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将门男妻(穿越)下—修七

将门男妻(穿越)下—修七

时间: 2016-04-11 17:52:30

第49章

梁二瞬间竖起耳朵。

纪真拿来纸笔,说:“先说名字,金窟,银座,这是本质,外面名字你爱叫什么叫什么,说白了,就是给有钱人烧钱的地方。”

屋子里没留人伺候,梁二亲自上手磨墨。

纪真一边说一边写,把上辈子末世之前见过的娱乐会所结合着养伤期间扫过的大量小说再结合着当下社会现状,经营内容,管理方式,积分会员制,涵盖了方方面面,写完后,厚厚一大摞。

梁二捧着一摞纸,眼睛亮晶晶的:“纪三,你脑袋咋长的?”配给薛二浪费死了!

纪真指指梁二手上那摞纸,说:“摊子太大,又是暴利,脑袋不够大的人撑不住,估计你平阳侯府再加一个公主也吃不下,至于找什么人怎么分配,那是你平阳侯府的事,与我薛家无关。”

梁二愣了愣。这可不是仨瓜俩枣!

纪真笑了笑:“想想吧,能去里面玩的都是什么人。薛家本就手握重兵,再掺合这种买卖,姓薛的,你想做什么?”

梁二哑然。

纪真手一伸:“点子费拿来,收你十万两不算多吧?”

梁二不吭声了。几句话十万两,来钱这么快,薛家真不用掺合这种买卖!

纪真说:“有一点要记住,里面绝不允许出现情色交易!你做的是休闲娱乐,不是高级女支馆!找一个脑袋足够硬的靠山,有人想坏了规矩来硬的,只管打出去,若是会员,把他和担保人一并列为拒绝往来户。不想坏了招牌,管理一定要严!”

梁二想了想,问:“有人模仿怎么办?”

纪真说:“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随他们去!情色那一块不是什么人都禁得住,禁不住,就落了下乘,下流之道,有什么好担心的。不管是真的还是装的,这世道最不缺的就是正人君子了。”

梁二连连点头。

纪真给人时间消化一下,喝一杯茶润润嗓子,说:“还有一个营生,赚不赚银子得两说。”

梁二嗖一下跑到纪真身边,给人倒茶打扇。不赚银子,学子公寓也不赚银子,可它赚的东西拿银子买不来。

纪真把扇子推开,说:“棋馆。别扇了,冷。金窟银座终究俗了些,那些清高的文人可不喜欢。文人喜欢的,琴棋书画。另外三个不好整,棋就不一样了,输就是输,赢就是赢。”

梁二拿一支笔往纪真手里一塞,铺好纸,磨墨。

纪真仍旧一边写一边说:“分象棋组和围棋组。淘汰赛,小组赛,晋级赛,决赛。弄个雅致地方,一级一级挑战,擂主可得一块金棋盘,棋盘只一块,只是一个荣誉,被挑战下去要交给下一个擂主。”

纪真把前世芒果台那一套搬了过来改了改套在了棋馆上,只是这个时代“王”这个字不好乱用,不然就直接叫棋王争霸赛了。

梁二眨巴着眼睛翻着手上厚厚一叠规划书。

纪真往椅背上一靠,说:“会下棋的都是什么人?擅下棋的又是什么人?”擅棋者擅谋。

梁二顿时一凛。

纪真说:“想来钱的话,就扩大报名人群,只要良籍均可参加,每人收个十文八文报名费,不能收太多,人口基数大,来钱也不少,期间再卖些周边产品,加上食宿。手够长的话,也不必只限于京中,就是管理起来麻烦些。当然,文人清高,要不要赚这个钱看着办。”

梁二想了想,说:“这个和银座不一样,干系太大,我不能自己做主,等我回去找人问问。”

纪真点头:“嗯,这个点子费看着给,用不到的话当我没说。”

梁二:“……”操作好了得多大人脉,能当你没说吗!啊,能吗!

