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当路人甲变成太子妃(穿越)下—一片茶叶

当路人甲变成太子妃(穿越)下—一片茶叶

时间: 2017-07-18 17:12:54

第121章

幕后人是丰妃吗?

梁洪烈被丰妃的女干情气晕了头脑,梁熙却没有,他脑海中除了那本《十大酷刑》之外,还在不断回忆蔺秋写的审讯和破案的技巧。一开始他并不敢肯定到底幕后人是秦贵妃还是丰妃,只是因为看到那宫女胳膊上的惨状,才故意诈了一把丰妃,可是现在他却能肯定,幕后人一定不是丰妃。

如果真是丰妃做的,她就不会在梁熙解说十大酷刑的时候分神,正常情况下她应该是全神贯注,防止那宫女把自己招出来。

只是后面牵扯出女干夫一事,却是梁熙没有预料到的。

梁洪烈还在为了头上的绿帽子生气,梁熙却把目光移到了秦贵妃身上,后宫之中势力最大的就是这两个人,不是丰妃,梁熙基本上可以确定是秦贵妃了,可是看到她那副精气全无的样子,梁熙又觉得有一种违和感。

处置了丰妃和静竹宫所有人,梁洪烈又让王骞派人彻底搜查静竹宫,找到密道并封死,以防有人再次利用那密道进宫,至于那个女干夫是谁,梁洪烈没有提,也没人敢提,如果大张旗鼓的去找女干夫,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整个大梁国都会因此而耻笑皇家,这种事情只能是打落牙齿和血吞。

这时已经是夜深了,梁洪烈看着下面瑟瑟发抖的众人,他闭上眼睛挥了挥手,让所有人都回去,这么多妃嫔,他唯一敬爱的楚皇后现在生不如死,剩下的没一个是能让他放心的,他突然觉得一阵疲惫,甚至在心里想,如果当初他没有要那么多妃嫔,只有楚皇后一个,是不是现在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等周围人退下的声音逐渐消失,梁洪烈才睁开眼睛,却发现秦贵妃还坐在原处。

“爱妃还有何事?”梁洪烈温和的问道,可是他眼眸中分明是与语气截然不同的冰冷,只是掩映在周围的灯光下没人能看得见。

秦贵妃站起来行了个礼,说:“臣妾想去看看皇后娘娘,希望皇上能够恩准。”

“皇后还没苏醒,太医说皇后要多休息,暂时不能打搅,等她好了之后你再去探望她吧。”梁洪烈眼中的冷意更甚,可是语气依旧是温和的。

秦贵妃低垂着眼眸,说:“是,那臣妾等皇后娘娘身子好些了再来。只是……皇后娘娘现在身体有恙,无法照顾小皇子,不如让臣妾暂时照顾小皇子,也可为皇上和皇后娘娘分忧。”

梁熙一直站在梁洪烈身边,顿时瞪大了双眼。

原来,她的目的竟然是小皇子?!不,该说是后位,或者是未来的皇位!

在后宫之中,除了楚皇后就属秦贵妃的位份最高,现在楚皇后被害,陷入永无止境的迷幻之中,那么后宫之中就以秦贵妃为首,尤其是唯一有可能再生下皇嗣的丰妃,被爆出有女干情而失去了竞争后位的资格,只要把小皇子交给秦贵妃扶养,后位就非秦贵妃莫属了。

等她当上了皇后,就可以找各种机会把梁熙从太子的位置上弄下去,让小皇子继位,又因为小皇子年纪太小,太后就可以垂帘听政,这在大梁国的历史上也是有的。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箭多雕的好计策。

梁熙捏紧了拳头,恨不得冲上去一拳打烂这个女人的头颅。他不在意皇位谁来继承,可是为了那个位置,这个女人竟然如此阴毒的算计和谋害他的母后。

梁洪烈面无表情的盯着秦贵妃看了许久,半晌才说:“爱妃的好意朕心领了,只是皇后在生产之前就和朕说过,如果生产期间发生意外,小皇子交由太子妃照顾,朕已经答应皇后了。”

“什么?!”这一声惊呼却是梁熙发出来的,他大声道:“秋儿自己还是个孩子,怎么能照顾皇……皇弟啊?!”

