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恶魔的游戏场(密室 二)—恋人未醒

恶魔的游戏场(密室 二)—恋人未醒

时间: 2016-04-11 17:59:08

第54章:大逃杀

杨津皱了皱眉,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拒绝这个拖油瓶,但心念一转,又觉得一个人在这种类似于奇异岛的环境里生活确实不太方便,于是用眼角余光瞥了下硫克,见它只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没有试图阻止,便挑眉问道:“你能跟上我吗?”

“我……我会尽力!”阿紫没敢打包票,只用坚毅的表情来表示自己的决心。

但不等杨津点头同意,四脚也追了出来,一边手忙脚乱地爬下登机梯,一边大声喊道:“等等,都等等!先别急着走,还有事要你们帮忙呢!”

杨津疑惑地看了过去。

四脚跌跌撞撞地来到杨津面前,终是一个没控制好,自己把自己绊了一跤,啪地一下摔了个狗啃屎。

阿紫赶忙弯腰把他扶了起来。

四眼这时也从舱门里探出头来,但没再下船,直接抓着舱门说道:“阿紫小姐,麻烦你再回来一趟,我们还需要你帮我们化妆。”

“啊,抱歉,我把这事忘了!”阿紫恍然大悟。

听四眼这么一说,杨津也想了起来。杨津要在这里离开,但四眼却想飞往自由之绿,用迪星人的身份混进那里的城市。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他就请阿紫帮他化妆成迪星人的模样,而阿紫也答应了下来。

杨津也并不急着离开,就让阿紫跟四脚先回飞船,帮四眼他们化了妆再来找他,而他依旧留在外面,尝试着适应这里的重力。

阿紫很快给四眼他们画好了妆。

装扮成迪星人并不困难,只要把头发剃光,再用类似于硅胶的物品修改一下五官就可以了,只是洗脸的时候要稍加注意,以免不小心把已经硬化的硅胶刮拽下来。为了以防万一,四眼还请阿紫给他们做了几个可以直接套在头上的橡皮假脸。这种脸用起来方便,但无法像局部化妆那样产生表情,临时应付一下还好,时间久了肯定会被看出破绽。

阿紫则洗掉了自己头上的妆容,恢复了本来面貌,只是戴了一个发箍,把浓密的刘海固定在了头上,露出那双水汪汪的杏眼。

等他们的准备工作告一段落,这个星球也迎来了黑夜。

虽然黑夜并不影响飞船起飞,但四眼等人还是决定在这里休息一晚。一方面让杨津再“考虑”一下跟他们离开,另一方面则是让自己也观察一下这个星球,看是否有留下的可能。

整整一个下午,湖心岛周围都十分平静,既没有出现危险生物,也没有异常现象发生。

当晚,杨津在湖边搭起了帐篷,准备在外面露营。

阿紫也有样学样,在他的帐篷旁边又立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帐篷。

杨津的帐篷是林雨他们给的,说是在珍宝阁买来的,就模样来看,阿紫的帐篷显然也是一样来路。看到这个帐篷,杨津忽然想到他还没有正经逛过街,珍宝阁也好,美味饭庄也罢,都还只是听说,连那个用来做交易的咖啡厅也没进去。

——这次的游戏场结束,找林雨一起逛一逛吧!

杨津想道。或许是受硫克的影响,他完全没想过自己会有回不去的可能。

其他人也明显放松了很多。侠客、四脚、四眼三个全下了飞船,在湖边燃起了一堆篝火,准备吃上一顿热餐。四脚还拿出鱼竿和鱼饵,坐在湖边钓起了不知道是否存在的鱼。侠客也找他要了一个鱼竿,挨着他坐下,不过没用鱼饵,直接把鱼钩丢进了湖里,也不知道是想效仿姜太公,还是觉得自己根本就钓不上来,所以才不浪费鱼饵。

四眼依旧行动不便,只能安静地坐在篝火旁边,看着阿紫忙活晚餐。

进游戏场这么久,杨津终于遇到了一个会做饭的,只用最简单的调味料混上大米、腊肉就烹饪出了一锅让人闻一闻就流口水的美味。只可惜他已经在下船前吃了营养胶囊,这会儿只能过过眼瘾,闻闻味道。

杨津的注意力正被阿紫做出的晚餐吸引,四眼的声音却忽然在耳畔响起。

“我准备放些人下船。”四眼说道。

杨津一愣,扭头向他看去。

“当然,要他们自愿。”四眼解释道,“我会先向他们说明情况,有愿意留下的,我就放他们下船,不想留下的,就和我一起去自由之绿。”

“我希望你能在我离开这个岛之后再放人。”杨津皱了皱眉,有些不快。

“这是当然的,我释放他们并不是为了拖你后腿,只是减轻一下自己的负担。”四眼笑着说道。

听四眼这么一说,杨津倒是想起另一件事,控制项圈的遥控器还在他的手上,不如趁现在交给四眼,也算是好聚好散。

杨津正想把遥控器拿出来,四脚那边却突然大声叫嚷起来。

“有鱼,我钓到鱼了!”

