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画梦+番外—谨睨

画梦+番外—谨睨

时间: 2017-07-18 17:16:07

 文案:

你所经历的世界,皆是你一人所梦
你所爱的人,皆是你的幻想
可是就算棋子,只要被注入了一定的感情,他就会冲破禁锢,拥有自己的思想
他是你所幻,他所有的情感便都投入了你,就算你是另一世界,他也愿意放弃自己,来到你身边,这样的感情,你如何承载的起(新人第一次写文,如果写的不好请多多批评,谢谢谢谢啦)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前世今生
主角:末衍,稉玠 ┃ 配角:梓锦,陆赫 ┃ 其它:穿越
第一章
他恍恍惚惚的睁开眼,映入眼帘处的全是大片大片开盛的极致灿烂的蔷薇花,朵朵枝繁叶茂,即艳的花藤绵延不绝的开向无边的尽头。
少年就这样踩着铺满花瓣的幽径一点点向中央走去
被蔷薇花围绕的是一座栩栩如生的男子雕像,头顶的天花板散发出朦胧而梦幻的光芒,他戴着白色的头纱,辉映着身边缤纷的花朵,显得飘逸而出尘
只,只差一点点了,少年伸出手,努力靠近雕像胸前的头纱,他已经被这样的场景困了好多年,只要看到他的脸,他就可以从这样的梦境中出去……
快了,快了……
蓦然,背后一阵冷风袭来,少年脸色一变,身边迅速聚拢一大片黑色的阴影,仔细一看,竟是一条盘旋着的巨蟒
嘶,它吐着信子,黑色大蛇的尾巴凌空一卷,还来不及惊呼,他便被迅速拖离那个雕像
叮,银色的光芒一闪,少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拖出巨蟒的怀抱
纷纷散开的花瓣间突然闪过一张绝美脱俗的美人身影,对方的五官精致而秀丽,对视中,那人花瓣般好看的唇缓缓勾起一个微笑
笑得真好看啊……哪怕在梦境中看了无数次,少年还是会被这个笑容给惊艳到
无尽的黑暗尽头泛起一抹霞光,躺在柔软床榻间的少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天亮了
黄昏的霞光染红了大半个宝蓝色的天际,此时正值深秋,末衍下了课推着自行车顺着一路上的绿化树慢悠悠的向家里走去
晚秋的北风一入夜就愈加狂野,再加上云腾市的环保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末衍就是随便走在路上都能被一张迎面吹来的纸巾糊住脸
“我艹……”末衍跳着脚扔掉脸上不知道那个混蛋擦了鼻涕的湿纸巾,刚准备张口对着老天爷骂两句,忽然,身边响起一阵突如其来的刹车声
伴随着刺耳的喇叭鸣叫,吓得末衍浑身一抖,手中的自行车被他下意识推倒在了路边
“喂,小子,胡家巷7号是不是这个方向啊?”一个看起来膀大腰圆的中年人从车窗伸头出来,用戴满金戒指的手指了指前方
是你大爷啊!末衍没好气的蹲下身子去捡他的自行车,语气相当不耐
“不知道”
“艹,劳资问你话,你他妈给我什么态度?”一脸横肉的暴发户瞬间暴走,拍了拍方向盘就准备下车
谁他妈怕你啊!末衍一意孤行的捡他的自行车,正打算挑衅的给那个中年人送一个白眼,眼角刚刚一撇,蓦然,脸色变了变,愣住了
中年人见末衍被他吓住了,扯着嘴角得意的笑了笑,趾高气扬的又问了他一遍“前面是不是胡家巷!”
