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穿书之目标玩死主角—Disy124

穿书之目标玩死主角—Disy124

文案:

重生了十世的某人前几世逆天改命,后几世以玩死主角《作死到底》为人生目标,在异世界不断从邪魅狂霸拽总裁大人变成吐槽,中二,蛇精病,黑化受。

等等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参在里面,不管了,总之就是总裁大人在不断的黑化,蛇精病,一世比一世病入膏肓,无药可医,最后被主角压倒的故事。

某总裁“人算不如天”

主角“谁惹你不高兴了,我们去捅他”

某总裁“滚开,小畜生”

主角“我们一起滚”

某总裁“……”

主角攻V黑化中二蛇精病小受,1V1,配角,某某,炮灰,也是个蛇精病终极大BOSS

新手文笔硬见谅,不喜勿进。这本要坑了,因为要重写,不好意思各位。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欢喜冤家 仙侠修真

主角:莫九歌 ┃ 配角:红楼,终极大boss ┃ 其它:咬死了咬死了

第1章

再一次睁眼,曾子君强忍着原身冲关失败,被雷击得遍体鳞伤得肉体,重生了几世的山洞。他躺在唯一的一张石床上,满脸的鲜血依然挡不住他,邪魅甚至有点疯癫的笑容。

“哈哈哈,我又回来了,你准备好了吗?主角”

怎么会有主角这样奇怪的东西存在,你们想的没错,他穿进了一本修仙三流书,为什么是三流小黄书,请看下方。

某妹 “哥,你混蛋”

“……”看着妹妹气势汹汹,推开他可怜办公室的大门,身后还跟着惊吓过度的秘书。

秘书“BOSS,我……”

“行了,你出去吧?”等秘书重新关上了门,看那一眼还在愤怒的亲妹,断续手里的工作。“谁教你这么没教养的,能对我这样说话”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小雪”

抬头看了一眼对他发标的某人,冷“嗯”一声,不谈不轻就像在说今天晚上吃什么一样,吐出。

“是她自己犯贱爬上我的床”

“你胡说,小雪才不是这样的女人”

曾子君冷冷一笑,不是这样的女人,你的好姐妹会背着你,往你亲哥酒里下药。不是这样的女人,开口闭口就是找我要钱。不是这样的女人,一点好处都能烂道是谁,都能张开双腿迎合。

越想越怒,要不是上次着了哪女人的道,他曾子君会碰她,也只有他这个傻妹妹,才会被她的伪装所骗。

“说完了,就立马给我消失”

某人被曾子君这么一吼,先是一愣,然后火力全开。

“我还没说完,凭什么要消失,你个渣男,平时怎么花天酒地似女人为玩物,我不管,但是你也不能J饿不食的动我朋友,你懂不懂什么叫兔子不吃窝边草”

这就是他的好妹妹,只会胳膊肘往外拐的好妹妹。巴掌与桌面的接触,响声在整个房间回窜。

“曾小月,你知不知自己在说什么,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可知,你口里的哪颗草,可是她自己主动送到我嘴边的。不了解事实真相就不要跑到我这里胡搅蛮缠,我可不像你,不是吃,喝,玩乐就是睡”

什么花天酒地,他可是很忙的,上千员工等着他养,不出去应酬哪有钱养这些员工跟你这个每天只知道花钱的妹妹。似女人围玩物,天大的冤,都是哪些女人主动缠着他的,就算分手了,他也给了很多分手费的OK。离开他的女人哪个不是笑着离开的,所以他一点也不渣好吗?