纪真又说了:“还有一个赚钱的营生。”

梁二抱着银座和棋馆的规划书,晃了晃,狠狠犹豫一下,艰难开口:“不,先别说,我脑袋已经塞满转不动了,等我回家找人倒空了再说。”

好想把纪三的脑袋带回家!

纪真就不吭声了。其实这次只是一个小营生,养殖户,皮毛水产啥的,真没啥难度。不想知道就算了,靠着媳妇的肩膀自己也干得起来。

那个,珍珠也算水产吧……

梁二深一脚浅一脚走出晋阳侯府,冷风一吹,冷静了几分,在胸口按一按,上马,一鞭子狠狠抽了下去。

未来驸马当街纵马。

转天就被参了一本。

梁二走了,点子费还没到位,纪真看着木槐送过来的积水潭账本狠狠抽气。

无底洞,无底洞啊这是!

太烧银子了!

薛灿在旁边念书,看纪真脸都扭曲了,走过来在纪真腿上拍拍:“真哥?”往前凑凑,把小脸蛋送了上去。

纪真揪一把,叹气:“太穷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薛灿慢慢地往纪真身上靠了过去。

纪真揪了一会儿小舅子的小脸蛋,听人背了一遍书,把人放出去玩耍。

薛灿跑出纪真书房,没多久,带着小厮跑了过来。

小厮手里抱着一个箱子,脸上表情纠结极了,到底没敢说什么,放下箱子就退了出去。

薛灿亲手打开箱子,一样一样往外掏东西。

纪真默默地看着堆在面前的东西,金银馃子,银票,玉器,小玩意,合在一起差不多五六千两,一个八岁孩子的全部私房。

薛灿小面瘫脸微红,说:“我有银子,都给真哥。”

纪真猛地把小舅子抱起来,狠狠亲了一口。

薛灿大惊,两手按在纪真脸上用力把人往后推,险些飙出小眼泪——二嫂亲他了,灿,灿无礼了……二哥,灿,灿不是故意的……二嫂也不是,不要怪二嫂……

纪真被推开,又在薛灿通红的小面瘫脸上用力揪了两下才把人放下。

薛灿狠狠松了一口气,回到小书桌前坐下,一张小面瘫脸更瘫了。

二嫂太热情,灿,灿好为难。

第50章

纪真毫不客气地把小舅子的私房全部收下了。

薛灿念着书,瞄了一眼旁边锁了门的柜子——那里面锁着他的小钱箱子!

小舅子这般大方,纪真觉得自己也不能小气,既然要教人念书,自然要做到最好。

身为世子夫人,纪真在薛家还是很有几分说话行动权的。

花了三天时间泡在府中藏书阁,兵法,史书,地理志,凡是与西北战争有关的,纪真精神力全开,全部背了下来。背完,又觉得太少了,就给丈母娘递了个话,让帮忙找书。

晋阳侯夫人厚赏了传话的丫头,一整天都欢喜极了。

薛楠看母亲高兴,也跟着高兴:“真哥哥是个有福的,有他在二哥身边,母亲也该放心了。”

晋阳侯夫人笑着点头:“那孩子是个妥当的,我是再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又拿了几张纸递给女儿:“拿去做私房。”

薛楠接过,看了看,惊讶了一下:“这是真哥做的那种香皂方子?”

晋阳侯夫人点头:“嗯,真哥儿说了,这几款香皂秋红都能做,只拿方子不好上手的话可以借你用几天。”

