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当路人甲变成太子妃(穿越)下—一片茶叶(4)

当路人甲变成太子妃(穿越)下—一片茶叶(4)

时间: 2017-07-18 17:12:54

回来后却发现北疆地区开始流行天花,幸亏他曾在游戏里学会了如何防治,教医师们弄出了牛痘,把天花大范围爆发的可能性掐死在了萌芽中。

之后他们来到了这个突袭营,梁熙一边练武,一边学习兵法,而蔺秋则带着小皇子陪着他,继续扩大内帑的经营。

期间朝堂上的大臣们在长时间的争论之后,终于同意了太子妃在北疆二十六个县中兴建国家学堂的建议,对此梁洪烈再次感到世家势力对国家发展的制肘,到后来,如果不是陈家和贺家的支持,即便是这样一个于国于民都有大好处的事情,都要被无休止的争论而搁浅。

梁洪烈看着朝臣们推荐上来的,负责学堂兴建人员的名单,阴沉着脸大手一挥,把学堂的兴建交给了蔺秋,除了户部拨钱以外,竟然连一个监督的人也没有派,这种做法立刻又引起了朝堂上的一片质疑声。

兴建学堂是以太子的名义提出来的,虽然大家都明白是太子妃在背后谋划,但只要明面上是太子,就没有违背后宫不可干政的祖训。可是梁洪烈却把蔺秋从背后推了出来,甚至直接跳过推荐的名单,让蔺秋像一个朝臣那样去负责这件事,这分明就是违背了祖训,还明晃晃的打了朝臣们一巴掌。

对于那些质疑声,梁洪烈却是冷笑一声,看了一眼身边的王骞。

王骞立刻上前一步,拿出了厚厚的一叠资料开始读,下面的大臣听着听着脸色开始发白,原来王骞读的正是他们推荐上来的,那些官员的各种贪赃枉法的“事迹”,贪污受贿、罔顾人命、买凶杀人、强抢民女、强买良田……一件件有证有据,有人证有物证,当场将那些官员砍头的砍头,送入大牢的送入大牢。

这件事让世家们很长时间都没有回过神来,不明白梁洪烈从哪里知道如此多的细节,更怕梁洪烈因此而打压世家,为此世家们决定暂避锋芒,其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朝堂上清静了许多,梁洪烈提出的许多改革方案也顺利的通过。

梁洪烈脸上不显,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虽然这件事对各大世家来说,不过是伤了点皮毛,可是自他登基二十多年,受世家制肘了二十多年,现在总算是尝到了痛快的滋味,对于背后的功臣必须赏,只是锦衣卫那边如果明着赏赐,就太惹人注意了,那就赏蔺秋好了,于是源源不断的各种赏赐送到了蔺秋手中。

其实,梁洪烈心里清楚着呢,这锦衣卫的主力来自影风楼,影风楼其实算是蔺秋的,梁洪烈当初把锦衣卫交给蔺柏,也是出于这个原因。现在还不适宜把锦衣卫推到明面,那么赏赐蔺秋完全说得过去,蔺家人又万分的疼爱蔺秋,也就不会因此而和自己离了心。

再说了,这赏赐是从内库里出来的,内库谁在管?蔺秋啊!所以这赏赐就是从左手到右手,梁洪烈给得再多也不心疼。

梁洪烈那边的算盘打得噼啪响,蔺秋这边收到赏赐之后,却是把钱全用到了梁熙的突袭营上。

蔺秋是个男人,他不像女人那样需要各种华贵的首饰、名贵的脂粉,对衣着也没有什么讲究,他的衣服自幼就是几个嬷嬷做的,尤其是庞嬷嬷的刺绣堪称一绝(出身盗匪的庞嬷嬷可是一直以练习刺绣来锻炼眼力和手指的灵活),所以根本不需要像一些世家那样,还要养活一大堆的丫鬟、绣娘,至于配饰,基本上也就是几块玉佩搞掂,清清爽爽的和他的性格一样。

以前蔺秋身体不好,到了冬天就特别的怕冷,需要大量的毛皮来做袄子和靴子。可是蔺家和武林世家苏家又怎么会缺少毛皮,每年冬季都会有大量上好的毛皮送到蔺秋身边,他的二哥更是单人匹马跑到极北之地,专门为他可怜又可爱的宝贝弟弟去猎雪狐和白熊。

