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星际之香道传承者(机甲)下—老贝

星际之香道传承者(机甲)下—老贝

时间: 2016-04-11 17:46:59

第48章:可怕虫潮

顺着两只小虎的视线看过去,外面依旧平静,黑漆漆的宇宙没有一点人气。他们乘坐的这架宇宙飞船外形挺丑的,有点像碎裂开来的木头块,不过竖条纹倒是利于飞船快速前进,是一艘用防御和防御力换取速度的飞船。

再看飞船内部,除了必须守在岗位上的人以外,其他人或是训练、或是几个聚在一起聊天打屁,就连那负责警戒观察的佣兵都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这里属于萨迦共和国范围,一般没什么危险。

萧罗又看了看外面,还是没有发现异样,“雷诺,到底是什么危险?”

雷诺摇摇头,“我不知道,只是直觉有一股危险的力量正在将我们包围。”一旁的乌木也点点头,可能这种感知未知危险的天赋是虎族与生俱来的。

萧罗自然是信任这二人的,于是不敢耽误时间,连忙朝着指挥室走去,但是刚到门口就被拦下,萧罗略显焦急道,“有未知危险正在靠近我们!”

守在门口的两名佣兵面面相觑,其中一个人按了一下通讯钮,低声说了几句,便让开身子示意萧罗进去。

指挥室大门打开,迎面而来的正是那个被人称之为熊哥的高壮男人,这个男人是6级觉醒者,是这支佣兵冒险队里最强的觉醒者。此外,熊哥这人看着粗鲁,实则心思相当细腻,带领这支佣兵队避开过好几次致命危险,让所有人都十分信服他。

“你怎么知道有未知危险?”熊哥直接问道。

萧罗不打算暴露两只小虎的特别,于是顺口胡诌道,“我本身是药剂师,对于环境的变化比较敏感。”

熊哥等人听到萧罗所说,眼中明显闪过失望,原本之前他们还在猜测萧罗是什么专业,什么异能战士、间谍、战略分析师、机甲维修等等,各种猜测都有,甚至有人看到萧罗一直抱着两只“小猫”,还猜测萧罗是不是少见的驭兽异能者,但谁也没想到萧罗只是个无用的药剂师。

倒也不是瞧不起药剂师,而是这个职业实在坑爹,中前期几乎无用,比鸡肋还不如,想培养成高阶一般需要大量的材料堆积,实在是太过于烧钱了。

“还真是正儿八经的小少爷,连专业都选择这么土豪范儿的,啧啧!”没人会觉得萧罗是中高阶药剂师,毕竟年龄摆在那里。

“嘘,人家听得到。”有人受不了身边这货大嘴巴,戳了对方一下,好在那蠢蛋够听话,闻言立刻乖乖闭嘴,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萧罗淡淡扫过去的眼角余光。

但是熊哥注意到了,这人立刻神情一凛,之前那种面对萧罗时产生的怪异感似乎更明显了,也许这个男孩并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那你有好的对策吗?”他连危险是什么都不知道,想要防备也无从下手。

“将警戒提升到最高,然后用最快速度朝最近的补给点冲过去!”这是萧罗和雷诺商量后的计划,毕竟他们现在这艘飞船强度太低,不利于正面作战。

听到萧罗的计划,熊哥皱了皱眉头,“提高警戒没问题,但启动最高速度会导致燃料大量消耗,未必能撑到补给点。”

“总比这会被围困丢了小命来的好吧。”萧罗简单一句反驳后,便不再说话,抱着两只小虎朝着观察室走去,那里位于飞船最上方,视线不会受阻。

熊哥看着萧罗略显瘦弱的背景,捏了捏拳头,下令道,“全体进入s级警戒,坐标定位贝姆行星补给站,飞船三步提速到最高时速,我不说停,不准停!”

