你的内裤从窗户里扔出去!”

杨峰锐三两步窜上来,一把拽过内裤,手疾眼快地就往腿上套,“别呢,三十块一件呢。咱命根子的战袍啊。”

“去死吧你!”林旭忍无可忍地关上了厕所的门。

“嘿嘿,亲爱的你去床上等我吧!咱马上就来啊——别急啊!”

林旭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再理这二货他就绝对是傻瓜。“今晚你别想上我的床!”

“别嘛,亲爱的——”

杨峰锐一出来,大刀阔斧地就直奔林旭的床,“林旭啊,爷来宠幸你了!”几步窜到林旭的床前,就开始掀蚊帐,眼睛直溜溜地看着林旭的被子,满口水地流,“林旭,我好想念你……的被子啊!”

“出去!”林旭写作业同时还不忘另一只手抓着蚊帐,姿势虽别扭了点,但这次他可是坚定了的,不给这家伙一点教训他能闹腾一晚上。

“讨厌!亲爱的这么害羞!”杨峰锐这不干了,撺掇了几下都没进去,刚刚冲完凉现在那个冷啊,也不管了,直接就用头就撺掇那个蚊帐缝,“林旭啊你是大爷啊你是皇上啊让我进去嘛进去嘛!我帮你暖被窝嘛,绝对高效还持久哟!”

林旭嘴角抽了两下,眼看着对方的头整个都钻了进来,气不过,一伸手直接掐了杨峰锐的脸一把,“朕不爱你了,打入冷宫。”

杨峰锐那个厚面皮啊,顺着林旭的手指就蹭,“讨厌,不爱人家了还调戏人家。”

这个软绵绵的调调可谓用到了极致,“人家”两个音来抖了两抖,林旭手指哆嗦了一下,趁这个机会,杨峰锐划拉一下拉开蚊帐手脚并用整个人扑上了林旭的床,扑上来的同时还不忘抓住林旭的手直接扑倒在床上,低头看着林旭的脸,两只手使劲揉着,“嘿,小样,林旭你跟我玩还嫩了点。爷调戏众妹子的时候你还在娘肚子里呢。”

林旭头痛,果然结果一定是这样,“你要睡就睡,给我放开手。”

“诶?皇上不宠幸奴家了吗?”杨峰锐玩够了,也就起了身,拉开被子直接就滚了进去,和林旭来了个亲密接触。林旭刚准备起身呢,没想到杨峰锐一把又把他捞了回去,上下其手,“还是咱家小旭好,肤好体软好压倒啊。”

林旭一爪子拍在对方的脸上,“杨峰锐我告诉你,我还是可以把你踢下去的。”

杨峰锐悻悻然地收回手,“哎,不就是睡在外面嘛,怎么就没点人权了。算了,小旭你睡里面吧,咱帮你守着这最后的防线!”

林旭爬起来继续琢磨他的作业,眉毛都皱了起来,英语、语文一切跟文字沾点边的东西都是他的死穴。

杨峰锐也是,两个都是理科货,一看到字就头痛。

杨峰锐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就从林旭的枕头下摸出了自己的手机,邪笑着就打开了,“让爷看看今天有没有妹子的短信?”

你说两个男人晚上钻被窝能聊什么了,无非不就是侃天侃地侃女人,早在开学的后的一个月他们就把班里的女性生物挨个讨论了遍,紧接着就把目光就转向了班外。

杨峰锐个高,刚巧五官齐全鼻子没歪嘴巴没歪,不说话时看起来还挺耐看的一帅小伙。他一个人对着镜子练习了大半年才学会了那种灿烂中带点小坏的邪笑,就指着这个笑容压倒所有鲜花了。这么说的话,这个笑容在妹子身上没用几遍,到全奉献给林旭了。