薛楠有些受宠若惊。

晋阳侯夫人小小地心塞了一下。儿媳妇昨天找她借了五万两!方子是谢礼……

薛世子一直没回家。

纪真除了积水潭看风水那天跑了一趟迎了一尊佛像回来之外再没出过门,只专心呆在家里给小舅子编课本。

初级课本一套六本,三本基础文化课,三本战争理论课,都做了分科。

成书后纪真抄了两套,先给薛凛送了一套让人鉴定,另一套留下备用。

薛凛看完,叹一口气,给府中传了一句“可用”,整个人都抑郁了。

媳妇太能干,压力好大。

白妙山偶然瞄到,趁人不备偷走细细看了一整天,看完,看他们家将军的目光就不对了。鲜花牛粪,妥妥的!可惜他打不过将军。

纪真亲自给小舅子安排了日程表,上午念书,下午习武,晚上针灸药浴,一天一顿药膳。

薛灿表示,薛家儿郎不怕痛不怕苦,就是,就是,那药膳好难吃……

纪真舍得出银子,积水潭那边的准备工作又是从去年就做好的,今年又新招了许多人手,破了土建起房子来就很快了。

九个区,第一个小区房架子立起来以后木槐就安排着往那边不碍事的地方移栽了许多桃树苗。

纪真过去走了走,用木系异能把新栽的桃树苗温养了一下,家中早前用莲子养的金莲苗也移栽了一半到那边的小池子里。

最里面是纪真给自己留的五进大宅子,剩下都是三进小院,预备出租的。

纪真眯眼打量着四周,琢磨着这一片建好之后种些什么花好。

这时,有人找来了,熟人魏齐。

魏齐把纪真拖出施工现场,马背上一扔,打马就走。

纪真:“……”这是什么情况!

魏齐说:“陛下口谕,着会元纪真参加殿试。”

纪真眯了眯眼睛。有情况!为免同进士,几乎每次春闱都有会试名次不好的学子不参加殿试,怎么到了他这里就有人来抓他参加了,不正常!

不正常也得参加。

纪真连衣服都没能换一套就被魏齐带到了殿试现场,只在进殿前凑合着拿帕子擦了擦手脸。

进了殿,纪真目光就落在最前方两个明黄色的身影上了,一坐一站,正是皇帝和太子。

太子冲纪真眨了一下眼睛。

纪真垂下目光,跪拜。

太子弯腰在皇帝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皇帝点了点头,叫了起。

有太监把纪真领到了一众学子最前方的一张空桌子旁边。

纪真坐下之后开始发卷子。

纪真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一群学子干坐着等他一个,这下子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题目不难。

以纪真的过目不忘阅读量加原主的举一反三学霸属性,做一篇漂亮文章出来不难,难的是做出来以后会怎样。

纪真偶然抬头的时候目光恰好和太子对上了。

太子冲着纪真微微一笑,很是温和。

纪真低头磨墨。太子对他亲和是必然的,不提他当初的援手除蛊,他们家薛世子可是太子的伴读,从小相伴长大,总有几分情谊。不过,跟政客谈情谊,除非他脑袋被师父的木鱼砸肿了。