听到四脚的喊声,火堆旁的三个人全都把头转了过去。就见四脚正奋力拉扯鱼竿,似乎想把那个上钩的“鱼”从湖里拖拽出来。

但湖里的鱼显然比他更有力气,四脚扯不起鱼竿,反被鱼竿那端的力量向前拖了好几步,只能急得大喊:“快来帮忙!”

坐在他身边的侠客赶忙站了起来,和他一起握住鱼竿,总算和湖底的那股力量勉强扯平。

不得不说,四脚的鱼竿质量不是一般的好,承受了如此大的拉力,也不过只是变形而已,完全看不出折断的可能。

杨津一时兴起,也跑过去凑趣,终是集合三人的力量,将湖里的那只大“鱼”拉了上来。

那根本不是鱼,而是一只形状近似于乌龟,但只有半身鳞片而没有壳的四足生物。

这个无壳龟被拽出水面的时候,由于是三个人合力,很难控制鱼线上的力度和方向,无壳龟直接飞向了篝火堆。

“啊——”阿紫被吓得大叫,急忙向后躲闪。

四眼却是躲都没法躲,只能苦笑着闭上双眼。

好在杨津和四脚都没松手,看到无壳龟飞行的方向不对,赶忙又往回拉扯,被拽起的无壳龟只在四眼身前晃了一下就又被拉了回去,最终落在了湖边的地面上。

但这是长着四只脚的龟而不是离开水就活不了的鱼,落地之后,无壳龟不仅没有失去斗志,反而和三个人类继续玩起了拔河游戏。

杨津这边只觉压力大增,使出了全力也无法再让无壳龟向前一步。

但或许是鱼钩勾住了无壳龟的舌头或者口腔,双方在陆地上的僵持只持续了几个呼吸,无壳龟就似恼怒似痛苦地张大了嘴巴,露出了血盆大口和满嘴尖牙,然后反过来向杨津等人快速爬去。

四脚和侠客不约而同地丢开鱼竿,跌跌撞撞地向飞船跑去。

悬浮在一旁的硫克立刻捧腹大笑,把杨津气得直翻白眼。

不过,这样一幕也让杨津清醒过来。

——他又不是动物,和乌龟拼什么力气啊!

杨津翻手拿出空气枪,对着无壳龟的脑袋就是一枪。

但这一枪打得太准了,正中无壳龟额头的鳞片处,砰地一声闷响,无壳龟因痛受阻,却并没有真的受伤。

杨津立刻意识到这家伙的防御力很强,当即改变战略,将灵魂灼烧放了出去。

灵魂灼烧的紫火对生物的杀伤力是最大的,一被紫火粘到,无壳龟就再顾不得嘴巴里的那点疼痛,不管不顾地在地上翻转起来,几下就滚到了篝火旁边。

动弹不得的四眼又遭了秧,转眼间就被胡乱翻滚的无壳龟压在了身下。好在灵魂灼烧这个技能并不具备传染性,并没有因为他和无壳龟的接触而蔓延到他的身上。

无壳龟的个头并不算大,但重量却非同一般,被它来回这么一滚,四眼马上就出现了翻白眼的趋势。

刚跑到飞船和篝火之间的四脚赶忙又折了回来,冲到四眼身旁,抓住他的手臂,想要把他从无壳龟身边拖开。阿紫也回过神来,感觉危险性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大,于是也过来帮忙。只有侠客直接跑到了飞船下来,一直没有回来。

由于龟和人混在了一起,杨津不敢再使用枪械,只能拿出他很不喜欢的魔杖,加大了灵魂灼烧的强度,把无壳龟迅速弄死。

终于,无壳龟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但篝火堆里的木材也无壳龟被撞飞了好多,阿紫的晚饭因此洒了一地,没法再吃。好在篝火堆里的木材既没烧到四眼,也没落到帐篷那边,引发更让人头大的火灾。