“你胡说,你胡说”

说不过他就开始跟他耍浑的妹妹,曾子君只觉得头,也来也疼。

“好,我胡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是不是,本大少窝边有草为何还要自己出去找。我就是渣了你哪好姐妹,你能把我怎么招。我警告你,在不滚出我的视线,你别在想从我这个渣男手里拿到一分零用钱”

房间明明开了暖气,曾小月感觉温度却越来越冷,她知道,她戳中了某人的疼点,在不走可能殃及她这条小鱼,她又没工作,渣哥不给她钱,她拿什么挥霍她的人生,所以某人很没骨气的。

“你……你会后悔的”

“……”看着某人比兔子还闪的快,临逃前还不忘放狠话威胁一般他,曾子君靠着座椅揉了揉太阳穴,他这个妹妹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三天后,曾子君真的后悔得哭笑不得,躺在在一张一看只有富人才睡的起的大床上,左手拿着一本小说,一下把他漂亮的丹凤眼眯成一条线,一下又深皱着眉,因为书里有个炮灰叫郑紫俊,跟他同音不同名。

刚开始一切都很正常,亲妹用了三章,来描述郑紫俊的容貌以及穿衣品味,都跟他很像。只是硬生生的把他,邪魅狂霸拽总裁大人的形象。全换成了,貌美如花,倾城倾国,修真界第一美人都比不过这炮灰的容貌。而且肌肤又嫩又白比鸡蛋还滑,轻轻一溜红印三四天不消,这炮灰还特TM喜欢穿大红袍来承托他白皙的肌肤。现在的他只能用两个字来描述某人,娘C。

跳过让自己反胃的章节,正常得升级打怪修行,从辟谷到金丹后期一切顺顺利利。直到冲元婴期,这个叫郑紫俊就开始倒霉了。冲元婴失败,从金丹后期跌到金丹初期,而且金丹出显裂痕,他的修为永远别想在修真者提升境界,如强行修炼话,金丹随时会破裂他郑紫俊就只有必死无疑。

为了修复郑紫俊金丹上的裂痕,他的师尊无上真人,神丹妙药,灵果,灵石用之不尽。可是依然无极,在所有人都束手无策时,无上真人无私的拿出自己准备冲化神期的丹药,九转圣丹,眼睛眨也不眨的亲自喂郑子君服下。

九转圣丹哪是什么,修真界九品高级圣药,整个修真大陆也只有三颗,书上是这么描写。看到这里曾子君觉得郑炮灰的师尊是好人,《原谅我的穷词》可是也往后看曾子君的脸越黑。

就算服用了九转圣丹,某人金丹上的裂痕依旧没有修复,反而还多出来一条。

其实不看曾子君也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妹啊!你能不能在扯点,一棵假药还没介绍有什么功效,被你随便乱起一个名字,就成了顶级圣药。还把郑紫俊的体制变成纯阴肢体,一个男人有这个体制有屁用,别以为他没看过小说。

纯阴之体如果按在女子身上,哪可是天生的顶级鼎炉之体,千百年来能出现一个都算是万幸,如果修士有幸跟纯阴之体之人双修,修为一跳三,心魔算神马,飞升指日可待。

这种体制出现在一个男人身上,大雾,超雾,特别雾,顿了很久,还是忍不住眼贱的往下看了去。

《无上真人发现郑紫俊变成纯阴之体后,没有任何的停顿,立马就扑倒了郑紫俊。郑紫俊的衣衫瞬间粉碎,没有经过润滑某某下身,被无上真人大什么棒什么强行进入。后面一千只省略》

看到菊花满地残,血流成河等字眼,曾子君只感觉眼睛生疼,嘴角还在不停的抽搐。

有些看不下去了的某人,迅速的把书翻到目录。下一章,郑紫俊跟无上真人激情戏水。跳,第二十九章,野战围观的掌门真人,神马玩意,过。第三十八章,郑紫俊大战凌宗门从弟子。

看到这里曾子君觉得郑紫俊要雄起了,但是。

《半裸清衣,只遮住重要部位,若隐若现》

只看了两行字,他眼皮跳动的旋律就没停过,斜眼一秒。

《空荡房间,只有一张围满众人的超大圆床,圆床上有四五人纠缠在一起,其中一个就是郑紫俊。围观人把玩着,接二连三的呻吟声,白色的液体洒在郑紫俊白皙的肌肤上。

郑紫俊纤细的手指,化过满是口口汁液的胸膛,沾到汁液的手指,放入自己的口中,对着众人妩媚一笑。后面又是一千字省略。》

曾子君得脸瞬间变黑,额头的井字不止一个,两三下的把正本书跳着看完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快速的在手机上按了一个号码。

“喂,哥啊!什么事啊!”

