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杀手行(穿越)—连痕

杀手行(穿越)—连痕

时间: 2016-04-11 17:47:48

文案:

莫上辈子是个杀手,执行任务时莫名其妙被挂了,寄魂在一个六岁大的小孩身上,从此有了一个呆呆的小竹马。

可是,为什么再次相遇,这个竹马也成了一个杀手?

不就是杀手么,老子上辈子就玩腻了!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主角:莫飞白,梁烨 ┃ 配角: ┃ 其它:穿越,天衍大陆

第1章

“今日你的命星和运星私奔去了,霉运当头,诸事不宜,有凶兆哦~”

凶你奶奶个腿儿!!

莫抬头看了看艳阳高照的天气,回想起临走时那个半吊子在耳边说的话,顿时觉得心情变差。半吊子虽然不靠谱,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听了半吊子的话结果不一定好,但不听会更加糟糕。

莫皱了一下眉,有点想要打道回府。不过手里的任务不难,应该很快就能做好,也许他能赶在倒霉前把任务了结?

嗯,做完就窝回家里,舒舒服服泡一个澡,然后坐在海绵宝宝大抱枕上看一部新出来的恐怖电影,谁叫都不理!

这样打算好了,莫糟糕的心情稍微变好了一点,他哼着小曲儿向前走,路上遇到熟人都笑眯眯地打招呼。

“小莫这是去买菜吧,今日猪骨头价跌了,可以买点骨头回家熬汤补补,瞧你这瘦瘦小小的样子!”

“真的呀,我马上去瞧瞧,多谢林婶关心!”莫眼睛亮了一下,和林婶告别向前走。

心里盘算着骨头汤,莫挤进公交车,车到站上上下下不少人,此时的莫和刚才不太一样,刘海拨下遮住眼睛,灰扑扑的外套,昏昏欲睡的样子,不起眼到他站在那里都不会有人注意他。

不过他手里多了一个黑色背包,包里有一个密码箱,里面是……枪具。

莫跟着人流下车,将背包背在身上,路过一家五星级酒店,慢悠悠地向前走。

酒店周围各个高点都有人影晃动,莫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番,然后默默地低下头。

看来目标人物对自己的小命珍惜非常啊,不过周围被排查得这么干净,枪也就没什么用了。

路上驶来一队黑色轿车,莫和周围的人一样投去好奇的目光,不过车窗都是封闭的,看不到里面。车队在酒店门口停下,保镖们从车上下来围在一辆车旁边,然后一个油光光的大脑袋从车门处露了出来。

莫扫了一眼肥得像猪的目标人物。

唔,这么个脑满肠肥的家伙居然是掀翻了那什么街的金融欺诈师吗?真是人不可貌相……

跟着目标人物下车的是一个金发的小少年,莫移开目光,脚步不停,慢慢朝前走。

那个少年是这个任务的委托人,只有14岁。

家破人亡,委曲求全跟在仇人身边,伺机报复什么的,真是励志啊……

如果这少年能成长起来,想来成就不低。

莫拐进一家奶茶店,把背包放在柜台上,冲柜台后的年轻女孩露齿一笑,“这个包寄放一下,一会儿有人来拿。”

奶茶小妹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好的,就放这里,我帮你看着。”

这个人刚刚低着头看不出来,脸露出来后才发现是个很可爱的男生,这么萌的男孩子有请求当然不能拒绝啦!

“谢谢。”莫又笑了一下,然后在旁边的便利贴上写了几个字,撕下来贴在包上,接着转身出门,身影很快淹没在行人中。

酒店豪华客房中,金发碧眼的少年发梢滴着水披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肥猪眼睛都看花了,一脸色迷迷地凑近。

少年表情淡漠,径直往露天阳台上走,房间里只有四名保镖,两个人守在门口,还有两个站在墙边,阳台上倒是没有人。

肥猪贴近少年,想要搂他,“宝贝儿……”

少年快走两步躲开他,坐在阳台上的椅子上,歪头看着他,“去拿酒。”

肥猪不悦的表情立马变成眉开眼笑,“好的,马上来!”

葡萄酒倾入高脚杯,少年浅尝了一口,便放下不再碰。他年纪太小,不适宜饮太多。

肥猪锲而不舍地凑上前想要来个饿虎扑食。

少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肥猪被他的笑容勾得心痒痒的,正要行动,阳台外突然翻进来一个陌生人。

下面一间房里面全是他的保镖,这人是怎么上来的?