梁洪烈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这个蠢儿子,现在后宫里还能找出第二个能扶养小皇子的人吗?况且,就算有意见也可以回头再说啊!刚才这蠢儿子不是表现得很好,很精明干练的样子,怎么才转个眼,就又恢复猪脑子了呢?!

他哪里知道,刚才梁熙所表现出来的,全是根据蔺秋所写的书来做的,如何审讯、破案技巧等等,说完那几种酷刑之后,梁熙自己的腿也是发软的,根本就不能算是他的本事。

不过还好,梁熙到底不算笨得彻底,被梁洪烈一瞪,总算是反应过来了,退到一边不说话了。

那边秦贵妃捏紧了手里的帕子,一张因为涂抹了过多脂粉而显得惨白的脸几乎扭曲,她狠狠的咬着自己的牙根。不管楚皇后是否真的事前要求把小皇子交给太子妃照顾,梁洪烈这时候拒绝她,已经说明梁洪烈的不信任。可是到了这一步,她已经不能退后了。

努力的咽了口唾沫,润了润自己几近干涸的嗓子,秦贵妃挤出一丝笑来,说:“既然皇后娘娘让太子妃照顾小皇子,那臣妾就安心了,只是太子妃既然要照顾小皇子,就让臣妾来照顾皇后娘娘吧,否则太子妃也忙不过来。”

梁熙微微皱起了眉头,楚皇后现在的状态十分不好,如果秦贵妃再下毒手,可说是必死无疑。可是秦贵妃却自请照顾楚皇后,如果在她照顾期间楚皇后死了,秦贵妃不仅捞不着好处,还会惹上一身臊,这种情况下,她为什么要自请照顾楚皇后?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梁熙已经学会了从利益方面来猜度人心,只是能力还有待提高。

现在的楚皇后已经是废人一个,秦贵妃不仅不会杀她,还会好好的保护她,一来可以获得梁洪烈的好感,二来,楚皇后都是她在照顾,统领后宫的凤印自然也会落在她的手上。只要有了凤印,她和当上皇后有什么区别吗?至于其他的,再徐徐图之好了。

梁洪烈又是半天没说话,过了许久才叹了口气,说:“爱妃如此贤德,朕心甚慰,只是朕观爱妃身体欠佳,怕爱妃一个人照顾皇后太过操劳,就让贤妃与爱妃一起照顾皇后吧。”

秦贵妃身体晃了晃,手中的帕子几乎要被揉碎,她机关算尽,却被那个女人占了便宜。

大梁国的后宫里,皇后下面分别是皇贵妃、贵妃、贤良淑德四妃、妃、嫔……这四妃虽然位份不如贵妃,可是却不能随意封,必须能匹配得上这四个字。比如丰妃那样的,如果被封为四妃之一,不仅后宫里会乱,便是朝堂上也要哗然。

贤妃姓贺,正是贺家的女儿,她并非本家嫡女,而是分家的一个庶女。她进宫之时,曾有人以她的出身来弹劾贺家,认为贺家让一个庶女进宫是侮辱了皇上,贺家当时的回答是,你们的女儿以嫡庶来分上下,我们贺家的女儿却是以学识来分高低。果然,贺氏进宫仅一年就以学识渊博而获封贤妃,而且至今为止,这四妃也只有一个贤妃,别的三妃全是空着的。

只是这个贤妃不仅样貌普通,就是性格也比较孤僻,平日里总是躲在自己的宫中读书写字,极少出现在众人面前,又以身体不好为名,求得皇后的恩典免了晨省昏定,所以很多时候大家都忘了宫中还有这么一个贤妃。

想不到这时候居然被梁洪烈推出来,与秦贵妃一起照顾楚皇后。

秦贵妃虽有不甘,却又毫无办法,最近半年她的身体越来越差,身上老是淅淅沥沥的不断,吃不香睡不好的,御医说这是因为绝经期的心绪不宁导致的,给她开了些药却一点用处也没有,她白皙的皮肤日渐暗哑,还出现了许多褐色的斑,如果不涂抹厚厚的脂粉简直不敢走出房门。

现在梁洪烈拿她的身体说事,她再不甘也没办法,一意孤行或许什么也捞不到。

这边打发走了秦贵妃,又让人去贤妃处传旨,等所有事情处理完已经是三更天了。

再次回到楚皇后的卧房,只见楚皇后安然的睡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皇子躺在她的身边,也睡得安安稳稳,蔺秋靠坐在楚皇后的床边,脑袋一点一点的似睡非睡,一只手还时不时的轻轻拍着小皇子。