杨峰锐边浏览着信息边叹气,啧,这浪费的啊。边想边抬头用膝盖顶了一下林旭的腿,“喂,你看看我。”说着,杨峰锐就如同照相一般瞬间摆好了邪笑表情。

林旭瞅了半晌,“有什么事快说,别顶着一副猥琐脸看我。”

“靠!”这货也太不解风情了。

要说杨峰锐啊,那好歹也是一棵草。个高阳光帅,球场一站光芒四射啊,就是人太爱闹腾了,初中黑历史多,绝对的尖锐分子顽固分子,也谈几段所谓的美好的纯恋,谈情说爱的手段自诩为大爷级别的了。

可这到高中倒好,怎么不知不觉全用在林旭这货身上了。杨峰锐特挫败感,人家还一点都不买账。

“喂喂,隔壁班花又发来短信了哟!”杨峰锐直接鲤鱼打挺,蹭到了林旭的旁边,把手机放到了人家眼前,“你看。”

信息比较简单,就是说了一下今天的生活顺便抱怨了一下某某课程。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里面可以暗含着情意的,否则谁没事对着一个其他班的男生说这点鸡皮蒜毛的事?

林旭故作嫌弃地撇头,“拿开,拿开,朕哪有功夫关心这儿女情长。”

杨峰锐一听就笑噗了,那头去拱对方的脑袋,“哟~皇上还吃醋了嘛。奴家心理只有你一个,来,快点宠幸奴家吧。”

林旭被杨峰锐在耳边说话麻的慌,“你离朕远点,朕的龙体是你能碰的吗?”

杨峰锐透着台灯的白光看到了对方缩着肩膀闪躲的样子,台灯的光影中能看见对方白皙的脖颈,忍不住更近地凑在对方肩头,“你脖子怕痒的是吧?”

林旭被烦的又要抓毛,“你到底睡不睡,还不快回你的短信?”

杨峰锐也感到自己状态有点不对,这个时候看着林旭竟然有些挪不开视线,神使鬼差地就凑了上去,也不给对方躲,一手压住对方的肩膀就上去了,嘴巴差一点就碰上对方的耳垂了,小小地哈了一口热气,“小、旭、旭?”

瞬间,杨峰锐就近距离地看到了林旭耳垂猛地蹿红,连着颈项也微微泛红,连杨峰锐也没有意识到的,他无意识地贴得更近,几乎就要碰到了对方的耳垂,而来自林旭身上的些微的沐浴露的奶香渐渐清晰,杨峰锐微微难受地咽了口口水——这种感觉,就好像对方沾染了你的气味一般。

林旭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猛地转头,恰好对上了杨峰锐向前倾的脸,两个人鼻尖几乎擦着过了去,两双眼睛就如同见了鬼一般直直看着对方。

“杨峰锐你个死丫的,又拿你对女生的那一套来玩我!”林旭猛地推了对方一下,手脚并用把对方压倒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靠,今天要是不和你打一架,今晚就别想休息了是吧?来吧来吧我也忍不住了!”这么世界上有这种欠扁的家伙?

杨峰锐却意外地一声不吭,睁着眼着了魔般盯着身上的林旭瞧,看着对方高高在上的,在灯光下的脸,神采奕奕、恶狠狠的神情,还有一张一合的嘴,脑海里突然闪过浴室里那张沾满了水汽的略带迷蒙神情的脸——“该死的,”杨峰锐懊恼地伸手捂住了脸,“眼瞎了吧。”

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心跳微微停滞了一下。

许久,杨峰锐闷闷地出声,“小旭啊,你再不下来我就要反扑倒了啊。”

“靠。”

第三章:宿舍(二)

“算了算了,你作业还多着吧。不烦你了,我要给佳倩回短信了,钓妹子才是人生大事啊。”杨峰锐口中的佳倩正是那隔壁班的班花。抹了把脸,准备撑起身子坐起来,这一动,身上的人也跟着动,林旭控制不住平衡就开始晃,手摁住了杨峰锐的肩膀,急道:“你慢点!”话音刚落,他整个人就几乎扑在了刚刚做起来的某人身上,杨峰锐被压了一下,只觉得身体一热,林旭也从他的小腹直接下挪到了他的胯部,一低头,正看见林旭埋在自己胸前露出脖颈处小块白皙的肌肤。