而且,不管是曾经宅在内院里的原主,还是出身游戏世界的路人甲,都不懂什么叫“派头”,每次出门,除了必要的护卫以外,就只带几个嬷嬷。离开皇宫之后,一应生活起居都是几个嬷嬷照顾,对此蔺秋很习惯,几个嬷嬷也很满意。

所以,别看蔺秋是个太子妃,其实他每年的花销还不如一个普通世家里的公子。

而省下来的钱该如何用?出身游戏世界的路人甲告诉你,升级装备。

于是突袭营的训练场被扩大了,形式几乎照搬了雁归山的极限游乐场,可是规模却是雁归山的十倍还多,一次性可容纳一千五百人训练。

梁熙天天跟着突袭营的士兵训练,每天被三个教官操练得半死,有时候还会被马术教官常璞臭骂,可是梁熙却兴奋得每天乐呵呵的。他从小就被锁在宫中,一众太监宫人谨小慎微的服侍他,多一句话都不敢对他说,等到了北疆,虽然情况好了一些,可是身边的人也谨守上下级的规矩。

可是现在,他就象个普通的小兵那样,和突袭营里三千个士兵一起训练,一起被骂,一起挨罚,甚至有一次梁熙因为自以为是害一匹马断了腿,还被常璞狠狠的抽了一鞭子,可是这种被众人认同,被众人当成兄弟的感觉,真的是梁熙从来没有尝试过的。

其实,梁熙并不知道,常璞抽完他那一鞭子,在场的所有人的脸色都开始发青,包括常璞自己都开始后怕。虽然平时梁熙总是乐呵呵的,言谈举止也没有贵族的那种飞扬跋扈,可是他毕竟是太子,是大梁国未来的皇帝,常璞居然敢拿鞭子抽梁熙,在任何人看来,这都是找死的行为。

可是让他们吃惊的是,梁熙根本就顾不上发火,而是急忙让人把沐青给叫来给那匹马治伤,还不断的向常璞道歉。

大梁国不产马,这里的每一匹马都是从赞古国和胡国走私、偷运回来的,也有从战场上俘获的,可说是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和精力,蔺秋为了给突袭营弄来足够的战马,更是投入了无数的心力,现在居然因为他的自以为是,害一匹马断了腿,梁熙原本就是爱马之人,立刻内疚得几乎红了眼,到是常璞那一鞭子让他心里好受了一些。

再说,梁熙知道常璞是被母马养大,马对他来说,就像家人一般的重要,梁熙自认如果有人伤害了自己的家人,自己也会恨不得杀了那人,所以他根本就没把常璞那一鞭子放在心上。

然而让梁熙没想到的是,这一鞭子也抽掉了三千士兵与他的隔阂。

原来我们的太子殿下是这样的平易近人,他的性格开朗,他的笑容温暖,他就像一个普通的士兵一样跟着我们训练,也像普通的士兵一样做错了事情就要挨鞭子,最重要的是,只要是自己做错了,太子殿下绝对不会自以为是的狡辩,而是诚心诚意的道歉。这样的太子让他们感到惊讶,却也感到兴奋,和对未来的希望。

就在梁熙完全不知道的时候,三千突袭营士兵对他的态度默默地转变了,从原本的敬畏变成了忠心,让几个嬷嬷大叹“傻人有傻福”。

七月初的时候,胡国默默地撤退了,草原上传来讯息,原来因为气候开始变得炎热,当初因为气候寒冷而压制的天花病毒开始在草原上蔓延,各部落里一片的人心惶惶,胡瓦尔在无奈之下,只好结束了这场历时一年半,双方死亡人数超过十万的的战争。

到了七月中旬,几股马匪出现在北疆,大约是草原上原本最大的马匪队伍消失了,草原上又开始流行天花,这些马匪就穿过隔壁和沼泽,进入大梁国北疆范围内到处烧杀劫掠。

梁熙听闻后,带着训练了仅四个多月的突袭营前往剿匪,也算是试试训练的结果,走之前告诉蔺秋,中秋节之前一定回来和他一起过节。

现在,还有几天就到中秋了,梁熙也快要回来了。

第131章

这次闯入大梁国境内的马匪足有四支,其中三支都只有三四百人,最大的那支却几乎是那三支的总和,足有一千三百多人。

梁熙出门之前,前马匪头领刘嬷嬷曾问过他,对这几支马匪打算怎么做,是剿还是招?