“熊哥!就凭那小孩一句直觉,你就要这样浪费燃料,这样不好吧!还不确定咱们这次任务能不能把这笔燃料钱赚回来呢!”有人立刻嚷嚷着反对,结果被熊哥一个冷眼瞪过去,瞬间收了声音。

不是所有人都有熊哥的谨慎,大多数人对于熊哥仅仅因为萧罗的一句话就大动干戈的行为有些不以为然,不过熊哥的威信摆在那里,还有一帮从最开始就跟着熊哥混的老人一丝不苟的执行命令,只有他们知道,就是因为熊哥这样小心谨慎,才能保得他们这群人活命,当年一起出道的佣兵团队多不胜数,到如今还存在的不到一只手指。

大家不敢直接抱怨熊哥,只能对着萧罗冷嘲热讽,觉得这小子实在多事。

萧罗把那些都当耳旁风,只是抱着两只“小猫”静静站在观察室里,这里采用特殊材料,四周都是透明的,站在这里就好像直接置身于宇宙之中,很安静,完全没有任何异样,这种情况下,他们的飞船像神经病一样用极度浪费燃料的方式飞速前进,就这么跑了1个多小时,还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周围一阵质疑声,倒不是质疑熊哥,而是他们实在无法信任一个刚刚认识的小男孩。

熊哥自己也有些迟疑了,下一个补给站并不算太远,他们又是在安全区行驶,所以并没有准备太多燃料,这样做真的好吗?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剧烈撞击,让整架飞船偏离了航线,不过好在驾驶者技术不错,借着惯性抵消了不少冲击,否则刚才那一下,就可能会让他们的飞船断裂。

警报声到处作响,人们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了望台的佣兵用颤抖的声音汇报自己看到的情况,“虫、虫潮!是虫潮啊!!!”佣兵的声音都失控了,惊恐的吼着,声音通过船内广播传到了每一个人耳中,刹那间,似乎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呆愣在了原地。

虫潮,是宇宙中最可怕的危险之一。原本生活在边缘星球以外的星际虫族偶尔会因为某种原因聚集在一起,之后漫无目的的前进,攻击着所有看得到的生命体和星球,凡是被它们收割过的星球,几千年内都无法恢复生机。

熊哥连忙让指挥室内的大屏幕切换成四周的场景,大量的虫族聚集在一起看着十分吓人,不过人们这时候也明显发现到一条生路,就在他们火速前进的方向,那里的虫族数量明显少了许多。

假设刚刚他们的飞船正好行驶在正在合拢的两股虫潮中间,那么由于飞船急速前进,此时刚好走到了虫潮边缘……想到这里,所有人都经不住打了个冷颤,如果不是那孩子及时发现不对劲,并建议他们用最快速度前进,恐怕此时他们已经被虫潮包裹在中间,再无一丝活路!

顿时,人们看向萧罗的目光复杂了许多,这就是药剂师强大的地方吗?

第49章:驱蚊盘香

接下来不用熊哥吩咐,负责操控飞船的人就立刻开足了马力,人们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可是没有人抱怨,所有人都在祈祷,快点,再快点!

但事与愿违,不需要精密的计算也能直接判断出,他们根本无法在虫潮合拢之前逃出,而且这会已经开始有零散的星际虫族在攻击他们。而飞船上的自带武器也早就对准了那些虫族,只可惜这部分虫族速度极快,飞船自带武器也只拦截了约三分之二左右,剩下还有三分之一不到的数量,对飞船造成了明显的伤害,警报声到处响起。

熊哥皱了下眉头,立刻大吼,“本、格雷诺、肖恩,分别带领三个小分队,出飞船拦截!”

能够在宇宙中战斗的,除了7级以上觉醒者勉强能坚持一下下,剩下的只有机甲战士,结合各自异能与机甲装备,发挥出超越“11”的战斗力。或许这些长时间在宇宙中讨生活的人觉醒等级都不怎么高,但结合机甲的实战力量,不是那些养在温室里的高校学生可以比拟的。

因此,当所有人都在忙着战斗的时候,萧罗被遗忘在了一边。

当十多台机甲出现在飞船外部后,飞船遭受的压力小了许多。可惜这样的优势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由于飞船依旧快速行驶,肖恩等人只能用绳索将自己挂在飞船上,被拉着一道前进,一旦落下,就只能被虫潮覆盖死无全尸,这样限制了他们的作战方式,有些缩手缩脚,战斗力大打折扣。