文章怎么写,好一点还是普通一点,会带来什么影响,纪真脑子里一瞬间推测出许多种不同的结果。

提笔,写下名字,看着纪真两个字,想起已经不知魂归何处的小纪真,纪真沉默一下,开始认认真真打草稿。

罢了,为了小纪真。

不管这次殿试成绩如何,只要他还顶着晋阳侯夫人这个名头,上头那群政客有再多心思也不会让他做官出头的。

再说了,晋阳侯府有兵权,太子绝对不会傻到把伴读往外推。就算有人挖坑,他也得先抢在前面把坑给填平了。

写完文章,检查一遍,纪真举手交卷。

有太监过来收了卷子,太子接了,亲手送到皇帝面前。

皇帝看完卷子,眼睛眯了眯,没说什么,只允了纪真提前退场。

太子在旁边跟着看了卷子,心里忍不住有几分忐忑。

纪真的文章做的太好了,行文漂亮,言之有物,有新颖观点,却并不激进,不光是年纪渐老越发保守的老皇帝看了眼前一亮,就是太子看了也想拍案叫好。

太子年轻,满腔抱负雄心勃勃,最是惜才爱才,只要那个人可用他就敢用,所以他并不在乎纪真晋阳侯夫人的身份。

可是老皇帝在乎,也开始暗暗后悔当初不该那般轻率把人嫁进薛家。薛家是西北门户国之长城,固然重要,可纪真却是难得的六元之才,前所未有仅此一个!却生生被人为毁掉了。

老皇帝顿时对薛家产生了几分不满,连带着对纪真也多了几分不喜。

第51章

小心瞄了一眼父皇的表情,太子越发忐忑了,对纪真的前程也多了几分担忧。这些年父皇对薛家越发忌惮,尤其是做过他伴读的阿凛,更是被拘在京郊大营轻易不得离京。

纪真若是只是纪家那个病弱的庶子,哪怕顶着十二岁小三元十三岁小解元的名头,老皇帝也不会多看一眼,毕竟不管是小三元还是解元整个大周朝都不少见。所以当初薛家太夫人来求,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求到了。

但是纪真中了会元,没有名师,甚至一直在养病也没怎么正经念过书,他偏偏中了会元,十七岁的会元。又在殿试上做出了非常漂亮的文章,六元之才和解元庶子的差别太大了,由不得老皇帝不动怒。

皇帝不会犯错,错的自然是拥兵自重欺君罔上的薛家。而那个有六元之才的纪真已经嫁进了薛家,一言一行也都开始代表着薛家。

皇帝越发年迈,疑心病一日重过一日,亲生儿子都能折腾得死去活来,想要迁怒一个人太容易了。

太子开始后悔不该使了手段把纪真推到殿试上。

以纪真的才华,或许等上几年会更好。

太子垂下眼皮,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是他太心急了。

纪真随着领路的小太监出了宫,站在宫门前就不知道该往哪边走了。

妈蛋,魏齐你个管杀不管埋的,晋阳侯府怎么走啊!

车都没有一辆!

纪真不认识这边的路,就随便选了个方向走了过去,想着走到有人的地方雇车回家。

一转弯,就见他们家圆头圆脑的木樨正在不远处跳着脚冲他招手。

纪真决定回去就给木樨涨工资。

身后等着学子出考场的人不少,木樨不敢说话,就亮晶晶地看着他们家少爷。少爷去考殿试了,看时间肯定还提前交卷了,少爷肯定考得好极了!

纪真走过去。

木樨说:“这边只有马,不知道少爷走哪边,宫门附近又不许留人,石头就赶了马车等在另一边胡同口。”

纪真说:“无碍。”一边拿了挂在马脖子上的水囊喝水。

才喝两口,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三哥,这里有热茶。”

一杯热茶递过来,端茶的那两只手还有些抖。

纪暄端着茶,眼睛却不敢看纪真。

纪真笑笑,两手接过一口喝干,说:“再来一杯,我可渴坏了。”

纪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从身后小厮手中拿了茶壶,又给纪真倒了满满一杯。

纪真一连灌下三杯茶才停手。

纪暄小心问道:“三哥应该是提前交卷了,考得还好吧?”

纪真想了想,看时间不早了,也快到交卷时间了,就把考试题目说了一遍。

说完,发现身边多了好几个人,应该都是陪考生过来的家人朋友。

纪真不想多跟人废话,笑了笑,冲周围人一拱手,回身牵了马带着木樨就挤出了人群。

纪暄手上拿着茶壶呆呆地看着纪真的背影,用力眨了眨眼,把那股涩意眨了下去。

等到纪真的身影消失,纪暄失落地回了马车。

车上刚刚掀着车帘旁观了一切的中年男子在纪暄脸上细细看了一遍,问:“刚刚那个,就是纪真?和你同一天生辰的纪真?”