梁洪烈脚下一顿,眼中不由的有些发热。让蔺秋照顾小皇子虽然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现在看来,交给他到也不错。

谁知道他还没感慨完呢,就觉手臂一紧,却是被梁熙拉了一把,气得梁洪烈转头瞪了他一眼,大梁国虽然不像另一个时空那样讲究森严,可是这也太没规矩了。

梁熙却恍若未见一般,急急的低声道:“父皇,你真要把皇弟交给秋儿带啊?这可不行!”

梁洪烈眉头一皱,说:“既然朕已经说了,不行也得行!”他算是看出来了,对付这个糟心儿子就不能和他讲道理,只能像个打铁匠一样,不行就给他一锤子,他就老实了。

梁熙被他父皇一噎,顿时哑火了,嘟嘟囔囔的嘀咕了几句,却不敢真的和梁洪烈对着干,突然他想起蔺秋写的关于锦衣卫的东西,连忙又拉了梁洪烈一把,不等梁洪烈发火,立刻说:“父皇,我有东西给你看。”

第122章

用了一个通宵看完了蔺秋写的东西,梁洪烈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睡得死沉,还流了一桌子口水的儿子,终于明白,为什么这蠢儿子会说出,只要太子妃一个就够了。

就在前几天,户部报上来今年秋季的粮食税收总数,比梁洪烈登基之后的丰产年多了百分之七。可不要小看这百分之七,要知道粮食的收成与气候的好坏分不开,而所谓的丰产年基本上就是风调雨顺到了极致。可是今年东部沿海一带屡遭台风侵袭,西南又遇到百年难得一见的干旱,这种情况下,粮食的税收不仅没有少,还多了百分之七,这完全是水车和梯田的功劳。

全国各地上奏称颂太子妃的折子几乎能堆满御书房,固然里面有不少抱着各自的目的,可是真心感谢太子妃的人却是大多数。

“蔺敛老伙计,你生了个好儿子!朕真的很羡慕你啊!”梁洪烈感受了一把羡慕嫉妒恨,然后狠狠的一脚踹醒梁熙,让他和自己一起上朝去。就算比不上蔺敛那老家伙的儿子,起码也别太蠢,否则面子里子全丢光了。

丰家早就收到了消息,商议了一晚上,最后得出结论,以不变应万变。这到不是瞧不起梁洪烈,而正是对他的能力的了解,才做出这个结论。

虽然那宫女说是受到丰妃的指使才对皇后下毒的,可是丰家从上到下没一个人相信,丰如花那个只有脸蛋没长脑子的女人,会做出派人下毒这种事情。别看丰妃七岁就能亲手打死人,似乎心狠手辣、歹毒非常,但其实她享受的是动手时的快感,不管是打人还是杀人都要亲自动手,如果说是丰妃自己跑去下毒,或许丰家人是会相信的。

再说,丰妃进宫的时候带了不少的陪嫁丫鬟,其中有不少她的心腹,给皇后下毒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交给一个粗使宫女,还是个原本伺候别人的,完全不可靠的人。

这种事情连个普通人都能分析出来,更不要说当今圣上,能自己爬上那个位置的没有笨人。

只有通女干这个事情不好办,不过想来皇帝也是要面子的,就算处置丰妃,也不会牵连丰家,只要适当的让出一部分权利,给皇帝出出气就够了。

果然,早朝的时候梁洪烈借口处置了几个丰家派系的官员,虽有些伤筋骨,但丰家的人咬牙认了,梁洪烈也没有再说什么,甚至连丰妃的位份也没下旨剥夺,事情暂时算是压下去了。

一直到早朝快结束的时候,梁洪烈才提议建立锦衣卫,用来掌管皇帝的仪仗和侍卫,掌管刑狱,有缉拿审讯的职权。

下面的文臣武将们听了锦衣卫的职权,觉得和原本的金吾卫有些相似,虽然觉得有些浪费,可是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了皇后被害,丰妃被打入冷宫的消息,即使不知道真相是怎样,看梁洪烈那副乌云压顶的样子,也没人敢在这时候和他唱对台戏,于是锦衣卫就在众口一词的赞同声中成立了。

