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陆敬之的夫夫日常(ABO之夫夫日常 穿越 包子)+番外—葳蕤月兰

陆敬之的夫夫日常(ABO之夫夫日常 穿越 包子)+番外—葳蕤月兰

时间: 2016-04-11 17:45:10

文案:

陆敬之穿越到未来,成为一个有夫之夫还有个早夭的孩子。

他的Alpha是个工作狂,每日不着家,这让他很满意,离婚?暂时还不想啊。

关键词:穿越 未来 ABO 生子

01.穿越了

陆敬之穿越了。在他醒来的第一天就知道了两个惊天的消息。

一个仆人模样的人对他说:“由于您的身体一直不好,导致早产,孩子刚出生没多久就夭折了。先生已经将孩子下葬了,现在去了仙女座处理事务。”

仆人看陆敬之没有反应又说道:“前几日内阁政变,出台了Omega权益法案。先生说,您想做什么都可以,如果想离婚也是可以的。”

这两个消息,足足让陆敬之消化了几个月才彻底的明白过来。其实那仆人口中的先生是这个身体的老公,叫雷尔夫,是个星际旅游公司的老总。陆敬之的身体本命叫劳伦斯,是个用系统配对嫁给雷尔夫的Omega,两人结婚不到一年,只有在劳伦斯的发情期到的时候两人相处了一个星期,之后那个雷尔夫四处跑业务,没影子了。

第一次见到雷尔夫的时候,是陆敬之正式改名叫陆敬之,并且在一所大学里教古代地球历史课一个月后。虽然陆敬之没有足够的文凭,但是正好赶上Omega权益法案的建立鼓励Omega出门就业,而且陆敬之的面试和试讲都很不错,所以大学非常爽快的招聘了他。

陆敬之下课之后就向地铁口走去,突然一个人挡住了他,他侧侧身,想继续往前走,前面那人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这时陆敬之才抬起头来。

那个淡金发色,坚毅面孔的男人开口“去车里。”

是雷尔夫,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陆敬之还是认识的,毕竟结婚照整日放在楼里,想不认识也很困难。

陆敬之瞥了一眼雷尔夫,坐上了旁边的暗黑色的车里。雷尔夫随后进了驾驶座,车没有走天上的高速公路,而是在地面低速行驶。

雷尔夫专心驾驶,俩人静静坐着,陆敬之偏头看着窗外的景色。陆敬之没有提出离婚,这并不是他不想离,只是因为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所有事情还不熟悉,而且按照之前一年来看雷尔夫并不在意他,陆敬之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你的发情期怎么样了。”雷尔夫面色淡淡的说。

陆敬之转头看了金发男人一眼,又回过头去“抑制剂挺好用的。”

“如果你想见那个孩子……”雷尔夫语气里有些犹豫。

陆敬之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说的是那个孩子“不,不用安排了。”陆敬之对于这个身体生下的那个早夭的孩子没有感情,有时候甚至还在想,那个孩子没有活真是太好了。

雷尔夫对于自己的Omega也是没有什么印象的,只有那一周,结婚,渡过发情期,太过匆忙。雷尔夫唯一的印象是Omega的楚楚可怜的表情,即使家里的管家告诉他劳伦斯怀孕了,身体不是很好,他也没有很在意,毕竟Omega都是这样体弱的。但是当知道劳伦斯早产并且孩子早夭时,雷尔夫还是心中动摇的,急匆匆的回去料理事情,但是那时候政局不稳,实在脱不开身,还没等劳伦斯清醒就回去工作了。他之所以让管家留下那句话,也是雷尔夫认为自己确实是个不称职的Alpha,不过他也猜到劳伦斯不会离婚的,有那样柔弱的表情的人,离开了自己又该怎么过活呢。

“你改名字了?”雷尔夫问。

陆敬之点点头“之前的名字我不太喜欢。”

“陆敬之?这名字也很拗口,似乎是古地球上用的名字。”

“你要在这里呆几天?”陆敬之问。

02.要离婚么?