末衍僵了僵,语气乖顺了不少“对,直走右拐就到了”
“早说就好了,还非得老子骂你一句”听到了满意的回答,中年人摇好了车窗,在一阵被车划起的黄沙中扬长而去
末衍垂了垂眼角,默不作声的将自行车扶好,跨上车,用力蹬了一下
两边的街景快速后退,末衍迎着风眯了眯眼
刚才,他分明在那个中年人后排的车窗上看见了一个倒映在玻璃上的白色身影,可是四周却分明没有一个人……
真是太诡异了
第二天正是学生们热烈期待的星期五,末衍一进教室就被于小慧大惊小怪的尖叫声震得耳膜刺痛
“哇,听说啊,昨天城北的胡家巷又死了一个人呢……”
“咦……”周围一片唏嘘声
“是不是真的你倒是给个证明啊”陆赫不屑的撇了撇嘴角。于小慧是班里著名的大嘴巴,假的都能给说成真的,就像每次的试笔测验,一次一个时间
于小慧怔了怔,看见末衍回到了座位,便抬手指了指他“末衍就是胡家巷的,不信你问他啊”
看着所有人立刻移向他的视线,末衍抽了抽嘴角,慢悠悠的点了点头
“我就说嘛”于小慧恢复了气势,眉毛一挑,又说“而且啊,这次这个人和前几次那些个查不出原因的死者死法一模一样……”
“咿呀……”全班再次唏嘘
“所以大家回家一定要小心,现在的杀人犯真是太变态了,那几个人浑身都是刀伤,没有一块地方是完整的……妈呀,真是太恶心了”于小慧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就像亲眼见过似的
“就是,太恐怖了,”末衍前排的男生也忍不住撇嘴,还一脸语重心长的转过头看着末衍“末大帅哥,你回家一定要小心点,你们胡家巷那块最近好像已经死过两个人了,你要是出事了,我们学校恐怕得呕死一大片暗恋你的女孩子”
“呵,是吗”末衍用手指敲了敲桌面,随意的弯起了眼角,清秀的眉眼映着雪白的皮肤,好看让人移不开眼“那为了广大女生的心,我一定注意”
“哎”前排的男生挫败的掉过头
末衍勾了勾嘴角没有再说话,漆黑的睫毛覆住眼睑,一脸的不以为然
我这若算好看,那我梦中看到那个人恐怕就是绝世倾城的大美人了吧,我的全部,加起来恐怕还不及对方的一丝一毫呢
第二章
黄昏的落日再次降临的时候,末衍正回到家站在窗前对着小院子的里芭蕉树发呆
这已经死的第四个跟他有过节的人了。
而前一个死的正是隔壁跟他吵过架的王大妈。
她的女儿叫王茵茵。
小姑娘从小就喜欢末衍,前些日子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写了封情书,还没来的及偷偷投进他家的邮箱,结果就被他妈收拾书包的时候发现了
王大妈怒火从烧,当时就叉着腰往胡同口一站,对着末衍家紧闭的大门就是一顿乱骂,还非说是末衍勾引的她家王茵茵
末衍本来不想理会,以为她骂累了就会回去,哪想对方越说越过分,竟然连末衍自小就已不在世的父母都一起骂了,末衍气不过,便拉开门吼了一句‘你给我去死远点,别玷污我家的门’
那想王大妈真的死了
第二天在家发现她的时候已经断了气,全身上下都被人用刀划的稀烂,皮肉外翻,吓得王茵茵几天没有出门,一直关在家里哭
当然没人怀疑末衍什么,因为小胡同里看不惯王大妈的人比比皆是,外加末衍还是听人话的好孩子,大家也都只会说是王大妈活该,遭了嘴碎的报应
可是若说是怎么回事,恐怕真的就只有末衍知道
从做那个光怪陆离的梦开始,只要是跟他有过一点小争吵的人,从第一次因为过路而不小心撞到一个小老板的玻璃坛子开始,只要跟他有过怨怼的人都通通莫名其妙的死了
末衍有些害怕,也有些无奈,这样的事情如果再多上一两个,总有一天,会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的
即便可是他什么也没做
只是让末衍担心的是,他们家只剩下他和姥姥两个人相依为命,他要是有了什么事,该让她一个老人家怎么办
越是想不通,末衍这段时间就越迷茫,无措而焦急,他也不敢跟任何人说话,生怕再来一个跟他起争执的人
然而,正在他浑浑噩噩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另一条路
就在末衍再也不在梦里纠结那个雕像长什么模样的时候,梦真的开始不一样了
这次的梦里已经没有了那条黑色的巨蟒和那个容貌倾城的美人,无边无际的白色蔷薇花里只有一条铺满了花瓣的小路
行走中,他的四周开始发出一道道刺眼而耀眼的光芒,满目的蔷薇花开始缓缓蜕变成弥漫着白色雾霾的空间
踏进去的一瞬间末衍有些犹豫,就像一个惯走的路线,突然变成了另一条你从未走过的路,前面的危险和景象都是你没有遇到的,你完全不知道对不对
而这个梦的后面,末衍会遇到什么他也完全不知道
到底该不该呢,他提着脚有些犹豫
三秒之后,末衍开始后悔,因为压根没有时间让他想通,铺满了蔷薇花的地底就突然滋生出一股沉重的吸力,将他快速的拽下了突然出现的无底深渊里
感觉像是掉进了冰冷的湖水里面,下坠中,末衍四周气压越来越来低,呼出的每一口气都仿佛像被挤住胸口一点点放出来般
掉落的越来越深,身边的空气便压的越来越低
伸手挣扎了一会儿,末衍发现自己的行为好像无意识加速了四周气压的聚拢,便立即停止了动作,在一片空白的大脑里努力的想着别的办法
难道就醒不过来了吗?