被无壳龟这么一折腾,四脚不敢再玩什么休闲,四眼也老老实实地回了飞船,不在外面拖大家后腿。

趁着送四眼回飞船的机会,杨津把遥控器塞进了他的手里。

四眼翻手就把遥控器放进了他的存储器,整个过程娴熟迅速,表情也平静自然。

这让杨津不禁觉得这家伙以前或许是做老千或者变魔术的,否则的话,很难解释他的手指头怎么会这样灵活。

但杨津还是没有留在飞船里,把四眼送进去之后就又回了岛上,在那里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杨津没进飞船和四眼他们打招呼,早早就把隔壁帐篷里的阿紫叫醒,收起帐篷,拿出一个橡皮艇,载着她驶向对岸。

但飞船里的四眼和四脚根本没有休息,通过驾驶舱里的大屏幕将杨津和阿紫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看到杨津和阿紫离开,四脚叹了口气,“其实我挺希望他们能留下的。”

“蛇有蛇道,鼠有鼠路,咱们和他就不是一路人。”四眼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觉得那个阿紫倒是和咱们蛮像的,她怎么也不愿意留下呢?”四脚很是郁闷。

“就是太像了,所以才信不过咱们。”说着,四眼将目光转向身后,“别想那些了,先把这家伙处理掉吧。”

四眼身后的地板上绑着一个人,正是昨晚还和他们一起吃饭聊天的侠客。

“怎么处理?”四脚问道,“这里好像真不可以杀人。”

“谁有工夫杀他,直接搬出去,扔湖里。”四眼漠然说道,“我们昨天不是从湖里得了个王八吗?今天赔它们一个同伴。”

第55章:大逃杀

到了对岸,杨津并没立刻深入丛林,而是一边给橡皮艇放气,一边关注着湖心岛上的动静。

杨津原本只是想看看会有多少人留在这里,但放人的一幕尚未出现,四脚就先从飞船里钻了出来,身后还拖着一个人。

看到四脚把这个人拖出飞船,又推落湖中,杨津不由吃了一惊。

“那是……侠客?”杨津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应该是,还穿着昨晚的衣服呢!”阿紫叹了口气。

杨津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转头看了阿紫一眼,下意识地问道:“你不会就是预感到这种事才非要跟我离开吧?”

“不完全是,至少他们应该不会杀我——我又没威胁他们,也没做让他们感到威胁的事。”阿紫的胆子似乎大了一些,和杨津说起话来也比以前直白,“那个侠客纯粹找死,有点破技术就拿出来显摆,得了好处还不交投名状,换了谁都不会轻饶他,更何况他碰到的还是最记仇的秃鹫。”

“秃鹫?”杨津一愣。

“就是四眼啦。”阿紫解释道,“他在道上的绰号叫秃鹫——呃,活着的时候——不,应该说,来这里之前。”

“你认识他?”杨津愈发愣愕。

“来这里之前,我曾经被人雇去给他帮忙。”那段记忆似乎并不美好,阿紫说起的时候一副心有余悸的忐忑表情,“不过他应该不认识我,就算认识应该也认不出来。”

“……你们是哪条道上的?”杨津发现自己只能这么问了。

“我就是个小角色,平日里主要靠小偷小摸糊口,偶尔帮别人跑个龙套,玩玩仙人跳什么的。”阿紫自嘲地笑了笑,“秃鹫是职业欺诈师,名声很大,但真正见过他的人不多,我也是不小心和他接了同一桩生意才见到了他的庐山真面目。对了,他最出名的一点就是不沾血,只骗人,不杀人,牵扯到人命的活儿绝对不接。只不过——”

阿紫的嘲笑变成了冷笑,“他虽然不杀人,但因为他而跳楼、服毒、上吊、发疯的却是数不胜数,要不然也不会得了秃鹫这么个绰号。”

“那你呢?”杨津问道。

“我只是个小角色啦!”见杨津一脸怀疑,阿紫赶忙说道,“真的,我虽然不敢说自己是好人,但我敢拍着胸口发誓,我既没害死过人也没把谁逼死过!就算是那个被我偷了鳞片的外星女人,我也只是把她迷昏,从她身上摘了点东西下来,绝对没有伤她性命!”

“如果你真像你说的这样,你就不会来这里了。”杨津没把她的赌咒发誓放在心上,“对了,你怎么死的,敢说说吗?”