雷尔夫看了眼陆敬之“公司很忙。”

“我也很忙。”

雷尔夫被噎了一下,虽然旁边这人还是这纤细的身体,惹人怜爱的相貌,但是似乎和那时候是不同的,不过到底哪里不同,雷尔夫自己也不清楚。

在以前能够娶到Omega的Alpha无疑都是社会上的成功人士。因为Omega人口稀少,在新的Omega权益法案出台前,Omega作为生育率高的唯一性别,是重点看护对象,或者说控制对象。所有Omega的婚配都是被指定的,尤其对社会有重大影响的人可以在众多Omega中选择自己喜欢的。雷尔夫不算在这个社会中重大影响的人,不过也是小有成就的人,于是系统匹配了一个Omega过来。

对雷尔夫来说有没有Omega对他是不重要的,虽然很多Alpha的终生梦想是有一个自己的Omega。他之所以没有拒绝系统的匹配,只是因为如果自己有了一位Omega,在做生意时能会被人更加看中一些。他之所以后来询问陆敬之是否想要离婚,一是因为自己没有时间照顾他,二是法案的提出,Omega们纷纷提出了离婚,一时间Omega的人权成为风口浪尖上的话题,如果等着自家的Omega先对自己提出离婚,还不如自己先提出来,这是一个主动权的问题。

管家詹姆是个Beta,等二人回到家时,詹姆已经尽职尽责的准备好了晚餐。

不过这也太尽责了,陆敬之看见餐桌上用白色瓷瓶盛装着的尚带着露水的玫瑰和在精致的银烛台上的白蜡烛时如此想着。

这顿饭吃的特别安静,当上了草莓甜点时俩人还是没有说一句话。尽职的管家有些心急了。

“夫人的发情期刚过去,先生您若是能早些日子回来说不定家里会有个小主人了。”

陆敬之咳了一声,掩饰性的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起身“我吃好了。”

雷尔夫这时候才抬头“我也吃好了,你和我去书房,我有话要和你说。”

陆敬之点点头,俩人一起去了楼上。这栋楼并不大只有一个书房,还是雷尔夫的,并没有为陆敬之准备书房。雷尔夫这几个月一直没有回来,所以陆敬之占了这个书房,书架子上多了很多历史书籍,桌面上还有陆敬之看到一半的书。其实这个年代纸质书籍已经成为了奢侈品,大部分人都是用随身电脑读书、写字,不过陆敬之还是习惯纸质书籍的触感,认为重要的参考书籍还是纸质的靠谱。

雷尔夫并没有坐在书桌后而是坐在书架旁的沙发上,他指了指旁边空出来的位置,不过陆敬之已经坐在他对面的小沙发椅上。

Alpha似乎并不介意他没有坐在自己身边,他看向陆敬之很客气的说“你知道我的工作很忙,没有办法好好照顾你。之前你怀孕,身体不好,那时候是政局动荡的关键时间,我抽不开身,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夭折了我有很大责任。你最开始嫁给我,我们也没有很多的时间好好谈谈,我也不知道你是否是心甘情愿嫁给我的,如果你以前有心仪的人,或者不喜欢我,趁现在就结束这段关系。”

陆敬之听完雷尔夫的这段话,心里很是鄙夷,结婚的时候怎么不征求对方的意见,标记都做过了,虽然没活但是孩子都生下一个了,这时候开始装好人了。

陆敬之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的说“你是想让我说真话还是假话?”

03.不离婚?

雷尔夫明显愣了一下,陆敬之那不屑一顾挑眉的动作,和那带着玩笑般的话是雷尔夫没有想到过的自己这位Omega的反应。他之前想过自己的Omega的各种反应可能是恨自己不照顾他,导致自己的孩子也没了,然后大闹一场,或者绝望的提出离婚,或者因为没处可去,委委屈屈的顺从自己,也可能提出苛刻的条件签订离婚,最后也可能自己的Omega是喜欢自己的,当然这一点雷尔夫也不信,不过作为一向自大的Alpha物种来说,这个可能还是微弱的存在他的脑中的。