肥猪紧张起来,手下意识地去掏枪,可是莫的速度比他快太多,他还没碰到枪,一柄小刀已经直直地扎进他的喉咙。

房间里的保镖发现情况快速地赶过来,莫得手后不再停留,翻过阳台想顺着计划的路线离开。

一声鸟叫声响起,一个不明物撞向莫的后脑,就像是被榔头敲了一下,莫赶紧抓住栏杆稳住身形,然而就是这短暂的停留,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中。

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持枪者干脆利落地扣下扳机,子弹直接穿过莫的头颅!

莫的身体坠落下去,他仰面朝天,视网膜上最后一个画面是一只小鸟突然变成人,一脸焦急地跟他一起坠楼,伸直手臂要来抓他。

哦,真玄幻。不过既然都要和他一起坠楼,刚才干嘛还要撞他?这根本不能愉快玩耍!

第2章

难受……好难受……

口鼻里灌满了水,无法呼吸……

有什么破开了水来到他身边,他感觉自己被举了起来,求生的渴望强烈起来,他下意识地挣动,挥舞着手脚想要离开这些水。

梁烨感觉到他在挣扎,防止两人都沉下去,他收紧手臂把人勒住,快速向岸边游去。

岸边还有几个孩子,七手八脚地将人拉上去,然而他们刚被救上来的小伙伴此时一点动静都没有,躺在地上跟死了似的。

有小孩受不了了,大哭起来,“怎么办,小白死了!”

“胡说什么!”

刚才救人的是一个高高壮壮的男孩子,他爬上岸,冲着哇哇哭的一个孩子吼了一句,小孩哭声骤停,不可思议地瞪着他,梁烨吼了刚才那句话便不再讲话,直接到溺水孩子身边把人翻过来搁腿上,膝盖顶住他的腹部,然后按压他的后背。

溺水孩子头朝下哗啦啦开始吐水,人也清醒过来。

“小白,小白,你没事了……”

几个小朋友都围拢过来,梁烨把人平放在地上,蹲在一边看着他。

莫喘了几口气坐起身,看向旁边的救命恩人。

由于缺氧加上池水冰凉,此时莫面色青白似鬼,头发一缕一缕黏在脸上,他向着少年伸爪子,“你……”

梁烨眨眨眼,默默向后退了一点。

“……”

摔,这什么见鬼的表情!

莫抖抖唇,放弃挣扎。他垂下头,突然抬手按住脑门,身体抽搐似的颤抖起来。

我没死我没死我没死……我还活着没有枪没有子弹……

嘴里喃喃地念叨着,莫正死命地催眠自己忘记之前那致命的感觉。

“小白怎么了?”

“这……不会是中邪了吧!”

围成一圈的小朋友散开了,听到中邪的说法更是害怕地想要逃开。

“我……我先走了!”

一个小孩逃也似的跑走了,剩下的小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一哄而散。

莫心脏跳得很厉害,摸到自己的心跳,他慢慢平静下来,松开按着脑门的手,他茫然地看着前方地面。

他还活着……?

哈!刚才他摸过了,脑门上没有弹孔!

当然,他刚才中邪似的抽搐并不是真中邪了,要不是溺水的影响,也许他会在睁开眼的那瞬间被子弹穿过头颅的感觉逼得再死一次。

精神恢复过来,他终于有心思想想现在的处境。

他死了,这点毋庸置疑,可是现在他又活了!

莫摊开手低头审视这两只白嫩嫩的小爪子,唔……虽然他死前也还没成年,但这么小的手明显是属于五六岁孩童的吧。

哦对了,刚才好像看到几个奇怪的小孩。

莫抬头向旁边看去,然后顿了一下,那几个刚刚还很关心他的小朋友连影都看不到,只剩下他的救命恩人还蹲在不远处发呆。

啧啧,救命恩人看起来好呆的样子!

莫不客气地在心里笑起来,然后他发现那个呆头呆脑的小朋友有点面熟。莫愣了一下,结果越看越面熟,但他想不起来人家的名字。

他知道,这种熟悉感不是他自己的,而是这具身体的。这身体里还保留着一部分记忆,但这些记忆不是像动画片一样点播就能放出来,而是遇到与记忆有关的东西才能让他“想”起来。

那么,自己的名字是什么?