之后梁洪烈连续忙了好长一段时间,收拢影风楼的势力,成立锦衣卫所,又陆续从别的衙门里分拨人手和权限给锦衣卫。虽然许多事情可以让下面的人去做,可是因为看了蔺秋写的东西,梁洪烈对锦衣卫抱了不小的期待,许多事情都一一过问,弄得下面的人都很疑惑,不明白为什么皇上会对一个新成立的卫所那么重视。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虽然楚皇后一直无法清醒,可是后宫在秦贵妃和贤妃的管理下到也平顺,还为小皇子举办了一个很盛大的满月宴,梁洪烈为小皇子取名梁煜,寓意兴盛和光明。

只是满月宴上,抱着小皇子的不是后宫任何一位妃子,而是太子妃这件事,让许多大臣心里泛起了嘀咕,他们可都没有忘记太子在中秋宴上的豪言,现在皇上不仅不打压太子妃,还让太子妃照顾小皇子,这里面是否有什么深意?

没等他们想明白,第二天梁洪烈下旨,蔺柏调任锦衣卫指挥使,圣旨一下来,朝堂上顿时一片哗然。

这里就必须说明一下当初为什么让蔺柏回京述职了。

平成关被胡子派女干细打开,导致北陌县被偷袭,太子身陷险境,如果不是梁熙突然爆发出前所未见的勇气和机智,北陌县官兵和百姓拼尽全力,大梁国就危险了。试想如果太子真的被胡子捉去,且不说每年需要给胡子提供多少粮食来保全太子,大梁国以后在周边国家的地位也将受到严重的打击,甚至其他小国也必然会动一些歪心。

蔺敛原本已经上奏,把这个黑锅背到了自己背上,他已经有了退意,不在乎是否背黑锅。

可是有人却不愿意他背这个黑锅,这个人就是秦幕天。

即使用脚指头去想,也知道秦幕天绝对不可能对蔺敛有什么好心,他之所以不让蔺敛背黑锅,是因为即使蔺敛背再多的黑锅,也不可能把他从大将军这个位置上刷下来,也不可能把他从北疆赶走,既然这样,还不如剪断他的臂膀,把自己的人手慢慢渗透进去,直到有一天架空蔺敛。

所以秦幕天让人弹劾蔺柏,正好平成关守将廖亥虽然暗地里算是陈家的人,可是明面上却隶属蔺柏管辖,现在廖亥死了,责任自然就落在了蔺柏的脑袋上。

蔺柏回到京城之后先回家了一趟,和孙氏讨论了一晚上,这两口子一个腹黑如墨,一个聪颖狡慧,很快就把背后的那点东西给弄明白了,既然现在用“述职”的借口让他回来,就证明只是兵部在后面蹦达,至于以后还需要看皇上的态度。

第二天,蔺柏去兵部之前先进宫,把蔺敛让他带回来的几份奏章当面上奏梁洪烈。蔺柏看梁洪烈见到自己一脸的惊诧,更肯定了自己回京是兵部绕过皇上所为,他也不当面捅破,从御书房出来又拉着王骞站在宫门处聊了好长时间。

按说王骞是宫中的大总管,蔺柏的品级暂时还轮不到与他把手笑谈,可是蔺柏的弟弟娶了梅影子的女儿,王骞又对梅影子情根深种,打算非卿不嫁,所以在王骞的心里,蔺柏可是以后他的亲戚,所以他姿态也摆得很低,别说只是在宫门处聊聊天,就是让他请客吃饭都是应该的。

等该看到他二人的都看到了,蔺柏才施施然来到兵部述职。

这里我们要说明一下,虽然武将的任命、调动,还有兵籍、军械、军令等都归兵部掌管,但兵部属六部之一,兵部的官员也都是文臣,这一点和华夏的许多朝代一样,而文臣系统一直是由四大家族掌控,即使梁洪烈登基之后一直致力于往兵部安插钉子,可到现在为止,兵部还是有近一半是被世家掌握着的,就连兵部尚书严琛也是秦家的人,表面上听着皇上的命令,低下却把所有的情报交给了秦幕天。

原本兵部只派了一个下面的主事来接待蔺柏,想乘机给蔺柏一个下马威,可是蔺柏还没到兵部呢,他面见皇帝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兵部,之后又陆续传来大总管王骞亲自送蔺柏到宫门,并与他亲切交谈许久的传言。

这下兵部尚书严琛坐不住了,急忙派人通知秦幕天,他们原来的计划是下面偷偷的把蔺柏给调离北疆,等尘埃落定了再告诉皇上,谁知道这还没开始呢,皇上那边就已经把蔺柏给叫过去了(这完全是蔺柏放出的烟雾弹,实际上是蔺柏求见皇上),又派大总管亲自送到宫门,这还怎么隐瞒啊?