陆敬之没等雷尔夫反应过来继续说“假话呢就是作为一个无依无靠,无处可去,而且已经嫁人的Omega,”陆敬之在“嫁人”这两个字上咬了咬,“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啊,我真的不能离婚啊。”

陆敬之凉凉的看着雷尔夫还在发呆的表情继续说“真话就是,这房子我喜欢,管家也不错,离工作的地方很近,坐地铁很方便,而且Alpha经常出差不在家,抑制发情期的药物也合法化了,那么要个作为摆设的Alpha也很不错啊。”

如果可以有的话,可以看见陆敬之身后那一直在晃啊晃的狼尾巴,他闲适的坐在沙发椅上甚至还端起茶杯做做样子抿了一口红茶。

雷尔夫顿了顿,低咳了一下找找声音,这才说话“我是没什么意见的,主要是尊重你的意思,既然你不想离那就这样吧。”

陆敬之放下茶杯站起来“没有事情我就走了。”走到门口,手搭上扶手时又转过头来说“哦,对了,先生您刚回家,忙于工作,为了不打扰您休息主卧我会给你空出来的,我去客房。”说完,碰的就关上了门。

雷尔夫愣了三秒钟,挠挠头什么时候柔弱的Omega们这么强悍了,即使人权法案出台了,也不可能变的这么快啊。

陆敬之说完就招呼女仆小百合帮他收拾东西了。

这个女仆是新来一个月的年轻Beta,还对世界充满了美好的憧憬,她今天第一次见到英俊的雷尔夫先生已经满眼睛冒泡泡了。小百合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夫人,您真的不想和自己的Alpha在一起睡觉么?”

陆敬之已经能够对夫人这个词淡然接受了“先生很忙,不能打扰到他休息。”

“哦。”很天真的小百合似乎接受的点点头。她将收拾好的一叠衣服放在机器人的托盘上,继续收拾柜子里的衣服,这时她又转过头来问“不是说Omega会很依赖自己的Alpha么,互相闻到对方的味道就会不想分开么。”

陆敬之收拾好手边最后的一打手稿,“你认为我是那样的Omega么?你对这些知识还不够了解啊。”

小百合疑惑的挠挠头,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啊。

雷尔夫确实工作到很晚,其实他以前并没有这么忙,很多工作都是交给手下处理,但是新政权的动荡,导致雷尔夫这一年来的忙碌。

陆敬之第一次失眠,即使开着窗户,那从隔壁主卧传来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还是如此清晰,他在床上挺尸了很久,夜间的冷气蔓延全身但是还是压抑不住全身隐隐的躁动。陆敬之第一次感觉到信息素的厉害,如果不是抑制剂才在两周前打过,短时间内不能再打不然他肯定会再给自己打一针的。其实这种程度并不厉害,之所以陆敬之这么敏感是因为他这个魂魄并没有接受过Omega相关的训练,他对外界的Alpha没什么感觉也只是因为他是被标记过的原因,但是遇到标记自己的Alpha时反应难免会稍微强烈一些。而且也是存在心理的因素的,即使陆敬之很想和旁边房间的人划分界限,但是他知道只要住在一个屋檐下这是不可能的,总是下意识的感受对方,于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陆敬之失眠了。

04.还是离婚吧

陆敬之烦躁的就像有十几只蚂蚁在全身爬一般,夜色越深沉越是如此。陆敬之实在没法,穿上睡衣下楼去了。走廊上多功能家用机器人小笨探查到动静,齿轮在夜里小声吱吱的响着,尾随着陆敬之。陆敬之停下脚步摸了摸小笨的脑袋,小笨的眼睛,也就是指示灯闪了闪,两机械臂竖起一合一拉形成一个操作列表电子控制屏幕。陆敬之并没有进行操作,只是直起腰继续向楼下走去,去了厨房自己倒了杯冰水,仰头灌下。

这面工作狂Alpha终于事情告一段落,肚子饿了,于是打开门拍了拍手招呼小笨,但是却没有过来。家庭机器人的夜间设定就是在主人屋子门口,感应到动静就到身边提供服务,如果没有服务指示,主人出房门后会尾随,进卧室会继续待命。