“呃,那个,你不打算过去救他吗?”阿紫指向侠客落水的位置,岔开了这个话题。

“救人给生存点吗?”杨津问。

“……你真见死不救?”阿紫眨了眨眼,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觉得我像圣子还是像圣父?”杨津反问。

四眼看侠客不顺眼的事,杨津其实很能理解。在杨津看来,四眼当时不过就是个新闻发言人,他才是真正的船主。侠客的不服不忿不仅仅是在挑衅四眼,更损害了他这个船主的利益和威信。要不是当时正好缺一个懂程序的,杨津肯定会把这家伙的双腿打断,关进小黑屋,让他在小黑屋里待到游戏结束。

“那在仓库的时候,你为什么救我?”阿紫疑惑地追问。

杨津回了她一双白眼,“我那时候只是不想让你惊动那些外星人,暴露我的位置!”

“别虚张声势了,我看得出来,你只是装作很坏,其实你根本连坏人都算不上。”阿紫撇了撇嘴。

——所以你就开始暴露本性了?

杨津觉得自己头上冒出了一个井字青筋,心里亦开始不爽。

“你怎么判断出我不坏的,女人的直觉?”杨津嘲弄地问。

“你太正派了。”阿紫道,“在一起这么些天,你都连一根指头都没碰过我。”

——靠,我干嘛要碰你?

——当自己是天仙,男人见了你就迈不动步?!

杨津愈发恼火,把嘴一撇,冷笑道:“小姐,你这几天洗过澡吗?”

虽然很多小说以及很多女人都把男人描述成随时随地可以发情的动物,但实际上,男人又不是按下开关就可以使用的按摩棒,他们的欲望也是受时间、地点、环境影响的。尤其是杨津这种一贯养尊处优,还有那么一点洁癖的公子哥,女人要是不把自己洗得白白净净地送到床上,他根本连碰都不会碰上一下。

阿紫顿时窘红了脸,因为她确实很久没有洗澡了。飞船上储备的净水有限,这些迪星人也不靠水来清洁身体,飞船上虽然有卫生间,但实际上却是一个用来杀灭细菌的消毒间,连可以充当浴盆的器具都找不出来。杨津他们也只能入乡随俗,放弃洗澡的需求,每天去消毒间里消一次毒。

杨津的嘲弄终于让阿紫闭上了嘴巴,而杨津自己也没再说话,继续关注着飞船那边。

侠客落水后就再也没有浮出水面,过了半个来小时,四眼果真放了一批人类下船。但这些人的属性大多和四眼相差无几,下船后连走路都困难,其余几个相对较好的也只是能够走路而已。一群人很快就又爬回了飞船,最终竟是一个都没留下。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飞船关上舱门,收起登机梯,缓缓升入天空。

见飞船消失在蓝天之外,杨津转回头,向阿紫说道:“我们也走吧。”

“去哪儿?”

“先找个能住的地方。”

在湖边绕了一圈之后,杨津终是没有深入丛林,只在湖泊附近找了块还算平坦的草地,在那里搭起了一个临时营地。

杨津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星球,完全只是因为硫克这样建议了,他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而现在,由于身边多了一个阿紫,硫克不愿表现得太引人注目,只安静地跟在杨津身边,扮演一个契约生物应有的模样,自然也不会向杨津说明来这里的原因。

于是,虽不胆小但也没什么冒险精神的杨津直接在湖边安置下来。这一方面是因为他辨识方向的能力依然很差,太过深入丛林很容易迷路甚至引来不可预知的危险;另一方面却是想就近监视这个飞船将落地,万一有别的外星人降临,他也可以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阿紫没有对此表示疑议,就好像只要待在杨津身边就可以让她安心。

不过他们确实也没什么可担心的,食物和水都很充足,就算在这里住到游戏结束也没有问题。湖边也没有什么太过危险的生物,虽然并不都是茹素的食草动物,但就一天一夜的观察来看,那些肉食动物也还没有兴趣把他们加入食谱。

在奇异岛的时候,杨津曾听乔说过一些有关野生生物的事。和看到什么都想尝一尝的人类不同,野生的肉食动物除非饿到再不吃东西就要死掉,否则是不会轻易尝试自己祖先没吃过的东西的。只要人类不自己作死,主动挑衅,位于食物链上层的野生动物大多会愿意和陌生的人类维持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和平。