“这就是你给我的报复”

电话另一边的人沉默了很久,还是“恩”一声。

“给我马上,立刻,联系出版社不准出此书”

“哥,已经晚了,昨天已经出版了。不过很荣幸,你是第一个阅读本小姐大作之人”

听到大作,曾子君差点没一口血标出来“你知道你写的是什么吗?”

“知道啊!修仙升级爽文”

“……”修仙升级爽文,你在敷衍劳资不识字还是怎么滴“你确定,你写的不是低恶某某文”

某人不满的抗议“哥,你到底有没有在认真看我写的小说”

曾子君只想呵呵两声,他是没认真看,但是。

“总章节七十八章,有四十多章写郑紫俊被谁OOXX,十几章写主角,如何推BOSS,五章写主角,一个眼神,美女争先恐后,死缠烂打,打着求包养的旗号进他的后宫,两章写主角,身姿卓越,名号起响亮,某某男配听了主角的名字,从海的一边不惜千里,抱着主角的大腿跪求当小弟,最后十几章郑紫俊逃出凌宗门,进魔域出魔域,眨眼之间三十年后,郑紫俊成了大反派灭了凌宗门。除了不在凌宗门的主角,凌宗门所有人被他削成了人棍,连救他的小师弟,郑紫俊也没放过”

《郑紫俊白皙的手,一只卡着小弟的颈部,一只放在小师弟的肩臂,只见小师弟一脸不可自信的看着他。

“看到你,本尊就会想起自己到底有多脏”》

“郑紫俊边把小师弟削成人棍,边回忆他被小师弟从凌宗门各种压到魔域。你用了一章来描述郑紫俊跟他家师弟,不得不说的被压史。却只用了两段来描写主角跟郑紫俊的打斗,一句郑紫俊败了,主角每日抽打他的神魂,直到主角飞升,然后完结”一口气说了太多话的曾子君,深吸一口补充氧气“你还能在扯点吗?东扯西拉都不知道你在写神马,你觉得会有人看嘛!能有销量吗?说,你给了出版社多少钱”

“……”最了解你的人,不一定是你的仇人,他有可能是你身边最亲的人,父母,朋友,却绝不会是你哥,但是这次她算错了,曾小月在没骨气也知道拉弓没有回头箭,所以“喂……喂……哎呀,怎么没信号了”

一直听着某人在电话里装腔模式“曾小月你……”

话还没说完,对方的电话只传来 “……嘟……嘟……嘟”

“哈哈哈”突如其来的大笑声,在配合他邪魅张狂总裁大人的形象,某人就像刚从精神不正常学院放出来的蛇精病“曾小月,你以为你真的能逃出我的手心吗?”

一间宽敞公寓,一娇小的身影,白衣赤脚站在阳台边,对着上空,眉头深锁,手指一直在不停的掐算,嘴里还念念有词。

“乌云密集,阴风阵阵,雷鸣约隐约现,此时不走,待合适”

提着两大行李箱,身后就像有毒蛇猛兽在追逐她一般,夺门而出。

不知某人早已逃无影去无踪,曾子君依旧漫不经心的宽衣穿衣,等一劫都弄好后。才拿起柜上的钥匙准备找某人算账去了。

突如其来的一阵眩晕,曾子君一个没站稳就到在哪地上。剧烈疼痛袭击着他的脑部,视线也来也模糊,曾子君居然看到一个一身大红包古装男人,容貌模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隐隐约约听到。

“你是本尊,本尊便是你,为什么本尊要承受这一切,而你却这么逍遥自在,本尊不甘,不甘。曾子君,不如你去替本尊改变这一切好吗?如该变不了,哪你就替本尊承受这一切”

就这样曾子君莫名其妙的穿了。

作者有话说:

接二连三的被锁,新手伤不起啊!!是写了文有可能坑,哪也只是有可能啊!!!求放过,别在锁,奴家承受不起。

在来句:系统就是矫情!!!