其实梁熙在心里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如果要剿,就难免死伤,别看突袭营有三千人,又配备了可说是现在最先进的装备,还有各种针对骑兵的战术,可是突袭营的训练时间实在是太短了,而马匪却是一群常年累月在草原上战斗,通过劫掠来生存的悍匪,要剿灭这些马匪绝对不容易。

可是如果要招安这些马匪,梁熙却是打从心底无法接受。

这四支马匪闯入大梁国境内仅仅半个月,就抢劫了不下十个乡,抢走财物、杀死乡民、女干氵壬妇女、烧毁房屋,每次边军赶到的时候,他们就躲进黑蛇沼泽里去。黑蛇沼泽位于大梁国的西北角,面积极大,地形又非常复杂,而且盛产一种毒性猛烈的黑蛇,那个地方除了马匪没人敢进入,边军拿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些马匪和乔山豹的马匪不同,不管是乔山豹还是张戍、郑晃他们,全是被胡子捉去草原的奴隶,或者奴隶的后代,他们憎恨胡子,只劫掠胡子的部落,他们在心底认同大梁国,即使再苦也不会进入大梁国劫掠。

而这些马匪的组成却非常复杂,有大梁国的人,有胡子,也有赞古国人,甚至还有瓯西国的人,他们根本不在乎打劫谁,对他们来说,大梁国不过是一块可以咬一口的肥肉,所以这些马匪必须剿灭,而且还要狠狠的剿,杀鸡儆猴的来威慑草原上其他的马匪。

刘嬷嬷点了点头,拿出一份地图给梁熙,那是她绘制的黑蛇沼泽地图,当年她没加入马匪之前,曾经一个人在黑蛇沼泽里生活了两年多,对黑蛇沼泽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即使时隔多年还是记忆犹新。虽然她不喜欢梁熙,巴不得他剿匪的时候死在外面,可是却又舍不得蔺秋伤心,只好用了几个晚上来绘制这份地图。

看地图所示,黑蛇沼泽里面并不全是沼泽,里面有几座山,还有一大片的流沙地,甚至还有两个湖泊,可供几百上千人藏身的地方虽然足有六七个,可是却有一明一暗两条路线连接着这些藏身地。马匪们大多知道明面的那条路,肯定会派人守卫,而暗的那条路却只有曾在沼泽长期生活的刘嬷嬷知道,如果梁熙走暗路偷袭,马匪在措手不及之下定会死伤无数。

梁熙得了地图简直就是惊喜若狂,原本他还要使计引诱马匪从沼泽里出来,现在有了地图,却可以直接冲进沼泽里去,甚至还可以直接冲到马匪的巢穴里。

不等他向刘嬷嬷道谢,十几辆马车运来了新的装备。

一顶简单却又造型古怪的头盔,一件纱衣,用厚布做的铠甲,还有一双皮靴子。

这里面梁熙只认识那厚布做的铠甲,他曾在蔺秋写的《装备篇》里看到过,这种铠甲叫做棉甲,是用棉花做的。他拿起一件来看,入手虽然没有铁甲那么重,却也不像棉花那么轻,基本上和皮甲差不多重量。其实,棉甲原本没那么重,只是因为棉甲不防火,所以蔺秋把表面的那层布给换成了防火的石棉布,重量也难免加了不少。

放下棉甲,梁熙又拿起了那顶头盔,对于这个头盔,梁熙只能用“丑”来形容。大梁国只有将领才会戴头盔,通常都做得繁复华美,相对防御力来说,头盔的作用更多的体现在身份和气势上。可是手里这个头盔却更像一个圆锅,除了脸部,整个脑袋都被完整的包裹了起来,后面更是连脖子都挡住了。虽然这头盔的样子实在是比较差强人意,可是梁熙却从它的厚度和形状看出来,这头盔的防御有多严密。