在丛林和荒野里,人类最需要担心的是意外和受伤,以及不那么挑食的昆虫。流血是大忌,血腥味会引来饥饿的野兽,伤者也会被这些野兽判定为弱者,生出诸如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白吃谁不吃的心态,进而追杀到底。而昆虫是最让人恼火的,尤其是蚊子之类,赶不走,杀不完,一旦被叮咬,痒痛还是轻的,万一被传播了病菌那才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杨津没带驱除蚊虫的药物。E区的商店里不卖这种东西,而经历过诸多游戏场的资深者也用实践证明,万能的驱虫药是不存在的,在这个游戏场有效的驱虫药在另一个游戏场里未必有效,想配置有效的驱虫药物只能就地取材。

阿紫在药剂方面有那么一点天赋,她使用的迷药就是自己配的。而杨津虽不会配药却有一副可以检测物品的护目镜。选定营地地址后,杨津就带着阿紫在周围转悠起来,寻找可以配置驱虫药的材料。

两个人转来转去,合适的材料没找到,却发现了一条小河。

湖的附近有河是很自然的事,杨津和阿紫原本都没怎么在意,但沿着河边走了没几步,杨津就注意到地上有块金闪闪的东西,很像传说中的狗头金,捡起来一看,竟然真是。

不等杨津惊讶,脑海里就传来了熟悉的提示——

“支线剧情‘探索’已被触发,可领取支线任务‘有价值的纪念品’,该任务的内容为:在该星球上采集五份生态样品并放入指定收藏夹。”

“注意:该任务为可选任务,玩具有拒绝接受的权利。拒绝后,该任务不会再次触发。如果玩具选择接受,系统会将完成任务所需的收藏夹发放到玩具的存储器中。”

“注意:该任务一旦接受就必须完成,否则将扣除100点生存点作为惩罚。”

“注意:该任务没有难度等级,游戏场结束后,系统会根据纪念品的价值评定奖励等级,然后颁发相应奖励。”

——就是说,收集五块石头也可以算是完成任务?

杨津哭笑不得,打开存储器光屏,在新出现的支线任务下方的“接受”和“拒绝”中选择了“接受”。

第56章:奇异岛

出于种种考虑,杨津在接下“有价值的纪念品”这个支线任务后,并没有直接把那块狗头金收入存储器,转手抛给了阿紫。但不知道这个任务无法分享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阿紫在接住狗头金的时候并没有露出诧异的表情,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任务提示一样。

见阿紫没有反应,杨津也没再多此一举地说出自己领到了支线任务的事,只让阿紫把玩了一会儿狗头金,然后就把金子要了回来。

阿紫痛快地把金子还给了杨津,没有流露出丝毫的贪婪。但对现在的他们来说,生存点和装备才是财富,黄金在这个游戏场里或许有点价值,回到E区之后却是毛都别想买到的垃圾,阿紫看不上也是正常。

杨津又在河边搜索了一阵儿,但既没有找到第二块狗头金,也没有发现其他有价值的物品。

天色将黑的时候,阿紫终于采到了她需要的植物。

杨津没再耽搁,带着阿紫返回了营地。

当天晚上,杨津本想效仿在他们奇异岛时的安排,让阿紫和他轮流守夜。但阿紫却把这个任务揽了过去,让杨津只管睡觉就好。

杨津没有坚持,只把史莱姆放了出来,让它在帐篷里盯着,然后就钻进睡袋。

但这一夜睡得并不安稳,杨津好几次从睡梦中惊醒,有时是做了噩梦,有时却是毫无理由地睁开了双眼,最后被硫克察觉,让它好一顿嘲笑。

虽然郁闷,但杨津也没法在这种事上逞强,只能闭目养神,熬过这个黑夜。

晚上没睡好觉,第二天自然也没什么精神,杨津干脆在营地里又休息了一天,等硫克愿意再给他提示的时候再做打算。

阿紫倒是试图鼓动杨津到丛林里探险,寻找隐藏任务,增加返回时的收益。

但杨津却毫无兴趣,坚定而且果断地予以拒绝,最后干脆钻回了帐篷,假寐补眠。

杨津很清楚,他并不是一个富有冒险精神的人,也没什么进取心、野心,否则大学毕业后就应该走仕途而不是进商场。虽然有时候他也会主动寻求刺激,让无聊的人生多一点新鲜感,可这样的刺激必须以无害——至少对自己无害——为前提。

杨津对自己的人生一直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对别人的人生更加兴趣缺缺,复活之后也没有发生什么改变。他没兴趣成为高卢鸡或者决明子那样的团队领袖,也不像乔和莉莉那样迫切地想要离开这个世界,这就使得他对生存点和游戏收益也不是多么期待。