“丫的,”杨峰锐突然骂了一声,赶忙把林旭从身上拉了下去,“你别乱动。”

林旭莫名其妙,敢情这还倒打一耙啊?斜看一眼,“我巴不得你安生点。”

“是是,你是我大爷。”杨峰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还犹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自个儿嘟囔着:最近吃辣太多了,火气太重了吧。果然太久没有妹子了,内心好饥渴啊。想想也是,这些日子和林旭混上瘾了,整天都和这大老爷们呆着,都积累多少了,能不火气重吗?

“攻略妹子才是人生大事啊!”杨峰锐又捧着他那小屏幕埋头苦干了,缩在被子里笑得神经兮兮的。林旭瞥两眼,神情鄙夷。

杨峰锐就是典型的那种三分钟热度的人,兴致上来了可以厚着脸皮缠你三天三夜,要是没乐趣了,你吱一声他都嫌你烦。别看和女生黏糊的时候蜜里调油,但事后真没一个女的待见他,都受害者呢。现在这真面目没被人发现,只能说刚上高中还没受害者出现。

但无论这么说,这家伙的女生缘好的发紫,偏偏还一副欠扁不知半点感恩的模样,颇让男生群体怨念。

磕磕碰碰地,林旭勉强写完了语文,就开始忙活物理了。物理这好办,他的强项,小试卷是越写越有状态,正到兴奋之处——

“喂!林旭!”一个大喇喇的声音响起。

林旭冷脸,他就知道,杨峰锐准是出问题的那个。

杨峰锐见林旭不理他,不乐意了,开始拿腿去蹭对方的小白腿,一边划拉一边喊:“林旭啊,林旭啊。你就看我一眼呗。”

林旭挪了挪腿,手里奋笔疾书,懒得理会这又犯病了的家伙。

杨峰锐剑眉一挑,两个腿都用上了,轮流着用脚就划拉对方的腿,声音也开始变调了,“皇上啊,你就看看奴家嘛,人家都躺平脱衣了,都露胸露乳了。”

林旭眼皮狂跳,要不是题目都算到最后一步了,他准又要去踹杨峰锐一脚了,“忙着,别吵我。”

可杨峰锐是谁啊,自从逗林旭尝了甜头后,就爱琢磨着怎么恶心他。杨峰锐直接一起身大手一捞直接就把林旭划拉了下来,把林旭压在了旁边的枕头上,侧着头嘿嘿笑,“啥事也不能比我重要啊!”

林旭手里还拿着笔呢,脑海里还转着那哗啦哗啦的公式呢,眼前就看见一个笑得像熊一样的傻大个,怒极攻心,一头就撞过去了,和对方额头来了个硬碰硬。这一下,两边都是发出痛呼声。

杨峰锐是痛得委屈,林旭是痛得爽。每次不弄个两败俱伤,就是不能消停!

杨峰锐本能性地用手死死地压住罪魁祸首,身下的人还乱动呢,杨峰锐哼一声两个脚跟着上了,卡住对方的小细腿,双手环抱住对方的肩膀,一通乱斗下来,林旭发现自己是彻底动弹不得了。竟然硬生生地被熊抱姿势给遏制住了,靠,还有比这家伙更无耻的吗?

被紧紧压牢的身体,每一寸都受着压迫,身体紧贴的热度令林旭有些难受,略略动一下,很快就是更加强硬的力道欺上,林旭艰难地转头,就碰触到了对方的发丝,脸麻麻的痒。

两人这样闹腾,上床的就喊话了,“喂你们还亲热啊?都这么晚了,歇停一下啊,保存体力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