秦幕天闻讯气得两眼发黑,却不得不让严琛先把计划给停下来,按正常程序先给蔺柏述职,以后再做打算。

所以当蔺柏来到兵部的时候,居然是左侍郎亲自接待,述职之后又因为他之前的战功而提升了一级,到是平成关的事情提都没提一下。

这件事秦幕天可说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弄得他好几天没吃下饭去。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之后没几天皇后生产中毒,对外只说皇后因为高龄产子而身体欠佳,秦幕天自然是了解内幕的,他一方面乘着丰家被打压,从丰家弄了不少好处,另一方面生气自己女儿做事之前不和自己说一声,否则完全可以乘此机会把秦贵妃弄上皇后宝座,现在却被个贤妃弄走了一半的权利。

等他缓下来,一直忘在脑后的蔺柏却留在了京城,还成了锦衣卫的指挥使。

锦衣卫虽然明面上只是掌管皇帝的仪仗和侍卫,可是秦幕天却看到了深一层,锦衣卫同时掌管刑狱,有缉拿审讯的职权!这简直就是搞冤狱的最好工具啊!居然就这样生生的落在了蔺家的手里!

秦幕天在家里直跳脚的时候,蔺柏正站在锦衣卫的卫所里,看着一群手下头疼,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掌管仪仗的锦衣卫里,全都是一群羁傲不逊、长相猥琐的江湖人啊?!

第123章

蔺柏还不会走路的时候,蔺敛就被梁洪烈给忽悠着起义去了,刚进学就跟着苏红衣随蔺敛去了北疆,没多久苏红衣有了蔺岳,把蔺柏丢给蔺敛,自己回娘家待产去了,之后蔺柏一直是跟着蔺敛,在北疆的军营里长大。

与蔺岳不同的是,蔺柏从来没有接触过武林,他的武艺是在军中跟蔺敛和许多老将学的,他的启蒙教材是各种兵法、阵法,第一个敌人是来打草谷的胡子,那年他不过十二、三岁。

蔺柏一直以为,他会一直留在边关,保家、杀敌、卫国,直到有一天战死沙场,或者年迈体衰不得不退伍。

可是现在他居然被留在京城,做一个掌管皇帝仪仗的官,还要带着一群绿林中人去探查各种消息,捉拿犯人并审问……这些事情别说做了,就是连听都没听过。

用力的抹了一把脸,蔺柏无奈的把自己的手下一一打量过去。

最前面的那两个人分别叫影一和风一,影一是影卫的老大,负责保镖和暗杀。风一是风卫的老大,负责消息的收集和传递。

听着多富有神秘感啊,可是一看他二人的形象,蔺柏就觉得太阳穴直跳,影一就和那街边的小贩一样,油腔滑调、满脸谄笑,丢路边绝对不会有人多看一眼,而风一更让人无语,白白胖胖、小眯眼、嘴角上扬,简直就是个酒楼老板的标准模板。

再往下看,有象书生的,有象二流子的,有象樵夫的,有象店铺伙计的……甚至还有人象那青楼里的小倌和龟公的。

蔺柏很想仰天大吼一句,皇上,你不是在玩微臣吧?就这些形象,你让微臣怎么安排你的仪仗啊?