纪暄点了点头:“正是我三哥,大舅舅,三哥才学是最好的,母亲,母亲……”后面纪暄声音越来越小,说不下去了。

中年男子靠在车壁上,看着纪暄的脸,喃喃出声:“同一天生辰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回了晋阳侯府,纪真怕丈母娘担心,回水砚堂换过衣裳就抱上小舅子去了缀锦院。

晋阳侯夫人果真担心极了。魏齐急匆匆过来找纪真,只说叫人去殿试,不在家,话都没多说一句就直接找去了积水潭,到了那里更是抓了人就走,把上上下下许多人都惊了一场。

纪真说:“当初考会试的时候我只想着圆一个梦,殿试就不参加了,谁想到居然会中了会元,今天又被抓去考殿试。母亲,当初我既然能考中会元,今天我是不能在卷子上含糊半分的。”

晋阳侯夫人追问:“考试结果呢?”

纪真苦笑一下,说:“题目不难,我很快就做完了。”

晋阳侯夫人脸色变了变。

纪真犹豫一下,小声说道:“我只恐……会迁怒侯府。”说着手指往上方指了指。

晋阳侯夫人讽刺一笑。迁怒是必然的。六元之才,国朝唯一一个,不,历史上唯一一个。皇帝不会错,错的只能是抱着牌位进宫逼迫皇帝的晋阳侯太夫人。

晋阳侯夫人在小儿子头上摸摸,说:“真哥儿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无辜被我侯府连累。”

纪真笑笑:“母亲,我不爱做官。做官要整天跪来跪去的,我身子弱,膝盖疼,不好打弯呢。”

晋阳侯夫人一下子就被逗笑了。

纪真又说了:“而且,我也喜欢世子。不然,这门亲事成不了。”

不仅成不了,他还能扒掉薛家和纪家一层皮。

晋阳侯夫人惊讶地看着纪真。老夫人面子大,陛下都轻易不敢驳,怎么会成不了。

纪真说:“拿文房四宝来。”

很快拿了过来。

纪真只稍加思索,提笔,一气呵成。

吹干,递给丈母娘:“母亲,《陈情表》。”

晋阳侯夫人接过,看完之后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

这哪儿是陈情表,分明是战斗檄文!瞧里面的罪名,拥兵自重,欺君罔上,蔑视文人。一顶顶帽子压下来,又赶上秋闱春闱,京中最不缺的就是学子,学子容易激愤,被这样犀利的言辞一煽动,只怕要重现太祖时期学子宫门静坐那一幕。那样的话,丢卒保车,薛家说不定就得被扔出去平息整个文人集团的愤怒。

纪真从晋阳侯夫人手中抽出那张《陈情表》,没看见火盆,就团了团,往砚台墨汁里一按,直到全部浸黑。

然后冲丈母娘龇牙一笑:“母亲,我喜欢世子。”

第52章

纪真走后,晋阳侯夫人一个人坐了很久,先是浑身发冷,后来冷静下来,想起那句“我喜欢世子”,又微笑起来。那句话,那个孩子可一连重复了两遍呢!儿子不是一头热,儿子身边有这样一个才华心计样样不缺的知心人伴着,她再没什么不放心的了。

薛灿被纪真领去缀锦院,听着二嫂和母亲说了许多他听不懂的话,又被领了回来,一路都懵懵懂懂的,只知道二嫂去考了殿试,好像考得还很不错。二嫂说怕会牵连侯府,母亲却说是侯府连累了二嫂。

坐在小书桌前,薛灿两手拖着下巴,本来就不是很灵光的小脑袋越发不够用了。

琢磨许久,薛灿得出一个结论,不管大人们谁牵连谁,反正二嫂对灿好,灿也要对二嫂好。而且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长嫂如母,做小孩的,孝顺父母天经地义!