就在这时,通讯器中传来惨叫,一名机甲战士被两只外表覆盖了坚硬盔甲、整体有点像蜘蛛的虫族缠住,其中一只虫族扬起高高的镰刀般的手臂狠狠插入被束缚住的机甲战士,原本结实的机甲外壳如同脆弱的纸片一般,轻轻松松就被戳了个对穿,里面的佣兵惨叫连连,不停的发出断断续续的求救。

萧罗就站在了望台中,清楚的看见那只虫族抽出自己的手臂,然后用如吸盘一般的虫喙对准戳开的洞开始吸食,那名还没死掉了佣兵就这么活生生被吃掉了内脏、吸干了鲜血,直到再无声息,那蜘蛛般的虫族才随手一扔,可怜的机甲战士飘到了密密麻麻的虫潮中,再次被其它虫族撕碎机甲外壳,啃噬身体,一点骨渣都不浪费!

萧罗活生生打了个冷颤,“原来这就是星际虫族,好可怕……”

雷诺黑虎一脸严肃,“这只是小规模的虫潮。”

“什么?!这还小规模?!”萧罗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虫族,感觉头皮都发麻了。

乌木白虎用前爪蹭了蹭脸,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最高不过6级,而且只有公虫,没有虫族女王,我估计咱们遇上的是一批出来狩猎的虫族。”

雷诺点头赞同乌木的推测,“公虫狩猎区域一般不会离孵化场太远,按造距离推测,我估计应该是某个边缘星球被虫族袭击,变成了孵化场吧。”

这下萧罗的脸色彻底变了,“难道萨迦就没人发现这个问题吗?”孵化场代表什么,萧罗只是简单联想一下就觉得全身恶寒,虽然边缘星球上被放逐的都是普通人,但也都是有思想有智慧、活生生的人啊!如果被虫族当做营养品……那简直生不如死!

雷诺冷笑了一下,“以后你就知道了。”说完从萧罗的怀中跳下来,伸了伸懒腰,“虫族女王的智商不比人类低。”

萧罗很想继续追问,他总觉得雷诺似乎知道很多,只是这会情况不对,不是聊天的时候,熊哥派出去的那三个机甲小分队已经被灭了大半,飞船前路也被大量屁股上有一根刺的虫族挡住了去路,速度越来越慢!

“除了驾驶者,所有人进入战斗状态!”熊哥的声音在整个飞船中回荡,接着飞船内的所有人有机甲的毫不畏死地顶在最前面战斗;没有机甲的,也驾驶着各种小型战舰尽量多的击杀挡住飞船前进的虫族。

已经开始有虫族钻入飞船内部进行破坏,被觉醒者用异能逐个击杀。

在没有人注意到的地方,一黑一白两只“小猫”简直如入无人之境,轻轻松松一爪子就能把虫族坚硬的外壳拍得粉碎,然后从里面捞出一颗虫核交给萧罗,对于别人来说是修罗地狱,对于萧罗三人,简直就是最肥美的狩猎场。

可惜他们不能慢慢狩猎,毕竟就这么一艘飞船,要是被虫族破坏就麻烦了,于是萧罗三人一边快速解决碰上的虫族、一边朝着飞船出入口跑去,希望能帮忙解决一些虫族。

所有人都在战斗,没人注意到萧罗三人组的强悍,刚跑到入口,就看到熊哥以“一人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守着飞船入口,协助那些重伤的队友回飞船内部治疗,勉强恢复一些后又重新加入战斗。

“熊哥!不行了!东翼求支援!”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后,飞船东面被大量的蜘蛛类型虫族爬满了外壳,东面勉强逃出一架机甲,其他人全部死绝。

“熊哥!后面也不行了!我们撑不住了!”飞船尾翼那边聚集的虫族似乎能发射远程毒液攻击,整个飞船尾部到处在气体泄漏,内部人员努力抢修,可以也赶不上虫族毒液的腐蚀速度。

然而前方的虫族聚集的越来越多,熊哥脸上露出绝望表情,难道他们这次全都要交代在这里了?他一点都不想给那堆恶心的虫子当养料!