流动中,空气越来越少,气压也滚动的厉害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末衍的身体好像被扔进脱水桶一样被抽干了力气
我艹,他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脏话,早知道他还不如去闻那个黑蟒的口臭,至少后来还能看看那个漂亮的美人,总比这次不明不白的死在这个诡异的梦里好吧
真是他妈的冤枉啊
慢慢的,末衍感觉自己的耳朵和鼻子好像都已经开始充血,脚底那股强力的吸力好像要慢慢将他拉进另一世界
真难受啊,他看着四周黑压压的空间说不出话
流逝中,他的四肢开始越来越软,视线也变得模糊一片,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仿佛被沉重的机器碾压过般痛苦
哎,真是死的悲催啊,恐怕历史上也就他一个人是在梦里咽了气的吧
僵持中,末衍终于在一片黑暗来临之前顶着浑身破碎的痛苦失去了意识
衍,衍……你就这样往前走,一直往前走,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会一直在你身后,化作空气,化作蝴蝶,化作阳光,一直一直跟着你,我发誓,我拼劲全力,也不会让你孤单
你他妈倒是别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死啊。耳边不停的响起一个好听的声音,末衍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在他耳边一直熙熙攘攘,身边的对话却突然换了
“都这么久了,早就该醒了吧,你怎么还不醒呢”身边一个男孩子的声音不停的在他耳边嘀咕,吵到最后,末衍实在忍不住出声吼了他一句,他没指望自己能说出话,却在听见自己那声中气十足的闭嘴后,一个激灵的睁开了眼睛
第三章
“我居然没死?”末衍撑着浑身剧痛后开口的第一句话实在让面前的人不知道怎么接,对方干脆走到桌上给他倒了一杯水默不作声的递给了他
“喝口水吧”一只白皙的手握着支碧绿色的水杯递到了他面前
末衍正感觉喉咙像冒了烟一样难受,捏着别扭的嗓子道了句谢就豪不犹豫的接过杯子喝了个精光
面前的人怔了怔,似乎对他会说谢谢感到有些惊奇,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末衍忍不住抬头看了眼对方,嗯,眉清目秀,肤白貌美,穿着如此繁重的古代戏服还飘逸如仙,就是身材太纤细了点,而且没有胸,当然,整体来说还是相当不错,算是个货真价实的美人
“咳咳……不,不用谢”被末衍的直白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对方连忙接过空杯子放在桌子上
末衍愣了愣,他刚刚好像没有听错,那声音……“你,你是男的?”
“啊?原来你不知道?”对方好像比他更加惊奇,将琉璃色的大眼睛瞪得老大
什么?末衍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恍惚了起来,这才一下子从莫名其妙的思想里缓过神来
对啊,他刚刚不是在睡觉吗?这是哪来的穿的戏服美少年???而且,那个奇怪的梦??
低头瞪着盖在身上手工纺织的被子许久许久,末衍努力的压下了仿佛从头劈到尾的震惊,慢慢的,一寸一寸抬起头,挑着秀气的眼角将屋子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
屋子是电视里古代场景中常见的古色古香,竹藤编织的小几上还放着刻着雕花的茶盅和一个燃着熏香的香炉,墙上古雅的壁画和画着大片兰花的屏风显得屋内十分静逸
“末衍,你别是在河里连着记忆一起掉了吧”面前瞪着他看了许久的少年终于忍不住摸了摸他的额头
良久,末衍叹了一口气,简洁的拂掉了对方覆在自己脑袋上的手,没精打采垂着眼皮 “刚刚就是你一直在我耳边叨唠吧,吵得我都没有睡好,我再休息一会儿”
说着,也不看少年的反应,拉着被子就将头盖得严严实实的
“哦……好吧”被末衍的反应吓了吓,少年皱了皱小巧的鼻子就拉上门出去了
不会的,不会的,末衍在漆黑的被窝里捏紧了拳头,该死的梦,一定是那个该死的梦
怎么办,他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姥姥还一个人在家,他若是走了姥姥一个人怎么生活啊,还有他的学业,他所有精通的一切都在现代那个世界,可是他现在被困在这里……怎么办
末衍咬了咬牙,一定有办法回去。
中午过后,末衍起床清清爽爽的把自己收拾了一遍,站在铜镜前打量古代模样的自己的时候,末衍还有些被惊艳到了
没想到这个跟他同名的家伙居然跟他现代的样子一模一样,还有他本来就挺好的皮肤在这没有辐射的年代里淬炼的更加干净白皙,漆黑的发丝也比他原来的不知顺滑多少,随意的用发带绑上便衬得五官好看了不少
“你睡醒了?”见末衍开了门,蹲在门口无聊的用竹棍拨着小石子玩的少年迅速转过头看着他
“嗯”末衍还有些不太习惯这种质地绵软的长靴,扭扭捏捏的走了几步干脆跟着少年蹲在地上
“你叫什么名字?”