至于那纱衣,梁熙也只是听蔺柏说起过,似乎他就有这么一件用蚕丝、头发和铜丝织成的纱衣,据说连箭都射不穿。看着这满满一车的纱衣,梁熙头一次在心里计算,这得花多少钱才够。

等梁熙把而那双靴子拎在手上的时候,更是瞪大了双眼,表面看起来只是造型朴素的皮靴,可是却非常的沉,问了才知道,原来靴子里面竟然有一层可活动的钢板,从脚尖一直保护到小腿,这样就不用担心沼泽和草原上的毒蛇了。

蔺秋在回京之前就已经开始安排人制造这些东西,一直到现在才全部制作完毕,也正好让梁熙的开门第一战用上。

临走的前一晚,梁熙把小皇子丢到几个嬷嬷的屋里,自己搂着蔺秋抵死缠绵了几乎一个晚上。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梁熙终于停了下来,他紧紧的吧蔺秋拥在怀里,不断的亲吻着他的额头、鼻梁、眼睛……亲吻他身体的每一处,这是他的太子妃,是他深爱的妻子,不管他做出什么决定,总会在身后默默的支持他,为他准备好一切,他只需要在前方尽情的驰骋,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秋儿,谢谢。”梁熙亲吻着蔺秋那双因为他的话,而满是疑惑的眼睛。是的,不管秋儿为了自己做了多少,他总是觉得理所当然,甚至不需要说谢谢,以前梁熙还不懂,可是现在他明白了,只有不分彼此的深情才能这样,不是不求回报,而是根本就没想过还有“回报”这个东西。

天色大亮的时候,梁熙起来为蔺秋掖好被子,轻手轻脚的穿好衣服离开,却不知道,在他开门离去的那一刻,原本已经睡着了的蔺秋突然睁开双眼,默默的望着他的背影。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白河水茫茫,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三千多人唱着蔺秋改编的《精忠报国》,虽然这曲子和大梁国艺人所唱的曲风完全不同,可是所有人都听出了歌曲中所带的那种厚重与张扬,听出了歌词中的那种坚定和深情。

对于蔺秋表现出来的各种才华,梁熙从最开始的好奇与惊讶,到现在的自豪与习惯。只是有时候他也会很烦恼,蔺秋实在太过光芒耀眼,他的名字随着《木兰辞》《西游记》和刚刚连载完的《白蛇传》广为流传,又因为梯田、水车而被百姓不断称颂……可以说,蔺秋的粉丝真的是遍布大梁国每个角落。

就说他的突袭营,里面就有不少是被《木兰辞》激励,然后去投军的年轻人。蔺秋陪着梁熙住在突袭营的营地里,虽然位于最角落,他平时也很少出门,可是梁熙却明显觉察到,那些年轻人每次望向他住的地方,眼光里总是带着崇拜和热情,让梁熙的醋海不断翻腾,恨不得把蔺秋藏起来,除了他谁都看不见才好。

闲话就不提了,只说那梁熙叫来了几个手下,和他们一起对着刘嬷嬷画下的地图分析。

宋赋是宋子胥的长孙,自幼受自己祖父的点拨,对军事兵法的了解可比梁熙要强多了,他自从去年带着他的男妻沐青来到北疆后,就开始筹备突袭营,沐青则通过各种方式购买战马,并选出身体健康强壮的母马和种马进行交酉已,现在大部分的母马都怀孕了,沐青必须留在营地里看护,所以这次出来剿匪就只有宋赋和三个教官跟随。

曾盛和常璞只精通箭法和马术,兵法是一窍不通,只有林诚的兵法是经过蔺敛指导出来的,又在北疆大营里磨练了很长时间,对敌的经验比宋赋还要多。

梁熙想了想,又把两位前马匪副头领给叫了过来,对于马匪,只有这些原来的马匪最为了解。张戍和郑晃经过一年半的时间,已经渐渐的消去了身为马匪的那种戾气,心态上也开始转变,现在他们是突袭营里的试百户,都卯着劲在这次剿匪中获得战功,好正式升为百户。