莫……飞白。

姓莫啊!莫笑了一下,挺满意。他从前没有名字,知道他的人都称呼他“莫”。

那么,现在他就是莫飞白了。

脑海中又闪过两张人脸,一男一女。

爹……娘……

莫飞白惊了一下,然后表情复杂起来,他不是在正常环境里成长起来的人,他以前,从来没有父母的概念。

梁烨发完呆,就看到莫飞白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想了想,问道:“还有没有不舒服?”

莫飞白抬起头看他,突然弹身朝他扑过去,“我很好……”

话还没说完,他身体晃了一下,直接扑到了地上,莫飞白高估了这个身体的灵活度,他揉着鼻子坐起来,补完了下一句话:“谢谢你。”

梁烨脸僵了一下,似乎对他的道谢感到不知所措,顿了一会儿,他站起身,“我先回去了。”

莫飞白盯着他的脸猛瞧,跟着他站起来,说道:“我和你一起走。”

梁烨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解,不过并没有反对。

莫飞白明打量暗打量,把梁烨从头发到脚完完整整地看了好几遍,就是想不起来他的名字,但是莫飞白很确定,他认识这个小孩。

既然上天又给了他一次生命,他总得珍惜才是,虽然这个身体也还是个小孩,但他刚来还是谨慎一些的好,免得暴露出什么无法挽回的破绽。

他现在不知道关于旁边这个小孩的记忆是不是出了什么差错,不过面对小孩子,还是好糊弄的。

梁烨习惯沉默,可是那两道视线存在感太强,让他有种背后刺刺的感觉,他转过头看莫飞白,小孩对他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那眼睛黑黑的,亮亮的,格外有神。

梁烨有种眼睛被晃了一下的感觉,他有些不确定地想:难道溺水还会溺坏脑袋吗?

莫飞白不知道他的想法,他只是暗暗盯着梁烨的鼻子看,这小孩看起来木木呆呆的,长相倒是挺粗犷的,尤其是那个挺直的鼻梁,实在是太好看了!

默默过了一把眼瘾,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给对方造成了困扰,莫飞白问:“你叫什么名字啊?”他有些心虚,毕竟在他的感觉里他们已经认识挺久了,可是他居然不知道人家名字。

梁烨沉默了一下,倒是没有质疑他,只是回答:“我叫梁烨。”

“梁烨……火华烨?”莫飞白问。

梁烨点头。

莫飞白笑,掩饰心虚,“名字很好听,那我叫你梁大虎好了!”

梁烨愣住了,没搞懂这是什么逻辑关系。

果然脑子坏掉了吗?梁烨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莫飞白笑眯眯地解释:“我觉得你像虎,叫大虎多亲切!”

莫飞白又问:“对了,你属相是什么?”

梁烨:“……虎。”

“呃……”这回轮到莫飞白愣住了。

不过他虽然感叹这种巧合,但毕竟比真正的小孩稳重许多,还是为了刚才的事郑重向梁烨道谢。

那可是救命之恩啊,别的不说,如果没有梁烨,他也许刚穿过来就要溺死了,死了又死什么的,太悲催了。

梁烨微微皱起眉头,看了莫飞白一眼,然后生硬道:“不谢。”

仔细盯着他的莫飞白自然发现了他的不自在,莫飞白留了个心眼,这一路走来,梁烨大多数时间都沉默,只有他起了话题才会搭两句,但态度有点奇怪。莫飞白摸不准是什么原因,他原本觉得梁烨应该是他的朋友,关系可能还不错,毕竟刚才岸边那么多小伙伴,见人溺水了都没人想到叫个大人,只有梁烨下水救人,可是现在瞧着梁烨对他的态度,似乎他们的关系不是太好?

莫飞白停止了伪装好朋友的热络,暗暗观察着梁烨,不过刚才想到溺水,他倒是从记忆里找到了溺水的原因。

莫飞白和小伙伴们玩耍,来到他刚才溺水的池塘,这个池塘挺大的,小朋友们玩着玩着便讨论起了游泳,莫飞白略懂水性,便说他能游一个来回,其他人都不信,他头脑一热便跳下去泅水,连衣服都没脱,然后游到一半悲剧发生了,他腿肚子突然抽筋,手脚不协调起来,加上衣服吸水变重,就开始往下沉。小孩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慌乱得什么都顾不上,更别谈自救了,越挣扎沉得越快,也不知道是淹死了还是吓死了,然后莫这个孤魂来了,接着梁烨把人救了。

这个死因真是……

莫飞白快走两步到梁烨旁边,前面出现了一个人群聚居地,脚下的路很熟悉,他看着前方的砖头房,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地名。