纪真却很是抑郁。

这次被抓去参加殿试一定是被人阴了,什么人动的手脚不知道,反正那几个有心思的皇子和他们背后的人都有动机。

媳妇被点为太子伴读的时候还小,那个时候侯府当家还是大老爷,世子也另有其人,现在的晋阳侯在薛家一众兄弟中都不算起眼,更别说他们家媳妇了。

但是,打仗就会死人。死着死着,晋阳侯就做了晋阳侯,还特别会打仗。世子做了世子,也特别会打仗。

太子有这样一个伴读,本身出身才干又样样不缺,就算没多少圣宠,地位也轻易动摇不得。太子的兄弟若是有别样心思,自然见不得薛家太好过,只是薛家死人太多了地位有些超然,几个有心思的皇子谁都不想先下手。那么,如果借着纪真能从薛家身上咬一口就再好不过了,最好是让他们家内部乱起来,一乱,机会就来了。

想明白这一层,纪真就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重活一次,他只想种种花喝喝茶过过悠闲的退休日子啊!顺便再每天捏捏小舅子时不时找媳妇约个炮。怎么就勾心斗角起来了呢,上辈子他都没操心过这些乱七八糟的!

纪真万分怀念那个一直像一座山一样护在他们所有人身前的秦少将。

为将者当如是!

薛凛得了消息赶回家的时候,就见他媳妇正一脸梦幻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当即大步走过去,狠狠把人一抱。

纪真差点喊出“秦少将”三个字,好险才憋了回去。

薛凛就把纪真抱坐在腿上了。

纪真叹口气,说:“找机会去西北吧,最好把五弟六弟都带上。”

薛凛摇了摇头:“五弟六弟可以,若是不起战事,陛下不会放我去西北的。”

纪真无奈了。

人生两大悲哀,英雄迟暮美人发福。

皇帝老了。

老了的皇帝能做什么?

看看汉武帝和康熙帝就知道了,那两位曾经是多么的雄才大略威武霸气啊!

若是太子加薪升职……

纪真顿时就想大逆不道了。

又摇了摇头,太子做了皇帝就是皇帝,皇帝都会老。不过,太子变老最起码还要在二三十年以后,二三十年,足够薛家谋划了。

薛凛捏着纪真的手指,说:“交给我,你只要做你想做的就好。”便是想出仕为官,也会为你辟出一条路来。

纪真歪着脑袋看看一脸认真的薛世子,点了点头:“好,交给你,我只管赚我们的银子。对了,前些日子我卖给梁二两个赚钱的点子,点子费到现在都没到位,害我找母亲借了五万两银子。”

媳妇借了老娘的嫁妆银子!

薛世子顿时心塞极了。养不起媳妇,还连累了老娘,他一定是天底下最没用的男人了!

纪真又乐了:“阿灿把他私房都给我了!”

薛世子:“……”小混蛋。

纪真喜滋滋说道:“我都收下了,就在柜子里锁着呢!”

薛世子:“……”好意思!

不想听到弟弟的名字,薛世子抱起媳妇就往内室走,进了屋子,把人往床上一扔,正想压上去,又顿住了。

等等,媳妇枕头旁边那个小枕头是怎么回事!

还有,床上为什么只有一床被子!

媳妇和弟弟睡一个被窝了!

发现这一惊人事实,薛世子整个人都黑了,僵硬着转头看向纪真,问:“阿灿跟你睡?”

纪真高兴点头:“是啊是啊,你不知道,阿灿身上暖烘烘的,小暖炉似的,抱着睡觉可暖和了,连地龙都不用烧!”

抱着睡觉!

薛世子脑子里瞬间开始疯狂刷屏:媳妇抱着弟弟睡觉,媳妇抱着弟弟睡觉,媳妇抱着弟弟睡觉……

媳妇抱着弟弟睡觉了!

完全,完全不能忍!

他媳妇还在说:“阿灿现在每天都要喝一碗羊奶,身上一股子奶味儿,小身子又香又软,抱起来可舒服了,就是瘦了点儿,身上肉再多些就更好,还得再多喂些肉给他……”

薛世子脑子里那根“媳妇还小不能太过分”的理智之弦嘎嘣一下就断了,当即把人一翻,用力一压。

天还没黑帐子就放了下来。

纪真被折腾狠了,昏昏沉沉间就剩了一个念头。

妈蛋,媳妇你没洗脚!