张戍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四支马匪队伍,他们在草原上也是能数得上号的马匪,被众多马匪称为“花皮狼”。别看他们虽然各自为政,其实却是受最大那支马匪队伍的节制,要想剿灭马匪,只能先斩其爪牙,再一击致命。

宋赋听完刚想说什么,却被林诚在后面拉了一下,宋赋挑眉去看林诚,只见林诚看着梁熙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梁熙指着地图上的一个靠近黑蛇沼泽的地方,说:“马匪四天前刚刚在这附近抢劫了一个商队,那商队的货物主要是布匹和盐巴,都是能在草原上卖出大价钱的东西,所以他们肯定会从最近的入口进入黑蛇沼泽,把这些东西暂时藏起来……”他对着地图沉吟了一会儿,指着一座山说:“应该是这里,盐巴最怕水,所以他们不会住到湖泊和湿地去,黑蛇沼泽里只有这个附近最干爽,而且根据地图所示,山上有不少洞窟,可以供马匪藏身。”

林诚露出一丝微笑,而宋赋也明白了林诚为什么要拉他。

对于战场来说,现在的太子就像刚刚学步的孩子,也许他有足够的天赋,可是不经过锻炼他就永远无法行走,更不要说未来的奔跑。

第132章

北疆的秋天已经有了一丝凉意,虽然还没有到枯叶的季节,可是大多数的树叶已经开始泛黄,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些树木上挂着累累的果实。

蔺秋看着手上的信微微皱眉,这是他的兄长蔺柏写来的。

就在梁熙戴冠礼的那晚,曾有一个宫女出现在护国寺,躲在给太子殿下休息的屋子里,被跟去的两位嬷嬷发现后赶走,后来他们在梁熙将要休息的枕头里发现了金线花的种子,再去找那宫女的时候,就再没找到她。

原本这事已经成了悬案,梁熙回北疆之后,有一次和突袭营训练的时候,突然想起那个宫女,当时他也是惊鸿一瞥,只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后来就忘了这事,谁知道事隔这么久他却突然想了起来。

那还是蔺秋刚刚开始管理内帑,在雁归山山庄修建水渠的时候,三皇子陵墓被焚,怀孕的陈妃被害,梁洪烈担心蔺秋的安全,把他接回宫保护,又让礼部推选了不少世家女进宫,想让梁熙赶快留下子嗣。那宫女就曾经被选为秀女送到景琉宫,还几次爬上他的床,最后被忍无可忍的梁熙给一脚踹了出去,当场被撞晕了,为此还深更半夜的招来御医。

后来因为蔺秋的回归,所有秀女又被赶了回去,这事也就再没提起来过。

得了这条信息,锦衣卫当天就查出来,那女子姓蔡,和当初的蔡嫔是一个家族出来的,而蔡家一直依附秦家,也就是说,皇子的暗杀事件后面是秦家?

可是这完全说不通,因为二皇子是秦贵妃的儿子,也是秦家家主秦幕天的外孙,世家们都知道秦幕天对皇位的觊觎,他又怎么会杀死自己的外孙,那明明是他问鼎皇位的最好踏板。

这里我们就要说说那位已经死去的二皇子了,二皇子梁旭自幼好武,是那种标准的“脑子里装的全是肌肉”的人,秦幕天对自己的这个外孙可是下足了本钱,为他重金请来名师,又花大价钱买来从海底打捞的万年陨铁,请最好的铸剑师为他打造武器。

梁旭投桃报李,对他的外公也是全心全意的信任,可以说,只要秦幕天杀死了楚皇后的几位亲生子,推梁旭上位的话,不管是篡位还是幕后操纵,都是极为容易的事情。梁旭死的时候,秦幕天差点没哭晕过去,所以控制蔡家谋害皇子的事情应该不是秦家做的。

回过头来再调查那假宫女,她是蔡家一个分家的女儿,名叫蔡娥,要说长相不过是中上,可是这蔡娥在蔡家却非常出名,因为她抱大腿的能力让所有人叹为观止。

蔡娥本是个庶女,生母还是个窑姐,本来应该是蔡家最没有地位的女儿,因为这窑姐和青楼里的女支子不同,女支子还有艺女支、清倌之分,窑姐却是在最下等的窑子里,给钱就能上的,就连女支子都看不起的,能被人赎身收房的可说是少之又少。

可是这蔡娥却以这样的身份,愣是被当家主母看中,自小养在身边,如嫡女一般长大,后来又得了分家家主和老夫人的青眼,花了不少钱把她送到本家的女馆中学习,到了最后还被蔡家的家主推举进宫。

想那蔡娥不过十七岁,却有如此的心机和能力,如何能不出名?