难道坏了?雷尔夫只能认命自己去翻厨房,走近厨房却看见门虚掩,听见有说话的声音传了出来。

“小笨啊你说说我要不要离婚呢。那个雷尔夫我也不熟,看起来似乎有点呆,事业好似还不错,不着家!对,这是个优点!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去,赶快走吧,他若是不走我还要失眠多久,要不然这些天我出去住?嗯……不过这似乎也不妥当,Omega真烦啊,比女人还烦,什么发情期,都滚蛋!”陆敬之对着银白色的小机器人叨念着,喝下第二杯冰水,又倒了第三杯“唉,其实这也还好,起码Omega权益法案出台了,能选择是否要过发情期了,若是过之前的日子,那真是一头待宰的母猪……呸,什么母猪。”陆敬之扯了扯领口,觉得又开始发热,脸贴上冰水还在嘟囔“那公猪到底什么时候走,他再不走我就离婚!这天天发热的日子没法过。”

雷尔夫推门进来,陆敬之手一抖冰水洒出了些落在裸露出来的脖颈上,冰的他抖了抖,也不知雷尔夫听了多少,陆敬之扯着嘴角笑了笑,举了举水杯,蠢蠢的说“这冰水还挺好喝的,你要来一杯么。”

高大的淡金色头发男人眯了下海蓝色的眼睛,迈步进来“你很热么?”

陆敬之下意识向后退了退,却是后腰贴到了厨台边上,Alpha很高大,而Omega又很弱小,雷尔夫往前一走,高大的身材就像一堵山,很有压迫感,最重要的是和这个身体互相标记过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如同旋风一般把陆敬之包裹住了,无处逃离。

陆敬之最开始见到雷尔夫也感受到了这种味道,只是觉得像若有若无的香水味道一般,只是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Omega身体慢慢忆起了自己Alpha的味道,开始不安的渴求起来。毕竟除了第一次标记后两人再没有亲密接触过,Omega的身体依赖标记自己的Alpha,而且这种程度并不严重,只是有点像夏天的燥热,可是陆敬之并不懂,也没有体验过,所以有些紧张,害怕会越来越严重,毕竟让个陌生男人XXOO,他只是想一想就害怕。由于陆敬之大半夜想得太多,导致他自己越来越燥热,出的细汗多是自己吓自己弄出来的。

陆敬之的Omega知识匮乏,雷尔夫却是个优等生。高大的男人看见自己身前的人微抬着头,露出白皙脆弱的脖颈,顺着不安颤动的小巧喉结下面是从睡袍里露出来的一半锁骨,细腻的皮肤上有些水泽。雷尔夫伸手拿走那碍事的水杯,陆敬之以为他想喝水也就让他拿走了,但是雷尔夫只是将水杯放在桌子上一把抱住陆敬之。

“你!……”陆敬之想挣扎,但是武力值太低,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就被高大的雷尔夫箍在怀中。陆敬之的汗毛瞬间立了起来,甚至用余光瞥到了厨台上的刀架,挣扎着想去够,但是那只手刚伸出就猛的软了下去。雷尔夫一口咬在后颈的腺体上,犬齿破肉而入,许久未曾互相碰触的信息素疯狂的融合在一起。

陆敬之的脑子似乎当机了,时间,声音,其它的感知都远离了他,体内被熟悉的信息素入侵,被深入骨髓的味道洗刷。

05.去医院

当陆敬之恢复正常的知觉时一把推开了两人的距离,后退着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那前一世从未体验过的感触虽已过去但是仍是让他心悸。

雷尔夫用宽大的手心摸了摸陆敬之的额头“还热么?”