“梓锦”他回答的很快,还顺带了个明眸皓齿的笑容
“哦”末衍微微侧了侧头,盯着不远处的一颗小石子发呆,过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的问“你不好奇我这么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了为什么现在才问你名字吗?”
“不”梓锦站起身,自上而下俯视着末衍,带着点小小的怨气“从你救了我到现在两个月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超过三句话”
“是,是吗?”末衍眨了眨眼,有些明白为什么他刚刚醒来的时候只是随口一句下意识的谢谢,就让这个家伙在旁边发了那么久的呆了
“对啊”梓锦回应的也眨眨眼“你真不记得了?”
末衍浅浅一笑,撑起身子慢慢在四周渡着步子,一字一句的慢慢说道“如果我说,我失忆了,你会信吗?”
“呃……”梓锦被末衍的一笑晃的有些失神,好半天才低头轻轻说了一句“其实失忆也挺好的”
“嗯?”
梓锦不自在的四处看了看,见末衍盯着他看了许久,这才慢悠悠的开口缓道
“你这两个月来从来没有对我笑过,其实我挺……喜欢你的……毕竟你是我出了宫后,见过的除了父皇之外的唯一一个人,而且你还救了我……可是你除了给我送饭之外,从来都没理过我……”梓锦的声音说到后来越来越小,末衍却在短短的几句话里听到了很大信息
“父皇?……你,你是皇子??”末衍心里的高兴提了好几度,抱着梓锦就努力确认
“对,你不是知道吗?”梓锦被末衍突如其来热情的弄得有些措手不及,良久,才哦了一声“我忘了你不记得了”
要是皇子,权大财大的,要回去的方法就好找多了,而且自己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嗯,看来自己果然还是上辈子做了许多善事,虽然可信度不高,但总比没有的好
“那,你什么时候回宫”末衍见梓锦一张小脸都被自己勒的通红,放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拍着他的背顺气
“你说等我伤好后就送我回宫的,再说,白翣离沧海那么远”
梓锦说着就有些沮丧,想了想又抬起头看着末衍接着说“我本来让你在你们村庄偷一两头肥一些的牛,卖了可以换些盘缠和马匹,可是你又死活不答应”
“不是吧”末衍无奈的仰起脸挑挑眉,放着这么好的人情的不卖,这个人以前是多笨啊,这可是皇子啊
第四章
“没事,你说说那个村庄在哪,天一黑我就去行动”
“我不知道,你从来不让我离开这个屋子周围半步,我那知道你住的那个村庄在哪……”梓锦哭丧着小脸的摇了摇头
“再说往常这个时候你早就回家了,可你前天在水边洗果子的时候不小心掉河里了,在我这睡了两天,你家人早该担心了”
我哪知道他们是谁啊,末衍撇撇嘴,目光再次一转,眼神已经变得豪情万丈“我现在谁都不认识,去找哪门子村庄啊,我们先休息休息,赶明儿咱们再从这破地方出去慢慢找”
“真的”梓锦对行为突然变得如此爽快的末衍有些意外,愣了好久才迷糊的叹道“不过,这里这个床不是很大”
“没事,大家都是男的嘛,有什么不方便的,多挤挤就好了”末衍哈哈笑着将梓锦推进房间
夜幕低垂,皎白的月光清冷的撒在窗前,末衍半坐在床头上看着桌上跳舞的小火苗发呆
躺在靠里的梓锦此时已经睡得很熟了,正背对着末衍发出轻微的鼾声
回想着一个下午出去探路的记忆,末衍大概可以肯定他现在所呆这个地方是一个陷下去的低谷,而且谷内丛林密布,四面都是荆棘密布的树林,看样子这里很有可能是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深山里
再据梓锦说的,他以前的一日三餐都是末衍从村子里给他拎的,看样子可以估计这里离他居住的那个村庄并不远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