蔺柏派了不少人监视蔡娥,发现她白天表现得比那大家闺秀还要端庄贤淑,可是一到晚上就会频繁的出入在几个家主的书房和卧房中,氵壬声浪语的比那窑子里的窑姐还要放荡,偏偏她这种白天里端庄,夜晚氵壬荡的表现让不少男人动心,其中甚至还有秦幕天。

这个发现让蔺柏很是讶异,尤其是根据他们对话推测,那蔡娥不过十二三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承欢,那么秀女进宫的时候,又是如何通过身体检查的?

一直到后来,蔺柏才知道蔡娥一直让那些男人走后路,所以无论如何检查,她都还是完璧之身。

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居然能在群狼环视之下,即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好处,还能保全自身,这得多重的心计才能做到?

还没有正式见面,蔺柏已经在心中暗暗警惕,果然,当他派人把蔡娥“请”到卫所的刑讯房里,这个年轻的女子表现出了与她年龄完全不符的沉着与冷静。

与一般进入刑讯房的人不同,蔡娥既不哭哭啼啼也不大喊大叫,即使被五花大绑的捆在架子上,她也挺直了脊背,微微扬高下巴,并不直视审讯者的双眼,而是看着他的嘴巴,表现得像一个高贵的淑女。

“民女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要被锦衣卫的指挥使大人以这种方法请来此地。”蔡娥的声音带着高傲的冷淡,还把自己被捉说成了“犯错”,而不是“犯罪”,可说是非常的高明。

蔺柏坐在旁边没说话,只是示意了一下旁边的风五。

风五是原影风楼里专门负责刑讯的,对各种刑拘、刑罚可说是了如指掌,不过自他看了蔺秋写下的《十大酷刑》,立刻对蔺秋惊为天人、奉为偶像,甚至还兴奋的跑去看过蔺秋一次,回来后一脸深受打击的样子,那么一个冷冷清清的少年,如何能写出这么有深刻涵义的书?难道是自己的修炼不够?

所以风五是卯足了劲研究古往今来的各种刑法,天天在脑子里不断的模拟,现在终于有了可检验成果的对象了,他立刻开始摆弄桌子上的各种刑具,在心里盘算该先试哪一个。

谁知道蔡娥却只是高傲的撇了那些刑具一眼,说:“指挥使大人,虽然我蔡娥不过是个小女子,可也是蔡家的人,你要问什么只管问,如果要用刑罚来折辱于我,那我充其量就是个死罢了,其后自有蔡家……或者秦家为我讨个公道。”

蔺柏顿时笑了,虽然锦衣卫成立的时间不长,可是这间刑室也算是迎来送往了不少客人,大多数的人见到那些刑具就已经软了腿,虽然也有威胁的话,可大多色厉内敛的,那像这个女人,却是真正的毫不畏惧,仿佛“死”对她来说只是喝茶一般的简单。

“好一个小女子。”蔺柏站起来,不理旁边一脸不满的风五,说:“那你告诉我,去年十二月二日晚上,你做了些什么?”

蔡娥嘴角微微上扬,说:“去护国寺,向太子殿下自荐枕席去了。”她说得没有一丝羞愧,因为在大梁国,平民女子向贵族自荐枕席并不是什么难堪的事情,流传出去说不定还是一段佳话。

“那你带了什么东西进护国寺?”蔺柏又问。

蔡娥挑眉说:“我听说太子殿下与太子妃夫妻情深,要想引得太子情动并不容易,所以带了些助兴的玩意儿。”

“什么助兴的东西?”蔺柏的眉头皱了起来,他隐隐的感觉到事情不对。

“迎春散。”

蔺柏的眉头并没有松开,迎春散虽然是一种春药,但是的确只能助兴,对身体几乎没有什么伤害,所以京城里大部分的药房都有售卖。

可是问题就在于这种药只能助兴,就是说,如果梁熙对蔡娥有兴趣,服用这种药才有效,反之不过是睡一觉的问题,蔡娥既然要勾搭梁熙,为什么会用这么低端的春药?