第53章

薛灿觉得今天晚上的药膳要比平时好吃许多,就是钟大夫扎针扎得他有些不舒服。

洗漱完,薛灿往正房看了一眼,回自己的厢房睡觉。

二哥回来了,把二嫂抢走了!

灿,灿睡不着!

东宫。

太子也睡不着,坐起身,拿起纪真写的银座和棋馆的规划书再看一遍,手指轻划着被面,叹了一口气。六首这样前无古人后也不一定有来者的祥瑞他当然想要,不过比起祥瑞,他更想要纪真本人。

为帝者,谁不想凭借文治武功在史书上留下漂漂亮亮的一笔,父皇自然也想。武功父皇是得不到了,十多年前的红石堡大战太过惨烈,使得父皇再不敢轻言战争。武功不行,只能从文治下手了。六首祥瑞父皇肯定想要,只是嫁出去的祥瑞太过打脸了些。太子就思考着能不能在保住纪真六首的同时把皇家脸面圆回来一些,最起码不能让父皇心里起太大的疙瘩看纪真不顺眼,更不能就此记恨上薛家。

纪真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薛凛正在外面考校薛灿的拳脚。

薛灿累成了狗。

纪真看到,心疼坏了,又不好过去阻止,就默默地转去后面金莲池子,开始每日一次的百遍诵经。

瞄到媳妇的身影,薛凛很快就撇下累趴下的弟弟追了过去。

纪真正捻着当初送了丈母娘又被丈母娘送回来的了空大师送他的佛珠诵经。

薛凛站在不远处呆呆地看着,越看越觉得他媳妇好看。

他媳妇诵完经很快就过来了,还戳了他一指头。

薛凛抓着媳妇的手摸一把,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想了想,问出来了:“诵经百遍,百遍?”虽说媳妇念得很快几乎让人听不清,但是也太快了吧!

纪真理直气壮:“当然百遍,我许了愿的!短的念全篇,长的截一段,再念快一点,百遍而已,能花多少时间!”比如金刚经,那么长,念全篇叫诵经,念一段就不叫诵经了吗!人啊,要会变通。

薛凛:“……”

沉默着跟人回去吃饭。

餐桌摆好,薛凛陪吃。

薛灿跑过来,瘫着脸往纪真身边一坐。

薛凛用“出去不许打扰我和我媳妇吃饭怎么这么没眼力见”的目光看着自家弟弟,试图以眼撵人。

薛灿不看他二哥,眼睛一眨不眨地瞅着自家二嫂。二嫂昨晚被二哥抢走了,灿都没睡好。

纪真看薛灿脸红得厉害,喘得也有些急,放下筷子,给人把了下脉,想了想,对薛凛说:“阿灿先天不足,不适合走你们那样刚猛的路子。以前都是基础炼体还不显,今天这一下就看出来了。先停下吧,每天只做基础训练,等身体再好一些,我教他内家功夫。”

纪真话音一落,一大一小两张如出一辙的面瘫脸一起看了过来,小的眼睛亮晶晶的,大的眼珠子黑漆漆的。

薛凛震惊过后,目光先在他媳妇小胳膊小腿上扫了一遍。

纪真斜了薛凛一眼,一扬下巴,骄傲极了:“我和你不一样,我是有师父的!我师父是高人!”

薛凛:“……”

薛灿悄悄抓住纪真放在身侧的手,在手心里挠了挠,把自己的小手塞了进去。

纪真抓住那只小爪子,笑了笑。

上辈子十年末世,多少隐世家族不得不出世,为了生存,更是连家里压箱底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纪真手上那套内家功夫就是一个隐世家族的不传之秘,而且是经过秦少将那个杀胚哥哥改良过的,初学者最好不要超过十岁。可惜上辈子他得到那套功法的时候年纪已经大了,战斗模式也基本已经定型了,起到的作用不大。而且内家功夫练起来需要的时间很长,十年顶多小成,只是他死得太早了,就算后来真的有人“神功大成”他也看不到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