末衍直起身子拢了拢衣衫,靠在床头换了个姿势继续冥想。
这个村庄绝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如果梓锦真是他说的沧海国失踪的皇子,那么事情也太匪夷所思了,试想,有哪一个村庄能毫无顾忌的藏下一个皇子而不被国家找到呢,居然还整整两个月
可是看现在这个情景,这个家伙还很有可能是被人的囚禁在这里的。
真是烦啊,末衍耙了耙头,披了件衣服准备出门撒个尿
这里的天气应该刚刚初夏,白天还好,一到夜晚就是一股透心凉的冷风
解决完毕后,末衍哼着小曲慢悠悠的开始往屋内走
月光如霜,四周又全是绿悠悠的小草和高大茂盛的树枝,这一切都在似梦非幻的银光中显得格外的和谐和清爽,末衍有些感慨,活在云腾市的十五年里,他那看过这么漂亮的景致啊
气温越加有些冷,风刮的树叶齐刷刷的簌簌作响,末衍不由自作打了个寒颤
还是去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舒服一点
踢踢踏踏往回走的时候,顺着呜呜作响的风声,末衍居然隐隐听到一股幽幽的箫声,再加上四周窸窸窣窣的树叶声,凄凉婉转的简直像鬼片开始的前奏
“艹,太邪门了”搓了搓身上起的一层细栗,末衍三步并作两步蹦进了屋子
屋子里的烛光燃的正盛,末衍站在床边低头一看,梓锦睡得正香,乖巧的缩在柔软的床铺里,卷翘的睫毛在秀气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末衍被他安逸的表情感染的有些温暖,连转身关门的动作放轻了不少
外面风刮得很大,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这常年经历风霜的木门是报废了还是怎么,任凭末衍怎么用力扳,两边的木门都大敞着死活不动
“不是吧!这种鬼天气的时候出毛病”末衍嘀咕着弯下腰向门缝看了看
忽然,一缕黑色的发丝跃入视线
末衍连忙瞪大了眼睛,口里还不来发出声音,一个少女面容小巧的脑袋便突然凑到了末衍面前
“哇……鬼鬼鬼,鬼啊!!”末衍惊慌大叫着后退了几步,连滚带爬的就转身朝床上的梓锦扑过去
“让我们这一通好找,结果你居然和这个家伙睡觉来了”站在门边突然出现的少女抱着手臂冷冷的瞥着末衍,注意到他的动作,嘴角慢慢的勾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在末衍即将扑到梓锦身上的瞬间出手提着他的衣领飞跃出了窗外
夜空中,皎洁的月亮在一层厚厚的乌云中慢慢穿行而过,过眼望去的四周瞬间变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森森夜境
手无缚鸡之力的被人拖着,末衍隐隐感觉到自己被那个面无表情的少女拎着脖子掠过了好几个树林和高坡,而且随着耳边风势的减小,他们好像来到一个四面平地的地方
“喂,你这个野蛮的死女人,想把我弄哪去”末衍有些着急,手忙脚乱的开始挣扎起来,不会这么霉吧,他刚刚来到这世界几个小时啊,不会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人给处理了吧
少女没有回答,只是脚步慢了许多
末衍还来不及悲痛,拎着他的少女已经痛快把手一扬,让末衍顺着她的力道在还带着露水的草地上狼狈的打了好几个滚
“你个疯子”末衍骂骂咧咧的撩起散开的长发,半趴在地上抬起头左右看了看
此时月亮刚刚从云层中探出头,一瞬间,银白色的月光再次淅淅沥沥的撒了满地
末衍借着光线四处瞧了一下,他现在是在一个宽阔的草坪上,四周的风很大,地上全是柔软而厚实的青草,生机勃勃的铺了好远
这时,站在旁边抱着手臂站冷眼看了他许久的的少女忽然开了口“少主,我把他带来了”
“嗯。”一个低沉的声线淡淡的响在末衍的头顶,末衍愣了愣,顺着月光慢慢看了过去
一个修长的身影正定定的立在不远处的巨石上,四周刮着狂乱的风,他的衣衫被风吹得扬起,一头银白色的发丝在月色发着璀璨的光泽