“都给老子拿出全部力气!放弃其它方向防守,全力击杀前进方向虫族!杀!”熊哥扛着脉冲炮直接冲出飞船,打算直接关闭舱门,用自己和外头这些兄弟的命换取飞船内剩余人员的活路,至少他们这支佣兵团不至于团灭。

“哎,等等!”萧罗差点被突然关闭的舱门卡住身体,好在千钧一发之际冲了出来。

“你出来送死吗?!”熊哥没好气道,懒得搭理萧罗,扛着大炮就往飞船前部冲去。

萧罗身边两只同样穿着兽类宇航服的黑白虎居然能够异常灵活的控制推进器,紧紧跟在萧罗身边,时不时还朝着两边“喵”两下,看着很好笑。

熊哥光顾着堵在飞船前面的大批虫族,没有注意到,每当两只“小猫”喵喵叫的时候,那些虫族都会停顿一下,然后便莫名的被身边同族撕碎吃掉,而虫族一般只会吃死掉的同族。

萧罗悄悄的对两只小虎比出大拇指,做得好啊。

当熊哥跑到飞船前方开始大面积轰杀屁股上长着一根毒刺的虫族时,才发现看似柔弱的萧罗居然也顺利跟过来,并没有被一路上袭击他们的虫族阻挡。

面对熊哥质疑的目光,萧罗耸了耸肩,“我运气好。”之后便看着前方的毒刺类虫族,“巨蜂蚁族?”

巨蜂蚁族有蜜蜂的翅膀和毒刺,蚂蚁的外表和习性。这种虫族攻击力不算最强,却有个要命的习惯——自杀式袭击。这个虫族的数量非常多,而且一个个都不怕死,死后的尸体正好挡路,是虫族中经常用来挡路的族群。

不过……萧罗在没人注意到的时候,嘴角微微勾了起来,他的左右两边有乌木和雷诺护着,萧罗一点都不担心,只需要专心布置阵法就行。

他手里有一种香很适合现在这个情况,名字非常普通,叫“驱蚊香”,专门祛除各种虫类,品阶只有6级,但应该足够了。不过这里的虫子太多,体积又十分巨大,直接点燃并不能影响太多虫族,萧罗打算在飞船前部设立一个能够将香味扩大的阵法,这才离开飞船。

拿出一把长剑,萧罗装作帮熊哥抵御靠近他们的虫族,实则在身体移动过程中,已经将驱蚊香布置在了目标地点,当最后一个盘装的驱蚊香被点燃并卡死在飞船上头后,周围的虫族明显表现出不适的状态,有的愣神之下便被佣兵们杀死,有的则好像闻到了什么极其恶心难闻的味道,争先恐后的退开。

虽然没弄明白虫族为了会有这样的反应,所有人耳麦中传来飞船驾驶者老六的吼声,“都给我抓紧了!咱们要冲了!”

之间飞船前方的虫族逐渐散开,原本被挡住的前路终于出现一个通道口,之后就见飞船陡然加速,萧罗只能条件反射的抱紧飞船,急速中,萧罗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撕裂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罗整个人都麻木的时候,飞船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后面已经看不到那些虫族,飞船出入口被打开,里面飞出了好几个人帮忙救援。

没人知道虫族为何会突然露出一个出口,飞船驾驶者老六不敢浪费机会等飞船外面的同伴挨个进来,只能提醒大家抓牢了。可是那会已经有不少人重伤,哪里抓得住急速行驶的飞船,最终回到船舱内的只有不到5人,其中包括萧罗和熊哥。

哦对,乌木和雷诺不算人。

进入船舱内,虽然有人疑惑萧罗这个弱鸡为何能在那种环境下活下来,不过这会到处是重伤伤员,除了损失在飞船外面的那些同伴外,飞船内也有不少之前被转移进来的佣兵战士以及被侵入飞船内部的虫族击伤的低阶佣兵。

没有人因为劫后余生而高兴,他们这次死了太多人不说,还有很多人受到的伤害是现有医疗技术无法修复的,要么找高阶光系或水系觉醒者帮忙,要么找到高阶治疗药剂,否则大多数人只能在痛苦中慢慢等死。