枫林镇。

由枫林得名,莫飞白的记忆不是很清晰,但他仿佛能看到枫叶秋红的美好景致。

这里看起来不错,环境好,社会关系简单朴素。组织里不少前辈希望退隐后在地球上找一个这样的地方隐居,结果被他提前享受到了。

按照身体熟悉的感觉走到家门前,莫飞白看向旁边的孩子。梁烨没有注意他,直接走向隔壁房子,推门进屋。

原来是邻居。

房屋的隔音效果不怎么样,莫飞白听到屋里传来一个女人的惊呼,女人是梁烨的母亲,看到自己儿子浑身湿漉漉的,便紧张起来。

莫飞白本想回家,突然对面传来一声拍桌子的巨大响声,他停住脚步,仔细听起来。

一个男人的大嗓门传了过来,骂着梁烨,而且越说越愤怒,甚至动起了手,然后女人说了几句话维护自己的儿子,反而被男人连带着训斥起来。

自始至终,梁烨一声不吭。

大虎太呆了么,父母问什么照实回答不就好了,何苦受这皮肉之苦。

莫飞白摇摇头,推开了自己家的门。

第3章

莫飞白还在心里想着待会儿怎么应付这个身体的父母,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坐在正堂上,他就这么与那个女子对视上了,然后他维持着推门的姿势,僵住了。

他在害怕。

看起来年轻貌美的女子其实是已婚妇女,她是莫飞白的娘。

莫飞白不动声色地活动了一下手脚,慢慢走进屋,刚才那种惧怕的感觉来得太猛烈,他一时没能控制好自己。

至于莫飞白为什么要害怕自己的亲娘,还要从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说起。

已婚妇女看起来年轻漂亮却一点也不温婉,虽然对莫飞白不坏,但可能是小动物的本能,莫飞白一直对她有隐隐的畏惧。本来小孩子怕大人其实没什么,不少人长大成人了还会对父亲的巴掌,母亲的鸡毛掸子拖鞋底这些童年黑历史记忆犹新。

可坏就坏在前几天他进母亲的屋子忘记敲门了,然后他看到了一幕差点把他吓死的画面。

他那个漂亮的娘满脸青黑色的诡异花纹,白皙细嫩的胳膊从袖子里露出来,上面爬着好几只蝎子,她指甲漆黑的手上拿着一个木匣子,里面是密密麻麻的不知名虫子,棕黄色的蝎子顺着她的手臂爬进去,再出来时外壳黑得发亮。

他的娘就用这可怕的造型冲呆滞的他微微一笑。

可想而知这对于莫飞白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多么大的冲击,他感觉娘就像那地狱的魔鬼,可是这件事他又谁都不敢告诉,煎熬了好几天,好不容易今天和小伙伴们出去玩耍放松一下心情,还把自己的小命玩完了。

真是可怜的孩子。

莫飞白低着头没去看那个女人,他不害怕这个女人,只是觉得这人挺邪门,而且这件事也给他提了个醒,这个陌生的世界不只表面看得那么平和安宁,身体记忆中没有体现,也许是因为年龄太小,还没有接触到。

“怎么衣服都湿了?”周子霜问。

莫飞白道:“掉水里了。”

“哦?”

莫飞白神经紧了一下,他的娘身上有一种气场,以前的莫飞白不明白,只是本能的怕她,现在的莫飞白分明辨认出,那是杀手的气场。

不太妙啊!

莫飞白想要回房间离开她,还没开口,就听到了不疾不徐的脚步声向他靠过来。

“娘长得很丑吗?干嘛一直低着头?”周子霜语带笑意,慢悠悠地伸出手想要勾他下巴。

莫飞白听出了她话里的促狭,也许因为他只是个小孩子,周子霜有些肆无忌惮。

这个当娘的以捉弄自己儿子为乐,她显然缺乏正确养孩子的经验,明知道之前吓到了莫飞白,还往人面前凑,完全不考虑小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

现在的莫飞白自然不会被她调戏了去,他抬起头,眼神飘忽,“娘当然是最漂亮的,所以您可千万别再在脸上画那些恐怖的东西了。”