“你把迎春散放在哪里了?”蔺柏继续问道。

“桌上的糕点里。”

蔺柏眸色深沉的看着蔡娥,桌子上的糕点里有金线花的花粉,这已经是不容置疑了,是否还有迎春散却不得而知,到底这个蔡娥只是个企图爬床的庶女,还是个意图谋杀太子的凶徒?

“那么枕头是谁拿进去的?”蔺柏死死的盯着蔡娥的双眼,企图看到她的心虚或者慌张。

可是蔡娥却是一脸的迷茫,说:“什么枕头?”

蔺柏不死心的说:“房间里的枕头,不是你拿进去的?”

蔡娥想了想,说:“我进去的时候,房间里,床上的东西都已经布置好了,我为什么还要拿一个枕头进去?”

蔺柏猛然间想起来,房间是三天前就已经布置好了的,而那些糕点却是第一天仪式快结束的时候才拿进去的,也就是说,很可能放枕头另有其人。他立刻问:“你是如何进入房间的?”那时候外面明明有锦衣卫在守卫。

蔡娥笑了一下,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买通了看门的羽林军士兵,让一个宫女躲进去,再买通送饮食的太监,穿上太监的衣服随着他们一起进去,再让那个宫女和我换了衣服出来。”她一丝一毫也不隐瞒,就是一个简单的金蝉脱壳就把所有人都耍了,她只要想想就非常的得意。

而且,正如之前说过的,自荐枕席在大梁国太常见了,羽林军收钱放一个世家女子进入太子的寝室,算不得什么大问题,底下说不定还会暗暗羡慕太子的桃花运。

事情说出来实在太简单,简单到蔺柏一直觉得哪里有问题,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如果问错了问题,说不定还会起波折。

刑室里一时间陷入了安静,过了许久,蔺柏才随意的问了个问题:“那些迎春散,你是在哪里买的?”

蔡娥露出几分不屑来,说:“以我的身份,怎么可能去买这种药?是贺骅拿来给我的。”

“贺骅?”蔺柏突然瞪大了双眼,急声道:“可是贺家的嫡长子贺骅?”

第133章

贺家虽然在四大家族里排行最低,可是一直致力于教书育人,贺家书院可说是大梁国的最高学府,以至于大梁国的文官,几乎都是贺家书院出来的,或者子孙后代在贺家书院就读。从这一点来看,贺家对于文官的影响力,就像是蔺敛对于武将一样。

可是贺家不仅子弟极少出仕,连当初梁洪烈起义也完全没有任何参与,简直把低调做到了骨子里,或许正是他们的这种清高与低调,不仅让大梁国的诸多学子和文人赞叹,就是梁洪烈也必须高看他们一眼,甚至每年还会抽出时间去亲自拜访贺家的家主,以示对贺家,或者说对文人的尊重。

贺骅是贺家当代家主的嫡长子,四十出头的年纪,因为自幼饱读诗书,为人谦逊有礼,十年前被委派掌管贺家书院,在文人中有着极高的地位,是贺家下任家主的不二人选。

这样一个人居然会和蔡娥这样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有牵连,还给她迎春散这种春药,简直让蔺柏不可思议。

“除了那个老氵壬虫,还能是谁?”蔡娥不屑的神情更重了,她轻蔑的说:“我的第一个男人就是他,那年我还不满十岁,要不是他,以我的身份,又怎么可能得到蔡家的重视。”

蔺柏神色不变,心里却是暗暗吃惊,大梁国的法律虽然没有对未成年人性犯罪的惩罚,可是在普通大众的道德观里,对此还是很抵制的,就连那些正规的青楼和倌馆,也很少出现让十二岁以下幼童接客的情况。

贺骅这样一个着书立说的大文人,居然会和一个不满十岁的幼女发生关系,如果传扬出去,他的名声,甚至贺家的民声都要毁于一旦。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