萧罗抱着黑白小虎来到一名被虫族毒液腐蚀了半边身子的伤员身边,看着那个人痛苦呻吟,萧罗皱了皱眉头,低声询问雷诺,“你认识这是哪个虫族的毒液?”他虽然有不少治疗药剂,但如果能知道毒液类型,对症下药效果应该会更好。

雷诺黑虎刚想要回答,抱着他的萧罗就被人推了一把,那人穿着白大褂,脸上满是高傲的表情,是这艘飞船的随团医生艾伦,医术不错,其本人也是个4阶水元素觉醒者,之前的战斗中,他优先被保护在飞船的紧急出口处,一旦飞船被破,这个人就会优先被送入救生囊弹射出去,即便被虫潮覆盖的时候,救生囊也未必能逃出,但总是多一点点生存几率。

“小孩子不懂别碍事!”艾伦冷冷的瞪了眼萧罗,之后便蹲在萧罗之前蹲着的位置,手中散发柔和光芒,开始为那被毒液腐蚀的可怜人治疗。

但那人毕竟是被相当于6级变异兽的星际虫族伤害,岂是艾伦一个小小四级水元素觉醒者能够解决的,甚至因为毒液本身也属于水系,艾伦的治疗非但不能破解腐蚀伤害,反而还加重了对方的痛苦。

“啊!唔!”那人发出痛苦的惨叫,全身因为剧烈疼痛而不停颤抖,吓得艾伦有点呆愣,毕竟这家伙被熊哥等人保护的很好,加上他们之前运气还算不错,一直没怎么遇到真正致命的危险,艾伦很少见到这么严重且看着恶心恐怖的伤口,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其他人也不由得露出兔死狐悲的表情,虽然他们的伤势没那个人严重,但如果不能治好,以后就得落下残疾,以后的人生恐怕还不如那些普通人。

只有这个时候,觉醒者们才异常羡慕普通人,以目前的医学技术,就算普通人半个身子都没了,现有医疗也能帮他们重塑身体,但觉醒者不行,那种用细胞克隆技术制造出来的身体无法和觉醒者的身体契合,曾经就有无法忍受自己失去双腿的觉醒者强制使用了再生技术,结果整个身体崩溃自爆。

可是,以他们的身份,又如何能找到高阶光系觉醒者帮忙治疗呢?还有那有价无市的昂贵高阶治愈药剂,也不是他们能买得起的……

“要不,让我试试?”一个干净简单的声音响起,萧罗露出温和的笑容,“毕竟我是个药剂师。”

第50章:听风和露

萧罗的话让众人刚刚燃起那一点希望,又因为看清楚萧罗的长相而愈发的垂头丧气,萧罗看着才多大,之前他又说过自己才上大学,满打满算也就大半年的学习时间,能学到些什么?这个年龄的药剂师,能成功配出最低级别的药剂就算不错了!还不如低阶水元素觉醒者更有用。

艾伦是四阶水元素觉醒者,一直都是团队里的宝,有什么能够提升异能的好东西,都是优先艾伦使用,所以这家伙才能年纪轻轻就这么快进入中阶,对于萧罗一个小小的药剂师学徒,敢在他都放弃治疗的情况下,说想试试!这是质疑他的水平吗?

“你有那个能力吗?”艾伦冷哼了一下。

萧罗笑了笑没说话,而是直接拿出一瓶6阶解毒药剂,专门针对虫族腐蚀性毒液。

药剂刚一拿出,就吸引了众人的视线,有人惊呼出声,“天!是六阶药剂!”那璀璨的光华是六阶药剂特有的美丽,他们不会认错的!