第2章

就这样曾子君莫名其妙的穿了。

第一世

虽然他是邪魅狂霸拽总裁,但是他也只是凡人,穿到一个跟他同音不同名的炮灰身上,还是一本升级三流小说,他忍了,怎么说炮灰也0.5的战斗力,他逆天改命远离剧情,在某次秘境中被人轻轻松松的杀人夺宝,就这样没了。

第二世

带着第一世的不甘,加倍修行,终于到了元婴初期,刚出关就遇上某只猪脚来灭门,在倒下的时候脑里只出现“早知道晚点出关”还有“尼玛,猪脚,不要乱抢戏好不好。”

第三世

吸起了前两世的教训,以为做了最明智的选择,抱主角大腿。成功得成为主角身边第一小弟,一本书都TM的快完结了,最后顶着勾引猪脚后宫头屑,被一剑穿心而死,呵呵。

第四世

不知道哪冒出来的穿越女,抢机遇,逼着他走剧情。还差一点被爆菊,最后自爆金丹而死。

第五世

尼玛,劳资不玩了,冲出山洞来到悬崖边,你们懂的,悬崖不死定理都是为猪脚准备的。

第六世

杀掉穿女,在一次的逆袭剧情,这一世做的非常完美。完美到他都想给自己点32个赞,五十年的时间修复金丹达到元婴后期,成为原身宗门德高望重的长老,却被突然出现的猪脚泼了一身脏水,不就是抢哪你个机缘吗?至于吗?至于吗?最后被三大长老联手击杀,曹,猪脚劳资跟你没玩。

第七世

修你妹的仙道,滚你妹的猪脚,你们想的没错,入魔了。只要是主角的机遇妹子本尊都抢,某次秘境巧遇主角,你们知道吗,本尊激动的不能言语。

上手就折断猪脚手脚,还当着他面玩弄他的妹子,而且还是先女干后杀哦!好害羞!好害羞!本尊还从来没当着外人面前H过。

看着主角疼苦的像条蚯蚓在地上不停的针扎,撕心裂肺的吼着,郑紫俊你会不得好死,我不要会放过你的等等。本尊突然觉得还不够,猪脚你TM的都这副鸟样了,还敢跟本尊叫板。正准备对着刚刚玩si的妹子,来个女干尸神马得。断手断脚的主角居然神奇的站了起来,哥和哥的小伙伴都被吓软了,在本尊发愣的时头被扭了,日,你等着。

第八世

和猪脚一起摔下山崖,这次没摔死,却被挖心而死,曹,在来。

第九世

别人都是在失败中领悟人生,而本尊却是在si中。才领悟出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在猪脚还没强大之前抹杀掉。从高界面穿过重重阻碍,冒着被时刻撕裂的危险。才杀死年幼的猪脚,看着他缓缓倒下的身体,哈哈哈,可是我还没笑够,好大的雷劈了下来。

劈了下来

劈下来

劈了

忽视前几世的黑暗史,曾子君抬手就有一瓶丹药出现在他手中,服下丹药,无一完整的肉身,在肉眼看得到的迅速恢复。

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级的法宝出现,哪是因为曾子君在第七世入魔时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得到一个高界面至宝苍劲空间,持物只要滴血认主,就是永生永世灵魂绑定,曾子君只要没有魂飞魄散,苍劲空间的主人永远只会是他。

在入魔的几世曾子君行事嚣张,每一世都要把修真界搅得个天翻地覆,只要他所到之处不管大小门派,一例杀,抢,烧,玩光,抱着在小的门派也有一两件至宝,蚂蚱也是肉态度,所以他苍劲空间里,永远不缺灵石·功法·丹药,整个人就像一个会移动的金库。