不过这些人如果分派出去探听消息和情报,到是极好的,即便是蔺柏从未接触过情报部门,也心里明白,只有让人不注意的人,甚至蔑视、看不起的人,才能打探出更多的情报。

好在过了些时日,又送来四百多相貌身材都还算过得去的汉子,全是从各军中、卫所里抽调的,总算是把锦衣卫的队伍暂时给撑起来了。

蔺柏以前在北疆,和孙氏分居两地也就算了,好不容易回到京城,却忙得脚打后脑勺,连吃住都在卫所。孙氏知道新成立一个卫所,自然是要辛苦一段时间的,所以也从来没有什么怨言。可是苏红衣却怒了,自己嫁了个总不回家的男人也就罢了,现在儿子都回京了还不肯回家,让媳妇守活寡,这简直就是不能忍。

不过苏红衣到没有直接去找蔺柏,而是递牌子进宫去见蔺秋。她想得很明白,如果直接去把蔺柏捉回来,肯定会让他在下属面前落了面子,不利于他以后的管理。正好蔺秋也快过生日了,让蔺秋把他大哥叫回来,那是最好的。

蔺秋听说苏红衣求见感觉有些惊讶,他虽然知道苏红衣是他的母亲,可是因为平时见面极少,他没事也不会去回忆原主的过去,所以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平时也不会想着去见苏红衣,反倒是经常会想起那个会给自己骑大马的父亲。

听了苏红衣的来意,这才想起来再过不久就是自己的生日,去年的生日因为梁熙失踪,自己一夜未睡,直到第二天嬷嬷端来了一碗长寿面,才算是过了一个生日。

见蔺秋沉默不语,苏红衣忍不住去看旁边摇篮里的小皇子梁煜。现在的小皇子早就不是刚出生时的小老头了,只见他皮肤白皙得如同羊脂,一张嘟起来的小嘴红嫩嫩的,头发和眉毛的颜色都很黑,尤其是眼睫毛,长得几乎到了脸颊处,一看就知道以后定然是俊得不得了的小伙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移情的作用,苏红衣总觉得这孩子不像皇上和皇后,也不像梁熙,反倒是有些像蔺秋,当然,不是象小时候的蔺秋,而是象现在的蔺秋。

苏红衣突然想起自己的大儿媳孙氏对自己说的话。

以太子的性格来看,他在中秋宴上说的话必定不是旁人教的,也就是说,至少他现在的确是想着以后只有蔺秋一个。可是皇上现在已经年迈,尤其是年轻时受过不少苦,又在起义时受过重伤,即使外表不显,但苏红衣和孙氏都是懂医的,从走路的姿势就能看出皇上的暗伤旧疾,这种情况下,太子很可能早早的就要登基做皇帝。

可是一个皇帝如果没有子嗣,死后必将国家大乱,所以梁熙登基后肯定会受到群臣的施压,让他尽快繁衍子嗣,以稳定民心。

蔺敛只有她一个妻子,两个儿子也都不许纳妾,苏红衣又怎么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和一群女人共享一个男人?尤其是后宫之中,争风吃醋、尔虞我诈的事情太多,以蔺秋那不谙世事的性格根本活不下去。

而现在皇后被害却成了一个契机。

小皇子是皇后所出的嫡子,同样拥有皇位的继承权,只是年纪太小,也许梁洪烈等不到他成年。如果小皇子被皇后或者其他人抚养长大,都极有可能会成为以后梁熙登基的阻碍,可是现在却被梁洪烈放在了蔺秋的身边,说句大不敬的话,这样长大的小皇子和蔺秋的孩子有什么区别?

虽然大梁国没有皇太弟一说,可是古早时期曾有过这种传位给兄弟的做法,就算梁熙以后把皇位传给小皇子,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这样就解决了子嗣的问题。

这样想似乎很不厚道,皇后还昏迷不醒呢,自己就想着让儿子谋夺小皇子,可是再一想自己的儿子都被人抢去做太子妃了,要说不厚道也是天家先不厚道的!这样一想,苏红衣的心又安稳了。

今天看到这小皇子,苏红衣更加打定主意,要让小皇子一直留在蔺秋身边,只是该怎么做,还需要把刘嬷嬷叫回蔺府去细细嘱咐,否则以蔺秋的性子,很可能会暴露出来。

“娘?”蔺秋见苏红衣对着小皇子出神,忍不住叫了她一声。

苏红衣连忙回神,笑了一下,说:“这小皇子长得可真好,白白嫩嫩的,看着就让人喜欢。”

蔺秋低头看着小皇子,忍不住嘴角微微上翘,说:“嗯,他很乖。”