周子霜动作一顿,收回了手,没有看到儿子吓傻的呆样,她有些无趣,想了想,她眯起眼,似乎在打什么坏主意。

莫飞白维持着无害的样子,其实精神已经戒备起来。

周子霜不知道从哪里抓出来一只蝎子,她诡笑着,拎着蝎子的尾巴作势要往莫飞白头上扔。

没想到居然是如此幼稚的行为,莫飞白有些无语,他飞快地想着正常小孩遇到这种情况会有的反应,然后动作起来。

周子霜就看到小不点儿子脸色刷白,扭头就往门口奔,伴随着“哇哇”的惊叫声。她哈哈大笑起来,被莫飞白的样子逗乐了。

莫飞白还没到门口,门被从外面打开了,他紧急刹车,堪堪在来人面前停住。

“什么事这么开心?”一个温和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莫飞白抬起头,就看到一个长衫温润的男子。

莫飞白立刻就知道了,这是他的父亲,莫沨。

莫沨手里拿着两本书走进门,低头看了一眼莫飞白,然后惊讶道:“衣服头发怎么都湿了?赶紧去换一身,仔细着凉。”

莫沨的声音很好听,莫飞白乖乖点头,回自己房间换衣服了。

其实折腾了半天,他的衣服已经半干不湿的了,莫飞白快手快脚地把衣服扒了,皮肤接触空气,他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赶紧翻出一件新衣服套身上,摆弄了半天才穿好。

就是头发略长有些不舒服,莫飞白挠挠头,很想洗个澡,不过现在得出去把情况说一下。

再出去,周子霜安分地坐在椅子上,那只蝎子已经不见踪影,不过莫飞白可不敢大意,一个能在身上藏蝎子的人大概不会是正常人。

莫沨听周子霜说他掉水里了,便问他详细情况,莫飞白把他溺水的事说了,着重说明了梁烨的救命之恩。

莫飞白道:“爹,梁烨救了我的命,我想去他家郑重道谢。”

“应该的。”莫沨道,“爹和你一起去。”

“好!”莫飞白应声,一脸欣喜。

莫沨脾气很好,为人温和知礼,以前的莫飞白非常喜欢和崇拜他,导致现在莫飞白光看着他都能感觉到开心的情绪,然后脑海里不断闪现父子俩相处的画面,莫飞白发现小孩以前经常向莫沨撒娇,可是现在的莫飞白换了个芯子,他自认为自己是不具备撒娇的能力的。

周子霜去院子里摘了两株补气血的珍贵药材装盒子里,莫沨回房间换衣服,出来后顺手拿起盒子,然后带着莫飞白出门。

莫飞白是有些惊讶的,记忆里还留存着小孩在枫林镇生活的点滴,莫飞白很明白这里就是个普通的,与世无争的小地方,而莫沨和周子霜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其实行为里处处透着与环境的格格不入。

莫飞白看着莫沨特意换的比刚才的长衫看起来还正式衣衫,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小镇里哪有人会注意这种细节!

不是刻意做给人看,分明是习惯如此。

莫飞白有些闹不懂,不过想到莫沨镇上学馆的先生身份,他脑子转了个弯,自己得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也许这就是知识分子的讲究?

似乎还有点不对?

要是他知道小镇学馆里仅有的两位先生中的另一位一身长衫穿半个月不洗,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这个细节,可是他不知道,于是疑惑了一下也就作罢了。

梁烨家就在隔壁,几步路的功夫就到了。

梁父梁母对他们的到来很惊讶,但随即就热情招呼上了。

莫沨递了礼物过去,坐在简陋的凳子上说明了来意。

“啥,我家小子救了白娃子?”梁父满脸惊讶。

也不怪他不知道,就梁烨那闷罐样是不会说这些事的。

梁父有些来火,感觉在客人面前失了面子,但现在又不好教训那蠢蛋,只能坐在这里赔着笑脸。

莫沨道:“小儿想当面感谢令子。”

“哎呦,这怎么敢当,应该让他出来见先生才是!”梁父赶紧摆手,然后转头对梁母道,“他娘,让那小子赶紧出来!”

梁母小声地应了,去后面叫梁烨了。

梁烨正在后厨切猪肉,他家是卖猪肉的,不过也没必要天天支摊,小镇就这么点大,相熟的直接来家里订也是常有的事,他们家光定期供给镇上几家大户所赚的,就够他们一家花用的了。

梁母对他道:“隔壁莫先生带着他儿子来咱们家了,说要感谢救命之恩,你赶紧过去吧。”

又来?梁烨放下刀,很是莫名其妙。他记得莫飞白在路上就谢谢他两次了。

梁母催着他快走,又忍不住好奇地问救命之恩的事。

梁烨道:“莫飞白掉水里,我把他带上来。”

由于他的语气太过轻描淡写,梁母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莫飞白是溺水了。

她有些感叹:“你爹让你跟着他是对的,这有了人情好办事啊!”