曾子君虽然是土豪,但也知道在强者为尊的修真界,实力才是任性的本钱,刚重的身体,就算服用了再好的丹药,依然承受不住他几世的修为。

这是怎么回事,因为曾子君自重入魔后,一世比一世厉害,每一次都能带着前几世的修为重生,是不是很逆天。可惜他现在的肉身太脆弱,虽然原身也有修炼仙法,却然承受不了他强大的修为灵力,灵力在以他无法想象的速度流失。

曾子君也只是皱了皱眉,迅速的下了一道以身体等级不符合的禁令,阻止了外面想破门而进的人,就凭空消失哪。

无上真人被一道突如其来的禁令,主档在石洞之外,眉头深锁,伸出手,掐了几次,都无法算出他的爱徒冲关成与否。今日无极峰雷哲布吉,必是有人在普及,年轻一代弟子中最有可能普及的,就只有自己的爱徒郑紫俊,一早他就带着从弟子赶到郑紫俊洞府外护法。

站在无上真人右边的一个弟子,上前手抱拳,鞠躬的说到“师尊,弟子突然感觉不到大师兄的任何气息……”就像凭空消失哪一样,这句话还没有说出来“不……不可能”

忽视一脸惊讶的路人甲,石门突然大开,凭空消失的人,凭空的出现在从人的面前。换掉原身最喜爱的大红袍,一身黑色衣衫,上面很骚包地秀着大朵金色牡丹花,腰上束着明珠的玉带,更显的蜂腰宽肩。虽然过分华丽了些,但是配合着他一头散乱着的发墨般的黑色长发和挺拔修长的身,却又十分和谐似的。

如果是原来的郑紫俊,凡修真者都会把自己装扮的道骨仙风么样,郑紫俊自然也不例外,尤其是他还男生女相,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可曾子君自从住进郑紫俊的身体里,丝毫看不到一点女气,每一个动作都邪魅张狂,尤其是他眼角的泪痣,加上似笑非笑的笑容,整个人就是个活拖拖的妖孽受,《咳咳,打错》天生的大反派相。

“大胆妖孽,你是谁,竟敢夺舍本君的爱徒”先开口的当然是郑紫俊的师尊无上真人,虽然他也被郑紫俊这样妖孽的扮相,失了一小会魂,却一眼认出眼前这个人不是郑紫俊。

“大胆妖孽,本君”

曾子君虽然是看着无上真人在说,脑子早神游外空。自重得到苍劲空间,曾子君就在没模仿过原身,因为苍劲空间有个最大的挂,就是曾子君可以进入苍劲空间,不管在里面呆多久,千年百年出来的时间跟进的时间永远不变,《给小受的挂是不是太多了》曾子君都会在里面修到一定境界才会出来。

无上真人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力朝自己袭来,逼着他后退了两步,望向身后的弟子,一个个的跪在地上,脸色苍白,颤抖不与。

无上真人一脸畏惧“你……到底是谁”

每一世都要回答这样无聊的问题,曾子君都玩厌了,这一世要给无上真人怎样过死法了,上一世是抽神魂炼丹,上上一世消掉四肢做成了瓮中鳖,在上上上一世好像是直接杀掉的,哪是曾子君最后悔的一世。要不,这一世让他被宗门弟子轮X,不过人兽神马的好像也不错。曾子君看无上真人的眼神,从犀利变成赤裸裸的不怀好意。

无上真人被这个顶着他爱徒皮相的人,看得心神不由得一紧,因为这个夺舍他爱徒的人,修为他一点都看不出,只能猜不是化神期就是分神起修为,等级比他不止高一级两级,他个元婴初期的修为跟这个夺舍一比,根本不够看。顶着巨大的压力,上前一步,恭敬“前辈刚刚是晚辈口气不佳,还请前辈么要怪罪,但我与前辈无冤无仇,前辈为何要夺舍我的爱徒”

“爱徒……”