陆敬之抖了抖嘴唇,愣是没说出一个字来。陆敬之是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一些基础常识的,但是他也仅限于知道,并不明白,那些程度副词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最开始了解到这些知识时陆敬之觉得那是荒诞离奇的,后来认为AO之间的吸引也没有传说的那样的不可控制,那些什么Alpha闻到没标记的Omega信息素就会发疯般的想要占有什么的都是扯淡,什么Omega发情期没有Alpha时就会发狂都是那些公猪们为了占有Omega而瞎编的言论。

陆敬之明白刚才雷尔夫的行为是什么,Alpha将带有信息素的犬牙刺进Omega脖子后的信息素腺体,这是对没有标记过的Omega临时标记,也是对彻底标记后的Omega的安抚,信息素的融合会令Omega产生安全感,这简直像是镇静剂一般的外挂作用。陆敬之一直认为那些都是耸人听闻的描述,但是在只是一个短暂的安抚的一咬后全部都相信了,他真的该死的镇静了下来,甚至那时候觉得很温暖,生理上的这些无法控制的反应让他觉得害怕,但是这种害怕也只是在他的理智中,并不在他现在的感受中,这种理智和身体感受不同步的感受非常难受,会让他有种恍惚的错觉,所以陆敬之尝试了几次,却仍是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雷尔夫只是觉得自己的这位Omega的状态不大对,他有些担心,正常情况下,咬下去后会安抚自己的Omega,不能说百依百顺却也应该是和缓温柔的,但是陆敬之却是推开自己,不接近自己。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雷尔夫蹲下身子握住陆敬之有些冰凉的双手。

陆敬之说不出话来,只是用那双漆黑的双眼呆呆的看着雷尔夫。

雷尔夫皱着眉头又问了一遍,陆敬之下意识点了点头。

雷尔夫急匆匆的跑上楼,然后急匆匆的冲进厨房给陆敬之披上件大外套后就抱起来往外走。

陆敬之这时候才找回自己的嗓子,低低的说“放我下来。”

雷尔夫听见陆敬之虚弱的声音心里更加着急,以为是自己的Omega生了什么严重的病,不管陆敬之那小猫一样的挣扎,将人放到副驾驶里,拉好安全带,自己上了车,直接开足马力窜到空中的高速通道。

陆敬之压下心中的不适,掩饰性的看向车窗外“这是要去哪里?医院么?我没事了,回去吧。”

雷尔夫转头看了眼皱着眉头的陆敬之“你的表情告诉我你有事,你之前的身体一直不好,刚刚恢复不久,如果真的病了就不能拖延。”

陆敬之叹了口气“明天我还有两节课呢。”

“我给你请病假。”

“我衣服都没有穿好,还穿着脱鞋呢。”

“急病不能拖延。”

“那你为什么穿的那么整齐?”陆敬之转过头瞪着雷尔夫。

“我穿衣服快。”

“我穿衣服也不慢啊!”陆敬之还在挣扎。

“你一动不动的怎么自己穿衣服。”

陆敬之一狠心,一咬牙,一跺脚,吭哧憋肚的说“……我害怕打针。”

“到了,下车吧。”

06.真的有病

雷尔夫下了车,走到陆敬之这边解开了安全带,低头在陆敬之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不会痛的。”

陆敬之这个恨啊,到了不早说,这借口真是够丢人的。但是陆敬之却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Omega神经敏感,多是怕痛的,所以针对Omega的医院和医疗设施都是看起来非常温和,没有威胁的样子,除非必要不会采取抽血,开刀等会引起任何恐慌和疼痛的医疗措施,即使非要采取,也会照顾病人的情绪,尽量不会让Omega感受到恐慌,疼痛。

Omega医院里很多Omega们都是小鸟依人般的依着自己的Alpha走路,有些甚至委委屈屈的挂着泪水垫着脚尖向自己的伴侣求吻,陆敬之看到这情景就像炸毛的狼崽儿,猛的从Alpha搂着自己腰的胳膊中跳出来,然后又若无其事的四处张望,似乎对四周很感兴趣一般。

雷尔夫带着陆敬之去看医生,医生很和蔼,询问了陆敬之有什么不舒服的症状。

陆敬之看了看雷尔夫,有看了看医生眨了眨眼“我没什么地方不舒服,是他拖我来的,你问他。”