是他,待看清楚了那人的面容,末衍全身一震,惊讶的从地上跃起,直挺挺的看着对方目瞪口呆
真的是他,梦里那个每次都将他从巨蟒口中救出来的美人
第五章
沐浴在月色下,那人的五官尤为精致,他的肌肤如玉,嫣红的嘴唇犹如花瓣般好看
然而还没等他惊讶过来,对方已经清冷的斜睨他一眼
“是不是我不让娈素来请你,你就不知道来找我”那人的面孔秀美如画,说出的话却带着一股慑人的气势
什么?末衍歪着头有些愕然,虽然他一直觉得梓锦说的那个村庄有些不正常,却没想到对方的老大居然是这个梦里的美男子
“果然”见末衍不说话,对方眯了眯秀长的双眼,几次轻点脚尖,居然御着风生生降在了末衍面前
他捏着末衍的下巴用力抬起,语气却温柔了不少“没想到,你竟和那个沧海皇子勾搭上了”
“靠”末衍手忙脚乱的拍开那人的手,他这动作让他莫名的想起了电视里那些被人调戏的良家妇女
“勾搭什……什么啊?”末衍刚吼了一句就瞬间想明白了,连忙摆着手后退了几步“我可没有啊”
没想到以前那个末衍就是被这家伙派到梓锦身边监视他的人,看样子他两天没回去已经被人当成叛徒了
“没有?”那人笑了笑,秀丽的眉头轻轻一挑“可是我今天刚刚得知,你想要带着沧海皇子偷偷离开呢,难道是我听错了?”
“说了没有就是没有”末衍嘴硬的抱着头蹲在地上,他连这人是谁都不知道,演戏都快演不下去
“是吗?”那人顿了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若有所思的看了末衍一眼
末衍被那人的眼神看得有些莫名其妙,再次警觉的后退了几步,根据电视剧里对待叛徒的下场,他一会儿可能就要死上千百遍了
“你离的那么远干嘛”那人不满的皱了皱眉“我又不会吃了你”
看对方的语气,自己现在的处境暂时还很安全,末衍立即放松的捋了捋耳边垂下来的头发,摇着头闭紧了嘴
“你今天真奇怪”那人勾起了一个十分魅惑的笑容,一点一点的向末衍靠近
他,他他他想干嘛?末衍瞪着再次站在他面前的人说不出话,现在气氛怪异的让末衍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直到对方的双手揽在他的腰间,贴着他的身子慢悠悠的吐气如兰“不过才与那家伙呆了两个月不到,你居然就敢背着我想要助他离开,末衍,看来我最近对你太好了”
末衍呆了呆 ,对着那人近距离看更加剔透无瑕的肌肤愣起了神,这个好看的男人不会是个断袖吧,而且这语气,分明就是抓一个出轨的丈夫。
“哇啊啊啊”这个想法立刻就让末衍不淡定了,胡乱划拉着手臂就要离开这人拥着他的身体
“你想去哪”那人被末衍惊慌失措的动作惹的有些不满,眯着狭长的眼睛便将他挽的更紧“不过一个沧海皇子就让你变成这样,想当初不知是谁主动爬上我的床呢”
“那不是我,那不是我啊”末衍被吓得六神无主,就算你再好看也只是个男人啊,要是被泉下有知的爸妈知道,还不得从地底下跳起给他两刀
“哼”那人冷笑“不是你难道还是别人不曾”
跟你有一腿的真的不是我啊,末衍有苦难言
“难道你是觉得在他身边比跟着我好?”那人自顾自的猜测,瞧着末衍不动声色的脸垂眸想了一想,突然放开了手
这么轻松就把他放啦?末衍的大脑还没有在叛徒转变为情人的震惊中清醒过来,那人突然又轻飘飘的扔过来一句话
“还是你对刚刚招的那两个漂亮的小倌不太满意?”
天哪,来道雷劈死我吧!末衍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正儿八经的摆摆手“你放心,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
“是么”那人的目光凝了凝,刚刚那股慑人的气势瞬间又回到了他的身上“那你走吧”
“啊?”末衍愕然,他真的就这样放了他?
“还杵在这里干什么”那人的目光扫了扫末衍,俊秀的面孔没有一丝表情“还不快回去给我看着那个沧海皇子”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