以他们团队的实力来说,六阶药剂并不是那么容易买到,这种保命的玩意向来有价无市,偶尔拍卖会里出现一点,都会被人立刻抢光。至于七级以上的高阶药剂,那就不是晶币可以衡量的,通常要有点背景和关系,或者用什么其他珍贵的东西换取。

当萧罗毫不吝啬的将6阶解毒剂倒在那名重伤佣兵身上、又喂了点药剂给那人喝下后,被毒液腐蚀的皮肤发出兹拉兹拉的声音,之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停止对那名佣兵的伤害,这样明显的效果看傻了一干人等。

见多识广的熊哥都忍不住呢喃,“这效果……特么的都赶上七阶了吧!可是外表明明是六阶药剂的模样啊!”熊哥不知道,萧罗炮制的香品是不能用药剂等级直接衡量的,就刚刚那个解毒剂而言,确实是六阶,但因为对症了,所以效果会有一定程度的加成。

“擦!我差点忘记了,药剂师自己等级低,不代表他身上没有超越他等级的药剂!”有人吞了吞口水,“这家伙绝对是哪个强大势力的少爷吧!”六阶药剂眼也不眨的就给别人用,就算是他用来就自己的同伴,也要犹豫心疼一下。

既然六阶药剂都不心疼,说明这人身上应该不止一瓶两瓶六阶药剂,说不定连7阶治愈药剂说不定都有呢?!想到这里,周围人的目光变得灼热起来。

乌木敏感的发现周围的杀气,条件反射的压低了身子,从喉咙里发出了低哑的呜呜声,带着威胁的意味。萧罗顺手摸了摸乌木的脑袋,示意他别着急,然后又自然的起身走向下一个伤患,然后又是一瓶六阶治疗药剂,看得周围人的眼神愈发的火热,就连自制力不错的熊哥都不停的咽口水,看萧罗的眼睛简直就是在看一只鲜嫩的肥羊,嗷嗷待宰。

一直站在萧罗身边不远处的艾伦见状,在萧罗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低声冷哼了一下,“蠢货。”

虽然是骂自己,萧罗却一反之前的看法,觉得艾伦这家伙这会顺眼多了,至少就某种程度而言,这是在提醒他财露白了,虽然这群佣兵冒险队算不上坏人,但也没少杀过人。萧罗这种送上门的肥羊,之前会救下萧罗还愿意送萧罗去补给星球,不过是想着这家伙看着也没啥好处可占,但现在不一样了,六阶药剂和可能存在的七阶药剂,足以让这群还没坏透的家伙干点杀人越货的坏事。

萧罗淡淡的勾了勾嘴角,继续露出一副悲悯天人的单蠢表情,走到下一名重伤佣兵面前的时候,故意晃了晃手中的药剂瓶子,然后又装模作样的在储物戒指中找了又找,还把药剂拿出来摆在地上翻找,最后“只”翻出两三瓶低阶药剂,和一堆普通药材矿石。然后,萧罗露出焦急且担忧的表情,“糟糕!我的药剂几乎都在逃出玛塔之前用光了,但是这位兄弟伤得不清,如果三个小时内没有中高阶药剂治疗,恐怕……”

接下来的话,萧罗没有再说下去,用眼角余光微微一瞥,果然看到这支佣兵团队的首领那个叫熊哥的人露出真正担忧的表情。自己猜对了,手边这个跟熊哥长得很像的人,应该就是那人的亲人啥的。萧罗故意治疗到这个人的时候说自己药剂不够,像这种以探险和做任务等为主的佣兵队伍,通常手中会有不少珍惜的材料,萧罗猜测,像这种珍贵材料应该是在团队首领的手中,也就是那个叫熊哥的人。

萧罗要做的,就是从熊哥手上套出珍贵材料,当场制作中高阶药剂,证明自己的价值。一个能让熊哥真正关心的人,才有可能让对方愿意为了那人、死马当活马医,把珍贵材料给萧罗,赌一把。

在拿出来的这些普通材料中,萧罗划拉了几下,拿出了几份药材,又扒拉出一块白色的圣萤石,之后露出失望的表情,“果然,制作六阶治疗药剂的材料缺了大半,如果有紫甲虫的壳、洛天草还有焚地草就好了,我现在就可以多配置几瓶药剂救人!”悲伤怜悯的看了一圈被放置在地上的一干佣兵,重重的叹了口气,似乎在可惜生命的脆弱。

这厢萧罗在“感叹和忧伤”,那边以熊哥为首的一干人等却被震得七零八落,之后那五大三粗的熊哥抑制不住激动冲到萧罗面前,一把扯住萧罗的衣领,大声吼道,“你能配制六阶药剂?!”因为太过激动,熊哥没有注意到旁边一只白色“小猫”眼底闪过红光,藏在毛茸茸梅花肉垫下面的锋利指甲差点穿透他的身体,然后被黑色“小猫”伸出爪子挡下。