这位医生似乎很有经验,当真转头去问雷尔夫。雷尔夫说的很详细,把所有陆敬之从有些发热,咬痕安抚,和之后的动作反应表情甚至喘息频率都一一说了出来,那仔细劲,似乎能把那时候陆敬之衣服底下每块肌肉的动作都能描述出来。

医生一边听一边点头,陆敬之听的都快钻地缝去了,而医生却一脸严谨慎重的样子,似乎真在讨论什么重症似的。

“夫人是第一次被标记么?”医生听完后问陆敬之。

“哈?”陆敬之没反应过来医生的话的意思。

“不是,”雷尔夫看了看陆敬之继续说“我们去年有一个孩子,不过他的身体一直不好,我一直很忙没有好好照顾他,那孩子刚出生就夭折了。”雷尔夫的语气是有些谨慎和自责的。

陆敬之的前世还没有男人生孩子的事情,也没有受到过这个世界的Omega洗脑式教育,所以对相夫教子没有概念,对那个还没见到的孩子一点感受都没有,唯一的一些知觉就是他刚醒的那些天身体很痛,但是那时候他光注意去研究这个世界,并未太注意自己的身体。所以当雷尔夫提到之前的那个孩子时候陆敬之一点感触都没有,只是闲闲的摆弄自己睡袍带子

医生把陆敬之的反应放在眼中,点点头又问“你们平时的感情怎么样?”

雷尔夫顿了顿,一时没说话。

陆敬之开口就说“第一次见面,哦不对,应该是第二次对不对?”

雷尔夫辩解“是第四次。”

医生了然的点点头“夫人身体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是轻微的Alpha排斥症。虽然被标记自己的Alpha咬吻很有安抚作用,但是那是在Omega对那个Alpha没有心防或者接受那个Alpha时才会有明显作用。您夫人的症状只是因为他心理上无法接受您,只是若是已经结婚一年多的话,这么长时间的心理上的排斥和身体上的接受这两种势力的对抗会造成很严重的抑郁症,但是您夫人并没有抑郁症症状也说明您夫人是个心理上很强势的人呢。”

陆敬之只以为雷尔夫大半夜带自己来医院是大题小做,没想到却真的被医生一眼看出了问题,不过什么心理上的强势,那医生却是说错了,只是因为这个Omega身体换了个人而已。

“Omega精神很敏感,Omega在标记后还无法在心理上接受自己的Alpha,排斥自己的身体本能这种状况多多少少都会有的,但是一般经过一段时间适应后都能接受,若是一直抗拒不能适应的多会抑郁而死。我看您先生对夫人也很体贴,夫人应该试着放下心防尝试接受您的先生。”医生向陆敬之嘱咐医嘱后又转头看向雷尔夫。

07.管家的睡衣

“先生平时也应该多关爱一下夫人,毕竟现在Omega这么稀少,能有一个Omega和您结婚是多么难得的事情。而且现在Omega权益法案也出台了,不像以前一般,若是您夫人执意和您离婚这多可惜啊。”

陆敬之突然觉得这医生是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的职员,不过这医生哪里知道,昨天这Alpha还在和陆敬之讨论是否要离婚的问题。

车里很安静,雷尔夫一路皱着眉头,雷尔夫的母亲就是因为这个病在雷尔夫5岁的时候抑郁而死的,听说母亲以前是有个心爱并且进行了初次标记的Alpha,但是后来被系统分配嫁给了父亲,父亲本来生意就很忙,后来听说了母亲的事情就更加对母亲冷淡起来。雷尔夫小时候天天看着自己柔弱的母亲以泪洗面痛苦不堪,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法案一出台雷尔夫就会让管家询问陆敬之想不想要离婚的原因。

雷尔夫不是不想好好照顾自己的Omega,只是陆敬之嫁过来的时机太不凑巧,正赶上大政变的最后爆发,雷尔夫没有时间也确实不是借口,后来孩子夭折,雷尔夫其实很难过,而且也知道Omega对自己的孩子很看重,自己的孩子没了会令Omega很痛苦,而且那最痛苦的时候雷尔夫还不在陆敬之的身边安慰他,昨天再次询问是否要离婚却也是有这些原因的。