说起来也奇怪,这小皇子才满月不久,按理说看人还看不清楚呢,可是即使周围站满了人,他却能瞪着乌溜溜的圆眼睛,准确的找准蔺秋的位置,然后把小嘴一咧,露出个似笑非笑的样子出来。而且他特别的粘蔺秋,一定要蔺秋抱着他才肯睡觉,也辛亏现在蔺秋身子好了,要是以前非累病了不可。

而一个多月下来,蔺秋也觉得对小皇子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他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小皇子,为此还专门设计了一个可以推动的摇篮,上面装了防风罩,这样以后出宫办事也能带着他。

为此梁熙大为吃醋,尤其是晚间蔺秋还要把小皇子抱到自己卧房去睡,太子殿下的心里简直泛起了陈醋的滔天巨浪,他甚至跑去找自己的父皇,要求他另找人来照顾小皇子,结果被梁洪烈毫不犹豫的用藤条狠抽了一顿,回来后躺了两天才起来。不过之后小皇子晚上只能睡在嬷嬷的房间里,也算是遂了他的意。

只是从那以后,梁熙只要看到小皇子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弄得几个嬷嬷看见梁熙就翻白眼,居然跟一个刚满月的小孩儿较劲,可不就是招人鄙视吗?

这话题又远了,赶紧回来。

苏红衣见总是面无表情的蔺秋居然对着小皇子微笑,原本的那点良心不安立刻飞没了,这儿子是她亲手带大的,感情比蔺柏、蔺岳可要深得多了,当初自己受伤害得他从小病到大,因为身体不好不能动七情六欲,导致他感情淡薄,现在又嫁入天家,好好一个男孩子成了别人的媳妇,苏红衣一直觉得自己欠了蔺秋的。好在现在太子对他一心一意,只要再有了这个小皇子,以后也就不用担心了。

蔺秋可不知道苏红衣的打算,和她商议生日宴的事情,打算那天回蔺府省亲,生日宴也在家中摆,又写信给蔺柏,让这个大哥到时候无论如何要回家。

苏红衣走的时候,刘嬷嬷送到宫门口,因为旁边还有其他人,苏红衣只做了个让她有空回蔺府的手势,刘嬷嬷立刻点了点头。

这边苏红衣刚走,那边梁熙就下朝回来了。

现在梁熙每天一大早就要跟着梁洪烈去早朝,回来用午膳后稍微休息一下,下午要练功,晚上还要跟着蔺秋学习,可说是苦不堪言,就这样,他每天晚上还要搂着蔺秋折腾半宿。

说来也奇怪,两人从那晚开始,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弄上那么一两次,虽说两人都年轻,可是如此密集的做爱非但没有影响两个人的身体,人反到是越来越精神了,有时候两个人午休的时候,也会忍不住弄上一次,气得几个嬷嬷在背后没少骂梁熙。

“秋儿,今天我跟父皇说了,等我行了戴冠礼之后,咱们就回北陌县去。”午膳的时候,梁熙得意洋洋的对蔺秋说:“这京城太无聊了,咱们还是回北陌县比较好,我也能继续和大将军学武去。”

蔺秋听得一愣,想到临走之前的安排,回去必然能给梁熙一个大惊喜,立刻微笑着说:“好。”

第124章

因为皇后病重,宫内不能设宴,苏红衣才和蔺秋商量着回大将军府开一桌家宴。

到了十一月十五蔺秋生日那一天早上,王骞早早的带了十几个宫人捧了皇上赐下的东西过来,金银玉器、古董书画、锦缎布帛,甚至还有几匣子五谷杂粮,蔺秋看不懂其中的奥秘,别的人却都明白,这赏赐竟然比皇贵妃的生日规格还高一些,只比皇后低了一点点。

王骞嘴里的好话不要钱似的不停往外冒,且不说现在皇上有多看重太子妃,只说他自己也非常乐意亲近蔺秋。最近他和梅影子如胶似漆,早就私定终身,如果不是梁洪烈实在舍不得这从小培养起来的大总管,两个人已经双宿双栖去了。

这蔺秋可是他未来女儿的小叔,从每次梅氏见到他都要详细的询问蔺秋在宫中的状况,王骞也能推断出,自己未来女儿有多疼这太子妃,怕是当成了自己儿子来疼爱了,所以王骞现在对着蔺秋就像是对着自己小辈一般,满脸的那个慈爱啊,弄得周围人都一脸的古怪。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