这一声爱徒,曾子君看着某人的眼神更冷,就像会放冰剑一样。他们所在之地瞬间被黑暗笼罩,被曾子君修为所压制的弟子,一连昏了好几个。

他可没忘记某世,就算他没有吃九转圣丹变成纯阴之体,这禽兽也一直想压他。对着他情呀爱呀得,说第一次见到他,不对,是第一次见到郑紫俊就爱上了郑紫俊。当时曾子君就大雾,哪时候郑紫俊才多大啊!好像才四五岁吧。无上这个混蛋不止禽兽还TM的有恋童癖,曾子君不反感同性之间的爱,但是这种事发生在他曾子君身上就不行,因为武力的悬殊无禽兽想用强的,就这样自爆丹元挂了一世,有仇必报的曾子君就这样记上了,每一世都想让无上真人生不如死。

回忆完过去,曾子君突然想起了主角。自从跟主角杠上以后,每一世都是主角长程,实力都达到哪巅峰。才屁颠屁颠得跑去跟他斗,结果都是他活自己死的结局。为什么他不学学无禽兽的养成记了,问世间最让人痛的不是肉体上带来的伤害而是心,没错。

第一部,化身虚无的反派灭主角全家,让年幼的主角流年颠沛在凡人界,只要对他好帮助过他的,一例杀光,主角走了人就死了,成为有名的天煞孤星。

第二部,在主角对人世间生无可念之时,以天神般的之体出现在他面前,收养他,给他关爱,温情,只要是他的要求一例满足。

第三部,等主角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之人时,在让他一点一点发现杀他全家人,竟然是最疼他,宠他,把他视为珍宝的师尊时,主角会是怎么样的表情,愤怒,震惊,一脸的不可能《呜呜呜,又穷词了》,让他的心,在报仇以养育之恩上纠结,如果主角不准备找他报仇,他在跳出来,一脸仁慈的插主角一剑。曾子君想想都觉得兴奋不语。

秒到无上真人时,曾子君觉得无上真人他们现在还不能死,他需要给自己竖立些对手,推动他安排好的剧情。虽然是不死,但不代表他会好好的活着,曾子君只是冷冷的笑了笑。像上次拿丹药一样,手一抬多了个八卦盘在手中,曾子君只是轻轻的转动一次,所以的时间都在倒回,直到曾子君一身黑袍重新出现在洞府里才停止。

添着粉红的嘴唇,嘴角轻轻上扬“主角,本尊很期待二十年后亲手让你家破人亡,一无所有,哈哈哈”

第3章

重新出现在人群中,曾子君已经是原身最喜的大红袍,扮演了郑紫俊几世,蒙骗过关对他来说是在简单不过的事。三言两语打发了无上真人跟从伪师兄弟,借着元婴不稳需要一个清静的地方闭关巩固。

无上真人一听,先斩后奏的把宗门灵气最浓的小青峰赤曾子君。

刚到小青峰,入眼就是无尽的竹海,林间溪水小桥横担其上,桥边jin花似锦,水中白鹤戏水,清风吹过,竹叶沙沙作响,深深的吸了口气,清新湿li的空气夹杂着谈谈花香。

曾子君仿佛自己站在了仙境,青山,丽水,竹屋,抬手就无数的火球,一盏茶的功夫,竹林,竹舍,被焚毁殆尽。

为什么要毁了像仙境的小青峰,因为曾子君最讨厌的就是竹子,一想到竹子上面藏着青青绿绿,只有小指母般大小的玩意,却细长细长的围绕着竹子,吐着红色的信子,曾子君就觉得恶心。谁也想不到邪魅狂霸拽总裁大人会怕蛇,当然这是曾子君的小秘密,谁也不知道,包括他哪好妹妹。

毁小竹林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从来没住个竹舍的某人表示,竹子上睡一两次还可以,要他长时间在上面睡觉,找死。曾子君是魔修更是魔尊,不管在二十一世界,还是修真界的几世,曾子君从来都没有亏待过自己,不是说他没吃过苦,在条件充许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让自己过的更好了。