萧罗敏感的发现乌木情绪不稳,连忙不着痕迹的拉开自己和熊哥之间的距离,仰头认真道,“世人以为,高阶药剂一定要高阶觉醒者才能配制出,其实不全然,通过一些特殊手段,低阶觉醒者还是可以勉强配制出高阶药剂。”

熊哥对萧罗的话有些半信半疑,毕竟他根本感受不到萧罗的异能存在,之前熊哥还以为萧罗是大脑开发率超过10%但还没有觉醒异能的人,但此时他唯一的弟弟快不行了,三个小时,这其实是最好的结果。他的弟弟熊杰整个胸口都被某只拥有尖锐利爪的虫族刺穿,之后那只虫族被他及时杀死,并砍断虫族肢体,留了一小截虫爪继续插在熊杰体内,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鲜血流出,才让熊杰活到现在,但如果不能得到有效治疗,熊杰的命就到此为止了!

不!这是他唯一的亲人啊!熊哥瞪大了眼睛,里面甚至充满了血丝,声音略微沙哑道,“我有一些珍贵材料,足够你配制治疗药剂吗?”

“熊哥!”一旁的艾伦惊呼道,“你怎么相信那个不明身份的人说的话,谁知道他会不会浪费掉兄弟们拿命拼来的珍贵材料!”

“是啊!熊哥!不是我们不想救自家的兄弟们,但那小孩才多大啊,没听说有谁有那样的本事,年纪轻轻就能配制6阶药剂,岂不是全星际都有名的嘛!”人们纷纷劝道。

“不,现在躺在那里的兄弟,每一个都是我们一起出神入死的好兄弟,不光熊杰是我亲弟弟,我把你们每一个人都当做是我的亲弟弟!这里距离最近的有人的星球还有24小时,他们等不了了,即便有一丝机会,我也要试试!”熊哥从怀里掏出一个储物手镯,看模样应该是从哪个喜欢时尚的男人身上扒拉下来的,风格和大小都和熊哥外表不符,从里面拿出大量的材料放到地上,熊哥沉重道,“这些材料折合晶币是多少,都算我的!我一分钱也不亏了其他兄弟!”

“熊哥!”有一名轻伤的大汉红着眼睛走了出来,“地上躺着的这些难道就不是我们的兄弟吗?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承担!算我一个!”

“还有我!”

“算我一份!”

这支团队的向心力还是不错的,大多数人都挺遵从熊哥,也不是完全为自己的小人,即便有那么一两个,在现在这种气氛下,也不得不站出来表态。

萧罗蹲在地上查看熊哥拿出来的材料,对于熊哥玩的这么一出戏码,心中微微佩服,明明只是想救他自己的亲兄弟,却能说的如此冠冕堂皇,真厉害。

乌木小白虎却在这时候蹭了蹭萧罗的腿,还占有性的用尾巴圈住了萧罗的脚踝,嘴里喵了一声,却直接通过脑波交流道,“萧罗,如果你受重伤,就算用我的血肉,我也要救你的。”乌木说完又蹭了蹭萧罗的腿,完全不觉得自己说的这句话有什么大不了,只是想到了,就告诉萧罗,而事实上,乌木的前身,那只阴阳小虎确实用实际行动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其他人听不到乌木“说话”,雷诺自然能听到,他做不来乌木喜欢耍赖撒娇的行为,但却趁着萧罗专心挑选材料的时候,悄然的伸出尾巴,圈住了萧罗另一边脚踝。

熊哥拿出来的材料以虫族肢体为主,还有一些应该是他们自己采集的药草和珍贵矿石,数量不多,但胜在种类比较齐全,萧罗数了数,居然能配制出至少三种香品,其中有一种恰好有治愈效果,只是跟大多数人以为的治疗药剂不太一样,那个有治疗效果的香品叫和露香,直接点燃是没有效果的,必须要搭配对应的特殊阵法。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