平平安安地结束这场游戏,这是杨津目前唯一的期待。至于其他,他暂且想不出来,也不想去想。

刚复活的时候,杨津还对林雨怀有牵挂,然而转眼间他就已和林雨重逢,接着又重修旧好,水乳交融。太容易得到的幸福总是让人觉得不够真实,更何况林雨对他的态度总让他觉得似是而非,让他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他只是人形按摩棒的郁闷感觉。于是,短暂的满足感之后,杨津便又生出了迷茫,对这个世界,也对林雨。

但杨津很清楚,他不想和林雨谈什么恋爱,更不想用所谓的爱情来麻木自己。

杨津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未免太矛盾,或者说,太自私,太操蛋。他喜欢林雨,也希望林雨喜欢他,但他并不想把这种喜欢升华到爱情那种高度,更不觉得他们之间会有离开彼此就活不下去的那一天。林雨死去的时候,他确实很伤心,甚至有那么一点后悔,但这也只限于希望林雨死而复生,一切能够重新来过,绝不包括陪林雨一起去死。杨津甚至觉得,如果真的一切重来,他的所作所为大概也不会有多大改变,顶多把放手改为囚禁,将林雨强行束缚在自己身边。但林雨会乖乖让他囚禁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不自由,毋宁死。

在这一点上,林雨做的比他更加果决而且决绝。

杨津不想束缚林雨,也不想被林雨束缚。他只想和林雨在一起,或者更确切地说,他希望林雨存在。能存在于他身边当然是最好的,就算不能,只要林雨还存在,哪怕在另一个人身边,杨津都觉得可以满足。

——不,还是在他身边,被他拥抱更好!

杨津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并没那么大度,有些事也不是想大度就能够大度的。如果和林雨一起赴死的那个家伙也在这里,他肯定不会再眼睁睁地看着林雨抛下他,与那家伙复合。

这里已经不再是那个搞出人命就像捅破天一样严重的世界了,他身边也没了会约束他不要越界的亲人。如果换成以前,无论他再怎么恼怒也绝不会想到杀人,只会动用各种关系,把那家伙打到半死再送进监狱。但现在,他却想把那家伙干掉,把那个勾引林雨、把林雨从他身边偷走的家伙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除!

杨津很理解曾经以不杀人着称的四眼为什么会在这个世界里果断杀人——不是四眼变得嗜杀了,而是之前想杀也不能杀。

地球上的世界再怎么糟糕也是有底线的,一旦超越这个底线,别说一个贼,就是一国首脑也只有锒铛入狱的份儿。正因为这种底线的存在,犯了欺诈罪的人就算被捕,只要处理妥当,牢房兴许都不用进,但杀人罪一旦落实,想脱身就不那么容易了。

但在这个神秘的游戏场,法律已经不复存在,罪恶的定义也彻底变质。

——唔,他想这些干嘛?

杨津忽地回过神来,将混杂的思绪从脑海中遣散,接着就意识到,他胡思乱想的原因其实和失眠一样,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弥漫在心底的不安全感。

杨津不得不承认,他在害怕。虽然他已经复活了大半个月,游戏场也经历了三个,但独自面对这个世界却还是第一次。林雨他们将他武装起来,给了他足够的教导,但他依旧是一个没经历过战争的新兵。他做不到镇定如常,他只能装作镇定。

——他还能再见到林雨吗?这一别不会又是永别吧?

想来想去,杨津决定还是放任思绪,继续胡思乱想的好。如果他不多想一想那些有的没的,他就会去想现实的,然后,更加不安,更加不镇定。

降落在原始星球的第二天,也就是进入游戏场的第九天,杨津什么都没有做,在帐篷里消磨掉了所有时光。

当他终于从失眠和胡思乱想的漩涡中挣脱出来,第十天已经到来。

杨津正准备重整旗鼓,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比如完成那个看似简单的支线任务,天空却突然传来闷声闷气的锐响,就好像超音速飞机驶过天空时产生的杂音。

杨津猛然一惊,赶忙钻出帐篷。

阿紫已经站在外面,见杨津出来,马上抬手指向天空。

杨津顺着她的手指向上看去,一艘巨大的飞船立刻映入眼帘。

这艘飞船比他们之前抢夺的武装商船大了至少三倍,形状也是球形而非梭型,但飞船外壁却印着同一种花纹,杨津曾经在隐藏文件夹的资料库看到过,那是迪星人的标志,类似于地球人的国旗和国徽。

显然,这艘飞船也是迪星人所有。

——探索这个星球?还是追查那艘商船的下落?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