梁烨没搭话,连表情都没变。

梁母看着快要到了,也就住了口。

梁烨进屋,先叫了声父亲,然后对莫沨道:“先生好。”

他是学馆的学生,虽然看着呆,但对莫沨还是恭敬的。

莫飞白从他进来后就想笑,估计是被梁父打的,梁烨半边脸肿起来了,配上他一脸的呆样,非常滑稽。

忍了笑,莫飞白起身迈着小短腿到梁烨面前。

“今天多谢了,这个给你。”莫飞白伸手递给他一个小小的圆形盒子。

梁烨接过盒子后看着他。

莫飞白自觉解释:“这是伤药。”他指指自己脸颊。

这盒伤药是他换衣服时特地揣身上的,小孩子脆弱又贪玩,身上总会出现小伤口,这就是曾经莫沨帮他上药时留在他房间的,药效应该不错。

其实说什么登门感谢救命之恩都是虚的,他只是知道梁烨被打了,想来看看他而已。

梁烨点点头,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谢谢。”

这反应真不是一般二般的慢,莫飞白觉得长见识了。

原主的记忆没有分多少给面前的少年,虽然一直感觉是认识的,但莫飞白能想得起来和少年相关的画面很少很少,而且都不深刻,现在想想,也许一开始不是他想不起来梁烨的名字,而是原主根本不知道。

这说明他们的关系也就比陌生人好一点点。

拜访完,莫沨和莫飞白就准备回家了。莫飞白掩上门,故意放慢速度慢慢挪,想听听看有没有后续。

果然,过了一会儿,屋里传出桌椅碰撞的声音,梁父的嗓门依旧很大,“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儿子?你干脆蠢死算了!”

然后是拳打脚踢的闷响。

梁烨照样一声不吭。

莫飞白站在人家门口不远处,脸上的目瞪口呆不加掩饰,他实在想不通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梁烨之前没把事情说出来,所以挨打,现在他们登门道谢,事情都说开了,正确的发展不应该是梁父后悔——儿子啊,老爹错怪你了,今天菜弄丰盛一点,你想吃什么吃什么这样吗?

莫飞白愣愣地听了一会儿,脸上隐隐有怒气浮现。

这梁父真是朵大奇葩,让他好心办坏事!

突然,他脸上的怒气一收,他发觉了一件事,梁烨今天被打了两次,不巧两次都与他有关!

突然有点小心虚。

第4章

莫飞白不想管梁烨的事了,他跟着莫沨回到家,莫沨换了舒适的适合居家的衣服,出来看到他,便顺口说了一句:“你前些时候说想去学馆,过两天你生日,六岁也到了入学年龄,到时候准备一下入学礼吧。”

上学?莫飞白顿了一下,飞快地搜索记忆。

小镇学馆是镇中大户合资办的,私有性质,不过教学公开,小镇孩子到年龄都可以入学。和莫飞白一同玩耍的小朋友都陆续去上学了,出于一种寂寞又淡淡嫉妒的心态,莫飞白才提出要去学馆。

瞬间明白了原因,莫飞白扬起笑脸,“好的,爹。”

生病是一种对身心的折磨,上辈子的莫受伤有,生病却不多,没想到这辈子第一天,他就尝到了生病的滋味。

高烧不退,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莫飞白觉得很难受。

一只稍显冰凉的手覆在滚烫的额头上,女人一向感情不多的声音里带了点焦急:“不会烧傻吧?”

这种程度如果得不到好的治疗甚至于会致命,莫沨道:“我去买药。”然后急急地出门了。

家中院子里种了不少药材,可是一些常见药材反而是没有的,莫沨就去了镇上药铺买退烧药。

隔壁梁家主人对莫家很关注,莫飞白病了的事他很快便知道了,心里盘算了下,然后把罚站在一旁没给吃饭的梁烨踢了出去。

梁烨拎着几斤猪肉去莫家拜访。

莫飞白一直觉得生病这种事离他很远,所以他没有想到只是泡一泡水再吹吹风就能把他吹病了,这身体实在是弱得可以。

模模糊糊地想起前世的训练,莫飞白思维迟钝地想着要锻炼身体,然后他闻到了一股药味。

这药味闻着就很苦涩,莫飞白撑着睁开眼睛,就看到周子霜端着一碗药坐在床边。

真惊悚……

莫飞白闭上眼,往床铺里靠了靠。

周子霜皱眉,“起来喝药。”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