焚毁小青峰,曾子君并不担心宗门的人会把他怎么样,虽然他让人看到的只是元婴初期修为,实力却远远的超过元婴初期,而且在他老妹的笔下虽然是小黄说,却绝不是金丹不如狗元婴遍地走JD文。如果真有人敢在他面前唧唧歪歪的,大不了提前让凌宗门消失,只是他的养成计划要稍稍的改变一下。

却掉禁令,大老远的就看见无上真人等人御剑而来。虽然某人心高气傲,但他现在还是宗门天才大师兄,无上真人的好徒儿,样子还是要做做的。

“师尊,徒儿修为不稳,一时心魔入息小青峰……被……被……”模仿着原身每一个动作都娘气十足,不是,楚楚动人,在场的所有人,都恨不得把曾子君这小媳妇么样的他,抱在怀里好好的安慰一番。要是真有人敢这么做的话,可能只有血流成河才能平息某只BOSS的怒气。

无上真人的确想这么做,却被他一直挡在身后的一位女长老抢先一步,这名女长老扭着妖娆的身姿,经过无上真人身边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故意,反正把无上真人撞的老远,双手扶起曾子君。

“好侄儿,没事,没事,不就一个小小的青峰山吗?毁了就毁了呗”这位女长老口气极大,啦着曾子君的手就没放过“这峰也住不成了,好侄儿,要不跟兰池师叔到兰林峰住”

看着不停在他身上磨蹭的某人,曾子君的眼里闪过一丝冷烁,但很快的就恢复了,这个扶着他的女人叫兰池仙子,是宗门唯一一个冲上元婴期的女真人,喜欢创新,最中意趴着他从后面玩弄她的姿势,人前&&人后&&。对着他的时候各种情呀爱的,见到成年后的主角,哭天抢地的抱着主角第三条腿,小鸟依人的对主角哭诉着,是他曾子君强X她,她是任何的另死不从,最后还是败在了他的氵壬威之下。QVQ,本尊虽然不在乎被人冤枉,但是,贱人你还记得哪年夏天,你张开双腿鬼哭狼嚎的喊着,快一点,在深一点得时候吗?

强忍着怀里这只绿茶婊刺鼻的香味,曾子君借着行礼的姿势,巧妙的跟兰池仙子保持了一点距离。

“多谢师叔好意,小青峰是郑儿所毁,郑儿不能就这么离开,就算不能把小青峰变回原来的么样,也要让它恢复以往的青山,丽水”

“好侄儿,你这又是何苦了,不就是……”想再次跟曾子君亲近的兰池仙子,被曾子君又一次巧妙的躲过,兰池仙子露出少许的尴尬。

却被无上真人全看在眼里,他被撞的怒火得到一点点的平息,在心里大赞不愧是自己的爱徒,打断兰池的话“既然郑儿已决定,兰池仙子你的好意本君替郑儿在此谢过”

“无上真人你……”见无上真人一脸,我的徒儿我决定,你能拿我怎么招的表情,兰池仙子只丢“本仙子承受不起”带着从弟子离开了小青峰。

而一直当背景的掌门真人在临走时,眼睛一直没离开过曾子君,这么直白的眼神,曾子君又怎么可能没察觉,毫不回避的对着掌门真人微微一笑。

只见掌门真人眼里满是畏惧,脸色苍白,是他,是他,是他这个煞神。

跟无上真人告别后,曾子君意味深长的看着掌门真人离开的地方。

“好像游戏也来也好玩了,呵呵呵”

光阴似箭一晃就是三年以后,朗朗清月入眼,黯淡的星芒轻柔闪烁,银辉所及之处朦朦胧胧的云在恬眠。

三年前被曾子君焚毁殆尽小青峰,现在已经焕然一新,一座比凡人界,皇宫还豪华的宫殿,立在亭湖之中,灯火透明。却只有一个人躺在大殿之中,他一身黑袍随意的披在肩上,似掉非掉,墨黑的长发凌乱的洒在地上,手中把玩着空了的酒杯。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