雷尔夫听到了陆敬之和小笨的抱怨,知道陆敬之并不想看见自己,但是对于离婚却还没有下定决心,雷尔夫突然间觉得自己还有希望让陆敬之接受自己,就像那医生说的,能娶到一个Omega是多么难的事情啊。

等二人回到家时天已经微微亮,管家詹姆正泪眼朦胧打着哈欠,穿着他最喜欢的小天使睡衣从卧室出来走到大厅来,突然看见自家穿着整齐的先生抱着披着外套闭着眼睛的夫人从外面进来。

詹姆猛的站直身子,打起精神问候,只是他头顶睡帽的毛球很不识趣的在他低头的时候垂到他脸前,管家将球球拨到脑后,一低头又转了过来。

本来昨晚就折腾到后半夜,后来又被强拉着去医院,听了一堆医嘱,甚至还开了备用的药,在医院里一直被医生念经,陆敬之实在撑不住就一点点的迷瞪过去,头也隐隐的作痛起来,雷尔夫开车门时,清晨的冷风一灌陆敬之清醒了一下,打着精神自己晃晃悠悠的往前走。雷尔夫小心翼翼护在自家Omega身后,陆敬之走到大门口的台阶前时冷风吹的他的头更加痛了起来,眯着眼睛没看清楚就被绊了一下,刚要倒下去就被雷尔夫一把抱了起来。陆敬之似乎不大舒服想挣扎着下来,但是身上实在是没力气,头又痛的厉害,小声的咕哝句了什么就皱着眉头闭着眼睛似乎睡过去了。

詹姆和毛球奋斗无果,只能一把把帽子拽下来跟着雷尔夫上楼,他自己却不知鸡窝头配着庄重脸的样子特有喜感。

詹姆小声问雷尔夫“先生早饭要正常开么?”

雷尔夫将陆敬之放在他之前睡的客房中,又给他拉上被子,陆敬之皱着眉头哼了哼拽着被子沉睡过去了。雷尔夫摆了摆手,俩人静悄悄的出了客房门,这才说话“热着一些垫胃的食物等他醒了让他吃点。”

詹姆应下来又说“夫人似乎头痛的厉害,估计会睡到中午吃午饭的时候。”

雷尔夫转过身突然问“他头痛?”

詹姆看了眼面色不大正常的主顾点点头“夫人自从生产之后落下的毛病,晚睡或者休息不好时就会头痛。”

“他去看过医生了么?”

“夫人不是很在意,并没有去看过。”

雷尔夫点点头表示知道就转身去自己的卧室了。

08.Omega想反悔

陆敬之睡的并不安稳,闹铃响的时候他猛的跳了起来。穿衣,洗漱,梳头,拎着包飞奔下楼一气呵成。

雷尔夫在客厅喊住了陆敬之“你去哪里?”

陆敬之没听出说话的人是谁,还蹲在门口换鞋“詹姆我去上课了,下午还有一节课不用等我吃饭了。”

雷尔夫已经站在陆敬之身后“我已经替你给学校请假了,你还头痛么。”

陆敬之顿了顿,脑子还在糊涂着,想着之前备的课的内容是什么,还有谁的作业没有交要今天交上来的。并不是陆敬之神经大条,只是他习惯了没有雷尔夫的日子。上午9点的闹铃一响就下意识的进行一连串动作,上辈子的习惯就是只要自己还能爬起来就坚决不请假,不然这个月的全勤奖不仅飞了,还会扣工资,个世界的工资记算方式还是很人性的,只有无故缺勤时才会扣奖金,请假一节课就少一节课的钱,如果他真的哪天想要离婚,也要先赚出来足够的钱来。

陆敬之听到雷尔夫的话,转过身皱着眉头有些肉痛,他心里在嘀咕:请假不早和我说,我这火急火燎的挣扎着起来,人都醒了告诉我不用去了。其实是陆敬之自己忘记了,昨晚雷尔夫确实说过帮他请假。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